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11 内敛的情话

    http://

    像这会,兴致昂然地问琰琰,“小琰琰,快告诉承泽叔叔,你妈妈最疼谁。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妈咪当然最疼我,妈咪说我是她的小宝贝,还答应我不会再生小宝宝。”琰琰迫不及待地回答,宣示母亲对他的爱。

    生小宝宝……李承泽琥珀色的眸瞳瞬然一亮,“琰琰清不清楚小宝宝是怎么来的?”

    琰琰稍顿,把薇薇阿姨教导他的知识答出来,“当然是从妈咪肚子里来的。”

    “那你又知不知道小宝宝怎么在妈咪肚子里?”李承泽继续问,瞧琰琰变得困惑不懂,于是解答,“爹地和妈咪睡在一起,爹地会把小宝宝放到妈咪的肚子里,所以呢,琰琰要是不想妈咪分散对你的爱,记得千万别让爹地妈咪一块睡!”

    “妈咪没有和爹地一块睡,妈咪和琰琰睡!”琰琰又是迅速回答,说着,还忽然瞠大双眼,小手儿捂了捂嘴巴,惊叫,“啊,那我会不会把小宝宝放到妈咪肚子里?看来我再也不能和妈咪睡觉了!”

    “哈哈——”

    一阵爆笑声响彻整个厢房。

    几个大男人,大笑的大笑,浅笑的浅笑,只有贺煜,一副没好气的尴尬样,他再赏了李承泽一记白眼。

    李承泽笑意未停,赶忙辩护,“老大你别再瞪我了,我这是为你好呢,根据你这性格,估计不会问吧,我替你问了,而你也可以放心了,大嫂没有和那日本鬼子睡在一块呢!”

    说罢,李承泽注意力重返琰琰,“琰琰你放心,你还是小孩子,你和妈咪一块睡没问题,而且,你要继续和妈咪一块睡,不让任何机会你那骏一爹哋,一定一定要记住啊,否则你妈咪会再生小宝宝的。”

    琰琰似懂非懂,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李承泽在他额上宠溺地抚摸一把,接着说,“对了琰琰,承泽叔叔还有一个问题,你妈咪为什么不和爹地一块睡?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你妈咪一块睡的?”

    一听这样的话题,琰琰又呈现半迷糊状态,思忖许久,没有回答出来,贺煜终于出面,把李承泽撵回他的座位,这会,饭菜刚好陆续上来,贺煜马上进入另一个角色,开始服侍琰琰用餐。

    他极度温柔和细心,亲自为琰琰披上餐巾,给琰琰夹这夹那,为琰琰喂汤时,还小心翼翼地吹散热气,整个与他平时判若两人,深深震撼着在座的几人,就连跟他关系最亲密、随他时间最久的池振峯,也看呆了眼。

    这……真的是他们的好老大?那个深沉内敛,冷酷淡漠的男人?

    是的,的确是!

    不管多冷漠倨傲的男人,不管对外人多无情冷血,在亲人面前都会露出慈爱的一面。在这个世上,大概只有他的儿子才能享受如此罕见的福利,这个儿子,是他最爱的小女人为他所生的。

    感觉到周围气氛的异状,贺煜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迎着一双双惊奇震撼的注视,他不由也俊颜泛红,露出不自在的神色。

    “啪——啪——啪——”李承泽猛地拍起掌来,“老大果然是神呐,我一直都说,最完美的男人,除了在工作上叱咤风云,还要在家庭里担任好角色,老大简直是个完美父亲,看着我羡慕死了,都恨不得喊你一声爹了!”

    这小子,每次见解都很独特,然而却又出人意表,大家本是很感动的心情,顿时被他最后那句话给雷得里焦外嫩。

    昊宇还忍不住调侃他,“是吗?你确定真的要喊老大为爹,那你岂不是要喊你的女神为妈咪?到时想暗恋都没机会了,毕竟,这是禁忌啊!”

    呵呵——

    众人再度轻笑出来,贺煜则又给李承泽没好气的冷瞪。

    忽然,肖逸凡郑重其事地问,“煜少,Yolanda还是不肯原谅你吗?要不要我出面找她谈谈?把当年的一些真相告诉她,她应该会谅解的。”

    “是的,毕竟大哥你当初是不得已才和她离婚,你的用心良苦,必须让嫂子知道。”何志鹏赶忙附和。

    池振峯、昊宇、李承泽虽然不语,但也都殷勤切切地赞同期待着。

    贺煜却不领情,深邃的眸子淡淡扫了肖逸凡一眼,回他一个“你的好意我心领,我自有安排”的眼神,继续若无其事地为琰琰挑着鱼刺。

    众人见状,无不暗暗叹气,他们的好大哥,什么都会让他们参与,唯独感情事!到底是因为他很有把握呢?又或者,他在极力隐藏着他的无助?照目前的情况看,后者居多吧。看来,这追妻之路,还远着,还难着!

