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17 紧张又刺激,“准爸爸”症候群!

317 紧张又刺激,“准爸爸”症候群!

    凌母明白女儿的内心,坐下来,拥住她的肩头,“乖,别担心,说不定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也无所谓。”

    对着母亲欣喜中透着忧伤的脸庞,凌语芊于是点头,暗暗调整心情,强迫自己别再紧张连带让母亲也患得患失。

    还有个淘气调皮的鬼精灵,打自了解过来妈咪怀孕就是代表有小妹妹之后,箭一般地冲到凌语芊的身边,用力摇晃着凌语芊的手臂,兴奋欢呼,“妈咪你肚子里真的有小妹妹了吗?太棒了,琰琰可以当哥哥了。”

    凌语薇迅速赶至,急忙抓住琰琰,“喂喂,琰琰快停止,你不能摇晃妈咪,妈咪怀孕着呢,万一把小宝宝摇晃出来可惨了。”

    小妮子这么一说,迷信的凌母顿时又是紧张不已,忍不住冲她叱喝。

    凌语芊挽住母亲,温柔地安抚,“妈,别慌,没事的,宝宝知道薇薇阿姨不是有意的,不会那么小气。”

    凌语薇意识过来,赶忙道歉,“呃,对不起妈,我忘记了,还有,姐姐对不起,薇薇是笨蛋,小宝宝别小气,薇薇阿姨吐掉口水重新说一遍。”

    说罢,就真的作势吐了一下口水,意思是,刚才那些话随风消散,不会应验。

    偌大的客厅,即使只是寥寥几个人,整个场面却热闹不已,大家时而高兴激动,时而紧张忐忑,时而又战战兢兢,就此等到贺煜归来。

    谁也不知道,这男人刚才用了有史以来最快的车速飙出芊园,奔去附近一家7—11便利店,就那样把车停在店门口,被刚好路过的交警抄牌、罚款也不顾,本是十元钱的验孕棒,他等于总共付出了310元,这大概是史上“最贵”的验孕棒。

    他来不及喘气,立刻就拉着凌语芊准备往楼上走,凌语芊这也才想到某件事,讷讷地道,“好像晨尿验才最准哦,明天再验。”

    一听这话,贺煜顷刻石化,晨尿?她是指,现在不验?可是……她刚才为什么不说?这傻妞,还能不能再折磨人一些!

    噢噢,遇到“某事”脑子就像短了路的男人,压根没意识到,刚才他出其不意就跑出去,让人根本猝不及防,就算想告诉他,也来不及吧?

    “现在先验验,明天我再去买。”他不甘,继续拉着她走。

    凌语芊弯着腰,拖着脚步,挣扎,“不要了,明天。”

    “可是……”

    “我现在还没有尿,而且,万一因为现在不准而验不出来,岂不是很失望,所以,我不要现在验“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等明天,一定要等明天。”凌语芊说着,嘟起小嘴,为了打消他的念头,她不惜威胁,“别逼我,你再逼我,我不验了,我以后都不尿尿了!”

    以后都不尿尿!

    大概也只有她能说出这样的话!

    贺煜翻了翻白眼,却又舍不得半点责备,只能无奈加无奈。

    这时,凌母插了一句,叫大家去吃晚饭,借此,解围。

    结果,就算贺煜再多的无奈、沮丧和懊恼,也只能悻悻然地陪凌语芊到饭厅去,不过,他已认定她有孕,小心翼翼地扶住她,动作极尽谨慎,吃饭期间也整个心思都在她身上,连形象也懒得顾及了。

    夜晚回到卧室后,他依然不死心,又是哄着求着凌语芊验尿,还说立刻就去买多几支验孕棒回来,可惜凌语芊坚持不肯,拿起衣服进浴室,在只有自己的空间里,终于露出了纠结的心思。

    她脱完衣服,先是伫立马桶前,看着自己在浅绿色水中的模糊倒影,发呆发愣,说这个时候的尿检不准,其实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缘由是她担心空欢喜一场,她不确定自己能否承受得住检验后万一还没怀孕的那种浓浓的失望甚至悲痛。

