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88缱绻痴缠,小别胜新婚(继续万更求票

288缱绻痴缠,小别胜新婚(继续万更求票

    http://

    他绕着整个房间寻找一遍,而后继续抱着琰琰下楼,客厅里也是静悄悄一片,直到他走出别墅,总算在花园里找到那抹让人又爱又无奈的倩影,与凌母、凌语薇似乎正在刨着土壤。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

    琰琰迫不及待地从爹地怀中挣脱下来,箭一般地奔过来,边跑边欢呼,“妈咪,姥姥,薇薇阿姨。”

    三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见到小小的人影,无不面露慈爱和疼惜之色,又见慢慢跟来的那抹高大的人影,于是齐齐愣然一下,紧接着,凌语芊视线回到琰琰身上,凌母也亦然,只有凌语薇礼貌地冲贺煜喊了一声“姐夫”。

    “妈咪,你们真的要种菜吗?”琰琰小脸上兴奋横溢,高兴不已,那天他就听姥姥和妈咪谈过,花园里有块空地搁着很浪费,打算用来种菜。

    凌语芊微笑着点头,“当然,现在我们先刨好土壤,明天正式把菜苗放下去了。”

    “哇,太棒了,琰琰也要刨土,琰琰也要种菜苗。”小家伙说罢,拿起花圃内的小铲子兴致勃勃地刨了起来。

    他的操作不对,立刻引致凌语薇的取笑,“哎呀,琰琰大笨蛋,不是这样刨了……”

    “你才是大笨蛋,我就喜欢这样刨,这是我的独创秘籍。”

    “噗——独创秘籍?”

    “是啊,羡慕啊,妒忌啊,恨啊……”

    “切,谁羡慕你,大笨蛋!”

    看来,小妮子心情已经好起来,至少,暂时不会伤悲了。倒是那大点的小女人,心情又如何呢?

    瞧着小姨子和儿子恢复以往的嘻哈打闹,贺煜脸上冷硬的线条不自觉地柔缓下来,目光重新落在他的小女人身上,只见她一副不当他存在的样子,一本正经地刨着土壤,令他既觉叹息,又觉可笑,于是也挽起袖子,在她身旁蹲下,与她一起劳碌起来。

    “哇,爹地刨得很快,爹地好厉害!”琰琰注意力马上转了过来,满眼崇拜地看着贺煜熟稔的举动。

    贺煜冲他眨了眨眼,大手继续忙碌着,当年收养他的老婆婆曾经在后院里种瓜种菜,故他早就做过这样的活儿,如今再经手,是一点也不陌生。

    “岳母,你准备种什么菜?白菜?生菜?还是黄花菜?”贺煜忽然把话题扯到凌母身上,问得很自然,惹得凌母错愕又怔愣,特别是看着他俊美绝伦的面容绽出一抹魅力四射的笑时,更是窘迫不已。

    “不如就大白菜,大白菜好吃,有营养,还是芊芊最爱吃的……”

    “我哪里喜欢吃大白菜了,胡扯!”凌语芊忍不住嗔了一句,见他眼皮底下那抹得逞的笑,她才知道自己又上了他的当,赶忙住口,给他恶狠狠一瞪。

    男人若无其事地呵呵一笑,继续卖乖地说,“其实大白菜是我爱吃,俗话说一个女婿相当于半边儿子,岳母你不妨看在我是你半边儿子的份上,宠我一下,种点大白菜给我吃吧问镜。”

    不甘寂寞的琰琰小家伙,突然也学着父亲的语气嚷了出来,“琰琰喜欢吃生菜,姥姥你也看在琰琰是半边孙子的份上,宠琰琰一下,种点生菜给琰琰吃吧。”

    半边孙子!

    立即引得全场哄笑。

    凌母也难掩笑意,爽快地答允,“行,姥姥种生菜,种黄花菜,还有……大白菜,都种!”

