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41小东西,爱你宠你的天佑回来了

241小东西,爱你宠你的天佑回来了

    http://

    走开,李晓彤,别再缠着我,不准再惹我,你嘴巴这么恶毒,你心肠这么坏,应该死的人是你!是你!

    滚!

    滚!

    凌语芊更加奋力反击,几乎整个身体都在摇晃扭动,企图从这场恐怖的噩梦中挣扎出来。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舒榒駑襻

    而最后,是凌母使劲拍打,她总算得以摆脱,沉重的眼皮缓缓地睁开。

    只见,床前站立着三个人影,母亲、薇薇、还有琰琰,她们都神色惊慌,特别是琰琰,小宝贝吓坏了,迅速爬上床,扑进她的怀里,牢牢抱住她,“妈咪,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叫,吓死琰琰了,吓死姥姥和薇薇阿姨了。”

    凌语芊也赶忙搂住他,不停地吻他,不仅是为了安抚他,还为了安抚自己,脑海尽量克制着不去回想刚才那场魔缠般的噩梦。

    好一会,凌语芊总算放开了琰琰,注意力转向母亲和薇薇,低声解释道,“妈,我没事,刚才做噩梦而已,您别担心,还有薇薇,你们都不用担心。”

    凌母忧心忡忡,若有所思,轻轻颌首。

    凌语薇则天真无邪地安慰道,“嗯嗯,姐姐你也别怕,噩梦而已,薇薇每次看到恐怖片也会发噩梦的,但薇薇知道那是梦,所以就不管,很快忘记了。”

    “妈咪你昨晚看了什么恐怖片,以后不准你再看恐怖片了!”琰琰这也插了一句,小脸庞尽显霸气。

    让凌语芊瞬时恍了恍神,不过,在另一张酷似的俊颜浮现之前,已快速甩开,她粲齿一笑,起身下床。

    整个白天,她都和凌语薇、琰琰在一起,生怕她会再次被梦境困扰似的,琰琰时刻粘着她,就这样,直到晚上。

    琰琰已经熟睡过去,凌语芊还清醒得很,她在想着昨晚那个梦魇,在思忖自己为什么会发那样的梦。

    打自回国后的几次交涉,尽管对李晓彤的古怪变化感到纳闷,但她并没放在心上,不管李晓彤说什么,都当成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辱骂和发泄,即便昨天,听到某个意外的消息,她也没有深入去想,没有去信,殊不知,它们都已植入她的内心,还化成噩梦缠扰她,提醒她。

    事情的真相,是否真如李晓彤所说,那天休庭期间,自己从对面房间看到的电视报道,其实是贺煜派池振峯刻意安排,目的为了让自己担心,然后舍不得指证他?

    这样的信息到底是李晓彤故意编造的呢?又或真有此事,假如真有此事,李晓彤又怎么知道?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振峯?可是,振峯会说真话吗?还有,就算知道了又怎样?假如真的这样,自己又如何?

    凌语芊,别想了,别为无关紧要的人浪费精力,管那李晓彤说什么,都与你无关,这个案子已然结束,不管过程如何,结局如何,都成过去,再也与你无关,难道你忘了贺爷爷的委托吗?所以,忘了吧,忘了吧!

    乐萱说的没错,你要做的,是补偿,补偿峻一,那个好优秀的男人,好伟大的男人,也是好可怜的男人!

    凌语芊想罢,于是又使劲地甩了甩头,把琰琰搂在怀中,闭上眼,整个脸庞埋在他软软的身子上,努力汲取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的奶香味,不久,终于也睡了过去。

    可惜,李晓彤仿佛对她下了符咒,她再一次做噩梦,像昨晚那样的痛苦噩梦,这次,是半夜惊醒!

    满身虚汗,心有余悸,她满眼惊慌地环视着淡黄灯影笼罩下的卧室,然后,抱着头,深埋在两膝间。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嗡——嗡——

    而就在此时,她的手机忽然传来震动,又是把她重重地吓了一跳。

    远远地看着闪动不停的手机,好一会,她才伸手过去,迟疑地拿起,见到来电显示是匿名,她略作犹豫,还是接通了它。

    “凌语芊,你这不知廉耻的贱货,该死的狐狸精,你会受到报应和制裁的,你这么可恶,应该去死,你这样的人活在世间,只会祸害人类,只有死了人类才安宁……”

    是李晓彤!

    天!

