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12男色生香,性感魅惑(求月票,万谢)

212男色生香,性感魅惑(求月票,万谢)

    http://

    电话那端的佳人,坚持拒绝,急着结束通话的样子像是在摆脱什么似的,“我不去了。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你……记得看好琰琰。我有事忙,先这样了。”

    她毫不留恋地挂了机,让他懊恼兼无奈,剑眉深深皱了起来,许久才从中回来,重新看向旁边的小人儿,又是伸出手,抚摸那短短的黑发和娇嫩的脸庞,动作无比温柔,小心和仔细。

    由于刻意放慢了车速,这趟路程走了四十来分钟,琰琰还睡得香,贺煜便没立刻把他叫醒,只熄灭引擎,静静注视着他。

    仔细一看,才发觉琰琰其实长得很像自己,轮廓简直就是自己的浓缩版,只除了这对长而翘的睫毛,还有藏在睫毛里面的乌溜溜的大眼睛是遗传于她。

    这就是自己和她的儿子,既有着她的特质,也有着自己的特质,贺煜看着看着,心房顿觉暖暖的,像是被某样东西填满了,这样东西,是他渴望的,期盼的,且让他感到格外幸福快乐的。

    这是他的儿子,她为他生的儿子,他和她的爱情结晶,他在心里反复默念,整个人更是看痴了,看呆了,直至迷离的视线里出现晃动,他才定下神来,而翻动的小身子再扭了几下,一双雪亮漆黑的眼眸撞入了他的眼帘内。

    琰琰醒来了!小家伙还是记挂着玩,睡不够一个小时。

    贺煜笑意渐浓,嗓音带着方才感动中的沙哑,“琰琰,醒了哦?”

    琰琰也回他甜甜一笑,惺忪睡眼四处张望,“爹地,我们到了吗,你怎么把车子停了,那就是我们到达目的地了?琰琰没睡过头吧,没让爹地等了吧,其实爹地可以叫醒琰琰的。”

    贺煜在他头顶揉了几下,继续笑着道,“没有没有,爹地喜欢看琰琰睡呢。来,爹地带你下去,带你去坐摩天轮。”

    说罢,他替琰琰解开安全带,抱起琰琰,就那样从副驾驶座一起走出车外。

    他舍不得放开他,一直抱在胸前,那软绵绵的小身子,总让他感到格外的温暖和眷恋,然后还情不自禁地想到另一个人影,心里更是难以言表的满足。

    出色的外表,去到哪都会成为焦点,都会引来注目,当然,在这里出现的大部分是夫妻,只有个别单亲妈妈,忍不住多瞧几眼,以慰藉那孤苦寂寞的心。

    贺煜眼里只有怀中的小宝贝,对周遭的情况视若无睹,一路优雅地迈动着他修长的双腿,来到摩天轮前。

    尽管多时没坐过这玩意,可他依然很熟捻地绑着扣子,思绪还忽然回到好几年前,他为她系扣子的画面。

    当庞大的机器慢慢往上升起时,他小心谨慎地搂住琰琰,边随着旋转俯视下面的景致,边凝望琰琰。

    琰琰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喜悦和兴奋,也先是到处环视张望,一会转向贺煜时,天真无邪地道,“爹地为什么这样盯着琰琰看,难道爹地跟妈咪学的?”

    贺煜怔了怔,低问,“妈咪也陪琰琰坐过摩天轮?”

    “嗯,上次在美国,妈咪带琰琰去游乐场,陪琰琰一起坐摩天轮,妈咪当时还把琰琰抱得紧紧的,生怕琰琰会掉下去,一直盯着琰琰看。”

    一直盯着琰琰看,呵呵,这小东西,果然口是心非,心里有着自己呢。

    贺煜心情指数即时冲上好几个星级,顺势问,“妈咪是不是经常盯着琰琰看?”

