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87(紫归来了,万更,求正版订阅,求票

287(紫归来了,万更,求正版订阅,求票

    http://

    章节名:287(紫归来了,万更,求正版订阅,求票

    他一个大男人,瞎搅合啥!还有,他平时工作不是很忙的吗,竟有闲情和时间去参加这样的活动?

    该不会是……

    他想趁机去泡妞?

    大的那个,还没解决,谁知小的也跟着参合,只见琰琰突然奔到凌语芊的脚边,兴致勃勃地嚷,“妈咪,我也要去!”

    “嗯,琰琰也去,爹地带你去。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_!~;”贺煜把小家伙抱起来,放在膝盖上。

    “不准!通通都不准!这是我们女人的事,你们男人瞎搅合啥!贺煜,如果你承认自己去是为了泡妞,那我由你去!”凌语芊总算发出话来,凶巴巴地瞪着贺煜。

    擦!

    这小妖精!

    泡什么妞啊,有她这个妞他已经吃不消了,哪里还有精力去泡别的,他之所以去,无非是想阻止……她被那些臭小子窥视!

    可惜,女人这样放出狠话,他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你们聊,我去准备晚餐。”这时,凌母插了一句,起身朝厨房去了。

    “琰琰,来,爹地和你玩拼车。”贺煜趁机转开话题,抱琰琰走到旁边专门堆积各种玩具的区域。

    凌语芊继续撅着小嘴瞟了瞟他,便也拉着凌语薇继续讨论谈聊。

    就这样,维持到晚饭时刻。

    饭后,大家各自回房,凌语芊带琰琰去洗澡,刚从浴室出来,贺煜就将琰琰带走,“琰琰,爹地带你去你的水晶屋睡。”

    大概是因为晚饭前那一段时间的玩耍吧,小家伙竟然毫无异义地听从,回头冲凌语芊说了声“妈咪晚安”,一大一小就这样消失于凌语芊的视线之外。

    凌语芊先是不知所思地发呆了片刻,随即拿起干净的睡衣,进入浴室,洗完出来后,发现贺煜也回来了。

    “小子睡着了,睡得很甜,你别去打扰他。”他样子一派淡然,边说边朝她走近,见她视若无睹径自往外面走,他及时将她抱在怀中,叹息,“都一天了,怎么还不消气!”

    “放开我!”

    “我都说了,去追他们也是为了你。你到底想怎样,真要我说出二选一,才肯理我?”

    听着他语气里的无奈,凌语芊不禁想起叶心兰的话,整个心,这就软了,从他怀里出来,回头往大床走。

    贺煜跟过去,再次搂住她,“我不是说过吗,无条件站在你这边,这是承诺。好了,你还想到什么办法整蛊我妈的,尽管告诉我,我都配合。”

    凌语芊仰起脸,注视着他,一会,低低地道,“你去洗澡吧。”

    “不洗,那都是你的味道,都是你的气息,还有那甜蜜香滑的津液,我舍不得洗去。”看出她已回心转意,男人马上恢复吊儿郎当,出言挑逗。

    凌语芊脑海于是无法克制地回闪出下午的缠绵,还很羞耻的发现,自己心驰竟然荡漾起来。

    “大色狼!”

    她羞恼地骂了一句,外加一记粉拳捶打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我也觉得我是一头大色狼,可谁让你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魅惑人心的气息,像毒药一样吞噬我整个身心,只要一靠近,我就忍不住发情,然后……”他说罢,直接用动作转达他的内心。

    凌语芊回神,娇喝,“不准碰我,快去洗澡!”

    “遵命,老婆大人!你可别跑,别睡,等老公洗得香喷喷来吃掉你!”

    高大的身影疾风似的闪进浴室,凌语芊媚眼娇俏瞟着那儿,稍后收回视线后,还是先过去隔壁的房间看看,见到心肝宝贝儿果然酣睡着,于是重返卧室,靠着床背叠脚而坐,拿起床头柜上摆放的一本书随意翻阅起来。

    少顷,宁谧的卧室里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她下意识地抬头,只见那抹熟悉的人影朝她悠悠走来,他已经洗过澡,光着上半身,下面只围一件短浴巾,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那浴巾……竟然低到他肚脐下方很多,不该显露的地方都差点儿呼出欲出了。

    “宝贝,喜欢看到的吗?是不是觉得很棒?”低醇磁性的嗓音,随着旖旎的空气慢慢飘到她的耳际。

    凌语芊整个耳根都红了,美目就那样锁在他的身上。他的身材,岂止是棒,简直就是完美无暇,虽然她没见过其他男人裸露的身躯,但她知道一定没他的好看,毕竟,还有什么比得过完美二字?

