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25一往情深,至死不渝(1)求票

225一往情深,至死不渝(1)求票

    http://

    所以,不久她便排除了这个可能性,然后继续沉思,想到了他的杀手身份,猜他会不会接到新的任务,由此,脆弱的心又是重重一击,为他担心,欲打他电话,可又怕影响到他,最终还是忍住,就这样心慌意乱忐忑不安了一个上午,连本来打算带琰琰出去玩也耽搁了,将近中午时,借着问他是否回来吃饭的理由,总算拨出他的电话,可惜,他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为免母亲担心,她并没将此事相告,只自个默默承受,不过,她能蒙得住母亲和薇薇,却蒙不住琰琰,小家伙虽然小,某些时候观察力却强悍得很,刚才睡觉前,他看着她,软软地问道,“妈咪,你今天心情是不是很不好?”

    望着他天真无邪的小脸庞,她先是怔了怔,随即摇头,“没事,妈咪没事。”

    他不再追问,继续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她,她也定定看着他那纯澈如泉的双眼,在闪亮的黑球里,渐渐看到了贺煜的模样,不禁又是心乱如麻,再也不敢迎视,急忙哄他睡觉,然后,到这里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今天为什么会这般心绪不宁,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似的,还……还莫名想起了贺煜,难道他有事?

    不,不会的,野田骏一应该不是去找他,一定不是!

    野田骏一,你到底在哪,去做了什么,为什么不开手机,你从不会这样没交代的,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可不可早点回来?

    她心里无数个纷乱和乞求,愁眉苦脸着,深深叹息着,少倾,从藤椅起身,准备靠到栏杆上去,就在此时,背后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她心头一喜,迅速回头,如期见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他总算出现了,他可回来了!

    凌语芊即时感到自己的眼眶热了起来。

    魁伟庞大的身躯慢慢朝她逼近,停在与她距离一步之遥,俊朗的面庞挂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连带低沉的嗓音也春雨沐浴般地缓缓沁入人的心扉,“不陪琰琰一块睡一会?”

    凌语芊雪亮纯澈的大眼,一瞬不瞬紧紧注视着他,好半响才问出话来,“骏一,你去哪了,我中午打你手机却关机,你从没试过这样的,我……我……”

    “我没事,别担心。有你在,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野田骏一拉住她的手,让她重新坐回到藤椅上,他自己也蹲下,视线刚好与她的齐平,望着她,那么绝美脱俗、娇媚醉人的容颜。

    是的,他醉了,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怎样的心情,只需对上这张美丽清纯的脸,他便抑不住地迷恋和沉沦,所以,他怎能够没有她,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将她从自己身边带走!

    被他这么进距离注视,眼神还越发炽热和狂野,凌语芊感觉像是被火烤炙着似的,两边面颊很快沸了起来,连带脖子也是火辣辣的,她开口,希望打破此窘况。

    “你吃过饭了没?事情都办妥了吗?”

    “嗯,吃过了。”野田骏一平静轻缓地回答着,深邃的眼眸继续牢牢锁在她的脸上,语气随即变了一下,“想知道我早上去办了什么事吗?”

    凌语芊美目倏忽一瞠,他……终于肯说了?她心里头除了好奇,还伴随着一股难以理清的焦急。

    野田骏一眸色渐暗,愈加复杂,若有所思地凝望着她,片刻后,毅然道了出来,“我去了警察局,告贺煜强奸,我要他再也不能骚扰你,再也不能伤害你,再也不能破坏我们平静的生活!”

    带着愤怒的言语,像一道闪电当头霹来,凌语芊两只眼睛瞪得更如铜铃般的大,俏脸也刷刷刷地立即泛白。

    强……奸?

    他是指,告贺煜强奸她?他已知道一些事?他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知道的?还有,他……他为什么忽然间就去告了,没和自己说一声,不经自己的允许就做出这样的事!

    顿时间,凌语芊心头冲上了一股委屈和羞愤。

    他怎么变成这样!

    另外,在他眼中,她猛然又看到了那种残暴狠绝的神色,像早上那样的恐怖骇人,令人禁不住地害怕、发抖和心悸。

    不,这不是真的,是噩梦,是幻觉!

    凌语芊不敢相信,不愿接受,她使劲瞪大着眼睛,她甚至想掐自己,好让这个噩梦和幻觉消失。

    野田骏一则抬起手,缓缓抚上她的脸庞,小心翼翼地摩娑着她娇嫩光滑的肌肤,抚摸着那一个个精致完美的五官,带满心疼和怜爱的嗓音低低吐出,“那天其实你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而是带琰琰去见贺煜对吧?卑鄙的他,用琰琰来威逼你,对你做出禽兽不如的事……对不起,丹,你受过那么多的伤痛,我却都不知情,不过你放心,我再也不会让你有任何伤害,我要他为此付出代价!”