    好几分钟过去了,她终于抬起头来,略微转身,视线射向全身镜上,又是出神地盯着平坦的腹部,然后还伸手轻抚上去,继续愁思满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伴随着贺煜的呼唤,她才醒过来,冲他应了一句自己还没行,然后走向浴缸,正式沐浴,完后,回到卧室。

    “干吗那么久?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又想吐吗?”贺煜不知情由,关切询问。

    凌语芊略微一怔,强笑着摇了摇头,说自己没事,让他也赶紧去洗澡。

    贺煜又非普通人,自然看得出她的不寻常,不过见她左右顾盼,便也没多说,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直到她又催促,他才迟缓地走进浴室。

    凌语芊上床躺下,美目一瞬不瞬地盯着天花板,思绪重新围绕刚才那件事上,继续惊喜交加,悲愁交错,直到贺煜出来。

    刚沐浴过的男性身躯,只着一件内裤,整个体魄清楚呈现在空气里,高大,挺拔,精壮,健硕,肌理分明,魅力十足!

    瞧着她那迷离的眼神,贺煜很自豪愉悦地扬起了薄唇,跨上床,不由分说地将她搂入怀中,魅声低问,“怎样,被老公迷住了?”

    凌语芊即时脸泛红晕,不敢出声。

    “想不想被老公爱?”男人又是蛊惑人心,还刻意朝她耳窝吹了一口热气。

    凌语芊瞬时全身酥麻,俨如一道电流在体内迅速窜过,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早上那场温柔至极的欢爱,更是春心荡漾,这就转身面对着他,小手儿笨拙地爬上他性感健硕的胸膛。

    不过,男人阻止了。

    她本能地抬头,露出困惑,且下意识地嘟起小嘴。

    “来,闭上眼睛,睡觉了。”

    睡觉?他确定?凌语芊忍不住目瞪口呆,真想掏掏耳朵证实一下自己是否听错了,他不是最喜欢热衷床上这项运动吗?这会怎么主动拒绝了?

    她正纳闷间,男人已经自顾闭上了眼,不过,有力的臂弯继续深深抱着她,时刻流露出对她的爱。

    凌语芊于是也微微低首,脸埋在他的胸前,然而,感受着他深情的拥抱,从他肌肤上传来的炽热,她又禁不住的心如鹿撞,意乱情迷,脑海再度无法克制地转到早晨,然后,本能地扭动身子,嘤咛出声,“贺煜——”

    男人睁开了眼,满眼关切,“嗯?”

    “我……我想……我想那个,像早上那样,我想!”凌语芊羞羞涩涩地嗫嚅了很久,总算说明心意。

    贺煜先是一愣,渐渐明白了过来,呵呵,这小妮子,想要了呢,真迷上了早晨那种细水长流的水乳之欢。

    “贺煜——”凌语芊不由得又喊了一声,继续扭动一下身子。

    贺煜看着她,饶有兴味地问,“小花儿饿了,想老公喂了,是吗?”

    唰唰唰——

    凌语芊顷刻满面羞红。

    “嗯?”贺煜继续明知故问,真是坏死了。

    凌语芊不好意思直接回应,只一个劲地扭动身子,细嫩莹白的玉腿还不自觉地攀到他修长的大腿上,以致那最柔软的地带就此贴上他的某部位!

    擦——

    这次,不仅她浑身哆嗦,就连贺煜也全身紧绷,欲望腾飞,直想就此掀起她的睡裙扯下小内内冲进去。

    然而,想到她有可能怀孕了,他又顿如被当头淋下一盆冷水,欲火瞬间熄灭,轻轻推开她,柔声解释,“你有孕在身,我们暂时无法行房,等过了三个月,老公再补偿你,可好?”

    凌语芊听罢,也霎时僵直,一会,嗔道,“我们只是猜测而已,还不知道是不是呢,说不准,没有。”

    “那现在测测?测了老公马上陪你快乐。”

    现在测?测了就可以爱爱了?可是,万一结果测出真有了,那自然不能做了。要是没有的话,彼此一定都很失望甚至大受打击,再无心思做这事,至少,自己会悲痛饮泣,断然再也没兴致去贪欢。

    因此,不能测!

