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69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下)

269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下)

    http://

    虽然这宗交易已被那些股东知道,但贺煜还是继续谨慎保密,毕竟自己有头有面,故这样的事还是不宜让外面的人知道。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而最隐秘的地方,当属他的办公室,所以,他将野田宏这老匹夫直接约到办公室来谈判。

    再度抵达贺氏集团的办公大楼,看着那依然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大堂,凌语芊不由又起退意。

    贺煜似乎看准她会这样,紧握住她的手,不容她有半点退缩,他还安抚她,说她将来始终都会来公司找他,譬如吃饭,做好吃的送来给他吃,还有她愿意的话,说不定将来还会重新回公司工作,当他的贤内助,种种的理由,把凌语芊说服得心越来越软,何况还有个最主要的原因:和野田宏约定的地点已经决定在次,她不得不进去!

    所以,一番忸捏后,凌语芊还是乖乖地随贺煜跨过大门口,走进大堂。

    本来,她想低着头走,可又考虑到这样恐怕更引人注目,故她还是决定抬起头,尽量保持正常,随着贺煜的步伐一步一步得往前。

    此刻已是下午上班时间,大堂倒没多少人进出,只有那些保安和前台小姐在,他们极大部分以前就见过凌语芊,且因为她绝色脱俗的外表而深刻记住,如今再见,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各个眼中皆闪烁着诧异好奇的神色,至于个别新来的,则两眼发光,惊艳垂涎地盯着凌语芊,都看呆了。

    自己的女人被这么多双眼睛窥视着,贺煜并无任何不悦,反而感到得意和自豪,凭小东西如此绝美迷人的容貌,想没人注意那是不可能,反正,底下那些更美好的,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便行。

    正想着,两人进入了他的专属电梯,他刻不容缓地宣示出专属权和占有欲,不由分说地把她纳入怀中,大手也事不宜迟沿着她身上妙曼的曲线游走起来。

    凌语芊本能地挣扎,轻轻扭动着身体,不料得到他这样的戏谑。

    “难怪报道说女人都是里外不一致的生物,原来这是有科学根据的,明知道这样会引致更热烈的攻略,你却还是要挣扎!笨蛋呐!”

    听着这样理所当然的话语,凌语芊不禁大翻白眼,拜托,这是女性的本能矜持,难道要什么也不做,静静任由占便宜吗,真是的!

    瞧着她娇嗔气恼的可爱模样,贺煜更是满腹激昂,搂紧她准备进一步,却闻铿的一声作响,电梯门缓缓打开,顶楼到了。

    凌语芊赶忙从他怀中出来,直往外冲,凭着记忆很快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首先碰上李秘书。

    李秘书见到她,先是一愕,随即像是见鬼一般,张大小嘴,浑身僵住,确实,李秘书以为大白天见鬼了!

    凌语芊猜到李秘书在想什么,心中猛然窜起一丝恶作剧,面容迅速呈现哀怨悲伤,直盯着李秘书,慢慢朝她走近。

    李秘书更是吓破了胆,连连后退,直到凌语芊微笑着喊出一声“李秘书,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她才回过神来,然后暗暗自骂了一句。

    真是没用鬼,今早的会议上,那些董事不是才提过凌语芊,而自己也为凌语芊当年在空难中活存的消息感到意外和震惊了吗,竟然就忘了,看来以后夜晚还是别再看鬼片了!

    凌语芊也恢复常态,开始道歉出来,“对不起李秘书,吓到你了。”

    “没……没……没事,是我胆小而已,与你无关。”李秘书赶忙摇头,语气略微转了转,“你变活泼了很多哦。”

    凌语芊抿了抿唇,嘻嘻笑了,正准备继续和李秘书闲聊几句,不料身后的男人手臂横了过来,揽住她的腰肢,二话不说把她带进了他的办公室。

    室内的整体环境,与以前没多大变化,故凌语芊没多留意这些,朝四周围快速扫视一遍后,径自走到他的办公桌内,立刻被桌面的相片吸引住视线,笑弯了眼。

    桌面摆着很多相片,是她和他的婚纱照,这几年都这样放的吗?

    贺煜也已经走近,抱她一快坐在办公大椅上,打趣道,“怎样,很开心吧,老公无时无刻不想着你,念着你,看着你哦!”

