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他的流泪只为她

    “嗯,你说得没错,明天等证据一出,我们正式控告李晓筠,既然他们忍心杀害无辜的雅儿,我们也不妨以牙还牙,再说,这李晓筠有错在先,本就罪该致死!不管怎样,这次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我们贺家的基业。”贺一翔也热血沸腾起来,斯文俊秀的脸庞变得深沉阴霾,眼镜后的双眼,也泛起了罕见的狠绝之光。

    “那爷爷呢?要不要把事情告诉爷爷?还有我爸,让他们都先回来?有他们在,情况或许更能处理。”贺煜想到另一件事。

    “你爷爷原定明天晚上回来,所以不用提前告诉他,反正这检测结果也明天才有。再说,我们不宜打草惊蛇。”贺一翔稍顿了顿,转开话题,“对了,语芊明天出院的是吧,你照样把她接回家,江峰那伙人,应该会继续监视,但你们也不用担心,目前证据不确凿,他们顶多也就是来骚扰一下,这次我们有所防备,再也不会让语芊被带走的。”

    听到此,贺煜脑海马上闪现出一个深入骨髓的倩影,他倒不怕警察局的人,反而担心的是,这倔强的小东西不肯跟他回来呢。

    瞧着贺煜神思恍惚的样子,贺一翔清楚他在想语芊了,便也识趣地结束谈话,凝重的神色渐渐消退,半认真半玩笑地道,“男人想要风流快活,那可得付出代价的,语芊那边,我看你得加倍努力了。”

    贺煜定神,窘迫一笑,并没有做出解释。

    “好了,三叔不妨碍你了,好好去跟她赔罪吧,女人嘛,要宠!特别是怀孕的女人,最伟大的时候,更要毫无条件地去宠。”贺一翔突然伸出手,在贺煜肩上轻轻一按,“加油!”

    贺煜继续抿唇淡笑,高大的身躯已经站起身,“那三叔也好生休息,我们再联系。”

    贺一翔跟着起来,送贺煜到门口,正式分别。

    出了贺一翔家门的贺煜,直接去华清居,来到贺婉居住的楼层,寂静的居室里,弥漫着淡淡的悲伤,张阿姨正陪伴和安抚着痛失爱女的贺婉。

    见到贺煜蓦然出现,张阿姨惊喜不已,起身来迎接,“煜少,你可回来了!”

    贺煜回张阿姨微微一笑,径直走到贺婉的面前,嗓音低哑沉痛地喊出一声“六姑姑”。

    贺婉抬头,看着贺煜,泪水扑簌扑簌直流。

    张阿姨连忙重返贺婉身边,拿纸巾替贺婉拭擦眼泪。

    “六姑姑,你节哀顺变。”贺煜也安慰出声,且跟她保证,“关于雅儿的事,我会调查,定会还雅儿一个公道的!”

    “好,有你这句话,六姑姑就放心了,六姑姑只希望你到时候别偏私,别因为她是你的女人就帮她,别因为她怀了你的孩子就放过她!”贺婉从张阿姨手中接过纸巾,自个拭擦,悲伤愤然的嗓音难掩哽咽。

    贺煜听罢,迅速解释,“六姑姑,杀害雅儿的人,不是芊芊!”

    “不是她?那是谁?李晓筠都证实是她了!”贺婉才燃起一丝希望的心顿时又熄灭,看着贺煜的眼神,隐隐透着失望和责怨。

    贺煜蹙眉,没有立即明说。

    张阿姨则安抚出声贺婉,“六姑,你别激动,既然煜少说语芊不是凶手,那就不是,这期间,必定有误会。”

    “杀雅儿的凶手,另有其人,由于事态严重,恕我暂时还无法告诉你,不过我答应你,绝不会让雅儿白白牺牲,我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于法,以慰雅儿在天之灵!”贺煜这也才开口,语气坚决地对贺婉做出保证,继而交代张阿姨,“你尽量多陪陪六姑姑,谢谢!”

