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02 噢噢,车内引火自焚(求票)

302 噢噢,车内引火自焚(求票)

    贺煜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结果,只委托他调查高峻父亲的事和尽快摆平莫希凛的事,至于要不要对付高峻,并没有提。

    一切都交代谈妥后,不想浪费宝贵的时间与这个恶心的老狐狸多交集一秒,贺煜提出告辞。

    沃特市长再也不敢萌生设宴款待的念头,佯装笑意送贺煜等人出去,直到三人背对着他,慢慢走向停车的地方,他那凶残的老脸再一次沉下。

    狗娘养的中国小杂碎!

    他咬牙切齿,拳头紧攒,在心中默默地骂出这么一句,而后转身,回屋去。

    来到停车的地方,贺煜也继续毫无留恋地与Ms。Arlene辞别,还叮嘱她,尽快把凌语芊的那些资料送到他的手中。

    原来,以防网络黑客,Ms。Arlene一直都是将重要资料用最古老的办法保管,即时打印或书写,毁掉电脑上的留底,然后集成一个个文件夹,锁在一个大保险柜里面,安置在无人能知且防盗系统非凡的地方。

    也幸好她这样保管,贺煜才能杜绝后患,只要拿到这些纸质文件,便能彻底将“Jane—L”这个名单从杀手集团中消失。

    “J……Yolanda,don-t—you—say—goodbye—to—me?”你不和我说再见吗?

    这时,Ms。Arlene突然看向凌语芊,微笑着道。

    凌语芊心头略略一颤,定定回望着她,数秒后,讷讷地道,“劳烦你了,Ms。Arlene,谢谢你!”

    Ms。Arlene性感的唇角又是往上扬了一扬,猛然展开双臂,准备和凌语芊来个拥抱的告别。

    凌语芊则更加心潮澎湃,这次见面,她觉得Ms。Arlene对她的态度变了很多,变得出乎意料,变得让她有点不习惯,甚至,有点儿胆怯,忍不住小心肠地怀疑人家是否别有意图,毕竟,曾经的Ms。Arlene是那么的凌厉,凶狠,冷血无情!

    不过,她最终还是走前几步,扑进比她高出将近半个头的Ms。Arlene怀中,芊芊素手,慢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慢地环住Ms。Arlene。

    “保重,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随时可以找我。”Ms。Arlene在她玉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像是,一个慈爱的长辈在安抚和疼爱着晚辈。

    凌语芊脊背僵硬,挺直,然后,由衷地道谢,“谢谢你Ms。Arlene,真的很感谢!”

    “还有,你放心,这次的事我会帮你弄干净,以后你的人生是干干净净的,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污点,不会再有人嫌弃你,当然,我想你的丈夫并不会这样,Yolanda,你真的好幸福,你要好好把握和珍惜你的幸福。”

    特别的话语,通过Ms。Arlene低沉沙烁兼略带磁性的嗓音述说出来,深深挑动了人的心灵深处。

    凌语芊忽然觉得,Ms。Arlene的话似乎还有一层含义,但具体怎样,她又弄不懂,她于是从Ms。Arlene怀中出来,看向Ms。Arlene的脸,如期见到,Ms。Arlene姣美的脸庞蒙上了一层悲怅之色,而且,碧蓝的眸子,波光剧烈涌动着。

    看到凌语芊认真仔细的审视,Ms。Arlene马上从失神中出来,再现笑脸,说出一声“再见”,转身走向她车子的驾驶座,驱车离去。

    凌语芊呆呆地目送着,直到耳边响起贺煜的呼唤,才回神,下意识地问,“贺煜,你觉不觉得Ms。Arlene有点古怪?似乎……隐藏着心事?”

    贺煜略微一怔,漫不经心地道,“每一个人都有心事,那有什么奇怪。”

    除了她,他对其他人的内心情感压根不会在意甚至揣摩,至于这个Ms。Arlene,也不例外。

    “我知道,但我指的是,她似乎有过特别的经历,她心中埋藏着一个特别的故事,刚才说的那段话,似乎映射了什么,真奇怪,她一个女流之辈,为什么会组织了一个杀手集团,她那么漂亮,照理说应该嫁个好丈夫,每天过着安稳幸福的少奶奶生活。”

    “你以为每个女人都有你这么幸福能找到我这么完美的男人?怎样,我说的不错吧,我要让你当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贺煜宠溺地抚了一下她的头顶,拥住她,“好了,上车吧,这还是老狐狸的地盘,我们尽快离开吧。”

    凌语芊颌首,随他走向他命贺氏集团在洛杉矶分公司安排使用的车子,与他双双坐进后座,对临时充当司机的血枭保镖吩咐一声,性能极好的名贵豪车于是立刻启动,驶离沃特市长的府邸。

