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33 逃避

    http://

    “他十点多的时候打过电话回来,说你和同学一起,午饭前回,他自己则有点生意上的事要搞,不回来吃饭了。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凌母马上相告,眼神恢复了先前的意味深长。

    凌语芊一怔,不多说,带琰琰走向饭厅,吃完后,如常哄琰琰午睡,待琰琰睡下了,她举着手机,踌躇发呆。

    一会,凌母进来,直接了当切入话题,“芊芊,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你和骏一真的告了贺煜?”

    经过方才在楼下“一战”,凌语芊清楚这事再也无法对母亲隐瞒,见母亲终于提起,于是如实答道,“骏一先斩后奏,以受害者丈夫的身份偷偷报了案,然后才告诉我。”

    先斩后奏!

    凌母目瞪口呆,紧接着,在凌语芊继续往下说出整件事的经过后,更是满心震颤不断。她就觉得两人最近有点不对劲,想不到具体是这样,野田骏一竟然用各种办法软硬兼施,迫使芊芊不得不答应他去录口供。但至于贺煜的口供……

    凌母快速调整一下心情,定定望住凌语芊,无比严肃,“芊芊,你老实告诉妈,你还爱贺煜吗?”

    凌语芊愣然,许久才给出回应,并非直接答爱或不爱,而是痛苦地低嚷,“妈,能否别再问我这个问题?骏一,逸凡,现在连你也这么问,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问,可不可以别提这样的话!”

    “芊芊……”凌母神色一变,急忙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凌语芊的手臂。

    凌语芊两手抱着头,继续无助地低吟,“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你们请都别问,别问我不会答、不知怎样回答的问题好吗,好吗?”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吗,又或早已经清楚答案,于是选择逃避?芊芊,你的心思妈怎么不懂,妈问你,是想提醒你,想你正视自己的心,然后,该断则断!

    看着女儿几乎痛苦崩溃的模样,凌母就算再想点明,结果只能作罢。其实,逼女儿承认了又怎样,根本无法令女儿消除这个答案,反而会使女儿更加陷入纠结的深渊。

    可怜的孩子,为什么老天总要你承受这些苦痛,这是为什么啊!

    凌母黯然伤神,不禁默默悲愤控诉苍天和命运的不公,稍后,她拥住凌语芊安抚出来,“好,妈再也不问了。来,你睡一会,陪琰琰睡吧,想想琰琰,那么可爱的小人儿,你最珍爱的小宝贝,多想想他,别再想其他那些事,乖,听妈的话。”

    随着凌母温柔的呢喃,还有不停拍打着她的脊背,凌语芊悲愁混乱的心开始得到平复,然后,在凌母的继续安抚关爱下,沉入梦乡。

    凌母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紧锁的眉头依然丝毫不展,继续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凌语芊,整个人更显哀愁和无奈,好长一段时间后,终也起身,静悄悄地走了出去。

    自这以后,野田骏一再没回来过,凌语芊已经两天两夜没见过他,打他电话,每次他都说有事情忙,还叫她别担心。

    一切似乎很正常,但凌语芊清楚他不回来是因为还在生她的气,可惜她无法说什么,因为她依然做不到答应他亲口指证贺煜。

    凌母已了解实情,明白个中情由,悲愁之余,暗自关切着凌语芊的举动。

    凌语薇因自身心智问题,对此并不多加留意,倒是小琰琰,每当凌语芊哄他睡觉,他都天真无邪地问骏一爹地去哪了,为什么都见不到,他忽然还提到贺煜,抱怨这么久了连个电话也不打来,难道也因为工作很忙吗,那张俊俏的小脸,无限委屈和郁闷。

    其实,凌语芊何尝不是时刻惦记某个不该惦记的人。尽管她已极力克制不去留意任何关于贺煜的消息,但她管不住自己的心,她总会在想他是还在拘留呢,或已被释放。她潜意识里甚至觉得凭他和贺家的背景实力,应该已被释放。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

    这天,从g市走开数日的沈乐萱回来了,又约凌语芊去逛街。

    凌语薇和琰琰马上欢呼,一人挽住凌语芊一只手,直嚷着要出去。

    看着她们满脸兴奋和期待,又想到自己在屋里憋了几天,凌语芊便也赞同,拜别母亲,一行四人再一次踏进热闹的时尚商场。

    凌语薇和琰琰兴致勃勃地走在前头,凌语芊则由沈乐萱陪同走在后面。沈乐萱不时侧目审视着凌语芊,一会,突然问了出来,“丹,你和头儿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凌语芊轻盈的步伐陡然一停,俏脸也即时转过来,满眼怔愣,而后,平静地反问,“何以见得?”

