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75疯狂的夜,火热缠绵不休(精!)

275疯狂的夜,火热缠绵不休(精!)

    http://

    章节名:275疯狂的夜,火热缠绵不休(精!)

    凌语芊拿出纸巾,轻轻拭擦着他额上的汗珠,解答,“叔叔公司有事要处理,他先去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那等下还回来吗?叔叔答应过晚上和琰琰一起睡的哦。”琰琰又问,大眼睛尽是渴盼的神色。

    凌语芊略作思忖,点头,“嗯,会回来,吃晚饭的时候就回来的。”

    说着,她脸稍微朝左一下,询问母亲,“妈,要不我带你四处逛逛?”

    “不用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先回屋整理一下衣物吧,然后也该准备晚餐了。”

    凌语芊抿了抿唇,颌首,拉起琰琰,“琰琰,我们回屋,去看看你的房间,贺煜叔叔专门为你布置了一个王子房,很酷很眩的哦。”

    琰琰一听,立刻来劲,挽住凌语芊的手臂,这就作势朝屋里走。

    凌语芊回头冲母亲示意一下,牵住琰琰,踏进大屋。

    与那天相比,屋里的设置似乎又改变了一些,整体背景依然美轮美奂,各种家具应有尽有,处处彰显着这个屋子主人的尊荣与华贵,最吸人眼球的,当属挂在墙壁上的那些相片,也是凌语芊觉得稍有改变了的地方。

    除了之前的婚纱照,还多了琰琰的相片,还有一家三口的,几幅沙画里,其中一幅,有五个人,他连母亲和薇薇也算进去了。

    琰琰看了整个大厅,迫不及待地呐喊欢呼,“哇,好棒,贺煜叔叔真的没有吹牛,好漂亮好棒的家!”

    凌语薇也兴奋不已,“姐姐,我们可以上去了吗,薇薇可以看看自己的卧室吗,姐夫说专门命人给我布置了一间公主房,比以前的还美哦!”

    “我也要看我的王子房!”琰琰嚷罢,泥鳅般的小身子已经自顾冲上楼梯。

    众人见状,赶忙跟上,且边叫住他别跑得太快。

    就这熙熙攘攘间,几人上到了二楼。

    二楼都是睡房,用中间走道分开的形势,左右斜对着排列房间。从楼梯口往左,有四间,凌母和薇薇各一间,其余两间暂且当客房搁置。

    楼梯口往右的四间,靠楼梯口的一间也当客房搁置,进去点的,是书房,再进去是琰琰的睡房和主卧室。

    在琰琰的催促下,大家首先进入琰琰的王子房。一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幅大幅的海蓝色,各种玩具琳瑯满目,俨如一个水族馆,琰琰的睡床,便是水晶宫的龙太子床!

    小家伙立刻就爱上了,睁着新奇的大眼睛,左摸右摸,几乎每一样东西都动一遍,最后,爬上小龙床,兴奋弹跳,欢呼。

    把凌语薇刺激得两眼发光,也恨不得赶紧去享受自己的视觉盛宴。

    凌语芊拥住她,示意她稍等,待琰琰体会得差不多了,于是叫他暂停。

    琰琰倒也乐意,一骨碌就跳下床,又是先行奔跑出去,直达凌语薇的卧室。

    海蓝色的水族馆,迅速变成了白雪公主的小城堡,到处一片粉红,青春,烂漫。

    薇薇喜欢弹琴,那儿正摆着一副崭新的钢琴,薇薇立马冲过去,芊芊玉指轻轻抚摸着,爱不释手。还有其他的布置,也非常完美,惹得薇薇也忍不住欢呼一句姐夫很棒,呵呵,看来是彻底被贺煜收服了。

    凌语芊满腹欣然,美目渐渐看往母亲,迟疑地道,“妈,不如也去看看您的吧。”

    凌母面色讷了一下,没说什么,转身朝外面走去。

    大伙于是又转移战地。

    不同于前面两个房间的欢快活泼,凌母的房间以雅致宁静布局,除了必备的家具,还多了一些可以帮助她保持身体健康的配置,譬如按摩椅,暖热毯,按摩脖子的等等。而且,贺煜还命人安装了一个架子,专门拱她摆放织毛衣的工具。

    每一个房间,都经过专门的布置,凝聚着他无尽的心血,可见他对她们的重视。

    不知道,自己睡的主卧室,有没有新的惊喜呢?

    凌语芊心里头猛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正好琰琰摇晃她的手嚷道,“妈咪,琰琰想看你的房间!”