    车子大约走了十分钟,凌语芊又开启了话题,“对了贺煜,刚才Wall—Gill提出帮你对付高峻,你为什么不同意,有他帮助我想会好很多,毕竟,他和高峻都是美国人。”

    “不用。对付高峻,我自有办法,无需他的帮忙。Wall—Gill是个人渣,非不得已,否则我不想和他扯上任何关系,这次你的事与他有关,不得不靠他帮忙,至于高峻,要是让他参与,恐怕就算我除掉高峻,又等于踩进了另一头豺狼的圈子,到时想退没来,没那么容易。”

    凌语芊听罢,恍然大悟。不错,万一那个Wall—Gill真有能力帮忙铲除高峻,贺煜欠他一个人情不单止,还可能落下把柄,这等于时刻受制于他,嘿嘿,还是男人深思熟虑,层层俱到呢。

    抬起头,凌语芊满眼崇拜地望着贺煜,毫不吝言地称赞,“老公,你好厉害哦!”贺煜俯首,迎着她倾慕眷恋的眼神,心花怒放。

    凌语芊继续美滋滋地高兴片刻,猛地想到另一件事,神色也随即转向了凝重,问道,“对了,你刚才附和Ms。Arlene那番话真的只是玩笑吗?又或者,你将来真的决定雇请Ms。Arlene杀死Wall—Gill?”

    她清楚,根据贺煜有仇必报的狠劲,一定不会就此放过Wall—Gill。

    果然,贺煜脸上的笑容也即时凝住,眸色凌厉起来,很明显,对Wall—Gill的怒气不消。

    凌语芊见状,更加打心里慌,“贺煜——”

    “你不是也很讨厌他很想他死么……”

    “呃,我是想他死,觉得他这样的人渣死有余辜,但我希望是与我们无关的基础上,我不想你留下这样的隐患,譬如我这样,将来会有意外。所以,我们别管他了好不好,这次的事情一完成,我们就回去,让老天收拾他。”

    这个世界上,罪有应得的人岂止Wall—Gill一个,可谓千千万万,因而,为了未来生活的安稳平静,她只能依靠老天爷来收拾。

    可惜,这只是她的妇人之见,贺煜如此强势的男人,当然不会有她这么仁慈,他心里发誓过要给Wall—Gill好看,必然就会,就算不要Wall—Gill的性命,他也要WallGill付出一些代价,至少,不能这么平白无事地过得安然理得!

    不过,面对善良的小女人,他回以了答允,因为,他要她每天过得开心快乐,无忧无虑。

    凌语芊则美滋滋信以为真了,即时笑颜逐开,略微持起身子,在贺煜脸上打了一个“啵”,两只嫩嫩的藕臂儿也自然地圈住他结实精壮的腰腹,深切依偎。

    贺煜先是一愣,突然冲血枭保镖吩咐一声,只见一副黑色的帆布缓缓放下,将后座和前座隔开来,贺煜事不宜迟,捧住凌语芊的脸狂吻。

    噢噢噢——

    引火自焚了!

    凌语芊始料不及,整个呆住了,静静地任由他剧烈吞噬着自己口腔内的芳香,直到他的大手探入领口内,温热的掌心覆盖上她胸前的柔软,她才回过神来。

    “贺煜——”

    她本能地嘀咕,可惜这细细的声音哪敌他炽烈的吻,就此被淹没在狂热当中。

    “贺煜——”她于是扭动身子。

    结果,遭到男人闪电般地翻了一个腰,魁伟高大的身躯如一座大山,把她压在座位上,继续攻略。

    感受着他越发迅猛、狂野、火热和凶悍,凌语芊清楚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老早就在北京那趟旅途中经历过车后座缠綿的她,清楚不能用车子前座有人的借口拒绝,所以,她只能乖乖地配合这个势在必得的大色狼,结果,如期地被他拆吃入腹,吃干抹净。

    一场激烈疯狂的欢爱,留下了糜淫的气息蔓延周围,在小小的车厢里显得异常浓烈,浓得几乎让人觉得,方才那场肖魂蚀骨的翻云覆雨仍在进行着。

    两人的姿势已经发生了变换,贺煜坐在宽敞的座位上,背部靠着椅背,凌语芊则被他“公主抱”抱在身上,尚未退却的身体,依然肌肤相贴着。

    好一阵子后,凌语芊总算回过气来,下意识地瞪他。

    迎着她娇嗔羞涩的眼神,贺煜更是身心舒畅,爽到极点,不禁凑脸过去,在她红艳艳的小嘴上,轻啄了一下。

    “刚才,舒服吗?”

