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85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精!)

285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精!)

    http://

    章节名:285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精!)

    “喂,你说她会不会去?”车子缓缓驶出大庄园,凌语芊抱着琰琰坐在副驾座上,猛然询问身边的男人。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贺煜熟稔地操控着方向盘,不回应。

    凌语芊嘟嘟嘴,伸手往他臂上掐了一把。

    “你猜呗。”金口可算是撬开了。

    猜,猜个毛哦!要是我能猜,用得着问你吗?凌语芊给他一瞟,水晶般的美瞳飞快转了转,对琰琰道,“琰琰,今晚上你来和妈咪睡?或者妈咪去和你一起睡。”

    如她所愿,男人给出了确切的回答,“她一定会去的。”

    凌语芊得意地扬了扬小嘴,“你确定?”

    “除非她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但这明显不可能。”贺煜继续解释,反问出一句,“对了,你准备怎么对付她?”

    “你猜呗!”凌语芊学他的语气。

    男人翻了翻白眼,可惜,他不能像她那样说叫儿子来一起睡或自己去陪儿子睡,故他只能抿着唇,恶恶地给她一瞪,心里在想,你这小坏蛋,等着今晚上不把你往死里弄!

    “妈咪,那个老巫婆真的是琰琰的奶奶吗?妈咪真的要邀请她去我们家吃饭吗?可是琰琰不喜欢她哦!”忽然间,小琰琰插了一句。

    凌语芊一怔,忍住笑。

    贺煜也面色讷讷的,大手伸过来,在小家伙小脑瓜上揉了一把。

    凌语芊也伸出芊芊玉指,宠溺地摩挲在他稚嫩可爱的小脸上,解释出声,“嗯嗯,妈咪也不喜欢她,之所以邀请她去咱们家吃饭,是想教训教训她,让她以后再也不敢做错事!”

    “真的?这还差不多!”小家伙立刻来了兴致,整个脸都兴奋起来,“那妈咪打算怎么对付她?”

    凌语芊含笑的眼角朝身边男人扫了扫,故作神秘地道,“以防隔墙有耳,咱们回去再详谈!”

    小家伙咯咯笑了,“好!”

    驾着车子的男人,禁不住地,大手往女人浑圆丰盈的美臀上重重一掐。

    “哎哟!”

    凌语芊本能地发出一声哀叫,给他一瞪,见他抿唇舒然微笑着,她又气又恼,然后决定不理他,注意力集中到琰琰的身上。

    男人可不甘寂寞,偶尔在琰琰的鼓动下插几句,且不忘恶质地吃她豆腐,让她又爱又恨,但又不好发作。

    就此说说笑笑中,目的地抵达。

    比两人关系刚刚和好的那次,这次的情景似乎更加甜蜜,彼此间的心情也更加幸福和快乐。

    俊男美女外加一个小帅哥组合,依然为店里的焦点,他们一踏进,立刻引起极大的骚动,无数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看。

    对那些女人们发出的倾慕目光,凌语芊见惯不惯,并没多加在意。倒是贺煜,把凌语芊搂得更紧,大刺刺地宣示着他的所有权,还似乎有种炫耀的意味,仿佛在跟那些男人说,这个举世无双的完美小女人,是我的!

    他们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将老婆儿子安顿好后,贺煜刻不容缓地跑去点餐了,点的依然是凌语芊最爱吃的味道雪糕和各种甜品小食,摆满了整个桌子。

    “点这么多干嘛,好浪费呢!”凌语芊忍不住责备一句,她清楚,这男人很少吃甜品,她和琰琰哪吃得了这么多。

    “不点多些,怎么把你养胖,怎么生娃。”男人调侃着,还刻意说得很大声。

    凌语芊似乎感觉旁边迅速投来怪异的目光,小脸瞬间泛红,咬唇,瞪眼,然后,不理他,端起雪糕品尝起来。

    贺煜黑宝石瞿亮的鹰眸继续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看着那红艳艳的小嘴儿恣意地舔着雪糕,整颗心都燥热起来,忍不住道,“小东西,你每次吃雪糕,老公都似乎看到你在吃……”

    润润滑滑的雪糕,就那样卡在了凌语芊的喉咙,她身体僵硬,抬眸,目瞪口呆。

    男人一点反省也没有,趁机凑脸过来,龙舌一伸在她嫩滑的小嘴舔一遍,“真好吃,和小妖精一样香甜细腻。”

    凌语芊彻底脸红耳赤,低低地啐出一句,“变态!”

