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42花海里,火热缠绵(精彩必看)

242花海里,火热缠绵(精彩必看)

    http://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空旷的岸上有个人影箭一般地飞来,冷傲孤绝、高大劲拔的身躯宛如黑夜中的雄鹰,却已无往日的盛气逼人和傲世孑然,被心急焦虑折磨得方寸大乱、六神无主。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舒榒駑襻

    他身体在不停地转着圈,比黑夜大海还深邃锐利的眼眸四处审视查看,见到远处海面上轻轻浮动的黑影,心头莫名一颤,随着黑影继续往下沉去,彻底消失,更是心胆俱裂,使出全力火速奔进海里。

    “芊芊,芊芊——”

    凄厉的呼唤,自他冰冷的薄唇发出,他使劲划动双臂往前拼命地游,到达刚才黑影的地方,埋头潜了下去,到处猛抓,总算碰到那软软的身子时,几乎要激动落泪,急忙一个用力,冲出水面,看清楚那张双目紧闭、苍白无血色的熟悉容颜,更是深深地把她抱住,但很快,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又轻轻推开她,腾出一只手,手指伸至她的鼻子下方,感受不到那股气息,俊颜陡然大变,抱起她拼命往岸上赶。

    回到岸上,他刻不容缓将她平放在沙滩上,两手用力挤压她的胸膛和腹部,然后俯首,给她做人工呼吸。

    他先是根据正规动作,一口一口地对她呼气、吸气,好一阵子她都毫无反应后,他彻底慌了,不禁吻住她,使劲地吸吮,恨不得就此将那些水吸出来。

    可惜,结果还是无益,她还是毫无知觉、了无生气!

    贺煜不由再次胆裂魂飞,整个脸庞都青了,嘴唇也白了,他伸手,使劲拍打着她的小脸,“芊芊,醒醒,小东西,给我醒来,不准死,不准死知道吗!我们说好的,一辈子在一起,你为花,我为叶,花不凋,叶不落,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所以,叶没落,花也不准凋零,不准听到不!”

    他从不舍得打她,即便曾经她惹得他很生气和愤怒,但都舍不得伤她一寸肌肤,可现今,在这张绝美脱俗的容颜上,他强而有力的手掌在狠狠地拍打,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呐喊,无奈她都没有动静。

    不!

    不准!

    不准!

    贺煜在心中不断地呐喊着,停止拍打,继续挤压她的胸膛和腹部,继续给她做人工呼吸,继续用力吸吮她的小嘴,老天垂怜,经过一番炼狱般的折磨之后,痛苦的咳嗽声总算自她嘴里传出来。

    咳咳……咳咳!

    咳咳咳!

    软趴趴的身子,细微地动了动,紧闭的长睫毛,一点一点地展开来。

    贺煜死寂的心总算苏醒,激烈震荡,惨白的俊颜挤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整个跌坐在了沙滩上。

    凌语芊黯然的眸子由小变大,紧盯着男人的脸,许久,许久,无力的小手忽然缓缓抬起来,手指哆嗦着,朝它靠近。

    贺煜见状,主动伸手接住她的,顺着她的手一起来到他的脸上。

    圆润柔软的青葱玉指,一寸寸地抚摸着他的面容,那如雕刻般有棱有角、俊美绝伦的五官,泪水迅猛冲上了她干涩的眼眶。

    “天佑,你为什么是贺煜,为什么要变成贺煜,为什么不能一直当天佑?当年你要是没有发生车祸那该多好。我知道,虽然你很气愤,但你过后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因为你说过,舍不得我难过。所以,你会原谅我,然后我们一起解决问题,一起面对。”

    贺煜听着,霎时也眼眶一热,握住她手指的大手,快速收紧。

    “那么,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我们不会离婚,我不会离开中国,不会遇难空难,不会被劫走,不会受ms—arlene控制,不会被野田峻一搭救,不会因为感恩,为了琰琰的安危不得不嫁给他,后面的一切,通通都不会!”凌语芊继续悲伤呢喃,已经泪流满面,“你说过,永远不会离开我,可事实上,你扔下我,扔下我一个人面对那么多苦难。天佑,你好坏,我再也不爱你了,我要忘记你,这辈子都不要再记起你!”

