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31 这三年,他过得很糟糕(恢复更新)

231 这三年,他过得很糟糕(恢复更新)

    http://

    第二天,野田峻一接到警察局的来电,说要再录一次口供,故他带着凌语芊再度踏进了警局。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接待他们的人,还是上次那个华警官,他把贺煜昨天录口供时的录像播给他们看。

    看完后,野田骏一勃然大怒,批判贺煜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狂妄污蔑与诽谤。

    凌语芊则满腹心潮澎湃,既为贺煜那个什么两情相悦彼此沉沦的胡说感到羞恼,

    而更多的注意力停留在贺煜后面所说的个别句子。

    “我爱她,但我是个自尊性极强的男人,我想给她一些教训,把孩子判给她也是爱她的一种表现,因为我清楚儿子是她的命根子。”

    “在我看来,她永远是我的妻子。”

    想不到,素来倨傲狂妄的他会在外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还是在录口供的时候,可惜角度问题,她看不清楚他当时的表情和眼神,以致确认不到他说这话是发自真心呢,又或为了脱罪才特意撒的谎。

    凌语芊来不及揣测,华警官已开始审问。她思绪不觉更乱,迎着廖警官锐利探究的眼神,心中窜起一丝莫名的排斥,怔愣着,并不回答廖警官的话。

    野田骏一唯有再次替她回答,找借口这样解释,“很抱歉,我太太被那次的侵犯担惊受怕着,以致暂时无法正常自如地谈及此事。”

    华警官略作沉吟,语气变得更加严肃和公式化,“她必须说,她不说的话,根本构不成对方的罪状。”

    野田骏一颌首,重新看向凌语芊,哄她说出事情经过。

    可惜,凌语芊无动于衷,依然神思恍惚的样子,野田骏一于是作罢,继续以“受害者丈夫”的身份,和华警官再录一次口供,仍咬定贺煜是强奸犯,还七情上面,表露得极为愤慨狂怒,不时嚷着要正义的中国还他这个抱着友好态度来投资的外商一个公道。

    大约半个小时,整个审问过程结束,华警官安抚说会继续跟进此案,会为他们还以公道,叫他们继续等消息。

    野田骏一这也带着凌语芊走出问话室。

    凌语芊整个人陡然清醒,美目四处张望着。

    野田骏一见状,本就沉郁的心猛地多起一股吃味,无法克制地冷嘲出来,“在担心他吗,就算他被关在地狱,也是他应该的。”

    这是她头一次在他温润如玉的脸上看到这种嘲讽的表情!

    也是她头一次听到从他口中发出的酸溜溜的语气!

    凌语芊眉心不禁蹙了起来,呆看着他。

    野田骏一内心愈加憋屈和愤然,忽然一把拉住她,冲到走廊的尽头,气急败坏地低吼,“丹,为什么还执迷不悟?你到底要执迷不悟到几时!ok,之前你可以保持沉默,让我来说,可今天呢,他都这样对你,你还有什么好顾念,他污蔑你,侮辱你,诽谤你,这样的禽兽根本不值得你维护,你知不知道!”

    说到最后,过于激动忿怒的他还大力摇晃她的手臂。

    凌语芊即时感到了痛意,峨眉皱得更甚,不过她没挣扎,只咬紧贝齿,默默承受着他的发泄。

    野田骏一顿时又是一阵抓狂,但终究还是停止对她的伤害,轰地甩开她的手,对她无奈又无语地瞪了一眼,转身重新踏上出警局的路。

    凌语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离去,数秒后,跟着走上去。

    在电梯口,她赶上他,一起进入电梯。

    野田骏一不再做声,甚至不让自己看她,只因害怕会再被她的六神无主所激怒,然后再对她做出伤害的举动,何况这些伤害的举动还是无法让她清醒的!

    凌语芊也继续缄默不语,神思恍惚地看着不停跳动的楼层数字,直到电梯停止,电梯门打开,野田骏一首先出去,她也又跟上。

    不过,当她穿过一楼大厅出到警局大门口时,蓦地碰上一个出其不意的人。

    高大的身材,帅气的外表,阳光般的气质,低调的打扮,一张俊脸被一副大墨镜几乎遮住了一半。

    “语芊--”

    好闻的嗓音一如既往的亲切和友善,带来正能量。

    凌语芊已经止步,娇小匀称的身子也僵了一僵。

    野田骏一则满眼狐疑和戒备,盯着不速之客越走越近,待解下墨镜完全露出真面目时,他魁伟的脊背也倏然挺直,异样的寒芒在眼中消逝而纵。

    肖逸凡!

    那个红遍中国的大明星。

    丹在中国的朋友。

    也是,贺煜的朋友。

    肖逸凡却仿佛没见到野田骏一,布满柔情的双眼一直锁定着凌语芊,继续春风拂面,“我们能谈谈吗?”

