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93 主动献身

    http://

    出了贺云清的住所后,贺煜连自家家门也不进,驾车驶离贺宅,奔回芊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舒鴀璨璩

    凌语芊还没醒,昊宇和李承泽等人都来了,池振峯也已经用钱将那两名国际刑警打发走,事情办得算是顺利,当然这只是暂时性的,故大家还是无法彻底放松,继续讨论着接下来怎么彻底消除这个危机。

    “我准备去美国一趟。”贺煜说出心中决定,看着众人皆立即摆出震惊的模样,他神色平缓地解释,“莫帧悦的财务出现问题,这次的意外很明显与他脱不了干系,至于整体情况怎么一回事,也只有从他口中才能得知。”

    “那也不用亲自去问,老大可以先在电话里跟莫希凛的儿子谈谈,探探他的口风。”李承泽首先发表看法。

    “具体的详情,我还不知道,电话里谈不保险,好了,就这么定,振峯你帮我订一张明天早上去洛杉矶的机票,血枭那边安排4个保镖就行。”贺煜语气里并无任何征求的意味,看来,他是打定主意了。

    因而,大伙都不再有异议,转为协助其他事,“那小嫂子的安全就交我们吧,我们绝不会让小嫂子再被带离芊园半步的。”

    贺煜点头,回予他们感激的注视,其实,他在芊园安装了非常先进和严密的保全系统,加上血枭队伍的保护,只要芊芊呆在园内,根本不用担心,他反而担心的是美国那边的情况,虽然他有这个决定,但其实并没十足的把握,毕竟目前来说一切只是靠猜测,靠思索,具体得去到那边才知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傍晚了,凌母来叫大家去吃饭。

    几个铁哥们于是转移阵地,由客厅陆续走进饭厅,凌语薇和琰琰也从楼上下来,小家伙迅速冲到贺煜身边的位子坐下,迫不及待地汇报一些情况,“爹地,整个下午我都和薇薇阿姨在房里看着妈咪,妈咪睡得很好,没有再做噩梦。”

    贺煜唇角扬了扬,大掌在琰琰小头颅摸了摸,舒心地道,“妈咪应该很快就醒了。”

    “嗯,医生伯伯说过妈咪最迟晚上就醒来的。”琰琰大眼睛猛然再瞪大一下,惊叫道,“哎呀,我们得赶紧吃饭,吃完立刻去等妈咪。”

    贺煜又是轻轻一笑,拿起筷子,为他夹了一些菜。

    其他的人,在凌母的招呼下也纷纷起筷,一起享受这顿温馨而又不适美味的家常便饭。

    由于琰琰心中记挂着妈咪,不像以往那样叽叽喳喳,席间听得最多的,就是凌母和凌语薇不断喊“吃慢点儿”,大人们在聊些生意上的事,大约半个小时,晚餐结束。

    大家都清楚接下来的时间是贺煜与凌语芊相处的时光,又想到暂时没必要的事可处理,便先辞别离开。

    凌母与凌语薇收拾好厨房后,带琰琰去洗澡,贺煜则回到卧室。

    他先是坐在床畔出神地看着酣睡中的凌语芊,一会累了,索性躺在她的身侧,继续目不转睛地凝望着,伸出手,轻轻撩拨她的发丝,摩挲着她的容颜,当那紧闭的睫毛蝶翼般地扇开来,那双纯澈晶亮的水眸再次闯进他的眼帘时,他全身血液霎时沸腾翻滚了起来。

    这小东西,可算是,醒来了!

    见到放大于面前的熟悉俊颜,凌语芊何尝不是满腹激动和澎湃,她非但不敢眨眼,还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闪失会让眼前这幕难得的画面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来了,他出现在她的眼前了,他还搂着她呢,这是梦吧?

    不,应该不是梦,因为在梦里,她撕心裂肺呐喊着他,找遍天地寻他的影子,可惜都无法如愿。

    那么,这是真实了?她从梦中醒来了?而他,回到她的身边了?他并没有像贺曦说的那样抛下她不管?就算她涉及了命案,被国际刑警追捕,他也不会弃她不顾?

    对了,她应该动,至少,她应该伸手去抚摸他,去感受他,去探探他鼻息是否是热的。

    好真实,浓烈的鼻息正一下一下地喷洒在她的指尖上,可她还是不敢完全确定,故她脸庞凑近过去,干涸颤抖的嘴唇朝那性感迷人的薄唇一寸寸地靠近,最后,覆盖!

