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76 小东西,再生个宝宝可好?(求票)

276 小东西,再生个宝宝可好?(求票)

    http://

    章节名:

    与她的兴奋高亢相比,男人一脸淡然,也是,身经百战的他,素来在这肉欲战场操行主宰的他,忍耐度,自然非同小可!

    他勾着唇,邪魅地笑,“宝贝,舒服吗?”

    凌语芊睁着水汽氤氲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无意识地应答,“嗯!”

    “那自己抓这里,乖!”他腾出一只手,把她的手抓住,一起来到她雪白丰盈。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i^

    轻轻一碰,凌语芊便如触电一般,羞红了脸,下意识地想缩回去。

    男人不准,还使劲让她的手又重新覆上去,**满盈的嗓音无尽沙哑,“乖,这样老公会很喜欢。”

    “不要,那样会显得很……”

    “老公就爱你……,你越……老公越爱!”

    “荒谬!”

    “乖,别拒绝,满足老公好不好,老公答应你,将来什么都听你的,还有,你刚刚不是说要飞起来吗,你这样做,老公带你飞起来……”说着,他低下头去,啄吻她的额头、眉目、鼻子、小嘴,然后又抬起脸,继续诱哄和恳求。

    他的眼神,仿佛安装了磁铁,那低沉的嗓音,也俨如勾魂琴音,总之就是鬼使神差吧,凌语芊听从了,手指先是怯怯地抚上外晕,一寸一寸地覆盖,到了尖端上时,五指摊开,整个掌心覆了上去。

    “嗯,真听话……”贺煜一边看着,引导出来。

    凌语芊也继续看着他,轻咬唇瓣,动作迟缓,但最终,还是根据他的指示……了起来,渐渐地,手力越来越大。

    纯澈迷惘的美瞳,氤氤着一层玫瑰色的情潮,精致的小脸更是夺目醉人,而那生涩羞赧中的放浪大胆,简直比眉药还要令人疯狂。

    当年,他还是楚天佑的时候,她刚刚情窦初开,在男女情事方面根本就处于懵懂状态,那一次次疯狂缠绵的欢爱,都是由他主导,她只有无助承受的份儿。

    后来重逢,他成了贺煜,对她忽冷忽热,**上霸道居多,偶尔灵肉结合,也是他主动,她被动。

    至于这次回国后的几次更不用说,根本就是强行的。

    所以,今晚算是很特别的一次,与野田骏一的婚姻解除了,她恢复了自由身,再也无需背负任何内疚或责任,大可尽情享受,尽情欢愉!

    【和谐……网络版省略】

    双管齐下,简直立刻要了凌语芊半条人命。

    低低的吟叫,即时变成尖叫,一声接一声,凄厉又兴奋,痛苦又高亢,那娇小的身子更是如没入红酒中一般,泛起一片片玫瑰色。

    罪魁祸首,被刺激得浑身似乎要爆炸开来,那一团团热火,令他只能一个劲地往前冲……

    一下接一下,越来越迅猛、凶悍,每一次都似乎要把凌语芊往高端冲,这就是飞上天的感觉吗?这样的感觉,和以前相似,但又有点不同,具体怎样不同,她又说不清楚。

    时间,就这样在**磅礴中消逝,骁勇的男人不知疲倦,仍在使劲地迸进着,已经累兮兮的凌语芊,浑身无力,连申吟的力气都没了,趴在地上无助地承受。

    她感觉这场欲火奋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久得她都有点麻木了,这大坏蛋,今天为何如此勇猛,比以往都彪悍和持久。

    蓦然,她略微抬了抬头,拼出一丝力气,低喘出声,“贺煜,好了好了,可以了,我很累,想睡觉了。”

    了无生气的话语,顷刻引致男人瞳孔一缩,鹰眸迅速敛了起来,动作,更迅猛。

    凌语芊浑身抽搐,嚷出,“贺煜——你干嘛了,人家叫你停,你反而……坏蛋!”

    男人停了一下,凑脸过去,砂栗般的低音充满**,“不是说要飞上天吗,怎么就喊停了?”

    “你还好说,骗人,都没有飞上天的感觉!”

    艾玛——

    这句话,无疑对某人是一个极大的侮辱!

