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298排不去的火,燃烧在她身(求月票)

298排不去的火,燃烧在她身(求月票)

    正好这时,贺煜忽然也用英文嚷了出来,“American—Girs,Japanese—girl,Chinese—girl,all—sex,but—I—still—love—my—wife,for—very,fore—ever!”

    低沉的嗓子,沙哑飘逸,边说边打着酒嗝,双目紧闭,高大健硕的身躯歪歪斜斜,不停往她身上靠过来,看来是醉了。

    凌语芊则更加的浑身僵冷,果然……今晚的宴会果然有小姐参与,还all—sex!

    坏蛋!坏蛋!

    “Yolanda,Yolanda,charming—lady?Are—you—there?”

    charming……charming你的死人头!

    凌语芊压住怒火,用力地把手机从耳边拔下,递回给刚才那个男人,对Walt—Gill的长篇大论不给予半句的回应,随即搀扶住贺煜,在血枭保镖的协助下,往卧室内走,最后,将贺煜平放在床上。

    凌语芊对血枭保镖道谢,叫他们先去休息。

    血枭保镖便也领命,还恭敬地提醒道,“我们就在外面,夫人有什么尽管叫我们。”

    凌语芊又是感激地点了点头,目送他们出去,看着房门关上,她才回头重新转向贺煜,对着那张俊美绝伦的容颜呆望片刻,伸手去解开他的衣服。

    衬衣,西裤,除了酒气之外,还依附着另一种古怪的味道,凌语芊终于明白这股味道是什么了,是女人的香水味,胭脂味,更让她悲愤的是,他胸口竟然有红色的唇印!

    真坏蛋!誓言旦旦地跟她说他的身体只会让她碰,其他女人休想沾染,可现在呢?可现在呢?!

    越看那妖娆的唇印,凌语芊越是觉得刺眼,心里越堵得慌,芊芊素手落下,使劲地擦,可惜擦不掉,她于是起身,进洗浴间把热毛巾拿来,抓住热毛巾的一角死命地擦,总算把它去掉了,紧接着,连同他的脸、身体、手脚也都抹一遍,似乎要把那些气味消除得彻底,她擦得很仔细,连指缝都弄得一干二净,擦着擦着,猛然想起刚才的噩梦,不禁再一次悲怅泪下,轰然大哭。

    呜呜——

    大坏蛋,大色狼,他自制力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会让那些女人靠近,让那些女人在他身上留下味道和痕迹,让那些女人……

    恶——

    一想到他和别的女人交缠的画面,凌语芊顿觉胃在翻滚,赶忙扭头,朝床外干呕,眼泪也跟着如涌如潮,连绵不绝地打落到宝蓝色的地毯上。

    要是以往,她一定会恨死他,一定会逃跑,在他面前消失,然而,现在尽管她也恨他,却没有跑离的念头,真可悲,凌语芊,你为什么要这么可悲呢?

    难道是因为太爱他的缘故?因为自己有罪在身,需要他帮忙处理?又或知道他今晚应酬,是为了自己的事忙碌的?再甚至,还有别的原因?

    她不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清楚了,她六神无主了,她神思混乱了,怎么办?怎么办?

    痛哭流涕间,凌语芊目光重返贺煜的身上,心酸和悲痛加剧,而就在此时,那双紧闭的眸子出其不意地睁开来。

    凌语芊先是一怔,隔着模糊的视线与他对望片刻,继而别开脸,准备起身。

    修长的手臂及时挥了过来,握住她的手腕。

    凌语芊下意识地撅起小嘴,顿了顿手肘。

    贺煜于是弯腰坐了起来,两手扶在她的香肩上,将她扭转回来,因此看到了她瞪他,满眼委屈、伤痛和羞愤。

    抬起手,他结实的指腹在她湿漉漉的脸庞上轻轻地摩挲着,缓缓问了出来,“为什么哭?为什么吐?”

    为什么哭?为什么吐?他还好意思问!他是真不知道吗?又或者,他也跟那个老色鬼Walt—Gill一样,认为男人逢场作戏是正常的?是应该的?

    “你怀疑我?不信我?”贺煜继续问,嗓音低哑依旧,幽深似海的黑眸里,隐隐涌动着一丝愤怒。

    凌语芊还是默不吭声,美目瞪得更大,泪水也显得更清澈雪亮和晶莹剔透。

    贺煜见状,越发的恼火,用力一扯把她纳入怀中,抬起她的脸,狠狠地吻在她的唇上。

    “不要,不要碰我!坏蛋!”凌语芊本能地抗拒,虽然她没扬长而去,可不代表她接受得了他那碰过别的女人的嘴巴再来指染玷污她!