    “芊芊——小猫咪——”贺煜再度作声,又是兴起了说服她立刻检测的念头。

    可惜,凌语芊内心已经发生大转变,那些渴求需要已然消失,搂住他,重新埋脸他胸前,咕哝出一句:睡觉了!

    然后,就闭上了眼。

    有些东西对女人来说真的很奇怪,只要不想了,便也很快消散了,不一会,凌语芊慢慢进入了梦乡,自然也就不知道,被她挑起欲火的男人,寂寞难耐,自个折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平静下来,且由于心中记挂着某件事,整晚都睡得极不沉稳,天刚蒙蒙亮就醒来了,轻轻摇晃着身边依然酣睡中的佳人。

    “芊芊,起床了,老婆,快起床了。”

    凌语芊动了一下,咕哝,“起床干嘛。”

    “尿尿啊——”

    “我还不是很急呢,让我多睡一会,我急了再起床。”

    看来,她是完全忘记了某件事!

    男人可是焦急不已,继续低喊,“不用很急啊,能拉出来就好,一点点就好,乖,起床了,起床验尿,证明你是否真的怀孕了,你答应过老公的,赶紧起来吧,验了再继续睡。”

    验尿?怀孕?

    醒目的字眼,仿佛两道响雷直捣入凌语芊的脑门,这就睁开了眼睛。

    贺煜如释重负,拉住她手臂准备带她下床,却见她使劲赖着不动。

    “怎么了?啥回事?”

    “我……我脚软,浑身无力。”凌语芊意识逐渐清醒,逃避退缩的心理也重新出现。

    贺煜却不容她如此,索性将她抱了起来,不顾她的轻微挣扎,下床,一直抱到浴室里去,在马桶前放下她,又刻不容缓地从旁边柜子里取出昨晚买的验孕棒,拆开包装,拿出里面的小杯子,然后,作势帮凌语芊撩起裙子。

    “不,等等!”凌语芊本能地阻拦。

    贺煜抬眸,浓眉一蹙,面色跟着沉下,“我不认为你还有任何推搪的理由!”

    见她咬唇一副委屈状,贺煜不禁轻叹,嗓音软了下来,“乖,别逃避了好不好,始终都要验的,不如速战速决。”

    凌语芊继续沉吟少顷,讷讷地问,“贺煜,万一,验出来不是,你会不会很失望?”

    贺煜身体陡然一僵,继而,故作轻快地道,“失望肯定有的,不过我想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好了宝贝,别磨蹭了,你这暖窝里,一定孕育了老公的种子。”

    “可是……万一真的没有呢?”

    贺煜闭闭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那深邃的眸瞳,浓情满布,郑重其事地安抚出来,“就算真的没有也无所谓,我们继续努力,直到它有为止,嗯?乖,别担心,先验,先验。”

    凌语芊努力吸着粉嫩的唇瓣,终于,点头答应,且推了推他,“我……自己来,你先出去。”

    “不用啊,我就在这看着。”

    “不行,好难为情了!”

    “怕什么,你身上哪个地方老公没看过,我都看无数遍了,角角落落都熟悉着呢。”

    呃,是看过,可他还没看过她小便嘛!所以,她坚决不同意,继续推他,软硬兼施,总算让他出去了。

    安静的空间,只剩她一人,她拿起验孕棒,拿起小杯子,来回注视着,却迟迟无法行动,直到外面传来贺煜的呼唤,她才把心一横,脱下底裤,先用小杯子盛一些尿液出来,放到旁边的洗手台上,然后继续小解完毕,正式进入重要的环节。

    “芊芊,准备好尿液了吧,那开门让我进去,我来验?有说明书,我也会的。”门外又是响起了男人的声音,低沉中透着粗促,看来急得不行。

    凌语芊不吭声,仰起脸深吸一口气,毅然拿起验孕棒,伸进小杯子,蘸一下尿液“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然后平放到洗手台上,等待结果。

    她几乎是再也没喘过气,屏息凝神直盯着验孕棒的框框部分,即便眼睛酸得厉害也不敢半点眨闪。

    一秒,两秒,三秒……

    她在心中默默数着时间,心情随之紧张起来,整个身体更是紧绷得好比一块木头。

    三分钟!

