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19 锋芒四射,女人公敌!

319 锋芒四射,女人公敌!

    由于上次已经仔细观察过,这次凌语芊等人没再多加细看,在工作人员的迎接下,直接来到开学典礼的举办现场。

    宽阔明朗的广场上,人山人海,场面喧闹壮大,不过正如早上采蓝所说,贺煜和凌语芊一出现,立刻成为全场焦点,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连带琰琰,也沾上了他们的光。

    好完美的一家三口!俊男美女,外加一个帅气小正太,那是多么完美的组合,是多少人向往憧憬和梦寐以求的。

    来这里就读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那些家长们也大都活跃于商界,对贺煜这个叱咤商场的大人物,自然知晓,于是乎,各种各样的眼神铺天盖地而来,有好的,也有坏的,来自女人们的赞美、羡慕、妒忌、恨;来自男人的惊艳、羡慕、抓狂、惋惜,还有崇拜、谄媚和讨好!

    这不,马上就有几个男人争先冲过来,态度恭维亲切地与贺煜打招呼。

    “贺总,贵公子也在这里就读吗?真是太荣幸了!”

    “颖姿幼儿园素来都是名人集聚圣地,如今有贺总的小公子加入,更是锦上添花。”

    “贺总,这是鄙人的名片,请多多指教。”

    “贺总……”

    至于那些女人们,也陆续跑来跟凌语芊搭讪,连带琰琰,也被卷入其中。

    面对这些谄媚和恭维局面,贺煜见惯不惯,倒是凌语芊和琰琰,有点受不住了,幸好贺煜了解她们的个性,对那些谄媚者不多搭理,护在妻儿身边,皱起了眉头。

    帝君发怒,非同小可,众人见状,纷纷把自家女人吆喝回去,还暗自用眼神斥责她们自以为是,破坏了老子们的计划。

    凌语芊这也恢复自然,冲贺煜粲齿一笑,低声道,“我没事,你……去应付他们吧。”

    生意场上,礼尚往来,有人巴结和讨好是好事,难得他们如此重视,身为核心人物自然不能排斥,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再说谁也无法保证,目前看起来不怎么样的人,会永远无作为,说不准,有日天降好运,飞黄腾达呢,所以,这是一个人情网,理应好好把握。

    小女人的心思,贺煜当然明白,生性狂傲的他,虽不完全赞同,但还是顺着她的意,而且,最近他刚到跃天建设,的确应该多在人前活跃一下,有些人脉,建立建立也好。

    于是乎,在他发出无数次叮嘱过后,在小女人也无数次跟他保证她没事之后,贺煜暂且离开她们,去应付那些蜜蜂般的男人。

    凌语芊带琰琰和冯采蓝等人到旁边的椅子坐下,且开始闲聊起来,聊着聊着,一道陌生的声音冷不防地闯了进来。

    只见一个扮相艳丽、富贵逼人、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女人拉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花枝招展地走来,边走边用轻蔑的语气讥讽道,“哎哟,这不是咱们圣安娜中学的校花吗?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话音之下,意指凌语芊一穷酸货,不配出现在她经常出入的富贵之地,也就无法遇上。

    “是那个甄妩媚,还记得吧?”冯采蓝已经认出来人,赶忙低语在凌语芊耳边提醒了一句。

    凌语芊这也才忆起,不错,她当然记得这个女人,出自G市十大家族之一的甄家,人长得漂亮,家世又好,一直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学校看不起任何人,对凌语芊这个当时家境还不错、且长得倾国倾城、被公认为最美丽迷人校花的同班同学更是恨到骨子里,后来得知凌语芊家道中落,还特意跑到凌语芊面前落井下石一番。

    时间的消逝,并没有令这个女人有所改善,依然趾高气扬,狗眼看人低!