    喘喘断断的哀诉,彷如浮丝的气息,俨如娇柔细软的蒲草,一下接一下,轻轻地却又深刻地撩动着贺煜的心尖,灵魂深处那道薄弱的防线彻底崩溃,他手臂一收,深抱她入怀,下巴紧紧抵着她的脊背,热泪夺眶而出。

    小东西,对不起,是我错,我违背了诺言,扔下你一个人经历那么多苦和痛,我该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沉重的眼皮已经再次闭上,凌语芊全身松懈,重新昏迷了过去。

    贺煜继续默默忏悔,牢牢抱着她,恨不得能把她融入自己的体内,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再也不分离,好好保护她,呵护她,补偿那些年错过的时光。

    时间,在黑夜里一点一点地过,海风继续地吹,吹走了他的眼泪,吹凉了浑身湿透的他,他这才清醒,摸着她衣服也全部湿漉漉的,赶忙抱起她,寻找他刚才冲进大海前及时扔在沙滩上的手机,事不宜迟拨通池振峯的电话,“是我,我在琉璃岛,你命人把游艇开过去,还有,顺便把陈医生一起带来。”

    吩咐完毕,不顾池振峯的诧异和震惊,他立刻挂了电话,注意力重返怀里的人儿,低吟出声,“小东西,还记得我的承诺吗,你看对面那个岛,那是我们的梦之园,是我为你建立的梦之园,为你修筑的城堡,我带你去,等下就带你过去。”

    说罢,他抬头,炯亮的黑眸看往远处,看得出神,俊颜渐渐爬上了兴奋激昂的笑,一会,重新在沙滩坐下,解开自己的衣服,然后是她的,让她只剩内衣内裤,紧紧抱住她,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

    再过半个小时后,黑暗平静的海面出现一只小快艇,快速朝这边靠近,停下来时,一个高大的人影疾奔过来。

    贺煜这也拿起刚刚脱下衣服盖在凌语芊的身上,站起身。

    人影已经靠近,是池振峯,即时被贺煜的情况震到,再看清楚贺煜胸前的人,更是面色大变,“总裁,这怎么回事?你们没事吧?yolanda没事吧?”

    贺煜点了点头,吩咐他把沙滩上的衣服捡起,自己则抱着凌语芊走向快艇,驾驶员毕恭毕敬地接应他上去,载他们到前方深水区的游艇上。

    船舱内,贺煜将凌语芊放在软皮沙发上,家庭医生立刻为凌语芊检查,幸好没什么大碍,贺煜这也才放下心来。

    已经从中了解到大概情况的池振峯,持续震惊着,忍不住关切询问,“总裁,yolanda为什么无端端溺水?你们怎么会到琉璃岛去?是她先去的?然后你才赶过去?”

    贺煜不语,黑眸直盯着凌语芊平静沉睡的面容,满腹思忖。他何尝不是纳闷她为什么会溺水,她忽然到琉璃岛,他隐约能猜到原因,至于她怎么无端端走进大海里,他却是想不明白,莫非……自杀?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贺煜仿佛被雷电狠狠劈了一下,全身一阵抽搐和震痛。

    下午他刚从印尼回来,马上着手处理公事,打算解决完想想怎么去见见她,见见琰琰那小家伙,谁知突然接到她的来电。

    这个号码,是他当年恢复记忆不久后就想到拿回来的,专门为她而设,一直开着机,但一直都没有动静,直到今天下午,总算看到她的新号码。

    当时,他不但意外,也高兴坏了,这代表着,她对他依然满满深情,依然怀念以前的情分,代表他接下来的路不会太艰难,可惜她一直不说话,他是从电话里传来的独特汽笛声,琢磨思忖了很久,终于想到琉璃岛,立刻放下所有工作赶过去。

    也幸好他及时赶了过去,否则只要稍迟半刻,她就已经香消玉殒!

    思及此,当时的惊险一幕随之再次跃上贺煜的脑海,心有余悸,赶忙重新把她抱在怀中,紧紧地抱住。

    小东西,你说我坏,你何尝不是坏,你可知差点吓死我了吗,你可知道,你要是有什么事,叫我如何活下去!

