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38上庭审讯:他没强干我(精!)

238上庭审讯:他没强干我(精!)

    http://

    他憔悴了,瘦了,但气势仍在。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舒榒駑襻即便身处别具象征意义的被告席内,却依然霸气侧漏,与生俱来的强势和王者风范,令他不容忽视,令他毅然成为全场的焦点。

    他也定定看着她,打自她出现,他目光就牢牢锁定在她的身上,眼神炽热、狂野。

    凌语芊不再像以往那样避开,有史以来头一次勇敢地迎着他,她甚至希望能够就此与他对望下去,接下来的事,再也不用面临。

    可惜,该来的还是要来,在审判长极具威严的宣布声中,诉讼审讯正式开始,众人的注意力也更加集中,凌语芊这才回过神来,视线从贺煜那抽离,下意识地朝观众席上的人影看去。

    身为受害者的丈夫,又是本次案件的主控人,野田骏一得到特许参与旁听,法院还安排了一个专门的翻译人员陪同,随时提供他方便。

    他依然一副温柔深情的样子,冲着凌语芊微笑,用眼神示意她别慌。

    凌语芊没有给出回应,头又略微一转,看向前方。

    首先开腔诉讼的,是法院安排的检控官,不知是否太过敬业呢,又或事先受过钱财和好处,他演绎得非常给力,俨如一个正义大使,一字一句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狠狠插中红心,抽丝剥茧,一层一层地撕裂着重点。

    不过,辩方律师也不逊色,贺煜就是贺煜,身边的人总是那么厉害、出色,尽管处于劣势,林律师气扬丝毫不输,他字字珠玑,语言直观,一一拆招,特别是轮到盘问凌语芊时,更加严词厉色。

    犀利的黑眸,宛若一对能洞穿人心的透析镜,紧紧地盯着凌语芊,先是用眼神让凌语芊心思纷乱,继而,总算开口,嗓音和眼神一样地直捣人心,“众所周知,强奸是指一种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威胁或伤害等手段,强迫被害人进行性关系的一种行为!然而,假如两人进行性关系是基于彼此相爱和情迷的基础上,那就另当别论!故请问证人,我当事人——贺煜,当时有没有对你进行过这样的行为?他有使用过暴力吗?有使用过威胁吗?你呢?你确定当时对他一点爱意都没有?如果是,请你看着我当事人的脸,对他说出你的回复!”

    凌语芊俏脸瞬间惨白,白得像是血液被抽干了似的,嘴唇也毫无血色,只有那纯澈干净的黑眸子,依然闪烁着曜石般的亮光。她浑身僵硬、颤抖,死死地盯着辩方律师,使劲克制着不去看贺煜。

    “证人,请回答我的问题,请你望着我的当事人,说说当日你们发生性关系的过程中,是否真的对他一点爱意也没有,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是否已经消失得荡然无存,已经因为你的移情别恋而转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上!”林律师继续追问,依然言语犀利、尖锐,刺得人几乎喘不过起来。

    “反对!”霎时间,只见检控官迅速站起来,大声道,“反对辩方律师利用误导性言语和混淆性意向进行盘问!”

    审判长略作思忖,便也申明,“反对有效,辩方律师,请注意你的措辞。”

    林律师微微缓了一下气门,朝贺煜看了看,见贺煜容色沉重、冷静镇定的样子,视线于是又回到凌语芊的身上,继续开口,“或许,我这样说,我当事人曾经为了保护你,不得不和你离婚,还想方设法把儿子判给你,这些,都是因为爱你。”

    “反对!反对辩方律师提出与本案无关的观点。”检控官又是马上做出阻挡。

    审判长也表示支持,语气和态度皆比刚才严肃很多。

    林律师却摇头,解释和恳求道,“审判长大人,我提出这些绝对与本案有关,而且是本案的关键,请先听我说下去。”

    审判长眉头一紧,结果,允许了。

    林律师刻不容缓往下述说,“大家都知道,我当事人与凌语芊小姐曾经是恋人,是夫妻,他们非常恩爱,还共同孕育了他们的爱情结晶,过去三年,凭我当事人的条件,他大可另娶,但他没有,他一直爱着凌小姐,而凌小姐同样没有忘却我当事人,在她与我当事人重逢后,得知整件事的真相,一直被压制心底的那份爱于是冲破出来,情不自禁,与我当事人男欢女爱,所以,这根本就是你情我愿,我当事人绝非强奸。”

