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16震撼!又怀上宝宝了?(内容丰富精彩

316震撼!又怀上宝宝了?(内容丰富精彩

    章节名:316震撼!又怀上宝宝了?(内容丰富精彩

    凌语芊微微蹙了下眉头,“脚软,无力。”

    贺煜也剑眉深锁起来,刚才那场欢爱不是很温柔吗,她怎么还是浑身无力,这小东西,真是不堪一击!

    把她放到床上,他在她红粉菲菲的面颊捏了一把,“体力还是不行,得多抓紧锻炼!”

    呃——

    凌语芊嘟起小嘴,回以娇嗔。

    贺煜于是在她秀气的鼻尖上轻轻一刮,夫妻俩就此眉目传情,打情骂俏着,直到外面再度响起琰琰的呼唤,才渐渐意识过来。

    凌语芊顿时又是着急不已,寻找衣服着穿,贺煜则在她肩头轻按了下,快速套上底裤,走向大门口,打开半边房门,探头对外面的小人儿道,“妈咪刚睡醒,还要洗漱更衣,琰琰先下楼去找姥姥,爹地这就陪妈咪下去。”

    琰琰听罢,大眼睛转了转,便也乖乖听从,留下一声“爹地待会见”,这就转身走开了。

    贺煜先是目送一会,重新关上房门,回到大床边,将正在手忙脚乱穿着底裤的凌语芊拦腰抱起。

    “喂,你要干嘛,我正穿衣服呢,放开我,放我下来。”凌语芊急忙呐喊,内裤刚穿到一半就这样挂着,画面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尽管与他亲密无间,她还是感到羞赧窘迫万分。

    可惜,男人压根不理,低首瞄了下她的玉腿儿,忽然腾出一只手来,索性将那玫瑰红小内内从她白嫩嫩的腿上撤掉,随手一扔在浴室门口,大步跨进浴室。

    凌语芊更是脸红耳赤,本能地屈起双脚,借此遮掩

    不料,换来男人一声戏谑的低笑,更使得她害羞不已,抡起拳头在他光裸的胸膛重重一捶,然后,埋首上去。

    幸好,接下来男人中规中矩,没有再趁机对她发出攻势,只温柔细心地帮她洗刷着他给她留下的痕迹,接着自己也沐浴梳洗一番,都弄妥时,已是半个小时后。

    他牵着她的手,一起下楼,琰琰见到,迫不及待地喊,“妈咪,你刚才又和爹地生小妹妹了吗?这次小妹妹成功放进妈咪肚子里没?”

    噗——

    他老子刚才明明只跟他说妈咪才睡醒,得先梳洗更衣的,小家伙咋就知道爹地妈咪嘿咻去了?

    凌语芊那好不容易褪去的红潮再次染上整个脸庞,下意识地朝贺煜瞟了一眼,把责任归咎他的身上。

    贺煜则挑了挑帅气英挺的剑眉,暗暗跟她说,不关他的事,刚才他说的话,她可是都听到的。

    呵呵,这两夫妻,真是羡煞旁人!

    凌母看得满腹欢欣,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芊芊,解救茶还在锅里热着,你去端来给贺煜喝了吧,妈把早餐也端出来。”

    凌语芊马上应好,移步随母亲走向厨房,不过,贺煜也跟进去了,就在饭厅里吃用。

    看着热腾腾的解救茶,贺煜再度想起昨晚的情景,想起小女人对他的爱,眼神不禁温柔更甚,深情款款注视着她。

    凌语芊明了,也情不自禁地忆起他早上对她的呵护,忆起那场带着补偿和疼爱的美好欢爱,整个人更是幸福到骨子里,在他喝完茶后,又急忙为他呈上早餐。

    这次,贺煜先不吃,而是端起粥来喂给她,凌语芊便乐得接受,张开小嘴接住,期间她还拿起一块点心,递到贺煜唇边,贺煜先是微怔,随即启唇,吃了下去。

    就在两人甜蜜互喂的时候,另一个人影闯了进来,是冯采蓝,她先愣了愣,随即揶揄出来,“哇塞,好恩爱的夫妻,真是羡煞旁人,看来我出现不是时候,我是否应该回避一下?”

