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08 独一无二的尊享,给我最爱的女人!

308 独一无二的尊享,给我最爱的女人!

    “嘀——嘀——”

    回到办公室的贺煜,电话响起,一看手机屏幕上的熟悉人名,冷峻的面庞立现柔缓,刻不容缓地按下接通键。

    “老公——”

    呵呵,这小东西,有时候撒起娇来,真能让人甜到心里去。

    “记者会开完了吧?一切顺利吧?”

    “你说呢?”他走到落地窗边,俯视着下面的车水马龙。

    “我说啊,一定顺利,我老公哦,没事能难倒他的。”

    呵呵——

    “是的,老公想操你时,更是毫无困难。”

    “呃——坏蛋,干嘛总是想到这方面去。”

    “谁让坏蛋家中有个勾魂夺魄的小妖精,对坏蛋下了蛊毒,让坏蛋无时无刻不对她着迷沉沦呢。”在小女人的面前,他也越来越会说情话,说起情话一点都不赖,大概也只有她,才能有幸体会到他如此非凡的一面。

    所以,小女人尽管娇羞不已,但也甜蜜不已,他说她是勾魂夺魄的小妖精,他何尝不像一种摆脱不掉的毒药,令她鬼迷心窍,整颗心只想着他,念着他,恋着他,一辈子——

    这时,池振峯进来了,贺煜见到他,想起一件事,不禁对凌语芊道,“晚上我和昊宇他们吃饭,你想不想来?”

    约莫几秒,凌语芊才回应,“好啊,我带琰琰去。”

    “嗯,我回头跟保镖说,让他们载你过来。”

    “好,那先这样了,你一定很多事情要做,先忙吧。”

    “亲一口!”在她挂线之前,男人及时提出一个要求。

    吁——

    空气里紧接着响起一阵抽气声,发自池振峯,被贺煜这无赖的一面震到了。

    贺煜却视若无睹,注意力继续集中在电话里头,收到那端传来的响亮的吻声,他邪魅地勾起唇角,然后,挂线,转为打给血枭雄狮,简短精要的交代一番,再次收线,这才看向池振峯,半眯一下眼睛,似乎在嗤哼振峯的大惊小怪。

    池振峯定了定神,讪讪地笑了笑,在贺煜走回办公桌后,他也跟着在贺煜对面坐下,开始汇报记者会的后续工作,完毕,转到工作上。

    虽然距离贺煜正式离开公司还有半个月,但这毕竟不是普通的员工离职,他是一个大总裁,掌管着整个贺氏生死存亡的领导者,这一走,可不是简单的事,需要交接的工作,可多着。

    “对了总裁,我刚才见到高峻召集了人马过去会议室,估计在讨论与你有关的事。你这一走,高峻就顺理成章接管了这个位置,我想接下来的十几天,他会趁机发出刁难的。”池振峯边整理分类着文件,边汇报着,对贺煜执意辞职一事,他已不再纠结,专心投入帮贺煜着手接下来的交接事项。

    贺煜则抿了抿唇,表示他已听到振峯的话,继续沉默寡言地批阅整理着文档,一直忙碌到将近六点钟,他又给血枭雄狮打通电话,得知凌语芊和琰琰在安全出发的路上,便也彻底停下工作,与池振峯离开公司,直达会餐的大酒店,在门口处,等候他的小女人和儿子。

    小女人身着一袭水蓝色的灯笼裙,飘逸脱俗,脸上薄施脂粉,长发飘飘,依然美得不可万物,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勾心的气息。

    贺煜一双鹰眸因此更黑更亮,阔步迎上前,大手自然落在她的小蛮腰上,不着痕迹的在她翘起的丰臀轻捏了一把,贴着她的耳畔低吟,“穿得这么迷人惹火,引老公犯罪啊。”

    凌语芊略微颤了颤,媚眼一眯,妩媚地应,“嗯,小妖精要勾老公的魂,夺老公的魄。”

    呵呵——

    这小东西!