    “荒谬!受害者根本不是这样,在那段婚姻中,她倍受伤害,或许曾经爱过被告,但后来已经随着那些痛苦的日子而消失,从她另外改嫁便能知道。”检控官也立即辩驳。

    “尽管凌小姐已嫁他人,但她心中一直忘却不了我当事人,否则……她不会和她现在的丈夫一直维持着有名无实的关系,正因为她清楚性关系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她不爱她现在的丈夫,故她坚决守住贞操,而对我当事人,是发乎情!”林律师也毫不退让,继续环环驳斥,双方于是再度进入一轮口枪舌战当中。

    林律师利用凌语芊的弱点,处处引出贺煜对她的爱,无机可懈地巧妙运用两人之间刻骨铭心的过往来挑动凌语芊的内心,顺势为贺煜解释,借此让凌语芊明白,贺煜依然爱她,一直深深爱着她!

    而最后,又一次对准凌语芊,咄咄逼问。

    凌语芊已被刚才整个辩论过程弄得心思混乱,左右为难,甚至几乎崩溃,如今又经此质问,迎着林律师锐利的目光,还有在场其他人的各种关注,她终负荷不止,抱着头,痛苦大叫起来。

    顿时,众人无不震了震,野田骏一更是不顾一切地冲到凌语芊的身边,搂住她急切安抚。

    检控官见状,想到整个情形不是很乐观,趁机跟审判长提出申请,“基于受害人情绪过于激动,我代表控方要求案件押后再审。”

    林律师也立刻反驳,“审判长大人,万万不可。大家都知道,整个案件是因为国际压力,因为特许,才能提前升到这一步,这已经对我当事人有欠公平,我当事人在g市是有头有面的人物,是一个跨国大集团的领导者,为表清白和爱意,他一直坚持不保释,因为此案,他损失很多,假如再拖下去,对他的事业更是造成无法估计的损失和风险,同时,对他的声誉也产生极大的影响,故我希望,法律给予我当事人平等的权利。”

    审判长来回看着控方辩方,再看看被告席上那抹气势滂薄,淡定从容的人影,做出决定,“基于受害人情绪不稳定,本席宣判,中途休庭十五分钟再继续!”

    情绪激动依旧的凌语芊,在野田骏一的保护下,随检控官出去了。

    至于贺煜,得到允许,跟随林律师来到另一边的休息室,那儿,池振峯正在等候。

    林律师大概跟池振峯述说了庭上的情况,池振峯不禁为此责备林律师。

    林律师不以为然地解释,“我不否认我的言辞有点激烈,但也因此,才能彻底激发贺太太的内心,这不正是贺总裁需要的吗。”

    说罢,他看了看贺煜。

    池振峯目光也随之,继续道,“总裁的确有这个意思,但总裁可不希望yolanda受到伤害。”

    贺煜不语,眼神耐人寻味,他在回想着刚才的情景,在为她那憔悴的容颜感到心疼不已。距离上次在振峯手机上看到的相片,她变了很多,巴掌大的小脸蛋,更加的清瘦了,她在为他担心吗?野田骏一把她逼得很紧吧,还有刚才……

    对于她的崩溃,他当然心疼,恨不得立刻扑过去,推开日本鬼子,亲自搂住她,呵护她,然而正如林律师所说,事情必须这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逼出她的真心,才能让事情结果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小东西,别难过,再忍忍,一切会过去的,以后老公会好好补偿你,为你营造满满的幸福,将曾经的一切痛苦驱走,一定的!

    贺煜的沉默,表示了他的赞同,林律师于是放下心来,对池振峯问起另一个重要计划,“对了池特助,视频方面都如常进行中吧?”

    “嗯!她现在应该看到。”池振峯还在为凌语芊关切担心,故表情仍很沉重。

    林律师又是一阵放松,贺煜则继续满面思忖,整个休息室陷入寂静。

    另一边厢,野田骏一先是安抚好凌语芊,继而抓紧时间和检控官商讨起来。

    凌语芊神思恍惚,痴痴呆呆,丝毫没有融入他们的谈话,一会忽然起身,缓缓走到窗口那,却不料,被对面的一幕给重重震住。

    是池振峯!

    电视画面的人,是池振峯!

    他似乎正在出席一个什么会议,然后遭到新闻记者的采访。

    “池先生,据有情人爆料,贺先生不出席g市本届工商慈善会,并非因为出国公干,而是涉及一宗强奸案,正在警局拘留,请问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假如是真的,能否透露一下事情原由?贺先生素来言行规矩,应该不至于惹上这样的官司,他会不会被人诬告或中了有心人的圈套?”

