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80 完美老公:媳妇比娘重要!

280 完美老公:媳妇比娘重要!

    http://

    章节名:280完美老公:媳妇比娘重要!

    高大的身躯,就这样深深地窝在沙发上,他静静冥思着,不知多久过后,回过神来,见母亲尚未归来,于是再次拨打母亲的电话。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i^

    不料,这滴滴响声除了从手机听筒里传来,还在背后空旷的空气里响起,他迅速转首,如期见到母亲姗姗而进,背后还跟着一大团人,外公,外婆,舅舅,阿姨,还有……李晓彤!

    这苍蝇似的的女人,怎么也在一起?该不会刚才跟母亲过去找芊芊麻烦的吧?

    霎那间,一股怒气就此先冲上了贺煜的胸口,俊颜即时黑了。

    见到贺煜,季淑芬错愕,本能地缩了缩身体,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先发制人,委屈难过地做出控诉,“阿煜,你可要为妈做主,那个凌语芊,真不知好歹,妈主动去跟她示好,她却得寸进尺,不但对妈恶言恶语相对,还把妈赶出来!”

    贺煜剑眉微蹙,淡淡地问,“你没病?没有昏倒?”

    季淑芬眸光一晃,很快稳定下来,继续撒谎不打草稿,“妈是想着你不在,我和她好说话一些,谁知她持宠生娇,仗着你疼她,丝毫不把妈放在眼中,也幸好你不在,否则你一定比妈更痛心。”

    说着,她抬手掩脸,呜咽出声。

    这时,季淑芬的母亲——季家老太太也发言了,白皙的老脸满是沉怒,语气非常不佳,教训了出来,“阿煜,今天的事,你妈都跟我说了。那个凌语芊,真的娶不过,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都没有,这哪是人为的!”

    冷酷的冰眸,先是审视意味地盯着母亲,探究母亲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中有哪个字是真实的,紧接着,转向旁边其他的人,外婆,外公,舅舅,阿姨……

    呵呵,这一家子,还真够同心呢,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季淑芬真受了多大的欺负,以致家人都来维护了!

    然而,贺煜心里清楚得很,他们来,不过是想施加群体压力,只可惜,他们太小看他了,太轻看他对芊芊的感情!他们的女儿和姐姐受到“委屈”,有他们来做主,那他的小女人遭到欺负,当然得由他这个当丈夫的来维护与保护了!

    在心里暗暗地提了提气门,贺煜视线回到季淑芬的身上,质问,“你确定刚才说到的那些话都是事实?确定今天是芊芊欺负你,而不是你故意去找她麻烦?”

    季淑芬心头猛地颤了颤,坚决答道:“确定!”

    “看着我的脸,再说一次!”

    呃——

    季淑芬抬眸,注视着他,但没有继续说。

    “说!”

    低沉的嗓音拔高,语气也冷硬不少。

    “阿煜,你这算什么,有你这样和妈妈说话的吗!”忽然间,季淑芬的父亲季常贵也开口了,他年纪比贺云清小一点,身高也不及贺云清的高大,但毕竟是身系名门,又曾经在商海打滚多年,那股气势,还是挺慑人的。

    可惜,贺煜连贺云清这个爷爷都不惧,更别提这个外公了。面若寒霜的俊颜丝毫不减冷冽,迎着外公沉怒的眸子,他冷道,“那有她这样当母亲的吗?明知我喜欢芊芊,却三番五次地破坏,丝毫不顾我的感受,是否真的要我与她脱离母子关系才肯安静下来?!如果是,我立刻就发声明!”

    “阿煜——”季淑芬顿如五雷轰顶。

    季家其他几人,也同样目瞪口呆,满眼的难以置信。

    对这个失散多年的外孙(外甥),他们没有太深厚的感情,但终究是血脉相连,看在女儿(姐姐)的份上,他们很器重他,特别是他这些年的大作为,更让他们打心里钦佩和喜爱,只是万万想不到,他对自己人也可以这么无情,为了一个女人,连亲生母亲都不顾!