    压住又想冲她说出平日那句爆粗的情话,贺煜勾了勾唇,搭在她腰间的大手紧了一些,另一手牵住琰琰,正式踏进酒店,进入那间钦定的雅房。

    其他人也已抵达,尽管大家都见过凌语芊很多次,但每次一见,都忍不住为她出尘脱俗的美着迷,直到他们的老大发出不悦的瞪视,才意犹未尽地收回目光。

    紧接着,肖逸凡取出一个袋子,朝凌语芊递了过来,温柔地道,“语芊,上次贺煜在演唱会上唱的歌,后期制作已经弄好了,这碟片,你收着。”

    哇——

    众人一听,无不欢呼呐喊。

    贺煜则面容一囧,长臂挥出接过袋子,打开,取出里面的物品。

    靠!

    竟然把他的头像也印上去了!

    还有,那些字……

    献给我最爱的女人——冷面总裁贺煜处女献唱,独一无二的尊享。

    “哇塞,帅毙了!逸凡你果然够朋友,帮老大弄得这么震撼,真他妈的有魅力啊!偶像!”

    不知几时,顽皮的李承泽跑到贺煜背后来,看到碟片上的精美制作,忍不住夸张尖叫,狂吹口哨。

    贺煜俊颜又是微微一讷,给了李承泽一记白眼,收回视线时,刚好扫过旁边的凌语芊,不禁将手略微伸出一些,让她也看到碟片上的画面。

    嗷嗷——

    刹那间,凌语芊也被深深震住。

    她首先看到的,是那张放大的相片,那是他的侧脸,经过专门的PS加刨光制作,整个轮廓更是难以言表的深邃、完美,魅力无法挡。还有那些字,最爱的,独一无二的……李承泽说的没错,逸凡真好,做出这么罕见的一张碟片。

    当初,贺煜在那场演唱会上的献唱,肖逸凡早有准备录了下来,还说会弄成碟片让她日后回味和永久收藏。她本以为他当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想不到当真如此,还弄成这么唯美的碟片,就像真的明星出碟那样,区别的是,这张歌碟专属于自己,这个举世无双的“歌星”,是为自己而唱的!

    嘻嘻,好幸福哦,自己真幸福!

    好一会,凌语芊抬起眸来,迎上身边的男人,柔情蜜意地望着他俊美绝伦的面容,然后,望进他深情满布的眸瞳里去,翘起樱唇,幸福地笑了。

    贺煜也不自觉地勾了勾唇角,少顷,转向肖逸凡,由衷道出一声谢谢!

    肖逸凡但笑,不语。

    至于李承泽,已经回到自个的座位,又是淘气地调侃道,“老大确实应该感谢逸凡,你瞧,小嫂子笑得如花般灿烂,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遭此揶揄,凌语芊俏脸泛红,急忙低首,继续集中注意力在那令她深深着迷的碟片上。

    琰琰也嚷着要看,她索性从贺煜手中拿了过来,与琰琰一起欣赏,边看边回忆当时的情景,真狠不得立刻就回家播放,再次让那好听动人的歌声萦绕耳际,体会那份独有的深情。

    恰好,何志鹏提出不如先在这里播放一下,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但立刻遭到贺煜的拒绝。笑话,那是他为他的小女人唱的,那天演唱会上是不得已,才让他们饱了耳福,如今这个碟片,除了自己和小女人,谁都别想碰!

    为了打消这些混小子的痴心妄想,贺煜把话题转到了工作上,大家心知无法勉强,便也作罢,提及今天的记者会。

    接下来,众人滔滔不绝,你问我答,你说我接,你争我辩,凌语芊也从中了解到一些情况,特别是当他们谈到高峻的身世,谈到这次去美国,贺煜前前后后总共又付出的那二十多亿时,她更是深深体会到他对她的爱,感动之余,忍不住内疚,焦急地望着他,打算说点什么,却嘴唇颤来颤去,不知道怎么说好。

    就在此时,贺煜的手机响起,他接通,谈了几句,挂线,然后对大家说,“跃天建设的老何说他就在附近,刚好看到我的车子,大概五分钟后来这里。”

    “跃天建设的老何?那个创始人何忠义吗?跃天建设在房地产这块一直与贺氏明争暗斗,他怎么会来见老大?”

