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05 脱胎换骨,魅力四射(求票)

305 脱胎换骨,魅力四射(求票)

    “Yolanda,我是振峯,你现在哪?有空吗?我们能否见个面?”

    “振峯你好,我和我妈她们正在逛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凌语芊柔美动听的声音冉冉飘来。

    “关于总裁的,我想和你谈谈,你方便的话我们见个面?或者我直接去商场找你,只需半个小时就行。”

    电话里沉寂一会,才继续传来凌语芊的回复,“行,我在XX商场,你到了给我电话。”

    “Ok,待会见。”池振峯挂断电话后,再回头朝着贺煜办公室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往电梯走,二十分钟后,抵达凌语芊所说的某商场,约她进入一间咖啡厅。

    “很抱歉,打扰你了。”池振峯首先道歉。

    凌语芊微笑着摇了摇头,“琰琰刚好喊累了,我妈和薇薇带他去了雪糕屋。对了,你有什么急事找我?”

    池振峯眸光涌动,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数秒,毅然说出今天的大事件。

    凌语芊一听,震住了。昨天晚上,贺煜在她和琰琰都睡着之后才回卧室来,今早又在她和琰琰醒之前就出门了,刚刚他打电话过来,说回了公司,但并没有提及起这事呢。

    “他估计是不想让你知道,他连我的劝告也不听,这次他是执意这样了。”

    “那你认为,我能劝住他?”凌语芊沉吟地问。

    “他只会听你的话。”

    “可是,我不想勉强他。”凌语芊如实回应,确实,他对她的宠爱史无前例,只要她提出的要求,最后他一定会满足她,可这件事,她不想为难他。

    池振峯以为她记恨贺云清,不禁对她开解和劝说,“Yolanda,我知道你不满意爷爷执意排斥你,但现在事关重大,关乎到贺氏的命运,关乎到总裁的未来,你应该放下个人怨恨去帮总裁。”

    他说得激动,凌语芊却慢悠悠地摇头,“不,不是这个原因。”

    “不是这个原因?那——”

    “你说的没错,我是不满意爷爷硬要拆散我和贺煜,但怨恨归怨恨,我不至于公报私仇。至于贺煜,他也看出这一点,他爱我,不想我受到委屈或伤害,每一个对我有可能造成伤害悲痛的源头,他都必然铲除,贺氏集团的总裁之位就是其中一个!我之所以不劝他,是因为我不想他继续隐忍,不想他继续内疚继续痛苦。只要能对我造成一点点伤害的,他都会痛苦不堪,都会抓狂和崩溃,我不劝他,也是帮他,帮他从这种痛苦中出来。”

    温柔脆嫩的嗓音,抑扬顿挫,字字珠玑,有力而坚定,美丽的容颜因为爱与被爱显得更加璀璨夺目,让人禁不住地折服。

    听完这番话,池振峯哑口无言。

    “振峯,你也不用急了,你最清楚贺煜的能力,你应该相信他,既然他做好这个决定,一定有所把握,我们能做的,就是信任他,支持他,陪伴他。”

    信任、支持、陪伴!

    这就是伴侣,这就是夫妻!

    池振峯闪闪炯亮的眸瞳一瞬不瞬地盯着凌语芊那张坚定绝色的脸容,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凌语芊粲齿一笑,芊芊玉手搅拌一下热奶茶,端到嘴边轻啜一口,转开了话题,“最近过得怎样?找到真命天女了没?算起来你年纪不小了哦,你爸妈不催你的吗?”

    池振峯略怔,笑容渐露,“催,怎么可能不催,几乎天天催,而且还是变换理由地催!”

    “那你还不抓紧满足他们老人家的心愿?”

    “我哪有总裁那么幸运!”池振峯下意识地感叹,继而,俊脸一囧。

    凌语芊淡然浅笑,继续喝着奶茶,正好这时,手机有来电,是琰琰打来的,催她过去了。

    池振峯见要事已经谈过,便也不打算妨碍,叫侍应来买单。

    凌语芊望着他,眼神愈加殷切,郑重地道出,“振峯,对不起,还有,谢谢!”

