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08 出击,追妻(1)

208 出击,追妻(1)

    http://

    季淑芬早就把她当救星,渐渐也平复下来,接下来又是少不了一番感叹和称赞,表露对李晓彤的喜欢,渴望李晓彤成为她的儿媳妇。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李晓彤于是被逗得春心荡漾,脑海不断涌现着某个高大的人影,那俊美绝伦的面孔,高大挺拔的体魄,超群不凡的工作能力,每一样都无以伦比,都举世无双,如此完美的男人,她势必得到,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任何妨碍到她争夺他的人和事,她都会破坏、解决、处理掉!

    季淑芬陷在自己的幻想中,故并没发觉,身边的人已由温柔善良的“天使”化成一个恶毒凶残的“魔鬼”,在一步步地计划着其美好的未来……

    是夜,冰凉如水,安宁静谧的卧室笼罩在一片柔和温馨中,凌语芊正唱着优美动听的童谣哄琰琰睡觉。

    看着他那天真无邪的小脸儿,她情不自禁地想起另一张酷似的面孔,整整四天了,她一直强迫自己不去想,甚至刻意去对野田骏一好,每天都想着怎么当个贤惠的妻子,尽量展现对野田骏一的关心和情意,然而她内心里依然无法做到静如止水,无法彻底甩开那个在她心底根深蒂固的人影。

    记得在美国的时候,曾经很多次琰琰问她,妈咪你为什么总盯着我看,而她每次的回答都是,因为琰琰长得帅,又是妈咪最珍爱的小宝宝,妈咪恨不得目光时时刻刻停驻在琰琰的身上。

    其实她心里清楚,真正的原因是,她透过琰琰去看另一个影子,去思念另一个人,那个……即便给她带来无数伤害,她努力试图忘记却根本忘不了的男人。

    六年前,他生死未卜,她无法从中出来,后来,再经历了一年多的相处,尽管那段时光痛苦多于快乐,可毕竟还是有快乐的,正因为那些来之不易、苦苦渴求的快乐,加深了她对他的爱,更何况,身边多出了这个无比珍贵的小人儿。

    他们父子俩,尽管一个大人一个小孩,却是格外的相似,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让她想到彼此,故她又怎能忘记,所谓的释然和淡忘,其实不过是一种逃避,是一种自我安慰。

    而这次的重逢,又像是一个网,把她重新网到他的身边。

    那一夜的种种浪漫和重温,让她隐藏心底多时的独特情愫更如巨涛骇浪,在她心底暗处不断翻滚汹涌,她稍有不够用力,就会冲出她紧闭的心门,流窜到她全身各处,一发不可收拾,然后……

    所以,她该怎么办?她要怎样才能彻底摆脱他?彻底开始新的生活?

    琰琰已经沉入梦乡,凌语芊仍在不断矛盾和挣扎,一会她起身,来到沙发那,打开袋子取出里面的衣物,很美、很性感的情趣内衣,是乐萱今天鼓动她买的。

    这么大胆妖娆的内衣,假如她真的穿了,到时定会发生某种事。兴许,乐萱来的是时候,老天爷暗示她,是时候进入一段新的生活。因而,她应该顺应他们,彻底放下过去,真正进入野田骏一的妻子的角色!

    “骏一,生日快乐,我会送你一个很独特的礼物,如乐萱所说,应该也是你最喜欢的礼物,等我,为你呈现!”她不禁在心中默念出来,手指颤抖地抚摸着内衣上的一寸寸布料,视线慢慢转向模糊,晶莹的泪珠一颗接一颗地连绵不绝地朝内衣上坠去,带出她的痛楚、不舍、勇气和决择。

    时间就此一点点地消逝,直到一阵电话声作响,将凌语芊从悲伤中拉了出来。

    她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跳动着的熟悉名字,赫然一僵。

    不,不会是他,应该是自己看错了,她赶忙抹去眼泪,再次紧盯着手机,那熟悉的字体丝毫不变,待她下意识地接通,听见那个低沉浑厚的嗓音后,更是彻底地震住。

    果然是他,真的是他!

    这深刻的嗓音,是他独有的,在她心里扎了根,像是从古老的世纪传来的魔音,穿透她全身各个神经脉络,震醒她所有的思想!

    “我想见琰琰。”他开门见山地提出要求,那语气,彰显着他霸道的风格,没有半点恳求,根本就不容否决。

    而凌语芊,怔愣了足足一分钟之久,才回话,心慌意乱地拒绝,“不准,不要!你说过不再打扰我的生活的。”

    “我是答应过不再对你怎样,我现在想见的人,是琰琰,而不是你。”他嘲弄地回了一句。

    故意扭曲她的意思,让凌语芊又气又恼,继续回绝,“琰琰也不能!总之我们再无任何关系,琰琰和你也没有关系,你不要再耍无赖了!”

