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11 情涌慾动,浪翻腾,高潮走起(1)

311 情涌慾动,浪翻腾,高潮走起(1)

    接下来的日子,凌语芊真的做到尽量陪冯采蓝,而且,在冯采蓝的询问下,她把这几年的情况如实相告,当问起贺煜最近的工作状况时,也毫不隐瞒地说贺煜已经宣布离开贺氏集团。

    冯采蓝听后,一副惊讶诧异的样子,“那他接下来有何打算?”

    “还不知道,不过,有人聘请他。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贺氏集团一个竞争对手公司,出年薪20亿聘贺煜去当CEO,但贺煜一直没有答应。”凌语芊又是毫无心机地坦白。

    “这么好啊?他为什么不去?”冯采蓝又问。

    凌语芊则继续摇头,“前几天他问过我应不应该去,可惜我对很多事情都不懂,无法给他建议。反正工作上的事,他叫我“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用管,他会有所安排,我便也不管了。”

    冯采蓝点头,由衷地感叹,“语芊,你好幸福,他真的很疼你。”

    凌语芊樱唇也不自觉地翘起,脑海立刻就浮起贺煜那张温柔深情的俊颜,心里顿时像是抹上蜜糖般的甜蜜。

    看着她陶醉的模样,冯采蓝先是欣然微笑,一会,又道,“对了语芊,你觉得贺煜会不会自己在外面有公司,他离开贺氏会不会是想去亲自打理他的公司?”

    凌语芊回过神来,满面错愕,“自己的公司?他有自己的公司?不会吧?我都没听他说过哦,对了,你怎么知道?”

    “呃,我猜的,电视上经常这样演了,很多家族企业的后代,他们不甘心被家族限制,又或者生怕有天犯错被逐出家族企业,都纷纷趁机搞私帮生意。刚才听你那么说,我以为贺煜也这样呢。”冯采蓝赶忙做出解释,生怕凌语芊多探索,接着语气又马上转向低幽悲叹,“我是担心你们,我已经这样了,故我希望你能幸福,你经历了那么多苦痛和磨难,我希望你和贺煜再也不分开,白头偕老。”

    凌语芊明白了过来,握住她的手,安慰出声,“采蓝,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相信贺煜,你也要相信,总之,我们都是好人,不管中途遇上多大的风雨险恶,结局都会雨过天晴,彩虹满天,幸福绵长!”

    冯采蓝重重地点了点头,反握住她的手,正好这时,宁静的空间响起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是凌语芊的。

    “某人又想老婆了呢。”冯采蓝暧昧地道出一句。

    凌语芊俏脸一红,回冯采蓝一嗔,掏出手机,边走向窗口,边接通电话。

    “喂——”

    “在做什么?”男人的嗓音,短促而有力。

    “呃——”

    “不准撒谎!”

    凌语芊听罢这霸道的语气,即时撅起小嘴,老实回答,“和采蓝聊天。”

    “又聊天?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午睡的吗?”

    “我……我睡不着,我不困。”

    “是吗?那昨晚是谁喊困,不到十点就睡着了?”低沉的嗓音哼了一声,表示男人有点生气了。

    呃……

    凌语芊顿时哑口无声。男人的欲望素来强大,每晚非得折腾她几回,以往她会在中午睡两时补补眠,夜晚便也还能陪他一起疯狂,但这几天与冯采蓝重逢后,她争分夺秒与采蓝一起,以至再也没有午睡,夜晚自然经不起折腾,昨晚上,更是还没开始就睡过去了。

    “老公——”她嗲起声音,准备用撒娇蒙过去。

    可惜男人态度坚硬,不受这一套,“现在就给我去睡,否则今晚操死你,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无法睡觉……不,我应该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什么嘛!坏蛋!

    凌语芊在心中对他的霸道和粗暴抱怨一顿,但表明上,还是乖乖听从了。

    “知道了。”细细的嗓音,死气沉沉,像是没吃饭似的,然后,赌气地按下结束通话键,稍停片刻后,神态恢复自然,回到冯采蓝身边。

    “怎么了,贺煜叫你去睡了?”冯采蓝首先发问。

    凌语芊也下意识地说,带着诉苦的意味,“昨晚上我还没有陪他那个就睡过去了,故他心情很不爽,哼哼,小气鬼,大色狼!”

    呵呵——

    冯采蓝嘿嘿直笑,“想不到他还是那么彪悍,不过这也代表你很性福呢,快去睡吧,今晚可别再饿着暴君了。”

    “可是……”

    “哎哟,没事,等你醒了我们再聊嘛,再说我也想睡一会呢。”

    听到此,凌语芊总算不再坚持,且道,“对了,不如明天我们去逛街?”

