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16 煜贺煜的失狂

216 煜贺煜的失狂

    http://

    凌语芊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凌母重重地谈叹了一口气,脸色彻底暗了下来,这心里头,是越加的沉重和摸不着北。

    凌语芊继续沉吟了片刻,终于低低地诉说出来,“我……我遇上他了,昨晚,我和他在一起,昨天白天他带了琰琰出去玩。”

    他!

    贺煜吗?是贺煜吧,也只有这个男人,才能影响和左右到女儿,令女儿难过和痛苦。

    凌母心头不止颤抖,声音也尽量压到了最低,一针见血地问,“你们……又发生关系了?”

    凌语芊摇头,“昨晚没有,不过……”

    不过……之前有是吧?凌母顷刻又是一阵浓浓的悲切和哀痛。

    原来,她那次无意中看到的紧急避孕药空盒子,并非上一个住客留下,而真的是……女儿吃的,当时她还猜想会不会是女儿已经接受了野田骏一,还因此暗暗感到欣慰和释然,然而想不到,结果却是……事情早就发生了意外,而她,一直被蒙在鼓里。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还会这样!

    看着母亲无比悲哀痛心状,凌语芊泪如雨下,“妈,对不起,对不起……”

    凌母也迅速摇头,“没有,你没对不起妈,你对不起的人,是骏一,是他!”

    凌语芊顿时更是内疚噬心,伤痛欲绝。

    凌母本是满心责备,渐渐地也不禁柔肠寸断,把凌语芊拥入了怀中,可怜的孩子,也是个受害者,自己又如何忍心去责怪,就算要怪要怨要恨,也该是对那贺煜。

    温暖的怀抱,带着不忍和怜爱的举动,对无助悲痛的凌语芊来说是多么可贵,她不禁也伸手紧紧搂住凌母的腰,整个脸庞深埋在凌母怀中。

    亲切温暖的拥抱,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凌母轻推开凌语芊,注视着凌语芊泪痕未干而显得楚楚可怜的面容,慢慢抬起手,在上面轻擦几下,将泪水抹去,然后,低声郑重其中地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不知道。”凌语芊讷讷地应,眉宇间的忧愁再甚,稍后,又心急地解释,“妈,我真的不想这样的,我从没想过要对不起骏一,我有决定放下贺煜,可他似乎不肯,无论我怎么求他,他都不肯。”

    “妈知道,妈知道!”凌母按住她因为急于辩解而抖动起来的肩头,更加心疼不已。这些天,女儿忽然亲自下厨,努力对骏一好,她都有看在了眼中,可是,事情必须从源头开始解决,只有彻底斩断了,才能做到真正的安宁,否则,再怎么补偿,也无济于事。

    这事,自己得好好想想,一定得想出妥善的办法!

    凌母边在心中做着打算,暂且结束这个话题,叫凌语芊去休息。

    凌语芊不知所措六神无住,便也听从,默默回房间去。

    凌母继续思忖琢磨着这事,一会待凌语芊睡着了,她打了个电话给贺煜。

    贺煜这个手机号码本来就很私密,为极少数人知道,听到是凌母来电,淡漠低沉的嗓音瞬时客气友善起来,还立刻诚心诚意喊出一声岳母。

    凌母顿时怔了怔,但也没特意为这称呼纠正,语气平淡直接道,“我想和你谈谈。”

    贺煜稍顿,爽快回应,“好,行,什么时候?”

    “现在怎样?找个……隐秘点的地方吧。”

    贺煜又是沉吟几秒,回答,“可以,我过去接你,我大概二十分钟到。”

    “那我在酒店对面的马路等你。”凌母话毕,首先挂了线。

    然后,她借故跟凌语薇说茵茵姑婆临时有事,得去医院一趟,吩咐凌语薇看好琰琰,眼见差不多时间了,离开房间,走出酒店,来到对面的一个报亭旁,再过一分钟,贺煜到了。

    气派华贵的轿车在凌母面前停下,驾驶座的车门打开,走出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正是贺煜。

    体型高大健硕,容貌俊美绝伦,衣着打扮等等无不彰显着高品味和高质素,霸气与邪魅浑然天成,怎么看怎么完美,怎么看怎么迷人,根本就是上天精心炮制之作。

    凌母是女人,也曾年轻过,知道什么是魅力,什么是令人疯狂,眼前这个男人,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都超乎寻常的完美,难怪女儿会着迷,会飞娥扑火,会忘却不了,会招架不止,因为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是女人的克星!更何况,还有那刻骨铭心的爱在起着主导影响!

