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找到证据

    “姐姐你怎么了,这样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东西吗?”李晓筠突然问了一声,天真无邪状。

    李晓彤回神,讷讷地笑了笑,若无其事地反问,“最近还好吧,有没有遇见“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过心怡的男孩子?”

    李晓筠猛然一怔,唇角扬起,自信而不屑地嗤哼,“他们一个个都是废材,没一个对得上的我胃口。”

    “那筠筠的条件是怎样的?说给姐姐听听?说不定姐姐能帮你介绍一个真命天子。”李晓彤也笑颜逐开。

    &nb“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李晓筠稍顿,便也大言不惭,“我要的男人,必须高大挺拔,长相俊美,性格孤傲冷漠,那方面的性能要非常好,对了,其实就是和煜大哥……差不多样子。”

    随着李晓筠的述说,李晓彤脑海已经不由自主地勾画出贺煜的样子,听到最后那句话,更是重重一震。

    “呵呵,我也就说说而已,煜大哥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根本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如此完美的男人了。”李晓筠很快又道,搂住李晓彤的肩膀,“所以姐姐,你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次难得老天助你,你决不能放弃,势必把凌语芊那贱人铲除,重新和煜大哥在一起哦!”

    李晓彤继续定定望着她,缓缓道出,“筠筠,你确定……张雅真的是凌语芊所杀?”

    李晓筠笑容凝住,很快又马上道,“当然,如果不是她杀,那还有谁?”

    那还有谁?那还有谁?李晓彤再一次想起了贺煜的警告。

    李晓筠更是委屈,随即嘟起了小嘴,“姐姐,你这是什么表情嘛,难道你不信我?不错,我恨她抢走煜大哥,让你那么伤心难过,但我也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不是教过我吗,做人要坦荡荡,所以,我断然不会做些犯法的事,我没有污蔑她,真的是亲眼看到!”

    望着妹妹满是受伤的表情,李晓彤抿唇,略带歉意地道,“对不起筠筠,姐姐一时……想多了,嗯,姐姐相信你。好了,你休息吧,姐姐也先回房。”

    说罢,在李晓筠肩上轻轻一按,站起来,给李晓筠留下一个饱含深意的注视,开始离去。

    李晓筠也跟着送她到门口,待李晓彤出去后,她立刻关上房门,下了锁,然后,回到镜子前。

    明亮清晰的镜面,映出一张靓丽的面容,可渐渐地,那漂亮的五官突然起了扭曲,一道邪恶的嗓音从心里发起:“她似乎对你起了疑心,你好好想想怎么办!”

    怎么办?自己应该怎么办?李晓筠呆呆瞪着镜子,扭曲的五官有了些许舒缓,但很快,狰狞起来,心底那道声音再起,“她要是不识好歹,连她也别放过,反正,她和凌语芊一样,都该死!”

    连她也灭掉?可是……李晓筠依然眼神呆滞,想起了李晓彤对她的各种好和各种关爱。

    “怎么,舍不得啊?别告诉我你真的对她姐妹情深,别忘了你变成这样是谁害的!其实,她比凌语芊更该死!你想想,你三年级的时候,她是怎样霸住爸妈,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躲在被窝里哭;六年级的毕业典礼上,爸妈因为参加她拿奖而缺席;初三那年,有个男孩准备跟你表白,却因为她的出现而取消……因为她,贺煜忽略你的一片深情;还有很多很多,她根本就是你的克星,她……”

    “别说了,住口,不准再说了,不准再说!”李晓筠终于急吼出声,两手交叠抱着头,全身都起来颤抖,“好,我答应你,连她也灭掉,她们都得死,通通要死!”

    “好!好!她们都得死,通通都要死!哼哼,哈哈哈……”隔音设备极好的房间,顿时响起了一阵阴毒的冷笑,镜子里的面容更加扭曲,更加狰狞,整个室内,突然像是被一股阴风袭过,阴森森的,让人毛骨悚然,久久都没有停歇……

    另一边,贺煜在医院呆到凌母和凌语薇抵达,对着两人焦急的神色,他没有多加解释,只交代她们好好照顾凌语芊,然后又对已经因为母亲和妹妹到来而转过身的凌语芊深深一望,这才正式离去。

    火速往家里赶的期间,他分别打了电话给池振峯与何志鹏,结果三人一起来到贺家大庄园的湖边,开始搜查案发现场。

    由于警察昨天已经仔细搜索过,加上这里刚死过人,暂时没人敢踏进这儿,故整个湖边非常干净,结果三人反复寻找了好几遍,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发现,最后,只能在草地坐下,稍作休息。