    凌语芊赶忙喊了一声别,迅速起身挽住冯采蓝作势转离的身子,一起来到饭桌上,然后,将荔枝布丁、西瓜汁和甜土司推到冯采蓝面前,“这是我亲手为你准备的早餐,庆祝你初次去中天工作,开门红!”

    今天九月一号,星期四,是冯采蓝到中天集团上班的第一天!

    冯采蓝喉咙即时一紧,明亮的大眼睛充满感动和内疚,不过,顾虑到旁边的贺煜,她快速把内疚藏起,给凌语芊一个深情的拥抱,许久才放开,坐下,望着贺煜,正式道谢。

    贺煜神色平静,若无其事地应,“不客气,你好好干就行了。”

    “嗯,一定会的,语芊对我的这份厚爱,我绝不辜负。”

    贺煜听罢,薄唇悄然一扯,勾起一抹嘲弄的讥笑,招呼凌语芊坐下,继续喂她喝粥,若无旁人。

    倒是凌语芊忍不住抗拒了,不仅是因为不自在,还担心刺激了冯采蓝,让冯采蓝触景伤情勾出悲痛。

    贺煜当然明白她的想法,心里很不爽,但也没表露,作罢。

    “对了,再过两天琰琰就去读幼儿园了,东西都备齐了吗?”冯采蓝猛然做声,打破沉默的局面。

    凌语芊马上轻快地回答,“嗯,都准备好了,不过,其实也不用怎么准备的。”

    本来,根据惯例,九月一日正式开课,但琰琰即将就读的颖姿贵族幼儿园,一直以来都是头两天先为旧生服务,九月三号开始隆重迎接新生,校方原本力邀凌语芊当特别嘉宾上台讲话的,凌语芊不想出风头,又碰上贺煜工作上的变动,于是拒绝了。

    “那天刚好礼拜六,我可以陪你去哦。”冯采蓝说罢,看了看贺煜,“贺煜呢,贺煜会不会去?虽然只是幼儿园,可怎么说也算是琰琰头一天上学,应该会去的吧。”

    这次,凌语芊不回答,美目随之看向贺煜。早些日子,他说过会去的,但最近发生这些事,特别是昨晚他还借酒消愁了,故她不敢确定他会不会去。

    贺煜也抬起了头,回望着她,对她做出了承诺,“嗯,会去。我已经跟何忠义说了,每个周末都不参与工作上的事,因为那是我的family—day(家庭日)。”

    凌语芊一听,舒心地笑了,这时,贺煜吃完最后一些早餐,抹抹嘴,站了起来,“你们慢慢吃,我先去上班。”

    不料,冯采蓝喊住他,跟他提出请求,希望她顺道送她去上班。

    贺煜剑眉一蹙,淡淡地道,“不是安排了司机送你吗?”

    “嗯,我知道,不过……今天第一天上班,我是通过你介绍进去的,希望你能送我到公司,这样,我心里会踏实些。”冯采蓝话毕,朝凌语芊望去。

    凌语芊挽住贺煜的臂弯,娇声恳求,“你方便的话不如送送采蓝?以后再由司机送。”

    贺煜对冯采蓝若有所思地凝视片刻,答应了。

    冯采蓝迅速起身,随贺煜离开饭厅,凌语芊也跟了出去,一直到大门口,看着两人上了车,车子缓缓驶离家园。

    “贺煜,谢谢你!”冯采蓝道谢出声,打破车厢里的沉默。

    贺煜目不斜视,熟稔操控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应,“不用客气。”

    一会,他又接着说,“那天,多亏有你,芊芊才没事。”

    冯采蓝俏脸微怔了怔,笑道,“应该的,语芊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肯定会帮她。以前是,现在当然也是!对了,不知语芊有没有跟你提过,我和她之间的事?”