    “哇,太好了,谢谢姥姥!”小家伙马上欢呼起来。

    整个场面,说不出的温馨和快乐。

    贺煜更是心花怒放,他觉得,小女人应该软化了,今晚上自己应该不用碰壁了。可惜,到了真正夜幕降临,他才发现,这小女人不是一般的倔强,他都已经使出浑身数解,机关算尽,却依然得不到她的回心转意!

    看着怀中竭力挣扎的她,他沮丧又懊恼,不由得提前告知了某件事,“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消气?薇薇都已经没事了,你怎么还这般固执?我后天要出远差,去南非,大概去一个礼拜,这两天我想你能好好陪我一下。”

    出差?他要去南非一周?凌语芊如被雷电劈中,挣扎的身子总算是停止了。

    “假如你还是想坳气,那等我出差回来再继续好不好,这两天就先陪陪我,当老公求你了,嗯?”贺煜带着她,回到床前坐下,温柔地整理着她略微凌乱的发丝。

    凌语芊一直咬着唇,缓缓抬了起脸,注视着他,闷闷地道了出来,“这出差的行程早知道的吧,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是的,行程前天就决定好,不想被离别的伤感影响彼此,他本打算出发当天才告知,但她现在这样,他不想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在冷战中度过,唯有提前说出来,不过从小女人的反应来看,他提前说出来是明智之举。

    “贺煜,我不要你出差,不要你去!”凌语芊冷不防地扑进他怀中,用力搂住他的腰腹,撅起小嘴霸道地低嚷出来。

    贺煜欢喜之余,也分外心疼,紧紧回抱着她。

    “要么,我也去,你带我和琰琰一块去。”凌语芊又道,同时在暗暗懊恼甚至讨厌自己为什么这样。

    不过是出差而已,自己干嘛表现得这么紧张,不就是分开一周嘛,一周时间很快过去的,还有,之前他不也试过出远差吗!再说,还没搬进这里之前,自己和他本就不常见面,为何才搬进来就变得离不开他了!

    话虽这么说,可她就是感到不踏实,心里异常慌乱,总之,她不想他出差,不想和他分开!

    贺煜何尝不希望能时刻与她在一起,但他清楚不行,至少,这次还不行,去南非,是为了处理紧急状况,他到那边工作一定很忙,根本就没时间陪她,那里治安不好,没有他在身边陪着她,他放不下心。

    结实的大手,将她尖尖的下巴轻轻托了起来,他布满爱意的双眼一瞬不瞬地凝望着她,一会,缓缓低下头去,温热的嘴唇吻在她娇艳欲滴的小嘴上。

    凌语芊先是一怔,随即也主动张开贝齿,让他舌头滑进来,自己的小舌尖任他卷住,在他恣意狂肆的吸吮中与他尽情交缠、缱绻,最后,欲火燃烧,欲海沉沦。

    疯狂**的欢爱,俨如一场大风暴,几乎耗尽了两人的力气,贺煜满身是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凌语芊则柔弱无力地窝在他的怀里,吐气如兰。

    “明天想去哪玩?老公二十四小时都属于你的无上邪皇最新章节。”贺煜低问出声,修长的指尖依然意犹未尽地在那光滑细嫩的雪肌上流连忘返着,感受着他在她身上留下的体味余韵。

    凌语芊轻咬着贝齿,好一会,才接话,“你后天什么时候出发?”

    “下午三点半的飞机,不过我早上会先回公司处理一些事,然后直接从公司出发。”

    “那就是说,你只有明天陪我!”艳红的小嘴顿时高高地撅起起来,媚眼遍布哀怨之色。

    贺煜唇角一抿,抓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来到他光裸的胸膛上,低醇邪魅地道,“不管我人去到哪,这里,永远在你身边。”

    口甜舌滑!

    凌语芊瞟了瞟他俊美迷人的轮廓,“明天我哪都不想去,我只想留在芊园,我们先种菜,然后在花园游逛,荡秋千,你要编花环给我戴,摘很多很多鲜花给我。”

    “好!”男人不假思索地答应。

    “明天晚上,我要你……一整夜都不能睡,我们……我要……”

    “你要把我榨干榨净对吧?遵命,老婆大人!不止明晚,还有今晚,老公把器械全部上缴!”

