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90小女人是勾魂夺魄的J-L?

290小女人是勾魂夺魄的J-L?

    http://

    “不想他受到伤害,你最好乖乖跟我们走!”又是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再次操着纯熟的美语发出警告。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凌语芊浑身僵硬,惊恐的视线回到他们身上,应道,“我可以跟你走,但我想先和我儿子告别,我很疼他,我想安抚好他,求你们。”

    两人皆面无表情,很明显,不同意。

    凌语芊于是冷起嗓子,“不肯是吗?那我豁出去!”

    两男子相互一看,深邃的黑眸暗暗一番交流,随即同意了凌语芊的答应,不过,那只黑色手枪依然抵在凌语芊的腰侧。

    凌语芊便也不管,急忙蹲下将琰琰小小的身子搂在怀中,颤着手激动抚摸一把,然后,嘴巴贴着琰琰的耳朵,用中文低声道出,“琰琰,你立刻回去爹地公司找振峯叔叔,告诉他,妈咪被美国来的国际刑警抓走,J—a—n—e,Jane—L,洛杉矶,莫公馆。记住,别再骂他们,立刻就去找振峯叔叔,琰琰加油!”

    颤栗的樱唇,移到琰琰面颊深深一吻,凌语芊毅然松开他,再给他一个饱含深意的注视后,站起身。

    琰琰皱着眉头,睁着大眼睛定定回望着妈咪,再次接到妈咪重重地点了点头,便也转过身去,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附近的转弯处,取出他随身带的迷你小相机对准那两个抓住妈咪的高大人影唰唰拍下,然后才继续朝商场大门口奔去。

    与此同时,凌语芊在两男子不动痕迹地劫持下,往商场另一个大门口走,一路上她走得极慢,美目四处流盼,在暗忖着能否脱身,可惜根本不行,最后她只能跟随他们坐上一辆黑色轿车。

    “是谁让你们来抓我的?美国政府吗?还是莫家?”凌语芊迫不及待地质问,担心他们会录音,她很谨慎,不提任何关于Jane—L的字眼,见他们不回应,又接着道,“既然你们能找到我,应该也清楚我和贺煜的关系吧?贺氏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商界具有极大的影响力,你们不妨再等几天,贺煜出差回来,会和你们好好谈谈。”

    可惜,他们还是不为所动,其中一名男人还突然伸手过来,取走她的手袋,翻找一番,将手机没收。

    将凌语芊气得直咬牙,刚才就是担心他们把这唯一能够通讯的工具夺走,她才一直不去亮手机,想不到,还是被没收了!

    她怒瞪着他们,由软到硬,警告出来,“你们最好放了我,否则惹怒贺煜的话,代价会很惨的,他在黑白两道都混得开,就连那个莫州长也与他称兄道弟,你们,懂了吗?”

    她说的是英语,但他们就是“不懂”!

    凌语芊先是继续气愤一阵,随即作罢,整个身子往椅背上深深一靠,侧目朝车外,呆看着一闪而过的路景,开始猜度起今天这件意外。

    她记得,当初莫希凛的死因是被确定为心脏病发的,为何现在又无端端被查到是谋杀?这两个人怎么知道她就是Jane—L?还选择在贺煜出差的时候逮捕?

    就在凌语芊冥思苦想期间,男子抓起一黑色套袋套到她的头上,从她头顶落下,把她整个头部套住。

    凌语芊即时回神,奋起挣扎,“喂,你们干什么,赶紧给我拿开,喂——”

    她的手在上车时就被他们用软绳绑住,故就算她再用力也徒劳,结果,只能恢复静默。

    整个车厢,一片沉寂,只有车子行驶发出的阵阵响声,不知多久过后,车子总算停了下来,凌语芊发觉自己手臂被人用力拽着带下车,再走大约十分钟,停下。

    虽然眼睛看不到,但她清楚,自己肯定是被带进一间暗房里,就像电影上播放的那样,又冷,又黑的暗房,她身体于是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你们要把我关在什么地方?接下来要对我做什么?”她试着再次呐喊吆喝,可惜依然得不到任何的回应,而且,再过几秒钟,闻见一道房门落锁的声音,整个周围更是死一般的寂静,她的心,无限恐惧。

    他们,走了!

