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64 情意绵绵,溺宠(求月票)

264 情意绵绵,溺宠(求月票)

    http://

    那是一件裙子!

    一件用鲜花做成的裙子,红色玫瑰花从身上一直垂到地面,构成裙子的整体架构,金箔装饰的卡门玫瑰和黄菊点缀臀部与裙摆,紫罗兰与满天星则构成裙边,全是真花,每一朵都鲜艳娇嫩、绝美脱俗、馥郁芳香,凝聚着制作者的聪明、才气、智慧、心血与爱意。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尽管眼前裙子尺寸是袖珍的,比曾经那件小了许多,但凌语芊依然感到了极大的熟悉感,还令她震撼的是,这次的裙子不是挂在衣架上,而是直接穿在一个陶瓷娃娃的身上,陶瓷娃娃拥有一头柔顺乌黑的长发,五官精致而绝美,根本就是她的缩小版!

    原来,他今天没有给她电话,他今天这么晚才来,是为了准备这件裙子,就像八年前的那次情人节,他好几天都没有找她,不休不眠辛苦努力了整整100个小时,亲手为她制作了一件独一无二的裙子,表达对她刻骨铭心的爱。

    “喜欢吗?相比以前的,小东西你更喜欢哪件?”贺煜拥住她,低低地问,黑宝石般闪亮的眸子,也一瞬不瞬地锁定在袖珍裙子上。

    凌语芊无法言语,浑身都在抖动着,当年那种震撼、悸动、兴奋、狂喜等感觉,顷刻间又回到了她的脑海。

    尽管两件裙子不同尺寸,可她都喜欢,以前的喜欢,现在的也喜欢。真是坏蛋哦,怎么可以这样,每当她想讨厌他,想气恨他,他却总是出乎意料地给她一些惊喜,让她再也讨厌不起来,再也恨不起来。

    “时间太紧迫,来不及做大点,只能先弄个袖珍版的,虽然是袖珍版,却也耗掉我很多精力和心血。这个陶瓷娃娃,是我有次无意中认识一个工匠,于是拿着你的相片让他铸造,很逼真对不对,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工匠。”贺煜娓娓解释,说罢,将她的脸儿拧了过来,先是在那柔嫩的肌肤上摩娑一阵子,嗓音变得更温柔,“大的花裙子,以后我再做一件给你,这次,可再也不准毁掉了知道吗。”

    凌语芊俏脸讷了一下,咬唇,数秒后,低问,“你吃过饭了没?”

    “如果我说没有,你会不会去煮给我吃?”贺煜恢复戏谑的语气,眼神炙热盯着她。

    凌语芊脸一热,赶忙别开,少顷,又问,“对了,你今晚从正门进来吧?谁……谁给你开门的?”

    “你猜猜——”男人还是模棱两可的模样,见她皱起眉儿,招供了,“今晚找不到外星人的衣服,只好打电话给薇薇,跟你妈恳求乞怜,结果总算肯开门给我,让我进来见你。”

    尽管他说得很轻松,带着揶揄的意味,凌语芊却是觉得很凝重。他真的亲自找妈妈从正门进来的?妈妈为什么会答应他?他到底怎样和母亲恳求和乞怜的!她不禁又忆起他上次卑微跪在母亲跟前的情景,胸口即时揪疼了一下。

    “小东西,一日不见,老公可想你了,你呢,想不想我?”贺煜忽然再道,仍旧很轻松的样子,搂着她趁机吻了起来,轻啄着她敏感的耳垂和光洁诱人的脖颈,感受到她哆嗦颤抖,戏谑,“呵呵,还是这么敏感,真是个敏感的小东西,不过,老公就爱你的敏感。”

    凌语芊满面通红,下意识地挣扎,为了避开他的挑逗,拿起陶瓷娃娃来看,手指轻轻抚摸着裙子上的花瓣,爱不释手。

    一会,贺煜停下火热的动作,抚顺着她微微皱起的娥眉,嗓音低了不少,迟疑道,“爷爷昨天又找你了?”

    凌语芊俏脸一怔,手指也立即僵住。

    贺煜将陶瓷娃娃放下,阔背往后靠在沙发上,抱起她,让她跨坐在他的腿上,认真而严肃地道了出来,“小东西,我爱你,这辈子只想和你在一起。不管我爷爷说过什么,都不重要,要和你相伴一生的人是我,而不是爷爷。”

    凌语芊美丽的唇形略略撅起,贝齿也轻轻咬在嫩嫩的唇瓣上,美目水光潋滟,楚楚可怜。

    贺煜看着,整个心简直都都揪起来,这小东西,怎能这样牵动他的心,他真恨不得将她搂在怀中,融入体内,好好呵护和安抚。

    凌语芊继续黯然**了片刻,红唇轻启,缓缓而道,“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你可能会没了总裁之位,你舍得吗?你甘心吗?”

    贺煜剑眉又是蹙了一蹙,嗓音拔高,“谁这样跟你说的?高峻?”