    “哎哟,流口水了呢!”男人猛地发出一声揶揄,再走几步,停在她的面前。

    凌语芊下意识地伸手到唇边,发觉并无预期中的黏湿之意,又听戏谑的低笑从男人嘴里发出,这才发现被耍了。

    混蛋!

    她本能地扬起手中的书本,用力朝他砸过去。

    男人头一歪,轻易躲过攻击,高大的身躯一跃跳上床来,压在她的身上。

    “喂,你要干嘛,喂——”

    “老婆,看来你有健忘症,刚才老公明明说过去洗澡,洗得香喷喷然后把你吃掉。”事不宜迟,炙热的嘴唇迅猛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唔——唔——

    凌语芊使劲挣扎,奈何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感觉着他狂肆吸吮着她的舌尖,那滚烫炙热的身躯火燎般地冶炼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渐渐地力气从她身体抽空,思绪从她大脑消逝,结果,他身上的浴巾解开了,她也身无寸缕。

    “呜呜,轻一点,轻一点……”

    男人仿佛没听到似的,一个劲地弹奏着优美肖魂的旋律,看着她因为自己的卖力而变得愈加迷人,看着她为自己绽放更加勾魂的一面,他全身说不出的高亢和兴奋,更是不知疲倦地耕耘。

    今晚,再也没人打扰,他可以好好地爱她,他要狠狠地,爱——她,这个像毒药般侵蚀着他整个身心、使他不可自拔的小妖精!

    一夜缠绵,勾魂蚀骨,不但酥麻了人的四肢百骸,也软化了人的心。

    早晨醒来,躺在那副健硕精壮的胸膛上,听着有力稳重的心跳声,感受着彼此熟悉的体温和气息,凌语芊俨如一只幸福的小猫咪,每一个呼吸都透出深深的眷恋和爱恋,连昨天发生的那些不愉快也都统统消失了。

    这个霸道贪欢的男人,她被他吃得死死的,她注定,这辈子都任他鱼肉,注定,这辈子与他蚀骨沉沦。

    与此同时,贺煜何尝不是像刚刚饱吃一餐的大野狼。俊美绝伦的面容上,双目微闭,每一个毛孔都透着餍足的气味,她说的没错,遇上她,他就是一只不知疲倦的大色狼,只想不休不止地将她拆吃入腹,永远与她紧密贴合在一起。

    “咯吱——”

    就在两人彼此回味依恋之际,紧闭的房门忽然不识趣地推开,先是探进来一颗小头颅,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左右环视一遍,整个身子随即兴冲冲地闯进,直奔大床前,“妈咪,爹地,该起床喽!”

    oh—my—god!

    一听这熟悉的嗓音,曾经那种惊惧瞬间蔓延凌语芊的全身,她本能地再蜷曲一下身子,躲在贺煜的胸前。

    相较于她的惊慌失措,贺煜淡定从容,唇角还似乎挂着浅浅的笑意,动作悠然地把被子拉高一些,盖住她的香肩,这才看向刚好走近的琰琰,愉悦地打出招呼,“琰琰早。”

    “爹地早!对了,妈咪呢?还没醒吗?”

    “嗯,妈咪昨晚上一直缠着爹地,累得睡过去了。|i^”贺煜说着,眉头猛地皱了皱,只因被子里面的小女人在他胸膛上使劲掐了一把。

    不过很快,他掐回去,坏坏的大手却是对准她的浑圆用力一掐,感受到她浑身颤抖,他笑意更浓。

    “爹地,妈咪缠着你做什么啊?”