    然后,俯首,再也不敢看周围,狂吃眼前的事物。

    呵呵——

    男人又是笑得邪魅,极具溺爱地瞅着她,当年的情景跃上脑海,心里更是无限感慨,对他的小宝贝更是爱到骨髓里。

    无独有偶,不愧是心有灵犀的一双情人,与此同时凌语芊也想起了当年的美好回忆,满心都被那幸福甜蜜充斥着,对身边的男人爱得更深。

    这个男人,虽然有点霸道,有点好色,有点贪欢,有点莫名奇妙,可她就是忍不住迷恋他,不可自拔地迷恋,只想和他在一起,被他宠着,爱着,疼着,需要着!

    是不是很傻,因为对象是他,故再傻她也愿意!

    想罢,她唇角不自觉得往上翘起来,更加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桌面的食物,每一样都不放过,她还主动喂他吃,也每一样都喂给他,结果,惹得狂肆的男人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则开心得咯咯笑了。i^

    在温馨甜蜜的雪糕屋里呆了大约一个小时,最终还是无法将桌面食物解决完毕。

    凌语芊想到,店里把这些余下的食物收拾回去,无非有两种处理办法,一是倒掉,二是偷偷循环使用,给别的客人。这都不是她希望的,故她决定,将还没动过的一些食物打包带走!

    贺煜听完她的决定,二话不说就去跟柜台要来几个纸袋,还帮着她一一打包。

    呵呵,大概谁也想不到,一个富可敌国大名鼎鼎的商界巨子会做出这样的事,确实,如果是他自己,根本不去管这些,然而他的小女人要这样,故他给予百分百的支持。

    出了雪糕屋,正好看到一对母子行乞,老婆婆身材佝偻,儿子柱着拐子,他们边蹒跚行走,边唱着辛酸悲切的老歌,深深触动着凌语芊内心深处的柔软,马上跟贺煜要来刚刚打包的食物递给他们,还额外捐助了20元。

    “小东西,不怕被骗?”贺煜忽然模棱两可地道了一句。

    凌语芊怔了怔,不以为然地回答,“或许驼背可以伪装,但那条腿呢?有人傻到用一条腿去换不劳而获?”

    人生百态,的确有不少投机取巧的人假扮乞丐行骗,经常有报道说一些在天桥上乞讨的人群其实是个团队骗子,白天在装可怜乞讨,夜晚衣着光鲜出入高级娱乐场所,导致人们渐渐冷漠起来,不管是真乞丐或伪装的,一律不予援助。

    当时看到这类报道,她也很气愤,像大部分人那样产生排斥,可渐渐的还是于心不忍,依然继续根据情况援助一些妇孺老幼,特别是一些小孩子,就算猜到他们有可能被操控,但还是给了钱,因为听说很多小孩子讨不到钱的话,回去后会被头目鞭打虐待。他们本是父母的小宝贝,却因为命运不好被坏人拐走,从此走上悲惨的路。

    “哇,爹地给好多钱哦!”

    琰琰的一声呐喊,将凌语芊从沉思中唤回神来。只见贺煜从名贵的钱包里取出一叠百元钞票,递给那对残弱母子。

    厚厚的一叠,没有两千也有1500,对贺煜这个亿万富豪来讲不算什么,然而对这母子却是一笔巨额捐款,他们行乞多年大概是头一次碰上吧,双双呆住了,直到贺煜直接把钱放在他们的罐子里,才定神,连声道谢,特别是老婆婆,扑通一声当即跪下,朝三人猛磕头。

    凌语芊赶忙阻止,见老婆婆还是一个劲地拜谢,唯有跟贺煜暗示,先行离开,好让老婆婆停止这么重的谢礼。

    “爹地,想不到你和妈咪一样,经常帮助有需要的人哦,而且,还给那么多钱。”琰琰站在中间,被贺煜与凌语芊一人拉着一只手,仰起头,满是崇拜地看着贺煜。

    贺煜俯首,回望着他闪闪发亮的双眼,不禁也勾唇微笑起来。

    凌语芊同样满心欢喜和甜蜜,她知道,贺氏集团每年捐给慈善机构的善款以千万计算,至于街头资助,贺煜倒是不常做,今天之所以出手,应该是基于对自己的支持吧。

    柔情爱意的美眸注视着他,她提出一个建议,“贺煜,你有看过昨天那篇关于中国每年有20万儿童失踪的报道吗?不如你组织一个团体,把一些富豪集中起来,专门对付那些拐卖儿童的坏人,这样会少很多人间悲剧的。”

    贺煜怔了怔,淡淡地道,“打击罪犯的事,政府相关部门应该会做。”

    “他们貌似不很给力啊,否则也不会有这个现象存在的,再说,他们是他们,你们是你们,双重打击,这样效果会更佳。”

    “有些事,你不懂。”

    再一次听到他这样说,凌大姑娘马上气恼了,哼道,“什么不懂,这想法不挺好的吗!”