    “估计是知道大哥离开贺氏集团,故意来踩一脚吧。”何志鹏用他侦探的思维来猜测。

    其他几人,也纷纷暗忖,凌语芊冰凉的小手迅速握住贺煜的大手,焦虑又担忧。

    贺煜冲她微微一笑,示意她不用担心,对这个何忠义的来临,他可是有另一种看法呢。

    不到五分钟,敲门声传来,正是那何忠义!

    李承泽去开门,表情不悦地瞅着他。

    何忠义回以呵笑,面对贺煜时更是满脸讨好和谄媚。原来,他并非来落井下石的,而是……想聘用贺煜当他公司的CEO,高薪聘用!

    薪水十亿元一年!

    这对一个CEO来说,真的算是非常高的薪水,当然,贺煜物有所值。谁不知道贺煜的生意能力,谁不知道贺煜在贺氏的丰功伟绩,一年下来为贺氏集团可是创作了无数个十亿呢!何况,这身为竞争对手,把贺煜挖过去,目的显而预见嘛!

    “外界对贺总辞职一事,猜测议论纷纷,不管怎样,老何我坚持认为那是贺老先生老糊涂了,竟然放走贺总你这个金矿,根本就是贺氏的一个极大损失嘛!”何忠义继续恭维地拍着马屁,脸上的笑容也一直没有断过。

    突然,昊宇冷不防地插了一口,“何老,俗话说做事有分先后,今晚是我宴请贺总,你老人家却半途踩只脚进来,这不合规矩呀!”

    呃——

    何忠义即时被昊宇这话震动到。宴请?难道这个昊宇也想聘请贺煜?可是,中天集团不是贺煜在外面私搞的生意吗?

    本来,何忠义也想到,贺煜这次退出贺氏集团,可能会索性去掌管中天集团,但他又觉得,万一贺煜还是不想让人知道中天的背景呢?所以,他才一直派人跟着贺煜,得知贺煜到这里吃饭,便迅速赶过来了。

    “我们中天给贺总的价格可是何老的两倍呢。”李承泽忽然也意味深长地道。

    两倍?那就是,年薪20亿?

    一听这个巨额数字,何忠义忍不住心头大颤,然而,想到贺煜为贺氏集团创造出无穷尽的财富,便也横下心,笑呵呵地对贺煜道,“价格方面,贺总要是觉得不满意,咱们可以再谈,贺总的能力,不是价格能衡量的,老何我是爱才之人,自是不会拘泥于钱财方面,贺总帮我们公司盈利的话,花红什么的,都不成问题的。”

    说着,他又看了看贺煜身边的凌语芊和琰琰,继续道,“据闻贺总是个极为疼爱和重视妻儿的好男人,工作时间方面,也会随贺总安排,绝不会妨碍到贺煜与尊夫人享受快乐时光。”

    嗷嗷,真是够诚意的!

    本是为贺煜忧心的凌语芊,一听何忠义开出这么好的条件,忍不住心动了,暗暗扯了一下贺煜的袖子,示意他,值得考虑。

    贺煜回她邪魅一笑,继而,看向何忠义,并不给以回复,而是这样漫不经心地道,“何老,今晚是我和家人朋友聚餐的时光,我不想谈公司,何老要是还没吃饱,大可坐下一起吃,我无任欢迎。”

    呃——

    何忠义顿时一阵失望,但很快,又恢复希望,尽管贺煜没有答应他,但也没拒绝的对不?

