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46 沙滩激情夜,极尽缠绵

246 沙滩激情夜,极尽缠绵

    http://

    只见那儿,亮起火光,虽然距离问题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足以见到,那儿摆着桌子,椅子,帐篷,篝火等,桌面好象还点着蜡烛。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天天书吧

    烛光晚餐!

    她脑海立刻闪过这几个字。可是,谁布置的?他命人安排的吗,可他说过工人门明天才是时间过来的。

    凌语芊正思索困惑间,贺煜已经拥住她走过去,她心中好奇困惑,自个加快了脚步,随她急匆匆地往那靠近。

    距离越近,她看得越清楚,她还看到了几个人影,其中有个,是池振峯。

    见到她过来,池振峯马上面露笑容,关切问候道,“yd,你都没什么事了吧?”

    凌语芊怔了怔,难道振峯也知道她昨晚溺水的事?那他以为她是意外呢,或跟贺煜一样知道她是一时想不开轻生的?

    一想到后面这个可能性,她顿觉窘迫起来,好丢人哦!

    “都弄好了?”贺煜开始做声,环视着周围。

    池振峯点头,又朝凌语芊看了看,道声再见,转身便走。

    凌语芊目送着他,一会不禁喊出来,“振峯,你吃饭了没?”

    池振峯顿时停止脚步,贺煜则剑眉一蹙,长臂一伸把她搂入怀中,轻斥,“他没吃饭又怎样,难道你要叫他一起留下烛光晚餐?三个人的烛光晚餐?只有你这小笨蛋才想得出!”

    说吧,恶质地在她美臀捏了一把。

    凌语芊来不及表示抗议,池振峯折了回来,笑容可掬地看着她,“接下来是你和总裁浪漫恩爱的时光,我就不做电灯泡了,不过你想请我吃饭的话,我们回市区再约?我挺想念琰琰的,那天见过他后,满脑都是他精灵古怪的模样,害我都想也生一个呢。”

    凌语芊微微粲齿,脑海迅速涌现出那个可爱稚嫩的小人儿。

    贺煜则意有所指地道,“那就赶紧找个女人,找属于你的那个!”

    池振峯继续瞧了瞧凌语芊,不说什么,冲两人做出一个再见的手势,彻底离去。

    其他帮忙布置的人,也都走了,宽阔的沙滩于是只剩贺煜和凌语芊。

    凌语芊一脸呆然,不知所措着,贺煜在那些人都上了快艇后,拥住凌语芊的两边肩头,把她带到浪漫圣地。

    凌语芊这也才清楚看到现场,马上被周围的气氛沉醉。

    记得以前有次看旅游频道,马尔代夫有个非常小的岛,小到只能摆下一张餐台,仅供两人用餐,在海水中央看夕阳西下,两人温柔相视,共享烛光晚餐,场景非常浪漫,让人心生向往。

    她便忍不住对天佑说,将来也希望去体会一下。

    天佑立刻就答应了她,还大发厥词说不用大老远跑去马尔代夫,他会在中国买个岛,只要她喜欢,随时带她去共享浪漫。

    如今,他做到了,这块安宁静谧的私家沙滩上,也不清楚是本来就这样呢,或他专门命人隔开,在岸边真的有一块高高隆起的小陆地,且还是心形的,蜡烛环绕着点起,左侧部分是一张开顶帐篷,右侧部分安置着一张高雅美丽的餐台和两张舒适华美的大椅,餐台上有鲜花,有红酒,还有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纱幔、篝火、音乐,随风轻动;美食、鲜花、海浪,在火光下熠熠生辉,简直迷醉了人的心。

    贺煜把她搂入怀中,在她耳畔低吟,“不管老天让我怎样致富起来,但它确实给了我机会去实现对你的一个个承诺,这说明我们是天定的伴侣,小东西,接下来什么也不用想,不要纠结,让我们尽情享受这个美好的梦,天佑为你编织的美梦,好吗?”

