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62小东西,我的身体永远只爱你!(求票

262小东西,我的身体永远只爱你!(求票

    http://

    凌语芊微张着小嘴,不禁怀疑,自己要是照他的意思去做,会不会被噎死!

    “芊芊——”魅惑的呼唤,又像是勾魂似的。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凌语芊娥眉紧蹙,苦着小脸,仍在犹豫不决,她实在没勇气。

    贺煜在心中暗暗低咒了一声,大手一滑揽住她的腰肢,把她安置到自己腿上,宠溺地轻吻着她小巧的鼻尖和粉红的樱唇,声音因**膨胀而变得越发沙哑,“乖,不是要老公爱你吗?那先让老公也快乐一下好不好?”

    轻轻的低吟,像是融入了魔法,一个个字敲打在凌语芊的心驰上,激起了一圈圈涟漪,她愣愣地看着他,却见那深邃的黑眸更像是什么似的勾引着她靠近。

    贺煜抬起手,修长的手指猛地伸到她柔嫩的唇瓣,“来,张嘴,吃我的手指……”

    这次,凌语芊听话,花瓣般娇艳的樱唇微微张开,含住他的指尖,小小的舌头舔了上去。

    舒服的申吟声,立刻自贺煜嘴里逸出,他毫不吝言,赞美着她的绝妙技巧,异常透亮的鹰眸牢牢锁定她那水渍晶亮的红唇,他不由得舔了舔自己的双唇,在想着这要是换成某个地方,那该是怎样的**。

    想着想着,他就有些忍不住了,见她似乎已慢慢习惯,刻不容缓地抽出手指,再次轻压着她的头往下。

    因为刚才的吸吮手指,凌语芊神智已经有点儿迷乱,此刻面对那儿,再无先前的惧怕,在贺煜一声声充满诱惑的低吟声中,她终闭上眼,张嘴伸出软软的小舌……

    只微微一触碰,贺煜便立刻发出了难耐的嘶吼,这小东西,简直就是妖精和人类的结合体,由内到外散发着清纯又吟荡的气息,如此矛盾,却让他爱到极致。

    那一阵阵勾魂的感觉,并不陌生,却总能让她无法克制地沉沦,迷失了方向,只能随着他的动作放纵自己,随着他的指示放纵自己。

    贺煜何尝不是高亢到极点,不禁想起她刚才那些多余的担心。这小东西,她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女人就算再有能耐,再会勾引男人,可都不是他的菜,这种事,靠的就是感觉,他的身体只认定她,这辈子,他的身体只爱她,永远只爱她,其他什么女人,都滚一边凉快去!

    只有她,才是他的命!

    ……

    ……

    激情消逝,余味缭绕,几经周折的凌语芊已累得浑身无力,一动不动地躺在被窝里,容色木讷,眼神空洞,刚才发生过的一幕幕情景在脑海清晰深刻地播放着,特别是他那带着得意狂妄的魅笑,让她感觉自己是那么的不知羞耻。眼泪儿,于是自她眼角无声地淌流出来。

    她万万想不到,自己会那样,刚才那个大胆、豪放、发浪的妖精,竟然是自己!整个过程,他不断地喊她小妖精,确实,那根本就是个妖精,因为大概只有妖精才敢如此放纵和沉沦。

    自己,这是着了魔吗?中了邪吗?为何竟然这样?讨厌,好讨厌!

    贺煜躺在她的背后,俊美绝伦的面容尽显欢爱后的餍足和消魂,深邃的鹰眸却是复杂涌动着,直盯着她略微抖动的肩头,蓦地,收紧手臂,把她搂得更贴自己的胸前,嘴唇凑近她的耳际,低吟出声,“小东西,我爱你!”