    池振峯尽管还是满心纳闷,但见状,不由也心头微热,欣慰地看着他们。

    不久,游艇停了下来,贺煜抱着凌语芊,下船,首先随着晚风迎面拂来的是一股醉人的花香,各种香气都有,混合在一快,淡雅清冽,香浓馥郁,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雄伟壮观、金碧辉煌、耀眼璀璨的巨大城堡。

    尽管这不是池振峯初次到这儿,但还是被深深地震撼和沉醉,而且,他前几次来都是白天,如今夜晚,感觉自是不同。

    这般独一无二的城堡,是贺煜为yolanda而建,在yolanda被以为空难身亡期间。

    记得有次跟随贺煜来监工,在贺煜的诉说之下,他才得知一些情况,当时感到惋惜之余,还不解贺煜为什么要劳师动众、花费巨额来买岛和修建这座城堡,毕竟yolanda已死。

    贺煜则仰望着天空,幽幽道出,“男人爱一个女人,最首要是遵守承诺、实现承诺,不管她在不在,我都会实现对她的承诺,延续对她的爱。”

    看着贺煜神情哀痛的样子,他不禁也大觉悲伤,明明是两个刻骨深爱的人,老天爷却要拆散他们,天人永别,他于是也抬起头,对着蔚蓝遥远的天空,安慰出声,“总裁,yolanda会在天上看到你为她做的一切,接受你对她实现的承诺。”

    其实,除了这座城堡,这几年贺煜还做过很多独特的事,都是对yolanda的承诺,从而让他了解到,曾经楚天佑对yolanda的那份爱有多深和重,难怪yolanda会如此眷恋、痴迷、沉沦得不可自拔。

    如今,yolanda总算大难不死,一切都变得更有价值,虽然彼此间还困难重重,但他坚信,有情人终成眷属,毕竟,贺煜是那么强势、能干、坚毅,故一定也能像事业上无所不能的,差的,只是时间而已。

    池振峯正思忖感叹间,大家已经进到城堡内,与外面的雄伟壮观相比,里面多了一丝温馨浪漫和唯美梦幻,俨如王子和公主的城堡,不,应该是国王与皇后的。

    眼见贺煜已经抱着凌语芊进入卧室,池振峯于是自觉暂时不再需要留下,提出辞别。

    贺煜整个心思都在凌语芊的身上,只冲池振峯微微颌首,待池振峯一离开,他立刻将毯子从凌语芊身上拿走,抱她进入浴室,准备帮她洗去沾在头发和身上的海水咸味。

    这副身子,娇嫩如昔,美丽如昔,诱人如昔,总能轻易引起他的**,现今也不例外,但他清楚此刻还不是好时机,便极力忍着,尽量专注为她清洗上,期间他自己也顺便冲洗一番,大约二十分钟,总算完成这项明明很简单但对他来说却是艰巨考验的任务,然后抱着她,重返卧室的大床。

    他想到一件事,故将她轻轻放下之后,马上给凌语薇打了一个电话,找到凌母。

    “岳母,是我。”大概是刚经历过这次官司,他喊出这个称呼时,不再像上次那么顺口,反而有点点窘迫和不自在。

    凌母已从凌语薇口中得知电话里的人是谁,稍作静默,淡淡地接话,“请问有什么事?”

    贺煜又是沉吟几秒,告知,“芊芊她在我这,她……”

    凌母正为凌语芊的迟归焦急仓皇不已,如今一听女儿和贺煜在一块,立刻喊了出来,“你又劫走了芊芊?你为什么又这样做?为什么还不醒悟?”

    贺煜心头即时涌上一股冤屈,欲辩解,“岳母你别急……”

    “我不是你岳母!”凌母冷冷地打断他,继续气急败坏,“芊芊和你已经离婚,我们也就毫无关系,我们高攀不起。”

    “……”

    “贺煜,你放过她吧,当是我求你,一切冤孽已经够了,整整八年,你们纠缠了整整八年,真的够了!从她十八岁跟你,你想想你给过多少快乐给她,除了头半年或许她过得很开心,但后面一直不好过,特别是这三年,你根本不知道她过的是怎样的日子,根本不知道她怎样熬过来,难得她找到一个好归宿,求你别再害她,别再把她拖进地狱,求你把芊芊还给我,求你了,贺煜我求你……别再给她带来痛苦……让她跟着峻一好好生活下去吧。”

    不问青红皂白的指控,令贺煜大觉无奈和憋屈,这段充满排斥和憎恶的话语,更是狠狠刺痛了他的心,曾经一些过往立即重现,不满和怨恨随之被挑起,贺煜不禁也咆哮出来,“她痛苦,那我呢,这几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又否知道,为什么你就是不待见我?我们彼此相爱,为什么你硬要拆散我们?不错,我承认曾经给她很多伤痛,但我爱她……”

    “不!她不要你的爱,你那不是爱她,你是害她,这种爱,她不要,她要不起!”