    就这样扔下她!绑住她,封锁住她的视线!

    坏蛋!

    该死的美国鬼子,该死的国际刑警!

    贺煜,贺煜你到哪了,还在飞机上吧,我被人抓起来了,我好怕,你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还有琰琰,他现在怎样,懂得去公司吗?幸好平时她都会在他裤袋里放上五十元,预防万一他走失,能有钱搭车。不过,她不敢确定,他能否跟司机报出贺氏,而那司机又会不会顺利将他送达,然后他会不会自己上楼去找池振峯,把这件事清楚地诠释给池振峯?贺煜呢?又悟不悟得到?

    刚才担心落下话根,她不敢详细跟琰琰说,只提了重要的字眼,她记得,当年在莫公馆跳舞的时候,贺煜也在场,当时好像还起了很大的反应,所以,她想他应该记住Jane—L这个名字,她希望,他记住这个名字!可是,就算贺煜知道情况,能找到这里来吗?甚至,他会来救自己吗?

    想着想着,凌语芊不禁忆起今天下午与贺曦见面的情景,忆起贺曦说的那些话,慌乱的内心更是莫名地惶恐起来。

    不,自己怎么可以怀疑贺煜,贺煜一定会救自己的,上次对付野田宏的时候,他就说过会永远保护自己,对自己不离不弃。

    凌语芊,冷静,淡定,镇定,没事的,贺煜会解决的,尽管这件事来的突然,来的措手不及,但绝对难不到贺煜,绝对难不倒他的!

    她在心里不断地自我安慰着,可惜恐惧悲伤的眼泪还是无法抑制地夺眶而出了,而且越流越凶,她索性跌坐在地上,蜷缩着身子,埋头痛哭出来。

    贺煜,我好怕,你快来救我,一定要来,我好怕,贺煜,贺煜……

    同一时间,G市某条主干道上,一辆黄色的士以比其他的士稍微快的车速驰骋奔驰着。

    车子里面,坐的正是小琰琰。方才他从商场出来后,急忙去截的士,由于这个时候正好临近下班时间,他等了很久才等到一辆空的士,谁知那司机是刚从外地来经营这行,对琰琰只报出一个“贺氏集团”根本就不明白,幸亏司机很有人情味,停下车子陪琰琰等到一辆本地的士,兜兜转转中,总算踏上正确的路途。

    小孩子一般不能坐在前排,但由于后座没有安全带,司机担心琰琰独自一个人会有任何意外,只好安排他坐在副驾驶座,还将安全带系得牢牢地,且不时留意着他。

    尽管如此,琰琰还是要略微持起身子才能看到路面的情况,他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边注视着前方,边不时开口催促驾驶座上的人,“司机伯伯,请你再开快点好吗?我真的很赶时间,求求你了。或者,我可以给你加倍的车钱。”

    给加倍的车钱!呵呵,小家伙果然有他老爹的范儿。

    可惜,司机爱莫能助,“小朋友,伯伯也很想帮你,但这已经超速了,伯伯不能再快了,否则伯伯会被交警叔叔抓起来,且还有可能发生交通意外的。对了,你能否告诉伯伯,你那么急着去贺氏集团做什么?或许,你先打个电话过去?伯伯把手机借给你?”

    “不用了,谢谢伯伯。”琰琰摇头,他根本就不知道振峯叔叔的手机号码。

    司机见状,便不多说,注意力集中驾驶上,再过二十分钟后,总算抵达目的地。

    “伯伯,这是给你的车钱,不用找了,谢谢你!”琰琰掏出妈咪为他准备在口袋里的五十元钱,塞到司机手中,不待司机回应,径自打开车门快速跳了出去,脚跟尚未站稳就急忙往大厦内冲,凭着印象直奔电梯口,继续凭着印象,抵达顶楼,幸好,李秘书还在,振峯叔叔也还在!

