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35 开庭审讯(上)

235 开庭审讯(上)

    http://

    “你觉得她穿什么颜色好看?”贺煜蓦然发问,视线仍牢牢锁定着手机屏幕。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呃……”池振峯怔愣,错愕。

    “这小东西,天生丽质,其实穿什么都好看,呵呵。”贺煜自顾点评着,修长的指腹继续眷恋缠绕着她身体的每一寸,同时不忘暗暗赞许一下池振峯这个举动。这几天见不到她,他特想念她,每次只需静下来,就会想起她,各种关于她的画面,令他又爱又恨,当然,爱比恨多。

    池振峯继续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贺煜,一会,忽然道,“总裁,你真的打算这么等下去,你确定真的能成功吗,yolanda那么倔强,我觉得你不如先出去,再找办法重获她的芳心。”

    贺煜身体倏忽一僵,数秒,低吟,“再找办法?还有什么办法可行的,你倒说说!”

    平静的嗓音,隐隐透出了无奈和懊恼,但很快,他又恢复自信,若无其事地交代,“这事,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还是把心思放到工作上吧,看好那些牛鬼蛇神。”

    “我都有遵照总裁你的吩咐去做,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他们也就跳跳而已,不成气候的。高峻和贺一然暂时也没大动静,估计是贺老先生还不给以任何声明的缘故。对了总裁,听说贺老先生昨天来见你,他都说了什么,有没有劝你接受保释?公司方面呢,有没有做出任何暗示?”

    贺煜俊颜猛地又是一怔,脑海即时闪出昨日那些情景,爷爷的确说了很多,都是他不喜欢听的话,都是他没有采纳听取的意见,故最后不欢而散收场。

    瞧着贺煜凝重冷然的模样,池振峯大概明了,略微沉吟,不由安抚出来,“野田峻一还是没回过酒店,看来他和yolanda关系依然僵持着,这正符合总裁的计划,其实,yolanda虽然表面倔强,但她还是没有亲口指证,可见她还很在乎你。特别是今天,当她得知你不肯接受保释,急得脸都变了。”

    贺煜听着,脸上冷硬的线条渐渐舒缓开来,唇角随之勾起,盯着相片的黑眸更显深邃和浓情。

    稍后,谈访时间差不多了,贺煜终于收回视线,把手机还给池振峯,不过马上又要了回去,果断删掉里面的相片,这才彻底交还,迎着池振峯惋惜怅然的表情,他不禁半认真半玩笑地道,“怎么了,看来还藏着点小心思?”

    “呃……当……当然没有,我只是……只是……想看琰琰啊,琰琰那么可爱,偶尔拿出来看看心情会倍觉愉快,特别是工作时更能事半功倍呢。”

    “呵呵,是吗。那也不行。琰琰是我女人为我生的儿子,只能我有这样的福利,至于你,自己找个女人生去。”

    池振峯先是一窘,随即也趣味地回应,“总裁你说得真容易,夜晚找个女人快乐还行,但找个女人生娃这么艰巨的任务哦……你以为每个男人都有你那么幸运,能很早就碰上一个心怡的女人,这个女人还无比的娇媚动人,无比的痴心执着,坚持不悔等你三年,不顾一切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这世上大概只有你才这么幸福。”

    “那还用说!”贺煜大手猛地在池振峯肩膀重重一按,俊脸展出一抹淡笑,做了一个鼓励的举动,“至于你,好好加油吧,兄弟!”

    他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很漫不经心,但眼神在暗暗输送着一种浓厚的情谊,一种真挚的感激。

    池振峯同样也饱含深意地回望了数秒,留下一句保重,离去了。

    拘留室的门重新关上,整个空间也恢复了寂静,贺煜回到床上坐下,背靠着墙壁,微微仰头,闭目,脑海立刻勾勒出刚才在手机见过的一幅画面。

    确实,能拥有她,拥有她为他生的稚儿,他是最幸福的。

    小东西,别让我失望,别让我伤心,也别粉碎我的幸福,知道吗!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毕竟,你是那么爱我,那么爱琰琰,而我,更是无止境地爱着你们!