    四分钟!

    五分钟!

    已经超过出结果的时间,可惜,那椭圆形的框框内依然只是一条紫色线!

    没有怀孕!

    她并没怀孕!

    是啊,自己怎么可能怀孕呢!自己根本就无法怀孕了!之所以有那些症状,大概是因为最近疲劳过度导致的吧,又或者其他的原因,总之,绝对不是怀孕!

    美丽的双眼,仍旧眨也不眨,里面的雀跃期待光芒已经转为深深的悲痛和绝望,空洞而呆滞。她的四肢也继续绷得俨如冰块,被漫无边际的痛刺得麻痹麻木。

    豆大的泪珠儿,一滴滴地从她眼里滚落而出,紧接着越涌越多,泪流满面,泪流成河。僵直的身子这时也像是骨架赫然松开了似的,毫无支撑点儿,轰的瘫软在地上,悲痛绝望的痛哭瞬间响彻静谧的浴室。

    呜呜——

    呜呜——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经历这些呢!

    本来,没有这些迹象也就平平静静的,可是……偏要让她见到曙光,觉得有希望,然后,又给她绝望,这跟将她打入万丈深渊有何区别?

    啊——

    啊——

    凌语芊抱着头,深深埋在双膝间,更加嚎声大哭。

    砰——

    紧闭的浴室大门猛地被推开,在外面等候多时、叫喊无数次都得不到回应的贺煜,急不可耐之下跑去拿来备用钥匙,总算打开了房门。

    眼前的情景,立刻给他一种不好的预感,焦急的心也顿如遭到五雷轰顶般的巨痛!

    他一步一步地走近,鹰眸直盯向洗手台上的验孕棒,看到上面那唯一一道清晰的紫线,高大的身躯禁不住大幅度地摇晃了一把,当那悲恸绝望的哭声再度刺进他的耳朵,他又赶忙回过神来,强大的内心更是如刀绞般沉痛,迅速挥臂把地面的人儿抱起来,紧紧地抱住。

    “贺煜,看到了吗?没有怀孕,我就说嘛,我就说不是嘛,我早说过我再也不能生宝宝了,你偏不信,偏要去买验孕棒,偏要我验证,如今死心了吧,以后我再也不和你做那事了,只要不做那事,就没有怀孕的可能,就不用以为怀孕而高兴,然后验证出来没有又绝望悲痛,贺煜,我的心好痛,我好难受,好像有千万把刀一起刺在上面,我要死了,我痛死了,贺煜,贺煜……”

    灼热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自男人深邃的眼眶中溢流出来,一窜接一窜,连绵不绝地打落到她的后颈上,灼痛了她整片肌肤。

    “没关系,宝贝,没有就没有,老公刚才不是说了吗,万一验出来没有,咱们继续努力,努力到它有为止……”

    “不,我不要努力了,我要和你分房睡,我再也不和你肌肤之亲了,再也不和你做那趟事了。”

    “那我以后戴套,不,我去结扎,结扎一了百了,其实,再有没有小宝宝真的不重要,我们已经有了琰琰,有琰琰就足够了,我真是中邪了,无端端想要再生什么宝宝,你一旦怀孕的话,我们就得禁欲呢,如今好了,我去结扎,以后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对了,你不是说想再次体会昨天早上那种细水长流的欢爱吗,我们还可以做,老公这就带你体会。”

    贺煜说罢,将她身子板了过来,往前一推压在洗手台上,事不宜迟地行动。

    立刻遭到凌语芊的挣扎和抗拒,想她如今悲痛欲绝,又怎么会想这样的事,她使劲扭动着身子,嘴里大喊着,“不要,不要做,我不要细水长流,不要波涛汹涌,什么也不要,我不要你,不要你!”