    说着,他一个鳌鱼翻身,再次将她压在身下,在她的一片惊呼尖叫声中,继续开启**的旋律……

    如她所愿,他整夜都缠着她,没有放过她,以致第二天,她睡到将近11点钟才起床。而且,菜苗已经种好了,凌母带着凌语薇和琰琰去医院探望茵茵姑婆了!

    “你干嘛不叫醒我!干嘛呀,干嘛呀!”凌语芊满眼嗔怪,小拳头使劲地捶打在男人的胸膛上。

    庞大的身躯巍然稳坐着,男人施施然地应道,“难道你没看出你妈在给我们制造机会吗?”

    制造机会?妈妈怎么知道他要出差?难道他也跟妈妈说了?

    “今天种菜的过程,我已用手机拍下来,我还跟岳母说了,旁边可以再开垦一块地,让她种瓜,等我出差回来就弄,到时候你记得别再贪睡,一定不会再错过的。”男人说着,把他的手机递给了凌语芊。

    凌语芊继续哀怨地瞟着他,藕臂一抬接过手机,他事先已开到视频处,故她直接可以看到,昂贵的手机视频像素自然也是超高清的,尽管她没有参与,但还是体会到了当时的愉悦与和谐。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男人,整个过程勤奋不已,还不时地对母亲讨好献殷勤,那罕见的逆转形象要是放到财经周刊,估计会让业界无数人跌破眼镜吧。

    “满意不?还满意吧?”无声无息中,男人趋身与她躺在一起,低沉的嗓音如夜魅般地飘到她的耳际。

    凌语芊本能地一惊,注视着他,心里像是被什么勾动了似的,慵懒地道,“我想去洗澡,你抱我!”

    “遵命!”男人又迅速翻坐起身,刻不容缓地横抱起她,几秒间就冲进了浴室里。

    凌语芊被这出乎意料的举动吓得花容失色,下意识地搂紧他,边娇嗔道,“喂,谁让你这么快的,坏蛋,坏蛋!”

    “坏蛋急啊,坏蛋想洗鸳鸯浴,坏蛋等不及了!”男人将她放进浴缸里,哗啦哗啦已经打开了水龙头。

    凌语芊先是一怔,立刻反对,“不准!好了,你出去了。”

    “老婆——”

    “我肚子饿了,洗完澡要去吃饭,然后去花园逛逛,去荡秋千,你都答应过我的,除非你想反悔局中迷。”

    “当然不会反悔!其实,洗一下鸳鸯浴也就半个小时而已……”

    “才不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大色狼想做什么,凭你那能力,哪止半个小时,浴缸里把我吃掉,然后回到床上肯定还会有一次……”凌语芊根据以往的经验念叨出来,忽闻一声低笑作响,看着男人邪魅的俊颜,她渐渐意识过来,俏脸刷地红了,尖叫,“混蛋,出去,出去……”

    男人非但没出去,高大的身躯还在浴缸边蹲了下来,黑瞳牢牢瞅住她,那里面,**翻滚。

    “小东西,看来你都记得很清楚嘛!”修长的手指,一点点地欺上她尖尖的下巴,炙热的体温透过手指猛烈传来。

    凌语芊顿觉被烈火烧着一般,身体禁不住地生起一股颤栗,连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出……出去,坏蛋……坏蛋……好吧,你想洗鸳鸯浴可以,等你出差回来,到时候我们再……重温。”

    重温!真不错的一个词语!这固执的小女人,现在的态度和昨天已经判若两人,一听到他要出差,那些什么别扭坳气的,都荡然无存了,呵呵,他头一次觉得出差是个不错的旅途,看来以后他应该多用这样的理由来对付小女人的固执和别扭。

