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83 灵肉结合,你我都是唯一(求月票)

283 灵肉结合,你我都是唯一(求月票)

    http://

    噢噢,他自己何尝不总是内敛和闷骚的,本来,这些事他不打算告诉她,他觉得自己只需去想办法令母亲放下成见,真心接纳喜爱她,从没想过要跟她邀功,他为了她做出怎样的付出。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但,如今事出有因,他有必要解释清楚,否则,这小女人还以为他得过且过,没有给她支撑和维护呢,更何况,她不准他爬上她的床,那比任何折磨都难熬与痛苦,所以,万万不行!

    才想着,他就难耐不住、蠢蠢欲动了,温热的大掌首先来到她如墨般乌黑透亮的云发上。

    这个发型,她似乎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但也是他最爱的,尽管没有烫发的狂野和艳丽,可他就喜欢她生嫩的羞涩。

    直直的长发,让她显得清纯脱俗,墨色与她肌肤的白皙辉映得非常明显,令他目光不由自主地被那张绝美的容颜吸引过去,特别是爱爱的过程中,铺满了整个枕头,同样鲜明地承托出她迷人的娇躯,深深刺激着他,使他更加淋漓尽致地带她……

    黑幽幽的冷眸,已经燃起了熊熊热火,炽热的嘴唇迅雷般地堵住她水嫩的红唇。

    “贺煜!”

    猝不及防的举动,凌语芊先是脑子嗡嗡作响混乱一片,急羞交加地低喊出来,不过那股挣扎抗拒的劲儿已不似先前强烈,看来,心又软下去了。

    贺煜自是觉察,深邃的眼底掠过一抹得意的笑,更加贪婪地摄取着那满嘴绝妙的芳香。

    “我妈说我是老婆奴,当时我的反应并非羞恼甚至辩驳,而是在想,我要把她也变成媳妇奴!因为身份背景的关系,我妈素来心高气傲,就连李晓彤,她也只是喜欢和热情,却从没试过低声下气的。将来她要是把你当女王来照顾,你是否觉得很吐气扬眉?特别是你怀孕的时候,还可借故耍耍她,吓吓她,弥补她曾经给你受的气,那该多爽!我爸说的没错,我就要把她炮制成媳妇奴,任由你这个宝贝儿媳妇如何折磨报复都行!”

    美好的计划,果真绝妙,的确是想想就满心痛快,凌语芊解气之余,不禁敛起氤氲水眸瞟了他几眼,在怀疑,刚才那些话是否真的出自他,当中,有多少真实。

    他确定是季淑芬所生?确定对季淑芬很孝顺?可这哪是一个儿子该做的!不过,假如这一切是为了她,那就另当别论了。

    曾经,季淑芬看准自己渴盼得到她的接纳,不惜各种命令各种使唤,假如自己也能神神气气地使唤她做各种家务事,偶尔还让她心神不宁、抓狂崩溃,那真不失一个好的报仇呢!

    想着,凌语芊郁闷的心情完全消退了,对身上的男人于是给予赦免,心甘情愿地对他服侍起来……

    (和谐社会,网络版省略)

    她感觉,今晚的情况比以往都难以控制,更令她不知所措和无助,脑子乱糟糟的,理智里全是一种急切的需求,到底是他今晚的技术更厉害了呢,又或是她更爱他、于是表露出对他更深入的渴求?

    她不懂,想不明白,故只能静静等候他,等他将她从折磨中解救出来。

    无奈,这男人是个坏坯子,以整蛊戏弄她为乐,在她失控不能自我时,竟然停下来了,面带魅笑直勾勾地看着她。

    凌语芊皱着柳眉,撅着小嘴,十分委屈难受地凝望着他,一时之间不懂他为何中途停止。

    俊美绝伦的面容,又是恶质地笑了笑,拿起方才扔到一边的“契约合同”,看了看,啧啧道出,“小宝贝,真确定不准老公吗?真确定吗真确定吗?”

    终于,凌语芊恍然大悟,羞恼立刻冲上心来……

    (和谐,省略)

    这个男人,在这方面从来都是个调一情高手,这样的话总不会少。

    不过,这是在床上,此情此景他这样说根本就没罪,由他低沉浑厚的嗓音低吟出来,俨如一道勾魂的魔音,再配上他的熟稔,简直将人甩上天空!