    说着,她甚至想推开他。

    贺煜如遭雷劈,继续心如刀剐,手臂又牢又固地把她稳住,不,小东西,你怎能不要我,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你这不是在老公伤口上撒盐吗,不准不要,不准离开,不准!

    尽管知道两人力量的大大悬殊,可他还是几乎使出全身力气,只希望将她牢牢地圈在怀中,再也不分离。

    凌语芊因为力量不及他,终究被钳制下来,于是不再挣扎,哭倒在他怀中。

    “乖,哭得老公心都碎了,别哭了好不好,对了,老公今天不去上班,带你去玩,我们去老爷爷那吃小食,然后你想去哪老公都带你去,好吗?好不好?来,老公帮你洗漱。”

    可惜,凌语芊还是抗拒,故他只能暂且作罢,静静抱着她。

    时间就此悄然流逝,悲愁的气息已不似刚才的浓烈,但依然充斥着整个空间,萦绕包围在彼此的心头,不知多久过后,凌语芊终于停止痛哭,渐渐从崩溃中恢复过来。

    她被贺煜抱在怀中,此刻她看到的是他的胸膛,健壮的胸肌透过薄薄的汗衫传送着他的热能,传送着对她无止尽的爱意与疼惜。

    方才的情景,一幕幕地回到了脑海,包括他的黯然落寞,默默垂泪,后颈上的灼热,此刻依然深刻异常,故她悲痛的心多了一股怜疼,抬起脸,看向男人那仍旧黯淡无光的俊颜,然后,抬起手儿,缓缓抚摸上去。

    贺煜也定了定神,唇角微微翘起,接住她的手,移到嘴边轻吻几下,温柔至极,“老公帮你梳洗?弄好咱们下去吃早餐,对了,琰琰应该还没起床,咱们过去看看,顺便叫小家伙起床了。”

    凌语芊继续含情脉脉地凝望了他片刻,点了点头。

    贺煜在心底深深叹息一声,松开她,为她整理着略微凌乱湿濡的头发,为她洗脸,直到刷牙时,凌语芊自己来,他便也开始整弄自己的,大约十来分钟,双双梳洗完毕,走出洗浴间,换上衣服后又接着离开卧室,到旁边的婴儿房来。

    琰琰还没醒,小家伙睡得香甜,看到他,凌语芊哀默的容颜总算有了些许生机,不禁在床头坐下,伸手,轻抚上他的小脸儿。

    小家伙醒来,惺忪睡眼眨了几下,而后咧嘴呵笑,“爹地,妈咪,早安!”

    “琰琰早安!”凌语芊也马上回应,嗓音沙哑。

    小家伙发觉了,咕噜咕噜地坐起身来,“妈咪,你怎么了?你哭了吗?对了,小妹妹呢?小妹妹测验出来了没?”

    霎时间,凌语芊更是心酸,悲痛再起,本就红红的双眼再度热泪盈眶。

    贺煜也迅速坐下,扶住琰琰的小肩头,意味深长地道,“嗯,测验过了,但因为爹地还不够努力,小妹妹还没有。”

    “啊——”琰琰立刻满面失望。

    “其实爹地想过了,决定不要小妹妹了,因为一旦有了小妹妹,爹地和妈咪会把注意力转移到小妹妹身上,到时对琰琰的关注可就少了,所以,爹地和妈咪决定就只有琰琰一个小宝贝,所有的爱都凝聚在琰琰这儿,琰琰也希望这样的吧?”

    小家伙听得甚是认真,俊俏的小脸儿也一直沉着严肃,然后,重重地点头,还搂住凌语芊,奶声奶气地道,“妈咪,琰琰决定不要小妹妹了,琰琰不要小妹妹分走爹地妈咪的爱,故妈咪别生小妹妹哦,琰琰不喜欢,不喜欢!”

    这,要当成是他小孩子气呢?又或者,是懂事地安慰伤悲的妈咪?

