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01 完美的解决!

301 完美的解决!

    贺煜伸手在她头上抚摸一把,宠溺地笑着冲她点点头,继续委托Ms。Arlene从那个雇主追查,至于高峻的母亲,他打算自己这边着手。

    Ms。Arlene赞同,还谈起了价格,趁机又敲贺煜一笔。

    贺煜很爽快地答应,然后再交代一些相关事宜,准备带凌语芊离开。

    “等等,Jane……”

    “她叫Yolanda,不是Jane!Ms。Arlene应该记得我们的交易吧,所以,我不想这个名字再与她扯上任何关系!”贺煜微愠地沉下脸,冷睨着Ms。Arlene。

    Ms。Arlene回他耐人寻味的笑,重新看向凌语芊,继续刚才的话,“你将来还想重操旧业的话,随时找我。”

    “你别痴心妄想,她绝对不会!”贺煜又是不悦地打断。

    “是吗?那你可得好好对她,假如你敢对不起你,那么,我会让她重操旧业,一定会的!”Ms。Arlene给他一记挑衅的神色,美丽修长的手在凌语芊肩头轻轻一按,“好了,走吧,明天见。”

    贺煜不再做声,留下冷冷一瞥,拿起帽子戴在凌语芊的头上,牵住她的手,刻不容缓地走出化妆间,一路疾走奔离夜总会,坐车踏上归途。

    贺煜先立刻打电话给池振峯,谈关于高峻真实身份的事,凌语芊先是静静聆听,渐渐地,想起野田骏一,想起Ms。Arlene方才所说的话,忍不住掏出手机,翻阅到通讯录,找到野田骏一的电话号码。

    不过,就在她准备按下去时,一只大手及时阻止她,是贺煜!他快速跟池振峯说了一声“先这样,迟点给你电话”,随即挂线,直接将凌语芊的手机取走。

    凌语芊咬唇,不满意地看着他,一会,问道,“贺煜,你还记得野田宏当时代理野田骏一来跟我办理离婚手续吗,我觉得,骏一他并非跟野田宏合谋要钱,而是受伤了,Ms。Arlene刚才说过,他上个月正在进行最后一个任务,他在任务中受了伤,故去不了中国。”

    “别胡思乱想,那女魔头的话,不可信。”贺煜冷冷地打断,不喜欢她为野田骏一露出紧张的神色。

    凌语芊却不以为然,“可是……这件事她没理由骗我。你知道吗?曾经野田骏一假装出差一个月,其实他是去杀人,期间受伤了。所以我猜这次也是这样的,当时他和我讲电话,气息就有点不同,很微弱,像是受伤的那种微弱。好了,你把手机给回我,我打个电话给他,可以的话,我想顺便见见他。”

    “不准!”

    “贺煜——”

    “你答应过我什么的?说好再也不准和他联系的,你这是想反悔?”贺煜黑眸眯了一眯,妈的,他真恨看到她脸上那焦急的神色!

    “我知道,但这次情况有异啊,你放心了,我对他绝对没有那种意思,我只不过……只不过……”

    “别忘了你的事情还没处理,不能到处跑!”贺煜索性把话说绝,没好气地瞪着她。

    凌语芊怔然,稍后,又道,“那我打个电话给他,我可以不见他,只在电话里谈谈,问问情况,贺煜,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说到最后,她几乎难过欲哭,使劲摇晃着贺煜的手臂,撒娇,委屈,哀求,甚至乞怜,结果,贺煜不得不把手机给回她。

    凌语芊马上变脸,冲他甜甜一笑,事不宜迟对准刚才那组号码,拨打出去,可惜,无法接通状态!

    真是天助我也!

    贺煜见状,简直心花怒放,见她一脸郁闷状,不禁搂住她,将她拥在肩头上,一会,借用话题排解她的忧愁。

    嘴巴贴近她的耳畔,他轻声问,“你刚才怎么忽然想到那样的办法?对付那两个同性恋。”

    凌语芊身体略微一僵,下意识地答,“以前有男同学追我的时候,我都是这样拒绝和摆脱掉他们的。”

    哦?

    哦!

    他倒忘了,她以前可是学校里出名的美女,被那些混小子追着跑,看来他当时吓跑的那几个只是一部分,期间她自己也拒绝了不少呢。

    紧接着,他不禁又忆起当年第一次遇见她的情景,暗自佩服自己的高明,直接抢走她的手机,拨打到他的手机上,留下号码。当然,后来她为了躲避他,选择换掉手机卡,不过最终,还是被他俘虏,从那时开始,她就注定逃不过他的五指山!

