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21 温馨感人的夜

221 温馨感人的夜

    http://

    一会,李秘书也进来了,等下有个公司高层会议,池振峯刚刚进来就是为了通知贺煜,李秘书见他们都没动静,于是又来提醒一次。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池振峯再次轻声呼唤着贺煜,贺煜抬眸,隔着嘴里喷出的缭绕白烟睨着池振峯,稍后,起身,朝外面走。

    池振峯微叹了一下气,抬步跟上,至于李秘书,满腹狐疑和不解……

    另一厢,离开贺氏集团的野田骏一,并没有立刻回下榻的酒店,而是沿着热闹的大街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如今不对峙了,他伪装出来的优势感也收了起来,沮丧与愤怒的情绪主宰着他。

    贺煜方才所说的某些话,不可否认深深打击了他。

    不错,在那本神圣而庄严的结婚证上,他是她的夫,而她是他的妻。他和她,是亲密的伴侣,却没相濡以沫。

    她不爱他,尽管他为她付出这么多,尽管他用整个生命去爱她,但都无法钻进她那紧锁着的心房,那里面,关着她对贺煜的爱,使她无法放开。

    难道,真的要放手吗,可是,自己怎能做到?活了三十二个年头,饱尝刀锋枪口的日子,从没想过会安定下来,直到遇见她,他才发觉自己也很渴望像平常人那样,过上安定温馨的人生,有她参与的幸福生活,以致明知她不爱他,即便她提出有名无实的要求很荒唐,他也接受了!失落之余,他依然充满信心和殷切,相信自己会慢慢打动她。

    只可惜……

    她的心墙太牢固,确切来说,是她对贺煜的爱太刻骨铭心,别人根本无法撬开,连他,做了这么多,也无能为力。

    他不禁有点后悔自己太尊重她,假如自己对她的爱多点私心,那么也不至于没查到贺煜,不至于选择到g市来发展,让事情演变成这样!

    一切已经既定,接下来,他该怎么做?他真的不想放手,无论贺煜接下来会采取怎样的动作,不管她的心是怎么想的,他都不愿放手,一旦放手,他便如失去整个世界!

    嘀-—嘀--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是他为她专门设置的,那每次总能让人感到无比温暖和愉悦的独特铃声,令他马上回过神来,刻不容缓地接通。

    “骏一,事情忙得怎样了,能回来吃午饭吗?”温柔似水的嗓音,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她那娇媚动人的容颜。

    丧气和暴戾即时从野田骏一眼中消失,连嘴唇,也微微勾出了迷人的弧度,答得迅速干脆,“办妥了。我这就回去,回去吃午饭!”

    “呵呵,好啊。不过你别太着急哦,时间尚早,慢慢来,一切以安全为主。”

    “嗯,会的。”野田骏一轻快的嗓音倏地低沉了不少,更加温柔和深情,“丹,我爱你。”

    最近,他特喜欢对她说出这几个字。

    他话音落下后,电话里瞬息转静。他心里于是迅速窜起浓浓的惆怅,但很快,又若无其事,“我去截车了,呆会见。”

    “嗯,保重!”凌语芊这也才开口,本次通话随之结束。

    野田骏一坐上的士后,再度陷入沉思,不过,一想到她煮好了饭菜等他回去吃,他便一扫沉郁和阴戾,到达酒店看见她如花般娇艳的容颜,闻到满厨房的香气四溢,他眼神更是达到前所未有的温柔和深情,整个人说不出的满足与愉悦。

    由于今天的晚餐会非常丰富,中午只随便弄了几个小菜,可这丝毫不影响欢乐的气氛。

    野田骏一言行举止比平时豪放了许多,不过大家都没怎么多想,只认为他是因为今天生日而特别开心。

    午饭后,凌语芊让母亲带琰琰休息,自己则事不宜迟开始制作蛋糕。

    学做蛋糕,是她有次在超市买东西用小票参加抽奖,被抽中奖励的一个周末课程,她见是免费的,不禁参加了,故现在才能大显身手。

    其实,在美国这几年,她学到的东西真不少,沈乐萱学车,叫她一起,她便也考到了驾驶照,野田骏一曾经提议过买部车给她,是她觉得用处不大,加上不想他破费,拒绝了。

    极具意义的生日蛋糕,由自己深爱的女人精心炮制,每一个举动,每一道工序,都凝聚着她的用心和专注,野田骏一尚未吃这蛋糕就已经甜到心里去。他眼神越发狂炙和热切,紧紧盯着凌语芊。