    新闻记者问得婉转而又犀利,话筒直举池振峯的面前。

    池振峯面色立刻大变,嗓音冷冽,迅速否认,“没有这样的事,我们总裁目前在墨西哥。”

    “是吗?但听说贺氏集团的董事会都知道这事,还闹着要罢免贺煜先生的总裁之位。”

    “荒谬!没有的事!”池振峯面色越发难看,语气也愈加严重。

    这时,电视画面由录影拍摄片段转回到财经直播上,主持人抑扬顿挫的声音慎重地述说了两句,随即转到下一个报道。

    凌语芊继续盯着对面房间的电视,美目瞪得倏大,身体也抑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正好野田骏一走近她,冲她低声唤了一句,还为她的异状感到困惑,“丹,你怎么了?没事吧?”

    凌语芊回头,不语,注视着他。

    野田骏一略略沉吟,毅然道,“等下,是最后的关键时刻,刚才的情况可能还会面临,故你要勇敢,说出心中的真实感想,只要你说了,一切就会结束,再也没人能伤害到你了!”

    凌语芊缄默依旧,惘然的美瞳继续一瞬不瞬。

    野田骏一猛地低头,捧住她的小脸,在她冰凉的额头印下一吻,而后,拥住她,跟随检控官走出休息室,回到法庭内。

    再次踏进这个大厅,凌语芊心情比方才还沉重,还纷乱,若非野田骏一一直带着她,若非脑海不停闪现着刚刚在电视里见到的报道,她恐怕已经掉头奔离。

    她低着头,到证人席坐下后,也继续眼睛往下呆看着地面。

    双方律师再次争辩,场面又是火热紧张起来,如野田骏一所说,她再度遭到盘问,首先,又是辩方律师。

    不似先前的咄咄逼人,林律师面容凝重,语气柔缓,动之以情,“事情的具体情况,我刚才已经说过很多,相信凌小姐也已明白、领悟。在这里,我想说一句,在某种程度上,凌小姐无疑是非常幸运的,能得到一个优秀男人的痴心爱恋和守候,为了你,他不顾一切,不顾身败名裂,不顾面临牢狱之灾,本来,他可以另找办法脱罪,但他没有!只因为,对你坚定不移的爱!作为我当事人的辩方律师,作为一个感性的律师,故我希望,凌小姐能正视自己的心,好好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别因一时意气,而,毁了一个深爱着你的男人!请问,x月x日和x月x日,这两次你和贺煜先生发生性关系,是基于双方情愿的基础上吗?是吗?请你回答!”

    凌语芊抬起头来,迎着林律师,脑海顷刻无法控制地再闪现出电视里的画面,结果,又是无法言语。

    紧接着,检控官也加入追问,他的言辞围绕着抨击贺煜的行为,把贺煜说得怎样无耻,怎样令人不齿,怎样罪有应得,而最后,眼神凌厉地盯着她,冲她问出这样的话,“野田太太,请回答我,x月x日和x月x日,你是否遭到被告的强奸,被告是不是强奸犯!请你大胆勇敢地指证出来,让法律为你讨回公道,将恶人绳之以法!”

    检控官确实嫉恶如仇,可惜,他终究不了解凌语芊,或许说,野田骏一终究无法渗透到凌语芊的内心深处,尽管他能给凌语芊带来巨大的压迫,但也因此,让她彻底崩溃,她紧咬双唇,瞪着检控官,而后,看向被告席上的高大人影,定定凝望,足足一分钟之久,在检控官的再次激烈追问之下,在审判长的严肃提醒下,终于抱头痛哭,竭斯底里地呐喊出来。

    “没有,他没强奸我,他没有强奸!”

    惊诧!震撼!欣慰!狂喜等等!

    在场的人,无比因此而心潮翻掀!

    野田骏一如遭五雷轰顶,面如死灰。

    贺煜高高悬起的心顿时放下,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愧是他又疼又爱的小东西,他就知道她一定舍不得让他身败名裂的。欣喜若狂的心,持续加速地跳跃着,他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她抱入怀中,狂吻她,吻遍她的全身,然后……

    “基于受害人的作供,本席宣判,被告强奸罪名不成立,当场释放。”在各种反应中,审判长公正公义地做出了宣判。

    林律师等人,彻底鼓舞和欢欣,朝贺煜举起拳头,做出一个胜利的举动。

    贺煜回他微微一笑,炙热的目光继续锁定凌语芊。

    凌语芊也忽然看向他,纯澈雪亮的眸瞳再无以往的怨恨和排斥,但也不是情意绵绵,反而,很淡,很淡,淡得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且很快地,她把视线收了回去,转到听众席上,瞬时被那抹面如死灰的颓然人影深深刺痛,愧疚之情如洪水,迅速填满了她整个心房。

    他想方设法、费尽心机,以为稳胜,谁知结果……她辜负了他的信任,辜负了他的寄托,对不起,骏一,对不起!

