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06 男色,生香,帅,帅爆了!

306 男色,生香,帅,帅爆了!

    呵呵,想不到,她和季淑芬的关系还是这么好,果然是臭味相投!

    不过,如今对李晓彤,凌语芊已经不再有任何作想,可谓是无视,她冲琰琰打了一个眼色,琰琰又是领会地走到贺一航的面前,甜甜地道,“爷爷你好。”

    经过上次在芊园被设计那件事后,贺一航对凌语芊还是有点儿想法,但对眼前这个可爱稚嫩的小孙儿却是疼爱如故,本是错愕严肃的英挺面容即时也露出微笑,将琰琰抱在了膝盖上。

    至于季淑芬,尽管痛恨凌语芊,可瞧着琰琰那越长越像自己儿子小时候的模样,无法不疼爱,但碍于拉不下脸,碍于琰琰并没有主动跟她示好,故她极力忍着,佯装不在意。

    倒是那李晓彤,竟然朝凌语芊发出一个友善的笑。

    这天空,是要下红雨了吗?

    对着李晓彤的笑脸,凌语芊感觉不到半点的高兴,她还是习惯李晓彤充满敌意、仇视甚至轻蔑痛恨的眼神,毕竟那样的话,她可以无视!

    不过,就算现在,她也没有怎样回应李晓彤,注意力放在贺一航的身上,处理正事。

    贺一航夫妇这也才知道她为什么主动来这里,纷纷为此震惊不已,那狗嘴永远吐不出象牙的季淑芬,更是气急败坏地把责任归咎于凌语芊,再次对凌语芊辱骂出来。

    凌语芊皱起眉儿,不客气地回击,“你给我闭嘴!我想说话的人,是爸爸,不是你!你,给我站到一边去!”

    你——你这小贱人!

    季淑芬顿时恼羞成怒,在心里崩溃抓狂地怒骂。

    凌语芊不再理她,继续看向贺一航,态度恢复诚恳,“爸,贺煜那边是不可能再妥协,故我希望您能去说服爷爷。”

    贺一航也定定与她回望着,满面思忖,这时,坐在他膝盖上的琰琰忽然摇晃着小身子,直嚷道,“爷爷,您就帮帮妈咪吧,帮妈咪去说服那个脾气像块石头的曾爷爷,让他答应爹地和妈咪在一起,总之,我爹地和妈咪不能分开的。”

    贺一航视线于是又回到他的身上,看着这小小的年纪,却懂得如此着想,不禁更加百感交集。

    而再过几秒,琰琰小脸严肃了起来,“或者,你还可以跟曾爷爷说,假如他硬是要拆散我爹地和妈咪,我就第一个不原谅他,永远都不会认他!”

    “琰琰——”凌语芊俏脸猛然一变,惊呼出声。

    贺一航更加的心头大颤,满怀思绪如滔滔江水翻滚不停,至于在场另外两个人的表情怎样,可想而知了。

    结果,贺一航答应了,答应凌语芊他会试着去找贺云清谈谈,且答应琰琰他很努力地去投入这件事。

    说完,就立刻去了。

    凌语芊沉闷凝重的心总算舒展些许,考虑到要等结果,在张阿姨的劝说下,便答应留下来,不过由于不想和季淑芬相对,她打算上楼去,看看她和贺煜曾经住过的卧室。

    张阿姨也不再多说,笑呵呵地陪她上楼,还特意跟琰琰说及,琰琰上次就已经来过这个自己小婴儿时期住过的房间,如今再光临,依然掩不住兴奋,蹦蹦跳跳冲上楼梯,进入房间后更是东跑西走,这里瞧瞧,那里摸摸,最后跃上床,使劲地弹跳。

    张阿姨一直陪在他身边,又是呵笑又是紧张,可开心了。

    凌语芊则独自四处观看,再次边看边回忆在这里发生的情景,点点滴滴都那么的详细,那么的让她难以忘却。

    而一阵子过后,外面蓦然响起敲门声,凌语芊就近走过去,打开门,见到伫立眼前的人影,不由得浑身僵硬,震住。

    是李晓彤!

    又是那种一副很熟络的朋友状,还热情地对她打出了一声招呼。

    “嗨!”

    与李晓彤一脸假笑相比,凌语芊面无表情,对她注视片刻,冷道,“有事?”