    凌语芊仿佛遇上蛇蝎魔鬼死的,立刻把手机整个扔了出去,然后,紧盯着它。

    她屏息凝神,在想刚才是不是幻觉,可惜她没勇气去捡起手机,去再听一遍。她赶忙拉起被子,将自己密密实实地裹住,还紧紧搂住琰琰,借着温柔的小身子,安抚她恐慌的心。

    就这样,一直到天亮。

    她没有再把这个噩梦告诉母亲,即便已经确定昨夜李晓彤真的来过电话,她想,李晓彤应该是心存不忿,以此泄愤,故她打算今晚关机睡觉,而且,见到任何不认识的号码,都不会再接!

    尽管如此,她还是过得闷闷不乐,而贺云清,忽然又约见她!这次,他不再约琰琰,只单独和她见面,地点,依然是上次那个会所。

    没有第一次的激动和震颤,他客套两句后,出其不意地朝她递来一张支票,由衷地说道,“丫头,谢谢你,谢谢你没有辜负爷爷的嘱托!”

    凌语芊没接话,俏脸微怔,美眸困惑,被他递来的支票轻轻震撼着。爷爷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给她支票,上面显示着好多好多个零,金额极大!

    贺云清则继续眸色深深地注视着她,耐人寻味地问,“接下来有何打算?继续和你丈夫在中国创业吗?其实,换个地方也不错?新加坡或香港?爷爷在那边也都有人脉,或许能帮上忙。”

    凌语芊顿时又是脊背一僵,搁在腿上的手,猛地揪紧了衣服的一角。这又是什么意思?爷爷想赶她走吗?要她离开中国吗?

    白嫩的小手,即时顺着桌面滑到支票上,凌语芊把它推回到贺云清的面前,淡淡地道,“爷爷,谢谢你的厚爱,语芊不缺钱,相比钱,幸福安宁的生活更是语芊向往的。”

    贺云清眸光倏忽一晃,而后,也意味深长地应,“的确。每个女孩都希望有个美满的家庭,有个宠爱自己的丈夫,那个野田峻一,应该能给你吧。”

    好一会,凌语芊才再开口,“嗯,是的,他能!”

    贺云清怔了怔,但那刚刚绷紧的肌肉已经暗暗舒缓开来,看着凌语芊绝美脱俗、清丽孤傲的容颜,深眸间飞速闪过了一丝歉意,继而摆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感叹,“丫头,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不过看到你幸福,爷爷也满怀欣慰。”

    丫头,对不起,并非爷爷嫌弃你,只是……一切都已经不同,你和阿煜是再也不能在一起,就当做,你和阿煜有缘无分吧。

    迎着贺云清微笑慈爱的模样,凌语芊也回以浅笑,片刻后,忽然打开手机看了看,望着贺云清,撒了一个谎,“爷爷对不起,我可能要走了,答应了琰琰要带他去一处地方,之前就答应好的。”

    “呃……”贺云清即时面露错愕,他看得出她的刻意回避。

    凌语芊继续若无其事状,意有所指地禀明,“爷爷的心意,语芊已懂,语芊会努力,不让爷爷失望。”

    贺云清再顿了顿,便也点头,英挺的面容,依然挂着淡淡的笑。

    凌语芊起身,习惯性地朝他微微一鞠躬,留下一声保重,转身朝门口方向走去。

    不过走着走着,贺云清猛然喊住她。

    “语芊,请好好照顾琰琰。”

    凌语芊俏脸略略一瑟,随后,回头之际把喉咙中顿然窜起的那股灼热哽咽也咽了下去,朝贺云清肯定而坚决地点了点头。

    爷爷,我会的,一定会,就算你们不要他,我也会一直陪着他,或许琰琰在你们看来可有可无,将来你们还有更多的儿孙,但在我心目中,他是我的唯一,是我这辈子不可缺少的心肝宝贝!

    负责接送凌语芊的司机依然是王伯,这次她又半路叫王伯停车,停在巴士站旁,然后,她随意坐上一辆巴士。

    家道中落的那几年,她经常光顾巴士和地铁,嫁给贺煜后,出门有专车接送,或偶尔打的,根本没再坐过廉价的公共交通工具,而这段日子回国后,由于出门都是几人一起,坐的士方便又划算,所以这次可谓她这几年来头一次重搭巴士。

