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74 呜呜,坏蛋,坏死了!

274 呜呜,坏蛋,坏死了!

    http://

    这时,另一个人影飞速冲了进来,小小的身子,直奔凌母的跟前,小小的手儿拽住凌母的胳膊,小小的脸儿,带满热切央求出声,“姥姥,您答应妈咪吧,琰琰也很想和贺煜叔叔住在一起,希望能像迈克那样,与爹地游水,打球,击剑,贺煜叔叔说他愿意当琰琰的爹地,会比迈克的爹地爱迈克还爱琰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姥姥,求你帮琰琰实现这个梦想,与我们一起搬去贺煜叔叔家住。”

    一大一小俩人儿,都是她的心肝宝贝,这轮番恳求,让她怎样还能抵抗得住!

    曾经,琰琰多次眼巴巴地看着其他小朋友跟爹地撒娇;

    曾经,琰琰多次认爹;

    曾经,多次问她,姥姥,为什么琰琰没有爹地,为什么爹地不要琰琰,为什么琰琰不可以像他们那样和爹地一起住。

    这些事,她都看在眼中,记在心中,心疼又悲伤,如今,眼见这一切都能实现,自己还忍心阻止吗?还有理由阻止吗?

    寂静的房间里,忽然又走进了身影,高大伟岸,气势磅礴,让人的视线一下子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他的眼中,只有跪在地上的小女人,修长的双腿慢慢朝她靠近,把她拉了起来,不怕卑微地蹲下,在她膝盖轻揉着,动作小心翼翼,极尽温柔。

    稍会站直身子后,拥住她,俯首不断吻在她的发上,热切的举动显露出他的内心此刻是多么的澎湃。这般惹人怜爱的小女人,我贺煜这辈子要是敢有半点辜负,天、打、雷、劈吧!

    凌母注意力也回到了琰琰身上,继续满眼怜爱地凝望着他,反过来握住那小小的手儿,少顷,低声道,“琰琰去睡觉吧,睡醒了好收拾行李,乖,去吧。”

    收拾行李?!

    这是……答允了吗?

    在场的一家三口!无不震惊,兴奋!

    琰琰手舞足蹈起来,“谢谢姥姥,姥姥万岁!”

    贺煜也稍微往前几步,对眼前的妇人先是俯视几秒,态度依然无限诚恳和真切,“岳母,谢谢你把芊芊交给我,我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一生一世。”

    凌母眸色晃了一下,讪讪然地应,“芊芊又没有嫁给你,我……不是你岳母。”

    “会的,我会重新给芊芊一个婚礼,一个所有人都祝福的世纪大婚礼,让她永世难忘的婚礼,谢谢妈——”

    妈——

    呵呵,这男人!

    这次,凌母没再做声,不自在的眼神迅速转到凌语芊的身上,先是彼此深望片刻,心平气和地说,“带琰琰去睡吧。”

    凌语芊点头,牵住琰琰的手,在贺煜的陪同下,走了出去。

    回到她的卧室,贺煜这才正式表露他的兴奋,刚关上门就把她压在门背上,疯狂热吻起来。

    其实,他还是有点儿担心的,素来对万事胸有成竹的他,除了无法对他的小女人胜券在握之外,还摸不准这个固执的岳母,只因为,她是他小女人的母亲,他软、硬、兼、施了,都未必能百分百收服,如今,可算是放下心中一块石头了!

    凌语芊则被这毫无预警的吻吓到,心情愉悦荡漾的她,本也想就此随他沉沦,可她想起了房内还有一个人儿在,说不定,正在看着他们!

    故她极力反抗挣扎,暂且阻止了贺煜。

    如她所料,小家伙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天真无邪的脸容布满了好奇的神色。

    “妈咪,贺煜叔叔,你们亲嘴嘴哦,这是否代表贺煜叔叔很喜欢妈咪?”

    稚嫩软糯的声音,在这**升腾的空间里,让人大大地自觉窘迫。

    凌语芊即时羞红了脸,舌头也像是打结了似的,不知如何应答。

    至于天塌下来也面不改色的某人,却是淡定如常,缓缓走到琰琰的面前,抱起他,放在床上,很正经地解答出来,“贺煜叔叔何止喜欢妈咪,简直就是狂爱妈咪。”

    “那琰琰也爱妈咪,琰琰是否也可以和妈咪亲嘴?”

