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23 他的痛,又有谁懂

223 他的痛,又有谁懂

    http://

    野田骏一出去后,凌语芊继续悲伤饮泣了一阵子,才去洗澡,洗完并没上床,而是来到阳台。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刚才在热水淋洒中,她思绪清晰了不少,如今在清凉晚风吹袭之下,在这寂静昏暗的夜幕当中,整个心更是空灵般的宁静,方才的情景异常清晰地浮上她的脑海,内心不觉又是重重抽痛着。

    她不清楚,自己之所以临阵退缩,是因为压根就没想过要这样做呢,或是顾及琰琰?假如不是因为顾及琰琰,那又是什么促使自己逃避?

    当初结婚是不得已的事,她和野田骏一约法三章,如今,彼此相处了一定的时间,更加深入了解,从而知道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故她还有什么好顾虑,还有什么好逃避的?今天是他的生日,是一个好时机,她穿上那件情趣内衣去找他的话,接下来便水到渠成,然后两人正式成为实际夫妻,往后便是彻底地相伴相随,相濡以沫,但为什么还是选择逃避,为什么就是迈不出第一步?

    当时,她看得出,他的笑容是强挤出来的,笑容底下是满满的失望和伤悲,他内心一定很痛很痛,可他还是故作没事,安抚她,呵护她。

    多好的一个男人,多么伟大无私的爱!

    凌语芊,假如你现在过去,还是可以的,去吧,穿上那件专门为他而买的情趣内衣去找他,履行你身为妻子的责任,你怎能让这么爱你的好男人伤心难过!

    内心里,猛地冒出这样的念头,还越发强烈,如惊涛骇浪,捣得她心海澎湃起伏,然而,她的脚仿佛被牢牢盯在了地上,纹丝不动!

    她更觉苦恼和无措,缓缓抬起了脸庞,呆呆地看向遥远寂廖的星空,那一颗颗闪亮璀璨的星星,在她布满忧伤的眸瞳里映出了一个个影子,整个人显得更加悲怅和可怜。

    时间静静地流逝,一秒接一秒,一分接一分,许久过后,她终收起视线,转身回到房内。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她立刻发出一个短信,“骏一,接近凌晨,在即将过去的今天,再次跟你说声生日快乐,由衷希望,你能快乐起来,请答应我,你会快乐起来。”

    发完后,她继续盯着手机,而很快,等到他的回复,“丹,谢谢你的祝福,因为有你,我很快乐!”

    呵呵……

    凌语芊紧蹙了一个晚上的眉头,总算略微舒展开来。

    不管他这样说是真心或安慰她,她都放心了。

    骏一,请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努力,争取实现你的愿望,为了你,我想我一定能够克服。

    她看着他的短信,在心中默默说出这句话,而后收起手机,上床躺下,波光滟滟的水眸子,再一次锁定酣然熟睡的琰琰身上,静视着……

    她浑然不知道,其实刚才她在阳台哀伤悲痛的同时,她隔壁那间房的阳台上,也静静贮立着一个人影,高大,挺拔,月光辉映下的面容,俊美,绝伦。

    他似乎在这里站了很久,烟灰缸上插满了烟头,他英挺的眉头一直深锁着,他,正是贺煜。

    尽管上午叫过池振峰安排女人,可他另一方面又吩咐池振峰为他订了位于她隔壁的这间套房,天一黑,他就跑到这里来,发呆了一整晚。

    他没有再打电话给她,因为他耳边依然深刻回荡着她上午在电话里对他说的那些决然的话,当然,为她而跳跃的心,并不没停歇,整个思绪都围绕在她的身上。

    他在猜,她会不会真的和野田骏一火热缠绵,他在赌,她会不会真的为野田骏一献上那么美好的“生日礼物”。

    确实,他除了猜,也只能赌,尽管他不承认和不接受,但都无法抹灭一个事实,如野田骏一得意洋洋声明的某种关系--她已是野田骏一的妻子!

    故他没有借口和理由去阻止他们,更不能从她那边使用强行手段。

    他该怎么办,他该如何是好!

    整个晚上,他都在心中发出这样的疑问,而每一次都毫无答案。

    原来,他并非像外界说的那样天下无敌,他的无所不能,在与她有关的事情上,根本起不到作用!