    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凌语芊停止了落泪,激动连连地望着他,然后,把他深深抱在怀中,低吟,“好,妈咪答应琰琰,不会再生其他小宝宝,妈咪只要琰琰一个小心肝,其他的,都不要了。”

    “还有爹地呢,妈咪以后有爹地和琰琰就好了。”贺煜忽然也伸出手臂,将一大一小两宝贝纳入宽阔有力的臂弯中。

    一家三口就此温情拥抱了一阵子,分开时,凌语芊眼中已经彻底无泪,拿出衣服为琰琰更换,辅导琰琰梳洗,都弄妥后,踏出婴儿房,来到楼下。

    紧接面对的,是凌语薇和凌母,如此大喜事,大家都惦记着,凌语薇同样第一句话就问起,凌母尽管没做声,但也眼神殷切,等待结果。

    贺煜首当其冲,神色保持着平静,若无其事地答道,“测过了,还没有。不过姐夫决定不要小宝宝了,这样你姐姐就不会分薄对姐夫的爱,否则到时姐夫就没人爱了呢。”

    “嗯嗯,琰琰也不要小妹妹分走爹地和妈咪对琰琰的爱!”小家伙也迫不及待地附和了一句。

    凌语薇情商低下,虽然有点儿失望,却也没多加纠结,倒是凌母,内心陡然一痛,看着凌语芊落寞哀伤的模样,更是恨不得抱在怀中疼爱安抚一番,不过,照目前的情况,她知道这些安慰呵护的工作贺煜都已做过,且做得很好,于是乎,她又朝贺煜投出感激的一瞥。

    这时,宽敞安静的客厅响起了另一道声音,是采蓝,她也下来了,也听到了事情的结果!

    一开始,她先是被正愣住,感到惋惜,紧接着,有种释然和庆幸,然后,慢慢走过来,扶住凌语芊单薄的双肩,打趣道,“呵呵,语芊,你家有两个大醋桶呢,依我看你还是别再生了,否则这父子俩说不定会打起来。其实现在国家计划生育,都实行一对夫妇只能拥有一个子女,你和贺煜都不是独生子女,你们的名额已够了,再生,就是超生了!”

    “对了,早餐都准备好了,大家都吃早餐吧。”凌母接着做声,继续佯装着没事儿似的。

    接下来,大家都有意无意地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还不停地说这说那企图转移注意力,仿佛这次的“怀孕风云”没发生过,仿佛昨天凌语芊没有呕吐和头晕,贺煜没买验孕棒,大家没期盼结果。

    即便如此,凌语芊还是无法彻底消除伤痛和失落,面对她们,她可以强装和掩饰,然而一回到卧室,她又陷入了浓浓的悲伤当中。

    贺煜从洗浴间小解出来,见到她蜷缩在飘窗上,那娇小孤独的影子被浓浓的伤痛包围着,胸口不禁又是重重一痛,大步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两手轻轻搭上她的小肩头,低道,“还记得翡翠山庄吗?不如我们今天去泡泡温泉,顺道去看看枫林,这个时节,那儿一定到处火红。”

    凌语芊略微侧了一下脸,注视着他,摇头。

    “芊芊——”

    “你去上班吧,虽然何忠义很器重你,但今天是你过去的第三天,应该还有很多事情做。”凌语芊总算开口,迎着他充满爱意和心疼的眼神,她极力隐藏起悲痛,“明天星期六,你可以理所当然地放假,到时再陪我。”

    贺煜稍作沉吟,抓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行,那你今天在家准备好琰琰要带上学的东西,明天我陪你送琰琰上学,然后我们再去看枫叶,去泡温泉,下午5点,再回学校接琰琰放学。”

    “嗯!”凌语芊抿唇,颌首,“快去上班吧,时间不早了。”

    贺煜又是轻抚一下她的小脸,宽大的掌心恰可以覆住她半个脸庞,从细腻中传达他对她的爱与呵护,最后,两只手捧住两边面颊,倾注全部爱恋地落下一吻,伴随着一句永恒的誓言,“记住,在老公心目中,你永远是最重要的。”

    凌语芊听罢,身体微微一抖,挤出了一抹笑。

    足以让男人更疼更爱,结果费了好大的劲头,总算把她放开,站起身,提起名贵公文包,走出房去。

    凌语芊目送着他,直到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她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房门,许久,收回视线,重新转向窗外,看得出神。

    另一边厢,冯采蓝也回到了自己的天地,准备换衣服去上班,手机蓦然响起,看着上面显示的“未知号码”四个字,她脊背倏忽僵硬,好几秒,才接通它。

    “今天我要和你见面。”电话那边传来的,是一道女人的声音,声如黄莺,却带着杀气。

    冯采蓝怔了怔,回答,“行,等我下班后。”

    “那六点半,老地方,记住,别给我耍什么花样!”