    冯采蓝先是一怔,点头赞同,起身,送凌语芊出去。

    凌语芊于是也顺着她,一起走到门口,然后,分别,回到卧室躺下后,忍不住拨打贺煜的电话,兴冲冲地道,“老公,我有听你的话哦,现在已经躺下床了。”

    男人先是停顿两秒,回道,“真乖,老公今晚多干一回奖励你。”

    晕!谁要他这样奖励嘛!

    凌语芊呶呶嘴对着电话唧唧哼哼了几声,继而轻轻吐出三个字,“挂了哦。”

    她还以为,男人会喊住她,至少和她说些甜蜜的话,甚至,象以往那样叫她亲他一口,可都没有,就只酷酷的哦了一声,然后,传到她耳畔的是滋滋作响的电流声。

    什么嘛,根本就是条变色龙,阴晴不定的家伙,不就昨晚“缺课”了嘛,小气吧啦!

    越想,凌语芊越郁闷,胸口像堵了一块石头似的,闷得慌,她玩弄着手机,在屏幕上按来按去,好几次都想再拨打他的号码,但又赌气地忍住,就此折腾一番后,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有短信!

    是他发来的!

    顾不得手指的哆嗦,凌语芊急忙点开,看罢,先前沉郁的心情顿然消散,胸口的大石头搬走了,整个心房豁然开朗,顺通无阻!

    “小猫咪,老公爱你,乖乖睡觉,老公今晚回去好好疼你。”

    嘻嘻——

    坏蛋,原来是故意的!

    先是把她弄得难受,然后再给她惊喜!

    继续对着短信上的字来回阅读几次后,凌语芊葱白细嫩的玉指也飞快舞动,“嗯嗯,今晚我要好舒服,好舒服哦!”

    嘻嘻——

    绝美的容颜,红粉飞扬,荡漾了整个身和心。

    另一头,贺煜反复看着那一行字,笑容更加邪魅,直到敲门声响起,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进来。

    “大哥,笑什么笑得那么吟荡的?说来让小弟也乐乐呗。”来人是何志鹏,先是对贺煜那罕见的样子调侃一句。

    贺煜自然不会不理他,脸上笑意渐渐隐起,看着他走过来。

    “一定与大嫂有关吧,想不到我们大名鼎鼎的冷面总裁对一女子如此迷恋痴狂,这叫人羡慕妒忌好呢,还是唏嘘感叹好?”

    这次,贺煜索性给他一记白眼,冷道,“废话少说,资料都查到了?”

    何志鹏也终于收起玩笑,将手里的U盘递给贺煜。

    贺煜接过后,马上链接到电脑,点开。

    “大哥,这冯采蓝不是大嫂的闺蜜吗?你干吗要调查她,她很多年前就跟大嫂好了,算是情同姐妹,根本无需防备的。”何志鹏也就着聊起正事,发表心中疑惑。

    贺煜依然默不吭声,睿智的鹰眸紧盯着电脑画面,一个字也不错漏过。

    三年前,带母亲去了香港,一年前,母亲病逝,然后离开香港,再也没有入境的记录。

    大体情况,与冯采蓝说的差不多。

    “那个香港男人,没找到吗?”贺煜终于抬起脸,询问何志鹏。

    “我问过冯采蓝当时租住的房子的邻居,他们都说从没见过男人出现,当然,这不代表那个男人没来过,毕竟邻居不可能时刻留意到的。”何志鹏禀告完毕,又继续追问,“大哥,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觉得这个冯采蓝有问题?”

    贺煜沉吟了数秒,答道,“凭直觉!”

    直觉?!

    跟随贺煜这么多年,他知道贺煜的直觉很准,只不过,冯采蓝没理由加害凌语芊啊。

    “那……要不要告诉大嫂,让她来试探说不定更好?”

    贺煜立刻摇头,不赞同。一切没有证据之前,不能让那小东西知道,她和冯采蓝的感情有目共睹,冯采蓝对她来说,不仅仅是同学朋友那么简单,在她心目中还是个大恩人,冯采蓝曾经帮过她一次又一次,要是让她知道冯采蓝这次的接近不单纯,她一定不信。不过他又担心,万一真查出些什么来,小女人她能否接受得了?能否承受得住?

    这个冯采蓝,到底有何目的?到底是冲着谁来的?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目的?这几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一切情况,是否真如她所说的那样?又或者……

    嘀——嘀——

    就在贺煜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内线电话蓦然响起,李秘书汇报,高峻五分钟后过来找他。

    冷峻的面庞霎时蹦得更紧一些,贺煜沉着嗓子,对李秘书应了一声知道了,然后挂断电话,吩咐何志鹏,“冯采蓝的事,你继续跟进,最好能尽快找到那个男人。”

    “行!”何志鹏知道贺煜有公事处理,便也不耽误,再聊几句后,暂且辞别离去。

    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再度被推开,讨厌的人,准时出现。

    可恶的面孔挂着可恶的表情,连说出口的话,也是那么的让人生厌。

    不过,对付这样的人,贺煜知道如何反应,依然面无表情,一一回答和转交工作上的事。

    完后,高峻并没立刻离去,而是幸灾乐祸地睨视着贺煜,耐人寻味地道,“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这个位置,最终坐上的人是我,如今,相信了吧?”

