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71 主动送上门

    http://

    “琰琰——”贺煜忽然朝琰琰叫了一句。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凌语芊赶忙回过神来,阻止,“别!不准说!”

    贺煜眉头紧了起来。

    “迟点吧!还不是时候,我还没有心里准备。”凌语芊解释,还迟缓地伸出手,轻轻按在他的手背上。

    贺煜则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这小女人!什么都说没心里准备,可真会逃避啊!

    这时,琰琰突然插话了,大眼睛充满疑惑,“妈咪,你们在说什么呀?贺煜叔叔呢,您不是已经有小宝宝了吗,怎么还说要当爸爸,妈咪上次明明说过你有自己的小宝宝,而且很疼他的哦。”

    呃……

    贺煜俊颜先是一窘,再次瞄了瞄凌语芊,随即摆出很伤感的样子,嗓音也无比逼真的怅然,“嗯,叔叔不幸,娶了一个没爱心的小猫咪阿姨,她带着叔叔的小宝宝远走高飞,让叔叔只能满腔怀念得不到抚慰,琰琰你说,叔叔是不是很惨,叔叔的小猫咪是不是很坏?”

    琰琰自然信了,赶忙安慰,“嗯嗯,小猫咪阿姨好无情,叔叔你别难过,既然她这么坏,那你不要她了,重新找一个吧,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我们男人不应该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

    “贺臻琰!”

    蓦然间,凌语芊发出一声呐喊,沉沉的语气透出她的生气恼怒,然后,不忘给贺煜一记冷瞪。

    贺煜很严肃正经地做出解释,“哎,这个绝对不关我的事,这些话绝不是我教他的,就算教,我也只会教他一支花的采蜜已经够累,再无精力去别的花丛间流连忘返。整个森林就算再多,也不及那一棵茂盛诱人。”

    凌语芊听着,又是一阵无语,这男人呐!决定不理他,注意力回到琰琰身上,板起脸儿,盘问他从哪学来的。

    琰琰清楚妈咪一旦喊他的全名,那就代表事态很严重,故犹豫一番,如实相告。

    原来,是从电视上!

    发达的咨询在给人类好处之余,往往也附带着一些害处,这就需要家长的良性教导。凌语芊面色于是更严肃,趁机对琰琰训导起来,琰琰也赶忙纠正错误,把这些错误的观念排除掉。

    贺煜在一边默默看着,被这温馨的一面深深感动,心里头充斥着说不出的满足和幸福,这一大一小俩宝贝,是他最矜贵的人,这辈子,他必好好珍爱,给她们无尽的快乐,同时也是给予自己无限的幸福!

    想罢,他看了看路面,正好发现怡芳街就要到了,于是决定去看看,不料又正好凌语芊的手机有来电,是凌母打来的,问及晚餐的事,结果,他只能继续往前直走,送她回到酒店。

    凌母恰恰煮好饭菜,满屋子的香气教人口水垂涎,贺煜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凌语芊见状,心里着实想叫他一起吃,无奈母亲一直没有任何暗示,她又思及到这是野田骏一租的酒店,唯有忍住这个念头,走近他,压低嗓音道,“等搬过去后,我亲自煮给你吃,随时都可以的!”

    贺煜自是很感动,定定回望着她,笑了,不想饿到她们,不做久留,立刻就辞别离去,回到贺宅,找贺云清着手另一件事。

    往事撩起,整个下午贺云清都陷入了悲痛的回忆,此刻神色依然难掩沉痛。

    贺煜先是默默凝视了一下,直接问出事情的经过。

    贺云清再沉吟少倾,娓娓道出,“当年,我刚任省委书记不久,野田宏以国外投资商的身份出现g市,因为是日本人,我终究有点排斥,但最主要的还是他的人品,故我没有批他项目。”

    他顿了顿,眼里的哀痛,渐渐地深。

    贺煜默不作声,只眉头紧了紧,继续目不转睛地锁定贺云清的脸上。

    贺云清往下说去,“至于那个卡迪威特,是个科学家,当年是打着科研的名堂来g市,可惜他不是本着对社会贡献的宗旨,而是把他的才华用在歪道上,故意陷害捣乱各行业,甚至拿人命来玩弄,国家于是对他发出逮捕,我身为c省的一级领导,自然义无反顾,我当即就建立了一个调查小组,经历一个多月的坚持不懈,总算揭破他的阴谋,让他名誉扫地,还将他逐出了境外!”

    原来如此!

