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67挚爱——为了她,甘愿倾家荡产!

267挚爱——为了她,甘愿倾家荡产!

    http://

    五十亿!还以自由身!

    哼嗯,终于真相了!

    当时,听芊芊说起那个什么鬼什劳子诅咒,他就觉得奇怪,压根不信,认为野田宏一定有阴谋,于是借用这次的演唱会把野田宏引出来,想不到,结果真的被他猜中,诅咒根本只是借口,要钱,才是野田宏的目的!

    只不过,这胃口,未免太大了吧!

    当时野田骏一20亿不要,原来,是想要50亿!

    呵呵——

    “大名鼎鼎的贺氏集团,资产以千亿计,这区区五十亿不过是九牛一毛,这对贺大总裁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野田宏再度启齿发话,注视着贺煜的眼神,依然复杂诡异异常。

    贺煜薄唇猛地又是一扯,暗讽出来,“真想不到,野田骏一在你眼中只值50亿!当然了,凭你那小集团,赚个50亿确实不容易。你是否早就就知道芊芊和我的关系,早就决定好了这个牟利的计划?”

    野田宏面容陡然变色,恼羞成怒,“胡说!”

    “有没有胡说,你自己最清楚。”贺煜继续轻蔑地睥睨着他,嗤哼,“用野田骏一的命,换50亿,不愧是个好交易,你应该多生几个孙子,这样你就尽管坐享其成,不劳而获了。”

    野田宏老脸继续泛红泛青,下意识地辩解,“我有办法帮他脱险,不用你操心!至于你,想和你的女人光明正大在一起的话,那就乖乖准备好50亿,而且越快越好,否则这万一有人不小心,在报纸杂志上爆出某某有夫之妇,背着丈夫偷情,你说……这后果会怎样呢。”

    “你这是威胁我?”贺煜目光再次冷下。

    “呵呵,我哪敢,提醒你而已。”野田宏说着,站起身来,“好了,我就不占用贺总裁你分秒是金的时间,先走!你准备好就通知我。记住,别让我等太久。”

    说罢,继续给贺煜一个深沉的瞥视后,步出隐秘的包厢,昂首挺胸地往门口走去…。

    贺煜依然动也不动地坐着,整个思绪集中围绕在刚才的事上,一会,拨通池振峯的电话,把他喊来,挂掉电话后继续沉思,直到池振峯抵达。

    得知野田宏的狮子开大口,池振峯也暴怒不已,对野田宏不断咒骂了好一阵子才消停。

    贺煜继续暗忖了下,问了出来,“新公司那边,能挪出多少钱来?”

    池振峯一惊讶,“这个啊……我得仔细核算一下,粗略估计,应该有30亿。不过,总裁要不要先跟昊宇和李承泽谈谈?虽然您是大股东,但这钱毕竟他们也有份。”

    “嗯,我知道。他们应该没问题。”

    “总裁真的打算答应野田宏的要求?他摆明了占便宜!趁火打劫。或者,我们可以从长计议,不如从野田集团入手,让他感到威胁,自动放弃?”池振峯又接着说,盛怒依旧,真心不想就这么将一大笔钱给了日本鬼子!

    贺煜却摇头,神态凝重,“不管他怎样老谋深算,他有句话说的对,芊芊终究有婚姻约束,我不想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事情好不容易发展到现在的良好境况,他不希望有任何节外生枝,又导致自己和她的关系打回原点。这场婚姻既然已经注定,那么,现在应该想方设法解除它,彻底杜绝!