    沈乐萱眼波潋滟,应答,“凭我的直觉。”

    凭直觉?凌语芊唇角下意识地抿一抿。

    沈乐萱则自顾说起来,语气和神态都异常严肃与认真,“丹,头儿真的是个很好的男人,是我见过这么多男人中最优秀完美的,最主要是他爱你!故你跟着他一定会很幸福,希望你好好珍惜和把握上天赐给你的这份幸福,不管经历什么样的事,都别轻易放手。”

    语重心长的一番话,凝聚了沈乐萱对她的祝福和期望,同时,也说明了一个事实。

    凌语芊心头马上澎湃起伏起来,乐萱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上天赐予的一个美好的缘分,英俊,多金,温柔,体贴,深情,专一,这是多少女人的择偶梦想,简直就是打着灯笼也挑不到的对象,自己有幸能拥有,理应好好珍惜!可是……可是……

    “振峰叔叔,昊宇叔叔,承泽叔叔!”

    突然间,琰琰兴奋的呐喊声将凌语芊从沉思中拉了出来,她定睛,顺着琰琰的注意力往前看去,只见三个年轻男人朝她们这边走来,其中一个,是……是振峰!

    他们越走越近,琰琰已经奔跑过去,小脑袋高高地仰起,刻不容缓地对池振峰询问出来,“振峰叔叔,爹地呢,为什么他不跟你们在一起,我都好几天没见过爹地了,也没和他通过电话。”

    凌语芊更是浑身僵硬,呆怔了数秒,也急忙走过去,一把拉住琰琰,“琰琰,你……你别乱来。”

    沈乐萱则满眼困惑,来回打量着眼前三个各具特色的俊男,印象里并没任何记录,故也冲琰琰道,“琰琰,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几个叔叔,和你爹地并不认识啊。”

    “不,我不是说骏一爹地,是指贺叔叔那个爹地。他们都是爹地的铁哥们。”小琰琰一本正经地解释,说罢,又是追问贺煜的消息,这次还转对象为李承泽,“承泽叔叔,你年龄最接近琰琰,你来告诉琰琰,爹地去哪了,他答应过给琰琰打电话,但好几天都没有,爹地工作是不是很忙?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我保证不会打扰他,我会静静坐在一边,只要看看他就好,我真的很想念他。”

    三个男人,内心于是又一阵震憾,定定看着琰琰,眼里都是疼惜和喜爱之色,一会视线重返凌语芊身上时,眸色皆黯了下来。

    凌语芊则满腹苦恼,拉着倔强固执的琰琰,顿时乱了方寸。

    这时,池振峰发出话来,嗓子依然温润如玉,撩动人心,“yolanda,你好吗,这几年一切安好?”

    凌语芊继续震了震,随即也抬眸,回望他。

    真美!还是那么的清纯,那么的迷人,不,应该说比以前更迷人,三年时间并没给她留下岁月的痕迹,却将她磨练出一份坚强和刚毅。

    昊宇同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凌语芊,深邃的眼眸惊艳不退,凭他阅女无数,却没有一个如此吸引他,难怪贺煜陷得不可自拔!

    李承泽更是看傻了眼,好久略微回神后,发出邀请,“大嫂,请随我们去餐厅坐坐,我们谈谈老大的情况。”

    凌语芊尚未回应,沈乐萱挺身而出,晶亮的明眸直射眼前三名男子,防备地质问,“你们到底是谁!”

    李承泽准备回复,素来保持沉默的昊宇却忽然站了出来,邪气的黑眸紧盯着沈乐萱,不知几时手里多出一窜钥匙,朝沈乐萱递来,“告诉我你的芳名,这是我住处的门匙,今晚十点,我在家等你,记得穿性感点。”

    沈乐萱始料不及,一时哑然,且窘迫羞恼。

    凌语薇见状,抱不平地斥责,“这位大叔,不准你这样侮辱乐萱姐姐,乐萱姐姐才不稀罕你的钥匙,虽然她刚从国外回来,但姐夫有帮她订酒店,才不用去你家住!”

    昊宇视线于是转了过来,而这一看,立刻怔了怔,脑海迅速闪过一幕画面,但很快又转向模糊和消失,他邪魅诡异的双眼,仔细地端详起来,小小的个子,巴掌大的脸,肌肤娇嫩如初生婴儿,撅起的小嘴粉绯娇艳,水嫩水嫩的,让人直想一亲芳泽,好小的人儿,她成年了吗?

    这不是凌语薇头一遭受到男生的注视,但如此肆意狂热的眼神却是从没见过的,使她浑身都像被大火烧着似的,结结巴巴地低唤出来,“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