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70小东西,何时让我们父子相认啊(求票

270小东西,何时让我们父子相认啊(求票

    http://

    这事至此,暂告一段落,少倾后,贺煜提出另一件事,陪琰琰去看幼儿园,而恰好琰琰也打电话过来催,贺煜于是对池振峯交代一下工作上的事,刻不容缓地带凌语芊离开公司,回酒店接上琰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琰琰早得知贺煜叔叔会陪他一块去看幼儿园,但他曾经听妈咪说过贺煜叔叔工作很忙,故还是有点儿担心,直到这一刻,整个心可算是放了下来,还坚持坐在副驾驶座,凌语芊便不得不抱着他一起坐在那儿。

    还有一个人是特别高兴的,那便是贺煜。

    和她一起送琰琰上学,曾经也是他极为渴望的一幕,现今虽还不是正式的那一刻,但也差不多,故他心花怒放,忍不住吹起口哨来。

    琰琰欢呼,还立刻嚷着要学,贺煜自然是乐于施教,期间还忽然提了一句,教琰琰将来长大了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泡妞。

    结果,被凌语芊狠狠地在他腿上捏了一把。

    瞧着她杏眼圆瞪的模样,贺煜更加顽皮,顺势又跟琰琰道,“琰琰你知道吗,贺煜叔叔以前也用过这招对你妈咪的。”

    小家伙一听,两眼瞪大,兴致勃勃地问了起来,“啊?贺煜叔叔泡过我妈咪吗?那妈咪接受了吗?”

    呵呵,小家伙真是天资聪颖,不愧是某人遗传的优良品种,这就学会了“泡”字!

    凌语芊顿时又是一阵羞恼,冲贺煜嗔道,“专心开你的车啦!胡说八道!”

    果然是父子,琰琰索性转问凌语芊,搂住凌语芊的脖子,撒着娇央求,“妈咪,你来告诉我吧,贺煜叔叔当年真的用吹口哨泡你吗?你是不是很喜欢贺煜叔叔吹口哨。”

    对着天真无邪的小人儿,凌语芊更是气急交加,猛地大喊出贺煜的名字,“贺煜!”

    贺煜满面笑意依旧,但也适可而止,用另一个话题,成功引开琰琰的注意力,大概是看到了妈咪的难为情吧,不想妈咪不开心吧,琰琰也随之转开话题,然后,一路上滔滔不绝,与贺煜谈到好不欢快,抵达幼儿园时,仍意犹未尽。

    贺煜照样心情愉悦,停好车后,带一大一小两个宝贝下车。

    由于车子直接开进学校,他们下车的地方,正好可以一览幼儿园的全景。

    不愧是全市闻名的贵族幼儿园,环境一流,配套设施十分完善,各方面都好得几乎不可挑剔,如此完美的硬件,不知软件方面如何呢?

    待来到幼儿园的会客厅,与主事人员面谈后,凌语芊发现,这么美好高贵的环境底下,是一个个丑陋的毒瘤!

    接见他们的人,是这所幼儿园的总监,年约三十来岁的女子,容貌端丽,气质优雅,衣着打扮方面也彰显着她的高贵,与这幼儿园的富贵倒是很相衬。

    估计事先已经查过贺煜的背景,女总监态度更是极为恭维,笑容可掬,一开口便表露出对贺煜的奉承和谄媚,“贺先生您终于来了,其实您应该让我去门口接你们,真的不用客气的,难得贺先生看中我们这里,是我们极大的荣幸呐。”

    与满脸笑容的女人相比,贺煜的冷酷淡漠更加明显,他回对方淡淡一瞥,一言不发。

    女人笑容僵了一下,但只是四分之一秒便又恢复,转向凌语芊,继续恭敬无比,“这位一定是贺太太吧,长得真美哟,与贺先生不愧是男才女貌。我叫张颖,是这所幼儿园的总监。对了,贺太太以后一定要当我们幼儿园家长会的理事呀。至于这个帅气俊俏的小天使,是咱们小琰琰了,简直是贺先生的缩小版,长大后必然也跟贺先生一样,是人中之龙!”