    其实想想也是,如此重大的一件事,贺煜又怎么会立刻就给答复,自己来之前,也没想过他会立刻答复的呀。

    所以,何忠义继续呵呵直笑,但也没有真的留下用餐,他清楚,这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与贺煜关系匪浅,他不是这个圈子的人,鲁莽加入的话,说不定会显露出自己的缺点,万一制造一些不愉快就更不好了,不过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他倒不忘给贺煜最珍爱的女人——凌语芊留下好印象。

    胖墩墩的身躯,一滚一滚地走近凌语芊,在凌语芊面前恭维地站着,伴随赞美而出,“早闻贺夫人长得国色天香,如今一见果然非同凡响,这全天下恐怕只有贺夫人才配得上天之骄子的贺总,真是一对璧人,绝配呐!”

    这老头的用意,凌语芊何尝不懂,基于礼貌,她便也客气地冲他笑了笑。

    谁知道,这淡淡一笑,就此把何忠义给迷住了,小眼睛猛然瞪大,巴巴望着凌语芊,直到身边射来一道凌厉如冰的寒芒,他才意识过来,赶忙低首,痛骂了自己一顿。

    真该死,自己什么女人不看,竟然盯着贺煜的妻子看!虽说这娇娇滴滴的娃儿长得倾国倾城,但自己万万不能着迷的呀!

    生怕再呆下去引来意外,何忠义不敢再停留半秒,赶忙带着道歉的表情对贺煜辞别,仓皇离去。

    房间内,紧接着响起一阵清脆的狂笑声。

    是李承泽,他也发觉了此事,取笑何忠义的自食其果,笑罢还打趣道,“这懒蛤蟆回去可要后悔了,费尽心思渴望老大过去帮忙,结果却败在自己的好色之下,哈哈,活该!”

    “说不定,我会答应他呢。”贺煜出其不意地道了一句。

    呃——

    众人皆震愣。

    李承泽更是迫不及待追问出来,“老大,不会真的吧?那我们呢?”

    “你们?等你们几时把二十亿的支票拿到我面前再说吧。”

    “哇!二十亿?那是昊宇故意挫挫懒蛤蟆而已,你当真啊?这公司是你的,你没理由要这么高的薪水啊,我和昊宇也才二十万一个月,一年也就二十来万,你却二十亿,不公平,真心不公平!”李承泽帅气的脸容尽显委屈,可怜兮兮地瞅着贺煜。

    原来,在中天集团,贺煜使用了工资制,就是平时会支付昊宇和李承泽20万/月的固定工资,然后年底再按照各自的股份分花红。

    对着李承泽哭丧的脸,贺煜回以意味深长的笑,继而不再理他,侧脸转向身边一大一小的宝贝,服侍她们进食。

    接下来,李承泽继续诉苦抱怨,有多委屈就装出多委屈,俨如一个饱受老板虐待的童工,其他的人于是都没好气地消遣他,就连小琰琰也不时地插口,还这样教导,“承泽叔叔,你不如求求我妈咪吧,我爹地是老婆奴,妈咪的话他一定会听,然后你就不会再被虐待了。”

    哈哈——

    众人又是欢乐不已,每个人,都不同的表情。

    对于这个称呼,贺煜先是忍不住懊恼,但渐渐地,索性无视,反正,一个称呼而已,老婆奴就老婆“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奴吧,这些家伙说不定早就在私底下说他是老婆奴了。

    这不,丰盛的晚餐结束后,大家提议去下半场,到夜总会happy,贺煜回绝,“爱记仇”的李承泽于是趁机揶揄,“算了吧,我们还是别为难老大这个老婆奴了,假如他真去了,到时候回去,说不定得跪搓衣板呢!”

    “现在没搓衣板了,找个痰罐顶着还是可以的。”

    “照我说,搓衣板痰罐什么的都是小事,小嫂子不给老大进房才是大事呢。”

    哈哈——

    这就是朋友!