    他继续紧蹙着双眉,又是拿起一根香烟,让自己重新沉入烟雾缭绕中,因为,这样的话他可以暂时不用思想,疲惫不堪的大脑可以得到短暂的消停。

    不久,他的腿上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有人打电话给他。

    他定神,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接通后,立刻听到李承泽的呼叫声,“老大你在做什么,真的不过来吗?二哥准备开一瓶私人珍藏红酒,我们上次谈的87年那支,他说如果老大你能过来,就毅然破戒,开给我们品尝。”

    “总裁,你还是过来吧,像以前那样喝酒,我们陪你喝。”池振峯也紧接着道,他最了解贺煜,清楚这样的情况下,贺煜就算酩酊大醉也比孤零零地守在这陌生的房子胡思乱想好。

    然后,是昊宇,他不改以外对女人的花心和儿戏,意味深长地道,“老大,那个妮妮今晚可谓下足了功夫,你过来好好享受一番,包准你快乐似神仙。”

    他这番话,并非只是安慰,更多的是真心想法,他已不再看好贺煜和凌语芊这段感情,觉得与其让贺煜单相思身受折磨,宁愿贺煜和另一个女人欢娱,渐渐从凌语芊那走出来,然后彻底解放,过上正常的日子,他可不信,大千世界就找不到一个能和凌语芊相提并论的。

    可惜,贺煜回应他们的,是意兴阑珊的拒绝,在他们的轮番劝慰和张嚷中,他答应明天中午和大伙一块吃饭,然后收线,还关了手机。

    他依然满腹沉重的心情,继续闷闷不乐地抽着烟,炯亮的深眸毫无焦点,不知看着什么地方。月光时而明亮时而暗淡,照射在他高大的身影上,让他看起来更加孤独、苦闷和悲怅。

    他就在阳台上,站了整整一夜,黑暗的暮色转成了灰白的晨曦,整个天地恢复了生机勃勃的景象,唯独他,心情并不因此而有所好转。

    他只去厕所小解一下,没有任何梳洗,悄然离开了这间金碧辉煌的总统套房,直奔回公司。

    池振峯早已经在此等候,为他的憔悴和消沉感到心疼,亲自冲了一杯清茶,递到贺煜面前。

    原本,贺煜每天早上回来都会喝杯咖啡的,但瞧了瞧杯子里淡雅的液体,便也端起来,浅尝。

    池振峯一边看着,满面思忖,稍会,用工作打开话题,希望能借工作暂且消除贺煜的心痛。

    如他所愿,贺煜也马上进入工作,恢复其精明睿智和果断利落的一面,先前的颓态和消沉渐渐消失,与方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池振峯欣慰之余,又忍不住微微轻叹,但依然缄口不提昨晚的事,甚至连退房的事,也没有提及,工作上的商讨结束后,出去了。

    贺煜坐直的身躯下意识地舒展,背往后一靠,整个窝在皮椅上,一脸呆愣,不知所思。

    大约十点多的时候,他起身,离开办公室,驾车沿着整个市区主干道游逛,期间还又经过凌语芊下榻的那间酒店,直到池振峯来电,提醒他午餐。

    午餐的地址,选在一间五星级饭店,也是他们平时聚餐的地方,昊宇、李承泽、肖逸凡、何志鹏、池振峯都在,而且他们都早已经抵达。

    当贺煜挺拔伟岸的身影出现时,本是闹哄哄的厢房,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皆锁定在他的身上。

    贺煜先是一怔,步履继续,坐到他平时的位子,若无其事地道,“怎么了,个个都是什么眼神,我没事喔。”

    几人仍然面面相觑,沉吟不语状。

    贺煜便也不再搭理,拿起白酒,往杯子倒上一杯,仰头,一口气干尽。

    每次都是李承泽憋不住气,终于做声了,“老大,你……还好吧?我们商量过了,你需要安慰的话,我们随时奉陪!”

    贺煜握住酒瓶的大手,猛地一停,黑眸微侧,斜视着李承泽,数秒,揶揄出来,“好啊,我想看看你的小老二。”

    噗——

    所有的人,无不呼出一口,目瞪口呆。

    李承泽更是立刻满面通红,嘟起了嘴,满眼怨念。

    这时,昊宇也开口了,调侃的语气,“承泽,听到老大的话没,想看你的小老二呢,还不赶紧解裤子?”

    他故意把小字加重了语气。

    李承泽再也忍不住,控诉出来,“什么小老二,老二就老二呗,我又没给你们看过,怎就知道我的小,说不定……”

    “说不定怎样?这里不是你的最小,难道还是老大的最小?”

    “呃……”

    爆笑声,瞬时响彻整个房间,大家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东倒西歪,全都瘫在了各自的大椅上,就连贺煜,阴沉的俊脸,也隐隐露出了笑意。

    先前的沉闷气氛,也随之消散。

    唯独不笑的那个,是李承泽,小子更加怨念,来回瞅着众人,这就是他的好兄弟,总会抓住机会开他玩笑的好兄弟啊!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