    “哦!”冯采蓝淡淡一应,不再多说,挂断电话,然后,跌坐在大床上,环视着雅致舒适的空间,任由痛苦和内疚把自己深深吞噬,又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才慢慢从中出来,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里面苍白憔悴得吓人的病态面容呆看片刻,接着,像往常那样拿起各种化妆品往上面涂抹,直到把这些痕迹都遮掩住,拎起手袋踏出房门,来到凌语芊的卧室,在门口停顿数秒,抬手敲打在门上。

    一会,房门才打开,露出凌语芊哀伤未退的美丽容颜,让她又是忍不住愧疚从心来。

    看到冯采蓝,凌语芊也略微一愕,“你还在家啊?我以为你已经去上班了。”

    “嗯,现在就去。”冯采蓝回过神来,且匿起愧疚,“对了,我今晚想去看一个初中同学,不回来吃饭了。”

    凌语芊便不多想,“嗯,那你注意安全,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冯采蓝点了点头,凝望着她,欲言又止,最后,只留下这样一句话,“语芊……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生怕自己再多逗留会控制不住,话毕冯采蓝迅速转身,疾步离去。

    在冯采蓝的背影消失于楼梯转弯处,凌语芊也关上房门,重返室内,走进洗浴间,却见洗手台上一片干净,验孕棒之类的东西都不见了,连同垃圾桶也空荡荡的。

    应该是他弄的吧,怕她触景伤情,他偷偷收走这些东西,她忽然想到,他收拾的时候,手指颤抖,俊颜哀痛,高大的身躯努力地支撑着,于是乎,她伤痛的心迅速窜起一股心疼,然后,又如阳光沐浴,暖暖的。

    他说的没错,再有没有宝宝都无所谓,有一个琰琰,就已经足够。

    琰琰也是自己和他的爱情结晶,象征着自己和他永恒深厚的爱,未来路途上,有他,有琰琰,足以“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抵消一切遗憾,特别是他,单凭他一人,便能给她全世界!

    对着镜子,凌语芊把眼睛紧紧一闭,将那些伤痛落寞都驱走,而后,离开洗浴间。

    正好,手机响起了,是他打回来的,谨记诺言刚到公司就马上给她来电,语气温柔如水,话语更是情深意浓。

    凌语芊内心越发的温暖,她告诉他,她没事了,还对他说出意义深重的三个字,惹得男人欣慰满怀,那一直敛藏起来的低落的心,也瞬间恢复了强大。

    他能给予她全世界,她又何尝不是他的整个世界!

    彼此眷恋的两人,在电话里情话绵绵,透过微弱的电波传达输送着浓烈深广的爱意,良久,才舍得暂停。

    凌语芊心境渐趋平静,开始投身于为琰琰明天带去幼儿园的物品准备中去……

    当天傍晚,六点半,天雅俱乐部某高级桑拿房,烟雾缭绕,水汽氤氲,朦胧中浮动着两个人影,她们头上裹着白色毛巾,身上也用白色毛巾遮住重要的部位,依偎着池壁而坐,却并非闭眼享受热能蒸浴,而是彼此犀利精明地对望着。

    “你确定她真不孕了?确定没骗我?确定不是为了应对我而编造的谎言?”首先响起的嗓音,又是那种动听如黄莺却带着杀气的。

    “我确定,故你今天不用再给我药水!其实我早就跟你说过,她经过几次事故,子宫大受重创,恐怕再也无法怀孕,她与贺煜行房这么久,一直没做过任何措施,这次即便是例假迟来,也不是怀孕,你根本不用再动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冯采蓝斩钉截铁地回答,透着淡淡的白烟直看着眼前这张美艳高贵的容颜,不禁叹了叹,“李晓彤,其实事情都发生到这种地步了,你又何必赶尽杀绝?不管你怎么伤害语芊,都不会动摇贺煜对她的爱,反而,只会让贺煜更爱她,弄不好,让贺煜知道你伤害语芊,你的下场绝对会很惨!”