    在独特旋律音乐的渲染下,凌语芊已经满腹激荡,喉咙哽咽得说不出话,甚至连气也喘不过来。

    说不感动是骗人的,说不动容是假的,这一天他所做的一切,硬是冲破了她内心的防线,让她再也无法抗拒,明知自己不应该,可还是无法克制地陶醉、沉沦。

    真坏啊,为什么要安排这些,为什么要让她招架不了,坏蛋,混蛋!

    贺煜拦腰抱起她,长腿一跨,从岸边进入小陆地内,安顿她坐在椅子上,自己也走到对面的那张,坐下之后,深情款款看着她。

    一开始,凌语芊还会与他呆呆对望,可渐渐地,随着他炽热的眼神比旁边的篝火还狂烈,她顿觉不自在起来,直想做点事情回避,于是急忙端起跟前的红酒,大喝一口。

    咳咳……

    红酒本该细细品尝,她却喝得过急,以致一下子呛到了,俏脸涨红,媲比美酒。

    罪魁祸首,非但不检讨,还笑了,很开心她的情绪和思维受到了他的影响。

    他也端起酒来,对她做了一个“cr”的举动,放到唇边,轻尝一小口,细细品味,整个过程说不出的优雅和享受,无形中在嘲弄她的狼狈,且也提醒她应该淡定。

    凌语芊恼羞成怒,欲发火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抿紧樱唇,怒瞪着他。

    这回,贺煜决定放过她,放下酒杯后,开始拿起刀叉切肉,一小块一小块地放在她的碟子里,动作依然非常优雅从容,且充分流露着无尽的宠溺和爱意。

    那笑容,令人迷眩。

    那嗓音,更是百般温柔与好听,“快尝尝,很不错的。”

    凌语芊脑子混乱,神志不清,只能随着他的指示,无意识地拿起叉子将烤肉放进嘴里。

    好香,好滑,好鲜嫩,好好吃!

    她不由分说马上去夹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最后,整碟都吃了。

    贺煜唇间染上更浓的笑意,这小东西,饿坏了吧。于是为她弄另一道菜。由于每一道菜分别来自各种餐厅的最好招牌菜,自然是最好吃的,瞧品尝的人陶醉状便可得知。

    这样的膳食安排,真心不错!

    桌面的佳肴慢慢减少,凌语芊被喂得饱饱的,服侍她的男人却似乎未尝一口。

    凌语芊这才觉察,脸刷地红了,赶忙说了一句我饱了,美瞳随即左顾右盼。

    贺煜当然知道她吃了多少,故不再喂她,开始犒劳自己。其实,他希望她也能反过来服侍他的,但他知道暂时不可能,便把这个愿望寄托于下一次,他想,下次一定如愿,而且这距离,不会太远。

    怀着美好的寄望,他心情也雀跃不少,尽情品尝着美酒,享用着各类菜色,整个动作依然非常高雅、从容、迷人。

    他还不时地注视她,深邃的黑眸像两块磁铁,对她放出难以招架的吸引力,还又像是两道致命的旋涡,将她深深地吸过来。

    凌语芊心猿意马,为了躲避他,只好端起酒来使劲喝,喝完杯子的又重新倒,一杯接一杯,待贺煜也吃饱,一瓶红酒剩下无几,她整个脸庞被染成了酡红色,美眸一片迷离,却更加娇媚绝美、魅惑人心,把贺煜看痴了,眼神更炙人。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燃烧着的晚霞也已暗淡下来,整个大地融进了昏沉混沌的暮色之中,但这儿,依然一片光亮,烛火辉明。

    彼此就此对坐,约莫一会,凌语芊站起身来,伫立水边,呆呆环视着周围,环视着整个岛屿和海面,迎面吹来的海风,让她无比舒适,渐渐禁不住闭上双眼,直到身后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腰际被搂入一只强健结实的臂弯中,她才又迅速睁开。