    所以,季常贵彻底怒了,忍不住为女儿做主,斥喝贺煜的目无尊长!

    贺煜仍旧态度冷绝,鹰眸冷冽直盯着季淑芬,他清楚,自己绝不能再手软和作罢,否则这一次次的折磨,他没时间跟她奉陪!

    就在这气氛无比凝重的时刻,贺一航回来了,刚踏进门,立马被眼前的情景震到。i^

    季淑芬见到救星,赶忙飞奔过去,扑进贺一航的怀中,抽噎出声,“一航,你回来得正好,快帮我劝劝阿煜,他怎能说和我脱离母子关系,这不是要我死吗,呜呜,呜呜……”

    脱离母子关系?贺一航立刻又被这个消息震了震,这样的话题,他之前就曾听过一次,能让儿子如此很绝只有凌语芊,莫非,妻子又去找凌语芊麻烦了?哎,这姑奶奶,怎就这么固执,非要和凌语芊较劲到底呢!

    “我苦等了二十多年,盼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儿子回来,还没快乐多久,就毁在她的身上。为了阿煜,我放下身段跟她示好,她却不知好歹。还有她那母亲,更是满口侮辱,说阿煜怎样低声下气讨好她,怎样把钱一袋袋地送到她手里,想想我们是何等疼爱器重阿煜,却被她贬得如此不堪,叫我如何不心痛。她们甚至还拿出房产证,把我当狗似的驱逐出门,我长这么大都没受过这种窝囊气的!”季淑芬继续声泪俱下地控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演绎得淋漓尽致,正如凌语芊说的,她去演戏的话,定能摘下影后的桂冠宝座。

    可惜,这一切在贺煜眼中已经厌腻,阴鸷的冷眸继续不客气地瞅着她,一会,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

    “阿煜!”贺一航及时把他喊住,神色凝重严肃,“我们谈谈?”

    贺煜略作沉吟,便也回头,往一楼书房走去。

    贺一航对季淑芬安抚一句,朝季家其他的人也客气地点头示意示意,然后疾步跟上贺煜,进入书房。

    父子俩并没立刻打开话题,贺煜静坐沙发上,眼睛不知看着何处。

    贺一航则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少顷,叹道,“阿煜,你别怪你妈,别和她一般见识。”

    贺煜抬眸,迎着父亲的脸,出其不意地问,“爸,对这段婚姻,你确定不后悔?你真受得住这样一个女人?”

    贺一航听罢,先是怔了怔,随即苦笑出来,呵呵,姑奶奶要是知道儿子这般说她,估计真的要跳楼了!

    轻呼了一口气,贺一航娓娓道出,“其实你妈并非生来就这样,她还算是挺平和的,唯独对语芊,我也搞不懂她为什么就是不肯放下,兴许就像我上次跟你说的吧,她太紧张你,而你又太在乎语芊,她觉得心里不平衡,难免一时想歪了,俗话不是说吗,婆婆与媳妇虽然不是情敌,但有时比情敌还彼此敌对和仇视。”

    “是吗,我看她和那李晓彤就挺好的呢,还恨不得李晓彤是她亲生女儿!”贺煜不以为然地冷哼了一句。

    “那是因为李晓彤和她早认识,而且有个过程慢慢相处,你对李晓彤的感情也不似对语芊那么强烈,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原因组合在一起,于是就引出这样的结果。”

    “是她自讨苦吃!假如她一开始就接受芊芊,她根本不用受这些-罪-!”贺煜继续冷哼,态度依然很决然。

    贺一航又是抿了抿唇,无奈一笑,继而,郑重地道,“这些都已成定局,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打破这个局面,让她接受芊芊。不管她刚才说的那些是真是假,我想芊芊还是希望有个婆婆能疼她,而不是整天与她做对,找她麻烦。而且,语芊将来要是再生娃的话,有婆婆照顾关怀着,会舒心很多。”