    贺煜沉默,很明显在避开话题。

    凌语芊鼓起两腮,更生气了,想起他下午的时候在卧室说的话,不禁赌气道,“对啊,我什么都不懂,我只需要练好体力好好让你……睡吧!”

    说罢,她使劲拉过琰琰,疾步往前走去。

    贺煜也快步追上,这次,直接拉住她的手臂。

    “放手,坏蛋!”凌语芊娇喝,依然满心挫败的她,再也不顾路人可能会留意到了。

    贺煜握得牢牢的,还是一声不吭,就在这挣扎僵持之际,叶心兰忽然出现,白皙姣美的脸容布满诧异,似乎被两人的情况纳闷困惑到了。

    凌语芊也一脸窘迫,趁贺煜终于因此松开手,赶忙走前几步,来到叶心兰的面前,讷讷地道,“兰姨,你也来这边啊?”

    “嗯,有个老朋友下个礼拜回国,她喜欢收藏画像,我来买一幅送给她。”叶心兰说着,迫不及待地逗起琰琰。

    尽管她和肖婉仪是表姐妹关系,但丝毫没有影响她对凌语芊的喜爱,而且,由于贺一航的关系,她对贺煜也是很友善的。

    贺煜倒是容色淡泊,除了一开始对叶心兰的示好回以客气地点头后,便一直静立一旁。

    至于琰琰,早就对这个温柔美丽的姨婆有好感,故非常乐意与她搭讪。

    凌语芊脑海一道灵光闪过,蓦然发出一个邀请,“兰姨明天有空吗?没什么事的话不如去我住处坐坐?顺便留下吃顿饭,算是我答谢您当年对我的帮助。”

    “哦?明天倒没事呢,不过不用客气。”

    “不客气不客气,家常便饭而已,主要是想邀请你去坐坐,顺便看看……”凌语芊故作娇羞地瞧了瞧贺煜,接着说,“看看贺煜为我准备的房子。”

    听到此,叶心兰不再推辞,笑吟吟地一口答应了,“既然如此,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凌语芊也满面笑容,心里乐开花。

    紧接着,叶心兰看了看手表,辞别,“不好意思,我约了画店老板,得先去了,明天见,有事的话我们再电联。”

    “嗯嗯,快去吧。”凌语芊也不妨碍,还叫上琰琰跟她说再见,然后,目送着叶心兰渐渐走远,唇角的笑意更加浓厚。

    贺煜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轻声问道,“你真打算邀请她明天中午去吃饭?”

    “你刚才不都看到了吗!”

    “可是……小东西,希望你别玩得太过火。”

    “怎么了?担心你妈会受伤吗?那你大可叫她别来,现在就打电话给她呀。”凌语芊还在为刚才的事气恼着。

    贺煜自然清楚她的心情,无奈地苦笑一下,娓娓道出,“你刚才的提议,并非不想采纳,只是,那根本不可行。”

    凌语芊怔了怔,继续赌气道,“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行!”

    “打击罪犯是警察局的职能,我们身为老百姓忽然插一脚,自是引起他们的反感,最主要的是,同行如敌人,召集参与的富豪中,万一有人不坏好心,故意作乱一番,让相关政府部门认为我在邀功,或想揭露他们的无能,结果的严重性可想而知。正所谓富不与官斗,个别的官员,我可以不放在眼中,但这是一个整体,除非不得已,否则不会去得罪。”贺煜简单精要地做出解释,这小东西,自己思想单纯正义,根本没想过社会的复杂,很多事情不是表面看的那么简单,也非某一个人能操控,即便是自己,就算再大的能耐,对某些人某些事,也不可能尽把握得住。

    听完此番说话,凌语芊隐约明白过来,想想便也觉得有道理,心想还是他想得周到,内心里,还不禁萌生起对他的钦佩和崇拜,他果然是他,总是那么的厉害!