    李晓彤并无以往那种不悦或难堪之色,继续笑容可掬地道,“我能进去吗?我想和你谈谈,关于……贺煜的事。”

    最后半句话,让凌语芊本是拒绝的心,有了一丝犹豫。

    李晓彤眸光猛地一晃,抓紧时机接着说,“语芊,很抱歉以前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我只想让你知道,以后,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了。”

    终于,凌语芊还是让她进来了,当然,这并不代表会给她好脸色看,精致绝美的小脸,继续冷若寒霜,且看也不看她。

    对李晓彤的不请自来,张阿姨同样大感纳闷,不由又瞧向凌语芊,面露担忧。

    凌语芊冲她嫣然一笑,示意她不用担心,这也看向李晓彤,语气冷淡依旧,“有什么快说吧,等下我得哄琰琰睡觉。”

    “呃,其实……也没什么妙计,我来,只是想跟你示好,想让你明白,我再也不会与你为仇,有些事勉强不来,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没必要再去强求,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和你做朋友。”

    做朋友?

    凌语芊本能地感到一股讽刺,不,她不愿意和李晓彤做朋友,朋友二字,这辈子都不可能出现在她和李晓彤之间,不管李晓彤今天这般表现有没有目的,她都不会与李晓彤和好!

    有些事,发生过就发生过了,再也抹不去,再也回不了头,她和李晓彤之间,存在着太多的恩怨,单单一个李晓筠,就注定了她和李晓彤这辈子只能成为仇人!

    李晓彤却坚持不懈,继续着各种游说,还不惜搬出某些能触动人心的过往,“语芊,很多事我不懂怎么去说,我知道你要的也不是对不起之类的道歉话语,我是真心希望与你化敌为友。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当时我就对你很有眼缘,我是真心喜欢你,真心帮了你。”

    听及此,凌语芊不得不想起一些过往,自己和李晓彤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就那样清楚深刻地浮现在了眼前。

    当时,她何尝不是特别钦佩和喜欢李晓彤,甚至还想过,自己要是能和那么正义能干的女子成为朋友该多好,但紧接着,随着贺煜的出现,亲昵地搂住李晓彤的腰肢,让她知道李晓彤就是贺煜新的女朋友时,她便知道,自己这个梦想破碎了,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了,而后来,经历过一件又一件的纠葛、侮辱、伤害等爱恨情仇,随着那个正义的天使慢慢露出魔鬼般的丑陋,更是让她时刻记住,这个人,自己别再靠近,别再有所交集!

    所以,对着李晓彤那满是讨好和友善微笑的美丽容颜,凌语芊不讲情面地回绝了,“很抱歉,我们“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道不合不相为谋,无法做朋友,你,请回吧。”

    一抹错愕,即时飞速闪过李晓彤犀利的眸瞳,还似乎隐约伴随着一种别样的光芒。

    这时,琰琰突然也跑了过来,语气不善地冲李晓彤吼,“坏阿姨,你走,我们不要你的示好,我妈咪不要你这样的朋友!”

    凌语芊始料不及,不禁诧异了一下,但也没特意去阻止,只一声不吭地牵住琰琰的手,回头,走向床榻。

    至于身后的李晓彤,失落、不甘、羞恼,呆愣好一阵子后,重新恢复和颜悦色,留下一句客气的话,“那我不打扰你了,我们后会有期,对了,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我手机,还是以前那个号码,没有变的。”

    友好的声音落下,清脆的高跟鞋声随之响起,接着一点一点地远去,直到最后,整个空间归于宁静。

    “妈咪,你刚才的做法真帅!对付这样的母鼠狼,我们就应该意志坚定,不受迷惑!”琰琰蓦地又嚷一句,打破室内的沉寂。

    母鼠狼?凌语芊先是一怔,渐渐明白过来,黄鼠狼来拜年,不安好心,故自己,不能再让坏人有机可趁,免得再次陷入危险,甚至陷入痛苦的深渊!

    在琰琰可爱的小鼻尖宠溺一拧,凌语芊不由得问了问旁边的张阿姨,“阿姨,你觉得我刚才那样做,是对还是不对?”

    张阿姨并没直接回答对或不对,而是这样应道,“语芊丫头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轻易相信他人的傻丫头,再也不用让人操心,特别是煜少。”

    呵呵——

    看来张阿姨也不赞同自己接受李晓彤的示好,确实,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对李晓彤,自己可以不做追究,但也不能再扯上任何关系,至于朋友?免了,谢了!就算自己真的没有朋友,也不至于要这样的人!