    “不,不要告他,骏一,别告他,别告!”凌语芊总算开口,首先苦苦哀求出声。

    野田骏一眼中即时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怒气也随之更旺盛,“不,我要告!必须告!他该死,竟三番五次那样对你,让你倍受身心折磨,我身为你的丈夫,有义务和责任为你报仇!”

    凌语芊摇头,眼泪扑簌扑簌淌流了出来。不错,贺煜虽然行为卑劣,让她倍受痛苦,她心里很是恨他,却压根没想过要告他,毕竟,是这样的丑事,她不想让人知道,而且……如果真的这样,对他一定有很大影响的吧。

    “骏一,算了,还是别告了,赶紧去消案吧,再说没凭没据,你也告不成的……”

    “不,我有证据,那天他把你绑在床上的兽行,我已经录影下来,到时只要你把前两次的情形详细说出来,足以让他定罪。”野田骏一语气愈加冷冽和阴寒,格外的坚决。

    凌语芊则又是重重一震。录影?他把那天晚上的情景录影了下来,那么,他是早就知道她和贺煜见面?他没有出面阻止,却是趁机利用这个机会偷拍,让贺煜入罪!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他早已经知道,亏她还绞尽脑汁想借口撒谎,还因此愧疚难受,拼命补偿!

    呵呵!

    呵呵!

    自己真是个傻子呀!

    在他们两个男人面前,自己根本就是个笨蛋!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野田骏一眸光飞逝闪过一抹诡异的光,重新握紧她的手,急声解释,“对不起,我太想把他从我们的生活中赶走,才没事先告诉你,你那么真,一旦知道一些事,肯定会被贺煜发现,那么,我的计划会失败,而你,永远摆脱不掉他的纠缠!”

    “可是,那也不用这样啊!还可以找其他的办法的嘛!”

    “其他办法?不,对付他这种人,除了这样根本别无他法,他有多能耐,有多厉害,你是清楚的,否则你也不会一次次地束手就擒,一次次地备受痛苦,对不对!”野田骏一既愤慨,又无奈的样子,神色恢复了柔缓,诱哄道,“案件我已经报了,接下来你得去警局再录一次口供,你放心,我会陪你去,你只需将当时的情况说出来就可,再不,你什么也不说,坐在旁边,我会帮你再说一次。至于审讯时,也不会有人旁听,只有法官、律师和法庭工作人员,故你不用担心被人知道。”

    凌语芊继续频频摇头,泪珠儿,再度冲涌、狂流。

    野田骏一的大手,重返她的脸庞,为她拭去眼泪,动作极尽温柔,嗓音也变得更低,低得有点儿惆怅和凄然,“丹,我答应过你,要给你一个安然平静、幸福快乐的生活,故我得杜绝任何对你伤害的行为,即便这个人是琰琰的父亲也不例外!”

    “可是……”

    “你曾经对他的爱,我明白,我理解,但那都过去了,你为他做出那么多,都抵消了。更何况,他根本不值得你爱!我知道你的善良,可是,善良是建立在自己不能收到伤害的基础上。”

    “他会身败名裂的。”凌语芊终于说出一个最大的担忧。

    野田骏一眸光又是一种狂怒的晃动,但很快,恢复如常,平静地道,“不会,普通人或许这样,但凭他的能力,应该不会。其实,我从没想过要他身败名裂,毕竟怎么说,他也是琰琰的父亲。我只是想阻断他继续纠缠你的念头,不想我们的生活受到破坏。”

    说着,他将凌语芊的手放到唇边,细细啄吻,温润的俊脸,都出一丝恳请,“丹,相信我,配合我,我们一起攻破困难,捍卫我们的平静生活,好吗?好不好?”

    好!

    不,不好!

    是的,我也希望我们能过上安宁平静的日子,但不是用这样的方式换来。

    强奸罪!那多严重!

    就算贺煜再有门路,再有背景,能找到全国最好的律师,可结果估计还是会定罪,而一旦定罪,他会坐牢,贺一然等伙,必趁此机会对付他,那么,他等于毁了,这些年来积累的商业王国,也会白白拱手于人,而且,还会身败名裂!

    所以……

    所以……

    凌语芊想说出不,然而,对着野田骏一恳切悲伤的注视,想起这些日子以来他对自己的呵护深爱,为自己的无私付出,她却又说不出口,不忍心说出来。

    ------题外话------

    求月票,亲们请多多支持,除了订阅,投票便是对作者的最大鼓励和支持。给文文投月票,说明大家喜欢本书,是对本书及作者的肯定,是给作者的极大动力。所以,亲们对本书有期待的话,请踊跃投票,表示你们对文文的喜爱,表示对紫紫的鼓励,大家只需点点“投月票”,便能给紫无限的动力!谢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