    “那接下来呢,奶奶怎么会遇害?”贺煜再度做声,眉宇间哀痛和愤恨不减。

    贺云清神色则正式转向激动和愤慨,“由于他们都走了,久而久之我也不再多留意,直到有一天,我和你奶奶去参加一个宴会时,恰好又次碰到野田宏,你奶奶当即反应很大,回家追问之下,她才说出一件真相。原来,有天夜晚,她和朋友聚会归途中,被两陌生男子挟持至隐秘地带,然后把她……那个了,她一直不敢告诉我,直到遇上野田宏,她才勇敢说出来,尽管当时野田宏做案蒙着脸,可她确定那就是他!”

    贺煜极力忍着熊熊怒火,继续问,“卡迪威特那畜生呢?爷爷和奶奶又是如何知道的?”

    “得知野田宏是伤害你***人,我们暗中跟踪他,希望能从中找到证据,因此发现了他和卡迪威特有联系。原来,卡迪威特并没有彻底离开,还和野田宏勾结上了,他们对我怀恨在身,于是报复在你奶奶身上。这两畜生,根本没人性,他们用了最毒的手段报复我!他们有恨,冲着我来就好了,竟然把你奶奶拖下水。可惜当初案发现场太过隐秘,而你奶奶在事后一个多月才坦白出来,没有物证人证,我们根本奈何不了这两只畜生。你奶奶是个自我要求很高的人,特别是贞洁方面,她觉得自己脏了,再也不配和我一起,特别是确定治不了他们的罪,她更郁郁寡欢,每每看到我为这事心疲力竭,她总会暗自捶泪,然后……然后……”贺云清再也说不下去,眼泪已经克制不住,俨如山洪爆发就那样冲涌出来。

    贺煜也眼眶红红的,鹰眸如夜幕降临,染上了一片黯然。他尽管体会不到爷爷对***爱有多深,但他知道,爷爷这些年过得一定不好,就像自己,以为芊芊出了意外,他也跟着死了一半,对什么都没有激情和感觉。

    所以,最近因为在芊芊的问题上与爷爷生起的摩擦全然消失了,他彻底恢复对贺云清的敬爱,修长的手臂轻轻环在贺云清由于痛哭而略微颤抖的肩膀上,安抚与保证出来,“爷爷您放心,我一定有办法将那野田宏治罪的,除了野田宏,还有卡迪威特,不管付出何等代价我都会把他揪出来,一起治罪,以慰奶奶在天之灵!”

    贺云清泪花闪烁的双眼窜上欣慰,凝望着贺煜,忽然间又提到某件事上,“阿煜,那你能否再为爷爷做一件事,别娶语芊,对她,你就算了!”

    旧事重提,贺煜面色倏然大变,两道浓眉更是皱成了一个沟堑!

    “爷爷赞同你帮她和野田骏一解除婚姻,但仅此而已,其他的,你别再继续搭理,如果你肯答应爷爷这个要求,爷爷明天就安排好钱……”

    “不用了,谢谢爷爷,钱我已经筹够!”贺煜作声,打断他的话,语气恢复先前的不悦。

    贺云清则两眼瞪大,错愕!曾经从高峻那听到的某个消息,顷刻跃上了脑海。莫非,中天集团的幕后老板,真的是阿煜?

    贺煜继续淡漠冷然地对贺云清瞅了一会,往下说去,“芊芊曾经跟我说过,爷爷似乎早已经知道我是天佑的身份,那么,爷爷应该晓得我和芊芊的感情。总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弃芊芊,今生今世都会对她不离不弃,任何人都休息拆散我和她,故也希望爷爷别再做一些无谓的阻拦和反对!”

    贺云清面色也变了,眼中泪水已干,思绪也从亡妻之痛转到这上来,盯着贺煜,面色讷讷,万般苦恼。

    贺煜迎着他严肃的注视,说得更加坚决和果断,“正如芊芊那天跟爷爷说过,在我心目中,她比贺家主儿的地位更重要,假如一定要在两者之间选择一个,我的选择是,芊芊!”

    话,已经说绝,态度,已经够明确!

    贺云清看着他,心里万分感慨,真够深情的男人呐,理应让人钦佩和赞许的,然而他根本高兴不起来!他要的,不是这样!

    哎——

    语芊那丫头,怎就这么厉害呢!魔力到底高到哪种程度,令贺煜对她如此地不顾一切,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当然,对他来说是坏!他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难以接受!

    “反正这个光环,多的是人要,为了抢到它,有的人早在三十年前就迫不及待地痛下毒手,想置我于死地,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呢,爷爷!”

    贺煜又是冷不丁地移开话题,话锋一阵诡异,意有所指,紧接着深邃的双眸也瞬间一冷,索性挑明出来,“爷爷,你明知我和芊芊的过往,明知我失忆前的身份,为什么要蒙住我,你是不是在维护谁?可是,应该吗?有必要吗?”