    想罢,她彻底地释然,把这个不该有的插曲完全甩开,注意力集中琰琰身上,逗着他,陪着他,眼见他不停的呵欠了,于是和他一起躺下,看着他慢慢睡过去。

    “语芊,不如你也睡一会吧?”张阿姨忽然提议,样子还是非常的和蔼可亲。

    凌语芊想到张阿姨可能有很多事操劳,不想继续占据她的时间,便也点头,还叫张阿姨不用再陪自己,先去忙她的活儿。

    张阿姨则是另一种想法,认为自己离开的话,凌语芊会快些入睡,于是也答应了,又对凌语芊慈爱地关心一番,走了出去,且体贴地关上房门。

    凌语芊慢慢收回视线,继续望着琰琰,思绪不由自主地转到刚才和贺云清见面的情景上,忍不住拿起手机,找到贺煜的电话,但思量犹豫一番后终还是没有拨打出来,紧接着把手机调到静音状态,放置一边,闭上眼,不久也进入梦乡。

    朦朦胧胧间,她感觉脸上有点痒痒的,似乎有人在摸她,熟悉的触感令她立刻想到是他,故她以为在做梦,梦到自己的男人又对自己上下其手,便不打算去理。

    然而,他似乎很坏,动作越发激烈和真切,许久都没有停下来,弄得她又痒又麻的,既快乐又难受的,不禁纳闷,难道不是梦?难道他来了?可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想罢,她再也不敢贪睡,努力睁开眼,真的见到了她的男人!

    来不及任何作想,凌语芊首先被眼前的人影深深地迷住。

    哇塞,今天的他好帅哦,比以往都帅,帅爆了!

    不同平时的浅色内衬搭深色西装,今天他是全黑色,西装是黑色,内衬也是黑色,剪裁都很独特,将那棱角分明的男性面孔衬托得更加俊美绝伦,冷峻酷帅,简直就是鬼斧神工之杰作,大概天底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件如此完美的。

    被她这般盯着看,贺煜竟觉得有点不自在起来,俊颜微微抽了下,讪讪地问,“咋了?”

    “好……好帅,老公你今天好帅哦!”凌语芊不假思索地说出心中想法,盈盈美目继续痴迷地盯着。

    贺煜先是一怔,心头抑不住的欣喜,本是僵硬的脊背迅速往前靠近,薄薄的唇贴到了她的耳畔,吹出一口热气,邪气十足地低问,“那想不想被帅帅的老公狠狠操一回?!”

    “想!”凌语芊又是下意识地应,心智已被这极具磁性的嗓音迷惑,脑海不自觉地幻化出被他压在身下疯狂驰骋的情景,即时春心荡漾,销魂蚀骨,但很快又意识到什么似的,尖叫出声,整个脸庞仿佛染上一片玫瑰色,羞红起来。

    天啊,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定是跟随他时间久了,自己也变成色女了,啊啊啊啊啊啊,丢人死了!

    她急忙从旖旎荡漾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中出来,瞪向那罪魁祸首,却见他哈哈大笑,已经笑弯了腰,那张本是紧绷着的俊脸,乌云顿消,如太阳般闪耀发光。

    半个小时前,他忙完正事,坐下休息时,思绪立刻被她占据,于是拨打她的手机,想听听她那娇娇柔柔、酥麻入骨的嗓音,顺便问问她在做什么,谁知没人接听状态,他便又试着打给血枭二骑,结果却让他发现一个令人气恼的消息!

    平日里干脆利落的血枭二骑,今天支支吾吾的,半响都回不了话,他心头瞬时一凛,觉得事有古怪,最终,在他严厉的质问之下,总算得到招供。

    原来,这小女人背着他偷偷来找老头子了!如没猜错,应该是为了今天他提出辞职的事,只不过,他有点不明白,她是如何知道的?又或者,是老头子找她的?

    不想再烦躁地思索下去,他索性离开公司,驱车直奔到贺宅来,从血枭二骑口中得知她已经见过老头子,转为回到这儿,他不禁又是一阵困惑,毕竟,根据目前的情况,他不觉得她会踏进这间屋子,所以,继续怀着阵阵疑问,他进入自家屋子,不顾母亲的惊喜、讨好和搭讪,刻不容缓地上到这里来。

    “对了,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凌语芊大脑已经恢复正常运作,迫不及待地问。

    贺煜定了定神,瞅着她,不吭声。

    起初,凌语芊还能逞逞强跟他争持一下,可渐渐地,她不得不投降,揉了揉发酸的双眼,主动说明缘由。

    原来是池振峯那家伙多管的闲事!

    哼哼,他想过会是爷爷,会是高峻,甚至是贺一然那家子,却惟独没想到池振峯,这小子,几时变得这么多事,变得这么自以为是了!自己都已经很坚定地表态,他却还固执坚持,哼哼,从下个月开始,等着扣工资吧!

    瞧着男人越发冰寒深沉的脸容,衬托着那一身冷酷的黑,像是丝丝毒气萦绕而成,她似乎还看到了冒出的浓烟儿来,毒烟逼人,带来一阵难以抵抗的寒意,由头到脚!