    “对啊对啊,妈咪还说是因为琰琰长得好帅,她很喜欢……”

    贺煜更加心花怒放,小东西,真正想看的人,应该是他吧。

    按住心中的激动和雀悦,他迫不及待地再次拨通她的电话,那娇娇软软的嗓音,又是让他情不自禁地陶醉一会,低道,“我和琰琰正在坐摩天轮,琰琰跟我说,你以往带他坐摩天轮的时候,看着他,一脸沉思,你是不是想到我了?还有,你平时都透过琰琰在思念我吗?”

    电话里头,一片寂静,没有凌语芊的回答,但他仿佛感受到她的震颤。

    “小东西,明明就放不下我,何必逞强,明明就记挂着我,为什么还要执意漂流在外,傻妞,笨妞,折磨人的小妖精!”贺煜自顾责备,语气却是无比的宠溺,“你过来吧,我们再坐一回,一家三口,这是你最希望的。”

    “你看好琰琰,别谈电话了,拜拜。”凌语芊终于回话,却又是决然的逃避。

    这傻妞!真是个倔强执拗的磨人精呐!

    贺煜不知是多少次的叹气,无奈地收起手机,注意力回到琰琰身上,先是注视片刻,继而搂住他,搂得紧紧的……

    同一时间,G市郊外的一间花场,名叫梦之园的地方,安宁恬静,到处鸟语花香,葱葱郁郁,俨如世外桃源。

    一片紫罗兰花海前,伫立着一个裙裾飘飘的倩影,绝美的容颜,脱俗的气质,彷如误闯人间的花精灵。

    本打算游车河的凌语芊,搭车坐了一段时间后,忽然心血来潮,跑到了这里来。

    这里的确比游车河好很多,沁人心扉的微风,清雅馥郁的花香,还有眼前一幕幕赏心悦目的景致,无不让人陶醉和迷恋,再配上那些悠久却深刻依旧的美好回忆,更是令人沉沦得不可自拔。

    他说的没错,她根本就放不下他,只要一莅临熟悉的地方,她总会无法克制地忆起那些美好,属于她和他的美好。

    然而,这些也只能在回忆中追求和重温,她和他,注定了不可能,太多太多的牵绊和阻绕,特别是那个待她如珍如宝的绝世好男人,是她根本不能辜负的。

    婚姻,代表着一生一世,神圣而不可侵犯,尽管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但她得控制住自己的人,得为这段婚姻负上该有的责任。

    想罢,她掏出手机,拨通野田骏一的号码,传来的温润嗓音一如既往地充满着柔情和爱意。

    她不禁翘起了粉嫩的唇角,细声问道,“骏一,你在做什么?事情谈得怎样了?”

    “很顺利,我和乐萱正准备去看另一个厂家。你那边呢,好玩吧?琰琰呢?”

    “呃……琰琰他和其他小朋友在餐厅游乐园玩,怎样,你要他听电话吗?我……”

    “不用了,我问问而已。”

    “嗯,我会转告他,说爹地很想念他。”凌语芊稍顿了顿,结结巴巴起来,“骏一,我……我……”

    爱你两个字,终究说不出口。

    野田骏一沉默了少顷,估计是在等待着她,不过见她还是无法说出来,便也舍不得为难她,体贴地道,“你先和同学聚会,今晚我们回去再谈。”

    “那你一切小心。”凌语芊如释重负,却更满心感动,结束通话后,一直盯着手机看,好长一段时间才将手机收起。

    她蹲下,动手去摘花,一支一支地摘下来,弄成一束,还编成花环,花戒指,花手链,花项链,从这片花海到那片花海,整个下午,她就这样神思恍惚地瞎弄着,到了夕阳西下,金黄色的光芒给大地镀上一层耀眼的光圈,同时照亮了她白皙娇嫩的脸容。