    听及此,贺煜脑海猛地闪出一幕,那天他在凌母房间外,偷偷看着小妮子苦苦央求凌母答应让她和自己再续前缘时,她哭着说,她也希望有个疼她的婆婆,可是老天爷不给她这个福分。

    “其实,你真要和你妈妈脱离母子关系又如何,确定就能让她作罢?说不准,她因此更憎恨语芊,更想方设法去找语芊的麻烦。故最好的处理办法不是硬,而是柔,化解她对语芊的敌意和针对。”

    按住心中的疼惜之情,贺煜定神,问父亲,“那你有何办法让她接受芊芊?”

    贺一航顿了顿,面露苦恼,“暂时还想不到,其实我最近也一直在想办法,无奈她和芊芊的矛盾根深蒂固,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不过有一点你得注意一下,别再轻易对她说出脱离母子关系,这话,对她来说真的太沉重了,不管她如何不待见语芊,她毕竟是你母亲,你失踪的二十多年,她虽没经历抚养孩子的艰辛,但她绝对过得比那更累更难受,精神的折磨,往往是最痛苦的。她几乎每天都做噩梦,醒来就哭,自责当年若不是去洗手间的话,便不会把你弄丢。我看着心里特难受,恨不得能重新让她生个一模一样的你,可惜阿耀终究与你不同。她一头扎在愧悔思念当中,导致忽略了阿耀,后来你终于回归,她高兴得简直无法形容,她怎样对你,你应该记得,当语芊出现后,她变得尖锐刻薄起来,也是太爱你的缘故。因为在乎,所以执着。”

    语重心长的一段话,解释了贺一航因何如此忍受谅解妻子的原因,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和不离不弃,兴许只有当事人彼此才能体会,但贺煜,还是动容了。

    正如父亲所说,刚回家族的那几年,母亲确实把他视若珍宝,这也让他本是冷漠的心有点热度,不管在生意场上多不近人情,但回到家中,那张冷峻酷漠的面容还是出现了一定的微笑。

    见到他动容,贺一航乘势追击,继续攻心劝说,贺煜思来想去,便也答应了,但声明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希望母亲好好把握,真的悔改过来。

    贺一航应得爽快,说接下来务必全力劝解季淑芬放下成见接受凌语芊,他还突然要求贺煜中午顺便吃了饭再走,解释这样算是给季淑芬一个下台阶,彼此关系不那么僵的话,有利于他劝服她。

    贺煜又是思忖片刻,再次答应了,父子俩的谈话,暂时到此结束,贺煜离开书房后,上楼回自己的寝室,打通凌语芊的电话。

    小妮子语气还是很不佳,看来怒火依然压积着尚未完全消退。

    “吃饭了没,记得别饿着,不然老公可心疼的。”他极为温柔地问,一开口就糖衣炮弹。

    可惜,佳人不领情,直问他啥时回去。

    他顿了顿,继续柔情攻势,语气多出一丝暧昧,“怎么,想老公了?老公也想你呢,小蝌蚪想约会小水母了!”

    擦——

    电话里头,立刻传来一阵抽气声。

    呵呵——

    男人低低一笑,下腹却无法克制地紧了起来,蠢蠢欲动,还真恨不得立即就回去,狠狠爱她一回!

    “你什么时候回来?”凌语芊又问,嗓音里是极力维持的平静。

    贺煜也渐渐收起戏弄,一本正经地回答,“大概傍晚吧,应该能赶回去吃晚饭。”

    电话里,不再有她的声音传来。

    他不想她问太多,于是收线,然后,和衣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静静发着呆,直到保姆来叫,他才起身,下楼去。

    估计已被贺一航叫去谈过了吧,季淑芬的神色好了许多,再说,贺煜留下吃饭,算是给了她一个极好的下台阶呢。

    不过,大家还是没有以往的熟络,各自默默吃着饭。贺煜同样二话不说,注意力集中在饭菜上,对在座的人几乎视若无睹。

    幸好贺一航的调解角色够给力,尽量把话题转到其他方面,整个氛围还算平静。

    午饭结束后,贺煜不久留,跟贺一航说了一声,终于离去。

    紧接着,是李晓彤!