    凌语芊抖动的身躯倏然僵住,轻轻挣扎了一下。

    贺煜将她扳了过来,让她面对着她,从而看到了她泪眼婆娑的楚楚可怜样,强大的心一阵抽痛,赶忙伸出手去,抹掉她的眼泪,动作温柔又细心,充满对她无尽的怜爱和疼惜。

    凌语芊并不抗拒,静静地任由他整弄着,眼泪拭去后,她能更清晰地看到他那令她无法自控地迷醉眷恋的俊颜,娇艳的红唇于是不止颤抖和蠕动。

    贺煜的手指也缓缓来到她的樱唇上,边摩娑边回味刚才它是怎样令自己消魂蚀骨,眼神顷刻间又变得幽暗和灼热起来。

    凌语芊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思绪也再次回到当下,内心顿时更加羞愧,使劲转身,避开他这暧昧旖旎的举动。

    贺煜迅速搂住她,脸埋在她光滑的脖颈上细细琢吻,伴随着深情的爱语,“宝贝,谢谢你,我也爱你。”

    凌语芊身体继续一僵,回头,毅然问了出来,“那你会爱我多久?”

    贺煜皱了皱眉头,对她这样的质疑有着很明显的不悦,口气不佳地反问,“你想要多久?”

    “是不是我想多久都行?那我要一辈子。”凌语芊继续目不转睛,直视着他深黑似海的双眸。

    “好,一辈子!再额外送你下一世!”贺煜说得毫不犹豫,重新拥住她,细细的吻迫不及待地落在她的脸上和身上,不安分的大手也随着游走起来。

    凌语芊没有丝毫的喜悦,兴许,她根本就不信这个男人的话,她觉得,男人在床上的甜言蜜语不可信。可尽管如此,她却还是继续追问,寻求安全感。

    “贺煜,将来等我老了,不再漂亮了,你真的还会爱我吗?你确定不会出去外面找女人吗?或者,就算我还没老的时候,但我不懂得怎样把你服侍得快乐舒服,于是你会不会想着出去找别的女人寻求刺激,找那些能给你带来无尽**和快乐的女人……”

    该死!她在讲什么!这下,轮到贺煜浑身僵硬。懊恼无语之余,也隐约明白一件事,明白她今晚为何这么失常,为何出乎意料地叫他吻她爱她,途中还化身一只小妖精,把他服侍得蚀骨消魂,荡漾无穷。

    “那三年,你真的没碰过别的女人?”凌语芊一股劲地追问,子夜星辰般璀璨的眸子,一瞬不瞬牢牢盯着他的脸,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表情。

    贺煜则气恼持续,面色倏忽一冷,哼道,“你不信?”

    “我应该信吗?”

    该死的,她到底知道她自己在说什么吗!竟然怀疑他!贺煜越听,越有杀人的冲动!

    凌语芊仿佛没看到他那恼火冷冽的神色,仍陷在自己的彷徨世界,辩析道,“你曾说过,你要夜夜笙歌,你那个地方必须每天都在花园滋润一番才睡得着。”

    “那是对你的甜言蜜语!该死的,你以为我真是铁打的?还有,就算每天都做,也只是对你,而非外面那些女人!”贺煜忍不住拔尖了嗓子,低吼,“小东西,你到底怎么了,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变成这样!”

    凌语芊总算是安静下来,但表情迷茫依旧。

    贺煜略微平复一下心情,沉吟片刻,搂住她,再度许出一个诺言,“我真的很爱你,不管今生来世,都对你不离不弃。”

    “是吗?我爸更疼我妈,曾经眼中只有我妈,他也许了我妈一生一世,生生世世,他甚至说过要结扎,这辈子只让我妈为他生儿育女,可最后,他还是变心了!”凌语芊眼泪抑不住地流了出来。

    听及此,贺煜怒火即时减了一大半!而后,伸出手,再次轻拭去那一窜窜让人心疼的泪珠。

    “男人的话,都是不可靠的,尽管曾经令你多么快乐和感动,就像昨天才发生过,然而今天,却是无尽的痛。我妈晚上经常睡不着觉,兴许,她把我爸放下了,可她放不下那些事情,故她感到痛苦,感到孤独。贺煜,我好怕,好怕将来你厌倦我了,觉得我不够外面的女人好,然后不要我,我会像我妈那样,饱受孤独苦痛的折磨。”凌语芊猛地抱住他,深深地,紧紧地,抱住他!

