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63小东西,因为爱你,才想娷你!

263小东西,因为爱你,才想娷你!

    http://

    电话响了很久,但没人接,贺煜放下话筒后,沉着脸思忖片刻,毅然拨打高峻的手机,可惜结果亦然。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看来,只能从那小女人口中得知了!

    他窝在大椅上呆愣了一会,重新拿起座机电话,把李秘书喊进来,郑重严肃地吩咐,“不管用什么办法,你得在今天下午三点钟之前,帮我准备好红色玫瑰花,卡门玫瑰、黄菊、紫罗兰和满天星。”

    李秘书跟随贺煜这么久,除了当年他和李晓彤交往时吩咐过她订购鲜花,后来他和凌语芊结婚了,压根没再有这种差遣事发生过,而如今,时隔几年竟然又……莫非,总裁有了新欢?总算开始了第二春?

    对李秘书吃惊诧异的样子置之不理,贺煜皱起眉头,再一次吩咐。

    李秘书回过神来,赶忙领命,出去了,贺煜也暂时放下心,注意力回到工作上,速度将一些要事处理完毕,然后跟池振峯交代一声,吩咐李秘书把花直接送到他在中华大酒店的专属总统套房,他自己先行过去……

    夜幕降临,安宁静谧,凌语芊像往常那样哄着琰琰睡觉,只不过,绝色的小脸不再淡定,歌声不再轻快,整个人心不在焉,神思恍惚,似乎七魂不见了六魄。

    思维敏锐的小琰琰仿佛觉察到了妈咪的异样,小小的手儿抚上妈咪忧愁的脸容,关切问道,“妈咪,你今天心情不好吗,琰琰看你一整天都没笑过哦。”

    凌语芊定了定神,对小家伙的懂事既心疼又怜爱,心头荡漾起伏。

    “妈咪有心事不妨告诉琰琰?琰琰会是个很好的倾听者。”琰琰接着又道,猛然想起什么似的,语气不自觉地雀跃起来,“妈咪,不如我们找贺煜叔叔吧,贺煜叔叔那么厉害,一定能够帮妈咪排忧解难的。”

    凌语芊则顿时又是一震,更加哑口无言。真是奇妙,每当她为贺煜纠结时,琰琰总会提起贺煜,这是血缘关系的相互牵引呢,又或只是偶然的凑巧?

    哼哼,找他排忧解难?谁知道他到哪鬼混去了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距离昨晚的疯狂越来越远,但她还是无法克制地回想当时的情景,然后每一次都为自己的大胆放纵感到羞愧不已,心里不禁对他生起恨来,可与此同时,她又忍不住想他,猜他在做什么,整个心房就像是空了一个缺口,感觉很不顺畅。自从早上收到他那则手机短信后,她便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故她觉得很郁闷!

    坏蛋,还说时时刻刻都想她,根本就不是嘛!根本就是骗人的,把自己成功俘虏上床,配合他做各种姿势,得到爽快后,就再也不记得自己了,坏蛋,大色狼!

    昨晚他才和政府官员聚过餐,今晚就算还有应酬也不那么重要了,至少,像他所说,不用一定要去的,顶多少赚一笔钱而已!

    凌语芊越想,心越乱,压跟不觉察自己此刻嘟着小嘴两腮鼓得圆圆的,连琰琰都看得出她有多哀怨了!

    小家伙软软的手儿来到她高高鼓起的两腮上,疑惑发问,“妈咪,谁惹你生气了?告诉琰琰,琰琰帮妈咪出气。”

    凌语芊回望着他,看着他那大无畏的样子,暗暗感叹,“琰琰,要是你知道欺负妈咪的人是你最崇拜的贺煜……叔叔,你还会这么气势汹汹吗!”

    微微调整着心情,思绪从憋闷中回到平常,她抓住琰琰的手,往唇边琢了一下,拥琰琰入怀,“来,睡觉了,妈咪陪你睡。”

    说罢,她主动闭上眼。

    琰琰也慢慢阖上眼皮,将圆碌碌的大眼睛隐藏在眼睑内,不一会就沉睡了过去,发出呼噜呼噜的细微打鼾声。

    凌语芊则缓缓睁开双眼,晶亮迷惘的水眸先是对着琰琰俊俏纯真的小脸凝望片刻,而后起身,呆坐梳妆台前,拿出贺煜送给她的冰水晶,看得出神。

    不知多久过后,她收起水晶,拿着手机出到阳台。

    夜色朦胧,整个天地都昏沉沉一片,她不禁趴在阳台栏杆上,对着右边的墙壁审视起来。

    隔壁,是他租住的套房,前两次他正是从这里爬过来找她的,他说过,今晚还会来找她,那么,他现在隔壁房间吗?几时才来?还是从这里爬过来吗?

    她不禁又往地面俯视一下,由于是夜晚,视野朦胧,这样看下去显得更加可怕,一想到他从这么高的地方攀爬,万一不小心坠落下去,她都几乎心胆俱裂!

    不行,下次再也不能让他冒这个险,真是个笨蛋,就不会用别的办法光明正大地进来找她吗!竟然拿性命来开玩笑!

