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92疯狂!着魔!(题外话含有奖问答哟)

292疯狂!着魔!(题外话含有奖问答哟)

    http://

    相较于池振峯的恐慌,贺煜依然临危不惧,继续朝着那凶恶残狠的刑警注视片刻,出其不意地问了出来,“你们为美国政府做事,多少钱一个月?”

    刑警听罢,错愕。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舒鴀璨璩

    贺煜冷眸诡异地眯起,直入主题,“我可以给你们一百倍的价格,只要你们放手。”

    两人恍然大悟,错愕转成羞恼,“我们不吃这一套!”

    贺煜唇角一扯,意味深长地睨着他们,直到他们表情起了变化,冷哼道,“你们抓到罪犯,不直接带回去或带到中国办事处,反而藏在这个废墟里,别告诉我,这是你们美国警察的办事程序。”

    两名刑警容色又是大大一变,呈现出羞恼的窘迫,先前的狠劲已不自觉地消减了,握枪的手也没再那么的紧。

    “据说你们最近炒股票输了很多钱,我想,这大概是你们忽然违反惯例的原因。”看着他们更加震惊的表情,贺煜俊美绝伦的面容再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对我,我想不用自我介绍,我的来历背景你们应该都清楚,我没有任何想法,我要做的,只是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妻子不受伤害,完好无缺。”

    两人还是不吭声,但那闪烁不断的碧眸中,泄露了他们内心里的复杂情潮。

    不错,他们对贺煜早有了解,当初局里给他们派这个任务时,连同目标的身份背景一并提供,资料里面,包括眼前这个叫贺煜的男人。私底下,他们还做了进一步的调查,获取更多关于贺煜的消息,知道贺煜是个非常不简单的人物。

    如今,他这么快就查到他们炒股亏了钱,还追踪到他们的窝点,果然不简单!

    “m国的国情怎样,相信你们比我都清楚,你们的政府随时都有更换的可能,你们的工作也就存在着不稳定的因素,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了这笔钱,你们不但可以还清债务,还能过上平静安宁的日子,聪明的人都不会拒绝这笔交易。”贺煜再度开口,睿智的黑眸依然一瞬不瞬地盯视着他们。

    其中一人,总算回应了,“假如我们放过她,我们应该如何跟政府交代?”

    “这是你们要想的问题。”贺煜摆出一个嘲弄的表情。

    “就算我们放过她,政府还是会派其他人来。”接着是另一个人出声。

    “这层你们不用管,你们只要答应现在放过她,而且,配合我暂时先别跟美国政府那边做任何汇报便可。”贺煜说着,指了指身边的池振峯,“你们要是答应,我立刻安排助手和你们交易。”

    “你确定不会揭发我们?”

    “我有揭发你们的必要吗?再说我是生意人,知道什么最重要,你大可放心。”

    两国际刑警面面相觑,一起走到窗边,低语讨论片刻,回来后,给出答复,“行,我们和你做这笔交易!”

    “好,我让助手与你们操作。”贺煜也爽快地应了一句,转身回到凌语芊的身边,眸色瞬间柔和了不少,“我妻子的情况,你们都看到,她浑身是血,我必须带她回去疗伤。”

    话毕,他将凌语芊抱了起来,对刑警深深一瞥,又冲池振峯点头示意一下,事不宜迟地朝外面走去,一路疾奔出到货柜场,才舒出一口气。

    他安排几名保镖留下保护池振峯,然后由其他保镖护送,回到芊园。

    凌母依然在客厅里候着,凌语薇和琰琰也在,见到贺煜回来,大家无不欢喜,特别是凌母,这就起身迎上来,从而看到了浑身是血倒在贺煜怀中的凌语芊,整个人不由得重重一个摇晃,几乎要跌倒。

    凌语薇眼疾手快,扶住她。

    凌母站稳脚,继续向贺煜靠近,凄声呐喊,“芊芊……芊芊……”

    “她没事,刚好碰上例假,裤子的血,是经血。”贺煜解释,给她安慰,说着看向琰琰,对同样一脸焦急的小家伙笑了笑,“琰琰别怕,妈咪没事。”

    凌母心中惊惧总算压下,伸手触上凌语芊的手臂,道,“那我帮芊芊洗澡。”

    “不用,我来就行。”

    “可是……”