    “我哪里害她?分明是你有偏见!我就不懂,日本鬼子哪点做得好,让你如此喜爱?身为芊芊的母亲,你不是应该尊重她的意愿吗,她爱我,我也爱她,我们是彼此相爱,你不应该阻拦我们。”贺煜继续愤然驳辩,不但嗓音拔高,面色也变得甚沉。他从不会做这样的事,要是别人,他早就直接挂线来个无视,看在她是芊芊的母亲,他才忍耐,忍受着她那莫名其妙的仇视和排斥!

    这会,凌母略微顿了顿,紧接着,继续坚持,“没有,芊芊才不爱你,她已经不再爱你!不错,这次她最后关头保住你的声誉,那是因为她考虑到琰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琰琰,她不希望琰琰将来遭到歧视,说他有个强奸犯爸爸!而非因为爱你,她爱的人,是峻一,如今她是峻一的妻子,她要爱的人是峻一,所以求你别再纠缠了,贺煜,凭你的条件,你一定能找到比芊芊还相配的,你放手吧,放手吧,我求你了,放过她吧!”

    贺煜再也不想听下去,本来他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告诉她,让她别担心的,好吧,既然你还是这么不待见我,那就罢。

    “先这样,芊芊她没事,你不用担心,麻烦你帮我们照顾琰琰……谢谢!”干脆利索地说完最后一句,贺煜直接关掉手机。

    他呆愣片刻,放下手机,上床,在凌语芊身边躺下,静静看着她,渐渐抬起手,抚摸在她苍白的小脸上。这里,依然毫无血色,但不再死气沉沉,他的心便也不再慌乱。

    粗粝的大手,就这样轻轻摩挲着她娇嫩的肌肤,一会,他凑脸过去,在上面留下了一连窜的细吻,然后,紧紧地将她搂在怀中。

    小东西,假如能这样一辈子都拥住你,让你每天都睡在我的身边,那该多好。不过我想一定会的,我会攻破一切困境,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心甘情愿再当我的小宝贝!

    想着美好的憧憬,抱着柔若无骨的人儿,最近一直奔波身心疲惫的男人,不久也慢慢地熟睡过去。

    他怀中的凌语芊,正在做着梦。

    梦里,她又见到了李晓彤,那些辱骂和诽谤俨如一条绳子把她牢牢勒住,接着她还梦到季淑芬和贺云清,还有贺家其他的人,他们都冷冷看着她,眼神或鄙夷,或轻蔑,或责怨,或愤怒,或痛恨,似乎都很不想见到她,特别是季淑芬,扬言永远不会让她踏进贺家的家门,最后,他们拿着一张密密麻麻的网,把她整个困住,任凭她如何挣扎、反抗都无法从中挣脱出来,她被困得无法呼吸,挣扎得力气全失。

    而就在她痛苦地即将死去时,裹在身上的网赫然被拿开,勒在脖颈上的绳子也被解除,她抬起头,看到了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那双深邃的黑眸正情意绵绵,俊美绝伦的容颜,冲着她微笑。

    他把她抱了起来,就那样抱着她,走到那群人的面前,然后,无比郑重认真和严肃地做出了声明,“这是我的人,这辈子都是我的妻子,谁再敢仇视和欺负她,即是和我作对!”

    话毕,他扭头走开,大手依然毫不松懈地搂在她的腰际,她彻底从惊慌恐惧中平复下来,痴迷眷恋地仰望着他,整个心房被满满的幸福所充斥,渐渐也收拢双手,搂住他结实有力的腰腹,脸深埋在他安全宽阔的胸膛上,紧紧地贴着他,贴着他……

    如此美好的梦,令人沉沦的梦,一直陪伴着凌语芊,从黑夜直到天亮,她缓缓睁开眼,下意识地寻求那个深爱的男人,看到之后,苍白的小脸绽出了一抹暖暖的笑意,手突然抬起来,爬到他的脸上,沿着那深邃的轮廓,那俊美的五官,轻轻摩挲,流连眷恋,直至他那双紧闭的眸瞳猛然睁开,她混沌的脑海像是被什么击中似的,回归现实,然后,美目瞪大!