    想罢,她掏出手机,打开到他发来的短信,小嘴儿继续不悦地高高撅起。都九点半了,他还不来!

    一会,她退出短信栏,来到通讯记录上,对准他的号码,但犹豫再三,还是忍住没有拨打出去,身体重新俯在栏杆上,美目牢牢地朝右边看着。

    “在等我?”

    蓦然间,寂静昏沉的空气里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呼唤,像是一杯醇酒,带着令人迷醉的香气。

    凌语芊先是为这熟悉的嗓音震了震,腰上随之多出的一只手臂更是令她浑身僵硬,直到男人坏坏地在她耳畔猛吹着热气时,她迅速起了挣扎,回头仰望着他,那总是透着邪魅气息的俊美绝伦的面容。

    “知道我的小女人害怕和心疼,今晚我便决定不再爬阳台过来。”贺煜伸出湿滑的龙舌,煽情舔弄着她那小巧迷人的耳垂,搁在她小蛮腰的大手更是慢慢收紧,宽厚结实的掌心迫不及待地隔着薄薄的衣衫抚摸起来。

    呵呵,这小东西,无时无刻不让他春心荡漾。

    凌语芊则阵阵颤栗,本能地扭动着身子。

    然而,这对贺煜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刺激和诱惑,高大的身躯用力一推,不由分说地把她堵到旁边的墙壁上,将她困在墙壁和他之间。

    “混蛋,放开!”凌语芊恼羞成怒,低嚷。

    难得抓住机会,贺煜当然不会轻易放开,性感好看的唇角噙着一抹邪气十足的笑,火热的深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得她脸红耳赤,浑身不自在起来了,他才罢休,然后,身体往前一挺,与她更加地贴近。

    顷刻间,凌语芊被下面那忽然来袭的火热弄得更加目瞪口呆,满面羞红,好一会儿后,才晓得反抗,可惜她越是这样,越是深深刺激着跟前的男人。

    吻,欣然而至,程度比以往有过而无不及,别的攻略也总是伴随,正如他所说,她就像是一个对他下了蛊毒的小妖精,只要一触碰就变得不能自己,结果,直到凌语芊强力反抗,还使出锋利的贝齿,总算是让他意犹未尽地停止,理智从**中回归。

    又气又急的美目给他一记狠狠的瞪视,凌语芊使劲推开他,急速往屋里冲,且关上阳台的玻璃门。

    不过贺煜眼疾手快,及时阻止,用他天生的强势力量战胜她,顺利进内。

    “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凌语芊又是给他恨恨一瞪,怒气腾腾的身体下意识地往外冲,但到门口时,又嘎然停止,然后绕着整个房间团团转,可惜走来走去,最终只能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

    贺煜若有所思地注视了她一阵子,抬步缓缓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伸手托起她的下巴,粗粝的手指轻刮着她细嫩的肌肤,不但带出丝丝刺痛,还伴随着一股酥痒,惹得凌语芊直想逃避。

    无奈,他根本不允她,修长的手指牢牢箍住她尖尖的下巴,低声道歉出来,“对不起啦。”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凌语芊又是使劲扭了扭脖子。

    “我知道有时候你可能很害羞,但我实在克制不了自己,你对来我说,就像一种罂粟,沾过了就上瘾了,明知自己会沦陷,但我还是忍不住想栽进去……”

    “难道除了这样,你就没有别的想法了吗?我又不是妓女,为什么每次见面总是让你想吃掉!”凌语芊气得语无伦次,低吼出来。

    呃——

    听她用这样的字眼形容她自己,贺煜不禁哭笑不得,翻了翻白眼,再次托高她的下巴,让她与他四目相对,“看到了吗?看到我眼里的爱了吗?不错,我承认我好色,可那是因为喜欢你,因为爱你,才想睡你!这是男人的本性,对自己喜爱的人就是想上她。假如一个男人对着一个女人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要么这个男人并没喜欢这个女人,要么,这个男人是性无能!”

    狗屁!胡说八道!借口!

    凌语芊对他这样的解释不禁啐了啐!

    贺煜瞧着,轻笑出来,见她似乎又要起火了,赶忙恢复认真,拉她起来,拥住她走向旁边的茶几。

    浅绿色的茶几上,不知几时多出了一块布……不,那是一块布,盖着一样东西!

    “知道里面藏着什么吗?猜猜看?”贺煜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她脊背微微僵了一下,美目流盼,闪起亮光。

    “来,掀开它。”贺煜抓住她的手,一起往水蓝色的布上伸了过去。

    ------题外话------

    紫叫大家加入的qq群61577245,只是一个验证群,亲们进群后记得找管理员验证。之前已验证加过特别群的亲们不用再重复加,你们每次直接在群共享下载就行了。特别群是为喜欢和支持《蚀骨沉沦》的读者们建立,至于不是真正喜欢本书的捣乱者,你行行好,别进。我绞尽脑汁、辛苦写出来与大家分享的免费福利,可以不奢望掌声和鲜花,只愿大家看得高高兴兴。故某些个居心叵测的人,拜托你别给作者添堵,作者需要的是鼓励和支持,而非有心和恶意的中伤。

    再次感谢所有支持我的读者们,谢谢大家各种方式的支持!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