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06 老牛 “吃” 幼草

206 老牛 “吃” 幼草

    http://

    凌语芊悲愤交加,怒斥保镖,且怒瞪季淑芬,“放手,放开她,不然我报警!”

    季淑芬丝毫不为所动,还理直气壮地命令,“阿力,记住你们的责任,是保护我的安全,对付任何想伤害我的人。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她话音刚落,沈乐萱发出了痛苦的哀叫,尽管声音很低,凌语芊还是听到了,故更加气急交加,“季淑芬,你到底想怎样,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就行了,别伤及无辜!”

    “我想怎样?我要琰琰回归我们贺家,然后你这小贱人跟那日本鬼子滚出我们中国,有多远滚多远!”季淑芬继续冷血得意的样子,根据李晓彤的教导再度对凌语芊污言秽语,“你这不要脸的小贱人,既然不甘寂寞嫁了日本鬼子,为什么还要勾搭我阿煜,除了出卖身体你还会什么,一个日本鬼子满足不你,还要找阿煜吗?你这小贱人,真是丢光我们中华儿女的脸!”

    可恶!

    该死!

    季淑芬,你这疯婆子,你这恶毒的老巫婆,你这天下第一的无耻恶妇,我凌语芊恨你,这辈子都会恨你,我要是原谅你,誓不为人!

    凌语芊气得浑身发抖,抖得连胸前的琰琰也跟着颤动起来,那浓浓的委屈和悲愤,让她体内即时生起一股热流,直冒她的喉咙,奔至眼眶,她使劲地,极力地忍着,不让这悲酸屈辱的泪水冲出来。

    这一瞬,她多希望自己手里能多出一把手枪,先解决这两个彪悍的保镖,接着是季淑芬,她要在季淑芬身上打出无数个洞!

    懂事老成的琰琰,已经感觉到妈咪的难过,突然从凌语芊怀中挣脱下来,迅速奔至季淑芬的面前,朝她拳打脚踢,“老巫婆,滚开,不准你欺负我妈咪,不准你欺负薇薇阿姨和乐萱姑姑。”

    季淑芬始料不及,就那样被琰琰推倒在地,保镖下意识地抓住琰琰,她见状,又赶忙大嚷,“放手,不准伤害他。”

    保镖狐疑,“夫人,你刚才不是说任何伤害你的人都要……”

    “他不同,他除外,他是我的孙子,你们谁敢动他半根汗毛,我唯你们是问!”季淑芬边叱责边挣扎着起身。

    然而,琰琰才不理她,继续推她踢她,嘴里也继续发出痛骂,“打死你这老巫婆,踩死你这老巫婆,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妈咪。”

    “哎哟,琰琰你快住手,我是奶奶,是你的亲奶奶呀。”

    “奶奶个毛!我才没你这么恶毒的奶奶,我奶奶漂亮又善良,不是你这个又老又丑的巫婆能比的!”

    本来,凌语芊见到琰琰忽然冲出去的那一刻,简直吓破了胆,又见保镖要对付琰琰,更是心胆俱裂,做好冲出去同归于尽的准备,不过后来的情况让她略微放心,而且也不打算阻止,静静看着琰琰替她报仇,胸间充斥着浓浓的欣慰与感动。

    真是她的乖宝贝,谢谢你琰琰,谢谢你替妈妈出了这口气,不错,这个恶毒没人性的老巫婆不是你的奶奶,她没资格,她不配,当年她就想过害你和妈咪,故你要记住她,记住她的恶行!

    绝——不——原——谅!

    后来,季淑芬找保镖求救,总算从地上爬了起来,这衣衫不整的,这头发凌乱的,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这大概是她季淑芬这辈子最狼狈的一刻,而这样的结果,是她的孙子带给她的,当然,追根究底是她自作孽。

    众人无不大呼痛快,两个保镖都去协助季淑芬,沈乐萱得到自由,赶忙退回凌语芊的身边,凌语芊也将琰琰带了回来,事不宜迟,准备撤离。

    季淑芬却仍不死心,再做刁难,凌语芊等人心情于是又恢复紧张和凝重,幸好,一个年轻男子天使般地走来,拦在季淑芬的面前,“伯母,老大叫你立刻回家。”

    见到这熟悉的人影,季淑芬神色猛地一晃,她认得他,是阿煜在生意场结交笃深的好朋友之一,叫什么李承泽的,想不到,彤彤安排的人还是无法彻底撇开那些监视她的人,自己的行踪还是这么快让阿煜给知道了!