    “要你管!你才惨!你这丑八怪,你才没好下场!你最好说的都是真话,别让我发现你是在耍诡计!”原来,约冯采蓝出来的人,是李晓彤!

    她要凌语芊再也不能帮贺煜生孩子!

    把一种无色无味的特制药液给冯采蓝,要求冯采蓝每天洒在所穿衣服上,冯采蓝通过常与凌语芊接触,药性也慢慢侵入凌语芊的身体,到了一定的时间,会破坏凌语芊的生殖系统,导致不孕!

    凌语芊之所以头晕、脑胀、反胃,正是这药所起的副作用!

    这女人,够毒吧!

    曾经,衣冠楚楚,嫉恶如仇,善良正义,如今,却是心狠手辣,恶毒如蛇,就因为一段不属于自己的爱情?一个得不到的男人?

    冯采蓝压住心中的悲凉和愤恨,继续用警告劝解打动,“不错,我是管不着,但高峻呢?高峻知道你这样伤害语芊吗?我想他要是知道,绝不会坐视不理!”

    李晓彤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冷笑,“他知道又怎样?就算他迷恋,也是迷恋那小贱人本身,他才不管那小贱人能不能生孩子,他要的,只是小贱人那副狐媚yin荡的身体!”

    听到此,冯采蓝彻底死心,不打算再和她辨析下去,“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别再节外生枝,大局为重。”

    李晓彤也稍停片刻,睨着她,问道,“其实我挺好奇,假如她并非自身有问题,你会不会害她到底?会否真的把她害得无法怀孕?”

    冯采蓝整个身体,也倏然僵住,视线,从李晓彤身上转开,避开李晓彤那轻蔑嘲笑的眼眸。

    “呵呵,我想一定会的吧,什么好同学好姐妹,狗屁!人都是自私的,而你,也不例外,小贱人对你来说,永远只是同学朋友,再亲,也亲不过你的心肝宝贝!怎样,我说的对吧?怎么不敢看我?怕被我说中了?看穿了?”李晓彤说罢,也略微摆正脸庞,看着前方的烟雾缭绕,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凌语芊,谁说你样样俱全?我暂时无法阻止那些瞎了眼的臭男人对你迷恋,那就先让你失去友情,所以,你根本就是个可怜人!哈哈哈哈哈!”

    得逞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房间,同时也直捣到冯采蓝的心房去,俨如一把把匕首,狠刺着她的心窝,然后是肌肉,骨头,血管,发肤,每一处,都不放过,她迅速闭上眼,不让自己去想李晓彤最后问出的那个问题答案,身体往后使劲地仰起,让那滚烫灼热的泪水悄然洒落到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与表面的水珠汇合成一体。

    一会,李晓彤停止了哈哈大笑,冯采蓝也开始离开浴池,先行走出这个如地狱般险恶的桑拿房,快速整理好容妆,彻底离开俱乐部。

    她拖着沉重的脚步,先是漫无目的地沿着大街漫步,看着四周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如此热闹,如此繁华,如此美好,却是不属于她,而且很快,她就再也看不到。

    渐渐地,眼前的繁华景象模糊起来,在她脑海里,慢慢空出一个位置,映出一个清晰的小影子,让她牵挂,让她思念,让她甘愿付出一切。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码字累了休息时总会翻到月票记录看看,月初月票稀少,这两天的月票记录紫看了好几回,且记住了每个送票的读者亲嘻嘻,爱你们!其他的妞们,也来紫的脑海落影吧,越多越好,最好能把紫的脑海塞满,塞满了幸福,塞满了动力,多谢!(*^__^*)……

    恭喜《蚀骨沉沦》再新晋两名解元:【songjuan288】亲,【淡淡地香水百合】亲,鼓掌,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