    “嗯嗯,我们都看过了,就只剩下姐姐的没看,姐姐,你也快去吧,我想一定更美的。”凌语薇也赶忙附和。

    凌语芊心中更加热切起来,看向母亲,见母亲用眼神暗许她快去,她于是一人一手拉住琰琰和薇薇,暂且离开母亲的房间往回走,来到最尽头、也是众多房间中最大的主卧室。

    里面依然紫色墙纸装饰,开着淡黄色的小灯,整体搭配非常的浪漫和瑰丽。大部分布置和上次见到的一样,只不过,落地窗那的景象似乎变了,而且,马上吸引了几人的视线。

    只见那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上,挂着镂空的蝴蝶形状薄纱窗帘,午后的阳光忽强忽弱照射过来,竟然在那蝴蝶上辉映出各种各样的颜色来。

    “哇,姐姐,这是七彩窗帘呢!好美,好浪漫哦!”凌语薇迫不及待地发出惊叹,继续盯着窗帘舍不得移开眼。

    凌语芊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心潮不止激荡和澎湃。

    曾经,她从网上看过,有种装了感应器的窗帘,会随着外面阳光的强弱而变色,有时一天之中可以看到一个彩虹的颜色。上次过来,是夜晚,清晨睡醒她就急着离去,于是没有留意到这里。

    “咦,妈咪,这是贺煜叔叔吗?好像哦!”琰琰紧跟着喊了一句。

    凌语芊回头,看往左边的角落,那儿伫立着一个画架,放在上面的正是他的画像,当年,七夕夜那晚,她趁他睡着了,替他画的,然后忘了带走,想不到,他还保留着,而且收藏得很好。

    她不禁伸出手,轻抚上那张俊美无双的容颜,沿着一个个深刻的五官,来回摩娑,眷恋,直到薇薇的叫喊声传来,她才从中回神,然后,又看到另一个绝世景象。

    对面那个角落,安置着一个巨型水晶橱窗,橱窗的四周,装满一个个小灯,灯色柔和淡黄,把整个水晶橱窗映射得熠熠生辉,耀眼夺目,而橱窗里面,伫着一座物体,用淡紫色的纱绢盖住,在外头凭直观看不出是什么。

    “姐姐,你说这里面是什么啊,为什么要锁起来,是姐夫锁起来的吗?我们不能看的?”凌语薇迟疑地问,水灵灵的大眼睛布满好奇和迫切。

    凌语芊不语,也满心纳闷,她记得,上次好像还没有这个东西,这到底是什么宝物?还要用钥匙锁起来了?既然那么贵重,因何放在这里?

    凌语芊正百思不得其解间,手机忽然有来电,是贺煜打来,充满歉意的语气,说事情还没处理完毕,今晚恐怕不能赶回家吃饭了,他还哄她别生气,说他明天会一整天都在家陪她。%&*";

    其实,生气倒没有,就是有那么点失落,毕竟这才刚刚搬进来呢,亏她刚才还答应过琰琰,说他一定回来吃晚饭。

    不过,凌语芊忍住没表露出来,看着眼前的梦幻水晶橱窗,低问,“那个……卧室里的水晶橱窗放的是什么啊?”

    贺煜略顿,反问,“嗯?哪个卧室?”

    他呀!

    凌语芊娥眉蹙起,语调迟疑,“我……我卧室里的!”

    “你的卧室?”果然是个坏坯子!

    凌语芊又是咬了咬唇,在心中暗骂了他一句,但最终,还是如他所愿,嗓音略微压低,“就是……我们的卧室啦,靠近落地窗角落那的!”

    幸好,坏坯子没有用太小声听不到的借口,呵呵一声轻笑后,神秘地回答,“那个啊,宝物!今晚上我回家再展现给你看!”

    讨厌!对这种说了等于没说的答案,凌语芊再次撅高了红艳艳的小嘴。

    “好了,我先忙,我会尽早回去,记得,在家好好等我,想我知道吗?”男人说完,先挂了。

    凌语芊继续握着手机,愣愣的,直到琰琰叫喊,才定下神来。

    “妈咪,是贺煜叔叔打的电话吗,他都说什么?他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对了,妈咪有没有跟他说他为琰琰和妈咪准备的新家好棒?”

    新家!

    他刚才在电话里,也提到回家二字。记得他前几天提过,他为她修筑的爱巢很棒,事实上,的确如此,那种棒,不仅是外观上的美轮美奂,还因为他对每个人的上心而显得非常“棒”!