    贺云清更加暗暗震颤,无法言语。

    见状,贺煜唇一扯,勾出一抹悲哀的冷笑,忽然站起身来,辞别,“爷爷早点休息吧。***事,我会跟进,有什么消息也会随时跟你汇报,晚安。”

    然后,不待贺云清反应,走了出去。

    贺云清目光紧紧追随着他,灰暗的老脸上,有无奈,有愧疚,还有坚决。

    回到自家家门的贺煜,被季淑芬喊住,原来,这灯火辉明的大厅里,还有一个人——李晓彤。

    不知几时开始,他对李晓彤已经完全没了以前的感觉,自从发生那一连窜的事情后,他虽然对她冷淡了许多,但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俨如一个陌生人,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他似乎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再是李晓彤!

    呵呵,不是李晓彤那是谁?如果是古代,或许还能存在时下流行的穿越小说那样来个灵魂替换……但这是二十一世纪呐!

    不管了,管她是谁,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的小女人,才值得他花心思和精力。

    想罢,他就按耐不住了,恨不得马上回房给她打电话,听听那总会令他全身心都酥软的独特声音,于是乎,稍停下来的双脚迅速抬起来,继续往前迈去。

    “阿煜!”季淑芬再度喊道,且拉着李晓彤走了过来,“陪彤彤坐一会吧。”

    贺煜挑了挑眉头,睨着母亲,似乎在说,“我不是陪坐的!”

    “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担起一定的责任,不管后来发生过什么,彤彤毕竟当过你的女人,先别说那三年她如何在事业上帮你,私生活方面,她也给你不少快乐,念在这份情上,你别再这样对彤彤,好吗?”季淑芬不但满眼恳求,语气也尽显乞怜。

    所以,谁说李晓彤是可怜的?至少,有这么一个人坚持不懈地帮着她,这是多少人都得不到的!

    可惜,不管是谁说情,怎样说情,贺煜再也不为所动,他承认,那三年在生活上,李晓彤让他纾解了生理的需要,可那是男欢女爱,李晓彤何尝没有从那一次次**中得到了满足和慰借,再说,他并不像其他男人那样出去沾花惹草,只有她一个女人,故他不觉得他欠她!

    至于事业上,他愿意给她偿还,只要她开个价格,他一定满足她!

    所以,仅此而已,他和她,就是这么回事,天皇老子来劝也不会改变他的想法,更何况,这劝解的人还是令他极度无语的母亲!更加的no—way!

    “听说你要花五十亿为凌语芊恢复单身,贺爷爷不同意,故我想……看看能否帮上忙。还有,我叔叔打算扩展生意,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合作。”一直沉默的李晓彤,终于接话了,柔柔的嗓音,透着落寞。

    季淑芬则顺势为李晓彤说好话,“彤彤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你看,彤彤对你多好!”

    贺煜怔住的俊颜,开始舒展开来,唇一扬,勾起一抹讥笑,看着李晓彤的眼神更是嘲讽不已,“你确定?你帮芊芊?”

    “我……当然不是帮她,而是……帮你。”

    “我和芊芊是一体的,不可分割的,她是我,我也是她!”

    如他所料,李晓彤脸色马上变得很难看,就像是,深受过沉重的打击!

    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心疼,贺煜留下最后一句话,“你的好意,心领,抱歉我们不会接受,因为,芊芊不喜欢!”

    话毕,没有再多看李晓彤那更加惨白的容颜,也不顾母亲的抓狂,他悠然地迈着有力的步履,踏上了楼梯。

    季淑芬先是焦急无奈地看着贺煜走上一半楼梯,而后环住李晓彤一个劲地安抚。

    李晓彤不吭声,低眉顺眼,狭长的凤眸里,忿怨狠毒的光芒一阵阵地稍纵即逝,心里面,咬牙切齿地喊出一个名字:凌、语、芊!

    ------题外话------

    儿子的烧已退了不少,现在就是还常咳嗽,而且不想吃饭,我会继续细心照料,让他尽快好起来。非常感谢大家的安慰和祝福,亲们的留言紫都看到了,一句句话都无比感动着紫,谢谢你们给我无尽的鼓励!

    还有,也十分感谢大家这两天投票帮我稳住月票榜,真的很感动,让我在这么糟糕的日子里勇敢地度过,我和宝宝都谢谢你们!

    明天应该可以继续更新,下一章芊芊就彻底和野田骏一离婚,恢复单身了,下章预告:272这样的车震?够独特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