    “嗯,有说,她说你人很好,不仅是她的同学兼好朋友,还是她的救命恩人,曾经帮她很多,她一直铭记于心,她还说,这次一定会帮你从那段情伤中熬过去,让你也和她一样幸福。”贺煜说得一语相关,但嗓音平静,样子高深莫测,让人无法看透他真正想着什么。

    不过,他却是很犀利地审视察觉着冯采蓝,看到了她眼中飞速闪过的悲痛、心虚和内疚,再度确定自己的直觉没错,她果然有问题!

    还有,她今天特意叫他送上班,绝非因为头一天工作这么简单吧,而是想对他提醒和强调她对芊芊很好?让他别怀疑她?呵呵,冯采蓝,那我方才对你说的那番话,你又听进了多少,得知芊芊如此真诚待你,你是否应该放弃伤害她的念头?

    刹那间,贺煜真想把话挑明,质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有何目的,到底是不是要加害芊芊,到底受何人指使,高峻?为什么?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他并没真的冲动问出来,继续沉吟不语地驾驶着车子。

    冯采蓝也默不作声,满腹思绪翻滚不断,各种矛盾和挣扎像是千万只蚂蚁使劲啃咬着她,几乎把她吞噬,她不时望着贺煜,欲言又止,可最终,想起那个可怜幼小的人儿,便又毅然忍住了。

    不久,中天集团到了,冯采蓝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去,投身清新的空气中,痛苦的心情才逐渐得以平复下来。

    她强装笑颜,讷讷地对贺煜道,“你赶不赶时间的?或许我自己上去也可以,其实也没什么,反正我想你都应该跟他们交代过了。”

    贺煜不回应,修长有力的双腿自顾往大厦内走去,优雅而自信,帅气而冷漠。

    冯采蓝稍顿了顿,便也抬步紧追上去,一起乘坐电梯,直达中天集团。

    中天集团虽然无法跟贺氏集团比,但规模也绝对不凡,金碧辉煌,富丽堂皇,豪华气派一样也不少,业务涉及甚广,员工数目将近500人,分十大部门,而且,这500人当中,每一个都是高薪聘请,每一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难怪短短几年就腾飞猛进,威力逼人。

    每个集团的强大,最主要都得靠一个英明神武的领导者,这也是为什么外界纷纷猜测贺煜是这家公司的幕后大老板,并非大家看不起昊宇和李承泽,而是觉得,单凭他们俩的能力,不至于能拥有中天如此实力雄厚的产业!

    当然,猜测归猜测,只要贺煜一日不出来正式承认,大家也就无法百分百确定,但是,也不敢对中天不敬。

    就连中天内部的员工,对贺煜也是尊重敬畏有加,简直视为老板看待,由此连带贺煜“介绍”进来的冯采蓝也遭到括目相看,客气接待。

    人事部职员把冯采蓝带去办入职手续,贺煜则直接进入昊宇的办公室,李承泽也闻讯赶过来,兄弟三人,围坐一团。

    “老大,确定放手让她做吗?”李承泽忍不住再问一次,大家都清楚,这个她是指冯采蓝。

    “嗯!”贺煜点点头,思绪回到刚才路上的情景,其实,他心里还是希望这个女人能回头是岸,或者,在这过程中醒悟。

    他已经看穿她,已经做好防备,故他很淡定,最坏的结果就是,她彻底叛变,芊芊大哭一场,但也仅此而已,假如老天一定要芊芊失去这个昔日好友,那他也不再强求,反正,他会倾尽全力给芊芊满满的爱,足够抵消任何情谊!

    “对了,接下来有块地皮,主要竞争对手为贺氏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集团和跃天建设,我打算先让跃天建设拿下来。”贺煜开始转到公事上。

    昊宇颌首赞同,“老大过去,是得先做出一点成绩,这样不但能在跃天站稳脚跟,同时也引致高峻的急慌。”

    “最主要是,把他们的注意力转到跃天身上,然后我们中天再重磅出击,老大这招借刀杀人,着实厉害。”李承泽竖起大拇指,对贺煜更加崇拜到极点。

    原来,贺煜之所以答应何忠义的聘请,主要是想借用跃天建设来打击贺氏,如今企业都趋向多元化发展,跃天建设也早就在地产业基础上慢慢开拓其他业务,贺煜打算为跃天打赢两场漂亮的胜战后,趁势提议跃天拓展和扩大其他业务,继续与贺氏打对台,等到他们两败俱伤,中天来个渔翁得利,腾空而出!