    还恶质地,问出了感受,低沉的嗓音,性感魅惑。

    “大色狼!”凌语芊回了一个嗔怪,貌似,除了这个词,她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词语骂他。

    “很舒服吧?你刚才的叫声,老公脑海现在还回荡着呢,妙极了。”不安分的大掌,继续贪恋地游走在美若凝脂的肌肤上。

    听及此,凌语芊立刻想起刚才被他弄得无法自己的放dang模样,即时羞得无地自容,而且,当她意识到这是车子内,黑色帆布的前面还坐着两个男人时,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于是乎,她把这一切,发泄在罪魁祸首身上,抡起粉嫩的拳头,使劲地捶打他,身子跟着动荡。

    “是不是想再被干一次?!”

    男人冷不防地揶揄出一句,黑眸微眯着,性感的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大手还很恶质地在她极富弹性的美臀掐了一把。

    顷刻间,凌语芊浑身僵硬,再也不敢动弹,然而,感受着他就那样恢复挺一硬,颇有风雨再起之势,她又赶忙从他身上爬下来,坐到旁边去,水灵灵的媚眼狠狠瞪他。

    贺煜继续坏坏地笑了笑,伸手过去。

    “喂,你要干嘛?”凌语芊竖起毛孔,满身戒备。

    “为你整理好衣服啊,难道你想被人看到衣衫不整?”贺煜没好气地回着。

    “不要了,我自己来。”凌语芊说罢,自个快速整理起来,不一会,恢复原状。

    只不过,那浑身流露的妩媚和风情,根本就盖不住,一看就知道刚刚经历过什么。

    贺煜又是对她着迷一会,这也才开始整理自己的衣衫,再过几分钟后,坐正身子,抬手在黑色帆布上敲打了一下。

    紧接着,帆布缓缓往上收起,露出前座的景象。

    “还没到吗?”贺煜淡淡地问。

    血枭二骑听罢,纷纷面色一囧。其实,早就到了,只不过,他们担心停下来会打断总裁大人的性致,才体贴地在附近兜了一个圈。

    凌语芊知道后,更加无地自容,脸深埋在贺煜胸膛上,再也不敢去对上血枭二骑敬重中带着暧昧的眼神。

    贺煜却仍从容不迫,一副没事发生过的样子,在车子慢慢停下后,直接抱起她,下车,然后就那样抱着她走向酒店地下层的电梯口。

    “好了贺煜,把我放下来吧,他们看到还以为我娇气,怪难为情了。”

    “怕什么,他们自然猜到你是腰酸,背痛,脚软,浑身无力,骨头散了,走不动了,必须得人抱着走才行。”

    什么啊,他说什么嘛,坏蛋死了!

    越听他那暗示性十足的话语,凌语芊俏脸愈加羞红如火,粉拳再次落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最后,见他丝毫不受影响,唯有作罢,继续窝在他怀中,嘀嘀咕咕,唧唧哼哼,直至回到下榻的酒店套房。

    接下来,不够一日时间,Wall—Gill就把那个和莫桢悦发生过性关系的女孩的年龄修改好,且还查到,那个女孩本就不是什么好鸟,除了跟莫桢悦,之前就已经和一些小混混搞过,前几天还刚好涉及吸毒贩毒,所以,面对警察的威胁利诱,她很配合地承认自己是“成年人”,与莫桢悦是心甘情愿的男欢女爱。

    原本,对这个解决方案,凌语芊钦佩归钦佩,但后来静下想想,觉得有点残忍,曾要求过贺煜能否再想别的办法,贺煜却告诉她,这样的办法最好,那个女孩并非想象中那么单纯和无辜。

    如今,证据摆在眼前,凌语芊纠结的心总算放开,彻底赞同和支持了贺煜这个妙计,对他料事如神的本领再一次钦佩不已。

    贺煜心怀欣慰,事不宜迟地带着这些资料去找莫桢悦。

    莫帧悦得知整个情况,惊震之余,隐隐透着欣喜,其实,可以的话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无奈有把柄在人家手上,他不得不豁出去,不得不与贺煜这个很不错的华人同胞反目成仇。

    现在,得到贺煜的帮助,他自是高兴,马上就转态,同意配合贺煜。

    一切早在预料之中,根据自己的安排发展,贺煜越发的心舒,并没有对莫帧悦这个可怜虫给予责怪,尽管莫希凛好色,但莫帧悦算是个谦谦君子,爱恨分明的他不会刁难,当然也不会松懈,他特意用入股的方式,给莫帧悦提供了十亿元资金的资助,等于,变相吞并了莫帧悦公司的部分股份。