    巴士里的环境,和几年前差不多,悠闲,宁静,汽车电视播放着各种广告,而其中一个,猛地在她脑海深深一击,让她不假思索地下车,转乘的士,大约半个小时后,出现在海边。

    湛蓝的海水,辽阔的海面,清凉的海风,柔软的细沙,每一样,都令人心旷神怡,令人向往,都彰显这是一个好去处。

    这片海,大部分链接着g市,另外一部分则由几个小岛环绕而成,这几个小岛,环境优美,有着最美丽细白的沙,能看到最美的日出日落。

    现在身处的这个小岛,离g市市区最近,也最方便,平时光顾的人因而最多,今天估计是周中的关系,人群明显少了。

    第一次来这儿,是在天佑的带领下,记得那一天,他忽然到学校找她,说要带她去一个媲美天堂的地方,还故作神秘事先不肯透露半句,害得她嗔怒之余,又异常好奇和期待,直到抵达这儿,重重地震撼住。

    一切情况如他所说,简直可用人间天堂来形容,当时刚好碰上黄昏,日落在即,整个天地沐浴在一片瑰丽缤纷的金黄色中,沙滩上的人都被映红了脸,大家都挂着幸福快乐的笑。

    那些人中,很多是情侣,或一家三口,但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天佑和她这一对,不仅因为两人出色的外表,更因为天佑那独特大胆的举动。

    桀骜不羁的他,不管旁人目光,在她脖颈和耳垂狂热撕咬、舔吻,对她做出亲昵暧昧的举动,对她说出爱意绵绵的情话,当时他和她,就是停在脚下这块沙地,他指着远处那个小岛,对她许诺,将来,他要买下那个小岛,做为他和她的人间天堂,当然他还要买个豪华游艇,平时闲着没事,带她来小住两天,没有旁人的干扰,可以尽情恣意地享受大自然的美和纯,他甚至不害臊地说,他要带她体验在沙滩上恩爱,在海水中恩爱,在鲜花间恩爱。

    如此计划,是那么梦幻和遥远,却又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沦、期望,尽管知道那对当时的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可她还是忍不住感动,甚至憧憬幻想这个美梦成真时是多么的振奋人心和幸福快乐。

    美丽的往事,只需回想便能感到幸福,凌语芊干涸的嘴唇不自觉地扬了起来,勾出一抹甜蜜欣然的笑,眺望着远方夕阳的美眸更是又痴、又迷。

    稍会,她的手蓦然在口袋里摸索,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停在那组刻骨铭心的号码,先是定定呆望几秒,随即拨打出去,然后手臂缓缓抬起,话筒举到耳边。

    她以为,情况会像以前那样,电话里会回复一句“你拨打的号码已失效”,谁知结果大大出乎意料,传到耳畔的竟然是等待接通的信号,而且,响过四声之后,一道极具磁性的嗓音轰然飞来!

    是他!

    竟然是他!

    开口的第一句,直接喊她的名字,喊她“芊芊”!

    浓醇如烈酒的低沉嗓子,那么的熟悉,隐隐透着颤抖,他也和她一样激动吗,想不到她会保存这个号码,还突然拨出这个号码?

    不过,他是什么时候重新拿回且开通这个号码的?

    手不自觉地颤了起来,握在上面的手机也因此微微抖动,紧接着,凌语芊全身上下几乎都在哆嗦。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那一声声急切的呼唤,那么刻骨铭心的声音,证实,这是真的,是真的!

    篷!

    手机猛地从她手中滑落,掉到沙滩上,深陷在细腻的沙子里,只剩键盘面朝上呈现着。

    凌语芊急忙蹲下,快速去抓,手指不小心正好按在结束键,待她拿起手机,扑干净沙粒后,只见手机屏幕已经恢复正常的待机状态。

    噢!

    她内心即时冲上一股懊恼,小脸顷刻黯了下来。

    不过很快,屏幕如璀璨明灯般亮起,他……他打了回来!

    小小的屏幕,静静散发着一圈圈美丽的绿光,“老灰狼”三个字在不停地跳跃,他总喜欢叫她小东西,她有次于是调皮地给他起名叫“老灰狼”,他还很乐意地接受,说他这个老灰狼,是专门来收拾她这个小猫咪的,他甚至在她的手机通讯录上,把他的名字改成了“老灰狼”,于是乎,这个名字一直搭配着这个号码,即便她换过手机,也依然这样称呼。

    手机还在拼命地响,凌语芊却没有接,只呆呆地看着它响了又停,停了又立刻响,无数次!