    呵呵——

    同一时间,凌语芊也心有灵犀地想起那段过往,不禁抬起脸,仰望他,看到他那副得意样,猜到一定与那段美好的回忆有关,于是给他一嗔。

    贺煜在她微翘的小嘴上轻轻点了一点,重新按住她的头放在肩窝上,把她搂得更紧,更贴。

    凌语芊也深深依偎着他,全身放松开来,先前那些郁闷惆怅的心情,悄然散去了。

    回到酒店后,贺煜本打算让凌语芊先睡,自己继续为劳碌于高峻的事,小妮子却不肯,硬要陪他,洗过澡,卸下妆后,过来坐在他的身边。

    他拗不过她,唯有由她,事不宜迟联系上池振峰等人。

    可惜,单凭一个名字,根本无法找到,叫凯瑟琳娜的女人,在美国多不胜数,即便筛选到最后,依然有100个,而且,科普到的资料根本没多大用处。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到凌晨12点多,看着蜷缩在沙发上沉睡过去很久的小人儿,贺煜决定先消停,吩咐大伙继续查,自己则退出群聊,关掉电脑,抱起凌语芊,进入卧室,继续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不料,还是把她弄醒了。

    他顺势躺上去,将她搂入怀中,伸手在她惺忪睡眼上轻轻一抚,磁性醇厚的嗓音低柔至极,“继续睡吧,老公陪你一块睡。”

    凌语芊眨了眨长长的眼睫毛,郑重地问,“事情处理得怎样了?找到凯瑟琳娜的资料了吗?”

    贺煜略略一顿,颌首,“嗯,事情进展还不错。好了,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凌语芊却还是继续问,“那高峻的父亲是谁?还在人世吗?我们能找到他吗?”

    “这个……还没有他的消息。我们只是查到一些关于凯瑟琳娜的。你别着急,这事都这么久了,早些迟些都无所谓的,最主要的,还是先把你的事解决。”

    “可是我也不想你被高峻抢走总裁之位,那是你应得的,是你辛苦奋斗的心血和成果。”

    “嗯,确实,那是我应得的,因为它,我才有机会娶了你,因为娶了你,我才得到它,所以,它只能属于我。小东西,你放心,我会让它重回身边的,你,唯独我能拥有,贺氏的总裁之位,也唯有我能坐上!”

    嘻嘻——

    百听不厌的情话,令凌语芊高兴地笑了出来,柔若无骨的藕臂把他结实的腰腹整个圈住,埋脸在他宽阔的胸前。

    贺煜也紧紧搂抱着她,不时啄吻着她的发丝,最后,在平静幸福中与她双双沉入梦乡。

    翌日,他们根据约定时间,先和Ms。Arlene会合,然后一起去见Wall—Gill。

    不同于昨晚的随意打扮,Ms。Arlene今天穿了一套黑色套装,配上一头栗色短发,整个人显得异常干练、利落、优雅、妩媚。

    在Ms。Arlene眼中,凌语芊更是美得无与伦比,柔顺靓丽的黑发绸缎一般,五官精致绝美,搭配上凝白细腻的肌肤,真是典型的东方绝色美女,至于身材,尽管没有西方女子的高挑,在东方人中也只能算是中上的高度,可胜在身材比例超级的好,浮凸有致,站在体形高大、俊美绝伦的贺煜身边,更显得小鸟依人,玲珑剔透,简直就是绝配。

    所以,当Wall—Gill看到时,双眼再一次闪闪发光。

    如今有Ms。Arlene出马,贺煜再也不用顾忌,至少,不像昨天之前的隐忍,俊颜一沉,毫不客气地冷嗤了一句,“沃特市长每次总是盯着人家的妻子看,这可不是一个绅士所为。”

    听到他的冷嘲热讽,Wall—Gill顿时恼羞成怒,不过,看到Ms。Arlene,他隐约明白怎么回事,于是压住怒气,讪讪地道,“贺老弟不愧是中国的大财阀,能把素来眼中只有钱的Ms。Arlene请来,想必费了不少工夫吧?”

    “沃特市长,别来无恙!”这时,Ms。Arlene也开口了,语气轻狂中带着丝丝嘲讽,看来,并不怕这个Wall—gill。

    而且,她果然够果断利索,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最后,势在必得地特别强调和申明,“我Ms。Arlene从没有交易失手过,希望这次别栽在沃特市长的手上。”

    Wall—Gill虽然是混过黑道的,见惯刀枪弹雷,但终究已成过去,如今他可是堂堂一届市长,是“正派人士”的代表,希望的日子是逍遥安稳,由此,对Ms。Arlene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自是不想也不敢得罪,再说,这事他本来就有关联,刁难贺煜不过是因为心中那股不服输的基因,前晚见识过贺煜的超然能力,便也打算作罢,来个顺水推舟,同意跟贺煜合作。

    贺煜也不多废话,事不宜迟说出应对和处理方案。

    莫希凛的儿子莫帧悦之所以跟高峻合作,主要是因为有把柄被高峻抓住,所以,贺煜早就想到从这个突破口解决,他希望wall—gill动用其政治关系,为那个女孩修改一下身份证,把年龄多加两岁,改成成年,这样,那女孩和莫帧悦可以说是正常的男欢女爱,甚至是互利互惠的男欢女爱,一切自然就变得没有问题!

    要改一个人的出生年龄,对Wall—Gill这个市长来说,再容易不过,他只要一声令下,很快就能摆平。

    如此巧妙的安排,着实高明,着实了得!

    Wall—Gill和Ms。Arlenen不禁都对贺煜更加另眼相看,齐齐在心中暗忖,这个东方男人,实在太厉害、太睿智了!

