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91 强悍的贺煜!

291 强悍的贺煜!

    http://

    在透着情糜昧色的舞台上,一魅惑人心的性感尤物脸戴羽毛面具,身着近乎透明的薄裙,裙内春光若隐若现,特别是那双傲人的胸脯上,栩栩如生停立着一只妖媚的蝴蝶,把她烘托得俨如蝴蝶精化身,在浪潮炙热翻滚的音乐声中尽情摆动着妖娆妙曼的身姿。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舒鴀璨璩她红唇微嘟,美目勾魂,芊芊玉指极具挑逗意味地撩起短裙,如蝉翼般的薄纱从她膝盖一点一点地往上掀起,白嫩细滑的**也一寸一寸地呈现在众人眼前,把台下所有的男人都撩拨得失魂落魄,尖叫shen吟,而他自己,更是呼吸加促,一股久违的快感出其不意地贯穿全身,浑身骚热,热不可耐。

    那是两年前,莫希凛竞选预祝会,邀请他到洛杉矶庆祝,庆祝的节目是莫希凛在莫公馆安排了一场香艳艳的钢管舞!

    当时莫希凛这样形容她,“听过洛杉矶最出名的一所夜总会SEX没?这个Jane—L就是那儿的顶级舞女,她是上个礼拜才开始出现,第一次上台就把所有的人迷住,那时期,各大声色场地传得最多的,就是Jane—L。”

    听完莫希凛的陈述,他在心中默念起这个名字,锐利的眸子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身姿打转着,那股本能的情潮在体内不断窜动、奔走,把他折磨得心猿意马,心烦气躁,直想将她纳在怀中,压在身下。而且,看到莫希凛色迷迷的双眼毫不眨闪地盯着她,看到其他众多宾客流口水、飙鼻血的痴迷样,他心头猛然窜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暴怒,恨不得挖掉那一双双可恶的眼睛!

    当时他还困惑素来自制力极强的自己,为何会有如此独特的感觉,还以为是太久没碰女人,以致见到这么一个魅惑众生的妖精身体便无法克制地起了反应,对她发出赤果裸的需要和渴求,原来,真正的原因是,她是他的小尤物,这个叫做Jane—L的勾人魂魄的小尤物,是自己的小女人!由于那是自己的小尤物,自己清心寡欲的身体自然而然地对她起了反应,还萌生想杀死那些色男人的冲动。

    “总裁,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Yolanda真的是杀手?那现在怎么办?”蓦然间,池振峯的再次呼唤,把贺煜从回忆中唤醒过来。

    “对了总裁,我帮你定了从南非回G市的机票,起飞时间在一个小时后,你要不要回来?”池振峯又接着说,他清楚凌语芊对贺煜的重要性,故他趁着刚才去寻找凌语芊的途中,先自作主张帮贺煜订了最早一班机。

    如池振峯所料,贺煜毫不犹豫地应好,接着交代池振峯根据琰琰提供的相片托人查探那两个人,还交代池振峯对莫家也调查一下,直到差不多时间了,暂且结束通话,重新入闸安检。

    等候登机期间,他先联系公司在南非地区的负责人,安排一些事宜,然后再打给池振峯,叫池振峯把手机转给凌母。

    “贺煜,你快救芊芊,只有你才能救她,求你一定要救她,其实……我早已经接受了你,没再想过阻止你和芊芊在一起,你不要抛弃她,千万不要,你要想我对之前的态度给你道歉,我愿意,只要你答应救芊芊,求求你。”凌母已经乱了分寸,贺煜对她来说就是唯一的救星,她便再也顾不得更多,把能说和该说的都说出来。

    贺煜早知道芊芊对凌母的重要性,这也是为什么打电话给凌母,他平静的语气带着些许敬爱,安抚道,“岳母你别慌,芊芊是我老婆,我当然会救她,而且我有办法找到她,我现在等飞机,很快就回到,你照顾好薇薇和琰琰,芊芊不会有事,我绝不会让她有事。”

    这番话一出,好比给凌母打了一剂强心针,经历过这么多事,她目睹着贺煜的办事能力,如今贺煜承诺了,她的心踏实不少,赶忙应答,“好,我会照顾好琰琰,那你快去登机,我们等你回来。”

    贺煜嗯了一声,缓缓挂断电话,开始翻查着通讯纪录,思忖有谁还可以帮忙,可琢磨来琢磨去,并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最后,他把画面停在莫希凛的儿子莫祯悦的联系电话上,不过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他记得,当年莫家为了得到美国政府供给的那笔巨额抚恤金,于是没有如实相报莫希凛的真正死因,如今时隔两年,为何又提起?还大肆追查?这到底是莫家的人主动提出的呢?又或美国政府查到的?假如是莫家,难道不怕被冠上欺骗之罪?若是美国政府,又有什么必要重翻这个案件?毕竟这只是区区一个州长,人死茶凉,根据美国多派政党对峙的国情,根本不可能为这样的事惹出一些麻烦。看来,只能等自己回去,找到芊芊的下落,找到那两个“国际刑警”询问清楚才有答案了。

    不过,他很担心,他的小女人能不能熬到他回去!