    凌语芊又是甜甜一笑,拿起最喜爱的那张,仔细端详和观看,渐渐还伸出手去,隔着相框玻璃抚上他的脸。

    殊不知这样正好让男人有机可趁,忽然抓住她的手,直接摸到他身上去,伴随着暧昧十足的挑逗,“你一定也很想老公,来,老公给你解解相思。”

    凌语芊翻了翻白眼,娇娇羞羞地挣扎着,可惜他非但不让她起来,还把她更往下地压,大手又是开始占她的便宜。

    感受着紧紧顶在自己臀间的火热,那铁一般的刚硬几乎让她身体颤抖了起来,凌语芊欲再抗拒,但想到他刚才在电梯里说过的话,便忍住了,如坐针毯,纹丝不动。

    贺煜更加肆无忌惮,还意有所指地挑逗着,“宝贝,感受到了吗?感受到我对你的迫切怀念了吗?”

    凌语芊继续全身僵硬,满面红潮直蔓延到脖颈去。

    这男人,总爱对她说这些话,总爱对她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是否男人的天性?其他的男人是否也都会对喜爱的女人这样呢。

    “来,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看看。”贺煜猛然又道,就那样抱着她站起身,走出办公桌。

    凌语芊惊呼,本能地抓紧他,两只藕臂攀上他的脖子,看着他抱她健步如飞地进入休息室,然后一起沉在那张大床上。

    热切的吻,铺天盖地地袭卷而来,越发狂野和剧烈,令人无法招架,唯有跟着一起沉沦。

    停下来时,彼此都红了脸,喘着气,直盯着对方。

    瞧着来自凌语芊身上那由于热吻过程中被扯开衣服而露出的春光,贺煜眸色更加晦暗,迅速伏下身子,脸往她胸前栽去,开始了另一种攻略。

    “唔——”

    凌语芊即时发出了无法抑制的嘤咛。

    这一叫,如火上加油,**立刻就被点燃,烧得极旺,眼见一场疯狂肉搏就要开始,旖旎的空气里蓦然响起一阵不识趣的敲门声,一下,两下,伴随着怯怯的呼唤,“总裁,请问您在里面吗?野田先生来了。”

    野田宏!

    一听这个名字,意乱情迷的两人皆僵住,从**中回过神来。

    “小东西,今晚补偿我!”贺煜一下子就把欲火压了下去,抽起身,同时将她拉起来,替她拉好凌乱的衣服,动作极具温柔。

    凌语芊也低垂着头忙碌着,依然一脸发热,她甚至跑到旁边的洗浴间,对着镜子审视一番,且用冷水扑打一下脸,直到红潮渐渐褪去,这才重返室内。

    只见罪魁祸首依在门后,睥睨着她,淡定的俊颜似笑非笑。

    凌语芊靠近,在他胸膛上重重捶了一拳,仍难掩羞涩。

    贺煜顺势抓住她的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丝,继而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对……对不起总裁,因为您特别交代过野田先生,故我只好……只好……”李秘书立刻道歉出来,样子既窘迫又惊慌,她是成年人,当然清楚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事儿,但考虑到贺煜的特别交代,且从今早的会议中隐约知道这个野田宏的到来与凌语芊有关,再三踌躇后,还是硬着头皮去打破里面的爱欲交缠。

    幸好,贺煜是个公私分明的上司,并没因此而对她表示任何不悦,一如既往地朝她淡漠吩咐,“两分钟后叫他进来。”

    李秘书大喜,赶忙领命,先出去了。

    贺煜继续牵着凌语芊的手,直接来到办公室的会客区,坐下,感受着掌心的小手轻轻抖动,他握紧,眼神醉人,微笑着安抚出来,“别怕,有我在,一切交给我,没事的。”

    凌语芊回望着他,点了点头,不错,他是她的天,一切有他扛着,她不用担心和惧怕,想着想着,她略微惶恐的心于是安定了下来。

    正好两分钟过去了,办公室大门再度被推开后,野田宏那不高不矮的中等身形走了进来。

    凌语芊迅速从贺煜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身体坐正,美目直射野田宏,由于听过***遭遇,她谨慎的眼神多了一股愤慨。

    贺煜更是满腔怒火,不过他素来善于隐藏,即便内心恨不得立刻结果这个禽兽的性命,但表明上还是不动声色,锐利的黑眸直看着野田宏走近,隔着茶几站在面前。

    贺煜并没有叫野田宏坐下,就这样斜视着他,依然用英语沟通,直入话题,“假如我能立刻给你钱,你什么时候能实现你的诺言?”

    野田宏一听,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脱口而问,“你当真筹到钱了?你没骗我?据说你爷爷并不赞同帮忙,我还因此担心……”

    “废话少扯,回答我的话!”贺煜冷冷打断,那种与生俱来的慑人霸气流露得淋漓尽致。

    直教野田宏妒忌!野田宏顿了顿,便也应答,“随时都可以!”