    “伯母——”李承泽再喊一声。

    季淑芬暗自调整好心情,决定不买账,冷道,“我的事不到你理,你别多管闲事。”

    “我当然不是多管闲事,我是奉老大的吩咐来带你走的。”李承泽也格外果断决然,“伯母,我知道你很重视老大,老大他很生气,非常生气,我头一次见到他这么生气的,故你还是回去吧,否则……”

    季淑芬听罢,脑海已不由自主地勾勒出贺煜那恐怖骇人的面容,心里即刻萌生退意,但想起李晓彤的叮嘱,还是毅然挣扎,“否则怎样?难道他还不认我这个母亲不成!”

    “对,就是不认你!”李承泽也毫不客气地跟着冷哼,手机拨通贺煜的号码,递给季淑芬,见季淑芬不肯接,他索性直接放到她的耳边。

    “立刻给我从她面前消失,你要是再敢多呆一秒钟,明天等着见报,内容是我和你脱离母子关系!”贺煜低沉的嗓音马上传来,冷冽的语气仿佛从万年冰潭里出来似的,即便是这样透过电磁波输送也足以将周围的空气凝固住。

    季淑芬白皙的脸容顷刻像是被扫上一层石灰,更加白的触目。

    李承泽撤下手臂,面无表情,“伯母,你知道怎么做了吧?一秒钟的时间可是很快的,你别怪我公事公办。老大吩咐的事,我必须遵守,且必须圆满完成。”

    季淑芬死死盯着李承泽的手机,约莫两秒钟,死寂沉沉的双眼转向凌语芊,给凌语芊留下一记超级忿恨的瞪视,随即不甘心地叫上保镖,悻悻然地离去。

    李承泽先是目送季淑芬远去,一会收回视线后,这才看向凌语芊,而这一看,整个人好比中了魔咒,震住了。

    好美的女人,天,这世上怎有这么美丽独特的女人,好年轻,好干净,出尘脱俗,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不,比仙女还美,对了,是小精灵!

    刹那间,李承泽觉得那些什么四大美女,五大花旦,六大嫩模等都毫无价值!他还渐渐感到全身热了起来,心跳加速,脸也红了。

    早在李承泽看向自己的时候,凌语芊也看清楚了他,光洁白皙的脸庞,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难掩贵气,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带着笑意,弯弯的,暖暖的,像是……对了,夜空里皎洁空灵的上弦月!鼻梁高挺,嘴唇泛着淡淡的桃红色,露出两个可爱迷人的小酒窝,整个人很温柔、阳光,空灵、俊秀,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不过——

    他那直刺刺的反应,那狂热的眼神,又令凌语芊内心起了本能的抗拒和排斥,于是急匆匆地对他道了声谢谢,牵住琰琰,叫上沈乐萱和凌语薇一起走开。

    李承泽这也才回神,下意识地追上去,“哎,请等等,我……我叫李承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凌语芊不得不停下,侧目注视着,数秒,便也客气地回应,“简丹。”

    “简丹……简丹小姐你好,我叫李承泽,X市人,今年二十七岁,身高176,体重70公斤,未婚,大学主修电脑编程,已经拥有双博士学位,没任何不良嗜好。我家境富裕,但我从不靠家里,23岁自己出来创业,短短四年累积了一笔很大的财富,而且我很有潜力,不用多久便能挤上富豪榜。对了,你认识贺煜吧,他是我老大,贺氏家族的继承人,现任贺氏集团的总裁,在商界叱咤风云,是商界的传奇人物,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惧,我以他为目标,将来我必定也会变得和他一样……”

    “请问,这个……李先生对吧,你说这么多,到底想做什么?”沈乐萱冷不防地打断,饶有兴味地看着李承泽,实际上,她当然看得出这个可爱的男人想做什么!

    凌语芊也被弄得哭笑不得,她自然也清楚眼前的男子想做什么,而且,她脑海一直回荡着他刚说过的某句话,他叫贺煜为老大,难道也在贺氏集团做事?那么,刚才那通让季淑芬立刻面色大变、灰溜溜走人的电话,是贺煜打来的?不知怎么的,她心里顿觉舒坦了不少。

    “谢谢你!”她冲李承泽再说一句,继续迈起脚步。

    李承泽也坚持不懈地追,继续呈现他的好资本,“虽然我很能干,外表很出色,但我很专情,很多女孩子喜欢我,可我宁缺毋滥,现在为止还没谈过恋爱,我一直在等我的真命天女出现……”

    “那你意思是说,我姐姐是你的真命天女?你想追我姐姐?”凌语薇也突然插了一口。

    琰琰似懂非懂,更是霸道阻拦和抗拒,“叔叔,就算你刚才帮我们弄走老巫婆,但这不代表我妈咪会对你以身相许。”

    妈咪……这娃儿……是小精灵的儿子,她已经有了儿子?可是,不可能吧,她是这么的年轻!