    算算时间,她被抓走已经十二个小时,在这漫长的十二个小时里,她过得怎样?一定很害怕,很担心,还哭得泪流满面,在默默呐喊着自己去救她吧。

    昨天早上,她突然主动搂住自己,不让自己出差,中午还带琰琰到公司来,这些反常的举动,是因为她已经知道有意外事件要发生呢,又或只是她单纯对自己依恋的体现?

    真该死!其实当时在岛上那次,自己从她梦呓里得知她曾经当过杀手,就应该追根问底,把所有相关的过往都弄清楚,说不定,这次的意外能够避免。怪只怪,自己只想着求得她原谅,只想着与她和好如初,被幸福冲昏了脑子,以致忘了探究和消除一些隐患,导致现在这样的危机。

    小东西,记住别害怕,别胡思乱想,老公肯定会救你的,必会消除这些危险的,相信老公知道吗,你一定要知道!

    候机室的广播已经响起,贺煜回过神来,提着行李跟随人潮登机,坐下之后继续陷入沉思,满脑都是凌语芊的倩影,幻化出她各种各样的表情,整颗心于是更加焦急和揪痛。

    考虑到自己此刻在飞机上什么也做不了,而回到G市后务必需要足够的精力去应对这件事,故他强迫自己入睡,可惜,就连睡梦里也是凌语芊的影子,他甚至梦到她被关在一间暗房里,自己找到她时,她已奄奄一息,凭自己如何叫喊都没有醒过来,他被吓得心胆俱裂,惊醒过来,惊出一身冷汗。

    小东西,别怕,别怕,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更加反复地在心中呐喊,既是默默安抚她,也是自我安慰。

    他看了看表,指针落在凌晨三点,距离抵达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他便不打算再睡,继续思索整件事,就此熬到飞机抵达G市国际机场,迅速提起行囊冲下飞机。

    闹哄哄的出口通道上,他健步如飞,高大挺拔的身影从一个个旅客身边越过,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出到候机室。

    早在那等候的池振峯见到贺煜熟悉的身影,欣喜中带着焦虑,边从贺煜手中接过行李边急促询问,“总裁,我们现在怎么办?”

    “岳母和琰琰她们有没有事?”贺煜首先打探凌母等人的情况,步伐迈得比先前更快。

    “她们还行。对了,昨天我们继续寻找,可惜还是没有Yolanda的消息,至于你吩咐我调查的那两个国际刑警,倒是有点特别情况,我把资料都打印出来了,等下上车给你看看。”

    池振峯禀告间,已经来到车子停靠的地方,先是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让贺煜进去,自己也绕头来到驾驶座,取出资料递给贺煜,然后驱动车子,朝市区方向奔进。

    “这两个人因为炒股票亏了,财务上正好有问题,或许我们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在贺煜看资料期间,池振峯发表意见,“莫希凛的儿子莫帧悦,最近似乎出现了资金危机,公司周转不灵,具体情况志鹏还在跟进。”

    贺煜不做声,反复阅读着这些资料,心里慢慢形成了一个主意。

    大约二十分钟,车子抵达芊园。

    凌母已经醒来,又兴许她压根就没睡。见到贺煜归来,她激动得几乎流泪,急忙从沙发上起来,冲向贺煜。

    贺煜抿唇,回她微微一笑,“我先上去忙”,随即马不停蹄地踏上楼梯,直接进入书房,到电脑前坐下,深邃的眸瞳对准电脑上方的摄像头,顺利打开电脑,滴滴答答操作了一会,凝重的俊脸总算舒展开来。

    池振峯一直站在贺煜的身边,看着贺煜操作,锁定在电脑屏幕上的双眼持续迸射出惊喜钦佩之光,果然强大的总裁,一切都尽在把握!

    他看向贺煜,询问道,“总裁,这是Yolanda现在身处的地方?你什么时候给她装了追踪器的?”

    “那天回贺宅吃饭,高峻突然送了一条手绳给芊芊,那混蛋竟然在绳子里装了窃听器,我便多个心眼,在为芊芊特制的项链上安个追踪器,不料真的派上用场。”

    池振峯恍然大悟,又接着问,“Yolanda知道的吗?”

    贺煜稍顿,摇了摇头。

    池振峯即时感到一阵纳闷,“为什么?总裁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

    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因为他怕她不相信,怕她误会他因为吃醋而搞针对,更怕因此让刚刚和好的关系趋向冷战,故他蒙着她,借助项链暗中做好预防措施。

    “对了总裁,你猜这次的事会不会与高峻有关?”池振峯猛地又推断道。

    贺煜定了定神,下意识地颌首,其实,刚才在飞机上,他就曾怀疑过高峻。

    把鼠标对准电脑右上角,贺煜边关掉文档,边询问另一件事,“血枭那边,都安排好了吗?”