    “琰琰猜呢?”这次,贺煜不直接回答,饶有兴味地看着小家伙,放在被子内的大手却是恣意摩挲着女人光滑的肌肤,料准她不敢反抗。

    琰琰则很认真地思忖起来,瞪大黑白分明的双眼,来回看着整个周围,黑夜里,爹地和妈咪睡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咦,有了!

    “爹地和妈咪生小妹妹?!”稚嫩的童音,天真无邪地响彻整个房间。

    “琰琰真聪明!”贺煜毫不吝言,紧跟着赞赏出来。

    琰琰更加兴奋,“那有小妹妹了吗?琰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见到小妹妹?”

    “这个啊,要你妈咪努力……啊……”

    “爹地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没事,被小野猫咬了一口。”贺煜边说边袭击回去,不久,忽觉她攀到他的身上,黑眸不禁也迅速涌上一抹危险诡异之光,呵呵,小东西,竟敢咬老公的……,看老公不好好收拾你!

    不由分说地,他将她抱起放到自己的身上,强制分开她的……

    “噢,好痛!”

    没有任何前奏,凌语芊再也无法忍受,惨叫出来,扭着身子挣扎。

    琰琰听到叫声,赶忙掀开被子,“妈咪你醒了?”

    啊——

    凌语芊又是一声无地自容的尖叫,坏蛋,大色狼,为什么总是让她这么崩溃!她使劲捶打着贺煜结实的胸膛,用力掐着他厚厚的皮肤,脸却像是老鼠钻洞,死命往他身上埋去。

    贺煜忽然这样,无非是想耍耍她,并不真的要对她那样,毕竟他知道,这样的环境做比不做更难受,故他停止腰腹的动作,吩咐琰琰,“琰琰,你妈咪刚被爹地把小妹妹放进去,身体有点儿累,可能要多睡一会,你乖,先去找姥姥或薇薇阿姨给你洗漱,爹地迟点下楼找你。”

    琰琰尽管还是不放心,但听不到妈咪叫了,又见爹地一派认真的模样,便信以为真,贴心地留下一句“那妈咪就有劳爹地照顾了”,乖乖地走了。

    凌语芊这也挣扎着起来,杏眼圆瞪,对眼前的大坏蛋劈头便是一顿臭骂。

    贺煜性感的薄唇一直噙着邪魅兴味的笑,待她骂停了,他伸出长臂,搂她入怀,语气意味深长,“小东西,你不觉得我们吵吵嘴,打打闹,做做一爱,那是多美多幸福的生活,最快乐肖魂的夫妻生活莫过于此了。”

    幸福你个头!快乐你个头!肖魂你个头!

    心知自己武力上无法收服他,凌语芊于是回他一记白眼,不想留在床上继续让这头大色狼再有任何占她便宜的机会,用被单裹住身体,下床,朝浴室走去。

    贺煜视线紧随着她,幽邃的黑眸越发深沉与火热,脸上的笑意也逐渐加深着,直到她已经进入那扇银灰色的房门内,他整个视野,依然满满都是她的影儿。

    天,渐亮;情,更浓!

    接下来的日子,温馨而甜蜜,季淑芬那件小插曲彻底从他们的生活中消除,尽管贺煜承诺过继续无条件地陪凌语芊戏弄整蛊季淑芬,凌语芊却已不再投心思这方面,好像季淑芬不存在了似的。

    基于内疚和歉意,她再约过叶心兰一次,还陪凌语薇出去逛过两次街,然后其他时间都呆在芊园里。

    与贺煜之间,正如贺煜形容,打打闹,吵吵嘴,做做一爱,快乐极致,消魂蚀骨!她尽管经常对他嗔怒娇喝,但内心里其实是接受且享受这样的生活,否则又怎么会每次都妥协,随他欲海沉沦,弄得浑身酸痛,每一寸肌肤都布满了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爱的痕迹。

    明天,星期六,带薇薇去参加相亲活动的日子正式驾临了,为了杜绝再被弄得浑身无力,这晚凌语芊直接把男人赶去书房睡,独自一人躺在巨大sise的床榻上,美美睡一觉,第二天,容光焕发。

    “姐姐,你醒了,薇薇多担心你又起不来呢。”

