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销魂缠绵,刻骨的爱 255 离婚?永远都别指望!(求月票)

销魂缠绵,刻骨的爱 255 离婚?永远都别指望!(求月票)

    http://

    琰琰倒很勇敢,小脑瓜从凌语芊腰侧闪出,用曾经学过的英文称呼客气礼貌地喊出,“野……野田爷爷!”

    这不速之客,竟是野田骏一的爷爷--野田宏!

    那锐利依旧的双眼朝琰琰淡扫了下,继续直射凌语芊,意味深长地道,“不欢迎我?不请我进去?”

    凌语芊回神,赶忙冲他福了一下身子,也用英语回道,“爷爷请进!”

    野田宏颌首,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沿着整个屋子打量一圈,语气越发耐人寻味,“看来骏一真的很疼你,让你们住这么好的房子。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凌语芊身体微微一僵,不吭声,低垂着头。

    一会,野田宏总算来到客厅坐下,琰琰端了一杯水过来,毕恭毕敬地呈给野田宏,“野田爷爷请喝水。”

    “很有礼貌的孩子,看来,你很喜欢我。”野田宏接过,喝上两口。

    琰琰呵笑,心里实则很不爽。他当然不是喜欢这个日本老头子!他可记得当初弄破军服时,这个老虎般凶残的老日本是如何责骂他和妈咪呢。之所以这么殷勤,是希望老日本别刁难妈咪,他觉得,老日本忽然出现,准没好事!

    凌语芊依然不习惯野田宏锐利的眼眸紧盯着琰琰看,不由出声打破局面,礼貌有加,“请问爷爷什么时候抵达中国的?这次过来,为生意上的事吗?”

    野田宏目光再度回到她的身上,对着她精致绝美的容颜若有所思地注视了片刻,忽然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她。

    凌语芊怔了怔,迟疑地接过,打开取出信纸,只见上面用英文写了满满一页。

    “丹,最近可好吗?请原谅我这么久都没有给你电话。离开你已经十天,这十天里,我无时无刻不想念你,只要闭上眼,脑海便立刻浮出你美丽的倩影,绝色的容颜,迷人的笑容,还有很多很多,关于你的一切。我很幸运,能遇上你,然而也很无幸,因为遇上你。我从没想过自己会为一个女人如此不顾一切。乐萱曾经说,我对你的爱很伟大、很无私,而我也一度认为会这样无欲无求地坚持下去,直到打动你的那天,然而,贺煜的出现将我的计划毁掉了。你知道吗,和你认识这么久,我一直羡慕一个人,这个人,便是琰琰的亲生父亲。从你的眼神,我似乎能感觉到你曾经历过一段很深刻的爱情,一段让你难以忘却、有可能一辈子也放不下的爱情。从你对琰琰的态度,我更是看得出你对那个男人无尽的爱。我很想去问清楚,但无数次我都没有对你开口,一方面,因为尊重你;另一方面,因为我的担心。我怕一旦提起这个人,会给你带来一种震撼,弄不好,让你原本平静的心再次为这个男人跳跃。当我第一次知道贺煜就是琰琰父亲的时候,这样的感觉更为强烈,我见过很多人,但都没有像贺煜这样给我独特的压迫感。我在想,这个男人一定很厉害,一定是个极强的对手,而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在那场带有阴谋的官司中,我输了,我伤了自己,也伤了你,而唯一高兴的人,应该是贺煜!你在庭上说出那句他没有强奸你,对他来说是多么珍贵知道吗!这些日子,除了想起你,我脑海其实还一直盘踞着一幕画面,那就是……法庭上你几乎崩溃地说出他没强奸你时,贺煜那得意、欣喜、激动、兴奋的表情!就像一个魔鬼似的阴魂不散缠住我,让我无法从这件事中释然,不想面对你,甚至,连话也不想和你说。丹,你会不会感到很失望?万万想不到我会这样对你?是的,我很惭愧,我甚至痛骂我自己,我觉得自己再也不配拥有你,再也没资格陪你走下去,所以……我提出解除婚约,结束这场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婚姻,让你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去,我想,这是我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对了,你不用感到内疚,也不用难过,其实我这样安排挺好的,它能让我减轻对你的愧疚,让我心里好过很多,故你应该接受,去追求真正属于你的那份幸福吧!珍重——永远想你的骏一。”

    就此一封信,耗掉了她整整半个小时,不仅因为它是英文体,更因为那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各种情意使她心潮不断翻滚,几度差点读不下去。

    曾经,为了表达对她的爱,野田骏一很努力地学习中文,平时在她面前写的东西也都用中文演绎,这次,他使用全英文,是因为本身能力有限呢?又或者,再也没了以前的爱意?

