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14场面刺激,险些失一身

314场面刺激,险些失一身

    “工作能力,行,那我们来正式上班后,可以测试。”凌语芊赶忙敷衍,她现在只想离开,她决定不要这份工作了,尽管他答应聘请,但她不想做,至于采蓝,愿意自己来就来,不愿意的话她会另外帮忙介绍工作,会让贺煜帮忙,凭贺煜的人脉和能力,一定不愁没工作的。

    同时,她还很后悔,中午听到采蓝要借用工作忘记情伤时,自己应该立刻想到找贺煜帮忙,而不是来这个古怪的地方,面对这个讨厌的男人!

    故而,她要溜!她再也不想留了!

    凌语芊想罢,立刻就看向冯采蓝,用眼神示意她一起离开。

    冯采蓝先是怔了怔,领会,便也起身,二话不说扭头朝门口走。

    凌语芊也不再理那个“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古怪讨厌的男人,迅速抬步疾奔,然而才迈出几步,伴随着一股强劲的疾风来袭,只见一个高大的人影比她们都快,飞奔至门边,落下暗锁,且长臂一挥,一把抓住凌语芊的手臂。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整体动作,是如此的神速,快得让人根本来不及看清楚,快得让人深感恐慌。

    而手臂上传来的麻痛,更是让凌语芊知道这男人出了多大的力气,她本能地奋起挣扎,且娇声叱喝,“放开我,你要干什么,立刻给我放手!”

    “我要干什么?不是说要测试你们的能力吗,这还没测试呢,你们咋就走了,让我如何聘请你们?”男人的手像一把铁链,将凌语芊禁锢得甚是牢固,说话间,把她拖到办公桌后。

    “我们不干了,我们不想做这份工作了!”凌语芊更是大声怒吼,使出她当年杀手培训时学到的一些功夫,可出乎意料的是,男人竟然会功夫,她在他面前,根本就是雕虫小技,不一会,便彻底遭他钳制。

    “采蓝,救我,救我。”凌语芊惊恐万状,下意识地朝冯采蓝呼救。

    冯采蓝也急忙冲过来,使劲推那男人,“喂,你要做什么,快放手,不然我报警。”

    说着,她就拿出手机,奇怪的是,手机没有信号!刚刚在外面还有的,怎么现在就没信号了?瞄了一下座机,她准备冲过去,不料被男人一手抓住,将她重重地甩到椅子上,给她带来一股头晕目眩的感觉。

    好一会,她才晃过神,欲再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腿毫无知觉,根本无法动,她这也记起,刚才被甩的过程中,男人好像在她腿上某部位重重一掐,莫非,她被点了穴?可是,点穴这样的武功,不是在古代或者武侠小说里才有吗?21世纪也有?

    天——

    凌语芊还不清楚怎么回事,以为好朋友就此被弄伤了,不禁焦急呐喊,“采蓝,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语芊,他会点穴,他不简单,你快走,快逃!”

    凌语芊一听,花容失色,可惜,她根本跑不掉,她还来不及跑,男人再度将她稳固住,她本能地扭动上半身,企图挣扎。

    但这变态的男人……是的,那根本就是一个变态,竟然用他高大的身躯紧贴过来,故她这一动,与他的身躯起了极大的摩擦,让她又觉深深地恶心,唯有迅速停下,改为继续用言语对付。

    “你到底想干什么?快放开我们,放我们走!”

    男人仿佛没听到似的,微扬着下巴,继续用那色迷迷的眼睛,将她从头到脚亵渎一遍,掠过她高耸起伏的胸部时,更是恨不得伸手就覆上来,使劲蹂躏一把。

    凌语芊则更觉反胃,同时也恐惧不已,准备用贺煜的名气来逃脱这场意外,“你知道我是谁不?你还想活命的话,赶紧放我们走!”

    可惜,男人依然毫无惧色,俯首趋近她,先是对着她那即便生气也美得不可万物的脸蛋迷恋一番,唇角逐渐勾起一抹邪气的笑,调戏道,“你是谁?不就是一个长得娇娇滴滴、倾国倾城的性感小尤物嘛,一个让本大少想压在身下狠狠干的小尤物。”

    魔鬼!禽兽!

    凌语芊对准那淫邪的脸容,愤怒地吐出一口唾液。

    谁知道,这变态非但没任何恼怒,还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蘸了一下口水,放到唇边吻一圈,接着,手指伸进口里,然后还吐出舌头,舔弄,表情更加淫邪,“连口水都这么香,那下面的蜜液,估计更好吃,更销魂吧。”

    凌语芊听罢,宛若五雷轰顶,美目倏然瞪大,不,不要!