    下楼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薇薇这句舒心的欢呼。

    凌语芊先是俏脸一阵羞红,轻咳一声,美目流盼对薇薇打量起来,呵呵,小妮子经过一番精心的打扮呢。

    “薇薇今天好漂亮,简直就是个降临人间的小天使。”

    “是吗?姐姐说真的?薇薇这样穿可以吧?”凌语薇欢喜之中,带着点点怯意。

    “当然!岂止可以,简直就是一级棒!薇薇一定是今天全场最美丽的女孩。”

    “哪里,就算薇薇比其他姐姐好看,肯定不及姐姐,姐姐才是最漂亮的仙女呢。”

    今天的凌语芊,基于对这个活动的尊重,化了点淡妆,匀称妙曼的身姿套上一袭水蓝色的削肩及膝短裙,上面,露出雪白圆润的香肩和藕节一般的光嫩手臂,下面,则是白如凝脂的**,再配上那绝美精致、亦纯亦媚的面孔,什么沉鱼落雁,国色天香等词语都无法形容了。

    所以,某人吃醋了。

    贺煜一下楼,看到俨如小精灵似的她,先是条件反射感到一抹惊艳,随即仿佛想到什么似的,语气不悦地哼了一句,“都多少岁了,还装嫩。”

    凌语芊脊背即时一僵,回头,给他一记杀人的眼光。可恶,是谁说我天生丽质,水灵娇嫩,永远都像个十八岁的小精灵呢,哼哼,在床上说得那么动听,现在下了床就唱反调,今晚继续睡客房去!

    再给他一记带着警告意味的瞪视后,凌语芊不去理会,拥住凌语薇故意这样道,“薇薇,今天我们这对姐妹花呀,务必把在场那些男人迷昏,你记住,要找最帅、最温柔、最好看的男人!”

    凌语薇领略姐姐的意思,便也怯怯地附和道,“好啊好啊,姐姐这么漂亮,肯定成为全场焦点,到时那些大哥哥必盯着姐姐看傻了眼。”

    “嗯,我得带上变压器,不然那么高伏特的电量,不把我烧焦了……”

    嘿!你这小妖精,你就尽管扯吧,看我晚上不好好收拾你,我不止要把你烧焦,还将你溶掉!

    一顿丰盛的早餐,就这样开始结束于贺煜和凌语芊的独特心理战中。

    出门前,凌语芊拉住琰琰,意有所指地叮嘱,“琰琰,记住和爹地乖乖呆在家,等妈咪回来!”

    话毕,看也不看那头大色狼,拉着薇薇与母亲辞别,出发前往约会的地点。

    今天的相亲活动,在g市一个比较出名的公园举行,那儿环境优美,鸟语花香,配上专门的场景布置,入目所见都是精致、温馨、浪漫。特别是横幅上那几个大字,更让人打心里舒服。

    ——我们,都来善待爱情——

    “姐姐,好热闹,好多人哦。”凌语薇迫不及待地欢呼出来,美丽的小脸洋溢着羞涩的喜悦。

    凌语芊拥住她,美目环视四周,心里也盈满欢乐,今天,在这么浪漫温馨的地方,将开启薇薇人生路的另一个里程碑,但愿神能眷顾薇薇,赐给她一个疼她爱她的好男孩!

    对环境观察完毕,凌语芊带薇薇到接待处,将邀请函递给接待人员。

    礼仪小姐声音甜美,客气有加地招待她们,给她们派发了编号别在左胸上,还另外呈上一页纸,上面写着今天活动的详细内容,然后,再由专员带她们进会场就坐。

    现场内,分成若干a区和b区,分别为男生和女生提供。

    坐下之后,凌语芊继续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周围的人群,且重点放在a区那些男生上,最后相中几个看起来比较斯文俊秀的,暗暗记在心里。

    与此同时,她和薇薇也已成为全场的焦点。其实打自她和凌语薇一出现,现场就起了不同程度的轰动,大家的目光皆围绕在她们的身上,要不是素养支撑着,那些男人恐怕早已飞奔过来了。他们忍住冲动,记下姐妹俩胸前的编号。

    不久,前方讲台上走出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西装革履,笑容可掬,手举麦克风,估计是今天活动的主持人。