    “没事的,我是她丈夫,没关系。”贺煜又是抿了抿薄唇,在凌母满眼感动的注视下,朝楼上走去。

    凌母等人也还是跟上了,直到进入贺煜和凌语芊的主卧室才停止脚步,目送贺煜自个儿带凌语芊进浴室。

    在浴缸前的地毯上,贺煜放下凌语芊,先打开水龙头往浴缸注入热水,随即替凌语芊脱去衣服,看到她白嫩嫩的大腿内侧染满了暗红色的鲜血,湿的,干的,血迹斑斑,平静的心湖不禁再次荡起涟漪来。

    这小东西,是个极爱干净的女人,特别在这方面,更是注重无比,如今却要忍受着两天两夜不洗澡,这对她来说是何等的难受和煎熬。

    “唔——”

    一声细微的嘤咛蓦然传到贺煜的耳际,他回神,发现她嘴唇微启,刚才那声嘤咛,正是她发出来的。

    她在呢喃着什么呢?是不是在喊着他的名字?一定是的!

    心头瞬时像是涌过一股暖流,贺煜刻不容缓地低首,在她光洁的额头怜爱地啄吻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抱起她,小心翼翼地放到浴缸内。

    “嗯——”

    娇艳艳的小嘴儿,再一次发出了轻微的嘤咛。

    他知道,这是舒服的讯号。

    小东西,身体可难受了吧,好好泡浸一番,还有,老公会帮你洗掉那些脏东西,让你身体恢复以往的干净和舒适的。

    他拿起毛巾,开始在她身上拭擦,动作依然十分轻柔,先是来到她的脸庞,接着是脖颈,再是手臂,然后是上半身,最后,是下半身,动作更加的柔缓,小心仔细地拭去那一块块凝固住了的薄血块。

    本是清澈干净的热水,渐渐变成红色,他排掉两次,直到清澈,而她也恢复了以往的洁白无瑕,俨如一朵出水芙蓉,绝美脱俗,幽香四溢,让他深深着迷。

    的确,他醉了,经过这场毫无预警的惊险意外后,还能看到她完好无缺地躺在他的怀中,他直想就这样抱着她,看着她,感受着她,不过,他的理智告诉他,她得回到床上去,让医生循例检查一下情况。

    大约两分钟后,他抱着清爽干净的她,离开浴室,回到卧室。

    现场除了凌母,凌语薇和琰琰,还有闻讯赶来的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不负众望,对凌语芊一番细心检查后,带给大家好的讯息,安抚了众人担忧的心。

    “由于贺太太长时间没有进食,且一直处于紧张疲倦心态,她估计还会昏迷一段时间,不过最迟今晚能醒来。”医生边收拾东西,边最后汇报一次情况。

    凌母宽慰中带着感激,送医生出门。

    打自凌语芊在床上躺下后,琰琰就紧紧守着,直到此刻,黑乌乌的大眼睛仍眨也不眨地锁定凌语芊的脸上,少顷还小声喊道,“妈咪,你听到琰琰说话吗,琰琰有听从你的教导找到振峯叔叔,然后叫爹地回来。有爹地在,妈咪不用再害怕,爹地一定保护好妈咪,那些坏警察再也没机会把妈咪抓走的。”

    天真无邪的童言童语,蕴含的却是深刻强烈的情感,贺煜高大的身躯也渐渐在床沿坐了下来,先是宠溺地在琰琰小脑瓜抚摸一把,修长结实的指尖最后转到凌语芊的脸庞上来。

    经过刚才热水泡浸,还有医生给她输液,她面色不再那么苍白,气息也不再那么微弱,但依然娇小脆弱得令人生疼,痛入骨髓。而她接下来的梦呓,更是要他心如刀割,强大的心揪在了一块。

    “贺煜,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我不要你出差,不要和你分开,我要时刻和你在一起。”断断续续的呢喃细语,出其不意地从凌语芊嘴里发出,她似乎在做着噩梦,口中不停呐喊,两手不停摸索,渐渐地嗓子急促起来,“你说过这辈子都会要我,记住你的诺言,快来救我,证明贺曦的话不可信,证明你是爱我的,无论如何都会爱我。”

    贺曦?她干吗提起贺曦?难道她见过贺曦?