    炽热的指腹继续在那光滑细嫩的下巴轻捏一会,松开时,他站起身来,扭头离去,空气里,依然充斥着他的气味。

    凌语芊一脸呆愣,眼球里仍然满是他高大挺拔的身影,那俊美绝伦的面容,带着醉人爱意的眼神,温柔深情的低吟,炙热烫人的抚摸……

    就在这些美好的回味中,她把自己清洗干净,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到卧室,却见整个空间空荡荡的,并没他的影子。

    “喂——贺煜,贺煜——”她叫唤几声,听不到任何回复后,作罢,皱着眉,抿着嘴,挑了一袭鹅黄色的裙子快速换上,然后下楼,本能地朝饭厅走,忽闻一股浓郁香甜的气味扑鼻而来。

    是意大利面!

    他不是只会煮鸡蛋糖水的吗?什么时候学会做意大利面了,看那卖相,那味道,都很棒的样子,她已经忍不住吞口水了!

    “是不是很想吃?没问题,亲老公一口,老公给你吃!”他端着盆子,走到饭桌边。

    瞧着他那得意样,凌语芊唧唧哼哼了几声,不理他的无赖,径自把碟子抢了过来,埋头就吃,直到差不多了,这才想起旁边的男人,抬起脸,囧囧地看着他。

    “好不好吃?好吃吧?”他抽出一张餐巾纸,轻轻拭擦着她的唇角,温柔的动作几乎把她融化。

    整个人更像被定了格似的,一动也不动,只有那水灵灵的美眸波光潋滟,散发出激动和欣喜的异彩。

    “你还想吃什么?老公下次弄给你吃。”

    “你……怎么会煮意大利面的?”凌语芊总算发出话来,声音哽咽,沙哑。

    “跟一个美女老师学的。”

    坏蛋!凌语芊满腹的感动,就这么被摧毁了。

    “那个美女老师知道我是专门学来做给老婆吃的,可羡慕了,说我老婆真幸福。然后我回答她,那是!”

    噗嗤——

    臭美!

    “怎样,老公煮了这么好吃的面条给你,你有什么奖励?可别不承认,你刚才狼吞虎咽的样子,老公可是录下来了,随时作为呈堂证供的醉枕江山最新章节。”

    晕倒!凌语芊不禁给他一记白眼,但心里还是甜滋滋的,便也打趣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我啊……钱,我最不缺,衣服,我大把,食物,有丈母娘,所以,我需要的应该是……”他故意顿了顿,看着她认真投入的模样,他极力忍着笑意,数秒过后,出其不意地给出了答案,“一个暖床的小尤物!”

    唰唰唰——

    凌语芊俏脸倏地变红。

    “我想要什么,你总算明白了吧,其实你一直知道的。”他挤在她的椅子上,贴着她的耳朵煽情低吟,周围的温度似乎也随之升起来了。

    凌语芊脸上红晕逐渐扩散,几乎变成了一个小番茄,煞是可爱迷人,她努力地抬起眼,望着他超级好看的侧面,声若蚊苍地应承出来,“好,今晚上,我……服侍你!”

    “嗯?声音太低,我听不到!”男人故意举起一只手,做出听不见的手势。

    凌语芊更是浑身发热,试着把嗓子略微提高些许,重复刚才的话语。

    男人却得寸进尺,继续佯装没听见似的,结果,她豁了出去,以一百分贝的音量哗然而出,“大色狼,我说,今晚上,你不动,由来我动!”

    哈哈——

    男人开怀大笑出来,然后抱起她,在宽敞的饭厅里转圈,转完又冲出饭厅,来到客厅上,继续欢呼着,直到凌语芊被转得头晕目眩,几乎想吐了,他才停下。

    咳咳——咳咳——

    她使劲喘着气,恶狠狠地瞪着他,可恶,不就是我在上面你在下面吗,值得那么高兴!

    呵呵,小东西,当然值得高兴,你也知道,这样的机会简直比火星撞地球的几率还小,真正算起来,你根本就没这样做过呢!