    贺煜继续定定望着她,眸色越发黑沉,少倾,低吟出声,“为什么要轻生?为什么那么傻,你不要琰琰了吗?不要我了吗?”

    刚睡醒的嗓子,比平常更加沙哑和低沉,却清晰传到了凌语芊的耳际,她浑身僵硬,昨晚的一些片段慢慢浮上脑海。

    贺煜则重新将她抱入怀,语气激昂,“小东西,你可知道要是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叫我还怎么活下去!叫琰琰以后怎么办?”

    短短一句话,却道出了他和她生死相随的决心,凌语芊双眼仿佛被烈火熏着,两行清泪顷刻自她眼角滑落而出,那些情景全都回到了脑海。

    是啊,自己怎么舍得放下琰琰,怎么能放下琰琰!

    曾经,再苦再痛再难熬,即便是被训练为杀手的那段黑暗日子,她也不曾放弃过生命,如今却因为一些舆论,一些人的态度而起了轻生的念头,难道是觉得与贺煜再也不可能了的缘故?在美国那几年能勇敢支撑下去,皆因潜意识里依然记着贺煜,依然想着和他在一起?

    “肚子饿不饿,应该饿了吧,去吃早餐?”贺煜猛地转开话题,神情和语气皆恢复平常。

    凌语芊定了定神,不语,却见他已经自个起身,而且,瞬时被他全身只着一件底裤的样子弄得羞红了脸,赶忙低头,这也才想到,他昨晚有没有对她怎样。她浑身无力,是由于刚经历过溺水呢,或是……

    好象没有!下面并无以往欢爱后的那种不适感,看来,身上衣服被脱掉,应该是他见到她全身都湿了,为她洗澡,单纯地想冲掉海水的咸味,再无其他邪念。

    想罢,凌语芊不禁抬起头来,往四周察看,而这一看又是立刻震住。

    这……这不是她和他曾经在贺家的卧室吗?大小,高度,布置,装潢,家具等都一模一样,还有衣柜那儿……

    贺煜正从衣柜里拿出衣物,有内衣内裤,有裙子,全都是新的,适合她穿的,他还作势要帮她穿上。

    心头依然微微荡漾和迷惘,凌语芊没拒绝,静静任由他忙碌,完后,他抱她去洗漱,走出睡房。

    她于是又发觉,刚才猜错了,这里不是贺家,尽管和贺家一样的金碧辉煌和优雅气派,但根本不是同一个地方。

    “吃完早餐,我再带你慢慢逛。”贺煜温柔依旧,抱着她进入厨房,将她放在大椅上,自己则立刻着手准备早餐。

    高大挺拔的身躯,在灶前闪来晃去,凌语芊呆呆地看着,不由想起另一幕,时间很久远却印象深刻的一幕画面。

    有次她在天佑出租屋里过夜,由于夜晚被他折腾,第二天早上起来累得几乎不想动,他于是说亲自弄早餐给她吃。

    其实,他平时基本上不会在家弄吃的,房东配的炉灶都是拿来闲摆,就偶尔买些鸡蛋放在家里,半夜太饿当宵夜。

    估计是头一次下厨吧,他手慌脚乱,腾来腾去,折腾了大约十分钟,成果是两碗鸡蛋糖水,但也是她觉得最好吃、最香甜的鸡蛋糖水。

    现今,他再次在她面前整弄,且依然还是鸡蛋糖,只不过,她不再像以前那样,迫不及待地吃,反而讷讷地看着。

    贺煜先是顿了顿,随即拉动椅子坐近她,端起她的那一碗糖水,亲自喂到她的嘴边。

    凌语芊下意识地别过脸。

    他持之以恒,一次又一次地喂给她,直到他说出那句“来,赶紧吃,吃完打电话给琰琰”,她总算是张开了倔强紧闭着的樱唇。

    “好不好吃?和当年相比,那次更好?”贺煜微勾着唇,讨好地道,特意提醒她的美好回忆。

    结果如他所愿,凌语芊俏脸陡然一怔,尽管不回答,但心里其实已在悄然融化。

    “我以后会尝试更多种类,亲手煮更多食物给你吃的。”贺煜又道,给她喂第二勺。

    凌语芊继续慢慢接过,默默地吃,最后,整碗吃光。

    贺煜拿着纸巾,小心温柔地帮她拭擦着唇角,这才端起自己那碗,不过并没立刻吃,而是问她,“还要不要?”