    李承泽顿如五雷轰顶,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地来回看着凌语芊和琰琰。

    琰琰则继续霸气侧漏地宣告,“本来我还想感谢你的,不过就冲你对我妈咪有非分之想,刚才你的帮忙,一笔勾销!”

    话毕,冲李承泽做了一个鬼脸,拉住凌语芊的手大步往前。李承泽又是想追,恰好他的另一部手机不知第几次又响了起来,仿佛催命铃似的,看着那几个人影头也不回地远去,他便暂且作罢,大手摸索入裤袋,掏出手机。

    老大?老大还有事找他?不过怎么换到这部电话了?疑惑不解中,李承泽接通电话。

    然后,几乎震耳欲聋!

    “事情怎样了?”贺煜几乎是用吼的,传送过来。

    李承泽身体下意识地抖一抖,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呃,嗯,办妥了,伯母已经回去了。”

    “然后呢,你怎么还不走。”贺煜继续咬牙切齿,质问罢便是警告,“她不是你能碰的女人,立刻给我收起你那该死的春心和色心!”

    李承泽更是深深纳闷,走?自己几时离开似乎不关老大的事吧?老大只叫他过来阻止老大的母亲,可没规定要他接下来怎么做的。

    还有,老大说什么春心荡漾……老大怎么知道自己……

    李承泽看了看最初那部手机,总算恍然大悟,刚才给季淑芬听完电话后,他忘了挂线,后面那些话大概都被老大听到了,噢,真是的,糗死了!

    不过,老大干嘛生这么大的气?为什么说这女人不能碰?对了,老大的母亲刚才在找小精灵的麻烦,小精灵和老大家,到底是何关系?

    李承泽想啊想,还是想不通,帅气的眉头越发紧皱,看向前方已经空荡荡再也不见佳人倩影,不禁惋惜幽叹。

    真可惜,那么年轻就结婚生娃,看那小家伙都有3—4岁了吧,那她到底多少岁了,难道未成年就结婚了?

    “哎——”李承泽又是无比失落地叹了一口气!

    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喜欢的女人,是个有夫之妇,自己的第一次恋爱,还没开花就夭折了!

    他正频频惋惜叹息期间,两个高大挺拔的人影朝他靠近再靠近,最后,停到他的面前。

    他顷刻瞠目结舌,“老……老大,你怎么过来了?早知道你这么快能赶来,我也不必摊上这趟水,那么我就不用……”

    “不用堕入情网,不用还没开始就失恋了对吧?承泽,你胆子好大哦!”池振峯猛地接了一句,说得意味深长。

    “噢,池特助你也知道了?是呢是呢,这次真是出师不利,不过你没见到她,真的不得了,超美,超迷人,对了,她男人好像没在身边,难道她男人没了?那我岂不是可以考虑……”李承泽估计倍受打击,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池振峯继续劝解警告,“考虑怎样?接收了她?小子,听我的话,现在打消这个念头还来得及,否则……”

    “否则怎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好不容易碰命里的女人,为什么不能追求?我想过了,坚决不放弃,不管怎样都应该试试……”李承泽说着,忽觉一股冷飕飕的风儿从左侧急速袭来,让他不寒而栗,下意识地赶忙看过去,撞上贺煜那双几乎要杀人的凌厉眼神,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地哆嗦,“老……老大,你的脸色好难看,你……你没事吧?”

    “总裁当然没事,有事的是你!”又是池振峯搭理他。

    “我……我有什么事?哦,你说我单恋那件事啊,对了老大,你认识那个女孩吗,一定认识吧,不如你为我们穿针引线,我想凭我的条件和诚意她会慢慢被打动的……”

    见李承泽越说越兴奋,而贺煜的面色又越来越难看,池振峯上前,拥住李承泽的肩头,一手捂住李承泽的嘴,到一边去。

    “池特助,你干吗了,我话还没说完呢。”

    “你还想见到今晚的夕阳,那赶紧给我住口。”

    “什么吗?”

    看李承泽还是一脸迷糊状,池振峯频频叹气,这家伙,平时机灵得很,现在却整块木头似的,看来,得点醒他了!

    池振峯又瞧了瞧贺煜不断乌云密布的俊脸,终于朝李承泽明说出来,“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总裁的妻子吗?”