    “煜少别客气,我会的,一定会。”张阿姨斩钉截铁地答允,紧接着,询问凌语芊的情况,“语芊现在怎样了?她回来了吗?本来小玉昨晚跟去的,谁知警察局的人说语芊还要等待问话,小玉就那样在走廊等了一夜,这丫头几乎都冻僵了,今天一早依然见不到语芊,唯有先跑回来,可惜这大庄园都没人肯出手帮助。”

    “她没事,宝宝也很好,要医院观察一天,明天就能回来了。”贺煜轻声解说着,但心中已因张阿姨最后那句“可惜这大庄园都没人肯出手帮助”而燃起了愤怒,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于是不再逗留,辞别离去。

    当他走到楼梯口时,张阿姨追了“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上来,先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稍后,对他娓娓道出昨晚的情景。

    贺煜尽管已经大概清楚整个情况,但关于凌语芊当时的激烈反应,他算是头一次听,整个心房即时像是忽然砸下一颗巨大的石头,激起了无数浪花。

    原来,她真的那样仰天大叫,真的在呐喊自己归来!自己和她心有灵犀,于是梦到她这样叫,这也才发现她的危险。

    “煜少,你一定要相信语芊,请你无论用什么办法,务必帮语芊脱罪,好吗?”张阿姨发出恳求,心情也随着回忆昨天的情景而起了深深的感慨。

    贺煜回望着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嗯,会的!谢谢你!”

    “不谢!”张阿姨微微一笑,无比欣慰,“好了,你快去吧,语芊需要你,你去陪她。”

    贺煜抿唇,不再多说,随即跨入楼梯,踏出整栋大屋,直奔回家。

    他快速洗了一个澡,换上一袭干净的衣服,然后又马不停蹄地下楼,准备过去医院,不过,在一楼大厅被季淑芬给喊住了。

    “阿煜,你去哪?吃饭再走吧,或者喝碗汤也行?”

    贺煜暂停,望着季淑芬,一言不发,在她差不多走近时,他继续抬步朝外面走。

    季淑芬心头一恼,但还是追上去,边追边继续喊,“阿煜,你要去医院吗?先吃点东西再走,妈知道你今天肯定还没吃过……”

    可惜,她话还没说完,贺煜的身影已经消失于大门口的转弯处,人带车子,彻底消失于她的视线之外。

    离开家门的贺煜,驾车疯狂驰骋于马路上,用最短的时间抵达医院。

    凌母和凌语薇仍在病房守着,凌语芊则睡着了。

    贺煜先是站在床头对酣然熟睡中的凌语芊凝视了片刻,接着回头,对凌母说道,“你们先回家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对了,我叫人来送你们回去。”

    凌母摇头,望着他,忽然提出一个请求,“芊芊明天出院后,我想带她回家住。”

    贺煜一听,身体一僵。

    “芊芊已经把这次的事故告诉我,那个大庄园,不是她适合呆的地方,故我希望你能看到宝宝安全的份上,让我带芊芊回去。”凌母嗓音略微激荡起来,想起女儿昨天面临的危险,她心有余悸。

    “就是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那里的房子虽然很漂亮,但没一个是好人,姐姐早说过,那里的人都不爱搭理姐姐!既然如此,姐姐就别再回去那个没人情味的地方!”凌语薇附和道,嘟着小嘴,尽显悲愤。

    贺煜来回看着她们,目光最后停在凌母身上,郑重其事地做出回应,“案子尚未破解,芊芊最应该呆的地方是贺家,所以,请恕我无法答应你的要求。”

    “可是……”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再也不会让她和宝宝受到任何伤害,我,承诺你!”贺煜继续道,俊颜沉着严肃,态度恳切,整个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真。凌母看着他,好一会儿过后,终点了点头,带着凌语薇,辞别回家。她没有接受贺煜安排人开车送,而是选择搭的士离去。