    凌语芊羞于回答,举动却无法控制,她非第一次体会**,早就尝过那种绝妙的美好,所以,当他……

    (省略)

    男人清醒过来,发挥超强的忍耐力,诱她说一些大胆豪一放的话。

    凌语芊倒抽一口气,水汽氤氲的美目qing潮满布,羞恼地瞪着他,“坏蛋,大坏蛋最新章节超级古武!”

    呵呵——

    他伸手,在她粉嫩的小鼻尖轻轻一点,温热的嘴唇也在她因为情动而颤个不停的小嘴深吻一番,霸道地宣示,“以后,可不准再说什么不让老公爬上床的事,你看,老公要是不爬上chuang,你怎么能体会这些快乐。好了,老公知道你难受,不惩罚你了,老公这就……”

    话音落下之际,他死命维持的最后那丝防线也赫然瓦解……

    (和谐社会,网络版省略)

    ……

    她欲摆脱这种皮外伤的痛,然又不想停止难以言表的快乐,故她矛盾极了,只能乞怜他停止。

    可惜,男人哪里肯依,看着她苦苦哀求,他有极大的优越感。

    毋庸置疑他是爱她的,视她如珍如宝,爱她比他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可床事方面,他又喜欢征服她,即便会给她带来伤痛也毫不退让。

    这是不是,有点儿变一态?然而,在这原始欲一望中又有多少男人可以维持正常而不变态的?特别是像他这种对性一爱极力追求的强悍男人,更加不可能用正常的规条去约束他、限制他、压抑他!

    因此,凌语芊能做的,便是痛并快乐着……

    如此惊人的欲一望,要她一个劲地接纳,结果如往常那样,彻底平静时,她几乎成了支离破碎的布娃娃。

    红彤彤的小嘴,吃力地吐着微弱的气儿,软趴趴地倒在床褥上,整个人仿佛刚从鬼门关回来,奄奄一息。

    身心得到超级舒畅的男人,侧躺在小女人的身边,宽厚的大掌在那红粉霏霏的小脸上来回抚摸了一会,接着俯首下去,轻吻她的发鬓,最后,静静注视着她,深邃的眼神越发痴迷和眷恋。

    曾经,很多人都问他,为什么会对她不可自拔,为什么非她不可。

    他也以为,爱一个人没有理由,爱就爱了,但仔细探索内心世界后,他便发现,爱情,特别是如此不可自拔的爱,还是有原因的。

    当年,她正值花样年华,那么的生嫩,那么的纯真,却不计较他的身份,把一切美好都献给一无所有的他。

    认识的一些朋友,无数次羡慕他楚天佑极厉害,能俘虏到这么一个高贵又绝美的公主。

    的确,她和他身分悬殊,可她丝毫没有嫌弃,生嫩的她已在他浑身舒解中沉沦得不可自拔,对他神一般的着迷。

    这些,都让他感到极大的优越感和满足感,是她给予他这段美好的回忆,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能做到,所以,他对她有着特别的情怀,这段刻骨铭心的过往,会让他永远都珍爱她,只爱她一个!

    她,是他的唯一。而他,自然也会是她的唯一。

    “宝贝,还疼不疼?”他的手,滑到……温柔地问。

    凌语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不出话。

    贺煜抿唇,又是给她宠溺的一吻,接着,起身去拿来热毛巾,小心翼翼地呵护。

    娇艳,深深勾动着他,让他舍不得移开视线,只需这样看着,他立刻就回想起刚才是如何与她情一欲一交一缠!

    软软的毛巾,一寸一寸地轻擦着,弄完毕后,他贴着她,心疼地低吟,“宝贝,因为你太诱人,导致老公控制不住,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凌语芊依然半声不吭,美目一瞬不瞬盯着他俊美迷人的容颜,渐渐地,长长的睫毛阖了起来。

    她太累了,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故她必须好好睡一觉,希望明天醒来,不再这么疲惫。

    睡着后的她,依然潜意识里对他深深眷恋,身体慢慢靠近过来,娇小柔软得像只小猫咪,蜷缩在他宽阔结实的胸膛上。

    男人强大的心,瞬间更加柔软,用力抱着她,几乎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内,与她时刻紧密连接,永远都不分开。

    不知多久过后,他怀着幸福和满足的心情,沉入梦乡。

    第二天,又是一个日上三竿的时刻,凌语芊又是窝在温软的床褥内酣然熟睡着,直到脸上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麻痒感觉。

    有人摸她!