    见她已经恢复过来,他伸手,拉住她,低沉的嗓音依然难掩兴奋,“来,老公带你去摘花,弄花环给你,然后荡秋千。”

    凌语芊也回过身来,小脸即刻涌上喜悦,随着他的脚步奔出别墅,来到花园里。

    偌大的园林,百花争艳,万红千紫,凌语芊则如掌管这些鲜花的花仙子,在一片片花海中飞奔,呐喊,欢呼,含情的双眼不时注视着她深爱的男人,脸上笑容变得更加灿烂,更加炫目。

    尽管她长得很美,追求她的男生多不胜数,但她也像其他女孩一样,有着少女的怀春之心,幻想将来有一天,她心仪的男生骑着帅气的白马来把她接走,奔向幸福的路途。

    而他,在她情窦初开的岁月里毫无预警地闯进她的生活,撩动她的春心,使她不可自拔地为他爱、为他痛,为他沉沦。

    与他一起嬉笑花丛间,让他为她荡秋千,本是多么容易的事情,本是多么普通的事情,然而对她来说却是无比的珍贵和独具意义,在经历过那么多苦难,在她几度认为她和他再也不可能时,依然可以享受这样的美好,这比任何东西都令她激动、兴奋、珍惜。

    兰姨说她很幸运,张阿姨和六姑姑说她苦尽甘来,就连妈妈也说以后再也不用为她操心与难过,她知道,那是因为她的白马王子来接了她,带她开始踏上幸福的旅途,将来,即便旅途上还会遭遇狂风暴雨甚至豺狼猛兽,但她坚信,她的白马王子会一一把它们除掉,会好好地护着她,直达幸福的终点。

    “贺煜,我很快乐,你呢?”她跑累了,回到他的身边,依偎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修长的手臂将她娇小的身子环在怀抱里,贺煜没有回答,只不断亲吻在她如云的秀发上,表达对她满满的爱意和眷恋球在脚下全文阅读。

    “贺煜,你喜欢日出还是日落?”凌语芊继续问,美目锁定在西边的天际。

    那儿,彩霞满天,璀璨瑰丽的霞光映红了整个天地,也映红了她的脸容,愈加绝美,迷人。

    “我喜欢你。”薄唇终于从她发间抽离,逸出了浓浓的爱语。

    凌语芊唇角甜蜜地扬起,“那你觉得日出美丽呢,还是出落美丽?”

    “你最美丽。”

    嘻嘻——

    她直接娇笑出声,笑得腰肢乱窜,笑倒在了他温暖结实的怀抱中。

    有力的双臂牢牢地抱着她,他幽深似海的眸子变得更加暗黑和灼热,俊美绝伦的面容慢慢低了下去,离她越来越近。

    不过,就在他嘴唇即将碰上她的时,一声兴奋的呐喊极杀风景地传来。

    “妈咪,爹地——”

    小家伙,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凌母和凌语薇!

    凌语芊首先站直身子,沿着喊声看过去,看着越跑越近的小人儿,她美丽的容颜露出更欣喜的笑,伸展双臂,将他抱了起来。

    “好漂亮的花环,好漂亮的妈咪,看来妈咪和爹地今天下午过得很快乐呢。”琰琰伸手到凌语芊的头顶,轻抚着那一片片美丽的花瓣儿。

    凌语芊又是甜甜一笑,美目流盼再次回到男人的身上,出神地望着,直到头上传来一股细微的疼痛,她才回神,只见她的小宝贝儿将花环从她头顶扯下,改为套到自个儿的脑袋上,还淘气地笑了,让她丝毫舍不得责备和批评,连花环,也没有夺回来。

    结果,是男人出手,态度坚硬地将花环取了回来,重新戴到她的头上,接着拉住撅起小嘴欲哭出来的小家伙,往花丛间走去,“琰琰,那是你妈咪的东西,独一无二,连你也不能亵渎,爹地另外给你做。”

    “姐夫,我也想要。”

    “行,不过得让你姐姐代劳,因为姐夫永远只给一个女生做花环。”

    呵呵,不害臊!