    “琰琰上学了吗?听说琰琰已经三岁四个月,过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了哦。”池振峯转开话题,温柔地看着琰琰。

    琰琰先是快速把口里的东西吞下,礼貌回答,“本来打算春假过后上的,但骏一爹地要来中国创业,妈咪说等到九月份就让琰琰在中国上幼儿园。”

    “咦,老大,我们公司附近的一所双语幼儿园挺不错的,或许可以安排琰琰在那读。”李承泽也迫不及待地提议了,“去年还被评为G市最优秀的幼儿教育单位,我和那园长见过几次面,可以找他谈谈。”

    贺煜稍顿,颌首,“嗯,这事你来负责。”

    “老大,下午安排了什么活动?还要不要我们参加?”昊宇发问。

    “怎样,看你样子似乎不想奉陪了?该不会又看中那个女人,准备去风流快活了吧?”池振峯一语击中,饶有兴味地道。

    昊宇性感的唇一扬,表示默认。

    “吃完饭,你们自由活动,该做什么的,就去做什么。”贺煜做声,语气依然淡淡的,两手仍在忙个不停,熟捻地剥着虾壳,鲜嫩的虾肉喂到琰琰的嘴里。

    琰琰咬了一半,余下的推回到贺煜面前,“爹地,你也吃!”

    贺煜怔了怔,随即张嘴接住,吃得津津有味,接下来,他继续和琰琰一人一口吃别的食物,若无旁人,不由又惹得众人惊奇无比,同时,也满腹欣慰。

    曾经,他们看到的贺煜,吃饭只为应饿,喝酒只为消愁,工作只为麻痹,根本就无人生乐趣可言,哪像现在,他冷冽的唇角一直扬着,刚硬的面部线条也柔缓如丝,专注于小琰琰身上的眼神,更是柔情满布。

    他们不禁在想,假如在座的还有另一个倩影,场面估计会更温馨、更幸福,他们于是迫不及待地祈祷和期盼这一刻的到来,他们还坚信,这样的画面定会出现,而且,不用很久!

    极其丰富的一餐饭,大家却没有吃下多少,当然,他们都并非普通人,素来享惯精致美食的他们并不差这一顿,精神粮食比物质粮食更好,所以,这次特别的午餐算是他们最享受的一次,也是最让大家意犹未尽的一次,结束后李承泽甚至自告奋勇提出继续陪琰琰,不过被贺煜拒绝,贺煜与众人辞别,自个带着琰琰离开饭店。

    回到车上,他将琰琰放在副驾驶座,柔声问道,“琰琰困了没?要不要爹地带你去睡午觉?”

    小孩子生**玩,调皮的琰琰更不用说,他急忙把脑袋瓜摇晃得像个泼浪鼓,“琰琰不困,琰琰不想睡觉,想爹地陪琰琰玩。”

    贺煜深眸瞬时又涌上幸福的笑意,低沉的嗓音更加柔和,“那琰琰想去哪儿玩?”

    琰琰歪着脑袋,略略作想,答道,“游乐场!琰琰想坐摩天轮。”

    摩天轮……

    一听这三个字,贺煜心头猛地一颤,稍后也朗声答允,“好,爹地带琰琰去坐摩天轮,最高的摩天轮!”

    话毕,他为琰琰邦好安全带,接着是自己的,而后启动车子,朝游乐场方向前进。

    他边驾车,边看着琰琰,渐渐地发觉琰琰有点倦意,提议出来,“琰琰,你睡一会,到了爹地叫你。”

    数秒,琰琰才回话,略微紧张,“真的吗,爹地确定不会让琰琰错过?”

    贺煜伸手抚上他的小脑袋,保证,“当然。从这里去游乐场大概半个小时,琰琰可以趁此机会休息一下,这样才有精力玩。”

    琰琰再沉吟片刻,听从了,缓缓闭上眼睛,不久,沉睡过去。

    贺煜眸色更柔更深,大手仍垫在琰琰后脑勺上,靠左手来操控方向盘,这车速也自然放缓了不少,他不时瞄向琰琰,那纯真稚嫩的小脸庞,让他脑海浮起另一个倩影,于是小心轻柔地暂且抽出手臂,拨通某个电话号码。

    “喂--”

    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娇娇柔柔的,让他仿佛沐浴春风,整个身心都酥了软了,说不出的舒服。

    约莫两秒,他才做声,“你在哪,在做什么?”

    凌语芊没回答,反问道,“琰琰呢?”

    “他睡着了,他说想去游乐场,我便叫他先眯一会。对了,我们会去坐摩天轮,不如你也来?”

    电话里头,静默了好一会,凌语芊的声音才再传来,“不……不用了。”

    “你不是老抱怨我不守承诺吗,我说过会带你坐遍每个城市的摩天轮,如今还有琰琰一起,你可要别错失机会,否则以后不准再说我失言。”贺煜继续道,语气是刻意装出来的漫不经心,实则他那俊美绝伦的面容布满了阵阵窘色。

    呵呵,这内敛倨傲的男人,还是不太习惯正紧八儿地说情话呢。

    ------题外话------

    本月最后一天了有木有,亲们还有月票、评价票没投的,记得赶紧投出来了呀,这些都是当月有效的,过了今天就无效了哦。谢谢!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