    吼罢,她挂断电话,不到一秒,铃声又响起,她本能地按了拒听键,而他继续打来,她唯有不接,大概一分钟过后,他发了短信,又是威胁她!

    魔鬼,不守信用的无赖,坏透了,坏死了,总是这样威胁她,就会这样威胁她!

    她依然气恼交加,和他谈判,“我可以安排琰琰和你见面,不过你答应我,仅此一次。”

    她忽然瞄到那件情趣内衣,无意识地以此威胁,“你最好答应我,否则……我告诉你,我今天买了一套情趣内衣,你如果不答应我,过几天是峻一的生日,我会穿着这套情趣内衣给他献身。”

    该死,她这算什么,竟然晓得这样威胁他,让他不得不同意,“好,行。”

    凌语芊听吧,怔了怔,脑海一机灵,趁势,“不,我改变主意了,琰琰不会见你,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否则我穿这套情趣内衣去找峻一……”

    “女人,你别得寸进尺!”贺煜低沉的嗓音再次传来,这次,不再是懊恼地妥协,而是强势暴怒的回击,“你再敢动起这些该死的念头,信不信我现在就过去把你掳掠过来,本大少正好满肚子的怒火加欲火,正想x死你!”

    凌语芊猛被他这下流的话给弄得满心羞辱,不禁也怒骂,“你……坏蛋,变态,色狼!”

    “怎样,那你是想让我这个大坏蛋见琰琰呢,还是想我这个大色狼x死你?”贺煜继续无赖地言语上教训她,这不听话的小东西,就应该好好教训!

    凌语芊心中羞恼持续膨胀上升着,再度沉默,以表示对他的抗议。

    然而,这腹黑无赖的男人吃准了她,继续坏坏地耍着流氓范子,“看来,你也很怀念那些水乳共融的情景,你放心,老公会再带你领略和体会,对了,还记得那片枫叶林吗,还记得翡翠山庄吗,温泉池里蚀骨缠绵,我们去重温……”

    “住口,住口,不准再说了!”凌语芊迅速打断,声音不自觉地拔尖,在寂静的房间响起回音,她于是又赶忙压低音量,无奈地做出妥协,“好,我答应让你见琰琰,可是原因你得自己想,还有,我可不保证琰琰愿意和你在一起。”

    “他是我儿子,当然喜欢和我在一起。”贺煜也收起戏弄,顿了顿,告知某件事,“其实,我早就见过他,他还叫我做爹地呢。”

    凌语芊一听此消息,瞪大了眼,“你说什么,你已经和琰琰见过,什么时候的事,还有,你跟他说你是他爹地?你……混蛋,谁让你这么说的,你才不是他爹地!”

    “看,又不乖了是吧,我是不是他爹地,你比谁都清楚。”贺煜没好气地冷哼一声,不过还是如实相告,“我没告诉他我是他的亲生父亲,是他主动喊我爹地,哼哼,你这欠打的小东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看你,硬要带他走,让他到处认爹!是不是真当我死了?”

    认爹?难道琰琰又认爹了?而且这次还认了贺煜?认了亲爹?噢,怎么会这样呢!凌语芊简直想撞到墙壁上。

    而电话那头的男人,仍不放过她,继续对她教训一顿,最后,言归正传说出安排,“你对……你妈妈,找个借口,然后带琰琰出来,明天上午十点钟,我会在酒店楼下等你。”

    “然后呢?”凌语芊迅速追问。

    “然后、”贺煜故意停顿了很久,“我自有安排。你放下心得了,我暂时还不会对琰琰表明真正的身份,至于我到时会怎么说,你明天到来不就知道了。”

    凌语芊心神大乱,但又无可奈何,唯有听他的,不过不忘重申道,“记住你的承诺,仅此一次,以后不准再打扰我的生活。”

    男人仿佛没听到,出其不意地问,“想不想我?这几天,有没有记住我?”

    极具磁性的嗓音,像沙栗般的暗沉和沙哑,轻轻地,敲入她的心扉。凌语芊脑子陷入了一片混乱。

    “小东西,我想你,很想很想,想得茶饭不思,想得寝食难安!”他深情的表白继续传来。

    凌语芊更是乱了方寸,不敢再停留,赶忙回一句“我要睡了,就这样”,随即挂断电话,且关掉手机。

    她大脑仍然一片空白,呆呆看着手机,直到头顶传来一声轻柔的呼唤,她才惊醒,抬头,整个人即时又是一阵慌乱。

    野田……峻一,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没听到什么吧?

    ------题外话------

    本月的最后一周,求下月票,求下支持。O(n_n)O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