    自己辛苦建立的产业就此拱手于人,莫帧悦当然不愿意,然而山穷水尽的他再无他法,又考虑到贺煜是个商业奇才,每年创造的财富是天文数字,公司有这个强大的商业大鳄入股,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一件好事,再说,与其将来沦落到宣布破产或被别人收购,倒不如让贺煜这个正人君子融资,还能起死回生。

    为了让莫桢悦心甘情愿,贺煜还答应他,公司的名字不变,员工不变,运作流程等,一切都保持原状,只不过,在股东的名单里,加上贺煜的名字。

    所以,思来掂去之下,莫帧悦还是答应了,还心花怒放地感谢贺煜。

    贺煜眼神轻狂地看着他,继续回到凌语芊的事情上,警告他,以后要小心点,别再踩进人家的圈套,还别有用意地申明,以后可是再也没有这件事为他庇护了,因为,他父亲的死会彻底与凌语芊毫无关系,任何人都别再想把这事栽在凌语芊的身上。

    莫帧悦频频点头答应,他清楚,贺煜这次有如此大的动作,必定做好了彻底抹掉这件事的准备。

    为了缓和气氛,莫帧悦再次把话题转到生意合作上,贺煜却没有多说,只告诉他,接下来会由特助池振峯专门跟进这次的合作。

    在莫府呆了总共一个小时,贺煜辞别离去,赴另一个约,从Ms。Arlene手中接过关于“Jane—L”的所有资料。

    两人在一座偏僻的山头上会见,贺煜认真仔细地翻阅着Ms。Arlene递来的文件,一张接一张,每一个细节都不错漏,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视线重返Ms。Arlene身上,语气略显雀跃地道,“接下来,就是高峻的事,希望夫人能一如既往的高效率。”

    “当然,我会尽全力,我也希望能尽快赚到这笔钱。”Ms。Arlene也从容不迫地接话,随后,问了一句,“打算什么时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候走?听说Wall—Gill已经联系国际刑警那边撤了案。”

    贺煜略顿,应道,“应该明天。”

    “哦,那你们保重。”Ms。Arlene眼中忽然多出一抹黯色。

    贺煜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下,出其不意地问,“那个野田骏一,他在上次任务中受伤了吗?”

    “你……怎么知道?”

    果然!贺煜俊颜一讷,不语。

    “伤得挺严重的,不过都过去了,Yolanda着实幸福,有两个优秀的男人为她如此付出。”

    听着语气中的羡慕,贺煜忆起凌语芊昨天问及的某件事,不禁再度破例询问出来,“你在感情上,是否受过什么创伤?”

    Ms。Arlene错愕,随即哈哈大笑,“为什么这么想?”

    “她认为是,她还说,你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Ms。Arlene美丽的容颜又是一怔,伸手,在贺煜肩头重重一按,语重心长地留下最后一句话,“好好珍惜她,不然,我会带她走。”

    话毕,不待贺煜反应,转身朝她车子走去。

    贺煜眼皮半敛,锐利的眼珠随着她的影子转动,满腹琢磨,这个女人,或许需要重新评估?

    帅气的白色跑车已经绝尘离去,贺煜也回到自己的车上,血枭保镖启动引擎,沿着同样的山路驰骋起来,奔回酒店。

    得知一切都搞定了,凌语芊几乎欣喜若狂,激动落泪,翻阅着从Ms。Arlene归还的那些资料,一幕幕过往无法克制地涌上脑海,内心更加的百感交集。

    好一阵子,平复下来时,她问贺煜,“Ms。Arlene还有没有和你说什么了?”

    “她叫我,好好珍惜你,不然她会把你带走,让我再也找不到。”贺煜如实回答,语气和神态都有点异样。

    凌语芊听罢,先是愣然,接着娇笑,“那你怎么回应?”

    “她不待我回应,不过我想她已知道答案,所以放心地走了。”贺煜手臂展开,把凌语芊拥入怀中,还顺手撩起她的一撮发丝,拿到鼻子下芳嗅着。

    凌语芊幸福甜蜜地咯咯傻笑,数秒,惊呼,“哎呀,早知道我让你帮我问问她,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了!”

    贺煜脊背略微僵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告诉她,他自作主张地那样问过,当然,也没跟她说起野田骏一受伤的事。

    小女人的性格,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如今危机已经解除,她要是想去找野田骏一,他是再也没有理由阻止。反正,Ms。Arlene说过那都过去了,反正,那日本鬼子,死不去!

    以免意外,他于是把话题岔开来,“对了,我等下叫振峯订明天早上的飞机,我们回家。”

    凯旋,回归,迈向下一步——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竞争好激烈就要掉榜了汗哒哒!看在紫紫这个月风雨无阻每天都准时早晨8点钟固定奉上更新的份上,亲们请助紫一臂之力,让《蚀骨沉沦》继续呆在月票榜上。谢谢,无尽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