    “开心吗?喜欢我为你准备的这一切吗?”贺煜把头埋在她的颈窝上,低吟道。

    凌语芊身体更加僵硬,扭扭脖子。

    腰间的大手收缩得更紧,数秒,贺煜还将她转过身来,抬起她的下巴,借着月光和烛光定定凝望着她,慢慢地,俊脸凑近。

    凌语芊美目越发瞠大,看着他俊美绝伦的面容离自己越来越近,在自己面前放得越来越大,眼见他就要吻上,她身子一缩,躲开,走到帐篷那,蹲下,伸手去拨弄烛火。

    贺煜也跟过来,蹲在她的身侧,瞧着她那被烛光近距离映射而显得更娇嫩媚人的小脸儿,他体内的火苗持续飙升着。

    凌语芊自然感受到他的注视,那双眼喷出来的狂热,简直比眼前的烛火还猛,而且,他高大的身躯就此蹲在她的身边,让她感觉那是一座大山紧压着。

    渐渐,她再也招架不住,不禁腾地站起身来。

    与此同时,贺煜快速把她搂住,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温热的唇狠狠堵住她的樱桃小口,趁她开口反抗之际,龙舌迅猛窜入她的口腔。

    和她舌唇缠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但每次都让他兴奋激荡不已,而每一次,他都能将她吻得娇喘吁吁,整个身子柔若无骨地瘫软在他的怀中。

    这次也不例外,一场激吻之后,凌语芊已经神思混乱,再无丝毫抗拒意味,像只小猫咪似的,懒慵慵地窝在他的胸前。

    贺煜微微喘着气,眼神更加深邃透亮,体内的火非但没有减少,还愈加旺盛,他瞄了瞄旁边的帐篷,猛然一个转身,下一秒,带着她双双跌坐在软绵绵的帐篷垫子上。

    如此悬空跌下,凌语芊惊呼,小脸儿满是害怕,而紧接着,又陷入另一种境况。

    贺煜那线条性感的薄唇,含住了她柔软敏感的耳垂,口腔内的温热气息不断朝她耳上输送,甚至还蔓延到她身体各处,同时大手熟稔地解开她的……

    刚才一轮火热攻势,凌语芊本就心神迷乱,此刻再进一步,更是无法抑制,情不自禁地低吟出来。

    贺煜如遭鼓舞,心头即时冲上狂喜,更加恣意又惬意,湿滑的龙舌离开她的耳垂,滑到她的颈上,沿着她性感的锁骨来到……

    凌语芊娇喘不断,她本就喝了很多酒,身体本来就热,如今是再也无法像前几次那样有能力和神志去做出任何抗拒甚至挣扎,只能无力地任由他想怎样都行。

    贺煜在这方面精通,自然看出她的反应是怎样,为什么会这样,他不禁要感谢起那瓶酒来,为自己的计划喝彩,还暗忖,以后要多用酒精刺激她内心深处的渴望。

    嘴巴移到另一边,腾出来的手则往下(和谐)……

    一波接一波的暖意,漫过凌语芊身体各个角落,四肢百骸似乎都迷醉了,她身体持续哆嗦,无助地发出小猫咪似的叫声,半睁着月牙形的眼眸,瑰丽的美瞳如蒙上了一层魅惑的雾霭。

    一会,贺煜抬起头来,吊着眼睛睨视着他,漆黑狭长的眼眸透着浓浓的爱欲和宠溺,舔了舔嘴唇,绯色舌尖夹在线条性感的薄唇上,舌尖微微卷起,充满着成熟男人的魅惑,还似乎隐隐闪烁着点点乳白色的光。

    他的衬衣不知几时也已褪下,露出性感的体魄,肩膀比一般的男人宽阔,肩胛骨的线条完美到不可挑剔,此刻正好一滴汗珠从俊美绝伦的面容滑到肩上,紧接着蜿蜒至结实精悍的胸膛,小麦色的肌肉泛着阳刚的光泽,简直丛林中的野生豹子,狂野而极具爆发力。

    他继续冲她邪魅地笑了笑,头重新埋下去。

    这跟手指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凌语芊又是无法克制地娇吟,喘息。

    贺煜见状,眉梢间更是自豪和得意,捉弄的坏分子迅速冲上来,他突然恶质地离开,看着她红晕满布的娇颜透着痛苦的神色,唇角更加肆意地往上扬起,低问,“小东西,是不是感觉很难受?”