    可惜,她越是反抗挣扎,贺煜越是动作强烈,其实,他没有醉!他根本就没醉,即便喝了很多,可他还是保持着清醒和警惕,醉态不过是装出来给Walt—Gill看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的,不过是为逃避Walt—Gill的“好意”。

    他几乎是拼了命地忍住不去碰那些女人,而她,却不信他,她还是怀疑他,在这方面,她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他!

    刚才,她哭了,她吐了,是觉得他出轨了,觉得恶心吧!

    哼哼,到底谁才是坏蛋?她才是个坏丫头!

    带着怒气的欲火,一寸寸地吞噬着她,贺煜用他男人与生俱来的强大力量,将她钳制得动弹不得,粗暴地撕去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

    凌语芊于是挣扎得更加奋力,且更觉羞愤悲痛,眼见无法摆脱,不惜以死相逼,竭斯底里地吼叫出来,“贺煜,住手,不准你碰我,快停止,否则我死给你看!”

    好一个,死给你看!

    恐怕,她还没死,他就被这句话吓死了!

    短短一句话,比任何力量都强大有效,贺煜仿佛被雷电劈中,这就停了下来。

    凌语芊趁机从他身下爬出,不加停留地往床下逃,不过脚跟刚着地,猛听后面传来他的说话。

    “我没有出轨!”

    “我没上过那些妓女!”

    极具磁性的嗓音,仍格外的沙哑和低沉,却难掩坚定果断,如一道雷鸣,直捣凌语芊的心窝,直捣灵魂深处。

    她回头,呆呆地看着他,泪水弥漫的眸瞳,闪闪发亮。

    贺煜阴鸷的眸子也直直瞅着她,继续秉明出来,“不错,Walt—Gill是准备了小姐,还在房间点上催一情剂,大费周章目的并非真的要款待我,而是要我出轨。今天早上在汽车旅馆,他看中你的美色,不料被我揭穿,“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誓言旦旦地宣示你专属于我,他于是设局逼我出轨,好背叛你,使我违背早上的诺言。”

    听及此,凌语芊更大感震颤,是吗?是这样的吗?那个老色鬼Walt—Gill竟然如此变态?

    “可惜,他太小看我了,太小看我的定力,太小看我对你的爱,就算再有狐媚手段的妓女又怎样,就算在房间点了催一情剂又怎样,我才不会中他的圈套,才不让他奸计得逞!我是贺煜,是坚不可摧的贺煜,神一般的贺煜!”贺煜口气蓦地转向狂妄,俊颜深沉,黑眸凌厉,思绪回到今晚的宴会上。

    当时,在他各种巧妙的拒绝后,Walt—Gill还是不死心,只因生性好色的他,无法相信贺煜能坐怀不乱,无法接受贺煜不落入他的圈套。

    然而,他不是贺煜,没经历体会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只用普通男人的标准来衡量,认为男人就算再喜欢家中的老婆,可碰到外面的野花还是难免情dong的,毕竟,这世上哪有不吃鱼的猫?何况那些鱼,都是上等顶级的货色!

    可惜,贺煜就是不吃鱼,贺煜不是猫,而是狮子,是一头出类拔萃却又专一深情的狮子,他就只爱他的小女人!

    因而,那场情se斗争的把戏中,贺煜赢!

    偌大的空间,安静了下来,凌语芊已从床下回到了床上,回到男人的身边,被男人霸道有力的手臂牢牢地扣在怀抱里。

    她咬着唇,出神地看着他精壮健硕的胸膛,突然低声疑问,“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那些美国女人、中国女人、日本女人都Sex?”

    “她们本来就Sex啊……”贺煜先是下意识地应了一句,感觉到怀中的人儿全身僵硬,又急忙停止,抬起她的脸,在那小巧秀美的鼻尖轻轻一点,肉麻地道,“不过再Sex也不及我的小妖精勾人,我只爱我的小妖精。”

    凌语芊小嘴儿撅得高高的,继续追问,“你说你装醉,刚才为什么见到我哭了都不醒来?”

    这次,贺煜没有立刻回答,眸色略微沉了一沉。

    刚才之所以假寐,是因为他实在有点累,想休息一会,想调整调整心绪,而且,想享受她为他宽衣解带、抹身抹脸的待遇,后来,直到她哭了,他便知道她又胡思乱想了,心里于是很不是滋味,索性来个不理,惩罚她对他的不信任,顺便看看接下来她会怎样,会否自个儿想通,谁知结果令他大失所望,他唯有睁开眼。

    “贺煜——”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贺煜终究不忍心,叹了叹气,大概跟她述说出来,说完后,打趣地问,“怎样,还有什么想问的?”

    凌语芊略作思忖,摇了摇头。

    “那现在相信我了吗?”