    她站直身子,一手轻放在额头,眯眼眺望着遥远的西边天际,稍后收回视线时,四处环视。

    夕阳辉映下的梦之园,别有一番景致、变得更美更慑人,让人直想永远停留在此。

    不过,不舍归不舍,迷恋归迷恋,看着即将暗下来的天色,她缓缓迈动脚步,从一片片花海中穿过,正走出花场准备搭车时,贺煜来电。

    “你在哪?我和琰琰在酒店,我们的爱巢,你直接过来。”

    凌语芊身体陡然僵硬,好几秒,低嚷,“不是说好在我住的那个酒店后巷碰面的吗,今天早上那里。”

    “琰琰睡着了,我带他过来休息。”

    “那你现在带他过去,我大概40分钟到。”

    然而,男人吃准了她,坚决道,“你想见到他,就直接给我来这儿!”

    她被气得直想骂人,可又心知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便不再浪费口舌和时间去挣扎没有结果的事情,挂断手机,气咻咻地来到公交车站。

    这归途上,她怒气未退,且又心乱如麻,根本不知如何是好。她不禁在想,接下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要是他真的又占她的便宜,她该怎么做?

    这男人,太无赖,太坏,以致她不得不这么担心。

    她就知道他不可信,一个接一个诡计,真是够坏的,坏透了!

    不如,就让琰琰跟着他,先不过去?然而,她根本放不下,她不放心琰琰离开身边,即便知道他会照顾好琰琰。

    半个小时的车程,本不算短,但在她六神无主的情况下显得异常的快,看着周围的高楼大厦和人潮冲涌,她略微恢复了过来,下车,转坐的士直奔中华大酒店。

    前阵子那次抵达这儿,是在被他弄昏迷的状况下,故今天可算久别后头一遭亲自光临,她心跳无法自控地加快了,内心更加的纷乱了。

    担心被认出来,她尽量低着头,凭印象和记忆上到30楼,而这一路竟也畅通无阻,没任何意外。

    她不禁在想,会不会是他事先交代过那些酒店服务员,以致没有出面查问,那么,那些人是否正在暗处默默地看着她?他们,会有何作想?

    思及此,她变得浑身不自在起来,猛觉似乎真的有无数对眼睛在暗处朝她看来,各种各样的眼神,让她想去回看,奈何没有勇气。

    幸好,这一路又结束了,一扇豪华气派的暗红色木门出现在她的面前,门牌上的3018字体,银色的光明晃晃地射向她的瞳孔,直捣她的心窝去,她禁不住地,身体抖了一抖。

    好像被雷电劈中了似的,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房门,许久,终于迟缓地抬起手,却还是悬在半空,一直不敢去碰那白色的门铃。

    她这也才发觉,自己的手心沁出汗来!于是不禁暗骂自己的没用。

    里面住的,又不是凶禽猛兽,自己干吗这么怕,干吗这么紧张!

    然而,她心里清楚,里面的男人比凶禽猛兽还可怕,还令人无所逃离。

    按?还是不按?

    她继续犹豫踌躇了好半响,忽闻旁边的转弯处隐约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终不再迟疑,毅然按下门铃。

    叮当--叮当!

    清脆的门铃,从里面传出来,紧闭的房门,却久久没有动静。

    难道是,自己走错放间了?又或者,自己记错房号?

    不,都不会。

    他曾经和李晓彤火热缠绵的房间是3028,担心她有阴影,他后来重新换了一间,3018,正是这儿。

    莫非……他良心发现,根据原计划带琰琰去她下榻的酒店后巷与她汇合?她不禁又突发奇想,慌乱的心还迅猛地起了激荡,扭头准备离去。

    就在这一刻,哐的一声作响,房门从里面打开,一个高大的人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挺拔伟岸的体魄,不再是上午的西装革履,而是……