    贺煜剑眉即时蹙紧,俊颜也瞬间呈现凝重,眼中疼惜之情更加浓厚,手从她脸上移开,塞到她胡乱摸索的手掌内。

    凌语芊心中顿然踏实,不再动,不再喊,用力抓住那只熟悉的大手,整个人也随之放松开来。

    贺煜看着,更觉暖心和怜惜,小傻瓜,我当然爱你,永远对你不离不弃,故你根本不用担心,无需担心的知道吗!

    “嘀——嘀——”

    就在此时,一声清脆的手机铃划破了室内的安静。

    贺煜微怔,大手伸进裤袋,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上的人名,两道浓眉几乎皱成一个川字,再过两秒后,按下接通键。

    “阿煜,你立刻过来,我有事找你!”

    电话里头,是贺云清。

    贺煜略作沉吟,淡淡地问,“什么事?”

    “你过来就知道。”

    “我忙,走不开,爷爷直接在电话里说吧。”

    “你忙?确实,你应该忙,你应该在南非忙,而不是在国内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事!”贺云清苍老浑厚的嗓子拔尖起来,急促的气流显示出他是多么的气急败坏,紧接着,发出咬牙切齿的警告,“你还想她安好的话,马上给我过来!”

    咔嚓——

    电话挂断了!

    不用等待贺煜的回答,贺云清就结束了通话,因为他最后那句警告话语已经给了暗示,证明贺煜不会不去!

    确实,贺煜整个脸庞都黑了,轮廓线条又冷又硬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暴怒的讯息。

    尽管他吩咐过南非那边的负责人暂且隐瞒他离开南非,吩咐过池振峯封锁他返国的消息,但终究还是被发现了,这也更加肯定,整件事绝对与高峻有关!说不准,这王八蛋此刻就坐在老爷子的身边,看着老爷子如何大发威严要挟自己不得不过去。

    蓄着火苗的眸子,轻轻扫了一下床上虚弱柔软的人儿,接着又回头看了看琰琰,贺煜挺一挺脊背,站起身,对正好送完医生重返楼上来的凌母轻描淡述地交代两句,走出卧室,再跟楼下的保镖叮嘱一番,独自驾车直奔贺宅。

    果然,老爷子的书房里,除了老爷子,还有高峻那王八蛋!

    贺云清一脸严肃和凝重,直盯着贺煜,约莫十来秒,开门见山地问,“听说语芊涉及杀害洛杉矶前任州长莫希凛,现在被国际刑警追捕?”

    贺煜按住心头怒火,若无其事地反问,“爷爷听谁说的?”

    “高峻有个朋友在美国的国际刑警机构做事,他与高峻提起,高峻见事态严重,于是告诉我。”

    呵呵——

    有个朋友在国际刑警机构做事!

    极好的一个理由!

    贺煜唇角再次噙起嗜血的冷笑,凌厉的冰眸,对高峻射出刺骨的寒芒。

    贺云清又做声,劝解,“阿煜,听爷爷的话,别再插手。”

    “不可能!”贺煜也马上回应,语气格外坚决,“她是我的女人,假如连我都不理,那还有谁理她?”

    “这次情况不同,你不能再意气用事。”

    “我没有意气用事,是你打心里针对她,上次是,这次也是!”

    “你……”贺云清急喘了一口气,平复下来后,尽量维持着冷静,苦口婆心地指出严重性,“不错,我承认不希望你和她再有任何交集,上次的事,我最终选择了忍耐,那是因为我觉得,个人仇恨我或许可以放下。然而这次,再也不是那么容易了,这涉及的是人命,是美国政府!是我国政府!关乎到两个国家!”

    “不管关乎到什么,我只知道,我不会置她不理!”贺煜继续冷声申明,睨着贺云清,语气略微缓了缓,“我对她的感情,你应该了解,应该能体会到,这事要是发生在你和奶奶身上,那你又会不会放弃奶奶?”

    “根本就不是同一回事!没有假如,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你奶奶身上!”