    贺煜更是将她娇小的身子整个搂在怀中,极力安抚着她脆弱敏感的心灵,“不会,真的不会!根本不会!我不是你爸,不是!”

    “可谁知道,谁能保证,将来,或许你变了,你自己都控制不住!”

    贺煜无奈地叹了叹气,但还是耐心而又认真地给她安抚,“不错,将来的事谁也不能保证,但我对你的爱,绝对可以保证。你那混蛋老爸是无耻,可并非天底下的男人都这样,你看看我爸,我爸就一直很爱我妈,他们还会继续恩爱下去,会白头偕老。我是我爸的儿子,对你一定也是忠贞不渝的!”

    凌语芊咬唇,定定望着他深邃炯亮的眼眸,从那里面,她似乎看到了真挚,然而,她还是很害怕,蓦地扬起手,在他胸膛上捶打起来。

    贺煜毫不阻拦地任她发泄,内心却是抓狂不已,这丫头,到底怎么回事,为何忽然间这样胡思乱想?谁能告诉他,他该怎么做,才能消除她这个荒唐的想法!

    细细的拳头,一下接一下地落下,贺煜的心情也一阵一阵的抽,一会过后,突然翻起身,将她压在身下,再次开启了对她的爱的攻略。

    “放开我,不要,不要你碰我,大色狼,大坏蛋!”凌语芊立刻奋起挣扎,语无伦次地娇喝。

    贺煜当然不会放,动作愈加狂热和迅猛,急促的嗓音半认真半戏虐道,“不是担心我以后会出去鬼混吗,那你将我榨干榨净,你说过,男人的精华有限,现在趁着你还年轻,让我多迸发出来,将来用完了,就再也不会出去鬼混了。”

    凌语芊听罢,俏脸一讷,反抗的动作也即时停止,瞪大美目呆呆看着他,直到下面一股火热的暖汁涌过,她才回过神来。

    男人说着就做,竟然真的又开启了原始**的旋律,而且,动作似乎比刚才还猛烈和疯狂,他深邃的眸一直直勾勾地俯视着她,嘴里不时发出这样低咒,“真是个折磨人的坏东西,胡思乱想,莫名其妙,该x!”

    凌语芊贝齿紧咬娇唇,下意识地想挣扎抗拒,无奈那源源不绝的热流沁透着她的四肢百骇,沐浴着她整个身心,让她感觉难以言表的舒服和快乐,结果,在他使坏地引诱下,身体不停地抽搐、娇喘,她无法克制申吟出来。

    男人更加骁勇,更是往死里弄,似乎真的要履行他的承诺,尽可能地在她身上用掉他的精华,将来她便不用担心和害怕他有能力出去鬼混。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过去,不知多久后,凌语芊在无尽的**中陷入昏迷,贺煜则全无睡意,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想起她今晚的失常,似懂又不完全懂。

    许久过后,他从沉思中出来,去浴室准备好热毛巾,轻轻拭擦她的身子,包括他留下的那些爱的痕迹,接着继续满腹思忖地望着她,就此直到天亮。

    凌语芊睡得昏昏沉沉,睡梦里,一直有只大手抚摸着她,给她彷徨惧怕的心传来平静与安宁,直到翌日醒来时,整个心依然无比的宁静。

    还让她欣然的是,纵欲的身体并无以往的疲倦和污浊,已经干净清爽,下面冰凉冰凉的,很舒适。

    见到她醒来,样子就如初生婴儿般的纯真懵懂和娇嫩无邪,贺煜眼神更加暖意绵绵,情爱阵阵,大手猛地抚上她平坦光滑的腹部,出其不意地道出,“答应我,这次别再吃药。”