    看到琰琰再次出现,池振峯大吃了一惊,见不到凌语芊的身影,准备询问,不过,琰琰比他还快,拽住他气喘吁吁直嚷道,“振峯叔叔,妈咪……妈咪被美国来的国际刑警抓走了,你快找爹地救妈咪。”

    短短一句话,却废了琰琰好大劲力才说出来,俨如一个炸弹轰炸,把池振峯震得目瞪口呆,许久才晓得发出话来,低沉的嗓音透着颤抖,“琰琰,你说什么?你妈咪怎么会被国际刑警抓住?你别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妈咪真的被抓走了,两个美国佬很高,很大,他们还有枪,用我来威胁不准妈咪求救。妈咪偷偷叫我跑来找振峯叔叔,跟振峯叔叔说她被国际刑警抓走,J—a—n—e,Jane—L,洛杉矶,莫公馆。”琰琰依然说得断断续续,话毕把刚才偷拍到的相片递给池振峯,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刚才他一直在害怕,一直在担心,因为还没找到振峯叔叔,故他极力忍着,如今完成任务,再也控制不住了。

    池振峯震撼的心顷刻多出一股浓浓的疼惜,先是接过相机端详一下,随即把琰琰纳入怀中给以深深一个搂抱,稍会推开时,教导琰琰将下午发生的事情也说一遍。

    琰琰先是喘了喘气,依言相告,“下午妈咪带我去了XX商场,我们先在顶楼游乐园玩,然后去雪糕屋吃雪糕,再然后逛街买衣服,准备回家之前,妈咪去洗手间,让我在外面等,我等着等着忽然听到妈咪的呐喊声,跑过来见到两个美国男人抓住妈咪。”

    尽管琰琰已经表达得很清楚,池振峯也隐约知道大概,但他还是无法完全理解,根本不明白凌语芊为什么会和国际刑警扯上关系,更不清楚她为什么会被抓走,而且,她为什么不呼救?

    池振峯百思不得其解,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拨打贺煜的电话,直到话筒里传来“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才想起贺煜此时正在飞机上,至少得10个小时才能联系上。

    怎么办?怎么办?

    他整个心顿时更加慌乱起来,加上琰琰不断哭喊,更是不知所措,六神无主,最后,他想到了昊宇和李承泽,迅速联络他们,又刻不容缓地带上琰琰,直奔大家平时约会的老地方。

    昊宇和李承泽听到此事,也震惊不已,注意力皆集中在Jane—L和莫公馆上,可惜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名称有什么玄机。

    “小嫂子既然说出这两个名称,那就代表整件事与这个有关,看来老大应该知道。”

    “可惜老大还在飞机上,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昊宇邪魅帅气的脸容难得严肃,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池振峯,“对了,你通知大嫂的母亲了吗?现在都七点多了,她们见不到大嫂和琰琰,一定会很担心,不行,我们得立刻过去。对了,电话,先打个电话给她们。”

    池振峯这也才有所意识,赶忙掏出手机,然而他手机里只有凌语芊的电话,至于凌母和凌语薇的,根本没有。

    昊宇则已经拨打起来,听到那道熟悉又胆怯的嗓音,冷硬的面容不自觉地缓和下来,嗓音也跟平时有点不一样,“小白兔,你听好,你姐姐有点事,暂时不能回家,你告诉你妈妈,别急,我们现在过去找你们,我们还会带琰琰过去的。”

    凌语薇先是一愣,接着急声问,“你是谁?你知道姐姐在哪里?快让我和姐姐说话,我和妈妈都急死了,快——”

    “你们都别急,等等我们,我们马上到。”昊宇说罢,挂了电话,抱起琰琰立刻就往外走。

    池振峯和李承泽也迅速跟上,几人坐同一辆车,直奔芊园。

    路上,李承泽猛然神秘地问了一句,“老二,你怎么知道凌语薇的手机,还有,你叫她小白兔?”