    最后,它总算停下,紧接着,一条短信传来,“小东西,怎么不接电话,天佑打给你的啊。我是天佑,那个爱你宠你的楚天佑,把你捧在心尖上的楚天佑,天佑回来了,对你许下的诺言,他都记得,他会一一实现的。”

    天佑……

    天佑回来了……

    她当然知道他是天佑,可惜,他再也不是以前的天佑。

    很多事情都已发生,再也回不到从前,她和他,不能幸福地走下去。一辈子……再也不是她和他的一辈子。

    灼热的泪,自凌语芊眼中滑出,正好坠落到手机屏幕上,俨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把那些字都一一覆盖,但她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它们。

    然后,他又是继续拨打过来,继续发短信,问她在哪,他好过来找她。

    看着那些短信,凌语芊脑海无法克制地浮起他的面容,眼泪于是更加狂流。

    这几天,琰琰还是没有忘记他,不停追问他在哪,坚持乞求她别再罚他“面壁思过”,尽快放他出来。故她想忽略他都不行,然后,还会随着琰琰的追问心生纳闷。因为她觉得,根据他的个性一定会再来骚扰她,谁知事实上并不是这样!以致那天遇到李晓彤找渣后不禁胡思乱想,而今天再见贺云清,更是怀疑他是否听从了贺云清的吩咐,也和贺云清一样,嫌弃了她!

    现在,他这样说又是什么意思,他要是真的还爱她,就不会等到她亲自打给他才行动,假如她没心血来潮拨打出去,他是否还继续沉默下去?

    所以,他才不是真心话!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是自己太彷徨无助,太身心俱累,太渴望天佑回来,于是产生刚才的幻想。

    凌语芊想罢,紧紧一闭双眼,不再看那些短信,眼睛重新睁开后,关掉手机,放回裤袋里。

    这也才发觉,太阳下山了,那些本就稀少的人群已经一个个离去,整个天地笼罩在沉寂的夜幕当中,只有偶尔浅浅起伏的浪涛声在作响着。

    她并没有离开,而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海,黑夜中的大海,显得更加辽阔、朦胧和神秘,一轮新月悬挂在水中央,朝四周围散发着淡淡的银光,隐隐透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吸引力,激发着人去靠近。

    她就这样出神地看着约莫十来分钟,鬼使神差似的迈起双脚往前走,脚碰到海水时,猛然袭来的寒意令她禁不住地微微一抖,好一会,才继续。

    她边走,边看着海面的月亮,一些事情无法控制地涌上脑里来,有李晓彤的辱骂和诅咒,有季淑芬的厌恶和鄙视,贺云清的嫌弃和摆脱,还有野田峻一的痛苦崩溃和乐萱的严肃劝告,最后,是贺煜的冷漠。

    每一件事,都那么令人难受,像绳子一样紧紧勒着脖子,无法呼吸,几近窒息。

    海水已经越来越深,没过了她的腰际,那轮新月却依然距离她很远很远,她的神志不知不觉中慢慢混乱了,变得再也辨不清方向,她只知道要去靠近月亮,靠近那光亮的地方,然后,她就不会寒冷,不会孤独,不会痛苦。

    黑压压的海水,淹过她的胸膛,来到她的脖子、下巴,她尝到了一股又苦又咸的味道,伴随着刺骨的冰凉,海水迅猛冲进了她的口腔,紧接着第二波,第三波,连绵不绝……

    “贱货,不守妇道的中国**!中国女人,就是贱!”

    “凌语芊,你和三年前一样,依然是个又贱又蠢的女人,你知道吗,贺煜故意设圈套让你害野田峻一名誉扫地,他故意装得伟大深情,还叫池振峯移花接木弄一篇新闻报道给你看,你个蠢货,竟然真的信了,这世上没有比你更蠢的人!你应该去死,你活在世上只会祸害人类,只有死了人类才安宁……”

    “丫头,其实创业不一定在中国,去其他国家都行的。”

    “小贱人,你休想再踏入我的家门半步,这辈子,除了彤彤我不会接受任何人当儿媳妇!”

    “丹,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为什么还要如此维护她?我恨你,我恨你,我再也不会原谅你!”

    “芊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话,不然你会后悔,一定会后悔,这辈子,你休想我再爱你,休想我再记住你!”

    咳咳……

    咳咳咳……

    海水已经没过凌语芊的鼻子,她再也无法呼吸,整个人顿时无比痛苦起来,全身都在抽搐,她本能地挣扎着,使劲挥动着双手企图爬起来,冲出水面,可惜,周围黑压压的海水毫不间断地包围着她,挤压着她,淹没着她,狠狠的,无情的。

    天佑,我也不会再记起你,现在轮到我要忘记你,这辈子,休想我再记起你!

    ------题外话------

    大家猜猜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情节?猜中有奖?有什么奖啊?亲们先猜呗。o(n_n)o哈哈~明天有惊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