    继续看着水晶橱窗里的神秘纱绢,再想起他刚才在电话中的神秘,凌语芊心中的些许失落顿消,扬起唇角,微微地笑开来,然后,回答琰琰,“叔叔工作还没做完,不能回来吃晚饭了,不过叔叔承诺明天会一整天都在家陪我们。”

    话毕,她见还有时间,召唤众人去三楼继续参观。

    三楼主要是休闲区,有健身房,有电玩房,还有一间专门为她布置的画室!

    里面挂着很多画,都是出自名家之手,还有许多与美术有关的书籍。

    这惊喜,真是不断!

    “姐姐,姐夫真的好疼你哦!妈妈,您这下可以放心把姐姐交给姐夫了,虽然姐夫不似骏一哥哥那么温柔,但我想他也能给姐姐幸福的。”凌语薇总结今天的所见所闻,做出结论。

    凌语芊但笑,不语,盈盈水眸看向母亲,在默默地对母亲说,贺煜是不是很疼她,值得她托付终身?

    其实,刚才这一路看来,凌母何尝不时刻被感动和震撼着,他确实花了不少的心思,每一处,都能体现出浓浓的爱意,但愿,女儿这次是真的苦尽甘来,幸福到老了!

    回凌语芊深深一望,凌母若无其事地道,“差不多时候了,我先去准备晚餐。”

    “我陪你!”初来乍到,凌语芊心想自己必须伴在母亲身边,一起适应。

    薇薇和琰琰,也跟了下去。

    厨房同样配套齐全,所有餐具都是新准备的,洁净透亮,冰箱里面各种食物应有尽有。

    由于是第一餐,凌母只简单弄了一汤四菜,但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比在住酒店时更加的快乐。

    晚饭过后再休息一会,大家像以往那样分工合作,凌语薇协助凌母清洗餐具,凌语芊则带琰琰去洗澡,而睡觉前,凌语芊本来打算陪琰琰一起在主卧室睡的,谁知小家伙竟然提出要自己到他的水晶宫睡,而且他还不认床,去到那无需多久就沉睡过去了。

    轻抚着他短短的头发,凌语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中温柔如露珠一般紧紧凝结,浓得化不开,紧接着,自然而然地想到另一张酷似的面孔,不由起身下床,拉好蚊帐,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先到母亲和薇薇的房门口看了一下,见都很安静,才返回主卧室。

    夜的安宁静谧,为这个浪漫的紫色空间更增添一份神秘,她不禁再次为眼前的景象所倾倒,对精心布置这一切的男人的痴迷眷恋也随之无法克制地再加深,从而想念起他来。

    他说过会尽快回家,可这都九点半了还一点痕迹都没有。她明白,若非很紧急重要的事,他都不会就此离去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呢,会不会与自己有关?难道爷爷知道自己今天搬进这儿来了,于是在公司上刻意做出刁难?

    不,应该不会的,再说,贺煜交代过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用怕,有他在,他会处理好,正如那五十亿,尽管爷爷不帮忙,他还是筹到了,他是个很能干很强大的男人,所以,自己不用担心!

    凌语芊就此极力自我安慰着,拿到手机准备拨打他的电话,不料她还没行动,就先有人来电,是野田骏一,一开口就一如既往地表露着对她的关心和呵护。

    “信用卡的扣费从今日开始已经暂停,丹,你搬离了吧,贺煜为你安排的房子,舒适吗?”

    凌语芊清了清喉咙,故作轻快地道,“嗯,很舒适,骏一你不用担心我,我会过得很好。”

    “呵呵——,好,那就好。”他笑了笑,话题随着停了下来。

    凌语芊美目四处流窜着,正好看到窗台上的君子兰,于是走了过去,做声,“对了骏一,我买了一盆君子兰,准备送给你的。”

    “哦?是吗?先谢谢,麻烦你先帮我养着,下次我去中国再接收。”野田骏一也急忙回应,语气难掩欣喜。

    他总是那么满足的样子让凌语芊心窝猛地抽了一下,不禁忆起那件属于他的、却已被贺煜毁掉的衬衣。其实,她很想问他为何独独留下那件衬衣,但又担心他会知道它已经被毁,然后伤心难过,故她一个字也不敢提,只就着话题询问,“那你什么时候会再来中国?”

    “这个啊,暂时还说不准,不过我会尽快的。”

    “嗯,我等你。对了,乐萱回去东北老家了,她有没有跟你说过?”