    “你是谁?”野田骏一做出声来,语气不佳。

    肖逸凡这才看向他,眼波涌动,约莫几秒,若无其事地答,“我是语芊的好朋友,多年不见,想和她叙叙旧。”

    “不准!”野田骏一不加思索立刻反对出来。

    肖逸凡眸光顿时又是一晃,唇角别有深意地扬起,“我还以为日本男人自大**只是一种传闻,料不到有事实可凭。贺煜比你更爱语芊,但对我和语芊的聚会,是从来不会阻止的。”

    一听这个恨之入骨的名字,野田骏一心头仿佛烧上一把火,怒斥,“你休想为贺煜那禽兽说情,他犯了法,必须接受惩罚。”

    “犯不犯法,不是你说了算,是由法律来定断。不过我可以确定,你现在的做法是违反了人身自由和人权平等。就算你是语芊的丈夫,也无权阻止她和朋友见面。你不是很尊重语芊吗,原来你是说一套,做一套,兴许,这就是你们日本人的特性?”肖逸凡字字铿锵地回击了一把,伴随着冷视的眼神,随后重新看向凌语芊时,语气恢复了清新与柔和,“语芊,好久不见,你好吗?你不问我好不好吗?我很想和你谈谈,我想告诉你关于我的近况,也想知道你的情况,还记得我们的梦想吗,这几年我的目标又迈进了不少,很多喜悦和成就很想与你分享,你呢,几年过去你的理想变了没,你的梦想实现了多少,我们谈谈?我想,我们一定要谈谈。”

    随着他的述说,凌语芊心头起了极大的震颤和撼动,她甚至不由自在地想起一些过往,曾经他和她分享成就的美好时光,于是乎,在他越发期盼和热切的注视中,她对野田骏一讷讷地道,“骏一,你先回去?我和逸凡很久不见,想聚聚。”

    见她终于表态,野田骏一面色刷地更沉。

    “我会赶回去吃午饭的。”凌语芊补充了一句。

    野田骏一依然不语,继续饱含深意地注视着她,约莫数秒后,给肖逸凡一记敌意的瞥视,扭头,拂袖而去。

    凌语芊目送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直到肖逸凡轻声呼唤,她才回过神来,在肖逸凡的带领下离开警局,坐上一部白色跑车。

    肖逸凡熟捻地操控着方向盘,快速奔跑在主干道上,凌语芊看着他,一会忽然道,“逸凡,不如我们就在车上谈吧。”

    肖逸凡大手微微一僵,随即也把车子驶到路旁,停下后侧目仔细审视打量着她。

    她还是非常的美,岁月并没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依然深深吸引着人的灵魂。多年不见,他真希望就此好好地看她,但他又想到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得做,于是使劲压住心中的悸动,轻声问了出来,“语芊,你还爱着贺煜吗?”

    突如其来、直截了当的话题,让凌语芊即时愣住。

    肖逸凡继续往下阐述,“我想痴情而又执着的你,应该还是爱他的,不管多少时间什么空间,你都不会停止或消除对他的爱,就象贺煜,他也永远爱着你,无论楚天佑或贺煜,心里只有你,你们注定一辈子心系彼此。所以,请别伤害他。”

    伤害……

    逸凡,你怎么可以说我伤害他,是他伤害我,从来都是。

    凌语芊迎着肖逸凡,眸色黯下。

    肖逸凡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娓娓解释出来,“你应该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替贺煜说话,其实,早在三年前我和他已经是好朋友,离婚那件事之所以那么顺利,是他特意安排的,因为爱你,他不得不送走你。他的大脑被植入晶片,坏人想操控他,然而他的能力超乎想象的强,坏人根本无法得逞。据说这伙人有个惯有的手段,利用目标最重要的人来威胁和对付目标,逼目标就范,而你,正是贺煜唯一的软肋。他担心你有事,刚好碰上你要离婚,他便顺势对你无情和狠心,知道你不能没有琰琰,甚至委托我帮忙,使得最终顺利把琰琰判给你。其实,他一直都在后悔,直到传来你飞机出事的噩耗,他彻底崩溃。这三年,他过得很糟糕,甚至可谓生不如死,就连我,也无法说清楚那是怎样的痛苦,因为我没有切身体会过。我从没看过一个男人会如此爱一个女人,也没想过一个男人能如此爱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这样一个叱咤风云的天之骄子。可惜,他再厉害再能干,再能呼风唤雨,也唤不回他最爱的女人。而今,当他得知你没死,他是何等的激动和狂喜,然而又当他得知你已经嫁人,他又是何等的疯狂和悲愤,在这种超狂热超激烈的情绪当中,他做了一件错事,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他知道你很痛苦,他何尝不是要崩溃,可他阻止不了自己,他不能失去你。”

    ------题外话------

    嗷嗷,总算回归!让亲们久等了,对不起&谢谢!为表紫对大家的万分谢意和歉意,紫送点小小礼物给大家,但凡今天在《蚀骨沉沦》书评区冒泡的亲,将获得紫奖励20点读书币。本来免费送一章内容是最直接快捷的,但因为紫和网站的合约条款,每章vip收费是有三分之一给网站的,所以紫不能擅自影响到网站的收费,只能用这样的办法自掏腰包另外奖励给大家。希望亲们都去冒冒泡,跟以前的方式一样,紫会晚上统一奖励,很简单和方便的,也正好让紫看看都有谁在支持《蚀骨沉沦》哦,等着你们,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