    “你说大嫂啊,嗯,是啊,不过怎么无端端提起大嫂……噢买葛,难道……刚才那个小精灵……池特助,你别告诉我,刚才那个正是老大的……”李承泽阻塞不同的脑神经总算被打通,却是无比的震惊诧异和难以置信。

    “不错,她就是Yolanda,凌语芊,总裁日思夜想的女人,她身边那个小男孩,是她为老大生的儿子,现今大概3岁5个月大。”

    李承泽美梦彻底粉碎,更加深受打击,“可是,大嫂不是已经……已经……”

    “当年的空难出现转机,她们都没有死。”池振峯伸手,在他头上轻轻一摸。可怜的孩子,这下估计被打击不轻。

    李承泽确实如此,呆呆地看着贺煜,无意识地低吟,“老大,你至少比她大十岁吧,你真是老牛吃嫩草啊,像你这个年纪的人,应该挑选和你差不多的嘛,把我们的机会都抢走了,难道要我也去找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哈哈……

    池振峯再也抑制不住,发出闷闷的狂笑。

    贺煜则回李承泽一记冷瞥,总算收起阴霾深沉的表情,留下一句“你们先走”,随即迈起长腿往前奔去。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急速穿梭于商场,出类拔萃的完美外表很快便引来旁人的注目,女性们总忍不住多看几眼,个别还简直痴迷得直盯着他看,甚至跟着他走。

    对此,贺煜习以为常,且像以往那样不予理睬,锐利的眸子飞逝闪动,继续寻找那抹熟悉的倩影,最后终于在一间内衣店找到凌语芊等人。

    “丹,这套内衣不错,你买下!”沈乐萱拿起一套情趣内衣递到凌语芊面前,经过一定时间的调整,她已从刚才的意外事件中平复,为了让凌语芊也从中出来,她走进入这家店,准备借此彻底转移凌语芊的注意力。

    凌语薇见那睡衣,首先惊呼出声,“哇,好暴露哦!”

    凌语芊悄脸也刷刷羞红了。

    “切,这叫性感,薇薇你是小孩子还不懂这些,你先看着琰琰,我和你姐忙一会。”沈乐萱不愧是在国外生活了多年,满口不以为然的语气,说着凑近凌语芊,语调转向暧昧,“过几天不是头儿的生日吗,到时你穿上这套内衣,把自己整个送给他,我想这是对他最珍贵最独特的生日礼物。”

    迎着沈乐萱不停眨眼的淘气模样,又瞧了瞧那大胆豪放的性感内衣,凌语芊依然难掩害羞,正欲拒绝,脑海竟蓦然闪出季淑芬的可恶状,浓浓的委屈和悲愤顿时令她不由改变主意,怀着赌气的意味,点了点头。

    沈乐萱大喜,立刻拿去买单,完后塞到凌语芊胸前,“头儿的生日礼物,搞定!”

    “妈咪,那不是女人穿的吗,为什么送给爹地?何况这么小的尺寸,不适合爹地吧。”年纪尚小的琰琰忍不住表露出好奇。

    凌语芊一怔,两边面颊再度飞上红晕。

    沈乐萱在琰琰小脑瓜摸了一把,笑吟吟地道,“呵呵,琰琰你还小,不懂大人的事,总之这是给你爹地最好的生日礼物,你爹地准喜欢。”

    “呃,你别说了,否则他继续问,你就得想办法解释了。”凌语芊赶忙阻止沈乐萱。

    至于琰琰,竟是撅高小嘴,不甚认同地反驳,“是吗?一件破衣服而已,怎么可能是最好的礼物,依我看,应该选这套。”

    小家伙骨子里充满了要强霸道的遗传基因,根据自己的想法挑了一套他认为最好看的,塞给凌语芊,“妈咪,买这套,琰琰要这套。”

    “呃--”凌语芊绝色的容颜立刻呈现为难窘迫之色,然而在他执意坚持下,她不得不多买下这套,然后忍不住瞟了沈乐萱一眼,暗暗抱怨,“瞧你弄的,以后可记住要低调点了!”

    沈乐萱看懂她的暗示,却回以调皮的笑,还直接打趣,“没关系了,女人内衣不嫌多,只要是穿在你身上的,头儿都会喜欢。”

    “你,就爱胡说八道,不理你了。”凌语芊啐了她一口,简直拿她没办法,索性把注意力转到琰琰身上,带琰琰走出内衣店。

    不过走着走着,她猛觉周围有股异样的气息,似乎有人盯着她看,她于是回头,四处张望,然而除了那些来来往往的路人,并无预期中的发现。

    沈乐萱见状,不禁也关切道,“丹,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凌语芊仍皱紧眉头,不做声。

    “姐姐,你在担心老巫婆又出现吗,没有,薇薇并没见到她。”

    不,应该不是季淑芬,而是……凌语芊不受自控地想起了某个深刻的影子,很快,又极力甩开,该死,自己怎么会认为是他呢,他说过不会再纠缠的,自己应该求之不得,为什么反而想到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