    闹哄哄的台下,很自觉地安静下来,主持人先是简短介绍一下今天的活动,紧接着正式进入活动,首先邀请每一个嘉宾讲一句最想说的话,当作“真情告白”。

    由于人数众多,为节省时间,并不用每人轮流上台讲,而是工作人员举着麦克风走到各个嘉宾面前。

    “姐姐,等下我也要说吗?我好害怕。”凌语薇伸手挽住凌语芊的手臂,凑脸到凌语芊而耳边,惊惊慌慌地道。

    凌语芊裹住她的小手,笑着安抚她,“不用怕,你将姐姐教你的话讲出来就行了,没事的。”

    凌语薇点头,凌语芊继续揉着她的手,给予力量和稳定,直到工作人员到来。

    工作人员小姐依然满面微笑,带着鼓励的眼神,将麦克风举到凌语薇的面前。

    凌语芊也继续暗暗鼓励着,凌语薇目不斜视,极力稳住心中紧张,嗫嚅了好一会,终怯怯地道出,“大家好,我叫凌语薇,爱情很美很迷人,我愿意邀请渴望这份美的男生与我一起去体会和沉醉。”

    啪啪啪——

    周围的掌声,比先前都洪亮,几乎响彻云霄。

    历时三十分钟,大家真情告白完毕,接下来是男女嘉宾自由组合上台进行浪漫游戏。

    由于凌语芊事先跟这个组织机构禀告过凌语薇的情况,机构便特别安排凌语芊以嘉宾身份进入,目的是为了全程陪凌语薇。

    所以,那些男人逮住机会,迫不及待地冲过来对姐妹俩伸出邀请之手,结果,凌语芊接受了一个看起来素养比较好的年轻男子,且在凌语薇的同意下,也为凌语薇挑了一个年约25岁,长相俊朗气质优雅,名字叫萧文彬的男生做partner。

    由于全程有凌语芊不断打气和教导,凌语薇应付得还算可以,那个叫萧文彬的男生也对薇薇好感飞速猛进,直到游戏结束,转向自由活动时,他终于发现了破绽。

    萧文彬深黑的双眼明亮而纯澈,难以置信地瞪着眼前的女孩,她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干净,起初,他还以为她只是和外面接触少,性格内向导致纯真无邪,想不到……她根本就是一个智商低下的女孩!

    迎着他如此注视,凌语薇仿佛踩在悬崖峭壁上,全身禁不住地哆嗦,他知道了吗?这位大哥哥发现自己身体有毛病了?那么,他会嫌弃吗?会厌恶吗?甚至会不会生气自己没有一开始就坦白于他?

    凌语芊一直留意着这边,隐隐发觉异状,略作思忖后,抛下partner急冲冲地走了过来,将凌语薇护在身边。

    萧文彬视线转而看到凌语芊的身上,越对比,他越是肯定心中的猜想,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一横,询问,“请问,你妹妹是不是智障人士?”

    凌语芊浑身倏忽一僵,怔住了,手心儿冒出细微的汗水,迎着男孩清澈的眼光,她终还是点了点头。

    “对不起!”萧文彬立刻留下一句抱歉的话语,这就站起来。

    凌语薇也迅速站起,急巴巴地嚷,“文彬哥哥请你别走,不错,我是有病,但姐姐答应过我,将来会找医生治好我的病,姐夫也跟我保证过的。再说,薇薇虽然有病,但薇薇会煮饭,会带宝宝,还会……生宝宝。”

    说到最后,她脸上飞起一朵红云,整个人更是美丽迷人,可惜,她是个傻子,她是傻的!

    “萧先生你放心,我们已经在为薇薇联系医生了,假以时日,我们定能治好她。还有,你不用担心她的生活,我们会照顾她。贺煜你听过吗?贺氏集团的总裁,他是我丈夫,即薇薇的姐夫,他很疼薇薇,故你压根不用顾虑薇薇的未来,我们会养她,给她最好的物质生活,至于你,也可以到贺氏集团做事。”凌语芊也赶忙做声,她看得出,薇薇很喜欢这个男生,一直以来,薇薇对男生都很惧怕,就连友善活泼的李承泽也不例外,而眼前这个男孩,却让薇薇改变以往的胆怯,刚才那些快乐的情景,她看在眼中,所以,她得把握机会,不惜亮出贺煜的身份,只求留住这个看起来很不错的男生。

    可惜,有些人终究是有自尊的,有些人,他追求的东西终究不同,凌语芊这样说反而弄巧成拙,萧文彬嘲弄地摇了摇头,“在事业上少奋斗三十年是很多男人的梦想,但,不包括我,或许我不及你们有钱,可我还有尊严,我不会为了钱,去当一个智力低下的三岁小孩的‘爸爸’!”