    对于她的举动,贺煜先是感到意外和惊喜,随着那股熟悉的感觉逐渐蔓延,他再也无法作想,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手轻扶住她的面颊,用力吸吮她娇嫩的唇瓣,接着撬开她的贝齿,尝尽里面的芳香。

    两舌交缠,打得火热,极尽缠绵,他们似乎要将一切思念、爱意和眷恋都倾注在这个热吻上,直到彼此间都喘不过气,终于停止。

    正好,门口那闪进一个小人影,洗完澡的琰琰跑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凌语薇。

    见到凌语芊醒来,两人都欣喜若狂,特别是琰琰,刻不容缓地跳上床来,直接扑进凌语芊的怀中,稚嫩的嗓音激荡无限,“妈咪,你可醒了!”

    凌语芊从一种震撼转到另一种震撼,收紧手臂牢牢抱住他,用她依然温热的嘴唇不断啄吻着他的额头和脸颊,她的心肝宝贝,在她梦里出现的次数可不比贺煜少。

    “姐姐,你都没事了吗?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凌语薇这也开口,关切的语气难掩欢喜。

    凌语芊缓缓抬起头来,注视着她,淡淡地笑了,这时,又一个人影进房来,是凌母。

    “妈——”凌语芊喊了一声,嗓子是那么的低哑。

    凌母激动泪下,抓着凌语芊的手,哆哆嗦嗦个不停,好一会才做声,煞是哽咽,“你一定饿了,妈煮了稀粥,这就去给你端来。”

    “谢谢妈。”凌语芊又是浅浅笑了笑,目送母亲离开后,视线转向凌语薇,接着是琰琰,最后,停在身边这个高大的人影上。

    贺煜定定与她对望,深邃的黑眸里尽是柔情和爱意,渐渐地,他也笑了,宠溺、疼爱、欣慰、放心的笑。

    “对了妈咪,琰琰有遵照你的吩咐去找了振峯叔叔哦。”琰琰猛地再次发话,小家伙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和妈咪谈聊,可等不及了。

    凌语薇也插口禀告,“姐夫知道姐姐被坏人抓走,立刻又坐飞机回来,当时我和妈妈都急坏了,幸好姐夫赶回来了。”

    凌语芊美目再度朝向旁边的男人,吃力地伸出手,抚摸在他宽厚温暖的掌上。

    贺煜则依然面带笑意,眼里充溢着浓得化不开的爱恋。

    少顷,凌母回来了,不但带了粥,还有汤,本打算亲自喂给凌语芊,却被贺煜接了,于是不勉强,坐在一旁,边看着贺煜喂凌语芊吃,边若无其事地说道,“你来月事,身体虚,尽量多吃点,汤是妈专门煮给你补身的,可能味道有点难吃,但良药苦口,吃了对你将来有用。对了,你回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血,可把妈吓坏了,后来贺煜才告诉我怎么回事,是贺煜亲自帮你洗澡,帮你换的衣服。”

    看似很平常的一段话,实则透露出了很重要的一个讯息,凌语芊听完后,心里清楚母亲已经彻底原谅和接受了贺煜,欣慰之余,倍觉感动,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男人,着迷,眷恋。

    结果,她非但把药汤喝了,整碗粥也吃光,身体随之恢复了一些体力。

    凌母不多呆,还很识趣地吩咐凌语薇回房,且带琰琰去睡觉。

    不一会,闹哄哄的卧室里只剩贺煜和凌语芊,整个空间分外宁谧,七彩小灯在有顺序地绽放着柔和的光芒,浪漫、温馨、安宁,令人迷醉。

    凌语芊支起身子,埋脸依偎在贺煜的胸膛上,深深汲取着专属于他的味道。

    贺煜也小心翼翼地搂住她,手指在她面颊轻轻地游走摩挲,一会,问道,“你见过贺曦?贺曦对你说了什么?”

    凌语芊脊背略微一僵,抬起眼,注视着他,简单精要地说出那天碰到贺曦的情况。

    贺煜听后,眯起了眼,“所以,你不相信我?因为一个外人的话,你对我产生了怀疑?难道你看不出她的别有用心?这个女人自己得不到男人滋润,恨不得全世界的女人都与她一样痛苦。”

    是的,起初想到贺一然和贺煜家的关系,她也认为贺曦是故意那样说,但忽然发生这件意外,她焦急无助之下,免不住胡思乱想,想歪了。

    清了清喉咙,凌语芊嗫嚅道,“我等了那么久你都没来,我才以为……以为你……”

    “那你为什么不想想我当时在飞机上呢大小姐!飞机上不能开机,我自然无法得知你的消息,就算我立刻闻讯赶回来,来回一趟都得将近30个小时的。”贺煜再次眯起好看的双眼,给她一记没好气的瞥视。

    凌语芊嘟了嘟小嘴,不再吱声,两手收紧将他结实的腰腹全部抱住,整个人更加贴在他的身上。

    贺煜大手顺势往下,隔着薄薄的衣衫沿住她美丽的脊背缓缓地摩挲,少顷,又开口道,“明天我会去美国一趟,你在家乖乖的,养好身体,我会尽快回来。”

    凌语芊一听,迅速抬起头来,“你……你要去美国做什么?”