    哎……

    凌母不自觉地长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

    打自见面,贺煜也满腹思忖,默默注视着凌母,这会见她此等表情,不禁开口,“先上车?”

    凌母收回恍惚的神思,点头,随他走到副驾驶座,在他打开车门后坐进去。

    贺煜也回到自己的座位,重新启动车子,继续朝前行驶起来。

    车厢内一片寂静,凌母依然满腹愁思,本打算就这样直接说,但又考虑到他正在驾驶,便暂且忍住,直到五分钟后车子重新停下,贺煜带她下车,进入一间高级餐厅的一间厢房。

    “岳母,你想喝点什么?我让人安排。”坐下之后,贺煜马上敬重地道。

    除了对爷爷和父亲,他极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这似乎比对爷爷和父亲的时候还多了一份恭维的意味,呵呵--

    凌母望着他,挥了挥手表示不用,随即开门见山说明来意,“贺煜,你放过芊芊吧,求你放过她!”

    贺煜剑眉即时蹙起,沉默下来。

    凌母继续语重心长,语气里透着恳求,“你们已经离婚,各自有了新的生活,你又何必苦苦纠缠,弄得彼此都痛苦。”

    “当年之所以离婚,是有原因的。”贺煜也终于开口,素来冷静从容的嗓子,变得有点儿急迫。

    凌母依然不认同,“不管有没有原因,不管是何原因,你们已经再无关系,不应该再有所交集。”

    “怎么会没有关系,我爱她,她也爱我,再说我们之间有琰琰,所以,我们不可能没交集,我们注定了要在一起。”

    “不,不可能是注定,就算注定,也不是你!芊芊的情况与以前已经不同,她已经为人妻,有着她自身的责任和义务,你要是真的爱她,就不该继续纠缠,不该用琰琰来逼她就范,你这不是爱她,你是害了她,她很痛苦,很难受的你知不知道!”凌母也开始激动起来,想到女儿的痛苦和无助,她不禁再一次肝肠寸断,悲愁的脸容更加哀求遍布,“贺煜,我也是女人,现在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和经历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想芊芊好,那就放过她,让她过上全新的生活,过上没有你的生活。你们,根本不适合,芊芊跟着你不会长久,不会幸福。”

    “什么不适合,我和她怎么会不适合,就算真的不适合,最多我改,我一定会改过来!”

    凌母摇头,满脸苦涩,不以为然地驳道,“改?怎么改?你确定你能改吗?好吧,就算你真的能够为她改变,可不管你怎么改,都不及骏一。”

    最后一句话,仿佛对贺煜当头挥下一棒,他脸色瞬间变了,由深沉,到阴霾,再到灰黯,他的内心更是仿佛经历过极大的震荡,忍不住吼了出来,“在你看来我就这么不堪,八年前你不接受我,如今也一样的看法,依我说,你根本就对我有偏见,我怎么做你都不会满意,你根本就不是只认为我比不上那日本鬼子,而是比不上全世界的男人吧。”

    凌母霎时也被他这番话给震得目瞪口呆,一时接不了话。

    尽管女儿与他认识前前后后总共有八年,但她见到他的次数并不多,八年前,只从女儿画册里看过,后来女儿嫁给他,彼此才正式见面,他当时已是大集团的领导人,是闻名商界的响当当的大人物,在她面前,他虽不像外界传闻中的冷酷倨傲和目中无人,但也很少说话,而且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淡定从容,似乎这世界什么都在他掌握之中,哪像现在,会低吼,会失控,甚至,还有点隐隐的自卑。

    确实,贺煜开始抓狂了,碰上与凌语芊有关的事,他又变得无法冷静。

    这端凌语芊才走,那端凌母就来电约他,他有想过不是什么好事,故他更加放下身段对她敬重有加,希望能给她好印象。然而谁知他早已经被她判了死刑,她根本就不屑他,她要的,是他别再纠缠她的女儿,像八年前那样,她不愿他和她的女儿在一起,只不过,八年前她有能力,直接棒打鸳鸯,连见都不见他。如今不得已了,无能为力了,才约见他,乞求他放手了。

    呵呵!

    哼哼!

    人一旦想偏了,思想就激进了,贺煜也是一个人,再厉害,再能干也只是一个凡人,有着凡人的七情六欲,尽管他平时对别的事漠不关心和淡定从容,但此刻,控制不住了,曾经被他压制心底的那些怨恨,一股儿忽然全都冒了出来。

    是的,他心中还是有怨有恨的,他怨恨眼前这个慈爱又可怜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