    贺煜薄唇微微一扯,回以冷哼,“有些东西不属于自己,不管怎么争怎么抢,都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趁你现在还能拥有,你就尽情享受一番,再过不久,你可没这个权力了。”

    “是吗?我不觉得谁还有这个权力……把我从这个位置上踹下来!”高峻耸耸肩,语气渐趋嘲讽,“其实呢,如果不是你主动下来,也根本没人能拉你下来的,贺煜,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贺煜继续保持着沉静的心情,勾唇反讥,“可惜你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舍弃江山爱美人,并非每个男人都有资格。那天爷爷跟芊芊说某人认为一个太注重情爱的男人,注定成不了大事。知道芊芊怎么回答吗?她驳斥,那是因为,说这种话的某人,不懂爱,没人爱!没人爱听到没?!”

    如他所料,高峻面色即时大变,碧眸迅速窜起一簇怒火,好一会后,极力压下来,转到另一个话题,继续冷嘲热讽着,“还剩三天,你就正式卸任,这养妻带儿的,我还真担心你,听说跃天建筑的何老找过你,很有诚意邀请你过去帮忙,你还犹豫什么?担心被世人抨击你是个不孝子孙,是反骨仔?但是,既然选择了美人,可千万别到头来把美人饿死。”

    “呵呵,这层不劳烦你操心,我不认为我们的关系能好到让你担心的地步,至于芊芊,在她心目中你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狼心狗肺的小人,故我们的事,你真没资格理会,你有时间不妨好好想想怎样能把这个位置坐久一些,哦,不,无论你怎么想,都改变不了一些事实。所以,去吧,在这有限时间里,争取尽可能地享受久一点吧,American!”

    终于,高峻不再说话,那碧绿通透的眸子里,却仍然诡异光芒阵阵,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表情也总像他的来历那样,神秘,难测。

    不过,贺煜毫不畏惧和担忧,不管这头豺狼来自何方有何目的,他都会一一查出,一一攻破。任何与他敌对的人,他都绝不放过!

    讨厌的人,走了,贺煜也很快把心情调整回来,这沉稳冷静的能耐,果真不是盖的。

    他看了看手表,掏出手机,拨打Ms。Arlene的电话,结果却是还在调查中,至于那洛杉矶市长Wall—Gill,没有消息之余,竟然还对贺煜提了这样一句话。

    “贺老弟,听说你辞退了贺氏集团的总裁之位,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竟然放弃这么好的靠山,没有贺氏集团继承人这个大靠山在,你以后做事,可能没那么容易哦。”

    这势利小人的用意,贺煜岂会不懂,冷冽的薄唇猛然一扯,应道,“照沃特市长这么说,如今我不再是贺氏集团的继承人,沃特市长可能不再帮我调查那件事?”

    “呃,当然不是,我只是担心Ms。Arlene那边,毕竟她是只认钱的。不同我,当你是朋友。”

    朋友?贺煜听罢,不禁在心中呸了一声,这老色鬼想什么,自己岂会看不出,那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假如Ms。Arlene不再与自己合作,他也会与自己反目!所以,自己绝不会让这样的局面出现!

    略微调整一下思绪,贺煜从容不迫地回答,“看来沃特市长对Ms。Arlene有很多误解呢,我刚和她通过电话,她可是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她相信我的能力,就算不在贺氏,我照样能创造出无穷大的财富。”

    果然,Wall—Gill马上转变态度,语气热切,“真的?看来贺老弟已经想好了去路?不知老兄我有没有那个荣幸知道一下?”

    就凭你?省点吧!

    贺煜薄唇又是狂傲地勾了一下,继续模糊其事,且意有所指,“关于我的未来,沃特市长还是别操心太多,总之,我贺煜,会一直是强者!至于沃特市长,不妨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帮我调查的那件事上,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电话里,沉默了约莫十秒钟,Wall—Gill才再接话,朗声大笑,“既然贺老弟暂时不想说,我也不勉强,至于你委托的事,无需记挂,我会再给力点,争取尽快给你答覆!”

    Thank—you!