    这次,凌语芊不再给反应。

    他又是笑了,笑得魅力四射,迷惑人心,“你舍不得我挨饿?好吧,那我吃掉。”

    凌语芊一听,下意识地撅起小嘴,给他一瞟,暗里斥他臭屁,自作多情。

    贺煜解决掉糖水的速度比她快出很多,完后,事不宜迟抱起她,离开厨房,回到客厅,给她递来手机。

    “昨晚我已经跟你妈妈通过电话,没有说起你溺水的事,只说你和我在一起,很安全,让她不用担心。”贺煜心中怨气已消,神情平缓地相告。

    凌语芊心头猛起震颤,他……他和妈妈说话,还跟妈妈说自己和他在一起?妈妈的反应呢?应该是骂他吧?那他呢,又怎么应对?紧紧捏着手机,凌语芊最后并没拨打出去。

    贺煜注视着她,一会,从她手中拿回手机,放进裤袋,重新抱起她,语气雀跃地道,“来,我们出去看看。”

    凌语芊抗拒,不再让他抱,他便也作罢,改为拥住她,带她来到屋外。

    屋里屋外,大大转变,本就步履蹒跚的凌语芊,出到别墅大门口时,更是仿佛双脚被钉在地上,完全停止了移动。

    好美好迷人的景色!

    只见四周围,都种满了花,各种各样的鲜花,万紫千红,绚丽缤纷,灼灼盛开,那一阵阵扑鼻而来的花香,正是它们散发出来的。

    瞧她瞬时震到的样子,贺煜薄唇再度扬起,拥住她,继续迈步。

    凌语芊神思恍惚,下意识地随着他往前,一路走过,更加陶醉在各种瑰丽多姿的鲜花当中,到了路的尽头--那个豪华气派的巨型大门,门匾上镶嵌的三个大字,再次将她震慑和感动到。

    芊——之——梦!

    芊……梦……

    “还记得我答应过你的事吗?我说等将来有钱了,会建一座属于我们的梦之园,小东西,我已经实现这个承诺,已经实现了!”贺煜轻声低吟着,语气难掩激动。

    凌语芊樱唇抖动了起来,梦之园……芊之梦。

    “这个城堡里面,装载着你的梦想,我,你,还有我们的宝宝,幸福快乐地生活在里面,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虑,一辈子!”贺煜继续述说,环在她娇小肩头上的大手,更紧!

    由她和他组成的一家几口,无忧无忧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这的确是她的梦想,一直都是她的梦想!

    凌语芊心头澎湃动荡,喉咙哽咽起来,身体也无法克制地颤抖着。

    “来,我们现在正式去体会它、领略它、感受它!”贺煜带她穿过巨型大雕门,回到园林里面,沿着左边的一条石子路,开始游逛起来。

    整个园林的布置,就和g市郊外那个梦之园一样,不过,这里的鲜花品种似乎比梦之园的还多,好几种,都是她没见过的,只从花田旁边的牌子知道它们分别叫什么。

    对周围的美景,贺煜已欣赏过无数次,故他现在的注意力完全凝聚在凌语芊身上,审视着她每一个动作,将她的反应也都收在眼底,精明如他,还知道她被感动了。

    于是,他将她搂近一些,温热的唇再次凑到她的耳边,低问,“喜欢吗?喜不喜欢我为你准备的这一切?”

    说着,他还故意对着她光洁白皙的脖颈吹了一口热气。

    凌语芊浑身陡然一麻,本能地挣扎,美丽的小脸也即时红了。

    贺煜低笑,不再逗她,陪她继续往前,直到抵达一片紫色花海前。

    紫罗兰!

    她最喜爱的鲜花!

    而且,还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紫罗兰!

    他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和工夫吧!

    对着美丽的花海深深陶醉了一把,凌语芊抬眸时,看向他。

    却见,他眼中情意荡漾,勾唇看着她,看到她两腮泛红,浑身哆嗦,急忙别开脸。

    “来,我们进去。”贺煜抓起她的皓腕,踏上花田之间的小径走进花海中,到达中间那块时,猛地坐上去。

    “别——”不忍心看到这么生机勃勃的鲜花受到摧毁,且又担心他会跌跤,凌语芊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好好的,好好地坐在上面。天,这怎么回事?那些花,不可能承受得住他的重量的。

    凌语芊正错愕困惑间,贺煜拉了她一把,让她也坐上去,她惊呼,继而感到了一股坚实又柔软的触觉!