    凌语芊话音刚落,便觉周围的空气骤然冷了下来,刹那间,生起一丝后悔。i^而事实证明,她真的犯错了,只见男人猛地捞起她,重重地抛回到大床上,高大的身躯刻不容缓地趋压过来……

    “啊——贺煜——贺煜——”本是混混沌沌的凌语芊,立刻被震醒过来,眉儿微蹙,吃吃疼地看着他,然而那喊声,彰显着**和高亢。

    贺煜紧抿着唇,如炬的眸瞳如墨般的暗黑,但涌动的火苗清晰可见,似乎在告诉她,小东西,敢说那样的话,你,死定了,看老公不把你往死里弄!

    因而,凌语芊更加浑身颤抖和哆嗦,马上萌发一股想跑的冲动。

    可惜,她哪里跑得了,男人就在她的身体内,别说跑,她连挣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怎样,小东西,飞上天了吗?这下满意了吗?”他直勾勾地盯着她,邪气十足。

    凌语芊唔唔唔地说不出话,雪亮的大眼睛好像覆盖了一层薄雾,迷离涣散,呆呆地看着他,待他手指抽出,才喘息着答道:“坏蛋,坏蛋……”

    “看来还不满意呢,好,老公继续给力!”

    “啊——”

    随着他的横冲直撞,身体越来越兴奋,一**快意涌向四肢百骸,她情不自禁地……,找寻更大的快乐。

    男人见状,更加邪魅而满意地笑了,他知道,他的小宝贝已经飞上天了,而他,同样是在云端上翱翔,他要飞得更高,攀上最巅峰,享受那最绝顶的极乐!

    想罢,他两道剑眉紧紧蹙起,屏息凝神……更加疯狂……

    【和谐,网络版省略】

    一抖一抖地,他也终于如愿地享受到了最绝妙的极乐,好一阵子过后,才从那难以言表**恢复过来,看着身下昏昏欲睡的人儿,餍足地低吟着,“小东西,还好吗?”

    还好吗?还好吗?不好,一点都不好。凌语芊下意识地撅起小嘴,依然美目微闭。

    男人看着,低低一笑,再瞧了瞧她香汗淋淋的身子,不禁把她抱起来。

    终于,凌语芊睁开眼,疑问,“你……你要干嘛?”

    “你说呢?”他故意卖个关子,修长的腿敏捷一跨,下到地面。

    忽然想换一个姿势,他于是托住她的粉臀旋转一下来个公主抱,那白莹莹的两条腿儿就此分开,缠在了……

    瞬时间,凌语芊又如一股电流击过,暖、颤、抖!

    呵呵——

    男人又是轻轻一声低笑,俊脸上的笑容,更加鬼魅、迷人,抱紧她,进入浴室,直奔豪华浴缸,将她放在里面,打开水龙头。

    哗啦哗啦的水声中,热蒸汽冉冉升起,很快缭绕了整个空间。

    凌语芊白嫩的身子一寸一寸地没入透明干净的温水中,黏在身上的一些汗水和其他液体也随之散发出来,空气里,似乎闻到了**的味道,直扑向贺煜的鼻尖,方才那**的感觉似乎也随着冲上大脑,扩散到每一个细胞去,然后……

    正好,凌语芊因为这舒服的泡浸睁开了眼,见到他眼里又是布满了惊人而熟悉的**,她娥眉蹙了一下,娇嗔,“大色狼!”

    “喜欢大色狼吗?”贺煜忍住身体的叫嚣,逗着她,见她怔了怔,他趋脸过去,嗓音压低,“刚才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某人的小嘴儿,反复低吟着想天天被老公x呢。”

    变态!

    凌语芊啐了一口气,整个脸庞都红了。

    呵呵,小东西想起来了!贺煜唇角弧度更加弯起,从旁边按了一些沐浴液,抹在她的肌肤上,粗粝的大掌顺着上面的柔软娇嫩轻轻摩挲,眷恋不舍,一路来到平坦的小腹时,他停了停,笑意收起,说得出其不意,“小东西,再为老公生个小宝宝好不好?”