    高级病房里,于是只剩下了贺煜和凌语芊,贺煜把门关好,脱去外套,高大的身躯坐在床沿上,静静俯视着凌语芊依然安宁恬淡的容颜,看着看着,但闻她嘴里蓦然发出了梦呓。

    “好冷,为什么会这么冷,谁把冷气开得这么低,求你开高一点,求你……”

    “宝宝,妈咪觉得整个身体都像是没入千年冰潭里一样,手和脚都僵硬了,你呢,你冷不冷,别怕,妈咪会保护你,绝不让你挨冻的,对了,听说运动可以散发热量,那妈咪走动走动……”

    “宝宝,听到烟花声了吗?新年到了,本来妈咪说好今晚带你去看烟花的,可惜妈咪实现不了承诺,对不起,对不起……明年,明年等你出来了,妈咪补偿你,到时带你看真实的,那样感觉会更棒。来,妈咪现在先唱歌给你听,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

    “新的一年,祝我的小宝贝健健康康,吉祥如意!新的一年,祝我的小宝贝每天都幸福快乐!新的一年,祝我的小宝贝……”

    “贺煜,我恨你!恨你!叶枯萎,花凋零,梦残桥断,永、世、不、相、见……”

    一句又一句的梦呓,自她娇嫩的嘴唇迸发而出,绝美的容颜时而喜悦,时而悲伤,时而痛恨,时而惶恐,但都挥不去那抹坚持!

    贺煜一直静静聆听着,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他毫不眨眼,定定注视着她,然后伸出手去,颤抖地抚上她的脸儿,伴随出充满歉意和愧悔的低吟,“对不起,小东西,让你大年三十碰上雅儿被杀,让你大年三十遭到陷害,让你一整夜都在冷冰冰的拘留室里独自煎熬,对不起,对不起……”

    忏悔完毕,他又接着道谢,低沉的嗓音仍旧沙哑无比,“谢谢你小东西,谢谢你的临危不惧,谢谢你的勇敢和坚持,谢谢你和宝宝都安好!谢谢,谢谢……”

    他不由分说地抱起她的上半身,灼热的泪自他眼中滚落而出,打到了她的脸上,一滴接一滴的,连绵不断,那炽热的温度,把她给烫醒过来。

    凌语芊的眼睛,本是睡醒的惺忪和懵懂状态,然看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后,她混沌的脑子瞬时变为清明,浓浓的恨意如山洪暴发,即时注满整个眸眶。

    “出去!”她拼尽全力,大吼而出,跟着推开他。

    见她如此大动作,贺煜本能地遏止,伴随着焦虑的安抚和哄慰,“别动,乖,你不能这么动。”

    可惜,凌语芊还是继续使劲甩着他的手,继续叱喝,“别碰我,给我滚开!”

    她带着厌恶的举动,让贺煜全身一震,且纳闷不已,她……怎么又恢复到中午刚醒来时的情况?她跟他说明昨天整件事缘由后,情绪明明平稳了不少的,是什么导致她又偏激起来了呢?

    担心她那受过创伤的身体会因此遭到影响,贺煜唯有站起身来,带着困惑的眼依然牢牢锁定在她的脸上,脑子突然灵光一闪,迅速将今天查到的结果告诉她,当然,对用吻李晓筠来取证的那一个情节,他并不提及,不过他想,就算让她知道,她估计也不会在意吧,思到此,他内心不禁又是一阵懊恼和沮丧。

    幸好,凌语芊听完他的汇报后,反应如他所料,整个人安静了下来。

    他低落的心于是雀跃不少,高大的身躯重新坐下来,再度将她搂入怀中,语气坚决地道,“等明天结果一出来,便是李晓筠受到报应的时候,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这次我定把她除掉,用她的血,祭拜雅儿在天之灵,且为你平白无故在拘留室关一晚而雪恨!”

    凌语芊先是静默了片刻,随即又奋起反抗和挣扎,排斥他的触碰。

    “对不起!”贺煜立刻发出道歉,把她搂得紧紧地,而后是一连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