    当年与贺煜结婚后的那一年多,凌语芊也受过不少恭维和谄媚,但眼前这个叫张颖的女人,似乎最为夸张,而且隐隐透着一丝虚伪,让她感到一股莫名的不舒服,但转念又想人生百态,这或许是人家一种讨好巴结的方式,自己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表露出来,何况琰琰将来要是真确定在这里读幼儿园,自己更不能与张颖有任何不愉快。

    所以,凌语芊用微笑,回应了对张颖的“热情”。

    张颖更加欢欣,顺势拿出合同给他们看。

    凌语芊这也才知道,这间幼儿园是名副其实的“贵”族!一个月的费用竟然要一万元,太高价了吧!

    张颖毕竟在这行上久混,刚才一直暗暗留意着凌语芊,从而发现她的异常,又是赶紧利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展现出幼儿园的优势,“不知贺太太对我们的情况有过了解不,我们这里的室内是地板和地毯,夏季有空调,冬季有暖气,确保小天使们不被热或冷到。小天使们衣服脏了有专门老师给换洗,玩具和图书的配置也都是最高级的,每个老师带的孩子少,可以给孩子们更多关照与呵护,最主要的是,我们这里从小班开始就配置了外国语老师,施行三语教育,贺先生是商业巨鳄,将来小少爷一定会子承父业,这会几国语言是必不可少的。还有其他方面,我们都是最高级完善的,因为我们的宗旨是打造全世界最顶尖的栋梁!”

    呵呵——

    听着张总监把这所幼儿园赞美得天花乱坠,凌语芊禁不住地在心里暗暗笑了一下,直到看见额外配给的被子要两千元一套时,她终忍不住,提出质疑,“请问张总监,这被子的价格,会不会定得高了点?”

    正热血沸腾的张颖霎时怔了一怔,很明显始料不及凌语芊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暗里快速思忖一番,解释道,“价格确实贵了点,不过无有所值,我们给孩子们的东西都是务求最好的,这被子啊,可是上等蚕丝被,很少见的。”

    “是吗,那麻烦张总监能否给我看看被子?”

    呃——

    张颖即时又是一愣,笑眯眯的双眼,恢复了精明,不着痕迹审视着凌语芊,见她娇滴滴一看就知是个养尊处优对生活用品应该没什么在意和认知的金丝雀,于是也大胆地答允,“行,行,办公室正好备有样板供家长检验呢。”

    说罢,她吩咐助理帮她把被子拿出来,递到凌语芊面前。

    她想,凌语芊一定也和其他富家少奶奶一样,只装摸做样地看一下,然后什么也不说,可惜她猜错了,她根本不知道,凌语芊在重遇贺煜前的那三年,曾经在一家床上用品店做过兼职,那老板娘正好对被子材料很有研究,平时没生意时会跟员工讲解传授一下经验,凌语芊于是学会很多,因此一模这被子,立刻辨别出真实!

    根本就是一百多元的被子!

    竟然收取两千元,这也太离谱了吧!

    瞧凌语芊面色微变,张颖心里一咯噔,但思忖几秒后,又不以为然,继续道,“怎样贺太太,我说的没错吧,这是上等货吧,呵呵,来我们这里的都是金笸箩银罐子,我们肯定会选最好的,这样才配得上我们天使们尊贵的身份啊!”

    是人都喜欢听奉承赞美之语,可惜她面对的是凌语芊,无比务实的小女人,本来,她要是什么也不说就罢了,可她偏偏这么恶心,凌语芊于是忍不住,严厉地擢破她的谎话。

    “这件被子,并没有张总监说的那么贵,其实只要一百多元,张总监要不是这个价格购入,那就是被人骗了!”言语之间,凌语芊终究还是给张颖留了台阶。

    只见那张颖,白皙的脸容霎时变得一块青,一块红,目瞪口呆地看着凌语芊,满眼的难以置信之色。

    的确,她很难相信这一幕,很难接受这一幕!