    “有,是我叫她先回去的,我想到中国那边暂时没什么事,于是顺便让她回老家陪陪父母。丹,你知道吗,有时候我想,乐萱假如也是g市人那该多好,那么你就会多一个女伴陪你。”

    凌语芊喉咙又是一紧,“没关系的,我有人陪。”

    野田骏一稍顿,自嘲的语气酸涩地道,“对哦,我忘了,你有贺煜陪呢,呵呵,看我总是多余的想法。”

    “不是,没有多余。”凌语芊急忙回应,略略停顿两秒,由衷地感叹出来,“骏一,谢谢你总是这么关心我,我很庆幸能认识你,感谢上天让我遇上你。”

    “我也很感谢上帝让你陪我那么久,虽然我们无法白头偕老,但有那段美好的回忆,我想已经足够了。丹,我会记住你,会想念你的。”

    这一刻,凌语芊再也接不下话,抬手掩着嘴,眼泪唰唰直流。

    电话里,再一次静默,约莫一分钟后,传来野田骏一的辞别。

    黑夜,回归了宁静,凌语芊收起手机,继续出神地注视着眼前的君子兰,好一阵子后,回头准备重返床前,却见,一个高大的人影出其不意地伫立在两米之外。

    他……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会不会……听到自己和野田骏一的谈话?凌语芊迅速抹去眼泪和脸上的泪痕,诺诺地斜视着他,瞧那比外面夜幕还阴沉的面容,她不禁想起他下午的疯狂举动,便下意识地挪动着身子,把君子兰盆栽挡在身后,讷讷地问,“你……吃过东西了吗?还饿不饿?”

    “没!饿!”他也很快回答出来,短促,精简!那如大海般深广漆黑的眸子,继续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忍住莫名的颤抖,凌语芊又道,“那……我给你煮碗面?”

    见他不语,也没拒绝,她再怯怯扫了他一眼后,迈步前进,经过他身边时,下意识地加快脚步,走出房去,下楼,来到厨房。

    不一会,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先是微微一僵,随即若无其事地继续忙碌,大约五分钟,一碗热腾腾的牛肉丸生菜面出现在了餐桌上。

    贺煜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立刻拿起筷子,大垛快颐起来,不一会,连汤带料吃个精光,还伸出舌头舔着碗的边缘,然后,抬头,再一次火热地注视着她。

    凌语芊渐渐被盯得不自在,借用收拾碗筷而逃避,不料,她才把它们放进洗碗盆,顿觉背后一股轻风袭起,下一秒她被人从后面搂住。

    “先别洗,跟我上楼,我有惊喜给你!”极具磁性的嗓子缓缓飘到了她的耳际,他那舔过面汤的舌尖,恣意地舔着她光洁的颈脖。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立刻在凌语芊体内窜走、蔓延,她赶忙挣扎,无果后,便也放下碗筷,洗干净手,转身往厨房外走。

    贺煜抿唇,看着她,然后也大步跟上,拉住她的手,带着她走上楼梯,直至回到寝室,来到那个水晶橱窗前。

    “来,猜猜里面装的是什么?”

    凌语芊嘟嘟小嘴,“不知道!不猜!”

    呵呵,这懒丫头!

    “猜中有奖呢!奖品是……带你飞上天!”

    混蛋,色狼!

    凌语芊没好气地给他一记白眼,作势要走开。

    贺煜急了,唯有停止逗她,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把钥匙,将水晶橱窗打开。

    里面的东西垂手可及,好奇了大半天的凌语芊立即就萌发了伸手去揭的念头,但伸出一半又忍住,不过,贺煜及时抓住了她欲缩回去的手,继续往橱窗里探,直到触上纱绢。

    “小东西,这是老公为你准备的,希望会带给你惊喜。”他低低的嗓子,温柔得几乎溺死人,然后挑挑眉头呶呶嘴,示意她把纱绢拉下来。

    凌语芊回望着他,芊芊玉指小心翼翼地摸在纱绢上,少顷,也轻轻用力,拇指和食指拈住纱绢往下一拉。

    随着纱绢的滑落,一片眩目的洁白赫然映入眼帘,伴随着清雅馥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凌语芊顿时捂住了嘴。

    是裙子,鲜花做成的裙子!

    这次,不是袖珍的,是实码。不是红色玫瑰,而是洁白的栀子花!

    他那天送袖珍型的时候,明明说过时间来不及,那为什么又有这个,难道是之前早就做好的?又或者……前两天他说有事,就是为了这个?