    “那个野田骏一也不知道搞什么,口口声声说爱yolanda,我看他根本也是居心不良,故意躲起来,和野田宏里外应合。”池振峯忿忿不休,转为批判野田骏一。

    贺煜不再做声,心中意念明确,不管野田骏一那龟孙子有何目的,如今既然有路可走,那就得尽快解决。

    “对了总裁,那另外二十亿呢,你是自己搞定或从贺氏集团调出来?除非贺老先生出面,否则高峻和贺一然等人肯定不轻易同意,但贺老先生这次……并不赞同你和yolanda在一起,所以……”池振峯再次开口,转为问另一件事。

    他知道,前阵子贺煜买了那个岛、修建城堡,还有怡芳街那栋房子的永久居住权和建筑等,用了不少私人资产,这另外的20亿,假如不从贺氏集团抽取一部分,恐怕没那么轻易筹到。

    贺煜脸色也略微黯了黯,继而,毅然道出,“你去准备一下,从瑞士银行拿出15亿。”

    池振峯听罢,立即又是一阵震惊,瑞士银行那个,是贺煜的备用金,存着将来事业上急用的,不,不行,不能动!

    “总裁,不如我们几个赞助吧,或者再跟昊宇他们商量,核对一些账目,看公司那边还能抽出多少流动资金。”

    贺煜看着他,眼里露出感激,对跟前这个好助手简兄弟,他从不亏待,不管是贺氏集团这边或新公司那边,他都给了振峯极为丰厚的酬劳,但这些钱,毕竟是振峯工作得来的,故他不想劳烦。

    池振峯似乎猜到贺煜在想什么,赶忙解释,“总裁曾经说过,好兄弟应该拔刀相助、赴汤蹈火,再说,yolanda是我的好朋友,你们的事,便是我的事,能帮到你们,我求之不得!反正我现在不需要钱,就当做我存在你那儿,将来你还可以算利息给我呢?至于肖逸凡等人,我想他们也很愿意帮助的。总之,那笔备用金真的不能用,现在贺老先生这么反对yolanda,你更应谨慎筹谋。”

    贺煜再沉吟片刻,便也点了点头,深邃的黑眸,依然满布感激之色。

    池振峯则面露微笑,语气转为轻快,“好了,总裁最在意的事总算是得到解决,赶紧去找yolanda分享这个大好消息吧,她一定高兴激动不已,说不准啊,会做一些总裁喜欢的事呢!”

    说到最后那句,池振峯声音中透出丝丝暧昧。

    贺煜睨视着他,唇扬了扬,不做声,一会过后,起身,走出包厢。

    池振峯也快速跟上,在大门口时,跟贺煜正式分别,依然不忘给贺煜暧昧一笑。

    贺煜也心驰微荡着,对他说出一句再见后,驾车片刻不停地直奔租住的酒店,先是躺在床上呆愣了一阵子,继而掏出手机,拨通凌语芊的电话。

    还是那么娇柔勾人的嗓音,而且,语气里似乎比以往多了一丝甜蜜。

    贺煜俊脸不自觉地绽出笑意,低声直问,“想不想我?”

    电话先是静默数秒,凌语芊再发出话,嗓音透着羞赧,“嗯!”

    呵呵——这是小东西头一次承认呢!真是越来越乖,越来越让人欢欣。贺煜得寸进尺,不禁继续诱惑,“老公也想你。对了,叫声老公好不好。”

    “……”

    可惜这次,等了很久都没有如期的答案。

    贺煜又是抿了抿性感的薄唇,“好吧,那我再等一段时间,很快,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这样称呼我,到时,一定要这样叫知道吗?”

    “你……找过野田宏了?”凌语芊这也才又接话,迟疑地问。

    贺煜略作沉吟,暂且隐瞒,“还没,不过我想快了。”

    他了解她的个性,要是让她知道野田宏开出50亿的条件,小东西估计又犯愁和纠结了,说不准还跑去找野田宏的。而这些,都是他不希望的,反正这事儿,他自己搞定就行,至于她,到时给她一个惊喜,让她好好激动和高兴一番。

    一想到她会很崇拜很兴奋地看着自己,搂住自己使劲地吻,然后在自己的强势攻略下共赴巫山**,极尽温存,贺煜便抑不住地春心荡漾,呵呵,他口口声声跟她说,在一起不止是想和她欢娱,但实际上,他就是忍不住不想,尝过了这小东西的味道,一沉沦,便再也不可自拔。