    上身光裸,下身只围一件白色浴巾,头发应该刚刚洗过,断断续续淌着水珠,水珠沿着他深邃的五官往下,滑过他刚毅的下巴和性感的喉结,落在他健硕精壮的胸膛上,轻轻滋润着那两颗暗红色的圆点,晶莹剔透的水珠与那极具阳刚的古铜色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透着微亮的盈光,闪烁耀眼,魅惑生香。轻盈的水珠持续朝下,坠到他肌理分明、结实精悍的腹部,那儿同样线条完美,不见任何多余的赘肉,这也才令人发觉,围在他腰上的浴巾是那么的低,很低很低,低得几乎可见那神秘性感的毛发。

    此刻的他,是慵懒和霸气混合,既性感又迷人,邪气四溢,如磁石般强烈吸引着人的视线,让人脸红心跳,让人直想尖叫。

    嗯——

    凌语芊本能地咽了咽口水,很快,为自己的失控行为感到无尽羞愧。

    明明决定不看的,奈何管不了自己的心,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边在心里暗骂着自己,羞愧地迅速转过身。

    一只大手却及时伸了出来,握在她细小的皓腕上,她的手是冰凉的,而他却是温热的,然后,健壮的长臂横到她的小蛮腰,将她拉进门去。

    “放开我,放开!”凌语芊使劲挣扎反抗着。

    “不是很喜欢吗?又干吗要跑,你要看,老公让你好好看呗,慢慢欣赏,保证比刚才更赏心悦目,更让你沉醉。”低沉性感的嗓音自她头顶传来,看来,他已发觉到她刚才的异状。

    也是,在这方面堪称高手的他,岂会不发现!

    凌语芊则越发羞愧难堪、无地自容,继续奋力挣脱,无奈反而被他压在门背面,他那时刻散发着邪魅和危险气息的伟岸身躯朝她趋近,将她锁在他的怀抱与门之间。

    “你要干嘛,走开了,滚开!”凌语芊抓住他的手臂,奋力摇晃。

    他的手却像长在门上似的,纹丝不动,嘴里不断呼出的热气直洒向她白晰娇嫩的脸庞,**涌动的黑眸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唇角渐渐勾出一抹戏谑,似乎在嘲笑她的无能。

    “坏人,混蛋,大骗子,说话不算数!明明说好只和琰琰见面的,我就知道你不可靠,枉费我信任你,烂人,卑鄙下流的禽兽!”凌语芊继续气急败坏地羞愤痛骂,依然不忘想办法来逃离。

    一张一合的樱唇,软软嫩嫩的,嫣红嫣红的,俨如一朵娇艳欲滴的花儿,透着水亮光泽的气息,有种说不出来的魅惑,再配上这些个字眼,更是让人大受刺激。

    贺煜冷眸一沉,头迅速一低,温热的嘴巴迅速堵住她的樱桃小口,舌尖撬开她的贝齿,直驱而入,灵活地勾住她慌乱欲窜的丁香小舌,热切缠绵,吸吮,极尽疯狂。

    “唔——唔——”凌语芊不断扭动着身子,结果却让男人有机可乘,高大的身躯直接压在她娇小的身子上,因为不着衣服,结实的胸膛比以往都烫,狂肆地烤炙着她的肌肤。

    宽厚的大手也毫不停歇,隔着衣服游走在她妙曼的娇躯上,渐渐地还探手进内,直接触碰那光滑细嫩,最后,甚至把这碍人的衣物全都扯掉。

    他简直就是天生的破坏王,两三下便剥掉她身上的衣服,还在她弄不清怎么回事之前,将她带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凌语芊彻底意识到危险,赶忙起身。

    不料,他威胁出来,“不想再被我绑起来,那就乖乖的。”

    逃跑的身子顿如被定了格,凌语芊美目一瞠,含恨瞪着他,见他直盯着自己胸前看,这也才赶忙拉起被子,将自己近乎光裸的身躯裹个严实。

    “打个电话跟你妈说今晚不回去睡。”贺煜不知几时拿到了她的手机,递到她的面前,俊颜淡然依旧,语气却是不容否决的执意。

    凌语芊自是不听从,结果,他又是威胁她,她唯有应道,“我找不到借口跟她说,我早上出来的时候说过今晚会回去的。贺煜,求你放过我,求你别再这么卑鄙无耻,别让我恨你,别让我讨厌你。”