    凌语芊被他的表白弄得再次满心甜蜜,拥住薇薇的肩头,愉悦地道,“薇薇,来,姐姐给你弄。”

    一行四人,踏入花丛间,开始摘起花来,期间不时传出琰琰淘气兴奋的欢呼声,夕阳底下,缱绻缠绵的男女之爱融入了温馨甜蜜的家庭纯爱,更加唯美,更加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就连凌母,也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当目光落在最高大的那抹影子上时,眼中终于清晰呈现出欣然和赞许之色……

    由于大家在花园玩得流连忘返,导致晚饭结束后已是九点多钟,再等琰琰睡下,时针已经转向十点三十。

    凌语芊从婴儿房回卧室,刚踏进门,忽觉一股疾风来袭,下一秒,她跌入一个宽阔的胸膛,那熟悉的举动让她禁不住地娇嗔出声,“贺煜,大色狼!”

    “大色狼要吃小绵羊,小绵羊答应过的!”贺煜说着,将她打横抱起,脚步迈进的方向,是浴室。

    可惜,当他把她放在浴缸前准备进入下一步时,凌语芊蓦然阻止他。

    他眯起眼,魅笑,“小东西,还害羞?”

    凌语芊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先是定定凝视片刻,随即带着他的手缓缓往下探,在她最柔软的地方停下网游之江山美人。

    贺煜先是纳闷,随着手感触摸到那柔软间的另一种东西时,俊颜陡然一垮,整个人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什么时候的事?”低沉的嗓音,好无力。

    “我们从花园回屋后。”

    “那你干嘛不告诉我!”害他整个晚上都在兴奋,这小东西,怎就这么喜欢折磨人呐!

    “你……又没问我!”

    没问……没问……可他哪里想到,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她的大姨妈会光临啊!

    “好了,别这样嘛,最多等你回来我补上,来,我们打勾勾,假如我不遵守诺言,我是小狗!”凌语芊很认真地伸出小指头,许久都得不到他的反应,她不禁嘟起小嘴,使劲摇晃着他的手臂,撒娇出来,“你要怎么样嘛,坏蛋,坏蛋……”

    魁伟的身躯依然纹丝不动,他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一会,总算应道,“我要怎么样?是否我想怎样都行?”

    “当然……哎不!等等,不准叫我那个,不准叫我用嘴……”

    呵呵——

    瞧她那紧张严肃状,贺煜紧绷的脸容瞬间松开来,不错,让她用那肖魂的小嘴儿确实很爽,可那是在她能接受他攻占的基础上,以往就算她用嘴,但最后他还是在她身内冲上了高朝,如今她不能接纳他,那么最后也就无法攀上高峰,所以,别说她不想,他自己也不希望呢。

    好吧,小东西,这次暂且饶你,暂且让你轻松几天,等我出差回来,你记得给我好好“肉偿”,到时候,我再也不容你躲避,再也不容你半点怠慢,我要你尽力的、加倍的!

    心里打着如意算盘,他表情不自觉地转向邪魅,凌语芊一直留意着他,也就看到了这样的表情,心中顿觉毛毛的,冷飕飕的,便忍不住问,“喂,你在想什么?告诉我,和我分享一下?”

    贺煜回神,高深莫测的黑眸睥睨着她,留下一记耐人寻味的注视,一言不发扭头就走了出去。

    凌语芊皱眉,撅嘴,对着他的背影猛做鬼脸,待他完全走出去后,她于是不再多想,开始洗澡。

    这一夜,对某人来简直就是煎熬和折磨,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怀抱勾魂夺魄的小尤物,无奈他全身像是石化了似的,半点也不敢动,生怕一触碰体内欲火会被引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而结果……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男人的异状,凌语芊自是感受到,起初先是尴尬,接着感觉懊恼和心疼,最后,忍不住咯咯笑了。

    “不准笑,再笑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不客气?我才不怕,我有大姨妈护体呢。”

    大姨妈护体,瞧着她那吐气扬眉状,贺煜真恨不得立刻就把她生吞活剥。

    “停!不准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也知道,大姨妈来的时候不能行房,否则容易遭到感染,弄不好还会得妇科病,到时你可不只忍耐几天,有可能是一个月甚至一年几年呢,再说,你舍得让我遭受那样的苦吗!”