    其实,下午看到的时候,她脑海有那么一瞬间想到是裙子,但正因为觉得他没时间而否定了,刚才,打开橱窗也闻不到任何花香,故她更是想不到。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就是花裙子,他亲自制作的花裙子!

    “这个紫纱,不是普通的纱布,它有特别功能,能把香气裹住,不让它事先散发,那么,等到纱绢揭开时,所有的花香才都爆发出来,把整个橱窗充斥。”他依然低沉着嗓子,娓娓道出,两眼也一瞬不瞬地望着裙子,使劲吸着浓浓的花香气,心驰荡漾。

    凌语芊恍然大悟,更加心潮澎湃、跌拓起伏,再度伸出手,轻抚在那一片片柔软娇嫩的花瓣上。

    而不知贺煜按了那里,音乐竟从橱窗的四周围传了出来。

    与那次一模一样的音乐!

    八年前,情人节那天,他那小小的出租屋里,播放着正是这段旋律!

    霎时间,她忍不住想飞舞起来。

    而身边的男人,也已经快速除去她的衣服,把花裙子穿到她的身上,然后,拉她走到镜子前。

    好美!

    真美!

    八年前,是娇艳绚烂;

    如今,是脱俗而高雅;

    八年前,是青涩而稚嫩;

    如今,风情万种,亦纯亦媚;

    八年前,是个勾魂夺魄的小精灵;

    如今,依然是处处散发着魅人气息的绝世尤物。

    贺煜的眸色,已经全然黯下,喉结强烈跳动着,大手搭住她光滑的肩头,低魅地诱惑,“来,小东西,跳舞,跳舞给老公看。”

    凌语芊迎着他,娇、媚、怯、涩、羞,渐渐地,在他鼓舞、热切、乞求的注视下,她把自己幻想成回到当下,慢慢地扭动着腰肢,翩翩起舞,且越来越陶醉,着迷,浑然忘我,直到恢复知觉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身上的裙子已经剥落,情况,与当年几乎一模一样,仿佛现在仍在延续着那会的情景,后面那些苦痛都没有发生过。

    火热的吻,已经一窜窜地洒落在她的身上,迫切、狂野、肆意。那双具有魔力的大手,也随着抚遍一寸寸柔如凝脂的肌肤。

    “贺煜——”

    她无助地、怯怯地低喊出来。

    男人停了一下,注视着她,手指也爬上她的脸容来,抚去上面的紧张、羞涩、胆怯。

    “我——”

    “乖,别怕,随着老公走,嗯?老公带你冲上云霄。”他说罢,重新低下头去,深深地埋在她的胸前。

    凌语芊还是不止颤抖,心慌意乱,心猿意马,其实,她有猜到今晚会发生这样的事,然而到了真正面临,她心情竟是如此之乱,简直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似的,让她期待、热切、胆怯、退缩,怎么整个心情,就跟当年一样?难道是因为周围的气氛?因为刚才那场久违的舞蹈?

    这厢,她意乱情迷,那厢,男人猛烈疯狂,在她身上点起了一道道火苗,引导着她,一步步地走向**世界。

    不断挑逗着的**,从上半身蔓延到下半身,从到脚趾,每一根神经都像在和煦的春光中慵懒荡漾一般,又像是泡在醇香浓厚的陈年老酒中,一路漾起丝丝轻痒,唤醒了全身每一寸肌肤对他的渴望。

    “嗯——”不由自主地,凌语芊申吟了出来。

    贺煜见状,立刻低低地笑了出来,像是黑暗中邪魅的撒旦,浑身带着危险,伺机行动,同时又散发着蛊惑的味道,让人随之沉沦。

    低低的笑声,俨如星芒划过寂静的黑夜,凌语芊为此清醒过来,凝望着他,轻柔的语气充满委屈,蓦地道了出来,“贺煜,答应我,以后再也不准离开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我做错什么,即便激怒了你,都不准再抛下我不顾,不准一去不返,不准把我忘记!”

    俊颜上的笑,即时停下,布满**的眼眸也迅速涌上怜惜和愧悔,他坚定而果断地答允,“嗯,我答应你,一定不会的,再也不会了。”

    “还有,答应我,以后只做裙子给我,不管你记不记得我,都得记住这个承诺!”

    “傻瓜,失忆一次就够了,人生哪来那么多的狗血!好,我也答应你,从今往后,只记得你,这个小东西,小精灵,小尤物!只为你一个人,做裙子。”

    凌语芊唇角渐渐翘起,继续追讨着幸福,“那还答应我,以后不准凶我,不准莫名其妙地发脾气,不准胡乱吃醋。”

    呃——

    这下,贺煜眉头有点蹙了起来!