    血枭,是他一年前暗中培养的保镖队伍,总共12人,都是曾经当过兵或打手之类的特殊人物,用十二星座命名,称号分别白羊、金牛、双子、巨蟹、雄狮、将士、天秤、毒蝎、射手、水瓶、双鱼。

    一直以来他让他们养精蓄锐,想不到头一次派上用场并非对付生意场的敌人,而是为了搭救他的小女人。

    “嗯,都安排好了,他们随时能出发。”池振峯做了回答。

    “叫他们十五分钟后在洛桥路口汇合。”贺煜已经关掉电脑,站起身来,走出书房门口时,高大的身躯略微停了停,深眸朝婴儿室方向望了望,最终还是忍住没有过去,直接下到了一楼。

    凌母正好从厨房出来,召唤着他们,“我煮了早餐,你们都去吃一点吧。”

    贺煜对凌母注视几秒,便也走进饭厅,用两三分钟时间快速解决掉一大碗面,池振峯亦然,紧接着,两人事不宜迟离开家门,直奔洛桥底与“血枭”队伍集合,正式出发去追踪器找到的地点。

    整个车程,历时一小时,那是G市郊外一个旧货柜场,那两个国际刑警竟然把芊芊囚禁于此,看来的确有问题。

    贺煜吩咐血枭队伍在货柜场外围候命,只带池振峯进内寻找。

    货柜场地方破旧残缺,黑暗昏沉,幸好有追踪器指示着他走,故并不难找到确切的目的地,不过,当他推开那扇残旧的铁门,进入那间又暗又黑的小房间,在手电筒的光影下见到那抹熟悉的人影时,整个人仿佛堕入万丈深渊,心胆俱碎,痛彻心扉。

    只见脏兮兮的水泥地板上,蜷缩着一个娇小的影子,头部被套在黑色头套里,两只手臂抱在胸前,身体各个部位仿佛都僵硬了似的,而最为触目惊心的,是她的裤子,从裤头到膝盖,几乎整条裤子都染成了红色。

    那是——

    血!鲜血!

    “不,不会的,这不是Yolanda,她不会死的,她不会!”池振峯已经凄厉咆哮,颤抖的嗓音显示了他此刻是多么的震惊和心碎。

    贺煜同样目不转睛,两只脚似乎被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他确定,那是她,前天她就是穿着这套衣服去公司给他送别的,再说,那么熟悉的身体,熟悉到他一眼就能认出来。他清楚,自己应该立刻冲过去,把她抱起来,叫醒她!然而,他不敢动,他一步也不敢靠近,他害怕自己伸手到她鼻尖时,感觉不到那抹气息。

    倒是池振峯,从最初的震惊中暂且缓和过来后,刻不容缓地飞奔过去,先是本能地冲地上的人影呼唤几声,随即抱起她的头,取下头套,见到那苍白得几乎无血色的熟悉容颜,再一次震住了。

    根本就是Yolanda!

    原本红润娇俏的容颜,如今像是血液被抽走了似的,如尸一般的惨白、憔悴、和枯槁,毫无生气。

    她真的死了吗?她真的死了吗?

    池振峯伸出手,停在距离凌语芊面庞只有几厘米处,哆嗦着,颤抖着,好一会准备继续往前时,另一只修长的手指更快一步移到凌语芊小巧的鼻尖底下。

    是贺煜!

    他终究过来了!

    正跪在凌语芊的面前,脸色由起初的麦色变成了蜡白色,他不止是手指在哆嗦,几乎全身都在颤抖,直到手指距离她鼻尖越来越近,感受到那抹微弱的鼻息时,如释重负,跌坐在地上。

    池振峯这才继续伸手过去,然后,紧憋在胸口的那股气也总算呼出来。

    就在此时,暗沉的房子瞬间转亮,贺煜和池振峯被惊醒,几乎是同时回头,只见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两名陌生男子,棕发碧眼,正是琰琰迷你照相机里的人——抓走凌语芊的国际刑警!

    他们均手持手枪,全身散发着凶狠冰冷的气势,目光凌厉,紧盯着贺煜和池振峯。

    池振峯下意识地护住凌语芊,贺煜则站起身,迅速堵在他们的面前,高大健硕的身躯并不比他们逊,慑人的气势,也更胜他们一筹。

    刑警很不满意这样的形式,眉头皱了皱,甩了甩头,厉声质问出来,“你们是谁?”

    话音落下之际,也随之带出一抹莫名的紧张感和凝重感。

    不过,这吓不到贺煜,他面不改色,一言不发,锐利的眸子来回打量着他们。

    “快说,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于此?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刑警又是冷冷地问,枪口距离贺煜大约一米之远,已经瞄准贺煜的心脏部位。

    池振峯见状,迅速奔跑过来,伴随着心胆俱裂的惊呼,“总裁!”

    “不准动!”另一个刑警,也马上举枪对准池振峯。

    池振峯仿佛被雷电劈中似的,两脚立刻停止迈动,动弹不得。

    整个空间更是陷入了难以形容的浑浊和压抑,有种炸弹即将爆发的势头,沉寂的空气里,弥漫着粗重急促的呼吸声。

    ------题外话------

    大家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猜中有奖哟。(*^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