    安宁静谧的夜晚,一如既往的满室温馨,无奈那小小的人儿,不再像以往那么轻易入睡。

    经过下午与池振峯等人见面后,小琰琰脑里一直盘旋着某个人,不停追问着,即便是现在,不管凌语芊讲故事或唱歌谣,他总会偶然间打岔,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热切期待地恳请她——什么时候才肯原谅爹地,才肯放爹地出来,让他见到爹地!

    迎着他渴慕乞求的目光,凌语芊每每无措之余,又大觉纳闷,她不禁怀疑,是否贺煜对琰琰做过什么,否则怎么可以让琰琰如此记挂,就连对野田骏一,琰琰也没这么关注的。

    凌语芊想着想着,心中顿时生起委屈来,眼见琰琰又是热切追问,不禁赌气地道,“琰琰真没良心,骏一爹地都出去好几天了,也不见你那么记挂他,枉费他一直以来对你那么好,那么疼你,至于那个贺叔叔,他算什么!跟骏一爹地比,他差一百倍一千倍,以后不准叫他爹地了,他才不是你爹地,你的爹地,只有骏一爹地一个!”

    结果,琰琰立刻被震住,纯澈的眼眸迅速涌上惊慌,皱着小眉头,满脸委屈状。

    凌语芊稍顿,忽然拿起手机,拨通野田骏一的号码,还按了免提,硬塞给琰琰,“来,跟骏一爹地说你很想念他,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叫他能否尽快回来。”

    琰琰接过,不到两秒,电话接通,听到野田骏一熟悉的嗓音,整个人便也雀跃起来,“爹地!”

    “琰琰?这么晚了还没睡?”野田骏一语气略显惊讶,他大概以为是凌语芊找他的。

    “还没有,想念爹地,所以睡不着!”小家伙转态还真快,那股热切马上从贺煜那转到电话那端的人,撒起娇来,“爹地,你什么时候才回来?你再不回来琰琰都要不记得你了哦。”

    电话里,先是传来一声轻笑,野田骏一突然也伤心难过地道,“真要不记得了?想不到爹地在琰琰心中的地位这么浅,几天功夫就淡了。”

    小琰琰听罢,急了,赶忙澄清和解释,“噢噢,不是啦不是啦,琰琰说笑的了,琰琰当然没有忘记爹地,只不过,琰琰很想爹地回来,才故意那样说。”

    呵呵——

    野田骏一又是愉悦地笑,数秒过后,语气变得认真肯定,“爹地也想琰琰,爹地很快就回去看琰琰了。”

    “真的?太棒了!爹地回来后,第一时间要带琰琰去动物园,还要学游泳,去游乐场……”琰琰滔滔不绝,说出了很多玩儿。

    野田骏一都一一答允,两人于是滔滔不绝,说了好一阵子,电话总算落到凌语芊的手中,她把免提切除,手机举到耳边,柔声唤出,“骏一。”

    “丹,再等我几天,我们就可以见面了,而且到时再也没人能给我们带来烦扰和伤害了。”尽管知道刚才是免提,那些话凌语芊已听到,野田骏一却还是重复一遍,语气比先前更坚定,且隐隐透着一股狠绝。

    凌语芊心头于是莫名地一抖,但也没多说,心想电话里毕竟不方便,有什么,等他回来,面对面可能更好一些,故她只淡淡地应了一句好,在彼此忽然沉默下来约莫十来秒钟,她提出了挂线。

    野田骏一也不挽留,说了声“早点休息”,首先挂了机。

    手机还握在手中,凌语芊呆愣着,直到琰琰做声,她才回神,冲他笑了笑,重新哄他睡觉。

    小家伙这次可乖了,不久便进入了梦乡,凌语芊躺在他的身侧,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俏脸尽是思忖,到了大半夜才跟着睡去……

    接下来,凌语芊依然心事重重,在为这次的案子苦苦冥思自己应该怎么做,偶尔还会想到野田骏一那天晚上在电话里的暗示,那种莫名的忐忑感又是萌生,日子于是过得很不顺快,而这天,她突然接到一个特别的来电,贺云清打给她的!