    “对了,你今晚回家了吗?”凌语芊再次发话,若无其事地问。

    “嗯!”贺煜则又是撒谎,还抓住时机戏弄她,“怎么了,我没去找你,是不是感觉很失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才不是啦,臭美!”凌语芊马上否认,回他一嗔。

    贺煜唇间笑意更浓,“嗯嗯,知道,我的小女人,是个薄脸皮的小东西,明明就是那么一回事,但嘴上就是不肯承认……”

    “还说,还说我挂线了!”

    “呵呵,好了好了,不说了,对了,琰琰呢,睡觉了没?”

    “睡了。”凌语芊稍顿,顺势转到某个话题,“贺煜,你真确定了让琰琰在浩瀚幼儿园读书吗?”

    “嗯,怎么了?你有更好的选择?”

    “呃,没……没有。”凌语芊结结巴巴,沉吟了一下,再次转开话题,“他今晚睡觉之前,说起你,他很想你。”

    贺煜一听,也毫不掩饰地表白,“我也想他,还有你!小东西,等我,我们很快可以一家三口在一起了哦。”

    小女人不接话,但他知道,她此刻一定笑弯了眼。

    呵呵——

    真让人着迷、疼爱和珍爱。

    接下来,贺煜继续与她哝哝细语了好一阵子才收线,整个人意犹未尽,思绪依然缭绕在方才的言语温存上,然后,他带着她从电话里传来的幽香,满足而地进入了梦乡。

    翌日,是周一,贺氏集团例行股东会议的日子,大家也都从报章杂志上得知周六晚上的事,看贺煜的眼神无不多了一丝古怪,其中一个老董事,出其不意地扯出一件事!

    “贺煜,听说凌语芊曾经嫁过日本人,对方要50亿才肯离婚,这事是真的吗?”

    毫无预警的消息,让整个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其他股东均目瞪口呆,为此诧异震惊。

    贺煜更是浑身僵硬,冷冷地瞪着那个老股东。这老不死,从哪得来的消息,还故意在会议上提出来,看来,又有人在趁机捣乱了!

    高——峻!一定又是这王八蛋!贺煜眸光迅速一转,凌厉地射向旁边那个该死的人影。

    高峻却神态淡然,似乎没有接到他的冷瞪,更似乎没有听到老古董爆出的这个“大事件”。

    另一个股东已经战战兢兢地表达出担忧,“阿煜,你真的会答应那个日本人,真的会给他五十亿吗?那你会不会从公司挪动这笔钱啊?五十亿可不是小数目啊。”

    贺煜尚未开口,贺炜立刻怀有目的地接话,“邱爷爷你大可放心,没有我爷爷同意,谁都不可以动用公司的资金,我爷爷本来就不接受那个女人,故大家都可以放心。”

    众人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贺煜,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保证,因为,这些年来贺煜在公司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除却贺一然的党羽,大部分人还是希望这棵摇钱树能继续效劳公司,继续为他们赚大钱。

    贺煜俊颜冷漠依旧,不带丝毫情感的冰眸,一一扫视着众人,好半响,终于给出了承诺,“你们都放心,这点钱,我自己还能搞定。”

    好倨傲的态度,好狂妄的口气,真够轻狂的小子!

    大概也只有他才会用“这点钱”来形容五十亿!

    众多股东,纷纷震撼之余,还有一样东西不懂,凌语芊,他们都见过,那小女人,确实长得惊艳,简直就倾国倾城,特别是那娇娇滴滴的气质,是男人都会想搂在怀中呵护和疼爱的。

    然而,这世上女人何其多,正所谓三分姿色七分狐媚,姿色是与生俱来,但这狐媚的手段可是完全靠后天地努力和实践,让男人最痛快的无非是床上**的那一刻,他们就不信只有这个凌语芊能做到,贺煜这傻小子,用得着为了一个女人给出50亿吗!