    他拉住她的手,粗粝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上面的娇嫩光滑,眸间尽是宠爱,“你放心吧,你的提议虽然我无法照做,不过我会想另一个方式试试。无论是什么大问题,都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都需要一个过程,我相信政府部门也会逐步打击的。”

    凌语芊不再做声,继续默默看着他,直到琰琰发出呼唤和呐喊。

    贺煜暂且松开她的手,将琰琰抱起来,然后再重新拉住她,“来,我们回家吧,时间不早了。”

    凌语芊淡淡地哦了一声,任由他牵着,随他朝车子停靠的地方走去,踏上归途。

    第二天,大约上午十点钟,凌语芊挽住贺煜从楼上下来,绝色的容颜,笑意洋溢。

    “姐姐,看来今天心情很不错哦!”凌语薇马上笑嘻嘻地道。

    凌语芊还没反应,琰琰迫不及待地回答,“那当然,妈咪今天要狠狠对付老巫婆呢!”

    再次听到儿子发出这样的称呼,贺煜俊脸不觉略略一变,但心知情况无奈,于是没去纠结,准备迟点等母亲和小女人的关系回暖了再做进一步教导琰琰。

    至于凌母,昨晚就听凌语芊说了情况,她听到的那刻,心头顿时颤乱,不过也没反对,毕竟季淑芬确实欠教训,女儿终究要嫁入他们贺家,假如这个反击能让季淑芬吸取教训不尝是个好的办法。

    “对了,你打个电话给你爸,让他自己先过来,最好能十一点钟到。”凌语芊这也才做声,吩咐贺煜。

    帅气的剑眉蹙了蹙,贺煜暗生不解,稍后,便也掏出手机打给贺一航,“爸,我等下会去接妈,想路上单独和她谈谈,做点思想工作。你方便的话不如现在先过来?”

    对这样的安排,贺一航深信不疑,正好约了一个朋友喝早茶,于是答应稍后过来。

    挂断手机,贺煜再次看向凌语芊,眸色甚深。

    凌语芊回他一个无辜的表情,视线移开,转到琰琰身上。

    大概十点半,贺煜在她的催促下,出门。

    而根据邀请时间,叶心兰大约十一点钟抵达,刚好在大门口与贺一航碰上。

    双方两人,都因此诧异不已,特别是贺一航,隐隐生起一丝不安,却也不动声色,冲叶心兰客气地笑了笑,一起进入别墅。

    凌语芊先是殷勤地给他们敬茶,态度尊敬有加,待他们都喝下两口,并没有给他们机会多猜测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暗暗朝琰琰打了一个眼色。

    昨晚已经受过反复叮嘱的小家伙马上会意,猛然冲到贺一航的叶心兰的跟前,天真无邪地道,“爷爷,姨婆,琰琰想和你们一样给妈咪画个画,可以吗?”

    两人,再一次不约而同地一愕。

    琰琰小脸转向严肃,解释出来,“琰琰结识一位邻居小志信,他很喜欢他奶奶爷爷,昨天妈咪帮他和爷爷奶奶画了一幅画,琰琰也很想对他呈现,故希望爷爷和姨婆满足琰琰这个要求。”

    叶心兰听罢,恍然大悟,对琰琰怜爱之余,不自在地道,“那琰琰也可以找你爷爷奶奶一起画的。”

    “不错,奶奶等下就到了,到时我们一起画。”贺一航也赶忙附和。

    可惜,琰琰不依,直截了当地表示,“我不喜欢奶奶!她欺负妈咪,那天在商场把妈咪骂哭了,琰琰才不要她!”

    贺一航与叶心兰顿时又是一震。

    “爷爷不同奶奶,爷爷没有欺负妈咪,对琰琰也很好。姨婆很疼琰琰,故琰琰也喜欢你们。爷爷,您就答应琰琰吧,还有善良美丽的姨婆,您也满足琰琰这个小小愿望吧,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琰琰先是摇晃着贺一航的手臂,接着又可怜巴巴地乞怜叶心兰,依照妈咪的教导演绎得完美无瑕,配上刻意装出来的表情,艾玛,可以考虑让肖逸凡下次开戏时弄个童星角色,保准一炮而红!

    结果,两人自是都软了心!