    怎样,觉得有点奸诈吧,可是,正所谓无商不奸,商场如战场,有战场就有战争,有战争就有牺牲和伤亡,在这弱肉强食的经济社会,尔虞我诈,波谲云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个商人不耍诡计?哪个商人不耍阴谋?不耍诡计就会白白等死,等于任人鱼肉!

    至少,他没伤及无辜,没残害百姓,没荼毒生灵;

    至少,他没制造地沟油,没往猪肉里注水,没销售过期物品;

    至少,他没强拆民屋,没逼民搬迁,没建筑劣质房屋;

    至少,他没仗势欺人,没贪污受贿,没罔顾人命;

    他针对的,只是他生意上的对手,只是他的敌人,所以,他不是坏人!

    在中天逗留了近半个小时,贺煜才离开,到跃天建设。

    何忠义依然一脸恭维谄媚状,先是询问贺煜昨晚的喝醉情况,贺煜只淡淡说了声已经没事,转而把池振峯叫来,说出一些计划和方案。

    何忠义边仔细聆听,边欣喜若狂,两眼直发亮,待贺煜全部说完后,更是兴奋得几乎跳起来,大拍大腿直赞贺煜厉害,只差称贺煜万岁了。

    贺煜和池振峯相视而笑,默默用眼神交汇一把,在暗暗冷笑何忠义的得意忘形,在何忠义暂且离开后,池振峯更是肆无忌惮地嗤哼出来。

    贺煜睨着他,调侃了一句,“好了,收敛点,怎么说人家也是你的衣食父母。”

    池振峯即时挑了挑眉头,反击,“哎哟,总裁你有当过人家是衣食父母咩?”

    贺煜勾起唇,俊颜邪魅,不再做声,注意力回到桌面的文件上。

    池振峯于是暂且辞别,退出去,回他自己的办公室做他该做的事去了。

    贺煜先是整理一下文件,继而掏出手机,拨打凌语芊的电话,一听那软糯糯的嗓音,整个人也随之融化了。

    难怪昊宇等人说他越来越迷恋她,事实上他根本就是,那颗心,就是无法克制地围着她转,他在想,假如哪天她不在身边,他还能不能生存下去!

    不,他当然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不管是谁,都不能再分开他和她!

    电话谈聊了十几分钟,聊到了很多事,像往常那样,大多是她在说,他偶尔短促回应一下,在她提出收线时,他也才意犹未尽地挂断,继续回味一阵子,从中恢复过来,投身工作。

    大概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一通电话,父亲打来的!

    “阿煜,你能不能回家一趟?”贺一航低落的嗓音带着些许幽叹。

    贺煜略微一怔,问道,“什么事?”

    “你爷爷他,病倒了。”

    贺煜又是一顿,面无表情地回答,“病了应该叫医生。”

    呃——

    贺一航被此一呛,更是深深叹息。

    电话里,就此沉默下来,眼见贺煜就要挂机,贺一航继续坚持,语重心长,“阿煜,爸想和你谈谈,你就当作回来看看爸,好吗?发生这么大件事,我们父子俩,应该坐下好好谈谈,你现在没空不要紧,等下班了再来,你很久没陪爸吃过饭了,今晚,就陪一顿吧!”