    她从证人席离开,拖着沉重的脚步吃力地走过去,一直走到他的身边,伸出手,拉了一下他的手臂,见他视若无睹毫无反应,不禁低声呼唤,“骏一,骏一你还好吧?”

    终于,野田骏一站起身来,却是狠狠地甩开她的手,看也没看她,怒气腾腾地往法庭外冲去。

    凌语芊怔了怔,赶忙抬步跟上,他腿长,走得又快,故她几乎是用跑的,因为跑得太急,加上刚才审讯那一过程悲痛攻心,猛地打了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

    前面的人影,陡然一停,下一秒,又继续迈步。

    也由法庭内追出来的贺煜,通过长长的走廊,见到前方扑倒在地的娇小身影,心头蓦然一揪,迈腿准备冲过去。

    不过,凌语芊已经自个爬起来,不顾身体传来的痛,一瘸一拐地继续去追野田骏一,总算在大门口赶上他,香汗沁满额头,气喘吁吁,“骏一,对不起。”

    野田骏一总算止步,总算看向她,看着这张即便是现在依然惹他怜爱的容颜,稍后,悲愤地低吼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激动抓狂的模样,令凌语芊更觉愧疚,即时热泪盈眶,“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要的是伤害你的人能绳之于法,能受到法律的制裁!他都那样对你了,你为什么还要维护他,为什么啊!”他说罢,猛地抓住她的两肩,使劲地掐,使劲地摇晃。

    凌语芊因此整个身体起了晃动,可她没有挣扎,也无言以对,眼泪更加流个不停,随着她身子的晃动,晶莹剔透的泪珠像是狂风里乱坠的雨点,一滴滴地洒落她的周围。

    贺煜已靠近,见状面色一沉,不由分说地将野田骏一推开,冷若冰霜的嗓音蕴含着极大的怒气,“野田骏一,这笔账,我会记着,会跟你慢慢讨回来!”

    野田骏一注意力也立刻转到他那,火眸更是像烧着了似的,凶神恶煞,“我也会记着,就算法官这次判你没罪,但我一定会上诉,一定的,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强奸犯!”

    “野田先生,请注意你的措辞,否则,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告你诽谤!”林律师马上做出警告。

    贺煜则勾唇,狂妄冷笑,“知道什么叫强奸吗?强奸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不情愿的情况下听懂不,她是我的女人,一直爱着我,我和她,是男欢女爱,是情不自禁,是……”

    “啪——”

    瞬时间,凌语芊冲了过来,扬手狠狠地甩了贺煜一巴掌,“人渣!”

    贺煜错愕意外,浓眉蹙起,难以置信地盯着她,俊美绝伦的面容即露懊恼之色,却难以掩盖那触目惊心的五爪印痕。

    凌语芊含泪再给他恨恨一记瞪视,没有再看野田骏一,重新迈步狂奔起来,然而,当她冲下法院阶梯时,周围忽然涌出一群人,快速度地朝她靠近。

    “贱货,不知廉耻的贱人!”

    “不守妇道的中国**!”

    “中国女人,就是贱!”

    是日本语!

    那些人发出口的,都是日语,凌语芊尽管听不懂,但能看到他们的神色都非常可怕,一道道犀利的目光,充满仇视、厌恶、鄙夷、痛恨、简直恨不得要把她大卸十块!

    他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于此?这类型的案件不是隐秘进行的吗,这些人怎么知道?看着那一个个年轻的身影步步逼近,凌语芊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哆嗦,本能地后退,可惜她还没退到两步,只见有样东西箭一般地飞来,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只觉手臂一麻,伴随着一股鸡蛋腥味,她光裸的小臂即时被染上了一片黄。紧接着,又是一阵袭击,那伙人纷纷朝她扔来蔬菜、水果和其他软质食物。

    野田骏一已经跑近,边将凌语芊护在身后,边看向那些滋事者,用日语叫他们停止。

    可惜,那伙人非但不听,还满面鄙夷地怒斥他。

    “没用的东西,影衰我们日本人!”

    “废柴,日本那么多女人放着不娶,偏要娶个中国贱娃,笨蛋!”

    “同胞们,继续,扔死这个祸害女人!”

    劈劈啪啪,无数食物又是对准他们轰炸过来。

    这时,贺煜也终于过来,如天神降临,高大挺拔的身躯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更是直接把那周围的光芒给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