    柔柔的,软软的,细细的,好舒服,好惬意,熟悉得很像他平时对她的爱fu,然而又不像ai抚那样令她春心荡漾,反而纯纯粹粹的,毫无邪念的,她于是睁开眼,马上见到一张稚嫩俊俏的小脸儿。

    嘻嘻,是她的小宝贝呢,她就说嘛!

    “妈咪,你又起晚了哦。”见到妈咪醒来,琰琰收起了小手,淘气地道。

    凌语芊粲齿,宠溺地回道,“琰琰!”

    幸好,声音没想象中的沙哑,看来睡眠真的非常重要,只是不知身体怎样呢,她不禁伸展一下四肢,翻了翻被窝里的身子,噢,情况非常不乐观!

    “妈咪,你跟爹地握手言和了吗?”小琰琰忽然又道,面容可严肃了。

    凌语芊这也记起来,下意识地往周围看,可惜并没见到预期中的人影,不由得疑问出声,“爹地呢?今天爹地不带你去打球了?”

    琰琰睁大着雪亮漆黑的眼睛,摇了摇头,“没有哦,今天是薇薇阿姨带我去花园抓虫子玩的,我还没见到爹地呢。”

    没有!难道他去上班了?

    凌语芊心中不自觉地涌过一股失落和惆怅,美目再次寻向周围,很快在床头柜上见到那纸契约,上面,已签署了他的名字,字体龙飞凤舞,与他本人一样霸气、强悍。

    她先是对着他的签名陶醉了片刻,收起准备下床,凌语薇进来了。

    小丫头神清气爽,步伐轻盈,更加衬托出她是怎样的疲倦颓废。

    薇薇其实还是挺聪明的,教过的东西很深刻地记在心里,俏脸红扑扑的兴冲冲地问,“姐姐,你昨晚上是不是和姐夫的小蝌蚪约会了?”

    凌语芊先是一愣,随即翘起唇角,笑盈盈地转问另一件事,“薇薇,你知道姐夫哪去了吗?”

    “啊,还真不知呢,早上我只见到琰琰下楼,于是带他去花园玩,对了,不如问问妈?”

    “不,不用了。”凌语芊阻止,吩咐,“你先带琰琰下去,姐姐去洗漱一番。”

    凌语薇马上应好,这就拉起琰琰的小手儿,琰琰也很乖巧地跟着她,暂且离去。

    凌语芊走进浴室,先是泡个热水澡,这也正式看到,自己的身体是何等的脆弱,从而想起昨晚的疯狂,再次为他那惊人的**唏嘘、震颤,还有一丝怯意。

    其实,她早知道也早领略过他的强大**,但最近两次似乎特别的猛,昨晚也几乎大战了一整夜。她记得,他在她耳边说,他很心疼把她折腾成那样,但他又控制不了自己。

    当时,之所以没给出回答,除了没力气之外,还因为不懂如何回应他。

    他需求强猛,是既定的事实,既然选择了和他在一起,那肯定也做好了在这方面的准备。

    其实还有一个秘密,那便是,在疲惫痛苦的过程中,她同时尝到了极妙的快乐。在这方面,他真的很棒,竟然那么神,把她魂儿魄儿都勾走了,只能无助地随着他去领略那爽到四肢百骸的体会,随他在欲海里尽情沉沦。

    不过,这是自己的心里话,她不会告诉他,否则,他一定会取笑她的。

    时间,就在思忖中流逝,凌语芊从浴缸起来后,顺便洗漱一番,选了一套宽松的家居服,走出卧室缓缓来到书房,如期见到,那熟悉的人影坐在书桌前认真工作着,专注的样子一如既往的迷人。

    她就那样站在门口,出神地看着他,看呆了。

    再过一会,男人抬起头来,对她邪魅一笑,示意她过去。

    她晃了晃神,两脚不听使唤,迟缓地走近,抵达他身边时,猛被他拉入他的怀抱中。

    不像以往那样欺负她,他动作无比小心和仔细,当她珍宝似的,幽邃的黑眸间也关切尽现,温柔的嗓音简直溺死人,“那里,还疼吗?”

    凌语芊愣了愣,羞嗔,“假如我说疼,你是不是就不再这样对我。”

    男人不接话,很明显,不愿意接受她的请求。

    他轻抚着她疲态未退的娇颜,告知某件事,“等下能不能走路,不如随我去看看爷爷?”