    凌语芊环视一下四周围热闹的境况,感受着某些目光仍若有若无地射向自己,决定采取不理的态度,让这女人自讨没趣地离去。

    无奈,有些人就是心理扭曲加变态,不对人冷嘲热讽一番会死掉似的,这个叫做甄妩媚的女人,钉死了凌语芊,继续不客气地侮辱起来,“长得漂亮就是有好处呢,你这是上了哪个男人的床,总算让你过上好日子了?我还以为你有多清高呢,结果还不是张开两腿钻进了豪门。”

    “住口,不准你这样说我妈咪!”琰琰迅速发出怒斥,帅气的小脸倏然绷起,明亮漆黑的大眼睛更是火苗旺盛。

    甄妩媚注意力这才转向右边,首先被琰琰那与众不同的气扬怔住,靠,这小屁孩,是凌语芊的儿子?寒酸货怎会生出一个如此漂亮独特的孩子!

    “甄妩媚,你不想自找苦吃,麻烦你离开,滚出我们的视线,别弄脏我们的眼睛!”凌语芊也跟着怒喝出来,虽然自己不招惹是非,但也知道孰可忍孰不可忍,这个甄妩媚,实在欠收拾!

    得此反击,甄妩媚必是不甘心,看了看自己儿子,又看看琰琰,越比较越觉得碍眼,继续显露她的丑陋嘴脸,“呵呵?你这是威胁我?你算哪根葱哪根蒜啊,看你这儿子,还要自个提袋子背书包的,连请保姆的钱都没有,也敢来这里读书?不怕丢人现眼啊。”

    “自己的事自己做,那是我自己要提要背,我们不但有钱请保姆,我们还有保镖叔叔,你以为我像你儿子那样,整个废物什么都要人帮忙?”琰琰又是霸气侧漏地冷哼,还冲甄妩媚一直牵住的小奶娃鄙夷一瞪。

    现今年代的孩子,都是父母的金叵罗,是家里的老祖宗,哪个不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的,年纪很大了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才读幼儿园的更是宝贝得不得了,恨不得时刻抱在怀中,哪还像琰琰这样自己提着小袋子的。

    但是,为了培养琰琰的独立性和耐劳性,凌语芊安排一些工作给琰琰自己来,譬如,装鞋子的小袋子,装衣服的小袋子,这些都很轻,在琰琰的承受范围内,故她让琰琰亲自提,却想不到,被甄妩媚这狗眼看人低的泼妇趁机侮辱。

    瞧,这女人还不自厌,借题发挥,看来,她名字不该叫甄妩媚,而是应该叫“真”嘴贱!

    那艳丽的面容微微抽搐了下,不屑地冷笑,“哟,有保姆保镖啊,那就是嫁了个又丑又肥的糟老头喽,恐怕,这野种也是偷人得来的吧,凌语芊,你这张脸,除了会魅惑男人,还会做什么?说吧,说你跟的那个糟老头丑八怪叫什么,看能不能让我自找苦吃!”

    “他叫贺煜!”

    凌语芊等人还未做声,忽然间另一道嗓音插了进来,低沉中带着冷冽,撼动了在场所有的人,特别是那甄妩媚,一听这极具磁性的好闻嗓音,迅速回头,看到贺煜那俊美绝伦、魅力四射的外表,更是目瞪口呆!

    还有,他说什么?那个糟老头叫贺煜?凌语芊跟的那个又丑又肥的糟老头叫贺煜吗?贺煜……贺煜……对了,贺煜不是那个贺氏集团的总裁吗?那个G市首富的继承人和接班人吗?难道……是同名同姓而已?

    是的,一定是同名同姓,不过,眼前这个男人,有点脸熟,好像……好像就是那个贺煜!他过来做什么?难道……不,不可能,不行!

    甄妩媚头脑混乱,心脾震颤,更糟糕的是,贺煜经过她身边后,她见到了另一个男人,那是……

    “你这疯婆子,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被疯狗咬了,出来乱吠!”跟贺煜一起过来的年轻男子不由分说地扯住甄妩媚的手臂,那赤红的眼神,真恨不得挖个洞将甄妩媚给埋了!

    这时,一直被甄妩媚牵住的小男孩开口,奶声奶气地嚷道,“爹地,爹地不要打妈咪。”

    爹地?