    “我不卑鄙无耻的时候,也不见得你就很记挂我!那几天,你还不是照样和那日本鬼子恩爱有加,还天天煮饭给他吃!”贺煜却嘲弄般地冷哼,说到最后,心头一恼,弯下的腰杆赫然站直。

    凌语芊则深深一震,他……他在监视她?还有,她那样做还不是因为想摆脱他,不让他再继续左右和影响到她!

    嘟起小嘴,凌语芊给他一记极度哀怨的瞥视。

    贺煜也恢复镇定,重新将手机递给她,“打不打,真不打就没机会了。你以为自己还是未成年小女孩呀,撒谎这东西,必须学会,否则你将来怎么在这社会过日子?”

    凌语芊继续哀怨十足地瞅着他,轻咬着樱唇,稍会,还是接了过来,拨通母亲的手机。

    她尚未开口,凌母已焦急喊道,“芊芊,你在哪,怎么还不回来?”

    凌语芊费了好大劲头,总算让自己维持语速的平静,“妈,对不起,聚会还没结束,有个同学的女儿刚好生日,邀请我们去她家庆祝,大家都去了,我也不好推辞,她房子在离岛,我们今晚得在那过夜,明天才能回去了。”

    凌母听罢,转为担忧,“这样啊,那里安全吧?”

    “嗯,很安全,而且我们一大群人,没事的。”凌语芊继续硬着头皮扯下去,整个脸庞像被大火灼伤一般,滚烫不已。

    凌母于是不多说,再次叮嘱她多加小心和注意。

    凌语芊转为问及野田骏一,得知他还没回来,便暂且作罢,和凌母辞别。

    她刚挂断电话,头顶马上传来一声低笑,“挺好的嘛,脑筋挺会转的啊。”

    凌语芊抬首,对他戏谑的表情回以恨恨的冷瞪,不给好态度地问道,“琰琰呢?”

    贺煜不答,盯着她约莫片刻,突然走向衣柜,取出一件东西,抛到她的面前。

    凌语芊先是一愕,看清楚是什么,即时目瞪口呆。

    情……情趣内衣!自己昨天买的情趣内衣怎么会在他这里?他几时偷拿了?不,不对,不是自己买的那件,虽然款式一模一样,但颜色不同,自己买的是红色,眼前这件,是紫色。

    她瞧着瞧着,冷不防地想起昨天的情景,随即恍然大悟。原来,当时不是自己多心了,而是真的有人在附近,他跟踪她,还跟着她买了情趣内衣!

    “这几年学到不少坏点子嘛,以前求你哄你也不见得这么懂情趣,真是个可恶至极的小女人!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把你绑起来,狠狠抽一顿!”低沉醇厚的嗓子,渐渐呈现出咬牙切齿的意味。

    凌语芊从发呆中出来,扯开话题,“琰琰呢,把琰琰交出来,我要带他回去了。”

    贺煜充耳不闻,拿起内衣递到她的面前,漫不经心的语气命令道,“穿上它。”

    凌语芊脊背一僵,想也不想便拒绝,“我才不穿!”

    说罢,她挣扎着爬起身,准备跳下床去。

    可惜她尚未起来,就被他抓住,他还用事先准备好的软绳子,把她绑在了床上。

    ------题外话------

    新的一月又开始了,紫更需要亲们的支持和帮助哟。亲们请点“投月票”,多多益善少少无拘。月票是网站额外配给每个看书会员的,不用费用的,请大家都抽出几秒钟时间来点一下,《蚀骨沉沦》需要你们的大力支持,紫需要你们的帮助,谢谢,万谢,无限的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