    凌语芊也不回答,自顾往下哀诉,绝美的容颜更加愁云满布,“以前,还有爷爷为我做主,可现在,连爷爷也不接受我,爷爷说得没错,没有祝福的婚姻不会长久,不会幸福美满,贺煜,你还是别再与我在一起了,听你爷爷和妈妈的话吧,好好当你的总裁……”

    “胡思乱想!根本没人罢免我总裁之位!”贺煜忍不住斥责了出来,打断她的话,“公司的最高决策人是爷爷,但他也不能随意就决定我的职位,这几年,我为公司付出多少,贡献多少,他一清二楚,我对公司的重要性,他更了解!”

    “高峻呢?高峻也很能干。”

    “他?不错,他是个极强的竞争对手,但最终只能是我的手下败仗。”贺煜语气越发轻狂起来,正符合他的个性,他天生就是这样的人,让坏人气得咬牙切齿,却让她深深着迷。

    “还有,就算我真的不做总裁,我可以另有一番作为,这些年来的经验可不是盖的呢。”贺煜说着,俊颜变了变,“当然,除非你嫌弃我……”

    “哪有!我哪会嫌弃你!”凌语芊迫不及待地发出辩解,看着他那得逞的样子,顿时给他羞恼一瞪,且抡起拳头捶打在他结实精壮的胸膛上。

    贺煜握住她的小手,裹在掌心摩挲着,而后,移到唇边轻吻了一下,“我故意那样说的,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嫌弃我,以前楚天佑一无所有,你都心甘情愿,如今是贺煜哦,比以前能干厉害一百倍,更不会饿死妻儿的。”

    “臭美了!”凌语芊忍不住呶了呶小嘴,啐他不害臊。

    贺煜也放下心来,又是在她手背吻了一下,脸上的狂傲表情转向真诚和严肃,声音也再次恢复低沉,“芊芊,不管高峻对你说过什么,你都别信,我才是你的男人,是你这辈子依靠的丈夫,你应该最信任我,至于别的人,根本不重要,懂吗?”

    “……”凌语芊定定看着他,不吭声。

    贺煜则继续给她各种保证和安抚,一字一句都透露着对她坚定不移的爱,“一切有我在,都交给我去处理,你只需乖乖地幸福过日子,当然,还要时时刻刻爱着我。还有,不准怀疑对我对你的爱,不错,我很热衷**,但那是因为对象是你。过去那三年,我真的没有碰过别的女人,振峯他们为了让我正常生活,拼命给我塞各种女人,身材和技巧都一级棒的,但我丝毫提不起性趣。所以,将来你活生生地在我身边,我更加不可能出轨,故你根本无需害怕,无需杞人忧天。”

    凌语芊樱唇颤颤,嗫嚅着说不出话,但水灵灵的美眸,情意浓浓,爱意深深,眷恋满盈。

    贺煜手指继续深情款款地摩挲着她的小脸,少顷,凑嘴过去,准备吻上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不料正好此时,敲门声响起。

    伴随着凌母的呼唤,“芊芊,妈想喝杯牛奶,你把奶粉放哪去了?帮妈拿一下好吗?”

    凌语芊面色大变,赶忙从贺煜腿上跳下来,还下意识地拉起他,往阳台方向推,“快,你快回去,别被我妈看到。”

    相较于她的惊慌失措,贺煜淡定异常,且翻了翻白眼,稳住她,“我今天是从正门口进来的,你妈开的门!”

    凌语芊怔了怔,这才意识过来,嘟了嘟小嘴。

    “傻妞!”贺煜在她小巧的鼻尖刮了一下,提醒她,“快去开门吧。”

    不过,凌语芊还是将他推到沙发上,叮嘱他好好坐着,自己则冲到镜子前,整理好略微凌乱的衣衫,然后,跑去开门。

    只见凌母站在门口,神色复杂,目光越过她往房内扫了扫。

    “妈,您……找不到奶粉是吗?我……我帮你。”凌语芊语气讷讷的,急忙走了出去,来到平时摆放奶粉的地方,从而也悟到一件事,妈妈的加钙奶粉素来都是妈妈亲自摆放,今晚却忽然间跑来问她,看来,妈妈是想提醒她,让贺煜回去了。

    捧着牛奶罐,轻轻放在茶几上,凌语芊满腹复杂的心情,怯怯地看着母亲。

    凌母若无其事地,拿起杯子,倒水,加奶,搅拌。

    “妈,您明天好像不用去看茵茵姑婆,不如咱们明天去逛街吧。”凌语芊搂着抱枕,出其不意地道。

    凌母面容略微一愣,随即也点了点头。

    凌语芊思绪持续翻滚,继续扯三扯四,慌乱的眼睛也时刻审视着母亲。

    凌母每次都是淡淡地回应,完全让人看不出她心里正在想着什么,当她杯中牛奶喝完时,贺煜出来了!

    ------题外话------

    今天写了七千字,但由于接下来有个情节比较重要,紫想细细琢磨好好圆润和修改,争取演绎到最震撼和感人,眼看时间不够了,故今天先更到这里,明天更多点,且早点捧上。

    ,亲爱的姐姐妹妹们,手里有月票记得投给《蚀骨沉沦》哦,紫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帮忙来稳住榜单,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