    原来,这年轻男子是甄妩媚的丈夫谢敬尧,谢家的太子爷!刚才他也像其他人那样,趁机和贺煜套关系,正聊得起劲,贺煜突然起怒,凌厉的冰眸阴测测地盯着某处看,他顺着看过来,也即时面色大变,在贺煜走过来后,急忙屁颠屁颠地跟上。

    凌语芊也猛地挽住了贺煜的手臂,睨着甄妩媚,以牙还牙反击出来,“甄妩媚,这就是我男人,叫贺煜,怎样,很帅吧?身材很棒吧?很年轻吧?并非你说的什么又老又肥的糟老头,而是一个俊美绝伦,比你那个好一百倍的商业巨子,还有,我儿子不是什么野种,他是我和贺煜的爱情结晶,我们并非穷寒酸,而不是某些井底之蛙,像个暴发户似的爱到处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两个臭钱!”

    确实,甄妩媚就是个井底之蛙,自以为是,盲目自大,当年大学毕业就被家人送去美国读书,四年前才回来,又受家人安排嫁到门当户对的谢家,期间错过了凌语芊当年嫁给贺煜的那场婚礼,后来凌语芊又离开中国三年,而刚才凌语芊和贺煜到达时,她刚好带儿子去了洗手间,故一直不知道凌语芊的情况,不清楚凌语芊是贺煜最爱最宝贝的女人,为了红颜不惜与全世界作对,任何人要是敢对凌语芊不敬,必定好好惩罚之。

    这会,贺煜大概了解了情况,冯采蓝适时朝他说了句“这个女人,是语芊的高中同学,曾经多次针对侮辱语芊,你,看着办吧”后,整个人更如飓风来袭,乌云密布,眸光如刀般盯着谢敬尧,冷酷无情地道,“你刚谈及的那项目会取消,此后跃天建设再也不会与谢氏企业有任何合作!”

    谢敬尧一听,仿佛五雷轰顶,赶忙甩开甄妩媚,惊呼,“贺总,贺总你说笑吧,你才答应会跟我们合作的,这……这……”

    “不错,刚刚我确实有那个意向,可惜,你娶了一个人头猪脑的老婆,除非,你和她离婚,证明你和这个无知泼妇毫无关系,否则,这个项目,免谈!”发怒了的男人,如地狱修罗般邪恶。

    听到此,甄妩媚也发狂了,“放屁,凌语芊,你这害人精,还有贺煜,你凭什么决定跃天建设的大事?别忘了你只是何忠义聘请的CEO,何忠义才不会让你乱来。”

    啪啪——谢敬尧扬起大掌,气急败坏地赏了甄妩媚两巴掌,“你这猪头,还不跟贺总道歉?还不给我向贺太太道歉3gnovel.cn看最快更新?”

    贺太太!

    不,她才不会跟这个寒酸的女人道歉,凭什么这穷女人是贺太太!她才不认凌语芊是人人羡慕且欲巴结之的贺太太!

    “各尊敬的家长们,来宾们,现在是上午十点钟,颖姿贵族幼儿园XX年度新生迎接会正式开始,请大家就坐!”

    就在此时,广播响起,招呼大家入席就坐了。

    贺煜不再理会他们,注意力回到凌语芊和琰琰身上,单手抱起琰琰,一手拥住凌语芊,若无其事地往前面会场走去。

    冯采蓝和凌语薇疾步跟随,怒气未退的谢敬尧则冲甄妩媚吼下一句“回家再跟你算账”,事不宜迟抱起儿子进场,至于甄妩媚,含泪看着自家男人怒气腾腾的背影,又无比愤恨地瞪了瞪凌语芊那家子,然后也急忙抬步朝自家男人追去。

    这场小小的风波,并没有高调进行,但还是被一些人看到了,而且,也吸取教训,谨记以后还想在商界混口饭,千万不能对凌语芊有任何不敬!