    贺煜再沉吟片刻,终答应了,还说会半个小时后到。

    贺一航听罢,欣喜不已,整个人也顿时变得婆妈起来,叮嘱他驾车小心,然后才挂了电话。

    贺煜退出通话后,翻到凌语芊的号码,但犹豫数秒,并没有拨打出去,彻底将手机收起,从办公椅上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大约半个小时,抵达贺宅,回到自家大屋。

    贺一航一直在客厅等着,季淑芬也在,迫不及待地迎向贺煜,“阿煜,我已经吩咐莲姐煮了很多菜,都是你最爱吃的。”

    尽管儿子为了凌语芊不厚待她,可她还是心里向着他,毕竟,这是从她胎里出来的,还如此优秀完美,再说母子哪有隔夜仇,故她愿意放下身段。

    可惜,贺煜像以往那样,只对她冷漠地瞅了一眼,直接走向父亲。

    贺一航面带微笑,叫他坐下,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少顷,恳求出来,“阿煜,不如你回来吧,爸和你一块去找爷爷,我看得出他还是很器重你,之前的一些事,就让它过去,我们都忘掉好不好?”

    贺煜剑眉微微一蹙,脊背一僵,不回话。

    “本来,你辞职,爸由着,但爸实在想不到你真的会去跃天建设,还当天就去,这闹得多轰动,摆明了不给他老人家面子嘛。”贺一航又接着叹息。

    “我一个大男人,总得工作,总得养家糊口,养妻育儿的对不?”贺煜开始做声,漫不经心的语气。

    贺一航听罢,苦笑,“养妻育儿?当真只是这样吗?我可不认为语芊有那么难养!”

    “就是,那贱……那丫头一副贱骨头,又不是什么公主皇后,能花多少钱!”季淑芬死性不改,忍不住插了一句。

    结果,遭到贺煜一记冷瞪,再也不敢噤声。

    “爷爷这次真被伤得不轻,他老人家今年也已经80了,年纪不小了,你身为孙儿,别跟他怄气,好吗?”贺一航继续苦口婆心地劝慰。

    贺煜却抬了抬手,深吸一口气,紧抿的薄唇,慢慢启开,终于也轰跑出来,“并非我跟他怄气,我从没想过跟他怄气,是他不支持我,不接受我爱的人!我不过是想和自己深爱的女人长相厮守,他却偏要阻止,这到底是谁为难谁?你们老说他伟大,不错,他是伟大,但他的伟大只针对这个家庭,针对他的子女,有些人,坏事做尽,却因为体内流着他的骨血,故他能容忍,能包含,甚至想方设法去维护!芊芊就因为不是他的嫡亲,他可以任意践踏和牺牲,使尽办法去排斥和对付!”

    这些话,他一直压在心中没说,事到如今,他决定不再隐藏。转而,他朝季淑芬瞅了一眼,眼神凌厉无比,继续毫不客气批道,“还有你,同样冥灵不化,偏见多多,你自己想想曾经怎样对她?她前世跟你有仇吗?称她为狐狸精?她抢了你男人啊?想方设法不让她怀孕?你想绝子绝孙吗?爱她娶她的人,是我!你真要怨要骂,冲着我来,而不是迁怒到她身上!你认为李晓彤就好?就算李晓彤真的很好,但我认定的人,不是李晓彤,而是她!你要真的爱我,应该爱我所爱,接受我所爱,而不是处处刁难抨击伤害,现在,后悔了吧?儿子没了,孙子没了,怪谁?怪谁?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罪有应得!”

    说到最后,贺煜语气越发犀利和幽冷,季淑芬顿时就被骂哭了。

    贺一航见状,忍不住劝解。

    然而,气已发泄,贺煜是再也不会半路藏回去,数落完母亲,顺势转到了父亲身上,“不错,上次语芊邀请你们和兰姨吃饭,那样设计你是有点儿过分,可是你们不想想,是她无端端这样吗?妈曾经那样对她,你身为公公,有劝阻过吗?相比妈对她做的那些,她做的这些只是个小儿科!你们说我不孝也罢,说我糊涂也罢,上次的事,我是知道,我是由着她,因为这些,是你们应该受到的教训!”