    池振峯摇头,耸肩,语气释怀了许多,“或许你说得对,总裁应该自有安排,迟点他应该会主动告诉我们的。”

    凌语芊也乐观地笑了笑,结账完毕后,从座位起身,与池振峯并肩走出咖啡厅,然后继续由他陪着直到雪糕屋门口,才正式分别,目送着他离去,她也转身进入雪糕屋内。

    等待多时的琰琰见到她终于出现,迫不及待地大嚷,“妈咪,你再不来雪糕都融化了,小吃都被我们吃光了。”

    凌语芊呵呵娇笑,在薇薇转让出来的位置坐下,揉了一下琰琰的小脑瓜,宠溺地道,“妈咪知道琰琰一定舍不得全部吃完,一定会留点给妈咪的。”

    “对了,振峯找你做什么?”凌母插了一句,面色有点儿凝重。

    “哦,没事,一点小事而已,没什么了。”凌语芊若无其事地回应,视线重返琰琰身上,逗着他,还叫他拿薯条喂她。

    凌母于是放宽心,薇薇这小妮子压根就没有多想过,加入阵列与琰琰一起争吃食物,整个场面好不欢快和温馨。

    一会都吃饱后,凌语芊去洗手间,洗手时看着镜子,脑海猛然再次闪现出池振峯忧心忡忡的样子,耳边回荡起那些殷殷切切的话语,促使她,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张阿姨的电话。

    张阿姨听到她的声音,略觉愕然,再听她问起贺云清是否在家时,更是高兴地连声回答了几个有,还善解人意地问凌语芊是否想过去探望他老人家。

    举着电话,凌语芊沉吟了数秒,终对张阿姨回了一声嗯,还跟张阿姨说,她现在就准备过去。

    张阿姨更是欣喜若狂,立刻说煮好午饭等她,不过她拒绝了,说已经在外面吃了,然后再聊谈两句,挂了电话,满面思忖地回到座位上。

    “妈咪,现在才11点钟,接下来我们去哪?还继续逛街吗?”琰琰兴致勃勃地发出询问。

    凌语芊冲他笑了笑,看向母亲,神色平缓地道,“妈,我想带琰琰去贺家一趟,去看看贺爷爷。”

    凌母面容陡然一僵,数秒,迟疑道,“你去看他做什么?难道他刚才又打电话给你了?”

    “没,妈您别急,不再是这么回事,是别的事。”

    “别的事?什么事?与振峯刚才找你有关?芊芊,你告诉妈吧,别让妈心里忐忑不安。”

    凌语芊注视着约莫几秒,又扫视一下琰琰和薇薇,便如实相告,“贺煜他……准备明天召开记者会宣布辞去贺氏集团的总裁之位,彻底退出贺氏,再也与贺氏无关。”

    轰!

    凌母如当头挨了一棒,深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深震慑住。

    “我想去找爷爷谈谈,可以的话希望爷爷能做出让步。”凌语芊继续说出决定,葱白玉指拉住了琰琰的小手,温柔地道,“琰琰,你还记得曾爷爷吗?妈咪等下打算去找他,你也去好不好?”

    琰琰已经大概懂一些事,毫不犹豫地点头。

    凌语芊又是宠溺地在他脸上抚摸一把,美目重返母亲身上,“妈,您放心,这次我只是去试试而已,不行的话就算,我不会有事的,我和贺煜再也不会分开,再也没人能拆散我们的。”

    凌母点头,叮嘱,“那你路上小心,有事记得打电话给妈,或者,给贺煜。”

    “对了,这事您暂时别让贺煜知道,今晚等他回来我再亲自跟他谈。”

    “行。那赶紧去吧。”

    凌语芊再点了点头,教导琰琰分别和母亲、薇薇说再见,然后才带着琰琰离开雪糕屋,来到前面停车的地方。

    自从发生了被国际刑警抓走的意外,贺煜在凌语芊出门时派了血枭二骑陪同,凌语芊不想引来注意,只让他们在车内等,贺煜想到她已经知道项链上的追踪器,还教她遇到危险立刻按出求救键,便也由她,而且,这次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暂时来说她应该没什么危险的。

    不过,当保镖知道她要去贺宅,还不能让贺煜知道时,没有再立刻领命,而是跟凌语芊说,先打给贺煜,贺煜允许了,再去!