    凌语芊感觉到那如火燎般炽热的锋芒,不敢迎视,更投入于眼前的活儿,以此避免窘迫和不自在。

    经过三个小时,一个精美鲜嫩的水果蛋糕终于制成。琰琰午睡醒了,迫不及待地嚷着要看,看了之后,大叫漂亮,若非凌语芊阻止,他恨不得立刻就吃了。

    紧接着,凌语芊投入晚餐,同样是色香味俱全,但由于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大家吃得比以往都尽兴,气氛比以往都融洽,野田骏一更是心潮澎湃,激昂连连。当大家点燃生日蛋糕的蜡烛,兴高采烈地唱出动听的生日歌时,他喉咙一热,眼眶湿了。

    自小他就被送去杀手组织,生日对他来说几乎是不存在的事情,这几年回家族后,低调的他并没大肆庆祝,每次都只是和家人一块吃饭,哪像今天,有她亲手为他准备的可口饭菜,有她精心炮制的生日蛋糕,还有这几个亲切可爱又单纯的亲人!

    她们是她的亲人,故他也早已经将她们当成了亲人,他希望,能永远有她们的陪伴。

    “爹地,你许了什么愿啊?”当野田骏一睁开眼时,琰琰迫不及待地询问。

    野田骏一目光依然柔情荡漾,宠溺地抚摸一下琰琰的小脑瓜,“猜猜?”

    “呃——”琰琰歪着小脑袋,真的思忖起来。

    “依我猜,头儿的生日愿望一定提及在座每一个人!”沈乐萱忽然也插了一句,笑呵呵地瞅着野田骏一,心里感慨万千。

    虽然她的头儿平时很友善,很绅士,但这么感性的一面还是比较少见,甚至没见过,这一切,是丹带给他的。当然,他是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值得这样的幸福与快乐,故她祈祷,这个好男人能永远这么满足和幸福。

    看着眼前的画面,凌语芊也泪光闪闪,她和乐萱猜的一样,他的许愿里,一定有她们每一个人。尽管由于窘迫而没仔细看他,可她想象得出今天的他过得很快乐和幸福,她不禁想起了她刚刚过去的生日,因为他的帮助,她才有勇气重新庆祝。

    刚才,大家都为他递上小礼物,她也一样,她送给他的是一个同心锁,今天去买菜时突然跑到一间小玩意店买的,她希望她和他能像那两只小巧精致的铜锁一样,紧紧相连,永远不分开。

    凌语芊想罢,水光潋滟的美眸看向野田骏一,立刻对上他时刻停在她身上的双眼,彼此眼神交织汇合,久久都没有挪开。

    结果,是琰琰稚嫩的呼唤声让他们回过神来。

    “爹地,可以切蛋糕了吗?”

    小家伙等不及了,从这下午到现在,口水可是流了一地。

    野田骏一首先给他一个微笑,随即拿起刀叉,切了第一块,态度敬爱地呈到凌母面前。

    凌母一阵惊呼,目瞪口呆。想不到,他连生日也追随她们的传统,不过,这第一块蛋糕,是应该敬他母亲的吧。

    仿佛读懂凌母的心,野田骏一温雅地解释,“我妈妈在美国,在这里,你就是我妈妈。”

    凌母即时热泪盈眶,点了点头,接过蛋糕。

    第二块,野田骏一给了凌语芊,他不说话,定定凝望着她,这一望,重过千言万语。

    第三块,是琰琰,笑容在他英俊儒雅的脸庞重现,“琰琰,虽然你是第三个,但你在爹地心中的地位和你妈咪一样的。”

    “谢谢爹地,好棒!”琰琰不会感动流泪,直接用兴奋欢喜来表达他的心情,接过便吃起来了。

    然后,野田骏一分别把蛋糕给凌语薇和沈乐萱,最后的,才是他,他也吃得迫不及待,大口大口地吃,津津有味地吃,结果,他把整个蛋糕都吃光,迎着众人诧异的注视,他嘿嘿傻笑了。

    “头儿,今晚可幸福呢!”沈乐萱不由揶揄了一句,语气还忽然转为暧昧,“等下幸福陆续哟!”

    野田骏一先是怔了怔,俊颜更加窘迫,但眼神,是烈火般的灼热,看向凌语芊。

    凌语芊心头猛然一咯噔,他们的意思,她自是听得出来,方寸大乱的她,拉起琰琰,讷讷地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带琰琰去睡,萱萱你……”

    “别管我,我坐一会就回去,你赶紧带琰琰去睡,然后……”沈乐萱俏皮地冲她眨了眨眼,灵动的眸子转向琰琰,“琰琰,记得乐萱姑姑教你的话没,早点睡哦,越早越好哦!”

    琰琰小眉头猛地皱了起来,不做声,稍后拉着凌语芊的手,往卧室走去。

    凌语芊满心纷乱依旧,安排琰琰睡下后,像以往那样给琰琰讲故事,唱童谣,却是心不在焉的,待那些歌曲都唱完了,她定了定神,这也才发现,早该熟睡过去的琰琰竟瞪大眼睛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