    凌语芊身体也顿然一僵,看着他,不语。

    “上次你怀琰琰,因为各种原因,我们都没有好好体会过准爸爸准妈妈的乐趣,这次,你满足一下老公心愿好吗?也算是,满足你自己的梦想。”他继续道,一本正经,郑重其事。

    凌语芊樱唇微微地曲起,贝齿咬了下去,再次想起了当年医生说过的话。她真的不清楚,自己还能不能生育,还有没有那个机会再怀孕!

    “芊芊——”

    “不要!怀孕很辛苦的,再说,怀孕了你就不能做那趟事,你忍得住?”她终于给出回应,语气轻快,若无其事地扯谈着。

    贺煜剑眉一紧,誓言旦旦,“为了宝宝,我能忍!你看那三年,我不都忍了吗。”

    “切——谁知道你会不会又带李晓彤去鬼混!”

    靠——

    俊美绝伦的面容猛地一沉,大手迅速滑到她的大腿内侧,用力一掐!

    凌语芊即时发出一声哀叫,瞪着他,顺道把心里的委屈一股劲地都抖出来,“我有说错吗?坏蛋,我怀孕的时候,你跟别的女人去鬼混,我生宝宝的时候,你又不在身边,如果不是贺熠,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生出琰琰呢,所以,我不生了,才不要生!你要孩子,找别的女人生去!”

    “又胡说话,看来是小骚儿又想被塞了……”

    本是严肃怅然的氛围之中,男人一句带着愠怒的下流话语,硬生生地将这凝重的气氛打破。

    凌语芊瞬时恼羞成怒,顺势捧起跟前的水往他身上泼去,接着还抓起了旁边的沐浴液瓶子。

    这小野猫,又开始放出爪子了!

    贺煜眼疾手快及时抢过,扔到一边,眸色阴鸷直瞪着她,数秒后,将她抱住。

    “放手!”

    “和李晓彤的那次,没有鬼混,不是鬼混知道不!我和她,最后一次做那趟事,就在3018那间房,被你碰上,中途就停止了。小东西,你当时就把我的魂勾走了,对别的女人再也提不起任何的性趣!”低沉的嗓子,一字一句地,坚定而阴冷地说出来。

    可惜,刚好触动了凌语芊的回忆,痊愈的伤口轻轻地被扯开,引致一阵抽痛。

    “贺煜,你有没有爱过李晓彤?”她低低地,询问,见他面色一怔,不做声,她自顾呢喃,“有吧?她内外兼备,对你又痴情,又帮你那么多,算是个完美的女人……”

    “狗屁!这世上只有一个完美的女人,那就是我的小女人,此刻在我面前……”

    “那你爱她吗?”凌语芊反复询问。

    “爱与不爱?重要吗?不都过去了!”

    重要,怎么会不重要!就算过去了,那也代表存在过。

    “哼哼,其实我应该说,这世上根本没有完美的女人,你还是很多缺点,固执、闷葫芦、胡思乱想、对爱人不够信任……”贺煜再度开口,气咻咻地乱喷一窜,说着说着话锋一转,纳她入怀,“不过,我偏要爱你,不管你完不完美,我爱定你了,小东西,这辈子,你都逃不掉了!”

    凌语芊抿唇,终于绽出一抹笑来。

    “你生琰琰的时候,虽然我人不在你身边,但我的心一直在,其实,我比你更痛苦,因为当时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回来见你们,我在想,假如我就此死去,我一定死不瞑目。还有,你是我的女人,你生宝宝,本应我陪在你身边,结果却是让贺熠那小子占了便宜,你以为我好受吗?当时听张阿姨说你抓着贺熠猛喊天佑,我都几乎想掐死贺熠那小子!”多年前的心声,在她面前坦白出来,即便时隔多年,可他依然感到深深的无奈、遗憾、抓狂。

    凌语芊也回到当下,感慨之余,为他心疼了,抬起手,缓缓抚上他的脸庞。

    贺煜顺势握住她的手,再做恳求,“乖,答应老公,再怀孕一次,让老公弥补这些遗憾。”

    凌语芊依然没有回答,美目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又问,“贺煜,当年……你真的爱上我了吗?你为什么会轻易被勾动?我觉得,像你这种冷酷倨傲的人,不应该这么快就被一个女人迷住。假如,将来还有像我这样的、你认为很完美的女人碰上你,你是否也会喜欢她,然后对我像对李晓彤那样……”

    抛弃二字尚未说出来,男人大手又是狠狠惩罚她一顿,这次,往她胸上掐去!