    回以轻轻一声谢谢,贺煜挂断电话,然后,又从名片夹里抽出何忠义的名片,注视着上面辉煌腾飞的公司标志,满面沉思,直到池振峯出现。

    根据行程,今天下午他们准备去一大型别墅楼盘的工地视察,回来写好报告,交接的工作算是进行得差不多。

    得知高峻来过,池振峯像以往那样表示关切,不过,贺煜这次不作答,把名片收起,再整理收拾一下桌面的文件,穿上西装外套,与池振峯离开办公室,然而,抵达停车场时,几名记者忽然冲了过来,当头便问贺煜是否要去跃天建设工作。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池振峯立即脸色大变,用身体挡在贺煜面前,对那些记者厉声吆喝,“麻烦你们让开,我们不接受任何没有预约的采访。”

    记者早有准备,继续大声追问,“贺总,是否正因为跃天建设高薪挖你,你才辞去贺氏的总裁之位?”

    “跃天建设素来与贺氏集团打对台,贺总过去的话,不怕被人说成见利忘义的小人吗?毕竟,你是在贺氏一步步培养起来的。”

    “据说贺老先生因为此事大病一场,贺家的人都在骂贺总是个不孝子孙,贺总有没有回去看看贺老先生?有没有顺便跟他们澄清解释?”

    一句接一句的质问,越发犀利,越发离谱,池振峯再也忍不住,大吼而出,“住口,你们通通给我停止!这些都是你们凭空猜测毫无根据的事情,总裁怎么会去跃天建设……”

    “振峯——”

    池振峯还没说完,一直沉默的贺煜猛然将他阻止,俊美绝伦的面容从容依旧,漫不经心地环视着眼前几名记者,施施然地回答出来,“关于这件事,迟点我会给你们一个答复,如今我有别的要事处理,我不希望任何人妨碍和耽搁!”

    内容模棱两可,语气漫不经心,表情却冷得不容否决,那些记者,纷纷自觉地让开了。

    贺煜又是对他们淡淡地瞥视一眼,转身走向前面的轿车。

    池振峯也给那些记者一记冷瞪,疾步跟随,车匙按动打开副驾座那边的车门,让贺煜上车,自己则坐进驾驶座,刻不容缓地启动引擎,驶离停车场。

    走上繁华的路面,他这也才做声,先是忿忿然地怒骂,“想不到高峻那王八蛋竟要赶尽杀绝,那些记者很明显是他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故意安排的,什么不肖子孙,什么贺老先生气得病倒,尼玛的,真该拖这些狗仔到粪池灌点肥料,堵住他们的臭嘴!”

    相较于池振峯的愤怒,贺煜却淡定异常,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

    紧接着,池振峯表情又转为担忧,疑问,“对了总裁,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清楚?反正你不会去的,不如让我直接把话挑明,让那些狗仔再也无话可说。还有,你跟他们说迟点会给答复,你准备怎么做?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何忠义推掉聘请?”

    贺煜又是沉吟片刻,应出六个字,“我不打算推掉。”

    “不打算推掉?为什么?我以为……你会正式去掌管中天的。”池振峯因为诧异,脚跟一紧,差点来个急刹车。

    贺煜给他一记白眼,示意他总是大惊小怪,不给他解答,转到另一件事上,神色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那个冯采蓝,你最后见到她的那段时间,她的情况是怎样的?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她找到一个男人谈恋爱了,于是辞职,那你有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了不了解那男人的状况?”

    话题突然转移,池振峯有点不习惯,而且,这话题转得太那啥了吧,冯采蓝?那个长相艳丽穿着时髦的冯采蓝?Yolanda的高中同学兼好姐妹?

    “她回来了,芊芊带她回芊园住。”贺煜又道,迎着池振峯困惑的眼神,还大概转告了冯采蓝的情形。

    池振峯听罢,恍然大悟,“你是怀疑,她有目的而来?可是……她和Yolanda关系那么好,不至于吧?当年那个男人?我没见过,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因为她是Yolanda的好朋友,当时她辞职,我就顺便问问表示关心一下,她只说准备和男朋友移居别的城市,但没说去哪,想不到,她去了香港,找了一个香港男人?”

    得不到任何资料和讯息,贺煜面色沉下冷下,连话也不说了。

    ------题外话------

    恭喜《蚀骨沉沦》再新晋两名解元:a6m亲,199037亲,鼓掌,撒花!

    其他妞们也继续努力哟,童生级别的往秀才级别迈进,秀才往举人迈进,举人往解元迈进,解元往贡士迈进,贡士往探花迈进,探花往榜眼迈进,榜眼往状元迈进,希望到最后大家都是本文的状元,哈哈哈!

    某菜鸟弱弱地问紫紫:话说怎么晋级?

    紫紫:最实在的办法就是订阅本文和为本文投票耶!

    再次感谢所有妞们的支持,团抱,群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