    随着开学典礼拉开帷幕,大家的心思纷纷转移,集中在多彩芬芳地礼台上,认真聆听园长和总监对学校、老师、设备和注意事项等的各种介绍,足足维持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结束。

    接下来,校董老师们带大家参观校园,其实,这些家长们为孩子报读之前就已详细视察过,如今不过是形式上集体观看,于是都左顾右盼,随意走走。

    参观完毕,幼儿园立刻就安排了小朋友们开启集体生活,共进午餐,还因为是第一天,特准家长们在旁观摩。

    饭堂环境干净优雅,设施配置完善,食物丰富新鲜,那些老师们更是经验老到、耐心有加,个个俨如天使上身,把小朋友们照顾得妥妥当当,井井有序,众家长们无不笑开了脸,大觉物有所值,有些甚至夸称这里简直就是小朋友们的欢乐天堂。

    因而,当孩子们午餐完毕,统一被领去午休后,家长们也放心去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这所幼儿园处于繁华地带,刚好附近就有很多饭店酒楼,众人于是都就近用餐,凌语芊等人也不例外,由贺煜领着走进一间高级酒楼。

    点好菜、在等待上菜期间,冯采蓝先去一下洗手间,凌语薇也跟去,偌大的饭桌于是只剩贺煜和凌语芊。

    贺煜若无旁人,抓起凌语芊的手,在那白皙娇嫩的青葱玉指上一个个欣赏抚摸,一会还放到他面庞摩挲,时而又伸手,宠溺地轻刮着她小巧秀气的鼻尖,更甚至,嘴巴凑到她耳际,猛吹热风。

    凌语芊先是咯咯发笑,接着意识到四周围都是那些新生们的家长,便赶忙恢复拘谨,只静静与他回望,含情脉脉,满腹甜蜜。

    贺煜明白她的心思,停止煽情的举动,打开话题,“刚才那个女人,以前经常欺负你?”

    凌语芊微怔了怔,反问道,“你真打算冻结与谢氏集团的合作?(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可是,何忠义答应吗?”

    迎着她满面忧虑,贺煜勾唇,“咋了,不相信老公的能力?”

    “呃,当然不是,只不过……”

    “既然不是,那就别多想,你只要记住,老公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记住不管在贺氏或跃天建设,老公都有呼风唤雨、发施号令的权力!”

    “嗯,我相信你!”凌语芊终于也中气十足地道,“我们把那些可恶的人,打得落花流水!”

    贺煜再次勾起了好看性感的唇角,邪魅地笑了,正好这时,菜开始呈上,凌语芊这也意识到冯采蓝与薇薇似乎去了很久,于是跟贺煜提出自己去看看,贺煜眸光先是飞速一闪,环视一下平静的周围,便不阻止,只叫她多加小心,尽快回来。

    待凌语芊离席,他立刻拨打血枭二骑的电话,吩咐他们暗中跟随凌语芊做必要时的保护,收线后,透过酒楼的透明玻璃窗,看往视野广阔的外面,直盯着遥远的蓝天白云,满面沉思。

    另一边厢,凌语芊用最短的速度直达女生厕所,在门口看到凌语薇熟悉的身影,内心即时踏实不少,走近问道,“薇薇,采蓝姐姐呢?”

    “采蓝姐姐在里面,她被一个女人缠住了,叫我先出来,我正想着要不要去告诉姐姐你呢。”凌语薇赶忙扶住凌语芊的手臂,看到凌语芊到来,仿佛看到了救星,既焦急又欣然。

    凌语芊听罢,娥眉一蹙,“女人?什么女人?”

    凌语薇摇了摇头,天真无邪,“我不认识,很凶很凶,还竟然骂采蓝姐姐是狐狸精,对了姐姐,你也在这里等呢?或进去看看?”

    狐狸精?

    一听这样的字眼,凌语芊打心里不舒服,且更满腹困惑的,沉吟数秒后,叮嘱凌语薇别走开继续在这乖乖等候,自己则刻不容缓走进厕所内。

    ------题外话------

    优秀的人总会遭到各种各样的妒忌、痛恨,甚至乎成为某些人群的公敌。不过,有机会的话我宁愿做那个被羡慕妒忌恨的人,而不愿成为羡慕妒忌恨别人的人,亲们又是如何作想的?

    恭喜欢庆《蚀骨沉沦》第23位解元华丽诞生:rebecca212亲,鼓掌,撒花!

    接下来会恢复日更,暂定每天上午九点钟。亲们的月票,评价票,年票,鲜花钻石等我都看到,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亲们又有票后请继续砸过来,飞吻,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