    凌语芊身体猛然一僵,思绪回归时,昨晚的情景也渐渐回到脑海,那种难以言表的羞愧和悲凉,使她再度无地自容。

    “给琰琰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好不好?”认真诚恳的语气,透着丝丝乞怜和期待。

    “不好!”凌语芊终于也做声,轻轻的,淡淡的。

    其实,当年生琰琰的时候,医生曾经说过今后怀孕的几率很小,但她和他欢爱过的几次,因为不是安全期,故她事后都买了紧急避孕药,还因此让那个店员小姐给认住,每次都用困惑、担忧和劝解的眼神看着她。

    一听这样的答案,贺煜面色即时一变,大手使劲往下一按,几乎在她脆嫩娇弱的小腹上压出一个坑来,直到见她痛得皱起小脸,他才意识过来,手急忙抬起。

    凌语芊缓了缓痛感,支撑着起身,寻找自己衣服来穿,然后下床,朝外面走。昨晚的放纵其实还是有后遗症的,她双腿有些软,只好伸手扶住墙壁,一步步地挪向门口。

    贺煜也从床上下来,阔然几步便追到她的身边,将她抱起。

    “放开我!”凌语芊嘶声娇喝着。

    贺煜不理,抱着她走进浴室,将她放在浴缸内,边打开热水,边干脆利索地说道,“不想被你妈知道,那就好好洗个澡,自然地走回去。还有,我下去买早餐,让你带回去给琰琰吃,务必等我,你懂的!”

    说罢,他给她没好气地一瞥,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她会再逃离。

    的确,他刚才那番话一出来,凌语芊理智也回到脑海,想起了自己昨晚是怎样来到这里,想起母亲和薇薇等人并不知道自己昨晚不在房间睡!

    她先是神思恍惚地呆愣了一会,等到热水满了,于是关掉水龙头,躺在浴缸里,让舒适的温水冲走疲惫。

    泡澡终究比拭擦好,待她从浴缸起来后,整个身心得到了彻底的舒缓和平静,脚也不再软了,很自然地走回到卧室。

    她没有离开,就那样心不在焉地呆坐床沿上,直到他回来。

    他不但买了早餐,还带来了一套裙子,是给她穿的。

    凌语芊略作停顿,最终还是把睡衣脱下,换上裙子,然后,提起他刚买来的油条、煎饼和白粥,在他复杂眼神的相送下,一言不发地离开,回到隔壁的套房。

    大家都已经醒来,见到她从外面回来,薇薇和琰琰都很惊讶,再看她手中的早餐,终于恍然大悟,琰琰迫不及待地接过一个小袋子,兴致勃勃地嚷道,“妈咪,原来你那么早出去,是专门去买琰琰喜欢吃的早餐啊。”

    凌语芊极力忍住不自在,回他宠溺一笑,接着,也冲薇薇点了点头,目光最后停在凌母身上,心头有点儿紧张。

    凌母仿佛也认为她是出去买早餐了,二话不说,走了过来,帮她把早餐拿出来,一一摆放在茶几上,招呼大家享用。

    薇薇和琰琰事不宜迟地开唰,幸好刚才有先见之明,凌语芊在贺煜那边洗漱过,便也若无其事地品尝,后来大家都吃饱了,她找个借口,回房,躺在床上,陷入沉思……

    同一时间,贺氏集团。

    豪华气派的办公室里,一片宁静,贺煜埋首案前忙碌公务,一会停下来时,拿起手机,本是找到那组号码欲拨打出去的,但紧要关头又打住,改为发短信,“在做什么?她们没有怀疑你吧?琰琰呢,小家伙今天乖不乖?有没有提到我?你应该很累了吧,好好睡觉,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今晚我再去找你。还有,老公爱你,永远只爱你!”

    短信已经发出去,他翻到发信箱,反复阅读着那一字一句,冷硬的面部线条随之越发柔和舒缓下来,渐渐地,思绪回到她的胡思乱想上,整个脸庞于是浮起了忧愁和苦恼之色。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玻璃门被用力推开,池振峯走了进来,直奔贺煜办公桌前,呈上一支录音笔。

    贺煜眉头皱得更深,抬眸,疑惑不解地睨着池振峯。

    池振峯点了点头,平静地道,“你先听听吧。”

    贺煜再皱了皱眉,便也拿起录音笔,打开,听到里面赫然传出的熟悉嗓音,俊颜陡然一变,再听完整段对话,更是额暴青筋,怒从心起!