    “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要在花海中间安置一张花床,我们在床上翻云覆雨,水乳共融,极尽缠绵。”

    刹那间,凌语芊明了,随之羞恼起来,迅速起身。

    贺煜眼疾手快,及时拉住她,一扯之下将她拉回花床上,高大的身躯不由分说地压住她。

    “走开!”凌语芊嗔怒,低吼。

    可惜,这样的局面,即便经历过无数次,结果都只有一个,那便是——她被他牢牢地困住。

    不像以往那样急着品尝她的美好,他那黑宝石般闪耀炯亮的鹰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这张比周围任何鲜花都娇媚诱人的容颜,修长的手指慢慢爬上去,轻轻地摩挲着,而后,薄唇轻启,低吟出声,“以后不准再做傻事了明白吗,你想想,万一我没有及时赶到,结果会是怎样的不堪设想!你就算不为你妈妈和薇薇,就算不为琰琰,你也要为我着想一下!那三年,你可知我过的是怎样的日子?难道你还要我重新尝试一遍?不,小东西,我再也没有动力和勇气去体会,我不一定能再坚持过来的!所以,以后不准再动那样的念头,不准听到吗!”

    他过去三年的痛苦,她曾听过好几次,经由逸凡、振峯和那个李承泽之口,至于他……今天她是第一次听他说。

    尽管他提到的只是寥寥几句,比逸凡他们说的都少,然而却是最能撼动她内心的。

    逸凡说,过去那三年,或许她过得很煎熬,但至少,她身边还有个琰琰,而贺煜,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一张空旷的大床,和一颗陪着熬过无数个夜晚的孤独的心。

    “你嫁给我的时候,在婚礼上说,认识我虽是一次偶然,爱神的召唤却让我们的心永远相连,无需太多言谈,每个眼神都已让你确定我是你的终生侣伴,此生只有这一次挑选,选择了我,你就永远不会变。”贺煜继续低声诉说,忽然转到了她当时的宣言上,一字不漏地复述出来,心情也随之再次感动,“小东西,每个人都只有一颗心,早在八年前,你的那颗心已经给了我,所以对那个日本鬼……对那个野田峻一,你再也没有多余的心给他。你在法庭上说的话,正是发自你的内心,是肺腑之言,不管别人怎么想你,都不重要,你自己知道自己的心就可以了。再说,那些无谓的人,不值得你去丁点在意!”

    凌语芊纯澈晶亮的水眸,已泪光闪烁,贺煜,你只说了一半,就算那些被指使的日本留学生、李晓彤甚至季淑芬都可以当做无谓人,但你爷爷呢?连他也嫌弃我,在那个大庄园里曾经最支持我的人,也逼我离开你,还连带琰琰也不要。

    “或许,野田峻一对你做出极大的帮助,但我们可以用别的报恩办法,我能用尽各种办法来回报他的,故你根本没必要纠结,没必要内疚,我们补偿他,我答应你,我会好好补偿他。而你,不准再胡思乱想,更不准再做出任何傻事。我是你的男人,这辈子会永远护着你,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事,由我去处理,懂吗,小东西,你都明白了吗?”贺煜一鼓作气地说完,低头,疯狂地吻住了她。

    凌语芊继续泪如潮涌,但她已不再对他做出抗拒,静静躺在柔软的花床上,耳边反复回荡起他刚刚说过的那些话,还有池振峯等人的劝解,紧接着连昨晚一时失魂而差点失去生命的惊险一幕也冲上了她的脑海,让她更加神思惘然。

    贺煜何尝不是满腹激动和沉痛,他同样想起了昨晚火速赶到琉璃岛,见到她被海水吞没的噩梦惊魂,想起将她从海中救出来却感受不到她的任何气息时的心胆俱裂,整个人于是再次心有余悸,不禁更加紧紧地抱住她,更加用力吸吮着她的小粉舌,狂扫她檀口内的每一寸芬芳,极尽缠绵,直到彼此都快要窒息了才停止,改为吻她的头发、额头、眼睛、鼻子、面颊、下巴,一路往下。