    “不,我们不是那个意思,绝对不是!我只是想说,我只是想说……”凌语芊后悔又焦急,一时语塞了。

    “很抱歉,你们另找他人吧。”留下最后一句话,萧文彬态度坚决地离去,高大的身影直接朝公园门口,毫不回头,一点点地消失于她们的视线之外。

    凌语芊咬唇,满面懊恼,听到身边传来抽噎声,她收回目光,拥住凌语薇,安抚道,“薇薇,别哭,别哭。”

    凌语薇摇头,盈满眼眶的泪水随之滑落,“薇薇早说过了,他们不会喜欢薇薇的,他们一定嫌弃薇薇有病,刚才那个文彬哥哥,本来很好,很照顾薇薇,可是,他不喜欢薇薇有病,他嫌弃薇薇……”

    “不,不关薇薇的事,是那个臭男人坏蛋,是他坏蛋!”凌语芊心如刀割,不禁对萧文彬责骂起来,说罢手指向周围,“我们不要他,我们找别的,还有很多人喜欢薇薇的……”

    “不要,姐姐,我不要再相亲了,我们回去,求你带薇薇回去,求你了,姐姐!”

    “薇薇——”凌语芊更加心胆俱裂,见薇薇挣扎得厉害,唯有答应,“好,我们走,我们走。”

    顾不上其他人会否留意,她搂住薇薇疾步走向公园门口,然而经过洗手间时,她身体不受控制地打了一个激灵,该死,刚才为了避开那个partner的热切,她一个劲地喝水,弄得现在急死了!

    再看看凌语薇满面泪水,她于是道,“薇薇,来,姐姐带你去洗手间洗个脸,然后我们回家,我们不能让妈妈知道。”

    凌语薇略顿,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凌语芊进入女厕。

    凌语芊将她安顿在洗手台旁边,叮嘱她别乱跑,自己快速进入厕所小解。

    凌语薇先是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呆看了一会,正好有人从厕所出来洗手,她便让开,还缓缓走出厕所,对着外面的花儿黯然落泪。

    “自不量力,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竟然学别人跑来相亲,那些男人怎么会要你这个傻妹子!”

    出其不意地,一声带着古怪意味的嘲讽忽然自侧面传来,凌语薇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只见模糊的视线里,映出一个熟悉的人影。

    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还有,他走近来想干嘛?他样子真恐怖!

    娇小的身体无法克制地起了抖动,凌语芊本能地往后退。

    然而,被男人拉住,拉着她往外面走。

    “你要干嘛,放开我,姐姐,姐姐救我……各位哥哥姐姐,请你们救我……”

    “闭嘴!不想让人知道你被甩了,立刻给我闭嘴!”对着周围越来越多的注意,男人俊颜难得闪过一丝窘迫之色,不禁冲凌语薇发出一声低吼,手的力度也自然加大了。

    这时,凌语芊闻声赶至,见凌语薇被一男人拉着,她先是一慌,看清楚那人的样子后,放心不少,但还是疾步跑过来,娇喝,“昊宇,你做什么,还不给我放开薇薇!”

    说罢,伸手去掰昊宇的手,在昊宇的有意松开之下,她将薇薇拉回身边,极力安抚一番,总算让薇薇停止哭泣,这才又怒看向昊宇,质问道,“你怎么来这里?”