    “不行!绝对不行!”那张俊脸,立刻沉了下来。

    “为什么?”小家伙眉头倏然皱起,小脸也紧绷起来,颇有某人的影子。

    凌语芊见状,拥住琰琰,安抚出声,“来,睡觉了,睡醒好搬家哦。”

    贺煜神色也缓和不少,恢复宠溺,“琰琰刚才的疑问,贺煜叔叔迟点再教你,叔叔还会跟你讲解其他一些有趣的事情哦,乖,现在先睡觉,睡醒了叔叔带你去新房子。来,叔叔和你一块睡。”

    话闭,他就躺下了,高大的身躯几乎占了半张床。

    小琰琰自是被说服了,乖乖地躺了下来,然后在凌语芊的讲故事中进入了梦乡。

    至于躺在另一边的男人,竟然也双目紧闭,一脸安详。

    他一定很累了吧,虽然他说得轻松,在她面前表现得毫无难度,但她知道,没有爷爷的帮助,这五十亿他必定筹得不容易。

    想罢,一股心疼在凌语芊心中油然而生,对他的爱,更是满满的,浓浓的。

    她就这样着迷眷恋地凝望着他,直到琰琰发出一声模糊的梦呓,她才回过神来,起身,下床,开始收拾行李。

    想到毕竟是住酒店,故她没买很多衣服,都收拾完毕后,也就两个大皮箱。

    看了看依然酣然熟睡的父子俩,她于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先到薇薇的房间看看,只见小妮子也都收拾整齐,看来,薇薇也很期待新家。

    还让凌语芊欣然的是,母亲也收拾好了东西,母亲的物品更少,就一个中型箱子已经足够。

    看着她,凌母神色有点儿窘迫,紧接着,问道,“骏一那个房间,你看看要不要收拾一下,还有退房那里,没有他的身份证在,可以退的吗?”

    “嗯,可以的,贺煜会命人搞定。”凌语芊顿了顿,再接着说,“我先过去看看。”

    野田骏一是个穿着整洁但又随性的男人,当时来中国,他就带一个箱子,如今衣柜里还剩一套衣服,正是她买给他的。

    当时在旧金山和乐萱逛街,无意中看到模特穿着这套衣服挺好看,乐萱就说要是由头儿来穿,一定更好看,她脑海于是马上勾勒出他的模样,然后,买了。

    递给他的时候,他的表情她迄今清楚记得,惊诧,迟疑,欣喜,兴奋!

    而她,看着他,淡淡地笑了,心里默默喊了一句“傻瓜”。

    他确实很傻,总是一味地付出而不求回报,那个野田宏,回去后估计会大骂他一顿吧,本来就不看好他,这下恐怕是更不器重他吧。

    她突然觉得有点后悔,自己今天对野田宏说的那些话是否有点冲动了,是否害了野田骏一。

    越想,她就越后悔,眼泪儿,也无法控制、唰唰唰地流了出来,一滴滴地正好打落在野田骏一的衣服上。

    她看着,缓缓伸出手去,青葱般脆嫩的手指儿沿着那些泪痕一个个地抚摸,泪水不禁更加狂如潮涌,直至到,一只粗壮的手臂赫然伸来,把她的脸抬起。

    模糊的视线里,映出一张俊美绝伦的男性面孔,古铜色的肌肤似乎还沉了一些,刚毅冷硬的线条,也绷成了一条条状!

    他生气了,见她对着野田骏一的衣服依依不舍地抚摸,还流泪,他感觉特不爽,甚至,还有点惊慌!

    她这算什么啊!

    都分开了,还对这些死物不舍流泪,那要是野田骏一在,她是否就直接扑过去,搂住不舍得放了!

    心魔一被挑起,会越来越大,贺煜脸色变得更加阴霾起来,长臂挥出一把捞起衣服,转手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凌语芊这也清醒过来,本能地去捡起来,轻拍着上面的灰尘,而且,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抱怨。

    “给我!”低沉的嗓音,冷冽盛怒。

    凌语芊继续给他一瞪,不理他,转身去连同裤子放在一起。

    贺煜更是暴怒如雷,手臂再次横了过来,“破东西,留着养虫啊!”