    时隔三年,她终究还是听到了这道嗓音,亲切依旧,让她禁不住地想起他和蔼可亲的面孔,以致不由自主地对他喊出爷爷两个字。

    “丫头,这几年过得可好。”贺云清一开口,便是询问她的状况,当然还有琰琰的,“琰琰呢?长高了不少吧,有你带着他,他一定是个聪明活泼、乖巧可爱的小娃儿。”

    凌语芊声音抑不住地哽咽,赶忙回应,“托爷爷的福,语芊很好,琰琰也很好,爷爷呢?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片刻,贺云清才回答,“不是很好,心里总觉得缺欠了点什么,之前以为你和琰琰不幸遇难,悲痛后悔于是总跟着爷爷,直到前阵子,得知你和琰琰还活着,这股伤痛总算消失,可惜啊,最近胸口又有点堵了。”

    凌语芊听罢,下意识地咬了咬唇,她清楚他指什么。

    贺云清接着发出一个请求,“语芊,下午有没有空,出来和爷爷见见面?还有琰琰,爷爷能见见他吗?”

    他不用“想”,而是用“能”,凌语芊于是毫不犹豫,一口答应,“能,当然能。”

    “好,那爷爷下午两点半命人去接你。对了,地点不在贺宅这边,而是在外面,那地方不错,你不会感到不自在的。”

    凌语芊略顿,又是答应,“嗯,谢谢爷爷。”

    贺云清不再多说,在笑意中结束了通话。

    凌语芊也慢慢放下手机,立刻发觉衣角被扯住,只见琰琰摇晃着她,好奇追问,“妈咪,爷爷是谁啊?妈咪刚才和谁通电话?”

    凌语芊缓缓蹲下,抚摸着他的小头颅,如实道,“他是一个很亲切的老人,妈咪叫他爷爷,琰琰则叫他曾爷爷。对了,妈咪下午带琰琰出去见见他好不好?”

    “真的吗?好啊好啊,当然好!”小家伙马上欢呼,他对这个曾爷爷并没有多大的感想,他只知道,自己可以出门了。

    凌语芊抿了抿樱唇,“那琰琰中午早点吃饭,早点睡觉,起床后妈咪带你出去。”

    “行,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吃饭!”琰琰说罢,拉住凌语芊的手,从阳台回到屋里。

    凌母得知贺云清约见凌语芊,神色大变,注视着凌语芊,得到凌语芊的微笑安抚,便也不说什么,只若无其事地叮嘱凌语芊看好琰琰,不再停留这个话题。

    下午两点二十分,凌语芊带着琰琰准时出门,根据贺云清在电话里的指示,来到提前在酒店附近等候的轿车上。

    负责的司机,竟是王伯,张阿姨的丈夫。

    凌语芊不禁暗暗感激贺云清的体贴,立刻跟王伯打招呼,还教导琰琰问好。

    王伯高兴不已,盯着琰琰足足看了好一会,才舍得开车,这一路上,还忍不住和凌语芊搭讪。凌语芊便也亲切回应,还问起张阿姨,不知不觉中,二十分钟的车程就过去了,车子停下来,王伯带她进入一间庄园,她这也才发现,贺云清约见她的地方,是一所私人俱乐部,而且在蓝天白云底下,在一片大草地里。

    那儿搭着一个大帐篷,帐篷底下,坐着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影,尽管背对着,尽管时隔三年,凌语芊依然清楚辨认出那是谁,她脚步下意识地变慢,眼眶儿抖然一热。

    那抹高瘦的人影,这也回头,看到她和琰琰,整个身体几乎都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