    “找莫帧悦,搞清楚这件事。”他伸手,在她惊慌失色的俏脸上摸了摸。

    “那我也去。”凌语芊语气依然急促无比,见贺煜似乎不赞同,赶忙解释,“我不想和你分开,贺煜,我怕,我要和你在一起,分分秒秒!”

    贺煜恍然大悟,疼惜之情在心底油然而生。

    “我是从美国回来的,故不用待办护照,我随时都可以出发。”凌语芊又补充道,美丽的容颜尽是楚楚可怜的神色,“贺煜,不要抛下我,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你时时刻刻陪在我的身边,贺煜……”

    呵呵,傻妞!

    对于她的极度依恋,贺煜在心中偷乐了一把,然后,点头同意了。其实,经过这次的事,他何尝不想时刻陪在她的身边,好杜绝她继续胡思乱想。

    得到同意,凌语芊整个心踏实不少,盈盈水眸像是染上一抹绯色似的,先是目不转睛地凝望他片刻,忽然凑脸进去,吻在他的嘴唇上。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主动吻他,贺煜又是先惊喜,继而随心所欲地回应,反被动为主动,加深热吻,到了两人几乎窒息,才分开。

    不过,凌语芊并没因此消停,温软湿糯的小嘴儿,沿着他刚毅的下巴往下舔吻,青葱玉指还极尽暧昧地爬到他健硕的胸肌上。

    “宝贝,你在玩火。”低沉醇厚的嗓音,已经窜起了欲火的苗头。

    凌语芊怔了怔,继续。

    “芊芊——”

    “没事,火苗点着了,那就燃烧呗。”凌语芊咕哝一声,小嘴已经来到他的……。

    呃——

    贺煜不自觉地发出一声shen吟。确实,火苗点着了,是应该燃烧,可是,难道她忘了她的身体情况。

    边极力压抑着那源源不断的欲火,贺煜边屏息思忖,最终,还是伸手到她的柔软地带,给她提醒。

    凌语芊终于意识到,先是无奈地皱了皱眉头,随即赧然地道,“我们可以那样。”

    “怎样?”贺煜眯起双眼,嗓音像从砂砾中漫过。

    “呃……呃……”凌语芊俏脸霎时转红,支支吾吾了一阵子,细声解答,“你不是最喜欢我用嘴吗?我……可以那样做!”

    擦!

    这分明就是赤果裸的诱惑!

    这小东西心里想什么,他怎么会不清楚,他很高兴她这么想,可他要的并非这样的情况下,他要的并非她的感激,也非她的害怕呀!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傻瓜!

    在**底线即将攻破之前,贺煜及时抽身,毅然把她推开。

    凌语芊愕然,胡思乱想来袭,“怎么了?你嫌弃我了?你再也不想和我做那样的事了?”

    “没有……”

    “那为什么不继续?你明明说过喜欢我那样的,去南非之前你还说过。”两只眼睛水汪汪,差点要哭了。很明显,她仍处于这次意外的余悸中出不来,思绪也分不清状况。

    贺煜看得直叹气,望着她,解释出来,“傻瓜,虽然我喜欢和你做那趟事,但我要的是,我们彼此都享受,而不是我单方面快乐。我要你,比我还快乐,明白吗?”

    听到此,凌语芊面颊顿然一热,赧然中带着感动,带着欣喜,重新扑进他宽阔的怀抱中,两手牢牢圈住他精壮的腰腹。

    感受着她不断在他怀里磨蹭,贺煜压制心底的火苗又是忍不住往上窜,当然,最终还是扼制住了,搂着她,轻轻拍打着她,一会,柔声道,“时间不早了,你得休息了,明天可是要搭长途飞机呢。”

    凌语芊沉吟数秒,乖乖地点头,很快便睡了过去。

    贺煜继续拥住她,闻着从她鼻子下方有序而出的细微呼吸声,整个心房说不出的安宁和平静,不久也慢慢进入梦乡。

    第二天,贺煜带上凌语芊,在血枭最优秀的四名保镖护送之下,坐上飞往洛杉矶的航班。

    凌语芊身体还很虚弱,在贺煜的哄求下,她几乎全程都在睡觉,下飞机后,贺煜将她安排在酒店里,留了两名保镖保护她,自己则在另外两名保镖的陪同下,抵达莫公馆。

    莫公馆整体环境没有多大变化,倒是莫希凛的儿子莫帧悦,似乎变了一个样。

    从莫帧悦的眼中,贺煜看到了浓浓的敌意,也因此,确定了心中某些猜想。

    他先是不动声色地审视一下,漫不经心地道,“莫公子似乎不欢迎我的到来?”