    凌语芊急忙阻止,且故意凶巴巴起来,“这事不经我允许,你们谁都不准告诉贺煜,要是贺煜知道,我算到你们头上来!”

    “可是,总裁交代过,不能让夫人去贺宅的。”血枭雄狮继续露出为难之色。

    “他是他,我是我,现在你要听的是我的话!”凌语芊继续霸道骄蛮。

    琰琰也帮口了,“雄狮叔叔,蝎子叔叔,你们别犹豫了,赶紧听妈妈的话,开车吧。”

    血枭雄狮却坚持到底,可怜巴巴地看着凌语芊,恳求道,“夫人,请您别为难我们了,您就让我打个电话给总裁吧,说不定他同意呢。”

    “就是就是,夫人还可以对总裁撒个娇,总裁一心软,马上就同意了的。”血枭毒蝎也赶忙附和。

    凌语芊则对他的傻笑样回了一记白眼,“对,我跟他撒个娇,叫他马上把你们都炒了!”

    呃——

    两人皆石化!

    “雄狮叔叔,蝎子叔叔,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虽说你们听从我爹地,但你们要知道,我爹地可是百分百的老婆奴,所以,我妈咪相当于你们的顶头上司的上司,妈咪的命令,你们必然得听,否则把我妈咪激怒了,妈咪跟爹地吹吹枕边风,你们就会……”琰琰继续有模有样地劝解,说着还举起手指比划了一个卡擦的动作,真是老成到家,也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老婆奴”三个字,要是让他老子知道自己在属下面前被说是老婆奴,那张俊美绝伦的容颜,绝对好看和精彩!

    两人顿时又是哭笑不得!

    凌语芊也被惹得直想哈哈大笑,她费了好大的劲头才忍住,继续绑着脸。

    结果,血枭二骑听命了,开车了,在贺煜不知道的情况下,抵达贺宅了!

    贺云清已从张阿姨口中得知凌语芊要来,便以为凌语芊是来为贺煜准备离开公司的事求情的,于是摆高姿态,直到凌语芊禀明来意,希望他能退让一次,主动跟贺煜和好,叫贺煜打消这个念头,他才发现自己表错了情,不禁羞恼地拒绝,“不可能!”

    凌语芊早料到此,继续不慌不忙地分析情况,但贺云清也是个顽固派,句句驳斥,说到痛处怒火攻心,把一切都归咎凌语芊身上,怨气怒火于是都冲她发泄出来。

    曾经那么好、那么慈爱的一个老人,如今变得好像与她有杀父仇人似的,那犀利深邃的眸光,尽是一些冰冷、厌恶甚至痛恨之色。凌语芊即便做好心里准备,可还是难免悲伤与难过,渐渐地,沉默了下来。

    这时,一直静静观看的小琰琰上场了,小家伙一脸严肃,缓缓走近贺云清,下巴微微扬起,发出了恳求,“曾爷爷,求你别分开我爹地和妈咪好吗?琰琰求求你了。”

    本是怒气腾腾瞪着窗口的贺云清,闻声转回头来,看着眼前可怜巴巴的小豆丁,先是怔了怔,随即又看向凌语芊,哼道,“你教他这样说的?”

    凌语芊美目也重新迎向他,语气坚定地答,“不是。”

    “不是?难道他自己会这样说?”贺云清继续嗤了一声,表示他的不信。

    凌语芊也继续道,“嗯,因为他知道爹地妈咪相爱,清楚爹地妈咪得永远在一起,他才会过得开心和快乐。”

    贺云清又是扯了扯唇,睨着她,“既然是为他着想,你为什么不求他回来跟我讲和,提出辞职的人,可是他,而不是我!”