    呃——

    贺一航面容再次僵化,吱吱呀呀了好一会,便也心虚地道,“其实,我也不怪她,不怪了,过去不管孰对孰错,咱就由它过去吧,你喜欢的话,可以再娶她,我不会反对,至于你妈……也不会反对。”

    贺煜勾唇,淡淡一扯。

    “如今,应该处理好你和爷爷的关系,怎么说那也是你爷爷,公司,是咱们贺家的基业,咱们非但不能破坏,还要势必保护,经过这次的事,我想他也后悔了,只要有人给他台阶下,他定当乐意,你就看在他老人家曾经那般器重疼爱你的份上,看在我和你妈的份上,甚至看在,语芊和琰琰的份上,我看得出,你希望语芊能在家族所有人的祝福中再次嫁给你,毕竟你之前做出那么多努力,可见你还是想她得到大家的认可,至于她,肯定也希望你能继承家业,稳扎稳打的。”贺一航越说嗓音越落寞,几乎要乞求出来。

    可惜,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田地,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扭转回来,贺云清有贺云清的威严,但他贺煜,同样有他自己的尊严,他定好的计划,不会为任何人所动,唯一能影响他的人,是凌语芊,但他知道,她会支持他的决定!

    他抬起手,看了看名贵手表上的时间,站起了身,“我走了。”

    “啊,不是说在家吃饭吗?怎么就走了,行,你不想回公司就不回,先吃了饭再走,阿煜——”季淑芬总算再度做声,可怜兮兮。

    然而,贺煜却是为她多加一道伤,鹰眸冰冷地斜视着她,嘲弄兼讽刺,“我早跟你说过,做人,别太自以为是,别太过分,我答应过芊芊,以后的晚餐都会陪她一起吃,故这里这顿饭,你和爸吃吧!”

    话毕,淡淡扫了父亲一眼,扬长而去。

    季淑芬目光紧随着他,看着他高大劲拔的身影一点点地离自己远去,悲痛欲绝,回头扑进丈夫怀中,痛哭出来。

    “一航,怎么办呢?他怎能这般无情?他不要爷爷也就罢了,连我们也不要,怎么说我们也是他的父母啊,没有我们,他怎么会来到这个世上?半点情面都不给,他怎能这么绝!怎能这样!”

    贺一航搂住妻子颤抖不停的身体,两眼继续直盯着已无儿子身影的空荡荡的大门口,除了悲叹还是悲叹,是啊,如何是好?这可怎么办?

    ——

    路途25分钟,贺煜在慢慢平息着心中的怒火,经过某熟悉的小巷时,更是停车进内,来到一间古老的小食店前。

    在这间名字叫做“老爷爷蚵仔煎”的店铺里,有过他和小女人曾经多次留下的足印,故那老爷爷一看到他,立刻就认了出来。

    老爷爷泛白的眉毛猛然高高挑起,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激动欢笑,“哎哟,这……小伙子你可来了,好多年了呢,咦,那漂亮的小姑娘呢?怎么不带她来?”

    贺煜冷峻的神色也不自觉地缓和下来,语气略显自豪地道,“她在家,带娃。”

    “哟,有娃儿了?多大了?”

    “快四岁了。”

    “快四岁了!大了大了,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可喜可贺,怎样,来买蚵仔煎给小姑娘……呵呵,应该称为大姑娘了吧,好,你稍等,爷爷给你做盒最好吃的。”老爷爷说着,马上就开火整弄起来。

    贺煜也丝毫不在意身份,直接就在那古老残旧的小板凳坐了下来,漫不经心地环视着周围,回忆当年的情景,整个表情更是说不出的柔和,四周围,都充斥弥漫着一股温柔的爱意。

    不久,一老态龙钟的老妇人从屋里出来,见到贺煜,也先是一怔愣。

    “老太婆,还记得这小伙子不,当年那对璧人呐,呵呵,他们生娃了,娃儿快四岁了。”老爷爷迫不及待地告知。

    记性稍微不灵敏的老太婆也终于记起,同样是呵呵直笑,亲切热情地打量着贺煜,赞叹出来,“当年我就知道你以后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我就知道你才是漂亮小姑娘的命定伴侣,嘿嘿,我够然没猜错,小伙子,恭喜你,恭喜你们。”

    淳朴地道的老夫妇,平时并不留意商界的事,故也不知道贺煜的大名,不知道他叱咤商界的丰功伟绩,只从他尊贵气派的外表中辨认,当年那个衣着质量比不过另外几个、却是最有气势的英俊小伙子,如今真的飞黄腾达了,化身蛟龙了!