    一般来说,人性都免不了虚荣,越有钱的人越会显摆,她正是抓住人们的这个心理,从中牟利,每年都给幼儿园赚入大把大把的钱,从而快速被提升为总监,继续混得有声有色,谁知道,今天竟然碰上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

    眼前这个小女人,看样子,顶多也就二十来岁,有幸嫁入g市首富之家,当上亿万家产继承人的女人,这根本就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对这些小钱小费,不是应该表现得不在乎吗?至少,其他贵妇就是这样的,为了显摆身份什么都应好,哪像她这样,斤斤计较!

    这时,张颖那个助理也开始发话,同样极尽谄媚和讨好,“这世道有的人真是太无耻了,竟然这样赚钱都有,估计就是看准我们总监老实好骗吧。贺太太,既然我们已被骗了,请您就别和我们计较,贺先生那么能干,每天赚的钱不知是这个价格的多少万倍呢,所以……”

    凌语芊依然不受这套,回以严声斥责,“所以我们就应该接受暴利货?这是你们的错,凭什么要我们家长来买单?”

    尽管自己年纪比张颖小,但有些真伪还是能够辨别得出,这张颖,怎么看都不像是被骗的人!

    想到她们非但没有认错,还欲继续蒙骗,她内心越发的盛怒,于是继续不客气地道,“不管我们有多少钱,那都是辛苦赚来的,每一分都凝聚着我们的心血、汗水和精力,故每一分钱都应该花得值得。对了,刚才张总监似乎提到让我担任家长会的理事,那身为理事,有没有资格对一些不切实际的收费提出反对呢?”

    张颖面色瞬时又是一变,后悔得肠子都青了!瞧自己,这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张总监——”

    见张颖一直不做声,贺煜猛然道出一句,语气冷冷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感情,却能让人听出一股不容否决。

    所以,张颖再也逃避不了,对着凌语芊和贺煜,强挤出一抹笑意,连连点头应道,“可以的,当然可以,贺太太觉得哪儿不妥尽管提出,我们无尽欢迎。”

    哼——

    凌语芊尽管心有不忿,但也不再做声,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就暂且不为难这女人吧,希望她能吸取教训,悔改过来!

    对着合同上的其他内容,又是认真看了一遍,凌语芊这样给张颖答复,“很感谢张总监对我们的接待,具体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先回去考虑一下,迟点给你答复。”

    “好,行,贺太太还有什么问题的话随时打我手机!”张颖继续哈腰驼背,礼貌有加,还一路送贺煜和凌语芊到车子停靠的地方,看到阳光下那辆无比尊荣和华贵的价值千万的轿车,讨好之情又是充满心怀,更加笑容满面,恭恭敬敬地对凌语芊和贺煜。

    不过,当他们都上车,车子缓缓驶出幼儿园的大门后,她整个脸庞如被冰封,笑容即时凝固,细长的媚眼中,射出了道道恶毒的光芒。

    凌语芊那厢,车子驶出幼儿园已有一段时间,可她依然一声不吭,满面郁闷状。

    贺煜悠悠然地转动着方向盘,抿唇微笑地侧看着她,脑海尽是刚才的情景,继续为这小东西刮目相看和赞许钦佩。

    刚才他不说话,不代表他什么也不了解,只不过,他想看看他的小女人如何应对,想不到结果竟然如此令人惊艳,呵呵,小东西,果然与众不同的!

    想罢,他对她越是着迷和痴爱,手腾出去,往右边挪,握在她小小的皓腕上。

    凌语芊身体微微一僵,问了出来,“贺煜,你真决定让琰琰在这里读?”