    “我……我来相亲啊!”昊宇阴沉沉的眸子仍锁在凌语薇泪痕未干的脸上,为上面的苍白憔悴感到莫名的心疼和气恼。

    他来相亲?骗鬼啊!就他换女人如换衣服的花花公子德行,需要来相亲?凌语芊并不信他的话,审视的眼神不悦地盯着他。

    “小嫂子,你又来这里做什么呢?别告诉我,你厌倦了老大,背着他偷偷来找小白脸吧!”昊宇的注意力终于对上凌语芊。

    无赖!凌语芊回他一记杀人的眼神。

    昊宇视若无睹,继续肆无忌惮地道,“还有这小白兔,你带她来只会让人羞辱,听我劝一句,以后还是别带她参加这些活动,免得丢人现眼!”

    凌语薇面色刷白,浑身再次颤栗。

    凌语芊见状,气急败坏地叱喝,“住口!关你什么事?”

    “我是看在老大的份上……”

    “要你管!你给我闭嘴,要是闲着慌,那边多的是女人,随便带个回家暖床去!”凌语芊再骂了一句,拉起薇薇气咻咻地朝公园门口走去。

    昊宇先是怔了怔,迈起长腿去追。

    “我说的是事实,你怎么不肯面对事实?薇薇本来就有问题……”

    “你才有问题!你全家都有问题!昊宇,你这大色狼,我一定让贺煜跟你绝交!假如贺煜不和你绝交,那我和贺煜绝交!”凌语芊带着凌语薇已经走出公园,截住刚好经过的一辆空的士,与凌语薇钻进去,快速报出地址,吩咐司机立刻开车。

    昊宇高大的身躯巍然伫立阳光底下,目不转睛地看着计程车绝尘而去,面色煞是深沉,眸色阴鸷幽冷,心底那个念头非但没减少,反而越发坚定……

    计程车上,凌语芊依然俏脸紧绷,容色愠怒,为方才一系列的事情生着闷气,直到面颊传来一阵细微的触摸,她才回过神来,只见凌语薇殷切勤勤地看着她,脸上的触摸也正发自薇薇之手。

    “薇薇不喜欢看到姐姐生气的样子,喜欢姐姐笑,那样感觉像个太阳,亮亮的,暖暖的。”

    心尖上顿时像是被什么重重蛰了一下,凌语芊先是微微一抖身子,随即伸臂把凌语薇整个抱在怀中,哽咽低吟出声,“薇薇,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姐姐又没做错事,干吗说对不起呢。”凌语薇也伸手环住她的腰肢,声音比先前平静了许多,“其实薇薇应该感谢姐姐,一直以来姐姐都很爱护薇薇,疼爱薇薇,薇薇何其幸福才能拥有姐姐的爱。”

    谁说薇薇是弱智的!谁说薇薇是三岁小孩子!弱智的人能说出这番话吗?能说出这种感人肺腑的话吗!感受着薇薇的乖巧懂事,灼热的泪水顷刻冲上了凌语芊的眸眶,紧接着,像断线的珍珠一般,一窜窜地滚落出来。

    “虽然薇薇也希望像姐姐那样找到心爱的男生,为那个男生笑,为那个男生哭,且因此感到快乐和幸福,但假如真的不行也无所谓,只要能看到姐姐每天幸福,薇薇也就能体会得到的。”纤细素白的青葱玉指,再度爬上凌语芊的面容,温柔地拭去那一**的眼泪。

    凌语芊更加挥如雨下,她多希望自己能替薇薇承受这个缺陷,或者,自己的智商能转一半到薇薇的身上。

    “姐姐,等下我们回家后,妈妈肯定会问起今天的情况,不如我们就说那些男生都不怎么优秀,我们都看不上眼,你觉得呢?”

    “好,都听你的,薇薇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凌语芊终于再发话。

    凌语薇听罢,会心地笑了,淡淡的笑靥如花般娇美,然而娇美底下隐藏的却是无尽的苦涩。她把头轻轻一歪,搭在姐姐娇小却有力的肩头上,在姐姐看不到的情况下,两行清泪从眼角处悄悄地淌流出来……

    整个车厢,静下,只有一股似有若无的哀伤在细微地弥漫回荡着,再过不久,车子抵达芊园。

    如姐妹俩所猜,屋里的人都在等着结果,凌母尽管不说什么,但眼神里的期待和急切是非常明显的,琰琰则直截了当地询问,“妈咪,薇薇阿姨找到她的真命天子了吗?”