    “贺煜——天佑——”凌语芊故意喊出另一个名字,还把尾音拖得长长的,娇媚绝美的容颜,再次摆出委屈可怜的模样。

    男人的心,简直都酥软成一团,“好,答应你,通通都答应你,宝贝,以后都听你的,得了吧。”

    凌语芊恢复微笑,先是抿紧了唇,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数秒,再道,“还要答应我……”

    还要!这小东西,得寸进尺啊!挑在这个时候说这么多,不是要人命吗!

    贺煜俊颜一垮,不过出乎意料的,听她说下去时,整个人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

    “今晚上,带我冲上云霄,我要飞起来,要很棒很棒的感觉,你、一、定、要、做、到!”

    “没问题!老公绝对能做到!”

    这一声回答,比刚才那些都响亮!紧接着,刻不容缓地行动起来。

    他再一次狠狠吻住她娇艳的朱唇,灵活的舌尖撬入唇瓣内,狂肆勾引着她的丁香小舌,热切交缠,如海啸般吞噬,一会离开之后,沿着她线条迷人的躯体往下,在那一寸寸紧致光滑的肌肤上反复吸吮和流连,一路漾起丝丝轻痒,唤醒了全身每一寸肌肤对更深入的渴望。

    忽然,他抓住她的手,诱惑,“乖,帮我脱去衣服。”

    凌语芊怔了怔,便也听话地随着他的引导,纤长的手指来到他衬衫的第一颗钮扣,指尖刚好不经意间,在他喉结上轻轻划过。

    那性感的喉结,猛地上下剧烈动了动,贺煜漆黑的眸瞳,一抹狂热的火苗飞速闪过,下腹也激起了……

    这小妖精呐!

    轻轻一碰,自己就已经这样,那接下来……

    吁——

    正想着,他便再也等不及了,自个就脱去衬衣还有裤子(和谐)

    浅浅的嘤咛,再度从凌语芊的嘴里飘逸而出,全身绷紧,不过,随着男人大手的魔力,又一点点地放松。

    那只大手,由缓至急,由轻至重,带着灼热的力量,使凌语芊顷刻又是浑身抽搐和颤栗。

    “不是要老公把带你飞上天吗?放松,放松了才能飞上去的。”他诱哄着。

    她当然知道这么一回事,可她……就是无法克制!

    趁她晃神之际,男人直接……

    【和谐】

    凌语芊已经浑身泛红,红的不止是身体,还有脸儿,就连眼角眉梢也红潮遍布。她当然听到,当然感受到,但……他怎么可以说出来,坏蛋,坏死了!

    然而,他接下来更是让她羞赧得,直接闭上眼!

    “宝贝……”他伏下身躯,贴着她的耳畔煽情地低吟,湿漉漉的嘴唇沿着她的耳廓扫了一遍。

    啊——

    凌语芊直想喊变态!

    只是,“变态”的何止这些!

    【和谐】……

    如被电流击中,酥麻瞬间传遍全身。

    全身力气都凝聚在这如丝如滑的精华中,燃烧着周围的空气,冲击得她的全身,脸颊火热,血液沸腾,大脑瞬间变得空白,只有无助随他奔向那快乐的巅峰,在战栗中释放全身。

    “宝贝,我……”

    他急促喘息着发出这几个字,深邃的黑眸,**惊人。

    不待她反应,【和谐】。

    凌语芊又是无法克制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如电流击过的酥麻!

    这一刻的美妙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如闪电划破长空般让人震憾,如此的……。

    紧紧的连结,亲密如一人,生命中的一切不如意、彷徨、起落,曾经的痛、伤、悲、怨、恨等也都似烟消云散,生命的等待似乎就为了这一刻。

    煜,我好幸福!

    你是否,此刻也和我同样的感觉呢?

    【以下还有很多,但因为和谐,故网络版省略】

    亲们对不起,今天更新晚了。紫想让亲们都尽可能地看到更多更详细的,但一直审核不过,一直在整改,改了两个小时了靠!老规矩,大家请加qq群:【六一五七七二四五】敲门砖:潇湘vip会员名+芊芊。已经通过验证进入特别群的亲们,不用再反复加,到时候直接在群共享下载就行了。

    求月票,紫今天各方面都很给力,亲们没理由不投【月票】的对不对?嗷嗷——跪求,跪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