    贺煜继续表情柔缓,难得露出亲切的一面,不做声,只抿唇回以老妇人善意微笑。

    这会,蚵仔煎弄好了,老爷爷手艺果然不凡,味儿还是那么的香脆,只需轻轻一闻,足以令人陶醉。

    贺煜边接过蚵仔煎,边把一张百元纸钞递给老爷爷,无比真挚地道,“剩下的,当我请爷爷奶奶去看场电影,祝愿你们继续恩爱无边,也但愿,我和我的小姑娘,将来能像爷爷奶奶这样,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老爷爷听罢,便也接了过去,直说谢谢。

    老太婆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小伙子,一定会的,老太婆我的话向来很准,我说你们能长相厮守白头偕老就一定会长相厮守白头偕老。对了,下次方便的话,把小姑娘也带来,还有娃儿,都带来让老爷爷和老太婆瞧瞧,老太婆请她们吃蚵仔煎!”

    贺煜勾唇,淡然一笑,点了点头,然后扬了扬手里的便当盒,再次饱含深意地望一眼白头偕老的老夫妇,转身朝巷口走去,继续驾车,回到芊园。

    他的两个挚爱,正在屋门口的秋千上坐着,他不禁加快步伐,来到她们的身边。

    熟悉香脆的蚵仔煎味,迅速把凌语芊吸引住,先是屏息凝神一下,看向他手中古老的招牌,立刻欢呼起来,“蚵仔煎?你去了老爷爷的蚵仔煎店?真的去了吗?”

    贺煜唇角弧度扬得更高,拥住她,在旁边的藤椅坐下。

    琰琰也迫不及待地跑近,好奇地问,“爹地妈咪,什么叫做蚵仔煎?很好吃吗?唔,好香哦,琰琰也要吃。”

    “蚵仔煎就是用红薯粉、鸡蛋、小牡蛎、葱花等煎成的饼,很好吃的一种小吃。”凌语芊先是宠溺地回答了琰琰的疑问,目光重返爱郎身上,“对了,你怎么突然想到去那了,上次我们去,老爷爷都不开店呢。”

    上次他带她去重温曾经的美好时光,自然不会漏掉这间小吃店,只可惜去到那儿店门紧闭,她还以为已经停业了呢,想不到还没有,而且,味道依然那么招人垂涎。

    贺煜已经打开便当,用一次性筷子夹起一小撮,蘸了蘸老爷爷配给的独特秘制辅料,喂给凌语芊。

    凌语芊立刻接进嘴里,只觉蛋香蚝滑,软嫩鲜脆,入口即融,吃罢大呼美味。

    琰琰更加感兴趣,张口直嚷,“我也要我也要,爹地给琰琰夹一块。”

    贺煜便也事不宜迟地喂给他,最后,才是自己。

    一家三口的脸上,顿时都是满满的满足,小家伙吃的,是真实的美味,夫妻两人则还有那曾经的美好情怀。

    “对了,我今天跟老爷爷老奶奶说我们已经结婚,还生了娃,他们很高兴,叫我下次带你们去,他们请吃!”贺煜忽然说了一句。

    凌语芊一听,美目不禁瞪了瞪,呵呵,她可以想象,这男人当时说的时候,表情一定特自豪,特臭屁吧!

    想罢,她心里更甜滋滋的,对着他微微扬起下巴,呶呶小嘴。

    贺煜宠溺一笑,继续夹起蚵仔煎喂给她,接着也又轮到琰琰,然后,是自己,就此循环,直到两大盒都吃光光。

    “哇,蚵仔煎真好吃,琰琰还要吃,爹地明天继续买来给琰琰吃。”小家伙吃得津津有味,意犹未尽地舔着小舌头。

    凌语芊也不断舔着嘴唇体会余味,舔着舔着,忽觉胃口一阵翻滚,赶忙把头一歪,张嘴朝地面呕吐。

    &nbs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p;可惜,她再使劲也吐不出东西,只能干呕个不停。

    贺煜见状,眉头即时蹙起,扶住她,沉声问,“怎么了?胃部舒服?难道这蚵仔煎不干净?”