    贺煜薄唇一扯,冷哼,“随时都可以?你确定?野田骏一呢,他才是当事人吧,才是值得跟我做这宗交易的人吧,跟他说,别藏了,是时候出来了!”

    野田宏不再接话,自个在沙发上坐下,打开他随身携带的黑色公事包,取出一份文件,沿着光滑的茶几推到贺煜的跟前。

    贺煜眸光一晃,拿起,仔细查看。

    是一份离婚协议书的副本!

    里面写明了很简单的一个离婚理由:性格不合,很多观念达不成共识,双方决定分开。丈夫那栏,已经签署了野田骏一的名字。

    “关于字迹,你要是不确定,大可叫简丹辨认。至于正本,我也拿着,一旦我们交易成功,我会呈上让简丹签名。”野田宏再道,目光掠向凌语芊。

    凌语芊因他眼中的怪异神色蹙了蹙眉,便也从贺煜那接过离婚协议书来看,而后,视线重返野田宏的身上,质问,“骏一呢?我想见他!”

    野田宏眼中一抹精光飞逝而过,挖苦的语气,“见他做什么?让你再一次把他伤得体无完肤吗?”

    凌语芊心头微微一颤,保持淡定,“据我对他的了解,他没那么脆弱,一定是你阻止他?甚至威胁他?不让他出面!”

    “你对他的了解?既然那么了解他,为什么会背着他去和别的男人鬼混?不错,骏一是很喜欢你,可这份爱,早在你在法庭上当着众人的面坚定地说出贺煜没有强奸你的那一刻起,消失得荡然无存!”

    一针见血的指控,让凌语芊极力忽略和克制的那个伤疤就此揭开,她俏脸倏然转白,身体也重重地打了一个哆嗦。

    贺煜立刻给野田宏一记杀人的目光,继而拥住凌语芊,欲安抚她别参与,让他来。

    不过,凌语芊这次很勇敢,回他一个自己没事的表情,又是看向野田宏,无惧他凌厉嘲笑的眼神,继续镇定地道,“不管我和他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名义上他才是我的丈夫,故这件事,必须由他主持,至少,他得出面。”

    “法律规定,当事人不方便出面的话,可以委托家人代理,我身为他的爷爷,再适合不过。”

    “不行!你叫他来,否则休想我们跟你谈这宗交易!你想要五十亿,那就让骏一露面!”凌语芊再次冷冷地打断,绝美的容颜透出前所未有的坚决。

    野田宏眉头一紧,面色一沉,条件反射地给她一记恨恨的瞪视,而后,把话题扯到贺煜身上,嗤哼,“是吗?我倒不觉得贺大总裁的想法和你一样,从贺大总裁短短时间之内就自己筹够五十亿,可见他是多么迫切地希望解除这段婚姻。也是,这么一个大美人,贺大总裁当然希望能光明正大的拥有,想什么时候享受都行……”

    啪!

    贺煜将离婚协议书的副本往茶几上重重一甩,从眼中发出的视线像冰柱般插向野田宏,低沉的嗓音更是宛如地狱修罗的阴森冷酷,“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该递交的资料,都一一给我备好,三天之后,我会在国际法庭正式举行签字仪式,滚!”

    野田宏被他这狂傲无礼的态度气到了,内心里恨得直咬牙,不过一番思虑后,忍住没发作,捡起文件,用不甘示弱的语气回了贺煜,“好,我会!至于你,也准备好钱,确保这笔金额顺利汇到我的账户!”

    说罢,他再看了看凌语芊,诡异的目光窜动着一股轻蔑和鄙夷,然后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离去。

    偌大的室内,安静了下来,凌语芊纯澈透亮的眸子牢牢盯着野田宏消失的方向,满腹悲愤依旧。

    贺煜把她纳入怀中,托起她的脸,细细啄吻。

    一会,停止时,柔声安抚,“好了,别气了,这老匹夫不是人,和我们不同类,不值得我们浪费精力。”

    凌语芊注意力转到他的身上,直接问出,“贺煜,你真打算就这样给他五十亿?”

    贺煜点头,语气坚定,“能换取你的自由,五百亿我也在所不辞,不是跟你说过吗,你在我心目中,是无价之宝。”

    凌语芊先是为他的深情感动一会,再接话,嗓子激动不已,“假如他只是普通一个人也就罢了,可他是野田宏,他那样对奶奶,我真不甘心就这样让他奸计得逞,凭什么啊,他作恶多端,不应该越过越好的!”

    “正因为他那样对过奶奶,我们更要尽快处理这事,绝不让他再有任何机会伤害我们!”