    宽阔结实的大手也丝毫不闲着,熟稔迅速地扯下她的裙子领口,当那浅紫色的胸罩自她身上剥离,丰满的浑圆弹跳在他眼前时,修长的躯体更是立刻变得僵硬。

    还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娇,俨如两颗熟透了的葡萄,尽情绽放着妖冶水嫩的汁液,引诱着他去品尝。

    他眸色猛的一沉,身体一伏,扑过去。

    “呜……”凌语芊立刻本能地娇吟出声。

    如催化剂,令男人更加火热沸腾。

    “不要欺负我,贺煜,不准欺负我!”凌语芊拾回理智,迅速抗议。被他牢牢地钳制着,她几乎动弹不得,故只能用言语表明。

    贺煜依然在品尝着某处的美好,含糊道,“小东西,我没有欺负你,我这是爱你,爱你懂吗。”

    不,我才不要你这样爱,你坏,好坏。凌语芊嘟起了小嘴,努力扭动,可惜一点用处也没有,只会引致他更强势的欺压。

    一个地方不满足,他的手还继续往下。

    凌语芊瞬时又是一阵战栗,不堪承受,无助扭动之时,继续用声音反抗,“不要,贺煜不要,坏蛋!”

    “叫天佑,小东西,你不是最喜欢天佑的吗,感受到天佑回来了吗,乖,以前天佑也是这样对你,这样爱你。”

    天佑……

    刻骨铭心的名字,烙在灵魂深处的名字,像是触电一般,立刻在凌语芊体内击起一股电流,带来巨大的震动!

    贺煜趁机抬了抬头,见到她瞬间迷惘的模样,薄唇邪魅地勾起,继续诱惑,“小东西,看看周围,你躺在花床上,被无数鲜花陪伴着,与你最爱的天佑共赴巫山**,欲海沉沦,是不是很美,很浪漫,很消魂?感觉做梦一样?这是天佑专门为你而设,天佑记得他所有的承诺,会一一对他的小女人实现,真正让她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小女人,一定的,强大的天佑一定能做到。”

    这个男人,确实强大,他知道她想什么,恋什么,爱什么,如此一番言语攻势,顿时让凌语芊思维起了混乱,神志起了迷糊,整个脑海都被美好的回忆占据和充斥。再配上他那高超专有的技巧,她简直就无法招架。

    看着完全迷失的她,贺煜心情愈加高亢和荡漾,也事不宜迟除去自己身上的障碍物。

    一切准备就绪,水到渠成,情与欲的缠绵,正式拉开了序幕。

    凌语芊全身抑不住地颤抖起来,迷离的神志有了瞬间的清醒,然后,起挣扎。

    他晓得,继续用她最眷恋的事迷失她的心智,“小东西,感受到了吗,感受到天佑吗,他正在爱你,像以前那样,不,他会比以前更爱,因为他已经想了你很久,念了你很久,他会继续爱下去的。”

    凌语芊理智已经全然丧失,剩下的,只有难以言表的快乐,迷离的眉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股久违的幸福慢慢涌上她的心头,充斥整个胸口,扩散全身心,说,不,出的舒服、快乐、满足。

    天佑,记住你的话,记住你要给我幸福,你不准再扔下我,否则……否则……

    她无法再思想下去,完完全全地沉沦在了美妙的快乐中。

    微风轻轻吹来,吹起花床上的一片片花瓣,花瓣围绕着正恩爱缠绵中的恋人纷飞旋转,飘散,随着他们演奏出来的爱的旋律而翩翩起舞,尽情伴奏,助兴,鼓舞,欢呼。

    整个画面,极尽浪漫,极尽唯美,阳光下,微风中,花海里,火热缠绵,消魂噬骨,如此美妙的领略和体会,只有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个男人,是楚天佑,那个曾经给她带来很多伤害和痛苦,却也给她无尽快乐和幸福的男人,这,就是刻骨铭心;这,就是心的悸动;这,就是灵魂的沉沦。

    ------题外话------

    万更如期捧上!亲们有票就撒点哟喂,看到鼓励和支持,紫以后才更有动力继续万更哦,谢谢^_^。对了,这章亲们是否感觉有点不够过瘾?紫也没办法呜呜,和谐社会,大家想看到某情节完整版,可以加入本书的读者群(qq群号是:61577245),里面有免费的额外情节,进群请向管理员递交订阅证明,很方便简单的操作。我们,等着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