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24 他是强 女干 犯?

224 他是强 女干 犯?

    http://

    欢乐搞笑的气氛,继续维持了一会儿,直到贺煜的电话响起,是廖警官打来的。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听完对方的话,贺煜轻轻上扬的嘴唇即时抿成了一条线,脸色比先前更深沉阴霾,满眼都是狂怒和暴戾之色,似乎连周围的空气,也随之骤然冷却!

    (以上两段话,是昨天更新上传时不小心漏掉的,后来晚上补上去了,但以免早看的读者亲没看到,紫现在再贴一下)

    众人见状,无不愕然,池振峯刻不容缓地疑问,“总裁,怎么了,公司有事?”

    其他人也纷纷对他发出热切的目光,急迫想知道情况。

    贺煜一一瞥着他们,随即对电话里的廖警官报出这儿的地址,叫廖警官立刻过来。

    挂断电话后,大家继续热切追问,除了池振峯,李承泽也询问电话是谁打来,到底有什么大事,毕竟,贺煜那突然面色大变的模样,是非常罕见的。

    然而,贺煜都没解答半句,俊美绝伦的面容依旧乌云密布,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眸里,如狂涛骇浪在翻滚,更黑,更深,更沉。

    大家可被急坏了,尽管都清楚贺煜冷淡寡言的个性,但彼此结交愈深,很多时候贺煜遇上什么麻烦事都会告知他们,偶尔还会征求他们的看法与建议,哪像现在这样一个字也不说,这不是摆明要大家喉咙像被卡了一块骨头,堵得难受吗!

    可惜,无论他们有多心急和难受,也只能慢慢等,等到房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进来,大家随即又是一阵惊诧。

    池振峯马上起身,迎向廖警官,“廖sir,发生什么事了,麻烦告诉我们。”

    廖警官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下意识地看向贺煜。

    “老大什么都不说,无论我们怎么求怎么劝都不肯开口,可急死人呢,廖sir你就赶紧救救我们吧。”李承泽接着道,还故意做出很夸张的样子。

    肖逸凡算是最平实的那个,提醒了一声,让大家挪开位置,给廖警官坐在贺煜旁边。

    廖警官点点头,坐下之后,看向贺煜,见贺煜没反对的意向,便也神态凝重地说出本次意外,“今天早上,一个叫做野田骏一的日本人前来报案,说有人强奸他的妻子简丹,被告人,是贺总。”

    果然是大事件!

    廖警官的这段话,好比一个深水炸弹,把众人轰得瞠目结舌,浑身僵硬。

    他们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的事呀!

    强奸?

    他们的老大强奸?

    受害者,简丹?不就是凌语芊吗!

    尚未知情的廖警官,开始问出了心中的困惑,“贺总,这到底怎么回事,期间是不是存在什么误会?”

    他虽不及在座各位那么熟悉和了解贺煜,但他确定贺煜不是这种人,毕竟,凭贺煜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可能去找一个有夫之妇。

    贺煜继续沉默不语,又是倒了一杯酒,喝掉。

    池振峯沉吟片刻,代贺煜解释出来,“其实,那个日本人口中所说的简丹,是总裁的妻子,凌语芊。”

    廖警官一听,顿时瞪大了眼,“贺太太?贺太太不是已经空难身忘了吗,怎会和一个日本人搭上关系,还成了日本人的妻子,难道……那个日本人胡说八道的?”

    “没有胡说,总裁夫人当年有幸逃过那一劫难,而后来,嫁给了日本人,就是那个野田骏一。”池振峯继续解答,廖警官和贺煜的关系很铁,也是一个信得过的朋友,如今大事当前,他便也如实相告。

    这会,李承泽插口了,气急败坏地低嚷,“那日本鬼子凭啥告老大强奸,再说大嫂是老大的女人,就算真的做那趟事也天经地仪,真是荒谬!”

    “对了廖警官,野田骏一有什么证据吗?他是独自一人上警察局的呢,或者……总裁夫人也一起?”池振峰这也开始疑问,尽管他不相信凌语芊会这么做,可他还是得这么问,毕竟,这事太奇怪了。

    廖警官知而不隐,继续告知情况,神色重新变得沉重严肃起来,“野田骏一一个人来,报案时提供了一段视频,视频里的人正是贺总裁,另有一女人被……被绑在床上,身着性感的情趣内衣,野田骏一说那就是他的妻子简丹。他还说,这已经不是他妻子头一次遭到侵犯,早两次,分别在x月x号和x月x号,贺总裁已经……已经强占过他的妻子两次。他很气愤,才想办法布置这次的偷拍,获取证据控告贺总裁。”

    视频里的贺煜,走来走去,廖警官本来对贺煜又极为熟悉,故能够从外貌与声音确定那是贺煜,至于凌语芊,他接触不多,加上拍摄角度问题,一时之间辨认不出来。

    大伙听罢廖警官所说,即时又是深深震撼,目光齐刷刷地再度不约而同地看向贺煜,可又见贺煜仍不给半点反应,唯有继续和廖警官讨论案情,一一指出疑点和破绽。

    首先,强奸案,应该是受害人亲自举报。

    但廖警官的回答是,由于野田骏一是受害者的丈夫,法律允许他有权利代为控告,何况,野田骏一有视频在手。

    大家于是再反对,“视频里只看到凌语芊穿着特殊,被绑在大床上,但两人并没有进行性关系,至于什么前两次,没凭没证,根本不可能。”

