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22 夜,心碎(重要章节)

222 夜,心碎(重要章节)

    http://

    她懵了下,伸手抚向琰琰的小额头,疑惑又关切,“琰琰,怎么了,还不睡?”

    琰琰不吭声,更加清澈透亮的大眼睛牢牢瞅着她。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是不是热?或刚才吃得太饱?妈咪去把冷气开大点,还有,想不想喝水?妈咪倒杯水给你……”凌语芊说罢,准备起身。

    琰琰及时拉住她的手,总算喊了出来,“妈咪别走,妈咪别离开琰琰。”

    凌语芊重新坐下,美目更加困惑满布,“可是妈咪得去调高冷气,妈咪倒水……”

    “我不要喝水,不要冷气,我只要妈咪,要妈咪陪着睡。”琰琰已经翻身坐起来,扑进凌语芊怀中,紧紧搂住凌语芊的腰。

    凌语芊脊背微微一僵,轻轻推开他,柔声哄道,“呵呵,妈咪还没洗澡呢,妈咪当然会和琰琰睡,不过那得等妈咪洗完澡,所以琰琰乖,你先睡。以前都是这样的哦。”

    “不是不是,才不和以前一样呢,乐萱姑姑说今晚是爹地的生日,爹地要和妈咪睡在一起,还教琰琰今晚自个儿早点睡,别阻止妈咪。讨厌鬼,我才不听话,我不要妈咪和爹地睡,我不要妈咪生小弟弟小妹妹,我只要自己当妈咪的小宝贝!”琰琰越说越大声,且将凌语芊抱得越紧越牢,小身体俨如一只八爪鱼,稳稳黏在凌语芊身上。

    凌语芊先是一怔愣,随即恍然大悟,苦笑不得。她任由他抱着,温柔的手缓缓抚顺着他的小脊背,好一阵子过后,抬起他的脸,只见他那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布满了执意和坚持,令她不禁想到某人,然后还想到今天上午那通电话。

    打自重逢后,每次看到贺煜的来电,她都惊慌无比,今天也不例外,可她又不得不接。

    她还以为他又会给她带来麻烦,至少,威胁她要见琰琰之类吧,谁知结果竟然是……他叫她说爱他!

    虽然看不到他脸上是什么表情,但她听得出那低沉浑厚的嗓音里,透着恳求,浓浓的,甚至接近卑微的乞怜。

    她在想,他到底怎么啦,他又在耍什么花样啦!是的,他曾经的所作所为,让她无形中对他产生这样的看法。

    所以,她冷冷回绝了他,担心他继续纠缠,她甚至很果断很坚决,当然,这也是必须的,她是真心希望他能停止对她的骚扰,好让她从痛苦中摆脱出来,而且,别再做出对不起骏一甚至伤害骏一的事。

    吁……

    她一声微叹,飘远的思绪收了回来,继续定定看着琰琰,摩娑着他光滑娇嫩的脸儿,嗓音极尽温柔,“来,妈咪和你睡下。”

    “不要,琰琰一旦睡着,妈咪就跑去和爹地睡,然后会生小宝宝!”

    呃……

    这都谁教他的呀!

    凌语芊即时一窘。

    “妈咪说话不算事,明明答应过琰琰不生小弟弟和小妹妹的,现在却反悔了,妈咪是小狗,不守信用的小狗。”

    凌语芊继续汗颜与无奈,看着他鼓着小嘴可怜巴巴仰望着她的无限委屈样,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像是被针一蜇,安抚的声音不由更加怜爱了,“琰琰,妈咪的小宝贝,你想多了,谁说妈咪要生小宝宝,妈咪既然答应过琰琰,就不会反悔,我们拉过勾勾一百年不变的呀。”

    “但是妈咪要和爹地睡在一起,那么就有小宝宝!”