    不错,他是舍不得!而她,看准了他的不舍,于是这么放肆!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闷气,贺煜猛然松开她,作势起身。

    凌语芊错愕,下意识地拽住,“喂,你去哪?”

    贺煜稍顿,讷讷地答,“我……今晚去书房睡超级修仙空间。”

    凌语芊恍然大悟,手即时收得更紧,“不准去,坏蛋,哦哦,原来你和我睡觉就只能做那件事的哦,没有那件事就不能一起睡的哦,大色狼!”

    “我……”

    “好吧,你走吧,走了不要再回来,你尽管去找别的女人吧,去叫小姐吧。滚——蛋!”凌语芊松开他的手,捞起枕头朝他身上狠狠砸过去。

    贺煜头一歪,高大的身躯重新坐回床上,把她扯进怀中。

    “放开我,别碰我!还说自己不是汉武帝,我看根本就是!一天都忍不得,就想着那样的事,恶心吧啦,好,你走,现在是我赶你走!”凌语芊使劲地挣扎,说着说着,眼泪就哗哗掉了出来。

    晶莹剔透的雨线,像是一把把尖刀直刺入贺煜的眼球,胸口迅速揪痛起来,将她抱得更紧,哑声低吟,“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但我绝不是你想的那么坏,我当然不是那样。”

    “那是怎样?我对你来说就只有那点用处吗?一旦这个用处发挥不了,你就像扔垃圾似的把我甩走吗,呜呜,大色狼,呜呜,坏蛋……”

    当然不是!其实,他也不清楚今晚为什么会这样,估计是这几天习惯了和她睡在一起就动手动脚,如今忽然出现这样的束缚,让他一时适应不了,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平时,他可以随心所欲,亲亲她,抱抱她,摸摸她,情到浓处顺理成章。如今,担心欲火引爆,他是动也不敢动,这样的压抑根本就不同的!加上这次的出差,多多少少让他心情起了波动。

    怪只怪,他太爱她,对她太过迷恋,沦陷沉沦得太深。

    炙热的嘴唇,一点一点地吻去那刺眼的泪滴,最后,停在她娇嫩的樱唇上,大手也越发收紧将她搂入自己的胸前。

    幸好,他的毅力还是足够的强大,只是深深一吻,停下后便什么也不做,静静看着她,温柔地拭擦着她脸上的泪痕,然后,把她拥在胸前。

    “坏蛋,大色狼,无爱不欢的汉武帝……”她咕哝着,整个身子却是不断地朝他贴近。

    他性感的薄唇微微地扬起,发出低低的哑笑,俯首,吻在她柔顺乌黑的发丝上,接着是她光洁细嫩的额头,宽阔的大掌也使劲揉着她柔若无骨的小身子,恨不得把它融入自己的身体内。

    空气里逐渐安静下来,凌语芊还为刚才的事赌气着,再也不发一言,贺煜便也不多说,继续拥住她,吻着她,抚摸着她,心里异常平静,没有半点邪恶的火苗,他方才担心的那些,自然也就不会发生。

    时间就此悄悄流逝,怀中的人儿终于睡过去了,紧绷的身子随之慢慢舒展开来,整个人更是对他散发出无尽的依恋。

    他心里满满的,实实的,他知道那是因为装着她,就只装着她,不一会,他也沉入梦乡。

    黑夜过去,白天来临,彼此眷恋的一对人儿,正式小别。

    睡梦中的凌语芊,在一阵春风拂面的轻抚中睁开眼,见到放大眼前的人影西装革履,神采飞扬,她才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腾地翻坐起身,瞄到沙发上的行李箱,绝色的小脸彻底涌上懊悔之色。自己明明决定好今天早点起床,帮他更衣,帮他收拾行李的,可现在,他什么都已经收拾好了。