    难得有机会,这些人可是抓紧地调侃、揶揄,然后,饱含深意地冲贺煜挥挥手,与凌语芊告别时,还暧昧地眨眨眼,留下一句,“小嫂子,老大对你绝对忠诚,你就别那么狠,悠着点,让他进门吧。”

    一部部炫酷的车子,载着一个个帅气的男子绝尘离去,露天停车场上,静了下来。

    贺煜这也安排凌语芊和琰琰坐进车内,启动引擎。

    “贺煜——”凌语芊突然喊住他,纯澈美丽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着他,迟疑道,“如果……你想去的话,我……我不反对的,而且我也不会生气,你只要答应我别抱那些女人,别让那些女人坐在你身上,我……我不会生气的。”

    贺煜听罢,俊颜猛地微微抽了一下,眸色深深回望着她,不做声。

    “我知道你疼我,可是……我不想让他们觉得你是老婆奴,更不想他们认为我把你看得那么紧。”凌语芊继续说出心中想法,嗓音低低的,柔柔的,充满无奈,充满怅然,充满悲痛,更充满,强撑和不舍。

    她知道,他这些铁哥们都是单身的,她是不可能完全阻隔他和他们在一起,故她宁愿自己在家中孤独地等待,甚至会忍不住想他在夜总会做什么,也不愿他被振峯他们那样想他。

    “坐好了?开车了哦。”这,就是男人的回答。

    然后,车子启动,缓缓驶上路面。

    凌语芊依然目不转睛地瞧着他,一会,不由得又问,“贺煜,你有没有后悔自己太早结婚了?”

    贺煜剑眉蹙起,数秒,反问道,“很早吗?那你认为我多少岁结婚才不算晚?”

    其实,他当然不算早婚,按国家规定,他还是晚婚了呢,只不过是他这些铁哥们比他还晚婚而已。

    “觉得亏欠老公,那以后就多锻炼身体,保持足够的体力,好让老公多操几回。”

    呃——

    这男人,干嘛总是这样说话!

    凌语芊即时脸红耳赤,下意识地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宝贝,幸好小家伙累得有点昏昏欲睡,并没留意到他的话,也不懂那意思。

    宽厚的大掌猛然横了过来,握住她的皓腕,“怎样,听到老公刚才的话吗?要不要老公再重复一次?如果觉得亏欠……”

    凌语芊急忙抬起脸,迅速应答,“呃,听到,听到了。”

    “那你的答案呢?”

    答案,她哪知道答案啊,哪知道怎么回答啊,哪好意思回答啊,真坏蛋!

    呵呵——

    男人却笑了,这傻妞,傻里傻气的!

    他欢快地吹了一声口哨,松开小女人的手,转去打开汽车音响的按钮,优美的音乐旋律顷刻蔓延整个车厢。

    大家于是都不再吭声,沉浸陶醉在这美好的歌声中,两只手,十指相扣,紧紧相连;两颗心,彼此交缠,灵魂相通,即便下了车,回到宁谧温馨的卧室,耳边依然回荡萦绕着那深情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动听的歌曲。

    所以,为琰琰洗完澡,哄琰琰睡下之后,凌语芊迫不及待地拿出碟片,先是再一次欣赏上面的迷人影子,接着拿出碟片,放到播放器里面,轻按着小小的按钮,她手指抑不住的颤抖和哆嗦,好一会,总算按了下去,听闻那熟悉低沉的嗓音后,更是心情澎湃,如滔滔江水,跌拓起伏。

    地球自转一次是一天

    那是代表多想你一天

    地球公转一次是一年

    那是代表多爱你一年

    恒久的地平线

    和我的心永不改变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

    优美的旋律,感人的歌词,动听的声音,一切的一切搭配在一起,深深震撼着人的内心,震撼到灵魂和骨血里去。

    ------题外话------

    芊芊:接下来有个好久不见的特殊人物出现,紫妞给力点下章来个万更,一鼓作气写到那个情节去。

    某紫:可以啊,用你的美色去勾引大家砸点票票。

    贺煜:找死!我女人的美色能乱用的吗,只能对着我,至于其他人,免了!

    某紫:那用你的男色去勾搭吧,对,你去的话大家一定狂砸票。

    芊芊:不行,他的男色也只能对我。

    某紫翻白眼:你也不行他也不行,那谁去?

    贺煜/芊芊:你自己啊!

    呃,我——有——美——色——吗?

    妞们,我美吗?我色吗?万更耶,不预先加点油怎么能驶向万更目的地?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