    当然,纳闷归纳闷,不懂归不懂,他们也没有过多言论,毕竟,这是贺煜的事,这钱,不是他们身上出的,管它呢!

    面对这些唯利是图的寄生虫,贺煜更是懒得多费口舌,把话题转回到公事上,再过半个小时后,会议正式结束。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将文件往桌面用力一甩,总算是把熊熊怒火发泄了出来。

    池振峯神色凝重地注视着他,一会,开口,“总裁昨天约见野田宏的那个包厢,明明是最隐秘的,怎么会有消息泄露出去?总裁你猜到是谁在背后搞的鬼吗?会否又是高峻?还有,那个贪心鬼野田宏,该不会用这个消息跟高峻交易吧?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野田宏,给他一番警告,告诉他,那五十亿他休想拿到手!”

    不错,他本打算,这事私下解决,不让人知道,想不到这个野田宏竟会私下说出去,不,与其说是野田宏自己爆料,倒不如说,是双方的诡计!当初野田骏一将自己告上法庭,就是高峻插的手,看来,他们一直都有联系!

    默默思忖了少顷,贺煜渐渐从怒火中平复过来,吩咐池振峯,“中午约昊宇他们吃饭,这件事,尽快解决!”

    池振峯不像往常那样立刻照办,而是指出顾虑,“如今那些股东都知道了,总裁恐怕不能直接用新公司的钱,否则一定给那高峻抓到把柄指证你才是公司的幕后老板。”

    “没事,你不是说大家一起借给我吗?那30亿,就当做昊宇和李承泽借给我的!”贺煜暗示性地解释,容色镇定。

    池振峯略略沉吟,便也不再异议,终于领命去办了。

    接下来,贺煜继续沉思了一会,然后如常投身工作中,中午在池振峯的陪同下,来到昊宇的俱乐部。

    好兄弟就是好兄弟,大家得知贺煜的计划,都义无反顾,纷纷抖出自己的个人储蓄。至于公司那30亿,贺煜对昊宇和李承泽做出详细的安排与指示,尽可能地做到不让高峻等人抓到破绽,一顿饭结束后,事情总算是定了下来,未免夜长梦多,大家还建议贺煜尽快约见野田宏。

    就在此时,池振峯猛然接到保镖的来电,听完面色大变,刻不容缓地对贺煜禀告,“总裁,贺老先生又约见了yolanda,他们就在碧云山庄的贵宾房里用餐。”

    众人已听过前两次贺云清给凌语芊施加压力,听此消息不禁也都起了担忧,齐齐看向贺煜,催促道,“老大,你快去吧,别再让嫂子临时躲回壳里去。”

    贺煜稍顿了顿,回他们一个颌首,随即捞起外套,朝外面冲出去。

    另一边厢,碧云山庄。

    这次的见面,依然是隔着一张华丽高雅的餐桌,桌面依然摆着各种美味精致的佳肴,彼此间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但都能清楚看到对方的表情,甚至乎,猜到对方的心思。

    忽然接到贺云清的电话,凌语芊立刻就猜到是什么,不过,她不再有任何退缩,而是比前两次都尽快地到来。

    上一次,贺云清曾经叫她离开,当时她没有回应,这次,她决定顺便给他答复,一个坚定不移的答复!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钻石、鲜花、月票、评价票和各种祝福!真的好开心好感动,也只有在这个写作的领域才能感受到如此真挚和热情,谢谢你们每一个!紫紫也有点小礼物回赠大家,昨天留言的紫都奖励了20点读书币,蕴含着紫对大家的无尽感激和祝福。《蚀骨沉沦》其他读者亲们也都去评论区冒泡吧,今天之内冒泡的,都会统一收到紫的小礼物一份(每人奖励20点读书币),特别是给紫送过月票的亲更要去哦。爱你们每一个,希望下一年的生日继续有你们伴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