    别的人得罪他,下场会是生不如死,至于自己,则是另一种惩罚,他身上有着比任何东西都威力十足的武器,会把她击溃得欲仙欲死,能上天堂,又能入地狱。

    不想自己今晚甚至现在就被他惩罚得下不了床,凌语芊赶忙爬起来,莹白细嫩的藕臂圈住他的脖颈,把他拉了过来,撒娇道,“好了,我知错了,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受委屈,我是抱着试试而已的态度,行就行,不行就算,我真的没有任何难过和伤心,不信你等琰琰醒了问他,或者也可以问张阿姨,甚至,去问你爷爷。”

    这湿湿糯糯的嗓音,这娇柔酥软的语气,特别是这溢满幽香芬芳的软躯玉体,每一样都刺激融化着贺煜的心,再多的怒火,也会被吹走。

    于是乎,这心里的狂躁和怒气呀,一下子就消失了六七成,特别是当她继续撒娇,还特意在他脸上啵了一下,他更是再也气不起来,望着她,声色平缓地道,“那结果呢?成功了,或失败了?”

    凌语芊嘟起小嘴,挫败地应,“我终于知道你有时为啥那么倨傲固执,你爷爷根本就是一块食古不化的石头,这是你们贺家的优良传统……”

    传统二字没有出完,凌语芊就被贺煜忽然沉下的脸慑到,吐了吐小舌头,再道,“不过,我已经委托你爸去说服他,总之,这次无论如何得轮到他妥协!”

    听到此,贺煜总算明白她为什么踏进这栋房子,原来,她是来请父亲帮忙的,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尽管他不认同,但无法不感动。

    最后一丝懊恼的火苗熄灭,他满怀暖暖的激动,挥手,将她搂入了怀中。

    凌语芊看出他的心思,欣喜之余,也满腹澎湃,静静依偎眷恋着他,一会,抬起头来,芊芊玉指抚摸上他好看的五官,突然哽咽出来,“贺煜,很多人都觉得你睿智聪明,其实,我反觉得你有点傻,听说爷爷并没真的要罢免你的总裁之位,你不应该主动退出,你这样决定,其实很傻的知不知道。”

    贺煜目不转睛地与她对望,镶嵌在深邃眶廓里的黑珠子分外明亮,透着坚定的光芒,那张永远都波澜不惊的俊脸,此刻同样淡定从容无比,一会,性感的薄唇冷不防地勾起,说得饶有兴味,“你傻嘛,我不傻怎么配得上你。”

    凌语芊顷刻又是一阵感动,抡起小粉拳,在他坚实的肩膀重重地打下一锤,娇嗔,“真混蛋,都这个时候了还开玩笑!”

    “什么时候?为什么不能开玩笑?”他把她搂得更紧,在她额头不停地啄吻着,“傻瓜,那些东西跟你比,都不值一谈!再说,你要相信老公的能力,失去的这些,老公都会再拥有的。除非,你对老公没有信心。”

    “当然不是,我对你当然有信心,我讲过,我信你说的每一句话!”凌语芊迫不及待地发表想法。

    贺煜又是邪魅一笑,“好,我会让我讲过的每一句话,都实现!”

    呵呵——

    凌语芊听罢,也忍不住心花怒放地笑了,刚才她还在想着贺一航能否劝得住贺爷爷,如今,她觉得不重要了,反正,不管他做什么决定,她都信他,支持他,而且,不会去主动问,因为她知道,他迟点一会告诉她的,所以,她会耐心地等,等待他实现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带着她继续他们的幸福之旅。

    她把心思从这件事中抽出来,想到另一个可恶的人影,不禁转开话题道,“对了,你刚才有没有见到你的EX?(前任)”

    EX?

    贺煜剑眉一挑,数秒后才意识过来,伸手在她头壳轻轻敲了一把,面色窘迫地道,“不准用这样的词在我身上!”

    凌语芊见状,忍不住逗他,“什么嘛,她本来就是你的前任女朋友啊,哎哟,敢做不敢为,不想抹去,那你当年别和她好嘛!”

    “你这小坏蛋,不是说过当年我情有可原吗,都过去N久的事还记着,是不是欠打……不,小花儿饿了吧,欠喂了吧,那赶紧扒掉衣服,老公喂饱你。”

    可恶,大色狼,坏蛋!

    总爱这样欺负人家,看我不整死你,哼哼!

    ------题外话------

    妞们对我的好,我会记在心上,这些,会成为我人生中宝贵的一个回忆。因为你们,我能以坚持;因为你们,我务必坚持,谢谢每一个给我安慰,给我鼓励,给我支持,给我帮助的人,世界因为你们而美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