    凌语芊更是对贺煜崇拜到极点,握着他的手,仰望着他,盈盈水眸闪闪发亮,这么好看能干的男人,是自己的丈夫,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贺老弟,你这个朋友我Wall—gill交定了,今晚我们再来一杯,我一定要再设宴款待你!”突然,Wall—Gill开始示好,在贺煜面前展开双臂,神色愉悦地等待贺煜的回应。

    可惜,贺煜并不领情,高大劲拔的身躯泰山般的巍然伫立着,冰冷的眸子不屑地睨着他,意有所指地道,“再设宴?妓女,媚药,壮阳酒等,沃特市长是要再设宴来让我出轨,让我背叛我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的妻子吗?”

    Wall—Gill老脸陡然一窘,赶忙赔笑,“呵呵,那是误会,我和贺老弟做个测试而已。贺老弟对妻子的深爱和忠贞,让我大觉独特和不信,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深情的男人,所以,我才想证明一下,绝无恶意,绝无恶意。”

    说着,他看向凌语芊,大拇指猛然竖了起来,那语气,就像是对待一个很好的朋友,“Yolanda,那天我喝醉了,说话难免糊涂,有什么得罪之处,多多包涵。对了,你嫁了一个很棒的丈夫,绝无仅有的好男人!”

    他本还指望凌语芊看在这番好话份上对他和颜悦色,可惜,凌语芊也非普通人,对他可谓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简直讨厌恶心到极点,特别是想起前天晚上就是他这个好色鬼简老狐狸害得自己悲痛欲绝差点误会贺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冷哼,“是误会吗?是测试吗?我还以为沃特市长想挑拨离间我们夫妻俩的感情呢!幸好我们都爱得够坚定,心中只有彼此,彼此信任,所以,很遗憾无法让沃特市长奸计得逞!”

    这冷嘲热讽的技术,和她娇柔婉约的外表真不相称呀!直言不讳的特性,与贺煜如出一辙。

    Wall—gill总算悟到一个道理,女人,也是不容小看的,至少,这对璧人,自己再也不能得罪!

    然而,更精彩犀利的还在后头,一直沉默看好戏的Ms。Arlene,已经隐约听出一些情况来,耐人寻味地插了一句,“贺煜,我忽然想到我们还可以做一宗交易,那便是,谋杀沃特市长!看在我们已有两宗交易的份上,这一宗,我Ms。Arlene给你打个八折!”

    擦擦擦——

    大概也只有她,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且当着Wall—Gill本人的面说出那句“谋杀沃特市长”!

    Wall—Gill肥肉横生的老脸顷刻又是一阵大变,变成了猪肝色,对Ms。Arlene的狂妄放肆给予盛怒的一瞪。

    贺煜则抿唇饶有兴味地看着,数秒,也配合着问道,“那Ms。Arlene要多少钱?我们的沃特市长,值得多少钱呢?”

    “当年莫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希凛值两亿美金,如今算上通货膨胀,加上我们沃特市长似乎比莫希凛还有价值,我就开个三亿,然后打八折,总共两亿五千万!”

    两亿五千万美金,相当于将近16亿人民币,凌语芊再次被这个天文数字吓到,而且,瞧着Wall—Gill越发难看和阴沉的面容,她不由得拉了拉贺煜的袖子,示意他别再陪那个Ms。Arlene胡言乱语,毕竟,这是Wall—Gill的府邸。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贺煜握了一下她的手,给她一个安慰的笑,示意她无需紧张,然后,这才看向Wall—Gill,约莫十来秒钟,趣味地道,“沃特市长这是什么表情?我和Ms。Arlene开开玩笑而已,市长大人大概不知道,我和Ms。Arlene一见如故,我妻子更是深得她的喜爱,故我们的有些想法,难免相通。”

    他弦外之音,就是警告这个Walt—Gill,以后别想再打他和凌语芊的主意,否则,他绝不放过他!

    Wall—Gill是个聪明人,清楚自己有错在先,要怪,只能怪自己之前太小看了贺煜,把贺煜当成普通男人,侮辱了人家,故他认为,刚才那一个“玩笑”,就当做对贺煜的赔罪!

    他紧绷阴沉的脸容,迅速舒展开来,嘿嘿干笑两声,转开话题,“贺老弟,关于我们刚才谈的解决方案,那是小事一桩,交由我来办,我会办得妥妥当当,绝无任何漏洞的。”

    贺煜便也决定暂且放过他,因为,自己还有要事询问,那便是,他前几天曾经说见过高峻父亲那件事。

    这次,Wall—Gill不敢推辞,可惜也并没任何帮助,原来,三十年前,他在某高速公路上见过高峻的父亲,当时高峻的父亲车子抛锚了,正在路边拦顺风车,他于是用收取五十美金的价格,把高峻的父亲接回来。之所以记住高峻的父亲,是因为当时无论他问什么,高峻的父亲都不回答,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以致一见高峻的相片,便想起这段不爽的过往。

    不过,Wall—Gill倒答应了可以帮贺煜深入调查,他甚至还问,要不要他帮忙对付高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