    “谁说睡在一起就有小宝宝,妈咪现在很肯定地告诉琰琰,妈咪真的不会再生小宝宝,妈咪的心坎里,只有琰琰一个小宝贝。”凌语芊美丽的容颜涌上认真和郑重的神色,水灵灵的眸瞳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琰琰,对他不断发出保证的讯号。

    琰琰也静静沉吟着,但最后,脑袋瓜使劲摇晃起来,“不行不行,我还是不接受妈咪和爹地睡。”

    这样,最保险了,骏一爹地就一定没机会把小宝宝放到妈咪肚子里了。

    凌语芊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手足无措地瞅着他,简直拿他没办法。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传来震动,屏幕上不停跳动的号码,是野田骏一的。

    他……来催她了吗?凌语芊略微沉吟,迟缓地接通。

    “是……是我。琰琰……还没睡下吗?”素来说话干脆明快的他,这次显得结巴不自在。

    凌语芊看了看琰琰,并不说明实情,“嗯,估计今晚吃多了。”

    几秒,野田骏一再道,“那……那你先陪他。”

    “嗯。”凌语芊轻声应了一句。

    电话里,回归宁静。

    又是数秒后,野田骏一提出收线。

    凌语芊则继续嗯了一声,挂断,注意力重新集中琰琰身上,若有所思望了片刻,搂他躺下,“好了好了,妈咪不和爹地睡就是了,妈咪继续和琰琰睡。乖,你快睡吧,妈咪明天带你去动物园。”

    琰琰虽然乖乖地躺了下来,没再做声,但仍然睁着雪亮乌黑的大眼睛,紧紧瞅着凌语芊。

    凌语芊继续给他讲故事和唱歌,从而也见识到他的毅力和恒心,那超乎年龄的执着。

    她不由满腹感慨,既无奈又苦笑,见这时间是一点一点地过去,唯有给他很多福利,承诺带他去各种玩乐,不知多久过后,小家伙总算沉睡过去,可那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儿,镣铐似的牢牢箍在她的腰上。

    她小心翼翼地撩拨着他短短的寸发,打量着他天真无邪的脸容,手指还去沿着那俊俏的小五官一寸寸地摩挲,又是一段时间过后,她终于起身,下床,直奔衣柜前。

    她缓缓拉开了柜门,迷离的水眸停在那件艳红色的情趣内衣上。

    愁眉,苦脸,呆愣,思忖,叹息……

    结果,她咬了咬唇,终究关上柜门,往床上的小人儿瞧了一下,随即走出房外。

    周围静悄悄的,只点着柔和的夜光灯,乐萱走了,母亲和薇薇也睡着了,但她清楚,隔壁客房的那个男人一定还没睡。

    她站在客房门口,手做敲门状,却踌躇犹豫,愣是敲不下去,而不久,房门自动打开!

    她美目瞠大,面色一慌,娇艳的朱唇呈微启状态。

    野田骏一略略怔然,笑颜微露,“琰琰总算睡了?”

    凌语芊莞尔,窘迫地笑,点了点头,迟疑道,“我……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野田骏一低低的嗓音拔高不少,立刻挪开高大的身躯,待凌语芊进内,他关上门。

    轻轻的关门声,像一颗石子打在凌语芊的心房上,荡漾着一**涟漪,扰得她杂乱无章起来,她极力地深吸一口气,淡定环视着四周。

    他去她的卧室很多次,她倒是极少过来这儿,整个房间除了酒店原本华美精致的布置,便无他自己的专门摆设,他曾经跟她说过,住酒店只是暂时的,一旦他的创业计划上了轨道,他会直接在G市买套房子,安置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家,当然,还包括她的家人。

    看着空旷孤寂的房间,想起他对她说过的各种未来的策划,凌语芊心里顿觉说不出的难受,眼泪就那样夺眶而出。

    野田骏一来到她的面前,看到了她的落泪,似乎看懂了什么,眸色陡然一黯,少顷,伸出手,接住她依然不断掉落的泪珠儿。

    凌语芊更是泪如潮涌,挥如雨下,隔着模糊的视线注视着眼前的男人,这么好这么优秀的男人,她名义上的丈夫,她应该回以爱,应该好好珍惜,然而,她做不到,她根本做不到,今晚,是他的生日,她却连他最天经地义和理所当然的愿望都满足不了。

    此情此景,野田骏一何尝不是心如刀割,不但为她的挣扎,也为他自己的心碎,他猛然伸出双臂,将她深深地纳入怀中。

    “对不起,骏一,对不起,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我……我……对不起,对不起……”凌语芊低泣出来,冰凉的手环住他结实的腰腹,深埋在他温暖的胸膛上,渐渐泣不成声。

    刹那间,野田骏一仿佛被推进了万丈深渊,深渊的尽头是千年冰潭,扑通一声作响后,他感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都冻僵了,剩下的,只有那刺骨的痛。

    呵呵,是他傻,是他痴,他早该猜到不会这么容易的,老天不会这么厚待他的,可他就是忍不住自欺欺人,特别是经过今天和贺煜的对决后,他内心的骄傲和要强更是极力排除着障碍,将自己沉浸在幸福的美好中,此刻,他自己堆垒的美丽幻觉被打破了,被她这带着内疚、伤悲而又无助的眼泪给摧毁,被这一声声饱含歉意和痛苦的对不起给碎裂!