    “嗯!”凌语芊又马上点头。

    贺煜既疼爱又无奈地瞟了她一眼,按住她的头,重新将她纳入怀中。

    凌语芊静静地呆着,少顷,猛然又问,“对了,那些……小姐都是怎样挑逗勾引你的?”

    贺煜先是一愣,随即抓住她的手,抚摸到他的脸和胸膛上,接着还将她青葱玉指伸到口中,最后,来到……

    凌语芊即时被那滚烫的感觉电住,条件反射地为此感到痛彻心扉,渐渐地,想通他一定不会让那些女人碰到这个地方的,于是放松心情,准备躲避。

    男人却不允许,牢牢抓住她的手,继续让她感受着他的需要,低哑地恳求出来,“小东西,老公想爱你。”

    爱——

    凌语芊当然明白这个爱是指什么!

    她不回答,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直到他行动起来,她才晓得挣扎,“贺煜,贺煜……”

    “不准拒绝,不准再闹,今晚上,老公一定要爱你,一定的!”贺煜果断地低吼出这句,不由分说地扯下她的……

    “噢,贺煜!”

    没有任何……使得凌语芊立刻痛得哀叫出来。

    可惜,贺煜仿佛没听到似的,继续……

    刚才辞别时,奸计失败的Walt—Gill不甘心地这样说,“贺老弟,本以为你会是一匹骁勇的战马,想不到你中看不中用,你有我们美国人的身材和体魄,却无我们的彪悍和狂猛,呵呵,东亚病夫终究是东亚病夫!”

    东你妈的王八蛋!

    贺煜在心里对Walt—Gill轰跑一顿,但表面上依然维持着醉态,他懂得分轻重,当前最紧要的是先摆脱危险,至于民族主义,暂且可以抛到一边去,他发誓,将来必加倍偿还这个王八蛋!

    至于自己是一匹怎样的马,自己心中明白就行,在那些妓女面前之所以表现无能为力,表现得烂醉如泥,皆因心中那股信念,如今回到小女人的身边,他再也无需忍耐,内心深处挣扎多时的慾火像是冲破堤坝的洪水,迅猛而疯狂。

    火,一发不可收拾,越发的猛烈。

    凌语芊由起初的疼痛,慢慢转成……可一阵子后,又痛苦不堪,他的……,她领略过,但今晚,似乎最激烈,最疯狂,他怎么了呢,他到底怎么了?

    娇柔虚弱的她,根本不知道,Walt—Gill那个变态狂,不但在房间内点了催qing剂,还在酒中加入壮阳的药和chun药,因而,即便贺煜身上的催qing剂能随着离开那间房而淡淡散去,体内的药性却无法消除,如今一触即发,理智崩溃,如狼似虎地将这些药性燃烧到她的身体上,极致疯狂!

    “贺煜,好了,可以了,贺煜,贺煜……”凌语芊在不断地呐喊和求饶,今晚的他,持续得比以往都久,很久很久,她唯一希望的,便是他能……出来,这样,她就可以休息了。

    无奈,高朝对男人来说就像是一座无底深潭,看不到边际,他只知道,身下的小女人,是他的小宝贝,是他的小妖精,他可以放心尽情地去……

    结实有力的大掌,紧紧地抓住她的脆嫩,最巅峰之际,他恨不得把她捏碎,一片一片地,拆吃入腹!

    整整一夜!

    他像一匹凶悍骁勇的战马,孜孜不倦,乐不知疲,淋漓尽致!

    可怜她,毫无招架和反抗之力,痛并快乐着,时而娇喘,时而哀叫求饶,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直到他弹尽粮绝,主动停止,她才能够安稳地沉睡过去,一直到天亮。

    上午九点钟,贺煜准时睁开双眼,脸上已不见昨晚的醉态,而是被整个身心得以舒畅的满足所取代。

    他首先想到的,便是给他舒服的小女人,只见小丫头蜷缩在他怀中,浑然不知地沉睡着,脆弱娇嫩得令人生疼,由此,他忆起昨晚的情景,忆起自己是怎样疯狂地把她撕裂和吞噬,不顾她的哀叫,不顾她的求饶,在她细嫩莹白的身子留下了一连串的印痕,或重,或轻,或深,或浅。

    所以,他猜她身上一定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印痕,那代表着他凶悍举动的罪状。

    不过,免得自己杀死自己,他不敢掀开被子去看,只紧紧地抱着她,不断地啄吻着她的额头,脸庞,对她输送着无尽的疼惜、宠溺和怜爱,而几乎累垮了的她,毫无知觉,故这一磨蹭,便是半个小时。

    思及要事还待处理,贺煜不得不抽身,带着浓浓的不舍下床,洗漱,更衣,步出卧室。

    一直在客厅站岗守护的两名血枭保镖见到他,愕然中带有惊喜,呵呵,他们正愁着要不要去敲门唤醒贺煜呢!