    不,尽管是现在,她依然能感受到他的爱,那种强大的、无私的、纯粹的、令人不止感动的爱。

    所以,她忍不住流泪了,满眼都是灼热,视线变得模糊起来,页面的一行行字随之变成了一张放大的脸容,英俊,儒雅,温柔。

    “骏一要和你解除婚约是吧?”野田宏终于做声,语气冷漠平淡。

    凌语芊抬起头,先是隔着模糊的视线呆愣了两秒,继而赶忙拭去眼泪。

    “这根本行不通!”野田宏冷哼出一句,“我们野田家族有个组训,但凡正式结过婚的子孙,都不能离婚,否则,会遭天谴!”

    什么!

    凌语芊立即瞪大了双眼,自己没听错吧?会不会是野田宏英文表达有失误,或者,自己听起来有误解?

    对于她的震惊,野田宏无动于衷,自顾道,“当初没有告诉你,是应骏一母亲的意思,她说你对骏一的爱还不稳定,担心这个组训会给你带来影响,会拒绝这场婚姻。但事到如今,再也不能隐瞒了。”

    凌语芊总算是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野田宏也没发表错误,而是……清一清喉咙,她首先追问,“这个组训,野田骏一知道的吗?”

    野田宏稍顿,点了点头。

    凌语芊更是重重一震颤,他竟然知道,可为什么不事先告诉她?不过话说回头,当时就算自己真知道此事,会拒绝吗?不,应该还是不会拒绝,毕竟,那关乎到琰琰的性命,对骏一的感恩或许可以不顾,但对琰琰,她根本不能冒半点的险!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眼见一切就要解决了,为什么又出现这样的事,幸福的生活难道就那么难吗?是否所有人都这样?又或者,命运只针对她?

    凌语芊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这是一个幻觉,然而,眼前的野田宏那一成不变的深沉和锐利告诉她,这不是梦,这是真切的,野田宏来了中国,带来了野田骏一的信,还带来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坏消息!

    “中国妇女的贞洁观念在世界上众所周知,但我看到的似乎并非如此,你是骏一的妻子,没有恪守妇道,反而和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你这样简直就是无耻的行为!”野田宏开始了指责,那锐利的眼神,更加凌厉和冰冷。

    凌语芊从悲痛中出来,回望着他,欲对他的胡乱指控表示抗议,然而,她根本不知如何开口。

    正好这时,外面传来开门声,凌母和凌语薇回来了!看到野田宏忽然出现于此,凌母也大吃一惊,很快,客气地道,“野田爷爷,你好,你好。”

    野田宏不拘言笑,态度ju傲地点了点头,算是回了凌母,紧接着,他又朝凌语芊神色复杂地瞥了一下,准备辞别离去。

    凌语芊也站了起来,送他出去,走到门口时,才晓得询问,“爷爷,你……会在中国呆留多久?你住在哪个酒店?能否把地址告诉我?”

    野田宏递给她一张名片,上面显示的地址,竟然是……中华大酒店!这只是巧合呢,又或者,他故意选择那儿的?

    对着野田宏若无其事的样子快速审视一番,凌语芊继续道,“爷爷能否告诉我,怎么联系上骏一?我……我想找他谈谈。”

    “不用,他目前有事在忙,忙完了会找你的。”这次,野田宏拒绝,话毕,踏出房外。

    凌语芊便不再做声,默默地目送他渐渐远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于转弯处,而凌母也走了过来,她才收回视线,关好门,回到客厅。

    “芊芊,怎么了吗?骏一的爷爷突然来中国做什么?他因什么找你?骏一呢?不一起回来的吗?”凌母迫不及待地问出一连窜的疑惑。

    凌语芊没有回答,拿着野田宏递给的卡片看了又看,稍后,又拿起野田骏一的信来反复阅读。

    凌母可被急坏了,估计因为上次琰琰淘气弄坏军装的事,她对野田宏的印象一直畏惧有加,如今野田宏这个时候忽然过来,她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越深想,她越是心急如焚,不禁拉住凌语芊的手,再次追问。

    凌语芊这也才简单扼要地说出整个情况,苍白的容颜愈加悲愁怅然和不知所措。

    凌母同样被震得面色大变,目瞪口呆。天,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就是说,芊芊再也不能和野田骏一离婚?要一辈子都当他们野田家的媳妇?可是……可是……

    “妈,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凌语芊也急得慌得又哭了,赶忙拿起手机拨打野田骏一的电话,可惜依然处于关机状态。

    凌母也先焦急慌乱的一会,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提醒道,“对了芊芊,野田宏说骏一也知道这个组训,但骏一又忽然写信跟你说离婚,这不自相矛盾吗?”