    “这几天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我到那边一下飞机就给你电话。”他修长的指尖来到她额前的几缕发丝上,小心仔细地整理着。

    凌语芊咬唇,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少顷,突然跳下床,“我去给你煮早餐。”

    “不用了,我今天不在家吃早餐了吞龙。”贺煜及时按住她,他早上就是想抱着她多睡一会,才晚了起床,连吃早餐的时间都算进去了。

    连最后一件事都不能为他做,凌语芊更觉心情郁闷到极点,低垂着头,猛抓着自己的头发。

    贺煜先是轻轻一笑,扶她重新躺下,半认真半玩笑地道,“你继续睡一会,别跟我下去,我怕你会哭。”

    他给她盖好被子,在她额上深深一吻,起身,提起行李箱,朝门外走去。

    凌语芊默默目送着,眼见他就要走出去了,再也忍不住,起身跳下床,赤着双脚冲过去将他用力抱住,“不要去,贺煜,人家不要你出差,不要。”

    高大挺拔的身躯先是微微一震,贺煜缓缓回头,注视着她,笑道,“平时不是总说不稀罕我吗,我出差几天而已,就这么舍不得了,果然是口是心非呢。”

    凌语芊扁着小嘴,不驳辩,任由他取笑。

    “来,亲一口,说不定老公真的不去。”

    啵——

    空气里迅速响起了一阵响亮的亲吻声。

    贺煜强大的心顷刻软化,搂住她,狂吻,结束后,抱她重返床前,这小东西,叫他怎么放心去,或许,他安排别的人去?又或者,推迟两天再去?

    于此同时,凌语芊满腹懊丧,她极讨厌这样的自己,不就是出差吗,自己为什么表现得生离死别一样,正如他所说,小别胜新婚,他去去就回的。而且,他身为贺氏的总裁,出差甚称家常便饭,自己应该学着习惯,而非这样依依不舍。

    “爹地,妈咪——”

    就在这气氛凝重惆怅之际,琰琰突然出现,算是彻底阻断了两人的缱绻温存。

    贺煜注意力转到琰琰的身上,与琰琰聊谈几句后,猛然走去衣柜那,取出一件外套,让凌语芊披上,“你和琰琰都下去送我吧。”

    凌语芊依然愁思满怀,静静地任由他为她穿上外套,由他拥住她,走出卧室,下到一楼。

    母亲和薇薇都在厅里坐着,见到他们下来,薇薇很有礼貌地发出问候,还特别对贺煜说了一句“姐夫一路平安”。

    贺煜先是回凌语薇一个宠溺的浅笑,阔步走到凌母面前,郑重地辞别,“岳母,这几天芊芊和琰琰就委托您了。”

    迎着他诚恳真切的目光,凌母面色讷了讷,许久,不自在地应道,“你……多加小心。”

    “嗯,我知道。”贺煜低醇的嗓音透出喜悦,视线重返凌语芊的脸上,给她留下深情一望,大手随之在琰琰的小脑瓜揉了一把,转身,彻底离去。

    凌语芊水眸盈盈紧盯着他,一会,突然拉起琰琰,疾步追出去,追出大门口时,发现他已经坐上轿车。像是感应到她似的,他朝她这边看过来,冲她邪魅一笑,继续转动方向盘,驾车绝尘而去……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和花花等,大家请继续支持,接下来有月票就往《蚀骨沉沦》投。顺便推荐紫的完结文:《缠绵不休》《绝色尤物》《尤物皇后》《一夜恩宠》《一夜缠绵》《律师皇后》《暴帝囚后》《命定贵妃》《明星大总裁》,都挺不错的,还没看过的亲们欢迎收看,在紫的作品列表中能找到,或输入书名搜索也行,订阅得到的月票请往《蚀骨沉沦》这边投。

    紫紫,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多谢,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