    凌语芊一听,猛然忆起贺云清中午对她说过的某些话,于是更钻牛角尖,低嚷出来,“其实爷爷说得对,是我自己一时任性酿成的错,凭什么要你来负责和收拾,算了贺煜,这婚不离了!”

    听及此,贺煜翻了翻白眼,嗓音也急促起来,“什么不离,不离我们怎么结婚?”

    “那就不结婚啊,我知道你爱我就够了,名分什么的我可以不要。至于那些人想说闲话,也由他们去,反正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他们也就当即笑笑而已,不会对我怎样。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对我不重要,故他们说什么都不会影响到我,好,就这么定了,我不离婚了,那五十亿,让他也休想!”

    见她越说越急,越失去理智,还作势要起来走掉,贺煜随之抓狂,迅速抱住她。

    凌语芊用力挣扎,且大声嘶喊,“放开我,我去找野田宏,我要告诉他,别指望再耍花样,我不会让他诡计得逞的!”

    贺煜手臂则是越收越紧,眼见几乎控制不了她,不禁也气急败坏地吼了出来,“冷静!芊芊,你给我冷静!”

    响亮的怒吼,几乎震耳欲聋,地动山摇,连室内的一些摆设也似乎起了轻微的抖动。

    刚好来找贺煜的池振峯,在门外听到贺煜的这声大喊,事不宜迟地推门闯入,先为眼前的境况怔了怔,随即快速跑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yolanda,你没事吧?”

    凌语芊也终于停了下来,但依然娇喘连连,咬唇看着池振峯,不做声。

    贺煜把她带回沙发上,伸手整理着垂落她额前的几缕发丝,继而抚上她苍白的脸容,娓娓道出,“不错,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其他的人和事都不重要,我知道你要的是我这个人,但我要给你的,不仅仅是我这个人,婚姻、财富、安定、幸福等,都是我想给你的。野田宏既然早就认识爷爷,还那样对待过奶奶,那么,我想他早知道你的身份,设计让你嫁给野田骏一,必有大阴谋,由此,我们不但要解决它,还得尽快!让你恢复自由身,除了可以重新光明正大地和我在一起,更重要的是,我们得杜绝后患,再也不让一些我们预想不到的意外发生,然后给我们带来无法预知的伤害懂吗?小东西,你懂吗?”

    “可是……”

    “钱财身外物,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给他这笔钱又怎样?他就一定有命消受了吗?诚如我和爷爷说过,对你,我绝不放弃。对野田宏这畜生,我同样会要他血债血还!想解决一个人,一个办法不行,那就找第二个办法,第三个办法,只要有恒心和决心,总有一个办法能行,野田宏这个老匹夫,我定能收拾他的!”说到最后,仇恨与悲痛再次跃上了贺煜的心头,整个人都冷了下来。

    凌语芊唇咬得更紧,定定望着贺煜,神色愤慨,悲痛欲哭。

    贺煜缓了缓怒气,抓住她的手,在手背轻轻拍了一下,嗓音更柔和,“相信我,把一切交给我来决定和处理,你只需乖乖地呆着,好吗?答应我,小东西。”

    池振峯尽管还不知道贺煜***那件事,但对野田宏这次的交易是清楚的,故也开口劝解,“yolanda,你听总裁的话吧,你放心,总裁定会顺利解决。”

    凌语芊吸了吸鼻子,说出一个提议,“不如我们选个时间,去美国,找野田骏一。”

    去美国找野田骏一?能找到吗?他既然有心躲避,就算她亲自过去,依然不会有结果!再说,这个野田骏一,根本就与野田宏蛇鼠一窝,当年舍命把芊芊从ms。arlene手中就出来,恐怕就是阴谋诡计的第一步了!

    不过,这些猜测贺煜并没有说出来,他看得出这小东西对野田骏一的感情,要是让她知道野田骏一一切都是伪装的,她会怎样的伤心和难过!说不定,还会跟他争辩,替野田骏一辩解,而这个,是他最最不想发生的。

    所以,对她这个提议,贺煜只摇了摇头,轻描淡述地解释道,“不用去,既然他有心躲你,那么根本不会让你找到。你记住,我们目前首要做的,是解除这个随时都有意外参合的婚姻,至于其他的事,我们从长计议。”

    凌语芊又是静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贺煜下意识地送了一口气,手臂一收,将她紧紧地抱入了怀中。

    ------题外话------

    今天儿子有点发烧和咳嗽,一直喊着“妈咪我不舒服”,要我陪着他一起睡,所以只能用手机码字,速度比较慢,导致更新稍迟了点儿。谢谢大家的各种支持,谢谢你们给我的动力,群体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