    看爷爷?昨晚上她的协议里可是提到一点,不参与贺家任何活动与事宜的,他也在上面签过名的全文阅读星元界。

    “今天,是奶奶的生忌,我想带琰琰去陪陪他,这样他不至于太伤心。”贺煜解释出来。

    凌语芊恍然大悟,但又顾虑,“爷爷他还是不肯接受我,见到我去,会不会更添悲伤甚至愤慨?不了,你单独带琰琰去吧。”

    “没事,他应该会控制好情绪,他很爱奶奶,不至于在奶奶面前发火。”

    而且,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贺云清必定不想引起任何吵闹,还助于缓和关系与矛盾,至少,大家会心平气和地相处。

    凌语芊算是彻底理解了贺煜的想法与安排。

    他终究是希望家里的人能接受她。

    其实,这何尝不是她的心愿,她始终记得贺云清当年对她的关爱和恩情,如果不是贺云清做主安排她嫁给贺煜,说不定她就那样与贺煜分离了。所以,不管那段过往有多痛,她还是感谢贺云清给她这个机会,再说,得知了奶奶和他的悲剧,她本就希望能安慰他。

    至于那个季淑芬,贺煜昨晚分析得很有道理,于理,就算贺煜与季淑芬脱母子关系,但这并不就能解决问题;于情,季淑芬虽然可恶,疼爱贺煜却是事实,撇开那些可恶的罪行,算是一个好母亲!

    当然,这并不代表自己就此原谅季淑芬,这股怨气,自己咽不下去,所以,必须得缓解出来!

    美眸坚定地晃闪了几下,凌语芊仰起脸,望着男人刚硬俊美的五官,蓦然道,“我明天想约你爸妈来这里吃饭。”

    贺煜一听,立刻露出错愕,请过来吃饭?这小妮子,想做什么?

    “怎么了?不答应,那算了!”凌语芊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句,作势从他身上下来。

    贺煜及时稳住她,“当然答应,肯定答应,对了,告诉老公你想怎么对付我妈?”

    可恶,他竟然猜到她想对付季淑芬,是她表现得太过明显呢,或他心里认定她这么“坏”。

    瞧着她嘟嘴鼓腮的可爱模样,贺煜很快便猜到她心里想什么,把她搂得更紧,低道,“刚才有看到那份契约吗,我签了名,上面每一条都会遵守,你告诉我计划,我配合你。”

    凌语芊斜视着他,结果,选择保守秘密,顿时把他弄得心痒痒的。

    也是,他素来都能看懂她的心,如果太过神秘而看不透,这种感觉他极不喜欢,他要每时每刻都把她掌控住才安心。

    他难得现出不淡定的表情,使凌语芊心花怒放,咯咯地笑了。

    于是,他用最原始和最有效的办法,威胁她!那只邪恶的大手,往她下面袭去。

    “不要!”

    凌语芊急忙阻拦,准备再次逃离。

    可惜无效,他牢牢地将他禁锢在两腿间,大掌覆上柔软地带。

    “呜呜,不要,坏蛋,坏蛋!”凌语芊已经不止颤抖,依然记得昨晚他是怎样把她弄得不可自拔的,她不想这么快又经历。

    “人家那里还疼,你不能再弄,大坏蛋!”

    “真的还疼?”他问得诡异。

    “嗯,真的,真的!”

    “那老公给你按摩一下,帮你呵呵,亲亲。”邪恶的男人,够狡猾,作势就要探手进去了。

    凌语芊又是一阵挣扎,不过,就在她以为摆脱不掉时,男人出其不意停止了动作,鹰眸直勾勾地睨着她,眼角尽是邪魅的笑。

    她明白过来,小嘴一嘟,抡起小粉拳用力捶打在他的肩膀上。臭混蛋,总爱欺负人、戏弄人!而自己,总是那么轻易慌乱。他刚才说过要去探望爷爷的,还问她能不能走,那自然不会再对她做这种事,至少,去之前不会的。

    “来,我陪你下去吃早晨,吃完我们出发。”男人若无其事温柔地说着,就那样抱着她起来。

    “不要,我自己走。”凌语芊抗拒,从他身上下来,不过,走到楼梯口时,她扛不住了,一把拽住他的长臂,细细娇喘,“有点累,搂着我下去。”

    男人剑眉得意地挑了挑,性感的薄唇发出低低的哧笑,并没搂住她,而是直接将她拦腰抱起,直到踏下最后一层楼梯,才放下。

    凌语芊惊魂未定,呼呼喘着气,美目慌张看着四周,幸亏只好薇薇和琰琰在,并不见母亲的人影,否则这多尴尬!