    对血枭二骑恭敬的问候,贺煜颌了颌首,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下,刻不容缓地打开手提电脑,登陆skype聊天群。

    此刻中国才晚上八点,池振峯等工作狂们都还在线,看到贺煜出现,李承泽首先发话,“咿,老大上来了,在美国现在是早上九点多吧,您怎么不陪小嫂子多睡一会?”

    “睡睡睡,把你们老大当猪了?”连肖逸凡这个大明星也难得这么早就蹲在电脑前,看来并非每个明星都爱泡夜店的。

    昊宇也兴致昂然地来一句,“老大不是猪,是狼,夜晚肯定和嫂子大战了三百个回合。”

    瞧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贺煜不自觉地扬了扬唇角,稍后,待大家消停,他把Walt—Gill昨晚的设局相告。

    众人听罢,无不震惊,纷纷咒骂Walt—Gill的变态,心思细腻的肖逸凡则迫不及待地追问结果,想知道贺煜有没有做了对不起凌语芊的事。

    贺煜还没回答,李承泽马上维护,“老大肯定不会背叛小嫂子的,老大的定力我们又不是没见识过,过去那三年老大都忍过来了,如今区区一个日本女优,老大才不放在眼中。话说老大,那个日本女优是不是身材极其性感,手段极其妩媚?跟A片里一个样的?”

    “我让她去找你,你不就知道了,届时,你顺便告诉我。”贺煜闷骚地回了一句。

    哈哈——

    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喷笑出来。

    李承泽赶忙婉拒,“不,不,我才不要,我保存了这么多年的矜贵童子身,才不要让那日本鬼子的后代给糟蹋!”

    “童子身——还矜贵的——得了吧!”

    众人又是哄然大笑。

    气氛先是活跃了一阵子,池振峯出其不意地说出某件重要的事,“总裁,今天下午贺老先生与高峻来找我,说从今日起,高峻会是公司的代理总裁,接下来的一切事务皆经由高峻接管。”

    本来,这事他当即就得告诉贺煜,但当时考虑到美国那边是半夜,只好先打给血枭保镖问问贺煜是否休息了,故才知道贺煜经历的事,更是不打算给贺煜增添烦躁,直到现在,才说出来。

    贺煜面色即时黑了,昨天,老爷子就曾在电话里说过今天正式公布高峻成为公司的总裁,想不到,他真让高峻当了代理总裁!呵呵!哼哼!

    “哎,贺爷爷这样算什么?以往老大出差时,都由振峯代理公司事务,如今这样安排,分明就是架空振峯的职位嘛!”李承泽拍案而起,愤怒一吼。

    “何止是架空,还宣示高峻将取代大哥成为贺氏的总裁,惩罚大哥的不听话,看来老爷子这次是来真的了。”何志鹏也忍不住发了一句牢骚。

    “真不懂贺爷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前最器重最疼爱的是老大,现在都倒到高峻那边去了,这个死金发洋鬼子,到底给老爷子灌了什么迷汤!”

    “我看是下蛊毒差不多!老大,既然这样你就大方辞职好了,回我们公司来!”昊宇也开口了。

    李承泽又是跟着附和,“就是就是,当我们主帅,这样我们还不用每天加班不休止。老大,你别生气,别难过,不就是贺氏吗,凭你的能力,正式经营我们中天集团,不出两年肯定超越贺氏,以后再也不用听到贺爷爷用这个破位置威胁你。”

    “昨天我把高峻的相片拿给Walt—Gill看,Walt—Gill说见过高峻,但根据高峻的年龄,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我猜,Walt—Gill见到的人,应该是高峻的父亲!”

    哥们几人正在情绪高涨、热血沸腾地讨论之际,贺煜冷不防地发出这样一句话,把大家的思维成功切换到另一件事上。

    大家无不为此震惊、激昂,而且兴奋!

    ------题外话------

    求月票!经历过那些风风雨雨,有些读者已经弃我、弃贺煜和芊芊而去。十分庆幸和感谢留下来的亲们,大家能坚持不懈地陪伴我和《蚀骨沉沦》,想必是很喜欢这个故事,很喜欢芊芊与贺煜。我也是,因为割舍不下他们,即便支持的人少了,即便遭到冷遇、挫折和阻挠,甚至被作者朋友又爱又痛又心酸地说我是傻子,我却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如今,紫紫这个傻妞能靠的也只有你们这些不离不弃的读者们。可以的话,希望大家能给我更多鼓舞和支持,助我更有冲劲地为贺煜和芊芊继续演绎精彩感动的人生路,直至画上完美的句号。在此,我由衷地恳请大家别嫌麻烦,尽量为我投一下【月票】,一张也好两张也好,多多益善少少无拘,尽量让我稳住榜单,无尽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