    “好,没有假如。但不管怎样,这辈子,只要我还有命在,我都将好好保护她,决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而且,我有那个能力!”贺煜坚决中,透出自信。

    贺云清先是顿了顿,随即摇头,叹气,“在商场上,或许你可以谁都不理,谁都不怕,可国家不同商场,你根本不是对手。”

    “好,就算我斗不过国家又怎样?国家插手了吗?只要某些人别出诡计,我想这样的情况根本不会发生。”贺煜说着,黑眸甚是凌厉地往旁边某个杀千刀的人影扫了一扫。

    贺云清静默了下来,但视线没有丝毫的偏移,仍牢牢锁在贺煜那张充满坚决和果敢的面孔上,少顷,他仰了仰头,深吸了一口气,锐利的深眸重新盯住贺煜,走向最后一步,“我坦白跟你说吧,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恐怕连我也不会再保你,这次的情况,你知道的,这已经到了最尽头,你要是不悬崖勒马,这后果……”

    后果……什么后果?无非就是总裁之位!呵呵,每次都拿这个说事,每次只会拿这个说事!

    贺煜紧绷着脸,一瞬不瞬地回望着贺云清,看到了贺云清眼中的失望、悲叹、无奈、气恼。可这一切,都影响不到他,他没半点惧怕和退缩,气扬反而比先前更坚决,忽然做出辞别,“芊芊差不多醒了,我得先回去,有事,再联系。”

    心平气和地话毕,他对贺云清深深一瞥,目光转而正视到旁边那个人影上,且还走近过去,与高峻只有咫尺之远,冷嘲道,“想夺走这个总裁之位,下次拜托你用个光明磊落的点子,每次只会用她来威胁我,难道这就是你们美国狗娘养的王八蛋无计可施的烂手段?!”

    “阿煜——”对于贺煜如此出言侮辱,贺云清瞪大了眼。

    贺煜继续给高峻一记鄙夷轻蔑痛恨的瞪视,不再看贺云清,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整个书房,就此安静了下来,浓烈的火药味,丝毫没有消退。

    贺云清出神凝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好一会收回视线时,看向高峻,迟疑地道,“这件事,你能否叫你朋友帮帮忙……”

    不待贺云清说完,高峻立刻打断,“不!”

    贺云清愣了愣,又是无比迟疑的语气,“你应该知道,假如就此放任的话,他在公司的地位一定会动摇。”

    “那最好,他本来就不适合这个职位!”高峻依然态度坚决,迎着贺云清略微惊震的目光,他没有丁点的隐藏和讳忌,继续肆无忌惮地道,“爷爷偏重他,我理解,只是,我觉得这应该有个度。”

    “他的能力和才华有目共睹,是贺氏集团的最佳领导者……”

    “真正能领导一个集团发扬光大和长远发展的,靠的不仅是智商,还有情商,靠的不仅是能力,还有自身的因素。他对芊芊的疯狂和着魔,注定不是一个完美和长久的领导者。”高峻又是毫不客气地打断,冷哼着。

    “那你呢?我记得你对那丫头也很喜欢。”

    “不错,是喜欢,甚至是爱,但仅此而已。我知道什么应该追求,什么应该放弃,注定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再白费心机。”

    听及此,贺云清彻底沉默,看着高峻果断决然的样子,脑海不禁又闪现出另一张睿智冷漠的面孔,彼此交替更换,心中无限感叹和忧伤。

    也罢,听天由命吧,有些事兴许注定了不能强求,既然他不珍惜,自己又怎能一直帮他争取!

    深深叹息间,贺云清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对高峻道,“军区司令部的林军长,今晚约了我吃饭,你没什么事的话,陪我一块去?”

    高峻错愕,一抹异样的光芒在眼中稍纵即逝,语气难掩欣喜地回应,“嗯,行,我陪爷爷去!”

    贺云清抿唇微笑了笑,在高峻宽阔的肩膀轻轻一按,往门口走去。

    高峻看着他的背影,眸色更加闪亮、深邃和黑沉,数秒后,抬步跟上。

    ------题外话------

    恭喜《蚀骨沉沦》再新晋一名解元粉丝:会员收获的秋天。鼓掌,飞吻!

    昨天的问题貌似有点难?没有亲能猜中呢。

    没关系,今天来个简单的,选择题:

    【贺煜的总裁之位会不会失去?】

    哎哟好简单耶,答案要么是会,要么是不会,百分之五十的机会。

    姐妹们还等什么?赶紧到《蚀骨沉沦》的书评区留言发表答案吧,猜中的都会有10点读书币奖励e—on—babies!

    注:为公平起见,每个会员只能猜一次,亲们要想好答案再下手哦。如发现有人故意违反活动规则,将取消其参与资格。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