    琰琰已经奔跑过来,嚷着也要贺煜抱。

    贺煜弯腰,很轻松地捞起他,抱他走到沙发那。

    凌语芊则步履迟缓小心地走向饭厅,母亲正在里面,刚才估计从薇薇口中得知她醒来了,在为她热着早餐。

    听凌语芊说要去探望贺云清,凌母并没任何异议,还弄了一些传统的拜祭食品给她带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贺煜带着一大一小两宝贝离开家门,驱车直达贺宅。

    阔别三年再次回到这个美丽的大庄园,凌语芊心头忍不住地荡漾,这里一切如旧,每一样都让她感到熟悉,让她拥有回忆,然而她却萌生一种疏离感,兴许是离开多年的缘故,又兴许……这里不再属于自己,这里的人,都不接纳自己。

    贺煜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在她鼻尖宠溺地刮了一下,然后环住她的肩头,一手牵住琰琰,阔步行走,直接来到贺云清的华清居,在一安静的房间里,找到了那抹高高瘦瘦的人影。

    这个房间,是专门为奶奶准备的,里面放着奶奶生前所有的物件,还有供奉奶奶灵位的佛龛。

    此刻,贺云清正伫立佛龛前,出神地看着上面那张黑白照,整个人显得异常孤独、冷寂,凌语芊看着,更觉悲怅和怜悯。

    她由贺煜握着她的手,迟缓地走近,低低地喊出一声,“爷爷。”

    仿佛从久远的地方回来,贺云清神色呆滞,默默注视着她。

    “曾爷爷,您好,我们又见面了,想不到您是琰琰的亲人哦!”琰琰小家伙也忽然开口,脸儿高高地仰着,俊俏稚嫩,纯真无邪,极惹人怜爱。

    亲人!

    好温馨的两个字!

    贺云清孤独的心,顷刻温暖起来,嘴唇嗫嚅瑟抖,手指也哆哆嗦嗦地抬起,指着跟前的小人儿。

    “我妈知道今天是奶奶的生忌,特意做了一些粉果让我带给奶奶吃,爷爷,我直接放上去哦。”凌语芊接着做声,暂且从贺煜大掌中挣脱出来,再走几步来到佛龛前,把粉果摆放上去,虔诚地叩拜了三下,神色庄严敬重地注视着奶奶的遗照。

    遗照中的奶奶大概三十多岁,容貌端丽,气质淡雅,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是个很美丽的女子。

    然而,一想起她曾遭受那样的非人兽行,凌语芊不禁热泪盈眶,对着相片默默相告,“奶奶,您放心,贺煜必会替您报仇雪恨的,必会将那两个伤害你的禽兽绳之于法的,他们怎样对奶奶,我们会加倍讨回来!”

    贺煜也沉重地走了过来,手臂环住凌语芊的肩头,深邃的黑眸定定望着遗照,俊颜阴沉,同样满腹悲愤和坚决。

    贺云清视线也重返回来,神色依然悲切哀痛,大手颤抖着抚摸上遗照里那张巧笑倩兮的容颜,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潸然滑下。

    凌语芊也默默垂着泪,很想安抚身边这个可怜的老人,可惜又不知如何开口和动作,故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老天爷,务必保佑贺煜顺利成功地解决掉野田宏与卡迪威特。

    哀痛悲伤的云雾,就此萦绕着众人,连琰琰也安静下来,小脸格外严肃。

    凌语芊把他带过来,指着遗照跟他说这是曾奶奶,也是他的亲人,还教导他给曾奶奶叩拜。

    小家伙都学得非常好,很认真地照做着,让人看着既欣慰,也伤感。

    接下来,几人就这样静默缅怀追悼,一阵子过后,贺云清从沉痛中出来,带大家离开房间,来到客厅。

    ------题外话------

    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哟!求月票,新的一月,希望亲们力助《蚀骨沉沦》冲上月票榜,紫紫感激不尽!

    特别版请加qq群:61577245。验证消息是:vip会员账号+芊芊。由于这是额外的免费福利与亲们分享,大家进群后,请找管理员递交订阅记录。

    高速首发蚀骨沉沦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12810/4065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