    揉着琰琰的小脑瓜,凌语芊不回答,极力忍着心中的哀痛。

    凌语薇出乎意料的坚强,根据方才在车里想好的对策,泰然自若地解答了琰琰的话。

    琰琰信了,就连凌母,也隐隐信了,至于某心思敏锐的男人,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

    午饭于是相安无事,大家各自回房,凌语芊与凌语薇用眼神暗暗交流,给彼此安慰。

    待琰琰睡下了,凌语芊回到自己的卧室,在寂静无人的空间里,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生机勃勃的景象,想起薇薇的坚强和隐忍,不禁再次潸然泪下,渐渐还全身都颤抖起来。

    一会,房门被轻轻推开,贺煜走了进来,先是对着落地窗前的倩影怔了怔,接着阔步走近,从背后搂住她。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拥抱,让凌语芊很快便知道是谁,她不挣扎,反而转回身子,整个埋在他的胸前,继续低泣抽噎。

    健壮的手臂收得更紧,低沉的嗓音坚定地发出保证,“我会派人寻遍天下名医,一定将薇薇的病治好,再也不会让她遭受嫌弃。”

    “你早知道薇薇会遭到嫌弃的对吗?那你为什么不事先阻止我?你知道薇薇有多可怜吗,本来她抱着很大的希望,可是……那个男生一句话就将她从天堂打入了地狱。就连昊宇,身为你的好朋友,却也像别的陌生人一样,歧视薇薇,侮辱薇薇,他真是个坏蛋!”

    昊宇?她们碰到昊宇?在什么地方碰上的?贺煜眸光晃了晃。

    凌语芊猛地抬起头来,依然泪眼婆娑,痛声道,“贺煜,我要你和昊宇绝交,我不准你再跟这么肤浅的男人在一起!他嫌弃伤害薇薇,即是嫌弃伤害我!”

    贺煜更是心头大颤,下意识地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碰到昊宇?还有,昊宇都说了些什么?当中是否误会了?他不可能这样的。”

    “在相亲现场的公园,他说他去相亲!”

    昊宇那小子去相亲?不可能!

    “总之,我要你和他绝交,我不想这样的人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凌语芊语气越发激动,从他怀中挣脱出来。

    贺煜及时拉住她的手,顺着她一起回到床前,困惑又温柔地哄着,“好了,别气了,一定有误会,昊宇绝不是那样的人,你应该相信我的眼光,如果他真歧视薇薇,我根本不会与他成为生死之交。”

    “对,这样的人渣根本不配,你马上打电话给他,跟他决裂!否则,我和你绝交!”凌语芊怒气丝毫未减,说到最后几乎咬牙切齿,不惜借此要贺煜做出抉择,得不到贺煜的承诺,便索性将他赶出房去。

    看着眼前严实紧闭的大门,贺煜满面懊恼和无奈,手在门前高举着,但终究没有敲打下去,转而悻悻然地离开,来到书房,刻不容缓地拨打昊宇的电话,可惜没人回答状态。

    他本打算去找薇薇询问一下,却又担心挑起薇薇的痛,结果只能来到隔壁的婴儿房,默默看着熟睡中的儿子,边暗忖到底怎么回事。

    时间就此静静地消逝,直到对上小家伙的惺忪睡眼,他才发现,自己就这样发呆了一个多小时。

    “爹地,你怎么来了?你不用和妈咪生小妹妹吗?”小家伙天真无邪地问着。

    贺煜苦恼的心瞬间舒缓不少,低低一笑之间,长臂一伸将小人儿抱起来,带着他走出婴儿房,重返卧室,惊喜地看到,卧室的门已打开,便赶忙进内,却又见里面一片寂静,不见了佳人的倩影。

    新的月份,求月票,求支持,明天紫会继续万更。

    看盗版的读者们,请记得来补订《蚀骨沉沦》,然后顺便把订阅消费得来的月票投给紫。

    钻石鲜花打赏这些额外物,紫不强求,但求大家能够订阅和投票。

    订阅,是对紫劳动成果的报酬;投票,是对紫辛苦劳动的鼓励,喜欢本书的亲们,请满足紫这个基本愿望。谢谢所有支持紫的亲们,无限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