    凌语芊即时又是一阵哀叫,啐道,“讨厌,除了这样你还会什么!”

    “对你,就得这样!”贺煜也没好气地冷哼,“对了,刚才说漏了一个缺点,杞人忧天!你这丫头,看来真的欠x了,为什么总是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是,当时我爱你,不知不觉中就被你勾了魂,无法克制地沉沦,可那是因为你是你,尽管我失忆了,潜意识里还是对你有着强烈的感觉和需要。所以,将来万一真如你说的那样,我再次失忆,那爱上的人也还会是你,这辈子,我只会爱你了,这个东西,也只会被你的花儿吃了!”

    “坏蛋!”

    “坏,够你坏,好了,别浪费时间了,不管你答不答应,都得再怀孕,而且要几次!”他急冲冲地说罢,把她从水里拖出来,扯下大浴巾,将她全身裹住,抱她离开浴室,重新回到大床上。

    凌语芊轻轻地挣扎着,不是她爱胡思乱想,也不是她杞人忧天,只是觉得……心神不宁。

    这份幸福,她盼了很久,以为再也无法触及,如今算是实现了,故她觉得不踏实,而且,身边还隐藏着很多不安定因素,他家里那些人对她的排斥和不接受,都还没处理,他大脑的晶片也还没取出来,故如何叫她不担心,不忐忑。

    贺煜,我真的很爱你,很想我们能长相厮守下去。我们接下来的路,还很长,很长,或许前面会有很多挫折和阻挠,但我希望,你会时刻陪在我的身边,我们一起去斩断荆棘,而不是,让我一个人去面对,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你不在的话,我会崩溃的!

    她在暗暗地担忧着,越想,心中越是不安和慌乱,绝色的小脸,一片黯淡。

    而他,打算利用最原始的旋律来冲破她的胡思乱想。

    他不再吭声,直接用行动,把她带进意乱情迷的世界。

    不做任何前奏的闯进,给彼此都带来一股不适。

    贺煜吃疼地皱起了眉头,这小妖精,都被他弄这么多次了,那个地方怎么还是这般……

    凌语芊更是痛得小脸皱成了一团,幸好她刚从水里出来,身体各个部分都湿润的,吃疼过后,尝到了难以形容的美妙滋味,使她本能地做出迎合。

    贺煜也已经恢复过来,见状更是心头暗喜,小东西,看你,逃不出老公的手掌心吧。看来,欢爱不但是一种沐浴身心的健康活动,还能医治他的小宝贝的胡思乱想症。

    看着眼前的美好春光,他瞬间红起了眼,**的火焰在黑色的瞳孔更剧烈地翻滚而起……

    凌语芊身体持续抽搐、酥麻,先前的那些焦虑担忧早已经抛诸脑后,每个细胞充斥的,只有兴奋和快乐。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在这无休止的欢爱爽晕过去。

    一波接一波的……,逼出她动听的娇喘,细白的小手紧揪住身下的被单,欲摆脱这种死亡般的快慰。

    “煜,好了,真的不行了,放过我吧,煜……”她哭喊了出来,继续不断地喘着气,太多了,真的太多了,他怎么这么神!

    然而,耐力持久的男人却还不觉得够,整个人仿佛没了思想,世界里只有这美妙的灵肉结合,皱眉咬着唇,死死扣住她的肩膀,几乎忘了她是个活生生的人。

    这夜,怎样一个火热激情;这夜,怎样一个缠绵不休!

    姐妹们,求月票求月票,距离前一名只差二十多票,亲们给力一把哟!谢谢!

    关于那个特别版,是免费福利给《蚀骨沉沦》三星级以上的读者亲们,故亲们加入qq群(61577245)后,记得找管理员递交订阅记录。不方便上q的亲,可以到书评区留下收文档的邮箱地址,只要你在本文的粉丝值达到4千以上,就可以收到特别版的。订阅、投票等都可以增加粉丝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