    这要是以往,季淑芬必定叫贺煜“顺道”送她,可惜今非昔比,连季淑芬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怎还能为李晓彤做主!

    继续强装着笑脸,李晓彤与众人一一道别,当她走出大屋门口时,正好看到贺煜的车子绝尘而去。

    亮黑色的跑车,冷酷,神秘,帅气,与他的人一样的夺目、耀眼,慑人。可惜,如此完美迷人的男人,不属于自己!被那该死的凌语芊霸占了!

    想着想着,她思绪不由回到上午的那幕,满脑子都是该死的小贱人如何“嚣张跋扈”的样子,接着还有贺煜方才在屋里如何为小贱人与季淑芬那没用鬼决裂的情景,最后,又回到贺煜刚刚迫不及待地离去,每一个画面,每一个细节,都令她感到极度愤怒、痛恨!

    黑压压的眸子,继续出神地盯着贺煜车子消失的方向,李晓彤白皙美丽的容颜彻底露出了真面目,阴沉,歹毒,凶狠!

    凌语芊,你这杀千刀的小贱人,我一定要你好看的,这就让你好看!

    “收起你的毒心,我说过,未经我允许,你不准动她一根汗毛!”

    瞬时间,背后出其不意地响起一道怒喝,嗓音之冰冷,让李晓彤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哆嗦,回头看清楚那熟悉的人影,不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该死,这美国佬,还有看透人心的本领啊!

    “那个男人再也不会属于你,你就别再发花痴了,给我安分点!”高峻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冷冷俯视着她。

    李晓彤脸上又是一阵气恼涌过,反击道,“那你呢,还不是一个鸟样!真不明白那小贱人有什么好,她都被别的男人睡烂了,你还迷恋!”

    如冰霜掠过,高峻眸色更加寒冷,长臂倏然伸出,大手一把扼住她的下巴,不容她挣扎,警告的话语再一次自骇人的薄唇迸发而出,“我说过,给你重生的机会,是让你替我们办事,你要是不配合,我立刻就毁了你!”

    冷硬的俊颜呈现前所未有的恐怖骇人,像淬了毒似的,时刻散发出致命的毒液,让人一步步地走向死亡。

    李晓彤赶忙发出求饶,稍会得到自由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最后,瞪着高峻,不耐烦地嚷,“那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毁掉他们?上次你说快了,可这都半个月过去了,他一点事都没呢!”

    她越说越激动气愤,最后甚至拔尖嗓子,恢复以往的跋扈,不过在高峻的怒视下又迅速压下,变得规矩起来。

    暗黑阴沉的眸子,继续给她冷冷一瞥后,高峻也转向贺煜消失的方向,虽不给李晓彤任何答复,但脑海里,已经呈现出一系列的程序与步骤……

    生机勃勃的白天,随着太阳公公的脚步一点点地走向安宁的世界,傍晚六点钟,各家各户开始亮起灯火,凌母也在厨房准备着晚餐,凌语薇和琰琰则在客厅玩着扑克牌,凌语芊呆坐一边,却是心不在焉地来回看着手机,闷闷不乐状。

    一会,琰琰跑了过来,兴致勃勃地问,“妈咪,爹地还要多久才回来?爹地有说已经在路上了吗?”

    迎着儿子满面期待和渴盼,凌语芊顿时更觉委屈,小嘴下意识地撅起。

    “妈咪生爹地的气吗?因为爹地不守信用今天并没有一整天都留在家中陪我们?”小家伙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爬到凌语芊的腿上。

    下章预告:280想上我的床,那就听我的话。因为题目中床字和谐,到时可能会用c字母代替,囧。

    月底,求票,谢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