    凌语芊听罢,冷静下来,然后,把沈乐萱叫来。

    沈乐萱的反应和她们差不多,一脸震惊,很明显事先并不知道野田家这个组训,不过她倒是确定了这封信是野田骏一的笔迹。

    莫非,野田宏在撒谎?可为什么呢?如今婚姻自由,孙子要想结束这场婚姻的话,他没理由执意坚持的,毕竟,凌语芊不是什么大财阀或大官员的女儿,凭他们野田家族的地位,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媳妇!而且,她们可看不出野田宏对凌语芊有多喜爱和器重。

    于是乎,凌语芊给李美子打电话,无奈李美子的手机也接不通!

    大家不禁更觉事情有蹊跷,看来,似乎只能找野田宏问清楚,可根据今天的见面,野田宏就算真的有阴谋,也不可能说出来的,否则刚才不会就那样走了!

    沈乐萱见凌语芊急得像个什么似的,不禁安抚道,“丹,别急,事情会有转机的,先别慌。”

    “嗯,说不定只是野田宏不想你和骏一离婚,故意那样编造。”凌母也马上附和,除了安慰女儿,还安慰她自己。

    凌语芊不做声,一会再举起手机拨打李美子的电话,而这次,总算是接通了!凌语芊差点激动落泪。

    李美子觉察到她的异状,立刻表露关切,“怎么了丹,听你的声音不大对劲,发生什么事了吗?来,告诉婆婆,看婆婆能否帮你。”

    一切听起来很正常,根本不像有事情发生的样子!凌语芊略作沉吟,毅然问出,“婆婆,请问野田家族是否有个祖训,但凡正式结过婚的子孙,都不能离婚,否则必遭天谴。”

    电话里瞬时一片静默,好半响,李美子才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自己如何知道!李美子这样问,那就是了!原本尚存的一丝希望顷刻间彻底消失,凌语芊再也没有力气说下去。

    “当年,不知是多少代的时候,家族里有个男人在外面胡搞,还为了那个女人抛弃妻子,后来男人意外身亡,家族长老去找神婆问魂,说是因为抛弃糟糠之妻而招致死亡。担心以后再有子孙碰上这样的不幸之事,长老设下这个祖训,所有的人,一旦结婚,都不得再离婚,否则,会遭天谴。”李美子自顾讲述出前因后果,说罢又是询问凌语芊,“丹,你还没告诉我,如何得知这个祖训?谁告诉你的?”

    凌语芊继续怔愣了片刻,有气无力地答道,“野田爷爷他……他来中国了,他刚刚来找我,跟我说出这个祖训。婆婆,为什么你当初不事先告诉我?为什么要蒙住我呢!”

    “我……我看骏一那么爱你,心想他一定不会出轨,一定不会提出离婚这样的事,再说,这只是一个诅咒,我不想提,所以……所以……”李美子越说声音越小,内疚尽显。

    凌语芊则更加一脸死灰,又是一会儿后,再问,“婆婆,你能找到骏一吗?其实我和他发生了一些争执,我们吵过架,他自从回去美国后,一直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从李美子的话语中,非但不知道野田宏来中国,甚至连野田骏一写信提出离婚也不知道,故凌语芊并没立刻提及。

    可惜,李美子给她的答复依然是毫无结果,“很抱歉丹,我暂时也联系不上他。对了,你们吵架了吗?因什么吵架的?骏一这孩子,那么喜欢你,我还以为他永远都不会和你吵架呢,不过你放心,夫妻就算争执,也就一段时间而已。我在这边会想办法联系他,一联系上立刻叫他给你打个电话,给你道歉,把你哄回来。”

    李美子接下来的话,凌语芊已经不再仔细去听,整个人陷入呆愣当中,仿佛处于一片沉寂的世界。

    凌母和沈乐萱尽管没了解到具体情况,但从凌语芊的表情便能猜出事情的结果,于是也无限悲愁。

    至于琰琰,忽然偷偷溜进卧室,从抽屉里找出贺煜给他准备的一支新手机,拨打贺煜的电话。

    贺煜几乎是立刻接通,醇厚的嗓音充满温柔和慈爱,“琰琰?找叔叔有事?”

    “贺煜叔叔,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刚才……那个日本老头子……也就是骏一爹地的爷爷来找妈咪,他给妈咪看了一封信,还对妈咪说了一些话,然后妈咪哭了,妈咪还很惊慌,您快来救救妈咪!”