    “之前我劝过他,如今,我想劝你。”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听?”贺云清嗓子略略拔高,不喜欢她这样说。

    凌语芊则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从容不迫依旧,果断毅然依旧,语气更是前所未有的肯定,“凭贺氏集团不能失去贺煜,凭爷爷不能没有贺煜。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

    贺云清于是又顿了顿,不屑地回驳,“别忘了,我还有高峻和贺炜。”

    “但只有贺煜才最适合当贺氏集团的总裁。”

    “才不是,正如高峻所说,他太注重情爱,太过专注一个女人,根本成不了大事。”

    “成不成得了大事,爷爷应该最清楚!说那种话的人,是因为不懂爱,没人爱!”凌语芊不由得也拔尖了嗓音,暗讽高峻对贺煜因妒成恨,所以故意那样诋毁贺煜。

    贺云清再度沉默,目不转睛瞅着凌语芊,心中忍不住感叹连连,这丫头,越来越不一样,越来越有胆魄了。曾经,她只是一个娇娇滴滴的美人儿,而今,她的美不仅只于外表,那种从心内绽放出来的魅力,更加的慑人,难怪孙儿会对她执迷不悟,宁愿舍弃江山择美人!

    她的这种脱胎换骨的蜕变,何时开始的?为何上次见面自己尚未发现?难道是最近才这样的?今天才变的?因为贺煜的坚定和专情,她也变得更果敢?

    可是,又如何!他们心心相印又如何!

    贺云清猛地甩开这混乱的思绪,再次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做出了最后的通牒,“我一次又一次地给他机会,是他自以为是,他自己不要!假如,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跟我认错,或许我会考虑再给他一次机会,否则,哼!”

    听及此,凌语芊彻底放弃,满心绝望,苦涩和自嘲。

    自己果然多此一举,想自己还特意把琰琰带来,希望能用琰琰打动贺云清,而忘了,贺云清压根就没把琰琰放在眼里,以前一次次地排斥和反对,早就证明了琰琰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没有了贺煜,他还有高峻与贺炜,没有了琰琰,他还有其他的曾孙呢!是自己太天真,太高估了父子俩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也罢,你不稀罕他们父子俩,我稀罕,我爱,爱得很!

    深吸了一口气,凌语芊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就此辞别,“该说的,我都说了,爷爷仔细考虑考虑吧。我先走。”

    说罢,她拉住琰琰,嗓音恢复温柔慈爱,“来,琰琰跟曾爷爷说再见。”

    琰琰没有立刻照做,而是出其不意地问,“妈咪,我们真的要走了?事情谈完了?那曾爷爷答应不分开爹地妈咪了吗?”

    凌语芊一听,喉咙即时一阵紧致,极力忍住那快速攻上眼眶来的热气,饱含深意地道,“爹地妈咪不会分开,永远都没人能够拆散爹地和妈咪!”

    琰琰继续仰着小脸,稚嫩中透着严肃,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似懂非懂,数秒后,看向贺云清,终于道出一声“曾爷爷再见”,接着刻不容缓地扭头,小手儿特别有力地握紧凌语芊的手,步伐也异常的坚定,朝屋外走去。

    “语芊,语芊……”张阿姨追了出来,“你真的要走了?这么快就走了?不和老先生多谈一会吗?”

    凌语芊冲张阿姨抿了抿唇,苦涩地道,“我们话不投机,谈不下去了。”

    “可是……”张阿姨也满腹悲怅,突然仿佛想到什么,又是急声道,“不如你去找二哥?他应该也不希望煜少离开公司的。”

    凌语芊顺着转脸朝前面那栋熟悉的房子看去,约莫十来秒,点了点头。

    张阿姨恢复希望,自告奋勇提出陪她一块去,凌语芊便也由着,继续带着琰琰迈步往前,直到进入贺煜的家。

    美轮美奂的客厅里,贺一航在,季淑芬在,还有……那个李晓彤也在!

    ------题外话------

    更新每天都会继续,亲们也记得有月票就给《蚀骨沉沦》投投,还有年会票,每天都有得投的哦,求支持!紫紫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