    这时,凌语芊适时发言,满脸歉意,“爸,兰阿姨,对不起,这孩子让我宠坏了。”

    接着,假装对琰琰喝了一句。

    哇——

    小家伙立刻哭了出来,越哭越大声和凄厉,让在场的人都揪起心来。

    叶心兰直接将琰琰抱起,哄道,“琰琰乖,别哭,既然你想这样,姨婆答应你,乖,赶紧抹去眼泪,我们画画。”

    贺一航也焦急地看着他,虽不说话,但心里已经默许了。

    凌语芊事不宜迟,去将早准备好的画架拿来,小家伙已经停止哭,眼泪也被叶心兰擦掉,正坐在叶心兰与贺一航的中间。

    凌语芊争分夺秒,借助早在脑海酝酿好的灵感,快速挥笔绘画起来,渐渐地洁白的画纸出现两个人影。

    那是叶心兰和贺一航,两人面带微笑,亲密地坐在一起,至于现实情况中的琰琰,并不出现。

    然后,她故意放慢速度,表现得精雕细琢的认真模样,拖延时间等待某人的到来,而老天爷也帮她,不用多久,门外走来两个人影,正是她渴盼的。

    因为早就选好角度,她这个位置已经扫到外面的人,坐沙发上的贺一航与叶心兰却还无法见到,她于是冲琰琰打了一个ok的手势,小家伙记忆真好,继续照办,灵活的小身子猛然滑下沙发,奔到一边去,贺一航和叶心兰还来不及对此惊讶,即时被忽然进来的那抹熟悉人影震颤住。

    凌语芊动作漂亮地抿了抿唇,仿佛没见到季淑芬进来似的,拿起画纸走向贺一航与叶心兰,若无其事地道,“爸,兰姨,你们真的很登对,简直就是绝配,呵呵,你们看看ok不,没问题的画我复印一张,让你们各自收藏,不时拿出来回味。”

    贺一航和叶心兰尽管不自在,但也顺势接过来,一看,又是一阵诧异。不是三个人的吗,琰琰呢?他们以为眼花,齐齐揉了揉双眼,可惜结果还是只有两个人。

    “爸,你刚才说很遗憾没有与兰姨的合照,希望这张画纸能某种程度上弥补了你心中多年的遗憾。”凌语芊继续自编自演着,感觉到某人已经走近,唇角不由得染上一抹舒心的冷笑。

    贺一航可算是明白了过来,暗暗怪叹,语芊啊语芊,就算你心中再委屈和怨恨,也不该把我拉下水,你这样弄,让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呢!

    叶心兰也隐隐知觉,心头更加荡漾起伏。

    而贺煜,同样恍然大悟。他以为,小东西只是想趁着大家在座期间言语上对母亲冷落或者暗讽几句,却万万想不到,她竟然策划出如此独特的一幕,他应该为她的聪慧感到高兴呢?又或为此感到无奈?

    这丫头,平日里善良有加,对不认识的人都能那么热心和帮助。然而又很坏,对付她痛恨的手,丝毫不手软!

    果然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另外,贺煜还有点好奇,这小东西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说服父亲和兰姨毫不避嫌地坐在一起让她画画的?不管怎样,父亲这次有好受的啦!他不禁地,朝父亲递出去一个同情歉意的眼神。

    至于目标人物季淑芬,更是深深震动,雷霆大发!

    本来,这小贱人邀请她来吃饭,她就觉得古怪,但为了儿子,还是答应了。而今天,忽然听儿子说老公先过去,她更是纳闷不已,莫名地生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心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估计是自己胡思乱想,谁知道,情况比她猜想的严重得多,这小贱人,竟然连狐狸精也请来,还弄出这么可恶的一幕,她居心何在!居心何在!

    这居心,绝对是不好的!绝对是邪恶的!

    但,那两人呢,特别是自己的男人,他怎么可以和那狐狸精坐在一起,还接受被画出如此亲密的画像!看那画像,两人笑得多开心,靠得多亲密!

    啊啊啊啊啊!

    被气得失控崩溃的季淑芬,连理智也顿然失去,不顾一切地冲到叶心兰面前,狠狠甩出一巴掌。

    嗷嗷,大家还记得当年季淑芬是怎样三番五次地把李晓彤邀请来刺激芊芊不?还记得她当初总是找机会让贺煜与李晓彤独处而伤害芊芊不?看在如此痛快地给季淑芬一个反击,亲们记得投月票祝贺一下哟!票票票,烧鞭炮!(*^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