    “怎么?怕了?别怕,小妖精,本大少会好好疼你,会用本大少凶悍的武器,将你喂得饱饱的。”

    喂得饱饱的……

    曾经,贺煜也喜欢对她说这样的话,她娇羞之余,禁不止春心荡漾,然而此刻听到眼前这个变态这样说,她只想狂吐,而且,还心胆俱裂,一想到自己会被这个变态侵犯,她几乎想死!

    不要,不要!

    “喂,不准你乱来,不准你动她,她是贺煜的妻子,贺煜你知道吗,贺氏集团的总裁贺煜!G市首富贺家!她是贺煜最爱的女人!”冯采蓝也终于呐喊出来,报出贺煜的名字,颤抖的声音也显示了她是多么的恐惧和慌乱。

    那变态的男人,脊背赫然一僵,面色一变。

    凌语芊见状,以为他怕了,趁机道,“你最好放过我,否则让贺煜知道你欺负我,绝不放过你的,任何惹怒他的人的下场,都会很惨,很惨的!所以,你立刻放开我,或许我们不会追究,我不会告诉他,当做今天的事没发生过,否则……”

    “否则怎样?”男人再度做声,神情恐怖骇人起来,大手一把扼住凌语芊的下巴,冷笑,“呵呵,原来你是贺煜的女人啊,真好,看来老天对我真不薄,哈哈,哈哈哈……”

    他与贺煜有仇?

    凌语芊脑海立刻冒出这样的念头,从而,恐惧之情加剧。

    “曾经,贺煜抢走我的女人,如今,我就直接上他的女人,让他知道,什么债,都是得还的!”男人又是咬牙切齿地吼出一句后,大手往下一划,来到凌语芊的领口,兹的一声作响,撕烂凌语芊的蕾丝领边。

    啊——

    凌语芊在内心深处发出了疯狂的尖叫,两手使劲挥动,可惜,她终究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力量根本无法与那变态禽兽对衡,故她只好哀求出来。

    “不要,求求你不要,放过我,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

    “是吗?什么都答应吗?”

    “嗯,是,还有,贺煜他不会抢你的女人,他只爱我,他绝不会喜欢其他的女人,一定是误会,是误会!”凌语芊继续解释,再也不管眼前的男人是个卑鄙无耻、令人不齿的变态和禽兽,她只知道,自己必须阻止他,任何一个办法她都得尝试。

    可惜,她又一次弄巧成拙,她一提贺煜,男人就像是大受刺激,再度扼住她尖尖的小下巴,邪恶地道,“我的条件是,狂操你一回,不,两回,三回,无数回,我要操死贺煜的女人!”

    吱——

    瞬时间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空气里又传来另一道衣服撕裂的声音,伴随着冯采蓝的大喊,“来,你来上我,禽兽,你过来,上我!”

    男人和凌语芊,齐齐扭转脸庞,看了过去。

    只见冯采蓝竟自个撕开衣服,连胸罩也扯开,露出了整个白皙细嫩的胸口,还有那两团丰满的柔软也曝露空气中,一览无遗。

    “放过语芊,你要快乐,找我,这方面我比她好,我会让你尝到极乐,真的,我不骗你,你要是不满意,我会任你为所欲为!”冯采蓝继续说得急切,话毕还开始揪住裙子的领口继续往下撕扯。

    “不要,采蓝,不要。”凌语芊哭了出来,嘶声喊叫,“魔鬼,你放过我们,放过我们!”

    贺煜,快来救我,快来救采蓝,别让采蓝遭这禽兽践踏。贺煜,贺煜!

    自己为啥那么迷糊,为啥把“河鱼之吻”落在家中,为啥那么懒,假如,当时听采蓝的提议,先回去戴上,也就不会遭此下场,不会遭此下场!

    贺煜,贺煜你在哪,你感应到我的危险吗?你说过,我们心灵相通,那你知道我现在有危险吗,你赶紧来吧,求求你赶紧来救我们。

    翠绿色的裙子,已经从冯采蓝身上退下,露出她整个丰盈雪白的娇躯,每一寸,都那么的美,那么的炫人。

    犹记得,曾经有次采蓝开玩笑说不如彼此都脱去衣服,对比一下各个部位,但由于保守的性格,自己一直不同意,故也从没见过采蓝不穿衣服的样子,想不到,第一次见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采蓝拥有一副好身材,却是白白便宜了这个禽兽!

    而且,那禽兽真的过去了,那只邪恶的大手,抚摸上了采蓝的身体,从美丽的脖颈,锁骨,然后,是丰满坚挺的ru房,用力蹂躏着。

    不要,不要啊!

    采蓝,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总是牺牲自己保护我,为什么呢……

    凌语芊泪如潮涌,使劲摇着头,继续在心里呐喊贺煜到来拯救她们,拯救采蓝别再受这禽兽的亵渎和侵犯。

    ------题外话------

    月底了亲们还有月票记得投了哦,再不投就作废了,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