    看着一脸倦容的贺煜,何志鹏不由规劝道,“昨天专业警察已经通过地毯式的搜索,但都没有结果,我想这里可能真的再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贺煜不做声,锐利的鹰眸再度绕着整个草地环视,俊颜越发深沉,剑眉也蹙得更紧。

    “总裁,你觉得那些警察会不会一开始就受到了控制,那根勒死张雅的头绳会不会其实早已经落在他们手中?昨晚冷气突然发生异样,今天早上江峰百般阻挠,很明显这警察局的人有问题。”池振峯也说出自己的看法。

    “那个李晓筠,我曾见过几面,狗眼看人低倒是有,但说到杀人……似乎不可能。总裁,你觉得嫂子会不会真的……毕竟她是……”何志鹏继续说,语气迟缓,碍于池振峯在,他没有把话挑明。

    贺煜清楚他指什么,立刻否决,“不可能!不管她是不是……但这次张雅的死,绝非她干的!”

    “我也觉得与Yolanda没有关系!问题一定出现在李晓筠的身上!”池振峯也马上附和,眉头也紧紧蹙起,语调转为难以置信和感慨万千,“我本以为李晓筠只是性格野蛮卑劣一些,想不到……她会疯狂到这种田地,为了除掉Yolanda,她不惜杀人,Michelle有个如此情深的妹妹,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听完池振峯的话,贺煜眸色陡然又是一沉,怒火已经熊熊燃起。

    何志鹏彻底打消对凌语芊的怀疑,做出详细的分析,“目前对嫂子的不利因素有两点,一是张雅的无端端出现在她的口袋里,二是匕首上有她的指纹。这两个证据,表面上看是成立,实则经不起推敲,因为,这两样东西都不是直接导致张雅死亡的凶器。,我们可以以牙还牙,狡辩说混乱期间被人偷偷放进去;至于指纹,也可以解释为嫂子一时没意识到这是凶杀,由于不忍心看到小兔如此悲惨而拔掉匕首留下。另外,我们有两个益处,一是那个假扮保姆的珊珊;二是,头绳!通过刚才的搜查,这现场没有任何烧毁的痕迹,说明头绳应该还在,或许真的是被警察藏了起来,大哥你看找贺书记帮忙,看能不能从江峰入手?”

    “李晓筠呢?她会不会带在身上?”池振峯忽然疑问。

    “一般来说,不可能,没人会傻到这样做。”何志鹏摇头,“不过,还有一个可能性……”

    “她收在某个地方?”贺煜接话,代替何志鹏说出来,然后,人已经站起来,重新寻找。

    这次,他有目的地寻找,蹲在地上一步一步地挪动,炯亮的眼睛紧盯着草皮,寻找任何有破裂的痕迹,何志鹏与池振峯也立即加入,时间又是过去了大约半个小时,贺煜本是挪动的脚猛地停止,目不转睛地盯着跟前那块有点儿特别的草皮,这团草皮,好像是刻意交缠在一块的。

    “大哥,是不是有发现?”何志鹏瞄到他的情况,不由远远询问出声。

    贺煜没有给予任何反应,继续注视着,数秒后,伸手扯开草皮,果然看到草地上有细微的裂缝,由于是新弄的坑,他很容易便把它给挖起来,然后,被静静躺在里面的东西给震住。

    何志鹏与池振峯也已经走过来,看清楚坑里的东西,同样惊喜不已。

    “志鹏,手套呢?快给我。”贺煜冲何志鹏大喊,浑厚的嗓音呈现出罕见的激动。

    何志鹏奋亢不已,边取出手套边道,“大哥,你先站开一下,让我来,我来弄。”

    贺煜稍作思忖,便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也赞同,高大的身躯略微移动,静静看着何志鹏把头绳拿起,用其专业的目光和仪器观察辨析,都弄好后,三人再次坐回草地上。

    “这个头绳沾有微粒分子,应该是凶手不小心残留在上面,我们可以通过DNA验证来确定凶手!”何志鹏振奋人心地汇报着结果。

    “你确定是李晓筠留下,而不是张雅的?”池振峯则迫不及待地提出顾虑,“甚至……是Yolanda的?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陷阱?”

    贺煜不语,也用质疑的眼神,盯着何志鹏。

    何志鹏本是兴奋的心情顿消,稍后,提议道,“要不我们暂时先别交给警方,我们先自己找人检测一下?不过,那得想办法取到李晓筠的样本。我们怎样才能不动神色地从李晓筠那偷到样本呢?假如她真的是凶手,她必定时刻提防着。”

    “让我来!”好一会,贺煜做声,一瞬不瞬地盯着已被装进袋子里的头绳,深邃漆冷的鹰眸,发出一阵阵闪耀复杂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