    他潘然醒来!

    心情大受刺激!

    丹,你可知道,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要的是你爱我,要你亲口对我说你爱我啊。

    我俩是夫妻,理应相亲相爱,理应灵肉结合,共行鱼水之欢,然而你却说你还没有心理准备!那你到底何时才有心理准备接纳我,一辈子吗?

    不,我想你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你是放不下贺煜!贺煜把你的心稳稳占据,你再也没有空间给我。

    忽然间,他痛如刀绞的心多了一股忿怒和不甘,他恨不得将怀中这具柔软妖娆的身子压在身下,狂肆占有,他笃定,结果她会慢慢妥协!

    然而,他要的不是她痛苦内疚地妥协,他要的是她甜蜜幸福地为他绽放,故结果,他继续默默承受着心的碎裂,轻轻推开了她,明明是痛得无法呼吸,他却笑得出来,“没事,我继续等,我说过,会等的。”

    凌语芊无任何如释重负,反而更加难受,更加泪流不止。这世界上,怎有这么好的男人,自己为什么会爱不上这个男人,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好讨厌自己,好讨厌自己!

    “那件内衣很美,你好好收着,哪天,你有心理准备了,再穿来找我。”野田骏一继续温柔地低诉着,粗糙的手指使劲拭去她的眼泪,一会,拥住她,往外面走,“时候不早了,你回房睡吧,明天你还要煮早餐给我吃呢,而且,琰琰要是突然醒来看不到你,小家伙会哭的。”

    凌语芊不语,但也随着转身挪步,眼泪依然不止地滑落。

    接下来,野田骏一也沉默下来,直到送她回到她的寝室,在门口处,他捧住她泪湿湿的脸庞,在额头落下深深一吻,伴随着一声低柔的“晚安”,随即慢慢将她推进门内,为她拉上房门,砰的一声作响后,他英俊的面容即时转向冷肃。

    他没有往自个房间里走,而是进入书房,取出那张光碟,总算播放出里面的画面。

    画面里的人,果然是她,她的样子,早就像烙印般刻在他的脑海。

    而另一个人,也的确是贺煜,那么出色完美的外表和自然流露的气势,足以让人过目不忘。

    给他光碟的那人说得没错,这个贺煜简直就是禽兽,竟然用绳子把她绑在床上,只有电视电影里才出现的卑劣行径,贺煜却用在了丹的身上!

    还有……她身上穿的那……件内衣,竟然和她原本打算今晚穿给他的一样款式!

    他肯定,这件绝不是她自己买的,那么,是贺煜买的了!

    呵呵,他因为尊重,忍住没有去查贺煜的底细,然而,这天杀的禽兽却是早已经步步为营,时刻算计!

    看着画面中刺眼的景象,听着从贺煜口中发出的刺耳的话语,刚被压住的愤怒猛地演化成一头狂狮,再次冲上野田骏一的心头,狠狠撕裂着他的心。

    他啪的一声关掉电脑,连同桌面的东西也被他狂扫到地上。

    霹霹啪啪——

    满地混乱!

    野田骏一死气沉沉地窝在大椅内,深邃的冰眸燃起簇簇烈火,清楚照出里面的阴冷和暴戾,渐渐地,他心中形成一个主意。

    他坐直身子,从抽屉找到林智雄给他留下的名片,不管时辰有没有太夜,掏出手机刻不容缓地拨通上面的号码。

    “喂……”对方也很快接了,正是上次那个声音。

    野田骏一依旧浓眉深蹙,面若寒霜,冷声毅然道出,“你说的建议,我决定采取,我要告贺煜强奸罪,我要他身败名裂,我要他坐牢!”

    ------题外话------

    贺煜真的会身败名裂和坐牢吗?亲们看这章除了感动是否还感到紧张?呵呵,支持贺煜的朋友,不想贺煜坐牢,想他尽快和芊芊和好的话那就赶紧给紫投月票吧,差不多月中了,很多亲估计都有月票了,请掏出来吧,贺煜需要你们的支持哦!紫也需要你们给予的动力,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