    难怪那小东西胡思乱想,原来,昨天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爷爷竟然又找她,还对她说出那样的话!

    不过,池振峯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火上加油,火冒三丈。

    “高峻昨天应该和yolanda见过面。”

    “你确定?什么时候?”冷冽的嗓音,蕴藏着强烈的怒火。

    “在yolanda与贺老先生见过面后。当时yolanda被贺老先生的话伤得痛彻心扉,高峻忽然出现,对她说了很久。只是,我们的人害怕高峻发觉,不敢靠得太近,以致无法听清楚高峻对yolanda说过什么,不过看表情,估计少不了诋毁总裁你。”池振峯也面容严肃,继续汇报这,还给出提议,“总裁,yolanda那边一定很不好受,你务必要想办法安抚安抚她。”

    贺煜沉吟片刻,将昨天的事说了出来,当然,并不包括房事的细节,只提到凌语芊对他没有安全感,话毕望着池振峯,一脸苦恼。

    池振峯听后,也面色凝重,一会,感慨,“yolanda的父亲出轨那件事,给她太大打击,留下太严重阴影,她胡思乱想也人之常情。”

    贺煜继续静默了数秒,顺势问起某人,“凌云霄还在香港吗?”

    “嗯,应该还在那。”池振峯颌首。

    起初,为了凌语芊,贺煜还会派人留意凌云霄的举动,后来凌语芊“飞机出事”,他痛不欲生,连工作都不顾,对凌云霄的关注便也少了,最后还慢慢断了。

    “yolanda缺乏安全感,无非是因为总裁出色的外表和惊人的财富,我想假如总裁这两样东西都没有了的话,yolanda说不定就没那么未雨绸缪了?”池振峯猛地又道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语气。

    贺煜神色讷了讷,回池振峯一记白眼。狗屁,本少要是这两样都没了,以后怎么和那些窥视芊芊的男人竞争?怎么防备你这个小子!还有肖逸凡和李承泽!

    迎着贺煜深沉阴冷的眸光,池振峯嘿嘿直笑,赔罪道,“我见气氛有点严肃,于是想开个玩笑缓和缓和一下,顺便刺激刺激大家的大脑,好想到解决办法。咦,这不就来了!本周六肖逸凡的演唱会上,总裁不是有所计划吗?那就好好利用这个安排,让yolanda知道你永远只爱她,同时也让贺老先生知难而退,不再给yolanda添加忧伤。”

    贺煜冷硬的脸色于是渐渐舒缓,点头赞同,稍后,眸光又是冷起,咬牙切齿地道,“高峻那禽兽,今天有在公司吧?”

    “嗯,应该在。怎样?总裁你想问他跟yolanda说过什么?”

    贺煜不语,吩咐池振峯退下,事不宜迟地拿起座机的话筒,拨出一组熟悉的内线电话……

    ------题外话------

    下章预告: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很震撼感人的情节,亲们别错过哦)

    关于261和262特别版,密码在昨天更新的第261章末尾题外话中已注明。特别鸣谢亲们的票票,花花,钻钻等,爱你们!关于粉丝值:订阅本文、给本文投月票和评价票、送花送钻打赏等都会增加一定量粉丝值,由于送花钻要钱,紫不提议亲们破费,亲们只要订阅本文到目前连载的章节,至少都有4500粉丝值,加上给本文投票的话,粉丝值会更多,完全可以超越特别版群规规定的4千粉丝值。当然,粉丝值暂时还达不到的话可以先跟管理员说,先留在群里,等粉丝值达标再验证。特别版章节的新群,除了这两天的,以前的特别版也在,以后也是这样安排,亲们进群后继续呆着就好了哦。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