    廖警官却又说,这样的案子一般会偏向受害人,只要凌语芊能合理说出当时的情况,也足以让此定罪。

    廖警官话毕,再转询问贺煜,希望贺煜能够说出具体情况,他还严重提醒,由于野田骏一是日本人,这次的案件算是涉外,上头非常重视,派了另一个警官跟他一起负责,故他希望能私下了解一下,好帮助贺煜摆脱罪名。

    大家也随之恳求贺煜,无奈皇帝不急太监急,仿佛话题讨论的不是他似的,仿佛被扣上这么严重罪名的人不是他,贺煜依然不肯透露半句,不过呢,他那阴霾骇人的表情,说明他内心的无比暴怒和愤恨。

    “不如我们找大嫂吧,对了廖sir,大嫂知不知道野田骏一控告老大,应该不知道吧?”李承泽突然提了一个建议。

    迎着众多疑问的目光,廖警官继续解答,“估计知道,野田骏一尽管有权举报,但此案最终定断是靠受害人的指证,我们很快会找贺太太录口供的。”

    李承泽一听,立刻激动起来,嗓子拔高,“不是吧,你真的确定大嫂同意控告老大?大嫂不是很爱老大吗,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就算她再气恼老大,也不该这样啊,强奸罪呐,会身败名裂,会坐牢的,她就真的那么恨老大,恨不得毁了老大?不,我不信,我才不信,大嫂绝不会这么无情的!”

    其余几人,心头也持续震颤,池振峯与肖逸凡尤为激烈,只因他们都对凌语芊有着特别的情感,他们更不相信凌语芊会这么做。

    池振峯直奔贺煜面前,躬腰驼背,只差下跪了,苦口婆心地哀求道,“总裁,你说句话吧,你有什么想法和决定不妨说出来,我们清楚你心里有痛,正因为这样,你才更要清楚明说,这件事,yolanda一定没有参与,她爱的还是你,她才舍不得让你受到伤害的。”

    “大哥不是正要当选C省政协委员吗,这事一出,必定全城轰动。”何志鹏也指明了一点。

    紧接着,是一直没怎么做声的昊宇,“还有年底的商会主席评选,贺氏的股价,上海分公司的上市计划,这些都不容闪失。”

    “说不定还给机会那高骏一伙人上位,把老大驱出董事局。”李承泽继续。

    肖逸凡是最后的一个,却也是说到重点的一个,“最令人担心的是语芊,我怕她被野田骏一利用,最后她也被伤得遍体磷伤!”

    终于,贺煜再也淡定不住,腾地站起身,吩咐池振峯,“跟我回酒店,到3018号房去!廖警官,你也来。”

    说罢,高大的身躯疾风般地冲出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池振峯和廖警官迅速跟上,何志鹏也一起,至于肖逸凡,身为当红明星,不便过去,唯有与昊宇、李承泽在此静候。李承泽年轻气盛,继续不时地张嚷着,昊宇冷静沉着,肖逸凡俊颜同样布满思忖,一段时间过后,心中做出一个决定……

    同一时间,腾云大酒店,凌语芊刚哄琰琰睡下,她自己睡不着,于是出到与卧室连通的阳台,躺在悠闲竹藤上发着呆,不自觉地想到了野田骏一的古怪。

    不知为什么,她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寻常,经过昨晚的节外生枝,她还想着今天叫他和她一块陪琰琰去游乐场散散心,顺便看看怎么找机会补偿他一下,不料他说有事,她问他是否关于生意上的,还主动提出陪他去,可他拒绝了,说是一些私事,而那一瞬间,她突然惊见他的眼神变得很恐怖起来,那是她从没见过的一种凌厉暴戾的眼神,让她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哆嗦,即便他恢复了常态,她还心有余悸。

    私事?

    在中国,他会有什么私事处理呢?到底是什么样的私事不方便告诉她?

    整个上午,她都心不在焉,苦苦冥思和仔细琢磨,还首先想到,他会不会去找贺煜的麻烦,毕竟,自己昨晚临阵退缩了。

    一思及这个可能性,她顿觉心胆俱裂!她不清楚自己在为谁担心,也不想去深入探究,她只能自我安慰不会这样,因为他是那么的善良,他昨晚还一如既往地温柔,说会等她彻底为他敞开心扉呢。

    ------题外话------

    有个好消息哦:紫的另一本现代文《缠绵不休》实体书最近两天在当当网搞活动,只需五折,全册两本书总共才27元5毛,当当网购买地址请到评论区复制,或者也可以加紫之前专门为《缠绵不休》建立的团购QQ群:【180457575】,敲门砖是【买书】,亲们只需报上收货地址,管理员会帮你下单,送货上门,货到付款,团购者还可获得特别为本书设计的有紫亲笔签名的唯美明信片一张。喜欢缠绵不休的亲们别错过本次好机会哦,把这套封面唯美、感人肺腑的实体书抱回家吧,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