    贺煜一听,为之一震,赶忙询问,“野田骏一的爷爷对妈咪说了什么?琰琰快,都告诉叔叔。”

    “我不知道,他们说英语,我听不懂那么深奥的话。”琰琰依然无比焦急,继续恳请道,“贺煜叔叔,你快来找妈咪吧,快让妈咪别哭了,别急了,妈咪的脸变得好白好白,我从没见过妈咪这么恐怖的样子。”

    “好,琰琰你别担心,叔叔这就找你妈咪,你别担心知道吗,妈咪没事的,叔叔不会让妈咪有事的。”贺煜先是对琰琰安抚一番,随即挂了电话。

    琰琰也收好手机,小身子快速走出卧室,重返客厅,刚好听到凌语芊的手机有来电,但凌语芊只看了看,不接,他不禁急声呐喊,“妈咪,你电话响了呢,有人打电话给你,快接吧。”

    见凌语芊还是无动于衷,他索性把手机抢过来,接通,然后大声道,“贺煜叔叔吗?哦,你找妈咪?好,妈咪在,不过她心情好像很不好,妈咪还哭了,你帮我劝劝她,让她别哭好吗?”

    说罢,他把手机塞回凌语芊的手中,又是高声大叫,“妈咪,是贺煜叔叔,快接电话,妈咪。”

    经琰琰这般催促,凌语芊同时瞧了瞧母亲和沈乐萱,见她们似乎也提议她接电话,她再沉吟几秒,终于举起话筒到耳边。

    “听说野田骏一的爷爷找你?他跟你说什么?还有,你为什么哭了?告诉我!”低沉的嗓音分外急促,由此可见电话那端的人是何等焦急。

    凌语芊则更加诧异,“你……你怎么知道的。”

    “琰琰都告诉我了,你别再想着蒙我什么的,赶紧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老日本忽然跑来中国找你做什么?野田骏一呢?出现了没?”

    凌语芊略作沉吟,这样回答,“贺煜,这件事你暂时别管……”

    “什么别管?说!”

    “我……不错,野田宏找我是有个意外事件,但我想自己处理,你别参合,给我时间好吗?贺煜,求求你了。”说到最后,凌语芊几乎要哭了出来。

    贺煜略作思忖,便也作罢,“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答应我,别急,别哭,自己处理不了的话务必跟我坦白。当然,我还是希望你能现在告诉我,让我去解决。”

    “我听你的,如果我处理不了,就让你来解决。”凌语芊继续拒绝,不多闲扯,结束通话。

    琰琰拉住她的手,抱怨道,“妈咪,你为什么不告诉贺煜叔叔,贺煜叔叔可厉害,什么都难不倒他,他定能帮你的。”

    望着儿子稚嫩的脸庞挂着与他年纪不相符合的郑重和严肃,又想起他刚才主动跑去跟贺煜求助,凌语芊不禁为他的乖巧懂事感动不已,身子一蹲将他纳入怀中,还不禁想起贺煜刚才那些话,慌乱的心渐渐地不再那么恐惧和无措,于是把琰琰搂得更紧,更牢。

    凌母见时候不早了,开始去准备午餐,沈乐萱则继续留下陪着大家,这次的意外,算是暂且得到平静。

    另一边厢,尽管凌语芊交代过先别参合,可贺煜还是自行着手调查起来,先是从以前的资料中找到野田宏的名字,然后寻查野田宏在中国下榻的地方,而调查结果,让他瞪大了眼,也跟凌语芊想的一样,这个老日本,到底是碰巧住在中华大酒店呢,又或已得知自己和芊芊的的关系,故意住这里来?

    不过也因此,让贺煜觉得不失是件好事,至少,掌控起来比较容易。他马上将池振峯叫来商量对策,决定自己先会会野田宏,看能否探到一些蛛丝马迹。

    池振峯听完整件事,思来想去并不赞同,凝重谨慎地劝解出来,“总裁,我知道你心疼yolanda,希望尽快把事情解决,但我觉得,你还是先按照凌语芊的请求为好,一来,是对她的尊重,二来,假如野田宏并不知道你和yolanda的关系,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贺煜听后,便也觉得有理,特别是第一个原因,如果自己被那小东西知道不守承诺,估计又要吃苦了。

    想罢,他做出最后的吩咐,“那你派人跟踪野田宏,摸准他这次忽然跑来中国的具体目的和原因是什么,我们再做进一步的打算和决定。”

    池振峯领命,且退了出去。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亲们有月票请都给《蚀骨沉沦》投一下,争取让本书呆在榜上,这样紫码字起来也更给力的,谢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