    凌语芊及时躲开,也争辩出来,“什么破东西,这是我买给他的。”

    她买的!她竟然为那日本鬼子买衣服!什么跟什么啊!她不是说过,对那鬼子没感情的吗,干吗还买衣服给人?难道,她骗人的?

    强大的怒火,顷刻间更如洪水爆发,把他冲得理智全无,用力之下把那衣服轻易夺了过来,然后,吱的一声巨响,划破整个屋子!

    衣服破裂了,崭新整洁的衬衣,转眼间就被撕成了烂布!

    凌语芊俨如被雷电击中,当即震住。

    贺煜也渐渐恢复过来,看着她那呆楞失魂的样子,他即时感到莫名的一惊,然后,迅速靠近,准备将她抱住。

    “别碰我!”

    悲愤的低吼,效果丝毫不亚于刚才的撕裂声,不过这次被震住的,是贺煜。

    “小丫头……”那嗓音,隐隐透着一股颤意,他再也不顾,把她纳入怀中!

    “放开我!别碰我!滚开!”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就要碰,永远都碰!”贺煜加大力度,将她抱得紧紧的,先是语气果断坚决,接着低声下气,后悔连连,“对不起,宝贝,对不起!”

    对不起,谁稀罕他的对不起!凌语芊继续挣扎了一下,目光正好瞅到那被撕成布条的衬衣,不由再次泪如雨下,呜咽出来,“坏蛋,坏死了!你知道他对我有多好吗!他为我付出那么多,他要的,我无法给他,只买了这套衣服给他,尽管如此,他已经很开心,他经常穿这套衣服,他说这比任何东西都贵重,本来我想再买几套给他,可他说不用,就一套更显矜贵,这样代表着唯一。你不问青红白皂就把它弄成这样,简直莫名奇妙,发神经,变态!”

    那么美的小嘴儿,吐出来的却都是这么伤人的词语,这小东西,真会折磨人呢!

    确实,他是有点神经质了,乐极生悲,刚才小憩期间,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梦到野田骏一那鬼子忽然出现,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她也不知收敛,泪汪汪地与人家对望,最后甚至跟人家走了。

    他一惊,醒了过来,吓出了一身冷汗,发现房间没有她的影子,他于是走出去,想也不想就冲到这里,正好看到她侧坐床沿上,对着这套衣服不舍落泪,他理智顿消,然后就做出那些事来!

    小东西,我承认,我吃醋了,我太在乎你,太害怕失去你,并非莫名奇妙或什么变态!

    另外,你还好意思说,这么多年你都没买过衣服给我呢,竟然……给了那日本鬼子“唯一”,所以,你让我如何不抓狂!

    心中的怒火依然未退,他很想再次发泄出来,对她吼回去,跟她说,他羡慕、妒忌、恨,他要继续把这套衣服毁掉,他才不让她成为野田骏一的什么狗屁唯一!

    当然,想归想,此情此景他很清楚自己绝对不能这样!所以,他真正做出的举动,是继续搂着她,继续低声下气地说出一连串的对不起。

    可惜,凌语芊被伤透了心,再也不愿接受他总是这样霸道过后的道歉,继续奋力挣扎,她甚至,还说不搬走了!

    这下,贺煜彻底心胆俱裂和乱了方寸,正好,外面蓦然传来一声呼唤,伴随着两次敲门声。

    是凌母!

    贺煜既放心,又不放心,快速思忖几秒,对凌语芊乞求出来,“乖,等下不准再提任何不搬走的事,你私下想怎么惩罚我都行,你也清楚,我们废了多少口舌才说服你妈,别前功尽废知道吗,老公求你!”