    贺煜略顿,颌首,发表出自己的看法,“这所幼儿园确实存在个别不妥收费,但也无妨,里面的教学环境值得我们去。”

    “可是……”

    “其实这是社会现象,现在哪个行业能做到百分百的干净?就算是普通的幼儿园,你就能确保它没有乱收费?只要对我们来说不成问题,那么,我们可以忽略这些缺点。”

    听到此,凌语芊彻底地哑口无言,的确,这个社会已经这样,以前是无商不奸,现在是每个领域都有肮脏的一面,就连最神圣的学校和医院也难以避免。想要彻底消除这些,要么就是自己不去接触,要么就是让国家下政策硬抓,但这两样似乎都不可能,至少,目前不行!

    “妈咪,您不喜欢这个幼儿园吗?那咱们换一间,不一定在这里的。”琰琰小家伙忽然也开口了,小脑瓜高仰着,稚嫩的小脸庞布满与他年纪不相符合的体贴。

    让凌语芊看得心间直暖,揉了揉琰琰的头发,明知故问,“那琰琰喜欢这儿吗?”

    小家伙先是装模作样地歪头考虑了数秒,满不在乎地回答出来,“一般般啦!”

    呵呵,他这点心思,哪能骗得过与他最亲的凌语芊,再说,刚刚抵达幼儿园时,小家伙自然流露出来的兴奋和喜爱,凌语芊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所以,对他的乖巧懂事,凌语芊又是禁不住地感动一把。

    “好了,别纠结了,你刚才不是跟那女人提到担任家长会理事后会提出一些不合理地方,而那女人也答应了吗,故你将来不用担心再吃亏,你甚至可以利用你的职权把一个个毒虫灭去,老公当你的后盾,无任支持!”贺煜说罢,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一些。

    凌语芊嘟了嘟小嘴,刚才之所以那样说,其实只是顺便给张颖一个下马威而已,她并不真的想做什么家长会理事,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她才不想接!

    “其实选这里还有一个原因,【依语掬芊】正好在这附近,方便你接送琰琰上学放学。”贺煜又接着道,样子渐渐恢复正经。

    凌语芊则又是僵了一下!脑海马上闪过那栋崭新华美的三层楼别墅,别墅里面花香鸟语的庭院,还有那块用她名字来命名的古典雅致的门匾,他说,那代表他,把她捧在手心呵护和疼爱。

    “等离婚的事搞定,那间酒店你也不能住了,和琰琰等人先搬到那里吧。”贺煜语气越发激昂,可见他也想起了那栋亲自为她建立的、别具意义的城堡。

    凌语芊还是无法言语,整个脑子闹哄哄的,混乱无章,现在住的酒店,是野田骏一的名义订的,这些天野田骏一回美国去了,但每天的房租都有继续从他信用卡里支取,若然正式离婚,她确实再也没有理由继续住下去,其实,她现在就没有理由再用花他的钱。

    对她深爱无比的男人,总能猜到她的心思,再度握紧了她的手,饱含深意地道出一句,“那五十亿,什么都够还清了,故你无需感到任何的内疚。”

    凌语芊定睛回望着他,心驰荡漾了下,迟疑地问出,“那你呢?你会在哪住?”

    “你想我在哪住?你答应分一半的床位给我,我每晚都去陪你。”贺煜揶揄出来,俊美的容颜渐渐浮起了好色的本性。

    凌语芊俏脸刷地红了,羞羞地啐了他一口,瞧他说的,让她听着觉得自己是个包养他的富婆呢!

    贺煜又是邪魅一笑,情潮涌动的鹰眸猛地看了看琰琰,说得意有所指,“小东西,我想当爸爸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正式让小家伙喊我爹地?!”

    凌语芊一听,又是另一种震颤,全身上下,都赫然僵住了。

    ------题外话------

    几天不喊票而已,名次就刷刷掉呜呜,姐妹们请都给《蚀骨沉沦》投投月票,争取稳住榜单。这个月不管紫有多累多忙都努力码字保持不断更,正是因为亲们把《蚀骨沉沦》推上月票榜时刻鼓励和鞭策着紫,希望大家继续,有票别捂着,赶紧砸给紫,继续给紫动力吧,嗷嗷嗷嗷嗷……万谢,跪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