    凌语芊已经意乱情迷,被折磨得理智丧失,红艳艳的小嘴微微轻启着,细长的媚眼射出了嗔怒。

    “别急,老公这就……”贺煜说罢,神速除去了裤子。

    其实,经过刚才那番高超技巧的撩拨,何止生嫩的凌语芊被弄得无助难耐,他自己更是欲火烧身。剑张拔弩,刻不容缓,他事不宜迟……

    凌语芊下意识地娇吟出来,这次的叫声,比刚才都撩人,简直把贺煜身心都酥软融化了。

    红酒,真是个不错的东西!

    贺煜俊颜一直挂着邪魅的笑,仿佛被烈酒漫过的嗓音,低低的,沉沉的,又醇又厚,一直在对她说出一些暧昧的话语,逮住机会,似乎要将她往死里弄。

    凌语芊红着脸,喘着气,痛并快乐着。暗含压抑的细碎吟叫,就像海妖的歌声,带着无比蛊惑的魔力,立刻将她身上的男人刺激得更加疯狂。

    一切像坠入山谷的失控列车,看不到尽头,危险却又像漩涡般令人沉沦不已,他恨不得永远这样将她压在身下,一辈子都不放开。

    夜在一点点地转深,周围的蜡烛已经燃尽、熄灭,只剩夜空中的半轮明月吃力地洒着淡淡的光。

    交缠的身影不停更换着姿势,不停地攀登高峰,消魂蚀骨。不知多久过后,总算彻底地停下。

    凌语芊全身力气已被抽干,无力地趴在帐篷垫子上,嫣红的小嘴虚弱地吐着细微的气息,俨如一只刚被狠狠蹂过的小猫咪,煞是可怜。

    贺煜也扒躺在她身侧,大口大口地吐着气,他满身是汗,大战好几个回合,每次都极尽猛烈,魁伟的身躯于是也难掩疲态。

    “小东西,还好吗?”一会,他低问。

    “不好,好疼。”凌语芊的嗓音,几乎低不可闻。

    贺煜剑眉一蹙,爬起身,将她转过来……似乎还能见到他当时是怎样的狂猛。

    “贺煜,你坏蛋,为什么老要这样欺负我,坏死了,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凌语芊几乎要哭了,虽然她看不到那儿,但她知道一定惨不忍睹,以前就有好几次也这样的,都是他弄的。

    贺煜怔了怔,急忙解释,“宝贝,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你太吸引人,让我无法自控,然后……”

    “才不是,你根本就是大色狼!”刚才,她整个人一直昏昏沉沉,不清楚欢爱的过程具体持续了多久,到底总共做了多少次,她只知道,他的动作好疯狂,而且,孜孜不倦,她每次似乎快要累得睡着了,但他又是疯狂地把她摇醒,然后将她撩拨得无法自控,随着他一起……

    “好,我是大色狼!不过,这只大色狼只色你一个哦,对别的女人没有半点性趣哦。”他伸手,轻轻按摩,顺势申明对她唯一的爱,听说女人都爱听的,她以前也喜欢这样,“乖,会没事的,明天睡醒就好了。”

    “我恨你,恨死你了!”凌语芊捞起枕头,欲朝他身上砸去,可惜一点力气也使不出,结果只能把枕头抱在胸前,嗔怒地瞪着他,在心里狠狠骂他一顿。

    贺煜想笑,可担心小猫咪伸抓子抓他,于是忍住不敢表现出来,继续满怀怜爱地按摩了少顷,看着似乎没有多大用处,便作罢,决定让它慢慢随着时间来恢复,继而高大的身躯重新躺下,把她搂入怀中。

    “走开,不要你抱!”