    昊宇面色怔了怔,回李承泽一记白眼,不应答。

    池振峯尽管也觉好奇,但由于心系重要事情,于是不加理会,继续陷入沉思中。

    李承泽也停止追问,集中精神驾车。

    昊宇恢复一脸思忖,不时看着已经在他怀中睡过去的琰琰,大手小心温柔地抚摸着琰琰的小脑瓜。

    一阵子后,车子抵达芊园,大门口那,除了值班门卫,凌母和凌语薇竟然出来门口等候,他们于是暂且停车,让凌母和凌语薇上来,继续走了两分钟,抵达屋门前。

    “芊芊呢?你们知道芊芊在哪里?我打她电话怎么接不通?”凌母边走进屋,边重复刚才一上车就询问的话语。

    看着她满面焦虑和忧愁,池振峯本不忍心给她再添悲伤,然而想到或许她能知道一些事,结果还是说出了实际情况,同时询问道,“伯母,你知道Jane—L是谁吗?莫公馆又是什么地方?”

    得知凌语芊被国际刑警抓走了,凌母俨如五雷轰顶,顿觉眼前一暗,整个身子重重打了一个踉跄,差点昏过去。

    池振峯即时稳住她,继续追问刚才的话,“伯母,你要是知道的话,请务必告诉我,否则,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营救Yolanda。”

    “妈,您别难过,姐姐已经出事,薇薇不想妈妈也出事。”凌语薇从另一旁扶住凌母的手,将凌母放到沙发上。

    凌母先是使劲稳了一下恐惧悲痛的心,来回扫视着池振峯等人,数秒后,如实相告,“Jane—L是芊芊当杀手时的名字,莫公馆,应该是她当年奉命刺杀的那个目标任务的地点。”

    杀手?!

    池振峯等人一听,深深震住。难怪她当时不呼救了!原来,她真的是……

    “当年之所以能逃过那场空难,因为她的外貌被恐怖分子看中,他们把她卖给一个杀手组织,那个组织是专门通过培养一些容貌出色的女孩来杀人,目标人物包括美国各大商贾和政要人物,芊芊只杀过一个人,好像是洛杉矶的州长,姓莫。”凌母娓娓道出一些过往,容色愈加悲切,“这孩子不想我担心,并没有告诉我很多事,她只跟我说,Ms。Arlene已经安排好整件事,不会让她被发现,后来政府对外公布那人的死因是心脏病发,我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想不到……对了,贺煜呢?你们快联系贺煜,叫他无论如何也要把芊芊救出来,求求你们。”

    “总裁目前还在飞机上,我们最快也得明日凌晨4点钟才能联系上。”池振峯回答了一下,继续在震撼中消化着刚才听到的话语。

    “那么久,芊芊怎么办?芊芊一个女孩子,那两个人会不会对她……”凌母更加的心惊胆寒,想到这样的意外,整个脸庞再次刷白。

    “不会的,他们是国际刑警,不至于这样,伯母你放心。”李承泽抢先回答,做出安慰。

    池振峯点了点头,附和李承泽的话,昊宇则静静睨视着凌语薇,目光深邃,不知所思。

    稍后,池振峯提议大家开车到市内走走,看能否碰上凌语芊,且约好不管有没有线索,凌晨三点半都回到这里来,联系贺煜,做下一步打算。

    昊宇和李承泽赞同,事不宜迟立刻出发,三人又是一起乘坐李承泽的车子,回到刚才的会所,然后各自驾车,分头行事,可惜压根就没凌语芊的消息,到凌晨三点半,大家依约重返芊园。

    除了琰琰被安顿在卧室睡觉之外,凌母和凌语薇彻夜不眠,就那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焦急等待着他们回来。

    几人了解情况,便也不说那些客套的安慰话语,坐下之后,马上联系贺煜,可惜贺煜的手机仍是关机状态,池振峯唯有不停拨打,终于在三点五十分接到回复。

    原来,贺煜那边飞机刚好降落,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想看看凌语芊会不会给他发短信或微信,出乎意料的是,手机屏幕首先呈现振峯的号码,他本以为公司忽然有急事,谁知一听之后,竟是比任何事都重要的私事!

    Jane—L……莫公馆……洛杉矶……杀手……Ms。Arlene……国际刑警……

    随着池振峯的述说,一幕久远却只需想起便清晰可见的画面瞬时间像是洪山爆发,迅猛冲上贺煜的脑海来!

    ------题外话------

    睡觉前在后台记录名单里看着亲们给《蚀骨沉沦》的票票、花花、钻钻、留言等,心情分外欣喜,感谢姐妹们给我支持和动力,love—you—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