    凌语芊微喘着气,面色不佳地看着满眼恳切的他,不给回答,从他怀中挣脱出来,走向门口,打开房门,见到的正是母亲淡然的身影。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琰琰醒了,不如早点过去吧。”凌母声色平缓,望着她。

    凌语芊眼角往右边那抹高大的人影扫了一下,随即回答母亲,“嗯,差不多了,我这就行。”

    嘘——

    她似乎,听到了一口极大的松气声,不禁撅了撅小嘴。

    凌母眸光一晃,但并没说什么,扭头走开了。

    贺煜刻不容缓地冲过来,深深搂住凌语芊,雀跃低嚷,“宝贝,真好,真该老公疼你。”

    凌语芊毫不领情地推开他,走回床榻那,捡起被撕破的衬衣,连同裤子用一个袋子装着,提在臂弯上,然后捧起那盆君子兰,再朝整个房间扫视一番,走了出去。

    贺煜心头又像是堵了一块巨石,不过这次晓得不再发作,悻悻然地跟上。

    接下来,再过半个小时后,大伙彻底离开这套住了将近两个月的套房。

    所有的行李,皆由贺煜派来的保镖搬运,她们几个,则由贺煜承载。

    凌母和凌语薇坐在后面,凌语芊抱着琰琰坐在副驾驶座,一路上琰琰更是滔滔不绝,与贺煜聊个不停,话题都围绕着新家,贺煜也特有耐心地一一讲解,还不时探来一只手,握住凌语芊的手腕。

    基于母亲在后面,生怕稍有动静会被母亲发觉,凌语芊只能由着他,连看也不敢看,在心中暗暗骂他奸商、大色狼、衰人!

    约莫半个小时,终于抵达目的地,车子缓缓驶进别墅内。

    贺煜首先下车,从车尾绕过去,打开后座的门,态度谦逊,请凌母下车,而后打开副驾驶座的门,琰琰早就按耐不住,小身子从凌语芊身上一滑,自个跳下车,泥鳅般地溜开了。

    贺煜便也由他,视线直盯凌语芊,讨好性质地伸出手。

    凌语芊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由他扶着走出车外,与刚刚也下车的凌母和薇薇站在一块。

    “哇,这里果然好大,好漂亮,贺煜叔叔没有吹牛呢!”琰琰蹦蹦跳跳,左瞧右望,虎头虎脑的,压根就一鬼精灵。

    贺煜阔步走过去,趁机暗示,“这是叔叔专门为琰琰和妈咪建筑的家,当然是最棒的!”

    “谢谢贺煜叔叔,爱你!”小家伙,开心地笑了。

    贺煜唇角也更加上扬,正欲回头带凌语芊等人逛逛,不料手机忽然有来电,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让他立即皱起了眉头,振峯应该明白今天对自己的重要性,还打电话过来,莫非是实在摆脱不掉的?

    接通电话,果然如此!

    他略顿,意有所指地冷道,“是否一定要我过去?”

    “是的!”电话那头的池振峯也语气坚决,然后,还补上一句“对不起”。

    贺煜继续沉吟片刻,便也回道,“行,我这就去。”

    说罢,挂掉,加快步伐回到凌语芊的身边,语气无奈,“公司有点急事,我不得不回去一趟,这里你已经来过,你带她们到处走走,你们的行李,保镖都已经搬到各自的房间,冰箱里我也命人买齐各种食材,有事,给我电话。”

    不待凌语芊反应,他又转向凌母,接着说,“妈,你先陪着芊芊,谢了!”

    然后,再与凌语芊深情对望一下,上车,快速离去。

    琰琰见状,跑了过来,“妈咪,贺煜叔叔去哪了?”

    ------题外话------

    下章会有激情戏,多更,亲们记得投月票给紫加点油哦!

    当年,贺煜还是楚天佑的时候,芊芊刚刚情窦初开,在男女**方面根本就处于懵懂状态,那一次次疯狂缠绵的欢爱都是由贺煜主导,她只有无助承受的份儿。后来重逢,天佑变成了贺煜,对她忽冷忽热,**上霸道居多,偶尔灵肉结合也是他主动,她被动。

    至于这次回国后的几次更不用说,根本就是强行的。所以,接下来算是很特别的一次,与野田骏一的婚姻解除,她恢复了自由身,再也无需背负任何内疚或责任,到时将是怎样独特的一场极尽缠绵和灵肉结合?

    嗷嗷,亲们撒下月票吧,月票越猛,福利也越猛哦,你们懂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