    凌语芊急忙摇头,示意他别生气,琰琰则迫不及待地告知,“妈咪今天已经好几次这样了,想吐又吐不出来。”

    迎着贺煜恐慌困惑的眼神,凌语芊又是颌首,极为难受地道,“不知为什么,今天总觉得头晕目眩,胸口发闷,特别是闻到那些油腻和鱼虾味,便忍不住反胃,但又吐不出东西来。”

    这样?贺煜更加焦急,“为什么不告诉我?有没有让医生看过?”

    “我想着小事,故没跟你说,也没叫医生。”

    贺煜听罢,面色更沉,欲责备,正好身后传来一道喜悦的欢呼。

    “语芊,该不是你害喜吧?头晕目眩,胸口发闷,闻到油腻腥味想吐,这些都是怀孕的迹象啊!”

    害喜?怀孕?

    凌语芊和贺煜双双睁大了眼,这时,说话者已经靠近,是冯采蓝下班回来了,笑呵呵地走到凌语芊的右手边,继续雀跃道,“傻妞,你又要当妈了!”

    当妈?当妈……

    真的吗?

    凌语芊本是搁在胸口的小手,本能地滑到了平坦的腹部。

    贺煜不由分说地将她拦腰抱起,疾步奔进屋内,到沙发放下她,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拨通了家庭医生的电话,浑厚的嗓音因为激动颤抖连连,“你现在立刻过来,芊芊可能怀孕了,你来检测一下。”

    呃——

    凌语芊急忙去拉住他,示意他别,等他交代完毕挂断电话后,她更是娇嗔,“都不知道是不是呢,你干嘛那么快把医生叫来。”

    “一定是了,对了,你例假有没有推迟?”冯采蓝又是提醒。

    例假?凌语芊正思忖着,贺煜马上就说出来,“推迟了!推迟好几天了!”

    汗——

    这男人,竟然记住她这件事,他不是很忙的吗?工作上的事情够他记的吧,还有闲时记这鸡毛蒜皮之事?

    呵呵,她压根不知道,就这“鸡毛蒜皮”之事,对男人来说,比工作上任何事情都来重要呢,毕竟,爱爱关联到例假,怀孕也关联到例假,这两样,都是男人极为重视的!

    这时,凌母从厨房出来,得知凌语芊有可能怀孕,同样惊喜万分,且提议道,“其实不用叫医生也行,买个验孕棒试试也能测出来的。”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高大的黑影从众人眼前闪过,贺煜矫健的身躯已奔出门外。

    噢噢!

    这男人,到底有多渴望再当爸爸呀!

    冯采蓝忍不住掩嘴窃笑,凌语芊娇羞不已,同时,也莫名的慌张起来,其实,虽然刚才说的那些迹象都是害喜状态,她怀琰琰的时候也都出现的,但她还是不敢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有了,毕竟……

    深夜上来传文,看到评论区好些读者亲高举旗帜大喊新的月份寻觅月票给我,向来泪点较低的我立刻就飙泪了,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动!再次感谢所有支持我的妞们,是你们,赋以了我坚强和勇敢,鞭策了我不管多忙都务必尽力,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我对你们的谢意!大家寻觅月票的话可以订阅我的完结文,都挺不错,不但能看一本精彩的书,还能给我《蚀骨沉沦》投月票。鲜花钻石咱不要,就要订阅和月票!完结文有《缠绵不休》《绝色尤物》《尤物皇后》《一夜恩宠》《一夜缠绵》《暴帝囚后》《律师皇后》《命定贵妃》《明星大总裁》,还没看过的亲们不妨都去瞧瞧,在紫的作品列表中,订阅之后月票记得往《蚀骨沉沦》这边投,帮紫冲上月票榜,赐给紫更多支持和动力,万谢,感激不尽,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