    “又闹脾气了,怎么会不抱呢,不抱你抱谁?这辈子,抱定了!”贺煜点了点她小巧俏丽的鼻尖,还忽然想到某个办法来威胁她,伸手将她的身子略微侧起,在她腿间滑动,“再不睡,今晚就别再睡了哦。”

    瞬时间,凌语芊更是气得头顶冒烟,拼出力气抡起粉拳在他精壮的胸膛使劲捶打起来,“坏蛋坏蛋坏蛋!我告诉你,等明天回市区后,我再也不理你,一定再也不理你!还有琰琰,你休想再看到他!”

    呵呵,小妮子这是学他吗?在威胁呢!

    贺煜低低一笑,心中并无任何惊慌,他看得出,经过这一天,小妮子是慢慢被他打动了,瞧刚才,虽然有酒精起作用,但也因为她内心的妥协和导向,否则,他是不可能体会到今晚的消魂!

    尽管如此,他还是装出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嗓音温柔得几乎溺死人,“好了好了,不欺负你了,其实,刚才老公已经被你榨干榨净,不休息个一天半晚,是恢复不过来的!”

    凌语芊尽管还是恼他,而且恼他总是自作多情地用那个早就不是的称呼,但想想便也打算不理,再给他一记不悦地瞪视后,从他怀中挣扎出来,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闭上眼。

    起初,她如刺猬一般,浑身毛孔都对他射出警备抗拒的意味,可渐渐地,待她睡过去后,每一个紧绷的细胞都缓缓放松舒展开来。

    听着她传出的平稳而浅淡的呼吸声,贺煜知道她已熟睡,于是把她拉近过来,注视着她,摩娑着她,一阵子后,拥入怀中,在她本能地顺势往他怀里钻时,他胸口再次冲上欢欣和喜悦,心花怒放。

    这小东西呀,还说不是口是心非!

    深邃的眼眸,变得更沉,更柔情满布,粗砺的手指爱不释手地流连眷恋着她精致绝美的五官,当他准备凑近过去亲吻一下时,忽闻一句梦呓自她小嘴传了出来。

    “对不起,峻一对不起!”

    对不起,她在跟那小日本道歉吗,在梦里跟小日本说对不起?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她今晚的情不自禁,自觉对不起那小日本?

    贺煜既欣喜,又不悦,本能地想吻住她,好阻止她这不听话的小嘴继续吐出胡言乱语,不过很快又转念一想,想到一个更重要的,审视着她,继而捏住她圆润柔软的脚趾头,柔声低问,“野田峻一对你很好吗?为什么要嫁给他?”

    如他所愿,凌语芊梦里做出回答,“嗯,他对我很好,答应亲自杀六个目标将我从m。r手中救出来,然后带我和琰琰等人到旧金山,让我们开始新的生活。”

    m。r?那是什么人?杀六个目标?为什么这样做?贺煜心头即时窜起浓浓的困惑。

    “琰琰无意中弄花了他爷爷收藏多年的军装,他爷爷说,只有琰琰是他们野田家族的成员,才能放过。为了琰琰的安危,在他接受有名无实的条件上,我答应嫁给他。”

    原来如此!他就知道她没有那么快嫁人,原来是被逼的,这小东西,到底遭遇了多少苦头。

    凌语芊重新沉睡了过去,贺煜整个思绪继续集中她刚刚梦呓出来的话语,嘴里反复呢喃着m。r这个名字,在琢磨到底是个什么人,许久都得不到清晰的答案后,便暂且作罢,决定回去再查。

    他紧蹙的剑眉微微舒展,再次在凌语芊安宁的容颜抚摸一把,随即低首,吻了吻她的额头,搂住她,自己也闭眼,慢慢沉入梦乡。

    ------题外话------

    因为和谐,所以还是老办法,想体会贺煜和芊芊之间更深入的精彩爱缠,请加我的qq群(六一五七七二四五),找群里管理员,在订阅的亲们都可以看到额外免费情节的,有千多字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