    “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估计已经猜到贺煜的来意,莫帧悦便也不装傻。

    “哦?我做过什么?”贺煜却是维持着淡定的神色,锐利的鹰眸毫无眨闪地紧盯着莫帧悦的脸容。

    莫帧悦不客气地对望着,嗓音多起了一丝愤怒,“枉费我父亲生前与你称兄道地,你却对他痛下毒手,不过天网恢恢,你等着自食其果吧!”

    “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贺煜凌厉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儿。

    莫帧悦则越发暴怒,“不懂?是不想被我查出来吧。好,你健忘的话,我提醒你,你,受了Walt—Gill的指示,安排你老婆用美人计把我父亲害死!”

    Walt—Gill,这兔崽子指的是洛杉矶现任州长Walt—Gill?在莫希凛死后接替了莫希凛的职位的Walt—Gill?

    “怎样?想起来了吧?人人都说贺煜有多能干,原来不过是靠女人成事的一个伪君子,为了利益,不惜把自己的老婆供人欣赏,恶心!”莫帧悦又立刻摆出一副厌恶鄙夷的样子,看来演技不错。

    贺煜并没有被他的话挑起怒气,继续仔细审视着他,数秒,问道,“谁教你这么说的?”

    莫帧悦愣了愣,嗤哼,“我查出来的!”

    “查出来?你确定?不存在的事你竟然查得出来?看来你可以转行当神探,对了,据说你经营的公司最近资金周转不灵,兴许,你可以关掉公司,重新开个侦探社。”贺煜明嘲暗讽,饱含深意,瞧着莫帧悦又是面色大变,他也恢复冷肃,“其实,你要钱可以找我帮忙,虽然你父亲不在了,但我会念在他生前和我的关系,尽力帮你,你根本无需听从某些人的唆摆去污蔑我老婆。”

    “我没有污蔑,我说的就是事实,你老婆曾经加入杀手组织,叫Jane—L,两年前杀害了我父亲,当年的一切都是圈套,你和Walt—Gill互利互用的一个圈套!”莫帧悦怒火升腾,一鼓作气地重复,说完大口大口喘着气,此刻,反而不像在演戏,就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贺煜也不再做声,若有所思地瞅着他。

    本是激烈的场面,就此静了下来,不过,由于那浓浓的火药味还在,这份安静于是变得诡异,甚至让人感到莫名的慌乱。

    乱的,是莫帧悦,因为他说的不完全是真相!

    至于贺煜,尽管知道事情具体缘由,但他还是异常淡定,何况,他清楚自己必须淡定!

    时间就此悄悄流逝,不知多久过后,凝滞的空气里总算有了些许浮动,贺煜迈动长腿,朝莫帧悦逼近,距离莫帧悦一步之遥,然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流,却是很犀利很直猛地射到了莫帧悦的身上,让莫帧悦禁不住地又是全身抖了一抖,斜视着他,继而扭头向门口,准备下逐客令。

    贺煜及时发出话来,“具体的情况,我已大体知道,你想定我老婆的罪,可没那么容易,不管你背后那个人有多能耐,但我贺煜,也不是吃素的,念在你父亲的份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今晚上,你哪都不要去,自己好好想想,到底怎样的路才适合你走。”

    “你这是在收买我?想用钱来掩饰你老婆的罪刑?用钱让你逃脱刑罚?”莫帧悦也马上接话,继续固执着。

    贺煜唇角一扯,再对他注视片刻,低沉却清晰的嗓音,留下最后一句话,“我的电话号码还是以前那个,你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不过你要注意,别拖太久,否则……我保证你什么也得不到!”

    话音落下之际,贺煜视线也自莫帧悦身上收了回来,气势磅礴地朝门口走去,沿着熟悉的路径步出莫公馆,返回酒店。

    刚打开门,就有个人影飞速奔过来,扑进他的怀中,紧紧地把他抱住。

    娇娇软软的身子,俨如一团棉花,贺煜紧绷的身体瞬间软化,先是深深回抱,一会抬起她的头,邪魅地戏谑,“嘿,才知道你对我是如此的痴迷!”

    ------题外话------

    关于昨天的有奖问答,答案是【会】。紫对猜中的亲们都分别奖励了10点潇湘币,亲们查查自己是否猜对了哦。这次没猜对的不要紧,咱们争取下次威武!

    多谢亲们的参与,多谢亲们的月票、评价票、钻石、鲜花、打赏等,群么么,狂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